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吧 关注:157,228贴子:533,809

【魏无羡生贺】蓝湛的初次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提早发的魏无羡生贺文(ノ>ω<)ノ
背景是忘羡两人在闲聊中提到过去在姑苏求学的往事。
时间点差不多在羡羡赠兔后。


回复
1楼2018-10-30 23:21
    二楼文审图


    回复
    2楼2018-10-30 23:22
      魏无羡今天醒转得比较早。

      他甫一扭动身子,蓝忘机立刻暂住手边的整理,道:
      「吵到你了。」
      「没有、没事,含光君你继续。」
      打个呵欠,魏无羡厚脸皮地在榻上翻过身,用半只手掌撑住脸颊,认真地看着蓝忘机把他们前一晚闹得天翻地覆的静室逐一收拾干净。
      注意到他未曾移开的目光,蓝忘机道:
      「在看什么。」
      「看你。」
      蓝忘机动作略一停顿,脸上虽未有所表示,但心知魏无羡接下来会说什么,不由得耳垂先多了一抹粉色。
      果不其然魏无羡嘻嘻笑着胡说八道:
      「我蓝二哥哥生得这般好看,花容月貌修为又高,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连打扫活儿都能做得飘逸不凡,啧啧啧,如此赏心悦目不看你我看谁去呀。 」
      不是魏无羡光说话不帮忙,实是他一整晚折腾,之前数次每每想与蓝忘机一同整理,然而总是无一例外地被赶回榻上去。
      该不会是他的打扫技术被嫌弃了吧。魏无羡摸摸下巴,觉得无法排除这可能。


      收起回复
      3楼2018-10-30 23:22
        想了想,魏无羡道:
        「还是你的静室好,干净的不染尘。我从前在你们家求学,那屋子可真被我捣得一塌糊涂。」
        蓝忘机曾亲眼目睹,深以为然。不过他还是执拗地纠正:
        「我们的。」
        魏无羡知他所指,点头道:
        「对啦,现在是『我们的』静室。这话给你叔父听到他还不气得吐血……
        我说蓝湛你信不信,当初我住的那间屋子还出过老鼠呢。我在云梦都没看过那么大的老鼠印子。 」
        蓝忘机闻言,垂下的眼睫几不可察地颤动了下,随后摇头不语。
        魏无羡还以为是蓝忘机不相信云深不知处被他养出了老鼠,拉着他道:
        「真的有啊,含光君,你听我说,有一次老鼠还爬上了我的被窝,留下了一排脚印。它们不去厨房却来我卧房,是在恭维我比你们家的饭菜还好吃吗──」
        只是几句无聊的玩笑话,蓝忘机却认真地对他说道:
        「不是老鼠。」


        回复
        4楼2018-10-30 23:22
          20多年前,云深不知处。

          秋意渐浓,该是收心以备考核的时候。但其他玄门世家送进来的一群子弟们仍不改本性,趁闲暇的空档四处玩闹作乐,其中最耀眼的──不,此时的蓝湛还不会承认──莫过于云梦江氏大弟子魏无羡。

          这时魏无羡叼着根不知哪来摘的草,正闲散地跟江澄讨论某个话题。
          「江澄啊,今晚那什么……订好了没有呀?」
          江澄嗤笑道:
          「你说酒楼?早替你订下了,谁像你,现在才想到的话,哪还来的及?」
          「就知你会替我上心。」魏无羡眼珠子一转,道:「那我这就去确认人数。」
          江澄知他要开溜,偏不让他逃:
          「打住。钱?」
          魏无羡道:
          「哎唷江澄,跟我计较啊?你先帮我垫一下嘛。」
          江澄横了他一眼,魏无羡面露无辜地辩解道:
          「上次为了送那几个姑娘买的钗钗环环,钱都给花光了,得等下个月初江叔叔寄来才行。」
          江澄哼了一下。
          「父亲对你倒好,要什么给什么。」
          魏无羡闻到江澄话里的些微醋意,倒也不甚在意,反手拍了拍他笑道:
          「要不,我也替你多要一些?」
          江澄一口回绝:
          「不了,我可没像你会花钱。」
          隔半晌,江澄又问道:
          「除了咱那一挂的人,你还有打算邀请谁。」
          魏无羡想了一下。
          「蓝忘机?」
          江澄露出讥诮的神色,道:
          「是了,你又嫌皮痒被罚的不够过瘾,真不该浪费时间问你。」
          魏无羡笑道:
          「哈哈哈,怎么会,不过是请他吃个酒而已,况且又不在云深不知处,不犯他家规吧?再说了,我就算是邀请他,蓝湛他也只会冷着脸回句: 『不去』。
          小古板跟老古板成天一个样,禁欲得要命,我看他要娶到老婆可难啰。 」
          江澄道:
          「你就知道他们家风如此,那还要去问?」
          魏无羡满不在乎地道:
          「图个好玩呗。」


