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吧 关注:50,495贴子:1,735,672

【温润如玉】【原创】孤星 (天帝玉后续)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剧终后天帝玉的故事。
写给润玉,写给那颗孤星,写给世上所有心中不相信自己能得到爱、值得爱的人。
其实,只要信,便可以再次幸福的。











每一位上神,都有一颗星星。生时,星起,亡时,星逝。


我便是他的那颗星。


天煞孤星。


万年孤独,是他,亦是我。


本是天上无欲无求的星,散发着清冷的光芒,孤独,却也逍遥。可一日日看着他,登帝位,丧亲友,失所爱,身心俱碎,我心中似装了什么进去,愈发沉了。


终有一日,自云端,坠落。


回复
1楼2018-11-09 15:57
    第一章



    无声无息,一道耀目的光,从天而降。殿内的天帝,从重重文牍中抬头,那光芒落在他院中,经久不息,虽是隔着门窗,也将室内照的通明。


    “邝露,去看看。”天帝吩咐,声音并不带情绪。


    “是。”


    院中光芒渐弱,光晕中渐渐现出一个人影。


    “来者何人?”邝露问。


    她并不答。


    邝露小心地靠近,伸手欲触那人身上光芒。


    “莫要近身。”她转身,“勿惹灾殃。”


    邝露一愣。那样的目光……好像……他。一样的清冷,一样的疏离,一样的……寂寞。


    那人看看邝露,低头看看自己,又环视一圈,璇玑宫?有些诧异,抬头,夜空点点,她已不在那里。


    “你可知这是天帝陛下居所,不可擅闯。来人……”


    “邝露……对不起。”那女子却出悲悯之语,“千年,万年,明知触不到,你却仍在。我代他,谢谢你。”


    邝露哑然,竟定在了那里。


    “你是谁,又替何人道谢?”冷冷的,天帝的声音。


    邝露慌张:“陛下……”


    看向他。万年,没有一颗星与她交集,夜夜,碧海青天,她只看他。


    “我是谁……”她也有些茫然,看着他,忽然落寞地笑了,“名字,对你我来说,有何意义。润玉……如今,还会有谁,唤你之名?”


    她一步步走近。


    天帝却祭出宝剑,指向她。


    好奇地抬手,指尖触剑,嘶……伤口流淌着光芒。“没有血……”她看着自己的伤处,喃喃道。


    她仍旧向前。


    剑触颈,天帝却收手,只是冷冷看着她。


    “你不认识我了。”她点点头,陈述了一个判断。润玉的确,不认识她,可又觉得眼前此人,无比熟悉。


    她抬手,尝试着触碰润玉的面颊。他蹙眉,数千年来,再无人敢如此僭越。


    “我可以……摸到你了。”她忽然笑,有些惊奇的语气,手指放肆,抚过他的唇。


    手被他一把攥下。


    “疼!”她甩不开润玉的手。


    “你究竟是何人?”润玉冷冷道。


    “我……是你的星星呀,你知道自己的命格吧,天煞孤星。”她颦眉,不忍道。


    卫士涌入庭院,向她而来。


    她慌张,反而攥紧了润玉的手,往他身后躲:“别过来!别靠近我……不能靠近我……”


    见身边人忽而紧张后退,声音颤抖,似有泪光,润玉抬手,挥退了天兵。


    士兵虽退,邝露却上前,眼中有关切。


    “你别过来……”她简直是将润玉当做了挡箭牌,整个人缩在他身后,“我是天煞孤星,沾了我的光芒,你可要大祸临头的。邝露,我最不愿伤的,便是你了……”


    邝露止步,却担忧地看着他俩,出声道:“那陛下……”


    见无人再上前,她才放松了些,从润玉身后露了出来。她有些尴尬地放开润玉的手,说道:“天帝与我同命。同生,共死。你放心,我本就是他的星,我的光,伤不了他。”


    “星星?”天帝看她一眼,又看天,果然,他那颗星,不见了。


    “为何……在此?”润玉问道。


    她也茫然,低头想了半天没有结果,又抬头,却对上润玉的清寒目光,心中一痛,脱口道:“我,为你坠落。”


