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回复贴,共1

故乡小情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相对于现在很多志在四方,动辄离家千里之遥遍布在全国甚至世界各地打拼的游子来说,故乡其实离我并不远。作为货真价实的男儿一枚由于我胸无大志并且一直比较恋家,所以成年后就选择了在故乡的县城混事。虽说故乡很近,但终日忙于生计,一年之中也是难得回家几次。今天暂且忙完了手头的一些红尘俗事,终于能抽点时间回家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0-07 18:32
    金黄色的稻田,稻谷早已收割,剩下的秸秆(不知道是不是这样说)也很是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07 18:59
      小河里悠闲自在的水牛在想什么?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07 19:01
        曾经儿时的乐土--村供销社,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那个时候物资非常匮乏,印象最深刻的是供销社里面两个黑乎乎的长年积满灰尘接满蜘蛛网的盛糖的铁桶,一个盛白砂糖,一个盛黄砂糖。小时候一见了那两个黑乎乎的铁桶就眼睛直了,还会暗暗流口水。很多时候放学了和小伙伴一起试图到里面玩都会被里面的售货员驱赶,只有随爸妈买东西一起去的时候才能在里面多看几眼,不过大人买东西有时候问多了售货员也会很不耐烦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07 20:07
          垮塌的老村部,墙面上当年的宣传字表还依稀可见。有一次放学和一个小伙伴一起到那里玩,爬上村部窗台发现窗户里面有一部手摇电话,很好奇就拿起话筒学着战争片里面的人摇起电话,不想那边真的有人接听了,顿时吓得扔下听筒跳下窗台就跑,因为小伙伴说是公安局的人接的电话再不跑他们就会来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7 20:14
            邻村的小水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07 20:17
              老乡种的老鼠刺(地方叫法),造型还是挺别致的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07 20:23
                一到秋季,一些农作物收割以后,大量的田地基本都是撂荒了!现在青壮年基本上都外出了,在家的只有一些六十以上的老年人守着几亩田地带着孙子,真正的种上两季农作物年纪大了确实吃不消。农村人的养老问题可能是中国人长久以来以致都难以迈过去的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07 21:06
                  谷茬,远处的渡槽,延绵起伏的山脉,曾经那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7 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