施兰兰吧 关注:60贴子:5,998
  • 38回复贴,共1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施兰兰的传奇故事


回复
1楼2018-09-13 22:05
    2020-02-22 13:11 广告
    你很牛皮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13 23:29
      笑死了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4 13:28
        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14 13:29
          噗嗤,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15 12:54
            壹-起标题好麻烦


            那天晚上,我用传送门带她去了一个朋友的家,那个朋友叫小滨,曾经因为骚扰良家少女遭人追杀,现在装疯卖傻住在农村,与一个机顶盒相依为命,小滨虽然是从人的模子里出来的,但还算挺有狗样,长得跟被打了似的,斗鸡眼,大舌头,左腿O型右腿X型,走着走着就给你劈个叉,头发里还能找到几颗牙,也不知道是他自己掉的还是被村头那条野狗啃了。其实小滨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奇珍异兽,他除了脑子什么都有。
            小滨一见到我,就扑向我……身边的蓝孔雀,被一巴掌打入土后嘴里还念叨着“乳愁内陷”,我使出洪荒之力抓着他那愤怒的小鸟愣是没把他拔出来,只得向蓝孔雀求助,蓝孔雀冷笑一声,徒手把小滨连人带土刨出来了。小滨还在站在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内心早已对蓝孔雀有了敬佩之情,又想到这么危险的人物来到地球说不定会引来一些人,便决定让蓝孔雀留在小滨家,蓝孔雀也没有什么顾忌,我倒是有些害怕,怕小滨被她打死。
            那一夜,我时而仰卧起坐,时而旋转跳跃,时而螺旋升天,形似街舞,神似便秘,横冲直撞,尘土飞扬,翻来覆去,彻夜难眠。其间将近十次看着着电话通讯录犹豫着要不要给“那个人”打电话,不是我故弄玄虚,不念出他的名字,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说出口,他的名字像光,给陷入饥荒的绝望之人带来希望,他的名字也像翔,让饥饿的人们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他叫小光,虽然他现在喜欢叫自己翔。
            天刚亮,我便离开了家,打算去楼下酒吧借酒消愁,在酒吧内,我看见了一坨人,那人背着苍蝇拍,腰间系着跳绳,如此诡异的模样,必是小光。我喊出他的名字,他一回头,额头上的白光瞬间闪瞎我的电磁激光狗眼,整个银河系能用额头闪瞎狗眼的人,除了小光,再无他人。小光怕我脑阔被他脑门照穿,便戴上了彩虹假发,化身彩虹小拖布,为世人牺牲自己的额头。
            小光戴上假发后觉得自己脖子上支着的这个被称作脑袋的彩虹大灯泡有些别致,便打算穿上五星红旗袍表演老年迪斯科中的老年迪斯科——下葬迪斯科,为了老板的生命安全,我制止了他。经过了长达三小时的胡说八道,小光终于肯告诉我他为什么出现在酒吧,原来,那颗陨石里面的孔雀,就是癌星球的公主——施兰兰,小光怕自己不受控制睡了癌公主后被人打死,便来向我求助,让我打听施兰兰的联系方式,以免睡别人老婆的时候误睡了癌公主,我觉得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是,他挨打跟我有什么关系?于是我没有说什么,离开了酒吧。小光想来都是说话不过脑子,但这次,信息量实在有点大了。
            距蓝孔雀着陆已经34小时,她的身世和资料却还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希望这个所谓的公主不会给自己引来什么麻烦。


            回复
            9楼2018-09-15 18:32
              你把我写成什么样了!你这造成人身攻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15 19:03
                hhhhhh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15 19:14
                  笑死大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15 19:14
                    好吧,你依旧是那样的……狡猾。
                    好久不见,杨晓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15 21:44
                      要笑死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16 23:33
                        贰-你记不记得,有一种从天而降的冰箱


