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练吧 关注:4,606贴子:63,329

【凝良惜练】所爱隔山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 尽量不坑但楼主高二党……更新不确定
2 文笔不好请见谅
3 ooc emm算我的
4秦时没有怎么看基本追九歌,如果人物和有些细节不对希望指正!
镇楼图是贴吧的壁纸福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02 23:51
    好了现在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02 23:51
      一 折桃枝,见青衫

      年幼的张良第一次随祖父入宫的时候是一个温暖的春天,和煦的春风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花香萦绕在张良鼻尖,微微低垂着的眼睛带着一点笑意,白皙的面孔由于走得急了些染上了淡淡的红色。周围的侍女看见张开地纷纷行礼,待张开地走过,微微抬头便看见了那个年龄虽小但已经通身儒雅气派的男孩,免不得纷纷议论起来。
      “那就是张丞相的孙子?那通身的气度真是不凡。”
      “是呀,真不知以后那位姑娘这么好运能得到他的青睐。”
      前面走着的张良闻声抿了抿唇不语。
      “良儿,你就在此等候。”张开地在一座大殿前停下了脚步,张良余光注意到姬无夜的兵马也等在外面心中已明白了大半。
      “是,祖父。”张良微微弯腰行礼道。
      在张开地进了大殿不久,张良突然注意到一袭红衣闪进了一旁的桃林中,张良心中疑惑便交代了周围内侍替他在此等候而他悄悄地走进了桃林。
      春天桃花开得正好,满天的桃红将天空渲染出了一片柔和的粉红。张良注意到了在不远处桃树上那个正爬在树上的女孩,一袭粉红的衣裳,用银簪挽着松松的发髻,不知是本来就是如此还是爬树弄散了发髻。
      张良走近看见那个女孩正在趴在树干上折桃枝,宫中人人皆知这里是韩王宠妃最喜欢的桃林,无人敢碰这里的桃花,这个女孩……
      “姑娘,这里的桃花是不能折的。”张良站在树下,好心提醒着她,那个女孩的头发遮挡了她大半的面孔,虚虚实实让人看不清楚。
      “我折我的花关你什么事,趁我还没生气快走!”树上的那个女孩不耐烦地说着,手上折花枝的速度却仍旧不减。
      “姑娘……”张良正准备和她好好说说的时候,话还未说完,一个花枝就那么砸了下来,张良捂着头看着在树上的那个姑娘眼神有些愠怒。树上的粉裙姑娘突然转过来了头,看着张良,脸色已有些怒气。女孩仍旧稚嫩的脸庞上一双大眼睛带着怒气,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一眨一眨的时候,宛如即将展翅飞舞的蝴蝶,小小的唇不点而红。那样子活脱脱像一只小白兔正在和抢了它食物的坏人理论,看得张良刹那之间就失了神。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树上的女孩看着树下那个穿着青色长衫的男孩有些气愤,她骂了这么久可是他的眼神就像是根本没在听一样,气得她不由得细细打量起这个男孩来。看起来并有没比她大多少却浑身充斥着她一直不喜欢的夫子身上的之乎者也的味道。
      她厌烦地皱了皱鼻子,看着张良被她一呵清醒过来的眼睛说:“呆木头!”张良不解地指了指自己“姑娘在说我吗?”
