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吧 关注:527,790贴子:2,193,629

【小说2号楼】黑暗宇宙:拜托尔兴衰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说二次正史发布!名字由湮灭OBLIVION改名为黑暗宇宙。真正的新封面如下:
画师:yhlee
标题设计:起创设计
封面为原创图,没有使用任何网络素材。


回复
1楼2018-12-04 12:58
    咔咔咔略略略呸、荷包蛋鬼斯、棱镜_星梦缘.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04 13:42
      插图版封面


      回复(2)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12-04 13:44
        正史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04 19:29
          还是选择看路明非去俄罗斯捉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05 10:36
            围观大佬,佩服至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8 12:13
              更新


              回复
              7楼2018-12-15 11:14
                  “用......这个。”亚伯从空间中划开了一道虚空,从中拿出了一块破亚麻布衣,尺寸对于煞多卡来说也差不多,除了没有一个可以让尾巴轻易伸出来的洞口外,用来保温也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有什么可穿的至少比裸着要好得多,因此他接受了亚伯的提议。


                  亚伯的衣服尺寸无法调节,介于煞多卡要比他高了20厘米,这件衣服对他来说还是太小了,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件遮羞布而已。不过他觉得亚伯应该只是把这些衣物当做最基本的衣物而已。他把衣服穿上了后试着伸展了下身体,让衣服能调节到合适的松紧程度。


                  “走”


                  “你这人话很少,是吗”


                  “.......”亚伯没有回复


                  煞多卡感觉这趟旅行会变得比前面几年要容易,因为这一次他有了同行。在红现实的经历让他感受到了虚无的可怕,这彻底摧毁了他对自己的信仰的最终归属的喜悦,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异教徒。如果国教发现了这一点,皇帝的兄弟审判官艾佛必定会在他能发觉之前就将自己所暗杀了。不知道自己回到原本的世界后,自己的命运会是如何,皇帝是否会对自己这个异教徒好友另眼相待,将自己的权利一点一点剥削,最后让自己沦落巢都底层慢慢腐烂。


                  他们走出了大树的出口往外走了出去,在外面的情况和这里没有什么区别,被巨像烧成灰烬了后的那些肉块再一次的覆盖了整个区域。两个巨人的战斗的痕迹即便是在4个月后的现在依然是清晰可见,虽然那些大树被大量生物质所覆盖了,但是整体外形还是没有改变,所以外形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从原本炎魔出现的位置朝着煞多卡这边来,直径4公里的区域内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他不确定即便是皇帝也是否能战胜那样的怪物。像是这样的怪物,他不认为它也是像自己这样因为死亡后才来到这个地方的,他觉得它应该是这里的原生生物。这里再怎么说也是死者世界,在常理来说,恶魔就是来自这样的死人国度而高等恶魔在这种地方应该是不难见到的。


                  天上的太阳还是呈现那死亡般的昏暗,那迷离的烟雾笼罩着整个天空,自从他来到这里后就没有变化过。一些气态巨星上的风暴一般来说会持续几十年或者几千年才能消散,但是不同于气态巨星的是,这里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没有足够的热量来维持风暴。虽然炎魔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热源,但是仅仅是靠炎魔的体温是不足的。


                  走在充满了烂肉的陆地上他感觉有时候很难正常的走路,因为它们时不时就会剧烈的脉搏一次。亚伯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应该是他已经习惯了在这里走路了,天知道他困在这里有多久了。但是很快它们就发现自己在这片地方不是孤独的,一块完全变形了的似人形的长鼻肉块开始朝着他们逐渐的靠近了过来。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找龙。”


                  “龙?这里有龙?”


                  “是”


                  “什么龙?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过一只”煞多卡对这里有龙的情况相当震惊。因为他曾经在与皇帝前往赛兰尔的时候见过不同的龙种,龙无法否认的的确是一种强大的生物。一些特殊的龙种,如同黑铠龙还有火山龙这一类的种类拥有堪比星舰装甲级别的骨甲,并且有可以在太空中生存的能力。


                收起回复
                10楼2018-12-15 11:17
                  “那个机器称龙为纳库鲁”

                  “这样啊。那你是知道他在哪里的了?”

                  “........”亚伯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说的话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口气表明了一切。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找纳库鲁?”

