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9,810贴子:359,593

【原创】天寒梦短(古风耽美,帝王受,虐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入坑须知:

1. 短篇BE

2. 不定期更新

3. 不保证完结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9-26 22:44
    2020-05-30 21:11 广告
    二楼自留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9-26 22:45
      此时的南门早已乱成一团,两方人马对峙着谁也不敢轻易先动手。
      .
      “二哥!你这是作甚!”白洛匆匆赶来,远声高喝。
      .
      二王爷端坐在马背上,语气笃定的直指白洛:“你别以为本王不知!皇兄暴毙是你蓄谋的!”
      .
      白洛寒笑傲视:“二哥身为皇家子弟,应是明白这脚下的土地哪一寸不是沥血而来?
      .
      二王爷瞧着他那副狂妄模样,再也压不住心中怒火:“放肆!本王今日就要替先王报仇!”
      .
      “弑君必诛!”
      .
      “弑君必诛!”
      .
      二王爷的人马个个剑拔弩张,白洛却不慌不忙的冲着远处做了一个手势。
      .
      “卟——”
      .
      忽然,侧前方有一利箭直直射进王爷胸间。
      .
      眼见着二王爷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看向白洛,轰然坠下马背。
      .
      白洛冷哼一声,朗声下令道:“将叛乱之人通通拿下!今后谁再有异议,这便是下场!”
      .
      如此杀伐果断的新帝让一众朝臣宗室敢怒不敢言,原来早在两年前白洛便开始布局谋划,早已将大部分的将领收在麾下为自己所用,先王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并吞卫国,白洛劝阻无效干脆借着战乱杀帝夺位,无论是谁想要伤害卫帝都得死!他的小瀚子任谁也动不得分毫!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9-26 23:01
        度娘秒吞的心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9-26 23:02
          支持楼楼,超级喜欢你的文笔呀,这么看来白洛也还挺可爱的,虽然没有卫凛那么呆哈哈。这种强强的超带感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8-09-27 01:13
            楼楼加油呀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09-27 01: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27 01:3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28 23:5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30 00:41
                    入坑入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30 22:12
                      2020-05-30 21:11 广告
                      楼楼这个不要坑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10-01 00:59
                        很喜欢楼楼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8-10-01 09:39
                          话说卫国的此时,凌王刚刚批阅完奏章,搁下手中的朱笔静静看向身侧的人,棱角分明的侧脸,挺拔有型的身姿,这是他的卫凛。
                          .
                          “王爷可是想用茶?”
                          .
                          凌王摇头。
                          .
                          “王爷可是要传宵夜?”
                          .
                          凌王再摇头,假意本脸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
                          卫凛见他冷了面色,立刻单膝跪地:“属下愚钝。”
                          .
                          “起来!”凌王亲自上前扶起他,心疼的责备道:“本王说过多次,不要动不动就跪。”
                          .
                          “是。”
                          .
                          凌王贴在他耳边,缓缓道:“想吃你。”
                          .
                          卫凛闻言唰的一下红了脸,低低回道:“属下去沐浴更衣。”
                          .
                          “穿上那件紫色的。”凌王柔柔一笑,一手掐住他屁股轻轻拧了一下,调情道:“更衬你诱人。”
                          .
                          卫凛早已经红到了耳根,面对着凌王他从来没有任何抵抗力,只要是凌王想的事情他一定会去做。
                          .
                          .
                          沐浴更衣完毕,卫凛坐在床榻上等着凌王,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布置,那日圣上从府里救回刑杀将死的自己便是在这间屋子,往昔历历在目,转眼却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
                          “想什么呢?”凌王边问边解了衣带,卫凛赶忙回过神伺候凌王更衣。
                          .
                          “属下在想圣上。”话一出口,卫凛便觉不妥。