          回复
          5楼2018-10-30 23:22
            两人的对话音量,不大不小刚好乘着秋风落到了远处的蓝湛的耳里。蓝湛蹙眉伫足,好似有什么东西打乱了表面上的平静。


            不幸的是,魏无羡刚好卡在他通往某片草地的路上。
            蓝湛心想,若走太快,被他一路缠着看到那群兔子可不大妙,指不定魏无羡又动起烤兔子的念头。
            然而现下若马上转身离开,似乎又显得太刻意。
            蓝湛一时没拿定主意,僵在原地。


            回复
            6楼2018-10-30 23:23
              好在魏无羡一抬头瞧见他,脸色一亮,挥手朝他奔来。
              「忘机兄!你来的正好!」
              虽然蓝湛板着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一点都不好,但还算是给面子没有立刻掉头就走。
              魏无羡心情正好,本能地想伸手勾搭,但又想起眼前的人是蓝湛,伸出去一半的手又即时缩回。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蓝湛,你好久没跟我们一起听学啦。这回难得巧遇,今晚我带你上酒楼见识一下如何?」
              蓝湛与他相隔三步,一如他所预期地板着一张脸说:
              「不去。」
              魏无羡一手掩着耳朵,状似嫌弃地道:
              「果然是熟悉的这两个字,听都听腻啦。」
              「蓝湛,别这么快拒绝我嘛,今天日子比较特别,赏个脸呗,算我请你?」
              蓝湛语气平平地问道:
              「什么日子。」
              魏无羡抛给他一个狡黠的笑容:
              「这个嘛,你来了不就知道了吗?怎么样,来不来?」
              「……」
              魏无羡掰着手指继续说:
              「我们还可以请几个姑娘一起喝酒吃菜玩儿,都跟几个人讲好了,你去,我们就下注赌哪个姑娘能把你那张冷冰冰的脸逗笑──」
              蓝湛本来被勾起了一点好奇心,但一听到魏无羡的打算周身气场又转冷,魏无羡瞧了瞧他脸色,叹了口气,自顾自地道:
              「算了,说这么多,我知你还是不会去的对吧。被你拒绝多少次,我都快习惯了。既然我已经开口邀请过你了,是你自己不要的,可别说我对你不够意思啊。」
              蓝湛默然不语。
              见蓝湛一直没回话,魏无羡逗着他问道:
              「还是,真的想去?」
              蓝湛立刻下意识地摇头:
              「没有。」
              魏无羡「哦」了一声后,道:
              「那算,再见啦蓝湛。你不去我还得问其他人呢。」
              说完又一阵旋风似地刮过蓝湛的身边,重新奔向一脸嫌弃的江澄。


              回复
              7楼2018-10-30 23:23
                混乱方过,蓝湛伸手正了正仍系得一丝不苟的抹额,吐出一口气。
                这次魏无羡没有一路纠缠多问几遍,虽然清静多了,但蓝湛莫名觉得,有一点失落。


                蓝湛缓步行至放养兔子的草地,那两只白兔已经学会认得它们的主人,在蓝湛拿草料的时候主动靠近。其中一只甚至对着蓝湛的裤腿挨挨蹭蹭作势欲爬,另一只则在附近静静望着。

                蓝湛并不在乎身上会沾满兔毛,他手一探,轻轻地将两只兔子抱了起来。
                不知为何,有三个字不声不响地落在蓝湛的心底,泛起了一点轻微的涟漪。
                蓝湛搔了搔其中一只兔子的下巴,又拿起红萝卜逗了它们一阵,在兔子盯得双眼发直、将咬欲咬的前一刻将红萝卜挪开了。明明只是很无聊的举动,蓝湛却马上涌出一股罪恶感,补偿似地赶紧把红萝卜塞给被他捉弄的兔子,又道歉似地轻拍安抚好一阵。
                这次抚摸它们的时间比往常更长了些。