                  “它是一个强大的战士。我以前听说过它的传说,我曾经花了1万年去寻找它,最终终于找到了它”

                  “然后你和它打了一架?”

                  “.......,它很强大,但我击败了他。我吃了披萨庆祝我的胜利”

                  “披萨.......你认真的吗”

                  “........。但是它没有死,龙长了回来。”

                  “你的意思是它可以再生吗。那么你还想和他打一架?”

                  “是。”

                  “那么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一次亚伯似乎相当的愤怒,对于这个问题。他划开了虚空从中扯出了一把黑色的曲刃,像是UE从手中用宇宙能量制造的武器一般,然后将武器指向了煞多卡,并有意图准备砍向他。

                  “好,好,好。我不问你这个了,我很抱歉。”煞多卡朝后退了半步,他说到。

                    那把武器大到离谱,几乎和亚伯的身体一样大了,可见他有多么的强壮。

                  “既然如此,你打算该咋找到纳库鲁?既然我们都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而这里又这么大。”

                  “那就找。自从上一次我见到龙后,已经过去了1万年了”

                  “你的耐心真是够大的。难道你都不感觉无聊的吗。”

                  “.......”

                  “好吧。你想让耳根清净一会,我不问了。”

                    一路闲聊一路走着,他们走过了几颗大树的节点,在刚刚走到了第五颗树的节点后,煞多卡发现了周围的异常,周围的怪物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直到几乎把他们堵到水泄不通,只有区区几条路可以离开。

                  “它们是不是在靠近我们”

                  “的确。我们需要离开”电脑说到

                  “........”亚伯再次使用了他那让人无法理解的语言说到,但口气相当的暴躁。

                    一开始它走的很慢,煞多卡和亚伯都没有去理会它,但是在过了一会以后他们都发觉了周围的不对劲,大量的生物个体开始从所有方位接近了他们,不论是他们尝试从其他地方走开还是走到上一层高塔里或者从走廊走到其他高塔里,这些东西都在从各个方向朝着他们靠近。

                  “警告。异物接近中”

                  “我能看出来。但我们该怎么办?把它们打烂?”

                  “懦弱.......”

                  “所以你有什么办法?”

                    亚伯的耐心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他几乎会因为任何事情被激怒,煞多卡的话似乎再次激怒了他。突然之间,亚伯从虚空里拿出了两把刃状武器,像是一个狂战士般冲进了试图包围他们的怪物群里,一次劈砍就将以自己为中心半径3米的所有怪物给砍成了两半,残肢一块一块的掉到了地上。然后他又对其他在自己周围的怪物们发起攻击,又是斩击又是用刀背猛砸,直到它们变成了一大团还在蠕动的肉块为止它们都没有主动发起攻击。


                  回复
                  11楼2018-12-15 11:18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是什么东西,他发现这是另外一条锁链。因为他通过摆荡已经飞到了很接近对面的地方了,因此亚伯有能力可以靠投出另外一条连锁将他抓过来。他的武器库似乎是无尽的,而且亚伯也不稀罕消耗上几把的样子。在将煞多卡拖上来了后,他仅仅只是说到:


                      “走”


                      “你不论什么时候都这么冷淡吗”


                      “闭嘴”


                      他没有多说些什么。煞多卡看他的眼色也不像是想要多说些什么的样子,只是这一路上一直以来都没有好好理解过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一点,让他还是有些失望。他的性格因为这些经历逐渐的变得比从前更加融洽了,但是亚伯在经历了2万年的岁月后他依旧如此,他不觉得自己能让对方改变主意或者什么的。


                      煞多卡朝着他坠落的那边,他所看到的是从其中一口井中似乎冒出了一条蓝色的蛇形生物在慢慢的退缩回去。他不想深究那是什么东西,所以就和亚伯离开了。久违了的空旷之地,空气虽然并不是非常的清新,但比起在腐败的树林中还是要好太多了。


                      自从离开那片腐烂的森林后几十天,亚伯听着电脑的分析打着自己的盘算,这个电脑会带他找到纳库鲁,而他根本不在乎对方的请求是什么。加上,他背上背着的那口棺材一直以来都给煞多卡带来巨大的恐惧感,不像是压迫的恐惧,而是对死亡的恐惧。纯粹的负能量从棺材中像是瀑布一样涌出,给这片昏死的树林添加了又一分死寂。


