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吧 关注:50,506贴子:1,736,111

回复:【温润如玉】【原创】孤星 (天帝玉后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脑袋太另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8-11-16 23:48
    第八章


    见天帝抱着星儿回来,邝露有些惊讶,她迎上去:“陛下,星君这是……”


    “邝露,速传太巳仙人、太上老君至省经阁见我。”润玉将星儿安置在榻上,却发现她将他的袍袖攥在手中,他叫住邝露,“等等,让他们来七政殿。”


    “是。”邝露风风火火地去了。


    润玉为星儿输了些灵力,她脸色才见好。润玉没将袖子从她手中扯出来,而是轻轻脱下外袍,覆在她身上。他拂过星儿紧蹙的眉心,带着一丝自己也没察觉的柔情。


    太巳与老君见到天帝身着中衣而来,都有些诧异,正欲行礼,润玉挥手:“免了。”


    “本座今日下人界巡视,发现有凡人陷入幻海……太巳仙人,你立即带人彻查此事,不可声张。”


    “是。臣立即去办。”


    “幻海……陛下所说,可是古籍上记载的幻海?”老君看看天帝神色,看来是了,“这幻海一境消逝已久,如今重新现世,着实诡异。”


    天帝缓缓开口:“老君,你可知,仙人意识若陷入幻海,如何逃脱?”


    “哎,陛下,幻海乃古神灭道后神识聚化,若非灵根不凡修为深厚的上神,一旦进入,绝无回还可能。便是上神,若能突破幻海,修为必是已达大成之境,否则,也会神识散尽,永困其中啊。”老君小心翼翼地看天帝,“陛下不会是想……入幻海吧?”


    天帝沉默着,引他说完。


    “万万不可啊,陛下。虽说突破幻海,便可修为大涨,可其中凶险,陛下不可不察。自古寻幻海者,修为精深的上神不在少数,哪怕寻到幻海之门,也多无回还,陛下万不可以身犯险。”老君直谏。


    天帝忙上前扶起他:“老君不必忧心,本座并无此意。只是……有位仙子今日与我同往,神识落入幻海,虽已安然脱离,却未见修为大涨,反而……很是虚弱。”


    老君惊异,眼中放光:“竟有此事?不知这位仙子现在何处?”


    天帝冷冷瞥他一眼:“仙子历经此劫,甚是疲乏,还需静养。”


    “啊……是,是,是。”太上老君识趣道。


    “不过,本座仍有一事不解。这位仙子陷入幻海,至多不过一个时辰,可据她所说,幻海之中,已过了万年。”天帝说到这儿,不知为何有些怅然。


    “……原来如此。”老君忽作恍然大悟状。


    “老君可是想到了什么?”


    “这便说得通了。陛下,正如天上一日,人间一年,或许幻海之内,与六界也有时间的差别。故而,入幻海而能再出者修为大涨,甚至飞升大罗金仙,并非因为幻海内有什么助长灵力的妙法,而是因为他在幻海中真的过了千万年,便有了千万年的积累。不过……这位仙子如何能在这么短时间突破幻海,实在值得好好研究……”还没说完,老君的话便被天帝眼中的寒霜逼得咽了回去。


    “嗯。本座知道了,老君退下吧。”天帝挥手,赶走了他。


    回复
    119楼2018-11-17 02:31
      好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0楼2018-11-17 02:59
        更新啦棒棒哒👍
        非常好奇经历此劫,星儿的修为没涨是怎么回事?期待下文解惑,撒花🌸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8-11-17 03:09
          “星儿。”


          天帝静静立在门边,不知多久了。


          她转头去看他,愣愣的,不确定润玉是不是幻觉。


          “是我。”天帝轻轻走近,手安抚地落在在她后背,星儿抖了一下,没说话,又低头缩做一团。


          幻海中的万年,你是如何度过?


          见她战战兢兢,星辉暗淡,他呼一口气,终究没问出口。天帝坐下,轻轻握住星儿的手——颤抖的,冰凉的手。“星儿……你已经脱了幻海,这里是天界。”


          其实她也大概知道,这里并非幻海,只是还不敢相信。


          “润玉?”她出声唤他的一刻,眼泪不可抑制地砸下来,“你果真是我的润玉吗?”