    收起回复
    5楼2018-11-09 19:57
      一时有些寂静。

      “嗯...天帝不必挂心,该批折子便继续批,我在天上守了你万年,如今只是换了个模样而已,照样能守着你。”润玉还想说什么,却被她推回殿内,还关了门。

      “邝露,你也是,不用在意我,离我的光芒远些便好。”她轻轻飞起,就在院子上空悬浮着,身上笼着淡淡的星光,隔着窗纱,看润玉回到桌后,重新埋首公务中。

      窗子透进淡淡光辉,照在天帝执笔的手背,令他有些分心。

      他早知自己是个万年孤独的命理...所以,那些本就是奢望,留不住的...他忽然有些释然了。

      夜,将尽了。

      再从公务中抬起头,天帝发现,窗格投下的影子在晃动。他侧头,去看那微光来源。果然,有些不稳。

      “你...既已化形,本不必...整夜守着我。”天帝出了七政殿,见她挂在半空,却是直打呵欠,身形摇摇晃晃的。

      “润玉...”她有些迷糊,见他出来,还是笑了,“我是你的星星,不守着你还能做什么呢?”

      天帝也不知如何回答了,只说:“你...困了便该歇息。”

      “困什么...我是星星,怎么会困呢?”她打着哈欠,“我夜夜看着你,白日里我也看着你,不过白天你就看不见我了...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歇过啊...只是不知为何,今日有些睁不开眼了...”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眼一闭,竟从半空往下坠去。

      天帝快步上前,接住她。

      星星,竟睡着了。

      “邝...”天帝刚想开口,记起她昨夜躲避众人的样子,盯着她身上的微光,收了声。“我是天煞孤星,沾了我的光芒,你可要大祸临头的。”那时,她是这样说的。

      天帝叹口气。他的孤星,只好由他负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0 01:01
        第二章

        醒来后,迷茫地看看周遭,她是...睡着了?原来,这便是睡眠啊。

        推门而出,邝露迎上来。她一惊,慌忙退回去,将门掩上,从门缝中看着邝露道:“别过来...对,就停在那,别再往前了。”

        见邝露乖乖停在三步之外,她才放松了点,微微开了些门:“你记得,千万别靠近我,就像现在这样,不能再近了。”

        “是...”邝露有些探究地看着她,又道,“陛下说,若是星君醒了,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星君既已降下来,便不必再日夜守着他了。”

        “他...”她有些委屈,“我是他的星星啊,不过是换了个样子,他便不要我了?”

        “星君莫要误会,”邝露笑,“陛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星君已具形体,会困饿疲乏,自然不可再如从前一般,日夜不分地守着陛下。陛下吩咐,收拾了偏殿,作为星君的居所,星君初到天界,或许新奇,可随处逛逛,若逛得累了,回来休息便是。”

        “哦。”她笑,“太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10 22:49
          兴致勃勃出了门,可没多久,又开心不起来了——怕冲撞了不知情的仙子仙翁,伤及无辜,她只能避开所有人,挑冷僻幽静处行——这与孤零零挂在天上有什么区别?

          于是天帝下朝时,就看见他的星星立在檐角,望着往来的仙人,眸色深沉,看不出情绪。

          她看着,看着,抬手,隔着远远的虚空,假装触摸那些人。她笑了。喜悦一闪而逝,她叹口气,重又垂手伫立,却不知自己的动作全都落在润玉眼中。

          “...”润玉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叫她什么。

          “你。”他干脆也飞身,上了屋顶。

          回身见到润玉,她眼前一亮,笑着问:“润玉,你下朝了?”

          “怎么在这儿?”天帝也看向她目光汇聚处。

          “嗯...我喜欢看他们,来来往往,说说笑笑,很热闹...看着便开心。”

          “嗯。”天帝轻哼了一声。他向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臂,飞身下来,直落在那人来人往处。

          “拜见天帝陛下。”众仙见到天帝,纷纷拜倒。

          “你干嘛?”她见众仙朝着他们两人拜倒在地,有些不知所措。

          “平身。众仙如常,不用在意本座。”润玉吩咐。

          “是。”仙人们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恢复了正常行路。

          见有仙人要从身边经过,她连忙躲避后退,却被润玉扯住,退不得。

          “你这是做什么?放开我呀...”她惊异地看他。

          “喜欢热闹,干嘛一个人站那么远?你就站在这儿,不要躲。”

          她捶他:“你疯了吗?你知道他们不能靠近我...”