                      突然有一天,他们找到了一丝线索。但这丝线索,似乎有些太大了。他们发现了一个脚印,一个长相奇异的巨足印显现在了地面上,即便是在半公里高的巨树树枝上也能清晰的看到这个足印。在这个脚印的四周还有更多的相似以及不同的脚印存在着,它们一路朝着这边而来,然后又突然转向朝着另外一边而走去了。从外形来看,这个生物应该是某种兽脚类生物,但如果它是兽脚类生物,那么它要比克雷龙还要大的多。预估它的体长要超过900米,从龙的角度而言,这也是一只巨龙了。


                      “找到你了。”


                      “你。。不会真的想和这东西打把”


                      “你觉得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找它到最后我会放弃?”


                      “我只想搞清楚离开这里的路。”


                      “这里没有出路。除非你能挖穿这里”


                      “等等,挖穿?”


                      “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入口或者出口......除非你能挖开它”


                      “挖开?你疯了吧,下面的重力会把我俩都压碎。除非是个无机体”


                      “所以这与我何干?”


                      “你。。。。。算了”


                      煞多卡算是认命了,他没办法和亚伯在这方面继续纠结,他在听到这个世界不存在出路了后他深深的感到了无助,除非忍受10倍拜尔的重力,他最多只能承受3倍拜尔的重力然后就会晕过去,即便是在经过了大量重力训练的后的ODST部队他们也无法承受这样情况。


                      在发现了脚印后,他就把终端机丢到了地上,在他眼里,这台终端只是一个累赘,越早丢下它对自己来说越早是解放。毕竟已经找到了踪迹,那么亚伯就再也不需要终端来给自己做向导了。丢下它只会给自己节省下不少的负担。但煞多卡觉得有一个伴还是比较好,亚伯并不是一个容易去交谈的对象,而那台终端机要更容易去相处。


                    回复
                    16楼2018-12-15 11:21
                        脚印虽然可以透露出这个生物很大,但是没有见过实物的煞多卡也不知道如果见到了它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他知道亚伯很强,但是要与这样怪兽战斗,他感觉亚伯的胜算还是很低。除非拥有更加特殊的能力,像是UE的宇宙能量一类的能力才有机会将纳库鲁击败。在这段时间的观察中,煞多卡发现纳库鲁似乎不是兽脚类,而是多种生物的混合种。


                        它有着至少两条尾巴,并且还有10对肢体,其中3双呈现为爬行类兽足,2双为灵长类五指足,1双为节肢类,8对腕足。它主要使用它的3双兽足作为主要支撑身体的体重以及移动。而那灵长类的手足则是作为附肢,作为攀爬岩壁还有时不时触及地面作为辅助支撑臂。但那些腕足和节肢更多的时候它只是将它们托在地上罢了。


                        太多的疑问,但是答案却太少了,而且没有人知道答案。泰坦行走在这个世界,自己不过只是一它们眼中的一只无名小卒。原本他以为炎魔已经很强大了,可似乎他现在发现了什么比炎魔还要强大的多的生物存在。一个念头出现在了脑中,如果纳库鲁与炎魔战斗起来,或许可以将这个世界击穿,他便可以逃出这里了。只不过这个计划是极为困难的,首先要解决亚伯的问题,然后又是要让纳库鲁能与炎魔发生冲突。


                        虽然说要多花费一些时间,但是比起什么都没有的乱找要简单的多了。亚伯在这几天里一直都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武器,时刻准备着准备战斗,每次他停下来的时候,都是用手里的武器往周围的大树上砍去,测试它们的坚硬程度是否达标。尽管外表完全是合金,亚伯的武器以超音速打上去的瞬间便将其的一部分切开了。


                        两天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进度。


                        十天过去了,除了脚印只有东倒西歪的大树,宛如冰川花费上万年的移动劈开的一道峡谷般。


                        一个月过去了,煞多卡很想休息,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疲倦,只是精神上的。


                        “你真的觉得我们能找到它吗”


                        “是的。我几乎能闻到它的味道了”


                        “修正,侦查器没有发现空气中的有带有气味的分子”


                        “现在不是时候。”


                        偏偏之语后,他们再次陷入了沉静。幸运的是,他们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很快的他们就能够发现新的事情了。