                回复
                8楼2018-10-30 23:23
                  之后的一整个白天,蓝湛都关在房里自习。
                  一直到傍晚,蓝湛才从几个修士的口中辗转得知,今天原来是魏无羡的生辰。
                  蓝湛规矩地走向兄长的屋子,报告今日的课业进度。

                  蓝曦臣看见他的时候似乎有点惊讶。
                  「忘机,你怎么还在这。」
                  蓝湛迟疑了一瞬,道:
                  「兄长这是何意。」
                  「我听闻,今日是魏公子的生辰。」
                  见蓝湛面上没有反应,蓝曦臣关切地道:
                  「想一起去玩的话,我可以同他们说。叔父那边不会斥责的。」
                  「他们」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可能兄长以为他没遇到魏无羡。
                  但其实他不仅遇到了,还拒绝了。

                  蓝湛闷声勉强道:
                  「无须劳烦兄长。」
                  蓝曦臣端详弟弟几眼,似乎觉得弟弟终于开窍了,颇感欣慰。
                  「这样甚好。年轻人偶尔热闹一些也无妨。」


                  回复
                  9楼2018-10-30 23:24
                    蓝曦臣的确是察觉到了蓝湛外出的心情,但跟他以为的有所差距。
                    蓝湛回到房间等至天黑,算了算时间确定魏无羡邀请的人早已都出发的差不多,这才跟着离开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提到的酒楼是个三层高的气派建筑,和周遭成排的安静平房形成反比。
                    当他找到的时候,至少酒已过一巡。酒楼里边的人正热闹地行酒令、唱曲儿,混着几个姑娘的姑苏软语一并传到蓝湛的耳里。
                    魏无羡当晚应该把顶层包下了,那群世家子弟打闹嘻笑的喧哗一声盖过一声,其中声音最响亮的还是──


                    回复
                    10楼2018-10-30 23:24
                      蓝湛静静地站在外边听了一阵。不乏有些人进出,好奇地看了他几眼,但又慑于他的服饰神态,不敢多问些什么。
                      蓝湛多少也一丝丝期盼过魏无羡刚好从里边出来看到他,再打趣笑话他一番,指不定还会想拖他上来给他灌酒。
                      可是没有。
                      魏无羡很受欢迎,周边的朋友一轮又一轮地围着他笑闹、劝酒,片刻也没消停。


                      楼里明亮的烛光透着窗纸映照出雕花的窗格外,在地上形成繁复的影子。
                      蓝湛就站在酒楼外的阴影中,一动也不动,浅色的眼珠子在烛光中似乎也显些出火光的暖色。
                      但是蓝湛终究没能放下他的矜持。


                      回复
                      11楼2018-10-30 23:24
                        又等了好一阵,见是不会有人出来了,蓝湛才一个人离开酒楼。
                        行走的时候,耳边似乎还不时回响某人吵嚷的笑闹声。
                        夜晚归途,长路漫漫。


                        蓝湛在宵禁前及时回到云深不知处。
                        他信步走了一阵,才发觉自己并没有直接回居处,反而人站在草地上对着那两只已睡着的白兔愣了好久。
                        两只被魏婴随手塞给他的兔子。
                        这是他小心照顾、唯一与魏婴有关联的东西。
                        魏婴的生辰,他现在才想表示些什么是否太迟了些。
                        想不出该怎么办才好,蓝湛带着一丝不忍的歉意,将兔子抱起。


                        回复
                        12楼2018-10-30 23:24
                          当他移步到那些子弟的居处时,那群人自然是尚未归来。
                          蓝湛悄悄地进入某人的房间。
                          他曾经亲自来这儿揪人领罚,对于魏无羡卧房内满地横陈的零食、酒坛并不感到特别惊讶。
                          怀中的其中一只兔子似乎敏感地查觉到环境不对劲,竖起长耳、双眼警觉地转头探看;另一只则安然地在蓝湛的抚摸中眯眼打盹。