                          .
                          果然凌王听后止不住的酸意,转过身瞥了他一眼:“在本王面前想别人!”
                          .
                          “属下只是担忧圣上安危……”这话也不对,好像越解释越不清。
                          .
                          啪——
                          .
                          狠狠一个巴掌落在了卫凛的右臀上,隔着紫色纱衣隐约能看到赫然浮起的五个指印。
                          .
                          “王爷……”卫凛低了低头,心知自己说错了话,退去身上唯一的遮羞薄纱,献祭一般的跪趴在床上将头深深埋在双臂中,塌腰撅臀的由着凌王泄愤,不敢有任何懈怠。
                          .
                          凌王见状也没客气,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招呼上去丝毫没有留情。许是太久没有受过这般责罚,不一会儿臀上便是红通一片。
                          .
                          “王爷!”卫凛转过脸出声求道:“王爷仔细手疼,属下去拿个物件再责打吧。”
                          .
                          “影卫身上常备的那些药物可在?”
                          .
                          卫凛顿时慌了,这些年都伴随在王爷身侧没有出过影卫任务,更没有再受过药物惩戒,早就不随身携带那些东西了。
                          .
                          “属下……未曾日日带在身上。”卫凛跪地请罚,“是属下失职,请王爷责罚。”
                          .
                          “怎么?觉得本王要用药物罚你?”凌王拽起面前的人,心疼道:“本王怎会让你再经历那些苦痛!”
                          .
                          “那王爷?”
                          .
                          “皇弟一人在白洛那里总觉不安,本王预备派出一组影卫前去,待皇弟康复之后接回,只有你领首本王才放心。”凌王拥着卫凛细细嘱咐道:“但不管何事不得以身犯险,更不得服用那些猛烈的药物!”
                          .
                          “属下定不辱命!”
                          .
                          “要好好的回到本王身边,本王离不了你……”说罢,一个热烈而绵长的吻紧紧压在卫凛唇上。
                          .
                          卫凛顺势回应着凌王的动作,回想着归隐山林那段日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光,日日与爱慕之人在一起品茗对弈,夜夜相拥入眠……可如今卫帝遇险凌王暂理朝政,一切仿佛又开始了动荡不安,只有安然护着卫帝回宫才能恢复往日的平静。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0-01 16: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01 17:11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01 17:1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01 17:1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1 22:53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02 08:58
                                      催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02 10:5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03 07:42
                                          催催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8-10-03 08:4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03 09:17
                                              夜露霜重,白洛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乾清宫。
                                              .
                                              “皇上,您手怎么了?”季栋为皇帝更衣时突然发现了其手背上的伤,心下焦急万分,“奴才去宣太医。”
                                              .
                                              “无事。”白洛叫住季栋,嘱咐道:“取点药上了,不要声张。”
                                              .
                                              “是,奴才这就去。”
                                              .
                                              “另外,再备点跌打损伤的金创药。”
                                              .
                                              “皇上,您还有哪处伤了?”季栋几乎是哭腔。
                                              .
                                              “以备不时之需。”白洛长叹一声,也不知道他的小瀚子怎样才能接受自己,这真是条任重而道远的路程啊……
                                              .