      她哼了一句,伴随着一句接住我,她从树上跳了下来砸上了毫无防备的张良,张良捂着头看着那个抱着几枝桃花跑了的的女孩他忽然笑了,拾起地上用来砸他的花枝小心地将上面的桃花摘下用一方青色的丝巾包住,此情此景让他想到了不久前才学的《诗经》上一句诗,不由得轻念出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02 23:5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03 13:34
          二 莲池又见
          转眼到了盛夏,窗外的蝉鸣丝毫乱不了正在绘丹青的男孩。张良满意地将笔放下,嘴角带着笑意看着画上的女孩,正是那个爬树摘花的女孩。望着那幅丹青张良不由得出了神,自上次入宫已经是许久未进皇宫,也不知那女孩折了那桃林的桃花有没有被发现。从上一次入宫以后张开地再也没有带他入过宫,他知道姬无夜势大让姬无夜看见张开地带他入宫,难免姬无夜又会生出许多疑心。但是,那只小白兔还好吗?单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池塘,手不由得握紧了那一个青色的布包。
          “祖父你是说陛下想让我给红莲公主做侍读?”张良看着才下了朝,朝服都还未更换的张开地极为震惊地问到。给红莲公主做侍读,说好听点就是一个陪着读书的,不好听点就是一个在公主生气的时候当出气筒,开心的时候当玩伴的人。而且据说红莲公主自小骄横,脾气无常做她的侍读……酷热的夏天硬生生让张良打了一个寒颤。
          “良儿,你明日入宫。”张开地撂下这么一句话便走了留下了在原地喜悲参半的张良。喜终于能够再有机会看到那只小兔子,忧的是对他未来的侍读生活充满着绝望与无奈。
          该来的还是要来,第二天张良在心中极为忐忑挣扎的情况下陪着祖父入了宫,经过了那一片芳菲落尽桃林,走过了长长的宫道,张良内心一直在期盼能否再见到那个女孩一次,可是无限的期望最终在漫长的路途中化作了无数破碎的流光。
          也不知走了多久,走至了一片莲塘,正值夏季,莲花开得正好,满塘红莲在微风中舒展着腰肢,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
          走过了莲塘上蜿蜒曲折的廊桥,张开地在池塘中间的一座凉亭前停了下来,行礼道:“公主殿下。”
          张良站在祖父身后,看不见那位小公主的模样,只听见一个稚嫩的但有些跋扈声音说道:“丞相可以回去了,我看看,他就是给我的伴读?等等,怎么是你?”听见最后一句的张良有些疑惑,他从未见过红莲公主,何出此言?难道?张良抬头,看到的正是那只自己心心念念几个月的小白兔,不同的是她换下了春天穿的衣裳换上了夏季穿的粉色纱衣。张良愣了一下行礼道:“在下张良了,见过红莲公主。”
          红莲撇了撇唇说到:“张良?以后我就叫你小良子好了!”张良心里一惊连忙说道:“殿下不可!”红莲看着张良心中本来就有些不满意张良身上那迂腐的味道现在更是愈加不开心:“这不是你说了算,我爱怎么叫我就怎么叫,和你无关。”张良也放弃了挣扎,低着头不语。
          红莲看着张良的样子心里越发开心起来,想着一定要在九哥哥面前说这件事心情也越发愉悦了。
          看着眼前心情明显好起来的女孩张良也轻轻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嚣张跋扈又如何,他喜欢的姑娘,不管如何都是他心中最不可取代的一颗明珠,一笑,他的心中的阴霾也会随着消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03 13:52
            么么扎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12-03 22:2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03 23:1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04 00:2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04 10:10
                    三春去秋来缘已定

                    张良做了红莲的侍读以后,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一把红莲的骄横和跋扈,每日的读书对她而言似乎只是助眠的工具,无论张良如何,她总会在看到书的一刻钟之内倒下去。但每每在张良写字之时,红莲总会想尽各种方法替张良制造诸多麻烦,比如打翻张良的砚台,在张良望着那被墨水浸湿的帛书的无奈叹气声中捧腹大笑。张良无法,随口说两句却每每被红莲瞪得咽下了那些牢骚。
                    可就是这个似乎天生对读书不感兴趣的女孩却能画得一幅好画,可画上永远是同一个人,那个虽然年少却已在韩宫赫赫有名的少年――九公子韩非。
                    终于,张良放弃了与红莲的对抗,在红莲看书睡着之时替她摇着扇子,任凭梦中的红莲如何对待他的衣袖他仍旧看着竹简,读他的圣贤书,或者练他的字,在红莲醒着的时候他则是陪着红莲画画或者摆上棋盘与棋品极差的红莲下棋。
                    夏天就在红莲的悔棋声中与闲时的打打闹闹中悄然流过,当秋风吹落第一片枯叶,当寒意遍布新郑,当桃花再次开满韩宫。经过了一个春去秋来,张良与红莲的关系终于好转起来。红莲终于在张良写字的时候自觉地走到窗边软榻上看风景望那一塘莲花或枯或盛亦或者去画画而不会去打扰张良,张良也放弃了让红莲光明正大和他下一局棋的愿望。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张良看着那正画画的女孩的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一点一点的样子,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走上前看见那笔点在帛上已经晕染出了一大块的墨迹,他小心地将笔从红莲的手中抽出放在一旁,收起了桌上还未画完的画拦腰抱起了红莲。在梦中迷迷糊糊的红莲微微地蜷缩着身体,头靠在张良胸前迷糊地蹭着。“睡个觉都这么不安分。”张良小声地说着将红莲抱到她日常打盹的软榻上,看着那只在睡梦中少了那丝跋扈与骄横的小兔子,张良轻轻勾了勾唇,溢出几缕不可闻的笑声似乎生怕打扰到那安睡的人儿。如今虽然已经春天,但是仍旧有些寒意,张良怕红莲染了风寒,解下了外衫盖在了红莲身上,随后便打开了诗经继续誊抄之前未完的功课。
                    在梦中迷迷糊糊的红莲总觉得自己嗅到了一股熟悉但又陌生的气味,时远时近让人摸不清楚。费力地睁开眼睛,红莲看见那青色的外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气味是什么了,是张良身上的那淡淡的书墨香与竹的香。
                    “切,还真和那个人一样,全是书墨味。”红莲抓起那件外衫小声地嘀咕了一下,看着面前那个跪坐着的背影,笔直的脊梁,内敛的气质正如竹一般,挺拔,谦逊,如君子之风。