          天帝似有怒气:“那便躲在远处,避开所有人吗?”

          “你这么凶做什么?远远看着也挺好的呀,我本来也习惯了。”

          他像是被她的话刺痛了似的,扯着她,将她定在路中间,正挡在众仙必经之处,狠狠地盯住她:“不许躲。”

          走近的仙人看到天帝有些紧张,行了个礼,天帝示意他继续走,于是仙人不得不闷头前行,就要从星星身边走过。

          她急了,用力推了一把,将天帝搡到那仙人身前,转身飞走了。

          “陛下赎罪...”那仙人赶忙拜倒,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什么罪...

          天帝振衣,不理他,一脸寒霜地离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11 19:34
            这个故事里天帝和星星刚开始不会是立刻相爱的那种关系,因为都孤独太久,两个人其实都不太懂爱是什么,也不大相信自己会被爱,可能一开始只是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吧,所以天帝会被星星刺痛,因为她提醒了他,他也是孤独的,不被爱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11 19:41
              “哼...”她折下一朵花,看着它在手中烟消云散,扯一片叶,又化作云气飘散了...对了,天界仍旧没有真花真草,自从锦觅去了,连一朵昙花也没给他留下。

              她愤愤地蹂躏花圃,可是花草脱手便消失了,一点都起不到发泄的作用。

              在花园上飘了一会儿,更加气闷。不管是对邝露,还是大小官员,甚至仙侍仙童,润玉何曾如此强人所难,干嘛独独对她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11 22:50
                天帝一如往日,埋首公务中,直到夜色深沉。出乎他的意料,七政殿的窗外,又透进了淡淡星辉。


                润玉抬起酸涩的眼眸,想了片刻,吩咐邝露退下,自己推开了窗。


                “你又来了。”他淡淡地说。


                只听见星星叹气。


                “你...我唤你什么呢?”润玉问。


                “天煞?“ 她认真想了想,”孤星?天天?煞煞?嗯...你随意吧...”


                天帝短促地笑了一声:“不像样...你既是星星,我便唤你星儿吧。”


                “哼,随你。”她还气鼓鼓的,在半空抱着手臂,不愿降下稍许。


                “今天...我以为星儿生气,不会来了。”润玉叹道。


                “你放心,我自然是气的。我来就是要问问,天帝是怎么了?”


                “我见不得你那样...”天帝蹙眉,“明明喜欢热闹,偏独自向隅,远远地听人笑语,作一副落寞样子,是要谁来可怜你呢?”


                “哼,五十步笑百步,我如何羡人热闹,不必你可怜。若不是身怀这凶煞之光,你以为我愿意躲着人走?你以为,我不想交几个朋友,爱几个人,亲亲热热笑笑闹闹?”


                她越发气了,“再说,你,又能比我好到哪去了?不过是躲在天帝的位子后面,说什么太上忘情,内里不还是那个不受宠不合群的孩子吗?”


                天帝被她呛了一番,倒是笑了:“是我错了。我如何躲了,你便知道?莫要浑说。”


                “我当然知道。润玉,我看了你一万年,我什么都知道。”她没有笑意,却也不气了,反而有些伤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12 00:09
                  第三章


                  “星辉凝露?”天帝看着星星咣当搬上桌的巨大水壶,陷入了沉默。


                  “润玉做夜神时,收集星辉凝露很是辛苦,好些年才攒一点点,却都做了人情贺礼,自己竟一次也没有尝过,太可怜啦。如今赶上你的生辰,我初来乍到,身无长物,这星辉凝露却是不缺的,刚好给你作个生辰贺礼吧,我那还攒了很多,若不够,润玉只管再向我要。”