                        天气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可能只是降了两三度的气温,但煞多卡是能感受到区别。虽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总是感觉情况会突然急转直下。他们四周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温度的降低,寒风随之袭来。而那昏死般绿色的太阳逐渐开始被黑暗所笼罩,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乌云将原本已经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天空变得更像是地狱一般的样子了。寒风逐渐从微风变大了起来,强风吹袭着他们温度骤降到了接近冰点,煞多卡感觉身体变得僵硬了起来,寒风冻住了他体表的鳞甲之间的水分,并且开始朝他的体内侵袭了进去。


                      回复
                      17楼2018-12-15 11:21
                          煞多卡的身体不出一会就冻结到他倒了下去,亚伯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了他身旁拿起了终端机,留下煞多卡在原地等死。对于抛弃,煞多卡完全没有意料到,虽然寒冷无法杀死他,他会再一次陷入冬眠,但多久后才能醒来他不知道。

                          倒在冰冷的金属地面上他的体温丧失的速度更快了,没有多久就降到了冰点程度。他冷的和冰一样,他的呼吸形成的冰几乎堵住了他的鼻孔。身上那套破布衣提供不了任何的保护,他的体温完全无法保持。

                        “亚伯。。。。你个**。。。”煞多卡咒骂着走远了的亚伯,但对方没有理会自己太多。

                          在死不了与濒死的边缘之间挣扎着,他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他变成了活体冰雕,而狂风越来越大了,变成了风暴。在煞多卡脑中仅存的一丝丝意识中,他看到了远方出现了一阵巨大的龙卷风,吞噬着一切太过接近其的物体。他从未在这个国度见过任何自然灾害,他原本以为这个世界是不会出现这样的灾害的,可惜他错了。煞多卡像是一叶孤舟在风暴肆虐的汹涌澎湃的汪洋中航行,随时都有可能被一个巨型浪头打翻。

                          自从出生以来,煞多卡就没有感受过这么冷的天气,即便是曾经在集中营里的生活也没有感到这么冷。呼吸出的蒸汽被瞬间冻结成了一团冰坨,鳞甲皮肤在急冻下开始变得坚固了起来,而其体内的肌肉活动也以最低消耗的程度做着微小的活动。他的意识在寒气里随着风逐渐消散了,困意已经击败了他,靠着求生的本能,他靠着还未结冻的机械臂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爬到了最近的节点处。虽然没有加热的东西,但是至少那里能够避一避龙卷风。

                          寒风刺骨,他感觉到了冰冷的气息扎在骨头上的感觉在转换他成为一尊冰雕,冰气冻到他牙根都已经停止抖动了,就在他还差了一点就能进入节点内的房间的时候,在他身后的树枝远方出现了数个黑影,与黑影们一同而来的包括了马蹄踏在金属地面上的碰撞声。恐惧蔓延到了他全身上下,煞多卡本能的求生欲望迫使着他的神经系统驱动机械臂在地上爬着。龙卷风已经很近了,如果他被卷入了风中,等自己掉下来的时候,天知道他会不会因为从高处掉下来摔的粉身碎骨无法被吊坠复原。

                        “该死的,这里***冷。”

                          最终,他还是爬到了安全区内。龙卷风的呼啸声淹没了马蹄的滴答声,似乎整个世界都被龙卷风所吞噬了。有时候煞多卡还是会担心,这些大树能不能在这样的狂风中幸存下来。巨大的龙卷风横跨了上百颗巨树的占地,他猜测这些巨人至少有1公里宽。不论那些是什么人,在这样的风卷里他们是不可能幸存的下来的。首先是在时速超过每小时500km的风中大气1/3倍正常气压水平会导致任何在内部的生物窒息或者说被风中夹杂的碎片所击中被撕成碎片。


                        回复
                        18楼2018-12-15 11:21
                            可是煞多卡似乎听到了不可能的声音,在风中隐约能听到咯噔,咯噔,咯噔的马蹄声逐渐的明显了起来。煞多卡的体温恢复了一些,他强忍住睡意将身体直了起来,他的身体本能的感觉到了威胁的存在而动了起来,朝着自认为安全的避风港走去。对他来说,藏在楼梯底下似乎是唯一的办法。因为四周漆黑无比,藏在室内中的阴影处为自己更是添加了一层保护色。