          “是。”润玉眼眶微红。


          星儿又勾起一个苍白的浅笑:“你在眼前,即便是假的,我也开心。总好过……呵……总是好的。”润玉蹙眉,他最看不得她这样笑,笑容里写满不得已的知足,和自己安慰自己的悲凉。


          “星儿,是真的,”润玉将星儿的手拉到胸口,覆上自己的心脏,笑着说,“你感觉到了吗?龙之心,做不得假。”


          咚。咚。咚。


          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润玉身体的热度,很暖,很暖。


          星儿抬眼看他,与润玉目光相接,终于得到了确认。


          “润玉……”她将润玉扑了个满怀,快速地念着他的名字,“润玉,润玉,好冷……天上……好冷……”


          天帝没料到她的反应,一时僵在那儿,很快,他察觉到,星儿整个人都在抖。


          “星儿……我在。”润玉缓缓抬手,环住她,抱紧了她,他没察觉,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星儿,暖吗……有没有暖一些?”


          “润玉……”


          “嗯?”


          “不要离开我。”星儿将脸埋入他的胸前,“再也不要了……”


          “嗯。”


          收起回复
          122楼2018-11-17 04:14
            第九章


            这两天,天帝多了一条小尾巴。


            按说朝会议事,不该有闲杂人在场,星儿飘在天上跟进跟出,天帝却默许了。自然是引人侧目的。可是——雷霆雨露,尽出天门,天帝一怒,十方俱灭——怕什么物议沸腾?


            星儿总要看到润玉,才安心。


            九霄云殿大朝会,按说不该来,星儿也明白,然而终究还是跟来了。好在,满朝文武并不敢为这等小事当着天帝的面说三道四。她躲在云上,虽然人人都知道九霄云殿上不该有这片云,却也少些明晃晃的尴尬。


            “臣等拜见天帝陛下。”朝臣参拜。


            “平身。”


            好在,正事开始,大家慢慢也就忘了这片云。


            朝会冗长,星儿有些无聊。忽然,一种熟悉的感觉罩住了她,心,莫名怦怦乱跳。


            眼前的九霄云殿,变了。大殿还是那个大殿,可满朝的臣工,消失了。殿上,也不再是天帝润玉,而是——星儿皱眉,她差点没认出来,那是几千年前便已寂灭的……荼姚?


            “本座并非不通情理,给你两条路选。要么跟洞庭余孽划清界限,你亲自掌刑;要么代这群余孽受过,替你生母赎罪。”


            “孩儿错了,孩儿愿意一命抵一命。我愿一力承担所有罪责。”跪在她下首的,不是润玉,又是谁呢?


            星儿的心痛起来,这一幕,她见过。


            是噩梦吗?


            “雷公的震泽天雷,电母的无极电光,加上我的莲台业火,当年穷奇都熬不住,不知今天夜神,能不能熬得住这三万道极列酷刑。”


            “请母神降罪。”润玉伏在天后脚下,引颈受戮。


            “雷公电母,行刑!”


            天后祭起业火,伴着雷霆电闪向润玉袭去。


            “不……”星儿低呼,“不要……”


            润玉的嘶喊混着皮肉焦糊的气息,击中了星儿。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是过去的事了……”她见过这一幕,可那时,她是遥远的星子,虽然心痛落泪,却没有站那么近,看得那么清晰,没有如此刻一般,懂得什么叫痛彻心扉。


            手足如断齑,身形似玉碎,炎炎业火烧,滔滔血海沃,冥冥泉台泣,离离白骨空。


            “不,润玉是天帝了……这是假的……”可这情景,这声音,这气味,这滚滚热浪,都那么的真实。


            是幻海。


            为什么?为什么又落入了幻海?


            收起回复
            123楼2018-11-17 05:28
              悄咪咪留个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8-11-17 05:39
                润玉——她知道这是幻影,可就在她眼前,雷霆业火加身,他是那么那么的痛。



                不,我不要听,我不要看。


                星儿想无视眼前的一切,转身往外走去。可她怎么走,也仍在原地。


                多少时日了,这惨烈的一幕,不停在她眼前循环。


                而她被困在这里,九霄云殿,润玉的身侧,逃不得。


                “不要……不要再让我看了!”星儿大吼,她愤怒,却不知这愤怒能洒向何处,“你究竟想要什么?若要吞了我的意识,那便吞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幻海,幻境之海,没有一丝波澜。


                星儿掩面,雷霆电闪、润玉的嘶喊却仍在耳侧。


                “幻海,我便死在这里,好不好……求你,别让我看了……”她跪下,却不知在跪谁。


                星儿呆呆望着润玉受刑,一次又一次。


                一日又一日。


                乞求有什么用呢?我便把自己,撕碎了,烧透了,献给这片幻海,好不好?这样是不是,就能停下了?星儿下了决心,扑向那一片雷霆业火。


                痛……原来,润玉这样痛。


                五内俱焚,四肢百骸都被烧灼着。荼姚说的没错,这样的痛,谁都会想自爆内丹,一了百了。疗伤更甚,那又是怎样的痛呢?