                        那天下午,我去了小滨家,屋子里一片狼藉,餐具的碎片散落一地,窗户和门也不翼而飞,连墙上都有个大洞,电视机挂在屋顶上,锅碗瓢盆挂在树上,冰箱不知道跑哪去了,唯一幸存的东西貌似就只有机顶盒了,而小滨,四肢被系了四个扣,晾在墙角,我蹲在小滨小滨面前,笑道:“这机顶盒真结实啊!”又回头对蓝孔雀说:“去酒吧等我吧,施兰兰。”蓝孔雀好像察觉到什么,楞了一下,这一反应更加证实的我的说法,她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着走进传送门,离开了。
                        “你还记得入口在哪里吧?”我帮小滨解开四肢的扣,走向后院,“你狗窝呢?被她砸了?”看着空空如也的菜园,我不知所措。
                        “现在已经不流行狗窝了,”小滨活动了一下四肢,捧着机顶盒走出来,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嗅着什么,“就是这了!”他手足口并用,刨出一个青花瓷,我懵了,为什么小滨家里会有青花瓷,还没等我开问,小滨就感慨起来:“这!是盛满母爱的骨灰盒!”我松了一口气,原来里面是他母亲啊,怪不得这个青花瓷带盖呢,不过话说回来,青花瓷你画什么不好,非要画哈士奇,画哈士奇就算了,你还画个“八骏图”,八只哈士奇在在广阔的西伯利亚大草原奔腾,这也就算了,但小滨你为什么把你自己的脸画到哈士奇头上,我第一眼差点以为这是你家全家福,这还不够,瓶底还写着四个字:“策狗奔腾”,我为什么会看见瓶底,因为小滨直接把瓶子翻过来了,母爱散落一地,与大地融为一体。
                        “你干啥呢!”我对他大喊。
                        “我们要用的是瓶子,不是老母。”他拍了拍瓶底,最后一点母爱也消散在空气中。
                        “这瓶子有什么用呢?”
                        “这个瓶子可以集中机顶盒的信号,树上挂着的锅碗瓢盆形成的特殊角度刚好可以将信号反射到太阳上,同时屋顶的电视可以提供显示屏,我们再把插排从墙上那个洞拽出来,就可以查到你想找的东西了。”小滨这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聪明过。
                        就在我们打算把机顶盒塞进骨灰盒时,一个冰箱从天而降,把机顶盒和骨灰盒砸得粉碎,没错,就是前面提到的不翼而飞的冰箱。看着自己两个母亲的碎片,小滨崩溃了。我离开鬼哭狼嚎的小滨,走进传送门,回到酒吧,刚好看见小光在骚扰蓝孔雀,我冲上去,粗暴地把小光拽到外面,对他大喊:“你到底从哪得到这么多信息的!”小光立马怂了,蹲在地上抱着头,嘴里还念叨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出于无奈,只好蹲下,假装心平气和地向他询问,他跟我讲,是一个叫温酒的人告诉他的,温酒威胁他,要是小光以后不听温酒的,就威胁小光,但我不想管这些,我只想要知道温酒的联系方式,经过一番盘问后,小光终于给了我温酒的QQ号,我愉快地揍了小光一顿,然后离开了。
                        看来,又要认识新朋友了


                        回复
                        15楼2018-09-18 16:0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9-18 18:29
                            又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19 00:10
                              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19 20:55



                                是日,滨者外出,吾候之于其所,顾碎盒,心烦意乱,忽闻门外巨响,前去查看,见门不翼而飞,不解,遂忆起滨者无钱市门,便回卧室,一黑毛距坐于床,远看似毛怪修仙,近看是小滨全裸,问君衣衫何处,小滨道:“手机被偷了,给那手机发了短信,时间地点都定好了,打算把手机要回来,结果本来是被偷,现在变成被抢了。”吾笑曰:“如此之腥臭,何不洗澡乎?若要与兰相约,不可万年不洗”小滨许,二人刨出其父,注水于其坑,小滨纵身一跃,噗通,再不复出,疑似溺死。
                                小滨无钱交水费,何来洗澡之水?
                                众人水贴之水矣。


                                回复
                                19楼2018-10-03 17:14
                                  漂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12 19:33
                                    假装更新


                                    收起回复
                                    22楼2018-10-24 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