                            马蹄声越来越响了,从声音来判断不论那是什么已经进入了室内。可是马蹄声突然停了下来。煞多卡注意到似乎有好几道比暗无天日的环境更加黑暗的阴影中出现了几个较明亮的地方,在亮光环游了室内一会后,然后停了下来。在阴影身上看起来像是由一个比自己矮的多的黑影牵着一匹黑马。黑影就停在他离开休息之处的地方,不停打量着四周。煞多卡认为自己又听见对方嗅闻的声音。黑影突然又弯身趴在地上,开始匍匐朝他的方向爬来。

                            煞多卡脑中升起想要出去战斗杀出一条血路的欲望;这比从前经历绝境时的还要强烈。强烈的欲望让他竟然在自己毫无所觉的状况下就握紧了机械拳头,并且压低了身体摆出了野兽飞扑般的姿态,准备把自己像是一颗子弹一样射出去。但就在那关键的片刻,突然间传来了含糊的谈话声和毫无掩饰的笑语声。巨室中传来嘹亮的声音。黑影全都直起身,退了回去。黑影爬上了影子般的黑马,瞬即消失在道路另一边的黑暗中。煞多卡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最后他还是探出了头,看向了远远离开了的黑影,他唯一所见的是,几团带着两个白光般眼睛一样的黑影,在颠簸中消失在了外边的龙卷风里。而煞多卡的睡意逐渐的压倒了他的意识,他又一次沉睡了下去。
                          第五十一章,完


                          回复
                          19楼2018-12-15 11:22
                            第五十二章,灭霸复出
                              “宇宙中一直都有一个不可被遗忘的传说流传在无数异星人的古老预言中,因为这个古老的寓言过于的可怕了,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其存在的事实。传说中,曾经在太古之前,在宇宙还未诞生之前,有着一群古老的支配者。这些支配者们强大的足以令加拉图斯相形见绌,仅仅只是说出其真正的名字就已经足以促使听到的人彻底发疯,因为那是非人能表达出的发音。它们曾经统治着一切现实与时间,只有他们的主人才能够使得支配者们臣服。在过去,万物众生皆为其奴隶无力反抗,不论他们准备了什么样的计划,不论是什么样的武器,到最后他们还是无法推翻其主人的统治地位。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灭绝。直到一天。。。。。。”


                              在已经残破不堪了的飞升号的第二舰桥里的谈判桌上,灭霸摆出轻松的姿态坐在众人对面的移动机械王座上,他一只手上拿着茶壶一样的咖啡杯喝着咖啡一边又讲着故事。从未有人能想过疯子泰坦—灭霸居然会摆出如此正常的姿态,完全不拘小节的在曾经击败过的弱小对手面前讲着故事。


                              “他们突然就全部消失了,没有人知道这些支配者去哪里了。是的,我听过这个传说,但这你和我们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吗?”UE和提兰亚以及席拉坐在另外一面的座位上,他们周围站着的是所剩无几的士兵还有战斗修士。UE知道即便是巅峰时期的自己,要是妄想与灭霸战斗的话,那只是自取灭亡罢了。更别提现在已经失去力量的他了。即便战斗修士在这里拼尽全力战斗下去,也只能拖延这个泰坦几秒钟而已。


                              “你也知道,我的挚爱,死亡女神。她最近失踪了。”


                              对于这个消息,UE一开始感觉到的是震惊,但是随后则是奇怪。因为作为宇宙概念的几大支柱之一的死亡如果消失了,那么他们应该不会死去了才对。可是在亚空间中的战斗,他们失去了很多战士,提兰亚在之前告诉了他他们的人员损失是巨大的。而他们的尸体还有一部分储存在船内,他十分相信他们已经死了,可是灭霸的话令他疑惑了起来。


                              “为什么你不去找她”


                              “我有尝试过。我尝试屠杀了千万个世界来取悦她,但不论我再次屠杀了多少个世界,她都没能够出现一次。即便我自杀前往死亡领域也未能找到她的踪影。而死亡领域没有了死亡,那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团废墟了。没有恶魔,没有游魂,什么都没有了。”


                              “千万?!你说你杀了千万个世界?只是为了取悦你的女神?”提兰亚还不知道灭霸的事情,她甚至不知道灭霸的存在。当她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她对这个疯子有了更好的理解,但即便是这样的事情也还只是灭霸最片面的一面。