                  天帝垂眸,他想起那一夜。她对他说:“润玉,我看了你一万年,我什么都知道。” 那一夜,他的星星落下一颗泪,被他接在手心,清冷入骨,闪着星光,润玉一眼便认出,那就是他曾在寒夜里收集过的星辉凝露。


                  “嗯……多谢。”润玉的手无意识地收紧,指尖摩挲着垂下的衣袖,“星儿与我同一日生辰,我却没有礼物相赠。”


                  “嗯?”星星愣了愣,然后笑了,“对啊,我们是同一天出生的。”


                  回复
                  40楼2018-11-12 17:59
                    “那……今日的生辰宴,星儿可一定要来参加。”


                    星星踌躇道:“你的生辰宴,必定众仙齐聚,很热闹吧。不过……我这样……可以去吗?”


                    “嗯,也会有些歌舞庆贺,星儿不是喜欢热闹吗,我再让邝露为你安排一个好位子,不用坐在拥挤处。”天帝知道她担心无意伤人,赶忙安慰道。


                    “润玉你这可算是借花献佛?叫我去你的宴会,便不用给我礼物了。”星星笑。


                    天帝微笑,目光却悠悠地落在面前星辉凝露上。


                    回复
                    41楼2018-11-12 18:46
                      生辰宴果然热闹。


                      邝露做事周密,将星儿安置在一个即安静又可将一切尽收眼底的位子上。


                      天帝独坐高位,众仙贺寿,敬酒,献礼,他便微笑着接受了。眼看着旭凤携妻抱子来了,她偷偷瞥润玉,他收了贺礼,始终淡淡笑着。


                      那些痛过爱过的记忆,究竟真能放下吗?


                      她在天上看着他爱,看着他痛,看着他伤,便也觉得自己同他一起爱过、痛过、伤过了一番。虽事隔千年,她却还没忘,旭凤夺他,锦觅弃他……看到他们,星星还在隐隐作痛,润玉如何就能忘了?所谓太上忘情,到底是骗旁人,还是骗他自己?


                      星儿收回目光,慢慢饮了一杯酒,不知是为谁。


                      叹口气,看着歌舞,忽又觉得,这些热闹到底没什么意思。


                      回复
                      43楼2018-11-12 20:20
                        偏这心情郁闷之时,见宴席角落,邝露被几位星君围着敬酒,明明想拒绝,却又推就不得。


                        “上元仙子,满饮此杯,可莫要拂了本星君面子啊……”那人笑着举杯,将斟满酒的杯子塞进邝露手中。


                        “小仙酒量不好……”虽不大情愿,却仍旧只能饮下。


                        星儿皱眉。


                        唉,露珠儿啊,欲笑先敛,最断人肠。


                        那位星君明显是醉了,邝露喝了敬酒,他却不走,还拉着她不知在说些什么。邝露挣扎,却抽不出手来。


                        “星君莫要纠缠。”一只手搭上他手腕,那星君只觉得刺骨寒意从手腕处传来,忙松开了邝露手臂。


                        星儿没放手,转头对邝露道:“上元仙子不胜酒力,该去休息了。”


                        “是。”邝露感激地看她一眼,顺势脱离了酒局。


                        “你是哪来的小仙,我们和上元仙子喝得高兴,你来搅什么?”围在一旁还等着敬酒的仙人不满道。


                        星儿不语,冷冷地一个一个瞪过去,众人才怏怏散了。哼,沾了本星的劫煞星辉,够你们消受几日了。


                        回复
                        45楼2018-11-12 20:48
                          那为首被她捉着腕子的星君却不依不饶,还想拉住邝露,却被星儿扣着手腕,到底没能追上她:“唉,别走啊,上元仙子……本星君还要与仙子再喝两杯!你这小仙,莫拂了我们酒兴!”


                          “这么想喝,我陪你喝啊?”见邝露走了,星儿才松开手。


                          星君甩甩手,总觉得怪怪的,又没有什么特别的疼痛。他怨怼地瞪她一眼,又要去追邝露:“谁要和你喝,上元仙子……嘿嘿,我要和上元仙子再喝!”


