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吧 关注:50,394贴子:1,732,138

【温润如玉】【原创】孤星 (天帝玉后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剧终后天帝玉的故事。
写给润玉,写给那颗孤星,写给世上所有心中不相信自己能得到爱、值得爱的人。
其实,只要信,便可以再次幸福的。











每一位上神,都有一颗星星。生时,星起,亡时,星逝。


我便是他的那颗星。


天煞孤星。


万年孤独,是他,亦是我。


本是天上无欲无求的星,散发着清冷的光芒,孤独,却也逍遥。可一日日看着他,登帝位,丧亲友,失所爱,身心俱碎,我心中似装了什么进去,愈发沉了。


终有一日,自云端,坠落。


回复
1楼2018-11-09 15:57
    女主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09 16:05
      喜欢这个想法。等更


      回复
      3楼2018-11-09 18:24
        第一章



        无声无息,一道耀目的光,从天而降。殿内的天帝,从重重文牍中抬头,那光芒落在他院中,经久不息,虽是隔着门窗,也将室内照的通明。


        “邝露,去看看。”天帝吩咐,声音并不带情绪。


        “是。”


        院中光芒渐弱,光晕中渐渐现出一个人影。


        “来者何人?”邝露问。


        她并不答。


        邝露小心地靠近,伸手欲触那人身上光芒。


        “莫要近身。”她转身,“勿惹灾殃。”


        邝露一愣。那样的目光……好像……他。一样的清冷,一样的疏离,一样的……寂寞。


        那人看看邝露,低头看看自己,又环视一圈,璇玑宫?有些诧异,抬头,夜空点点,她已不在那里。


        “你可知这是天帝陛下居所,不可擅闯。来人……”


        “邝露……对不起。”那女子却出悲悯之语,“千年,万年,明知触不到,你却仍在。我代他,谢谢你。”


        邝露哑然,竟定在了那里。


        “你是谁,又替何人道谢?”冷冷的,天帝的声音。


        邝露慌张:“陛下……”


        看向他。万年,没有一颗星与她交集,夜夜,碧海青天,她只看他。


        “我是谁……”她也有些茫然,看着他,忽然落寞地笑了,“名字,对你我来说,有何意义。润玉……如今,还会有谁,唤你之名?”


        她一步步走近。


        天帝却祭出宝剑,指向她。


        好奇地抬手,指尖触剑,嘶……伤口流淌着光芒。“没有血……”她看着自己的伤处,喃喃道。


        她仍旧向前。


        剑触颈,天帝却收手,只是冷冷看着她。


        “你不认识我了。”她点点头,陈述了一个判断。润玉的确,不认识她,可又觉得眼前此人,无比熟悉。


        她抬手,尝试着触碰润玉的面颊。他蹙眉,数千年来,再无人敢如此僭越。


        “我可以……摸到你了。”她忽然笑,有些惊奇的语气,手指放肆,抚过他的唇。


        手被他一把攥下。


        “疼!”她甩不开润玉的手。


        “你究竟是何人?”润玉冷冷道。


        “我……是你的星星呀,你知道自己的命格吧,天煞孤星。”她颦眉,不忍道。


        卫士涌入庭院,向她而来。


        她慌张,反而攥紧了润玉的手,往他身后躲:“别过来!别靠近我……不能靠近我……”


        见身边人忽而紧张后退,声音颤抖,似有泪光,润玉抬手,挥退了天兵。


        士兵虽退,邝露却上前,眼中有关切。


        “你别过来……”她简直是将润玉当做了挡箭牌,整个人缩在他身后,“我是天煞孤星,沾了我的光芒,你可要大祸临头的。邝露,我最不愿伤的,便是你了……”


        邝露止步,却担忧地看着他俩,出声道:“那陛下……”


        见无人再上前,她才放松了些,从润玉身后露了出来。她有些尴尬地放开润玉的手,说道:“天帝与我同命。同生,共死。你放心,我本就是他的星,我的光,伤不了他。”


        “星星?”天帝看她一眼,又看天,果然,他那颗星,不见了。


        “为何……在此?”润玉问道。


        她也茫然,低头想了半天没有结果,又抬头,却对上润玉的清寒目光,心中一痛,脱口道:“我,为你坠落。”


        收起回复
        5楼2018-11-09 19:57
          赞哦,楼主还有没


          回复
          6楼2018-11-09 21:08
            作者脑洞好大,我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09 21:37
              一时有些寂静。

              “嗯...天帝不必挂心,该批折子便继续批,我在天上守了你万年,如今只是换了个模样而已,照样能守着你。”润玉还想说什么,却被她推回殿内,还关了门。

              “邝露,你也是,不用在意我,离我的光芒远些便好。”她轻轻飞起,就在院子上空悬浮着,身上笼着淡淡的星光,隔着窗纱,看润玉回到桌后,重新埋首公务中。

              窗子透进淡淡光辉,照在天帝执笔的手背,令他有些分心。

              他早知自己是个万年孤独的命理...所以,那些本就是奢望,留不住的...他忽然有些释然了。

              夜,将尽了。

              再从公务中抬起头,天帝发现,窗格投下的影子在晃动。他侧头,去看那微光来源。果然,有些不稳。

              “你...既已化形,本不必...整夜守着我。”天帝出了七政殿,见她挂在半空,却是直打呵欠,身形摇摇晃晃的。

              “润玉...”她有些迷糊,见他出来,还是笑了,“我是你的星星,不守着你还能做什么呢?”

              天帝也不知如何回答了,只说:“你...困了便该歇息。”

              “困什么...我是星星,怎么会困呢?”她打着哈欠,“我夜夜看着你,白日里我也看着你,不过白天你就看不见我了...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歇过啊...只是不知为何,今日有些睁不开眼了...”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眼一闭,竟从半空往下坠去。

              天帝快步上前,接住她。

              星星,竟睡着了。

              “邝...”天帝刚想开口,记起她昨夜躲避众人的样子,盯着她身上的微光,收了声。“我是天煞孤星,沾了我的光芒,你可要大祸临头的。”那时,她是这样说的。

              天帝叹口气。他的孤星,只好由他负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0 01:01
                还有😊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10 01:46
                  思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10 01:46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10 01:51
                      有意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10 13:17
                        楼楼的脑洞我是十分服气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10 14:34
                          喜欢,催一下更


                          回复
                          15楼2018-11-10 16:58
                            一向如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10 17:48
                              第二章

                              醒来后,迷茫地看看周遭,她是...睡着了?原来,这便是睡眠啊。

                              推门而出,邝露迎上来。她一惊,慌忙退回去,将门掩上,从门缝中看着邝露道:“别过来...对,就停在那,别再往前了。”

                              见邝露乖乖停在三步之外,她才放松了点,微微开了些门:“你记得,千万别靠近我,就像现在这样,不能再近了。”

                              “是...”邝露有些探究地看着她,又道,“陛下说,若是星君醒了,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星君既已降下来,便不必再日夜守着他了。”

                              “他...”她有些委屈,“我是他的星星啊,不过是换了个样子,他便不要我了?”

                              “星君莫要误会,”邝露笑,“陛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星君已具形体,会困饿疲乏,自然不可再如从前一般,日夜不分地守着陛下。陛下吩咐,收拾了偏殿,作为星君的居所,星君初到天界,或许新奇,可随处逛逛,若逛得累了,回来休息便是。”

                              “哦。”她笑,“太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10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