                    君子如竹,宁折不弯。
                    “喂,小良子,干嘛呢?”红莲绕到张良面前坐下,将那件青色的外衫往桌上随手一扔。张良也不恼,只是拾起了自己的外衣慢条斯理地穿上。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哇小良子你的字写得真好看!小良子,你怎么写出来怎么好看的字啊!”红莲歪着头看着张良誊写的诗经由衷感慨道。张良愣了一下微微一笑说道:“殿下也可以写出这么好看的字,只要殿下肯每日练练。”
                    红莲听到这句话眼睛瞬间闪现出光芒,看着张良脸上写满了期待。
                    “好吧,我教殿下。”张良无奈起身将座位让给红莲,红莲执一支笔,张良站在红莲身后,常年习字练武带着些些薄茧的手握住红莲的手,一笔一划一字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诗经·击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04 12:59
                      昨天辛辛苦苦码的字突然之间没了……嗯……今天更新就不确定了如果能写完今天就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05 06: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05 13:13
                          哈哈哈哈哈!又有文了


                          回复
                          14楼2018-12-05 19:24
                            虽然设定上有些出入,比如我觉得天九里非锅锅和小良子应该在非锅锅桑海求学前就认识,但是人物性格楼楼把握的很好,很还原啊~良练文果断蹲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2-05 22:37
                              最后还是狠心离开了~爆哭


                              收起回复
                              17楼2018-12-06 17:58
                                良练怎么看都是糖里有刀,但又让人觉得美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06 23:40
                                  我总觉得我凉了已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07 12:42
                                    支持,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07 23:21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07 23:55
                                        韩非终究是走了,在一个下着淅淅沥沥小雨,捎着些些春寒的早晨,张良本想让红莲去送送韩非,但是红莲不管张良怎么权仍是不去,最后却是张良独自去送了韩非,那褪去华服着着书生服饰男子在那本不羁的气质中添了一丝儒雅。
                                        临近别离皆不知该说些什么,终于,韩非用手拍了拍张良的肩头登上了马车。张良看着那辆朴素的马车渐行渐远,小声说道:“望你能找到那一条,拯救韩国的路。”
                                        张良转身感受着春雨微凉,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一旁的竹林里传来,张良握紧了手中的伞柄,眼睛微微眯起,死死盯着那一片红色的纱衣一角。红色显现在青色的竹林中有些过于显眼了,微微一笑张良撑开那把白色的绘了墨兰的油纸伞对着竹林说道:“殿下,良要走了,殿下是要留一会儿还是和良一起走?”
                                        红莲从竹林中窜出来,乌黑的发丝被雨水浸湿凌乱地贴在面颊上,还有几丝贴在红唇上,平白地多了一分妩媚。
                                        “九哥哥走了?”红莲看着官道上已经看不见的马车问了一句。
                                        “是的,殿下,我们回去了吧,下雨天如此淋雨是会生病的。”
                                        红莲点点头任由张良拉着她的手前进,她的目光仍旧盯着官道的那看不见的尽头。
                                        张良拉着红莲回了韩宫,用软帕将红莲的头裹住,只看见两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宛如有星空闪烁,张良看着那双眼睛,想要伸手触碰却在抬起之后落在了红莲的头上。
                                        张良取下红莲的银簪,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柔顺地宛如一匹黑色的上好绸缎。拿起软帕,张良坐在红莲身后,细细地替她擦拭湿润的长发,红莲坐在软榻上,双腿曲起抱住自己的膝盖看着窗外莲池发起了呆,甚至没有注意到张良的离开。
                                        突然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闯进了红莲的视线,红莲回了回神,看见了一根项链,由玉雕成的莲花。
                                        红莲扭头就看见张良那饱含笑意的眼神,两侧的长发由于风吹向后飘着。
                                        “这是?”红莲一把抓住那根项链放在手中小心翼翼地看着。
                                        “礼物,生日礼物。”张良用手摸了摸红莲那仍旧有些湿润的长发,轻轻地说着。
                                        红莲握住那朵玉雕成的莲花看着张良笑着:“谢谢你,小良子。”
                                        张良看着红莲,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些许,那一抹微笑宛如在心里上一枚石子投下后那一抹荡漾,让人无比安心与惬意。
