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盲吧 关注:150贴子:11,218

【文贴】锋盲同人文 《视之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为锋盲疯狂暖吧,锋盲真的好冷……
短篇,极快完结(的吧……)

不喜勿喷哦(´-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03 11:17
    如果,声音也有属于它自己的形状话,那么,视觉是否也有属于它的,一方世界呢?——题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03 11:18
      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03 11:2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11-03 11:4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03 12:3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03 18:4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1-09 19:49
                二走过嘈杂的市集,穿过拥挤的人群,我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手杖,深怕旁人一个不小心,将它从我手中撞掉下去,掉到这一处,茫茫人海,被别人踢到不知名的地方。每走一步,我都格外小心,走走停停,极大地阻止了其他人前进步伐,我清楚的听到他们对我的一通臭骂,然后从我的身边绕过去。
                我装作自己听不见,继续走着自己的道路,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言语是怎样伤害人心,因为,他们永远也不会懂,一个盲人的心,一个盲人的世界,黑暗、无色的世界。
                痛,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我加快了步伐,离开这里,吵闹令人作呕的地方。
                踏过泥泞的小路,我听见小鸟在枝头歌唱,蛐蛐在田间演奏着自己的乐章,我深吸了一口,着一处清新的空气,与吵杂的人群,集市比起来,这里更让我感到舒适,更加拥有安全。
                推开沉重的木门,我回到了家中,刚回到家里,我听到一阵轻微的讨论声,顺着声音,我来到了他们面前,我的父母面前。
                “海伦娜,”父亲咽了咽口水,对我说到,“这里有一封信,我们希望你能看一下。”
                “信?给我的?”我接过父亲手中的信封,摸索着,将它打开,没想到里面是用盲文写的,真让我意外。
                摸索着,我一个一个字的读给父母听,信上大致的内容是,让我参加一个游戏,赢了,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财产。
                “真的有那么好?”母亲一脸不相信,她从她的语气中,我能知道,她不希望我去参加这个游戏。
                我不说话,我想知道父亲是怎么理解的。
                他掏出烟来,点上,深吸一口,陷入沉思,“要不,伦娜,你别去了,我去吧。”
                “不。”
                “海伦娜,就听你父亲的吧。”母亲摇晃着我的手臂,从她的语气中,我更多的,听到的是一丝请求。
                “不。”我摇着头说到,今天的我,格外的倔强。
                我听到母亲叹了口气,她知道我一但倔起来,是完全不听外人劝阻的,除了父亲,他今天格外的倔强,跟我一样,他再一次说到:“伦娜,你是不是不听话了,我这是帮你拿到上学的经费,你懂吗!?”
                “对不起,父亲,我不懂。”我倔强的说到。
                “啪!”我感到脸部一阵剧烈的疼痛,母亲见到此现状,立马拉住我父亲的手,我捂着脸,听着他对我的臭骂,跟我在路上遇到的那些人一样,我将信封塞入我的衣袋内,回到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我从衣柜里拿出行李箱,将衣服一件一件的放入箱子里,隐隐约约,我听到他们吵架的声音,我不做理会,继续干着手头上的事情。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入耳帘,紧接着,父亲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海伦娜,你给我出来,出来!”
                我关上行李箱,不理会门外的敲门声,将信封藏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将行李箱放到床底,做完这一切,我打开了门。
                父亲见到我第一句就是:“信封呢,我问你信封呢,海伦娜!”