                                              次日凌晨,天色刚亮白洛就起身处理朝廷政务,批阅奏折时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一直忙碌到傍晚才算能歇一歇。
                                              .
                                              “皇上,东苑公子请您过去。”
                                              .
                                              “知道了。”可怜白洛连晚膳都不曾用一口就匆匆赶去了卫帝那里。
                                              .
                                              将入东苑宫门时白洛停了脚步,深深呼了几口气又换上满面的笑容才迎迈而进。
                                              .
                                              “小瀚子!我来啦!”白洛故作轻松愉快的语气招呼道:“晚膳可还用得惯?”
                                              .
                                              卫帝冷眼相对,眸中没有一点温度。
                                              .
                                              白洛讪讪一笑,随后撩起龙袍跪地:“今日批了一整天的奏折正累着,我且在你这里歇一歇。”
                                              .
                                              “你倒是乖觉。”卫帝起身绕到他身后,语气揶揄道:“朕今日正巧寻得一根上好马鞭,不若请新帝试试力道?”
                                              .
                                              白洛浑身一颤,也不敢出声求饶搅了他兴致,只得逢迎应下:“当然,我这身皮肉为小瀚子试鞭最为合适。”
                                              .
                                              卫帝冷笑一声,抬手向扬挥鞭落下,一道狠戾的鞭痕赫然背上,金色华彩的龙袍也瞬间裂开,白洛顿时脸色煞白,火辣辣的痛感直钻心尖,身体受不住力道往前一猝,缓了又缓才重新撑直身子。
                                              .
                                              不料白洛刚刚调整好跪姿,身后凌厉的鞭风便迎背而落,一下下毫无喘息的空隙,攻势何其凶猛竟生生将白洛打趴在地。
                                              .
                                              卫帝不知自己到底挥了多少鞭,直到眼前的人只有进气没了出气才止住手,可怜堂堂九五至尊竟被虐的如此狼狈不堪……
                                              .
                                              “小……小瀚子……”趴在地上的白洛费力扭过头,挤出一丝讨好的微笑,“这鞭……鞭子可还满意……”
                                              .
                                              “尚可!”卫帝目光无伤的看向自己手中染血的鞭子。
                                              .
                                              “那……那便好。”说罢,白洛安心的昏了过去,嘴角竟含着一抹满足的笑意。
                                              .
                                              卫帝怔怔出神的望着满身血色的白洛,半晌才唤来外面的奴才将人抬了回去,而后静默无言的将血鞭弃在了一旁。
                                              .
                                              乾清宫内,一盆盆血水端进端出,白洛紧闭着双目不见醒来,季栋见状吓得连魂都快没了,直直跪在地上磕头祷告,祈求上天保佑皇上快些苏醒,怎奈白洛一夜高烧不退,昏睡中嘴里还不住的呓语胡话。
                                              .
                                              “小瀚子!……别……别生气………小瀚子……我……”
                                              .
                                              季栋偷偷抹了抹眼泪,不由得感慨东苑这位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皇上这般迷了心智?
                                              .
                                              “水……”白洛缓缓睁开眼,唇色苍白无半点儿血色。
                                              .
                                              “水!水水!”季栋激动得手脚慌乱,赶忙跑去倒了一杯水扶起白帝慢慢喂下。
                                              .
                                              “咳咳咳……”白洛呛了一口水咳得厉害,牵动着整个后背生疼,只能靠大口的呼气才能稍稍缓解。
                                              .
                                              “什么时辰了?”
                                              .
                                              “回皇上,已经卯时了。”
                                              .
                                              “快些给朕更衣上朝。”说罢,白洛便撑着要起身。
                                              .
                                              “皇上!您烧了一夜背上又有伤……”季栋不忍直视,苦劝道:“不若歇这一回吧?”
                                              .
                                              “天下初定人心未稳,若这个时候不去上朝一定会被朝上官员议论不满。”白洛不论怎样也不能偷闲。
                                              .
                                              “是。”季栋依命为皇上盥漱更衣,手里捧着换下来的龙袍请旨道:“皇上,这件龙袍如何处置?”
                                              .
                                              “仔细收着。”白洛小心翼翼的抚了抚,这龙袍虽已破烂不堪却是意义非常,但凡卫瀚赋予的一切白洛都珍视万分……只因为你是我心中的王,所以我甘愿双手奉送我的所有由你掌控。
                                              .
                                              .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10-03 13:34
                                                沙发是本宝宝的,谁都不许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0-03 13:44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03 17:55
                                                    楼楼新开文了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0-03 19:18
                                                      大爱大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8-10-03 22:07
                                                        大大加油^0^~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7楼2018-10-04 21:53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10-05 09:57
                                                            emm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10-06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