                痛是痛了,可幻海并不接受星儿的献祭。


                这一幕星儿内心最深的噩梦,仍旧在她眼前日日重复。


                她根本无力反抗,只是泪落如雨。我如果有上辈子,一定是个很坏很坏的人吧……


                “雷公的震泽天雷,电母的无极电光,加上我的莲台业火,当年穷奇都熬不住,不知今天夜神,能不能熬得住这三万道极列酷刑。”甚至在荼姚张口之前,星儿便可一字不差说出她的词来。


                然后是润玉的回答:“请母神降罪。”


                然后,便是行刑……


                星儿在一旁缩成一团,面无表情,看这剧目又一次上演。她甚至发出一声嗤笑:“难道,这一次,是要让我这样看上一万年?”


                闭上眼,润玉声声哀嚎,像刀子,刺进星儿心中,弹无虚发。


                她叹息,默默抹去泪水,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回复
                125楼2018-11-17 06:27
                  为什么>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8-11-17 06:28
                    “够了!够了!够了!够了!”


                    她是真的崩溃了,星儿也不知,她在对谁呐喊。


                    “够了!够了……”九霄殿上,众人皆是一惊——云上那位仙子,嘶喊着,从云头直直坠下。


                    天帝飞身而起,接住那坠落的人儿:“星儿?”


                    星儿只是以手覆面,颤抖着:“够了……放过我,别再给我看了……”


                    众仙只见天帝抱着那仙子,连地还没落,便转身飞走,只留下一句:“退朝!” 天帝将星儿带回了璇玑宫,她却久久捂着双眼,缩在角落。


                    “星儿。”


                    就连听见润玉的声音,都如同被刺了一刀,星儿抖着,缩得更小了。


                    润玉的心沉了下去:“星儿又落入幻海了,对吗。”并不是问句。


                    回复
                    127楼2018-11-17 06:50
                      他走近,轻轻握下她捂在眼上的双手。星儿转开视线,面前的,是俯首受刑的夜神润玉,还是发号施令的天帝润玉?不,她不敢去看。


                      “三万雷霆业火,那时候,润玉痛吗?……痛吧……很痛,很痛吧……”星儿哭着叹道。


                      天帝眨眼,那真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


                      “星儿……”


                      “对不起……我不知道,竟是那样的痛……”她终于转眼看他,“润玉……”


                      “早就不痛了。”天帝替她擦掉泪水。


                      眼前闪现润玉受刑后,皮肉烧焦卷曲的手,星儿赶忙闭上眼睛。她又抬手遮眼。不,遮不住,她眼前全是烧灼的润玉。她摇头,并不能驱散那些画面。


                      “嘘……”天帝将她拢进怀中,“没事了,星儿,没事了……”


                      回复
                      128楼2018-11-17 07:16
                        楼主要血竭而亡了


                        回复
                        129楼2018-11-17 07:17
                          其实楼主才是真正的后妈反复陷入幻海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8-11-17 19:24
                            楼楼问句星儿这状况还得多久啊?这样下去再没好转会崩溃神经的啊!别后妈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8-11-17 19:48
                              第十章


                              第三次陷入幻海时,星儿已经不再惊讶了。


                              “觅儿,我如何能放了你?我爱你,我爱你爱得痛不欲生,爱到无法自拔,我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你根本不懂得爱是什么,你永远不配得到爱!”


                              明知是幻影,也不敢看,不敢再看。星儿立在一旁,埋头忍受着。


                              鳞片,闪着月华,落在她脚边。


                              只此一片的,润玉的,逆鳞。


                              明知,是幻影。


                              星儿蹲下去,捡起那片龙鳞,触手生凉。


                              还是忍不住落了泪。


                              锦觅,是润玉爱过的人,于是那时,星儿便也爱了。锦觅说的都对,是润玉错了,是他做错了,可世上唯独她,不该对他这样。


                              幻海似是可以提取人心深处最痛苦的记忆,生成幻影。而星儿的记忆里,除了浩瀚星空,只有润玉。


                              弹指间,在这幻境之海,便是千年万年。


                              千年似凌迟,万年若煎熬。


                              这里,是只为她定制的私人地狱。


                              回复
                              132楼2018-11-17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