                “我怎么知道,而且,没有它的话,你根本连地方在哪里也不知道。”
                “你……”
                “好了好了,别在为这件事纠结了,信封不见了就不见了,钱咱们慢慢挣,慢慢挣……”
                晚上。
                我将信封从那个地方拿出,放入自己的衣袋中,从床底拿出我的行李箱,蹑手蹑脚的,从父母房间前走过,临走前,我给他们留了封信,告诉他们我走了,参加游戏去了。
                今天的夜晚,异常的安静,来到大街上,我走了好久,终于拦到一辆马车,付给车夫两倍的价钱,他才愿意送我去这个地方。
                上车前,我将头望向右边,因为,我觉得,我的家,就在我的右边。
                “再见了,这个恶心的地方…”
                我上了马车,听着马儿“哒哒哒”的跑步声,微风轻轻扶起我的头发,我摸摸了衣袋中的信封,还好,没丢。
                我不知道,面临的是,怎样残忍的游戏,也不知道,自己在离你越来越近。
                “欧丽蒂斯庄园是吗,我来了…”我喃喃自语到。
                月关为车夫照着前进的道路,庄园,离我不远了,而你,也离我不远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1-11 17:3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16 06: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16 18:00
                      dddd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11-27 19:42


                        “哒哒哒哒”马车的脚步声一直在我耳边萦绕,迎面吹来的微风一直拍打着我的脸庞,我握了握手中的手杖,鼓起勇气,对马车车夫说到:“请…请问一下,车夫先生…我们什么…什么时候到目的地…”
                        “估计五六分钟,就可以到了。”说着,他加快了速度。
                        “好…好的,谢谢您…”说完这一切,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
                        除了父母与图书管理员外,我就从没跟一个外人讲过这么多的话,一次也没有。
                        今天,我居然迈出了第一步。
                        原来,与人交流也是不错的嘛。
                        我暗暗自喜着,只听车夫的一句:“妈的,要不是老子她妈想多赚点钱,才不会来这条曲曲折折,坑坑洼洼的路呢。”
                        “怎…怎么了车夫先生…”明明知道,自己却脑抽的,问了一句。
                        “怎么了,要不是老子她妈想多赚点钱,才不想送你到这个,什么庄园的。”说着,他再次挥着皮鞭。
                        我紧紧的扶着车把手,同时也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手杖,要是在这里丢了,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而且车夫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怎么会因我的手杖而停下车的呢。
                        只听一声急促的刹车声,使我整个人都向前倾斜过去,要不是我握住车把手,我早就飞出车外,在空中形成一条完美的抛物线了啊。
                        “到了,喏,拿好你的行李,”车夫将行李箱往地上一丢,“总共是100个金币。”说着,他向我伸出了手。
                        我在地上东摸西找,才找到我的行李,摸索着,打开了它,在里面取出我的所有积蓄——100个金币。
                        当我把装着100个金币的钱袋子放在车夫的手上时,他竟“嘿嘿嘿”的笑出来声,我仿佛看到他那张丑陋的嘴脸,拿到金币后,两眼散发着贪婪的目光。
                        他似乎不太相信我,打开钱袋,将金币全部倒在座位上,一个个数着。
                        在他数着金币的时候,我提着行李箱,靠着手杖的指引,一步步走向大门,当我推开沉重的大门后,一只手抓住了我,把我往里面拽。
                        吓得我,丢掉了自己的手杖。失去手杖的我,就如同失去了唯一的灯光,无奈,只能跟着她——拉着我的人走。
                        走了不只有多久,她停下,转过身,面对着我,说到:“你是海伦娜•亚当斯吗。”
                        “是…是啊…”
                        “欢迎来到欧丽蒂斯庄园,亚当斯小姐,我是夜莺小姐,您的指路人。”
                        “指…指路人…”
                        “没错,跟庄园主说到一样,你是个盲人吧,亚当斯小姐。”
                        “嗯…嗯…”
                        “呐,给你,”夜莺小姐递给我一根全新的手杖,“试着将它敲击着地面。”
                        我按照夜莺小姐的吩咐,用着手杖敲击一下地面,结果,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能看见了,我居然能清清楚楚的看清周围的一切物品,包括这名夜莺小姐,她的下半身居然是一个鸟笼…
                        可是,这个状况没持续多久,我的世界再一次回到了黑暗,我试着再一次用手杖敲击地面,可是,这一次却再也没有看清周围的一切。
                        “这个手杖可以助你看清周围的一切事物,但是,它只能持续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后,你又将回到黑暗,不过,在等上一会,你又可以再一次清清楚楚的,看清整个世界了。”
                        “原来…如此…”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手杖,生怕把它弄坏了,接着,夜莺小姐带我到了休息室。
                        “好好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吧,亚当斯小姐,明天可是有一场游戏等待着您,别太劳累了。”说着,夜莺小姐走了。
                        “游戏…么…”我想着,往房间走去,摸着钥匙上的数字,再通过手杖的敲击,我很快就找到了房间,一切整理好之后,我躺在床上,回顾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我不知道,明天迎接我的会是什么,也不知道,明天等待我的,将会是一场怎样的惨无人道的,游戏,以及,那个不停保护我的,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2-09 11:25
                          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11 21:34

                            清晨,阳光透过窗户,在雪白的床单上,撒下点点金光,我慢慢的睁开双眼,盯着空荡的天花板,发呆了许久,起身,揉了揉杂乱的头发,打着哈欠,下了床。