                          “哼……”星儿冷笑,眼里尽是寒意。


                          借着酒疯,骚扰单身女仙,实在猥琐,怎配为仙?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你欺负到邝露头上,今日怎能放过你?


                          星儿一手又搭上星君手腕,另一手捡起一杯酒,拿到唇边轻啜了半口,笑着:“星君可知,上元仙子高不可攀,怎若与小仙同饮有乐趣?”


                          那饮过一口的酒杯,被她举起,凑近星君口边,另一手慢慢地,抚着他的手臂,向上游走。


                          “你这小仙倒是知趣……”他便要就着星儿的手,去饮那半杯残酒。


                          “你在做什么?”忽然,手被人捉住,星儿被狠狠拽开。


                          一回头,是天帝。他挑眉,满面寒霜地盯住她手里的酒杯。


                          再一看,殿上众仙已噤若寒蝉,都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天帝。那星君见天帝下来,也慌忙拜倒。


                          “放开我。”她挣了挣。


                          润玉不放,盯着她,目光深邃。


                          “好吧……”星儿知道,不听到回答他是不会放开自己了,于是压低声音道,“天帝或许不在意邝露被人欺负,可我在意 。我要他死。不,不对,叫他饮了我这半杯酒,便可生不如死。”


                          润玉眼光一转,落在那拜倒的星君身上,松了星儿的手,却说:“不可,莫乱了天界法度。”


                          星儿与他眼光对峙一刻,终于败阵:“那便依天帝之意。可你最好将他打发得远些,省得此人再去纠缠上元仙子,否则……”


                          “瑶光星君酒后无状,贬为北天门戍卫,无诏不得入宫。”


                          那星君经这一吓,早醒了酒,伏在天帝脚下,连连叩头。


                          “还不退下。”天帝斥道。


                          星儿满眼寒光,目送着瑶光离开大殿。


                          手中酒杯被夺下,她看向他。


                          “人人都来敬我,你呢?你要与他同饮此杯。”天帝说话好像咬着牙似的,他手一倾,酒浆翻洒一地,淋湿了星儿的裙角。


                          “好啊,我敬天帝,寿与天齐,福泽绵长……”星儿眼光瞥过那边的锦觅旭凤,冷冷一笑,凑近润玉耳畔,像是偏要刺痛他一般,“莫要连累星儿,半途陨落。”


                          酒杯从润玉手中滑落。


                          她退开一步,眼神挑衅。


                          润玉,太上忘情,是吗?醒醒吧。


                          收起回复
                          49楼2018-11-12 22:05
                            我挺喜欢这两个人针锋相对的感觉,明明心里有感觉,又不会正确表达爱,只能互怼,哈哈感觉很虐恋啊


                            回复
                            50楼2018-11-12 22:14
                              第四章


                              是夜,璇玑宫庭院清冷,润玉独酌。


                              杯中,星辉流转。


                              身后,星辉更淡些,铺陈一地。


                              “既来了,何不同饮?”润玉出声。


                              星儿轻轻降在他身侧,见他杯中是自己赠的星辉凝露:“滋味如何?”


                              “清冽甚于美酒,星儿也尝尝?”他为她斟了一杯。


                              纤纤素手,拾起桌上玉杯,杯中映着满天星辰:“十年泪,汇作一杯饮。我不愿尝。”


                              “尔本天外星辰,为何落泪?”


                              “为一尾龙。”星儿望着星空,淡淡笑着。


                              润玉接过她手中杯,一饮而尽:“酒醉人,它却令人清醒。”


                              星儿收回仰望天空的目光,落在他肩头:“强作清醒,痛彻心扉,倒不如一醉,解千愁。今日,你洒了我的酒,不准备赔我吗?”


                              “好。”润玉袖子一挥,收了星辉凝露,“桂花酿,在那树下埋了千年,喝么?”


                              星儿自然知道,那曾是锦觅爱的酒,爱一人,便亲手酿她爱的酒。她点头:“十坛桂花酿,看来今日要大醉一场了。”


                              润玉一愣:“我都不知有几坛。”


                              “我数过。”


                              二人相视一笑。


                              回复
                              57楼2018-11-13 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