                          回复
                          13楼2018-10-30 23:25
                            蓝湛站在魏无羡的床榻前思虑了很久。
                            即便家规未明禁,但他想做的事仍是颠覆过去一直奉行的准则。
                            其实蓝湛也不知道自己在闷些什么。
                            魏婴算对他很上心,即使被他接二连三地拒绝──蓝湛的手指抽了一下──还是会不计前嫌跑来他跟前胡扯。
                            可是魏婴对他似乎也跟对其他人没什么不同,转眼间就把他抛到脑后头。
                            生辰宴上少他一人魏婴应该压根儿不会在乎,但他却相当耿耿于怀。
                            也许他实在拒绝得太不经思虑。


                            回复
                            14楼2018-10-30 23:25
                              终于,蓝湛像是豁出去般地下定决心。
                              他走到桌案,在其中一只兔子的前脚掌沾上墨水。
                              ──然后盖在魏无羡的床单上,留下成排的脚印。
                              就像当初这两只兔子在他的书案上留下的痕迹。

                              只是个很微小的提示,希望魏婴能读懂。

                              想告诉他,当初送给他的兔子他都有好好照顾。
                              还有。
                              自己其实没那么讨厌他。
                              也不知道魏婴能不能读出背后的含意。


                              回复
                              15楼2018-10-30 23:25
                                这是蓝湛生平第一次出格的恶作剧。
                                一股羞愧感涌上心头,蓝湛很勉强才约束自己不至落荒而逃,维持蓝家的标准行姿缓步走回自己房内。
                                为了这事,蓝湛自觉地自罚三遍家规。

                                当晚蓝湛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终于可以好好地与魏婴对话,还带他去看兔子。
                                魏婴又再一次邀请他去云梦摘莲蓬打山鸡,可他还没决定要回答些什么,梦境却如云烟般褪去。


                                回复
                                16楼2018-10-30 23:25
                                  从平静的梦境醒来后,蓝湛就再度被前一晚的羞愧感淹没,几乎不敢探听魏无羡那儿有无动静。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整天蓝湛的脸板的更严肃了,还道他是看不惯那群夜游的子弟们睡到日上三竿还不醒。

                                  不过魏无羡还是让蓝湛失望了。
                                  中午过后终于从宿醉中醒转的魏无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看到床单上的印子以为是哪里来的老鼠爬过,满不在乎地将床单丢了,倒是江澄还多碎念几句。
                                  魏无羡就像没事人一样,不曾记挂蓝湛或兔子──当然更没将这件小事联想到蓝湛身上。
                                  就这样,蓝湛的初次小小恶作剧,一丝痕迹也没留下地无疾而终。
                                  亦掩盖了一段青涩少年的心意。


                                  回复
                                  17楼2018-10-30 23:25
                                    同样是多年后的静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啊蓝湛你──」
                                    终于听到陈年旧事的魏无羡抱着肚子笑倒在床上。
                                    他一边大力拍着床榻,一边擦着眼泪笑道:
                                    「对不起啊蓝湛我不是故意要笑你,可你实在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盖兔子脚印,亏你想的到!哎,要是你叔父知道你干过这种事,又要被你气死了。」
                                    蓝忘机淡淡地道:
                                    「家规,没有这一条。」
                                    看着此时蓝忘机沉静如水的表情,魏无羡想像当年小蓝湛怎么眼巴巴地跟着他到酒楼,试图引起他注意却又没被他发现半分,不禁心疼了起来。
                                    他一把搂住蓝忘机的肩膀,又戳了戳他白玉般的脸庞,道:
                                    「这事儿你憋了很久吧,来来来,你还做过什么哥不知道的,通通说出来,不许有所隐瞒。」
                                    蓝忘机摇头道:
                                    「没有了。」
                                    魏无羡怀疑道:
                                    「真没有?」
                                    「嗯。」
                                    魏无羡双手垫在后脑勺往后一躺。
                                    「其实啊,当年那件事我真的有记得,还打算当话题找你调笑一番,只是还没见着你,就被赶回云梦了。」
                                    蓝忘机道:
                                    「无事。」


                                    回复
                                    18楼2018-10-30 23:25
                                      两人静静相对了一会,魏无羡突然又一个冲动,想去看看那些被蓝忘机养得很好的兔子。
                                      「含光君,咱们看兔子去!」
                                      蓝忘机看了看还衣衫不整的他,不语。
                                      魏无羡哎了一声,七手八脚地抓了件中衣随手套上,就不由分说拉着蓝忘机一路奔往草地。