                            穿上衣服,梳好头发,清洁容貌,我便拿着手杖来到了餐厅,在这里,我认识了他们,那些所谓的同伴,求生者。
                            是园丁艾玛小姐热情的欢迎我的到来,看到我手上的手杖后,她懂了,于是牵着我的手来到座位上,帮我拿了食物,并将刀叉放在我手边。
                            “这可是你来到着第一顿饭,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伙伴啦。”艾玛笑着,抱了抱我。
                            “艾玛你也真是的,怎么没问人家名字啊,”一旁的空军马尔塔问道,接着握了握我的手,“你好,我是空军马尔塔,有我的手枪在,没人敢伤害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海…海伦娜·亚当斯,叫我海伦娜就好。”
                            “那么,你好海伦娜小姐,欢迎来到我们这里,我是医生,艾米丽·黛尔,叫我艾米丽就行。”说着,艾米丽往我的餐盘内放入了一个甜甜圈。
                            “嗯,你好啊,艾米丽小姐…”我笑着回答道。
                            “为你介绍一下,在你的右手边的,是律师弗雷迪,左边的,是魔术师瑟维,在桌子对面的,是佣兵奈布,在奈布旁边的,是前锋威廉。”
                            “你…你们好啊,我叫海伦娜,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说着,我想用手杖来看看他们不会模样,可当我的手向右边伸去时,却什么,也没有。
                            我开始着急了,直到一个声音从我耳边响起:“克利切你怎么又拿别人的东西,快给我换回去。”
                            是艾玛对着位叫克利切的男子说的,克利切依依不舍的,将它从新放回我的手中,我用它敲击地面,看清了周围的一切,以及我的同伴们。
                            我感到很高兴。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再次得到的感觉简直太好了。
                            我想着,咬下了一口面包。
                            约30分钟后,一个冰冷的机器女声响起——“游戏即将开始,请海伦娜,威廉,艾米丽,马尔塔前往等候室集合。”
                            那一刻,我便知道,我的第一场游戏,在这一刻,开始了。
                            马尔塔将手枪在手中转了转,随后放到自己的右边的腰带中,艾米丽十分淡定的喝着咖啡,随后拿起针管,对马尔塔点了点头,威廉将头盔戴上,拿上橄榄球,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到:“要走了。”
                            “嗯。”我拿起手杖,艾米丽过来牵着我的手,让我感受到一阵温暖,是艾米丽一路牵着我的手,来到等候室。
                            我记得,在这里没过多久,我听到一声清脆的破碎声,随后,我便来到这里,游戏世界。
                            开局运气不错,在我的面前就有密码机,对于我来说,密码机上面的键盘我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根本不用担心打错了的这种情况,很快,一台密码机就已经破译完成了。
                            在游戏之前,马尔塔跟我说了一些游戏的规则,它要求求生者,就是我们必须破译五台密码机的密码,才让我们获得大门的密码,然后,才让我们逃出去。
                            那么,应该还有四条密码没有破译了,于是我敲打着手杖,再一次,我看清了世界,在我的不远处,有一台密码机,天线在灰暗的天空中闪闪发光。
                            我急忙向它奔去,开始破译着这台密码机,可但我破译到最后一点时,我的胸口出现了淡淡的紫色光圈,我没有理会它,继续破译着密码。
                            慢慢的,紫色光圈越来越明显,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我心跳的急促,就在那一刻,这台密码机,破译成功,从天而降的光线,暴露了我的位置,我赶紧往左边跑去。
                            不巧的是,没走几步,我就被监管者抓住了,我感到背后一阵阵剧痛,他竟然毫不知情,用气球把我绑的紧紧的,我努力挣扎着,可还是被他放到了椅子上。
                            那种被荆棘刺入的疼痛,是我今生都忘不了的。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突然,我听到监管者痛苦的,叫了一声“哎呦”,接着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扯开了我身上的荆棘,拉着我的手赶紧跑。
                            中途,他怕监管者追上,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往前跑,千万别回头,知道了么。”说着,他拿着橄榄球向监管者冲去,我听着他的话,一直往前跑去。
                            很快,我就遇到了艾米丽,她为我治疗了身上的伤口,并带领我到一台新的密码机前。
                            “艾米丽,哪位先生该怎么办。”
                            “嗯?你说的是威廉么,”艾米丽敲打着密码机说到,“不用担心他啦,他可是我们这里牵着监管者时间最长的人呢。”
                            “嗯。”我松了一口气,继续破译着,很快,我听到长长的一声鸣声,想起来马尔塔说过的一句话,当你听到这个铃声时,表示你可以打开大门了。
                            于是,我们来到大门,由于艾米丽先到,所以她输入密码,而我,用着手杖,观察周围的一切,我看到马尔塔正向我们跑了,嘴中喘着粗气。
                            从她的口中,我得到了一些消息,威廉在工厂内溜达监管者,他叫我们赶紧离开。
                            “不行,”我第一个反对,“如果我们走了,那他怎么办。”
                            “这…”他们一时无言以对,但在此时的0.01秒后,监管者就穿送到我们这里了,我听到艾米丽叫我赶紧往后跑,还听到了一声巨响,是马尔塔对监管者献出了唯一一把手枪,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逃跑。
                            逃出来后,他们就去看监控,他们看到,威廉正在输入密码,没过多久,门便开了,他车成功的,从里面逃了出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他已经安全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12-31 06:04
                              这场游戏我们胜利了,在喜悦同时,还有更多的游戏在后面等待着我,以及,我对你的,那种超越友情的感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12-31 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