                                        终究还是感谢殿下您不曾刻意读书,良才敢如此大胆,殿下,良有些话很早以前就想对殿下说,可是殿下的心思良真的捉摸不定啊,殿下,原谅良的懦弱,良只是害怕,害怕失去殿下,害怕殿下知道以后从此讨厌良,殿下,抱歉。
                                        窗外微风拂过莲塘,春天才刚刚开始,莲塘上仍旧碧绿一片,随风起而动翻起碧色的波浪,偶有飞鸟飞过为满池的碧绿增添一抹色彩。
                                        莲尚未长成,采莲人已候于池边。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诗经·木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2-08 13:58
                                          自己顶顶自己感觉到了透心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09 02:16
                                            楼主好棒加油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09 09:04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09 09:57
                                                写得真好,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12-09 11:3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09 12:41
                                                    第七章
                                                    韩非走后,张良与红莲关系越来越紧密,以至于风声传到外面甚至成了张良是红莲公主的内定驸马,这一个消息让张开地吓得不轻,本来张家就五代为相,韩王已经心存顾虑,如今张家再来一个公主内定的驸马,张家绝对是处在风口浪尖。
                                                    在早朝上,韩王提到此事,看似无意但张开地便知道韩王已经开始防范张家了,硬生生把张开地吓出了一身冷汗。张开地一回到张家就将张良叫进了房间,接近两个时辰的谈话,得知红莲公主无意于此,终于张开地松了一口气,告诫张良天下这么多女人哪怕张良娶一个出身卑微低贱的女人,他也绝不反对,但是,红莲公主他万万是不能喜欢的。
                                                    张良看着祖父日益苍老的容颜青衣下的手死死握拳,良久,张良松开了手对张开地做了一个揖回答道:“遵命。”
                                                    张良仍旧每日去凉亭做红莲陪读,看着莲花几开几败,看着一个可爱童真的小姑娘悄悄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似乎也开始为了许多事情烦心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了。但仍是他喜欢的那个姑娘,他喜欢的姑娘最向往那宫外的万千世界,他的姑娘说她想仗剑走天涯,他的姑娘让他教她用剑,可他的姑娘舞剑真的成了是舞剑,他无数次地幻想着如果那不是剑而是丝绸亦或者花枝,那会是多么美好的画面,一舞倾城,他的姑娘还喜欢坐在高高的阁楼上,看日落看星辰,可是啊他的姑娘啊心中最喜欢的还是她的九哥哥,韩非回来的时候她早早地等在城门旁,眼睛里的希望似乎藏了一束炙热的火焰,灼烧得他有些疼。
                                                    他的姑娘啊,真的是喜欢韩非但是也不能在大街上就这么亲他啊,当时躲在暗处的他看着这一幕心里似乎有针扎一般,痛不欲生。
                                                    终于韩王以公主年龄较大,男女在一起实在是不适宜的理由让张良离开了红莲公主,当他离开韩宫的时候,他一再保证自己会经常来看看红莲,可是今后,却成了红莲偷偷地去找张良。韩非担任了司寇,张良陪着韩非忙了起来,看着这个曾经决定改变韩国的男子用自己的努力在行动的时候,张良心里都是敬佩。
                                                    红莲经常溜出宫来找张良,和他聊着那些新奇古怪的事,张良笑着,听着,不时替红莲倒一杯水添一块糕点。
                                                    可是红莲被天泽截走了,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焦与难过,若不是他的疏忽怎么会让红莲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在对峙的时候,红莲看着他,他很清楚地看到她眼里的期翼,与在说出要太子时,那宛如琉璃破碎一般点点光芒瞬间消失,只剩下了绝望与难过,没有怨没有恨,只有绝望与难过。
                                                    张良心里似乎被狠狠抽打了一下,明明是有计划的,可是当时甚至想就这么带走她,让她远离这些本不应该由她参与的纷争。仗剑走天涯?不,他的姑娘应该活在温暖之下,所谓江湖,太冰冷了,他的姑娘怎能去这种地方。
                                                    后来她认识了卫庄,十次与她见面九次都在谈卫庄,她眼睛里流露出的欢愉,是他所罕见的,在那一刻,张良在想,要不然就这么放弃了,本就是一段不受人祝福的爱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09 13:2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2-09 18:05
                                                        良练虐,非莲也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09 18:2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2-09 18:57
                                                            心疼小良子,大舅子的醋还没吃完,后面又来了一个强有力的情敌,追妻之路其修远兮,小良子,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12-09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