                                      回复
                                      19楼2018-10-30 23:26
                                        当年那两只雪白兔子,现早已演变成一大群在草地上缓慢移动的雪球。
                                        魏无羡从脚边捞起了一只,不顾蓝忘机反对的神色,死命地揉着它的毛,像在弥补些什么似地;接着又想把弄的乱糟糟的兔子放在蓝忘机的头上,但怕打乱蓝忘机一丝不苟的仪表,比划了一会终究是笑着放下。
                                        魏无羡叹了一口气,有些缅怀地道:
                                        「早知道当年应该硬拖着你去的。」
                                        蓝忘机道:
                                        「是我不好。」
                                        魏无羡挠着他的脸颊:
                                        「谁晓得我们的小古板有那么多心思?」
                                        「现下你知道了。」


                                        回复
                                        20楼2018-10-30 23:26
                                          魏无羡笑着将蓝忘机扑倒在草地上,又用一只手指搔着他的下巴。
                                          「我说啊,蓝湛。」
                                          「嗯。」
                                          魏无羡没有说完的后半句悬在空气中,但蓝忘机知道他的意思。
                                          魏无羡想告诉他,不管之后蓝忘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都不会再错过了。


                                          (完)


                                          收起回复
                                          21楼2018-10-30 23:26
                                            同感谢 阿树 的赠图:




                                            少年叽羡单纯的好可爱!


                                            回复
                                            22楼2018-10-30 23:27
                                              后记:
                                              这是个一点生贺感都没有,标题还很让人误会的生贺文。老人喜欢剑走偏锋嘛(误
                                              明明是魏无羡的生贺,但内容几乎一如往常地都是蓝忘机,我到底还是不是魏婴厨啊。 (怀疑人生ing


                                              回复
                                              23楼2018-10-30 23:27
                                                其实按照时间来算,如果魏无羡是10月底生,在姑苏三个月不可能待到生日,除非玉兰花能开到10月。这点BUG还是请睁只眼闭只眼放过我吧。


                                                这篇文的一开始,其实是来自于个很不文雅的脑洞。洗澡洗到一半,脑袋突然闪过某个沙雕画面:少年蓝湛把兔子大便放到魏无羡的床上(干
                                                这实在太OOC到令人想爆笑了,偏偏为了搞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我拼命想着适合的情境来圆这个脑洞,虽然最后还是在跟阿树的讨论下把兔子大便改成了盖兔子脚印。
                                                不过,这仍然是个因为兔子大便才生成的魏无羡生贺(脏脏)


                                                回复
                                                24楼2018-10-30 23:27
                                                  蓝湛捉弄兔子,这当然不是他平常会有的举动,是魏无羡跟他的对话的下意识的情绪投射。蓝湛觉得自己很像被魏无羡耍着玩,于是反应在他跟兔子的互动。
                                                  我试着想办法描述小蓝湛第一次恶作剧的心理活动,但又不能描述太多,免得失去了二哥哥味,这过程中一如往常得很艰辛。
                                                  我猜有人想问为什么文中小蓝忘机用蓝湛表示,小魏无羡却很少写成魏婴?
                                                  因为对我来说,魏婴是专属于蓝忘机的用语,这两个字往往包含着强烈深沉的爱恋、悔恨与复杂情绪。
                                                  此时小蓝忘机还是个懵懂的少年,只是少年天性想跟魏无羡玩,却又束缚于从小的教育以及骄傲矜持,尚未发展到暗恋的阶段,所以最终多数地方还是采用了中性客观叙述用的「魏无羡」。


                                                  回复
                                                  25楼2018-10-30 23:27
                                                    感谢阿树的协助对话跟脑力激荡,调了几次终于把小叽小羡tune出来了。我果然还是比较会写人夫时期(?),少年叽羡好难啊。
                                                    (不,任一个时期对我而言都很难)


                                                    最后提一下,我想像中的魏无羡生日酒楼包场费依然是江澄出的,魏无羡之后因为被赶回家了不知道有没有记得还(哈哈哈哈哈


                                                    回复
                                                    26楼2018-10-30 23:27
                                                      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31 00:01
                                                        棒啊!!!!为什么没人看呜呜呜!!!dddddddd


                                                        收起回复
                                                        28楼2018-10-31 12:00
                                                          好可爱(/ω\)兔子脚印哈哈哈哈
                                                          楼楼有心啦!羡羡生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31 14:45
                                                            啊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31 1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