                            回复
                            20楼2018-12-15 11:24
                                “你难道没有听过灭霸吗女人?”藐视的语气从灭霸所说出的每一个词语里透露了出来,他没有把除了UE之外房间里任何一个人当做一回事。


                                “放肆,你知道你正在说话的人是谁吗”战斗修士突然伸出了手指凶恶的指向灭霸怒斥到。这不像是他一般会有的失态。


                                “你最好不要想激怒他,修士。他要是发怒了起来,他会在杀掉你前杀掉我们所有人,最后让你看着你最为珍爱的事物被在你面前被碾碎。”UE伸出了一只手阻止了修士,虽然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平,他用转头看向了他的主子们,发现出现在他们脸上是略微带有惶恐和失望。他立刻发现到了自己的行为导致他们感到尴尬和恐慌,恐慌是来自于他们深知自己无法从灭霸手里保护他们。于是他便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羞耻退了一步。


                                “你的女人失踪为你什么你还要来找我们?”UE继续问到


                                “我不是来找你的精灵小女朋友或者这个老东西的。我是来找你的,独特存在。”


                                “我?为什么是我?”


                                “你是少数几个,与我一样都不属于这个宇宙的人。你很清楚你看到过的事情。我几年前感受到的那股改变宇宙的振动来临前我就离开了这个宇宙。而在我回来后,一切都改变了。你是少数几个我所需的人。”


                                “看来这个宇宙还是有一些人认识我,但我没想到过那个人居然是你。这真是不幸,你没有因为这场改变而消失,而我身边所有认识的人不是死了就是不再记得我了。如果宇宙没有了你会是一个更好的地方,不论是对我还是我的人民来说。”UE的话充满了火药的味道,可是他说出来的语气则十分的沉着。可是他真实的感觉确实恐惧,不但是对身处在一艘位于亚空间中心残破不堪的飞船,还是与如同神一样的怪物面对面说话。


                                沉默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房间,灭霸没有开口,而是又喝了一口咖啡后将其放到了桌子上。他显然没有把UE的话放在心上,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当一回事。


                                “………仔细听我接下来要说的,弱小的生物。你在我眼里只比原核生物多了几个细胞罢了,我的耐心不是无限的。”显然,灭霸并没有把他说的当一回事。而作为回复也只是单纯且简单的威慑。


                                “……你继续说”UE心里也清楚,自己刚才似乎的确有一些说过头了。


                                “我根据最近我的发现得出了这个结论。那些古老支配者并不是一个传说,它们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创造了一个跨越了所有时间的裂口,导致了这些支配者进入了我们的现实,现在,所有时空都在因为裂口而腐化着,死者的灵魂从死亡领域中被驱逐了出去。”


                                “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多久?”


                                “这你要看是从什么样的时间来计算。在我们的宇宙大概是发生在3000年前,而其他的宇宙则不同。我目前发现过的最古老的腐化发生在1000亿年前。你的那些先行者的创造者们是目前最早遭到支配者袭击的,他们也快要灭绝了。而最晚发生的是在2兆年后的某个宇宙中正在经历熵减的第六人类帝国。”


                              回复
                              21楼2018-12-15 11:24
                                  “那有什么事是我们能做到?穿越时间回到过去阻止不论是谁试图搞砸这一切的人?”


                                  “愚蠢的家伙。你以为那会有用,而我却对此毫无对策?这场入侵是从所有时间点里同时进行的,穿越时间是没办法改变任何事情的。所有现实都在毁灭,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宇宙正在死亡,而死亡失踪了。我们必须修复这一切。”


                                  “你变了,灭霸。我以为你只是个单纯只爱杀戮的精神变态。但我没想过你居然是一个拯救者。”


                                  “我杀戮是为了我的挚爱,仅仅如此。是的,我享受杀戮的过程,但我更爱结果。而现在结果已经变味了,我现在失去了目标,我在为了绑架我挚爱的人一直杀戮。”


                                  “看起来我看错你了。那么你有任何计划或者对策吗”


                                  “是的。但是我需要人手,仅靠我和我的耀将们还不足够。我需要一支足够强大的队伍来完成。”


                                  “。。。这是什么样的威胁,居然能让你都要四处找援军。我以为你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帮助”


                                  “废话说完了吗?你是要主动帮我,还是我强迫你帮我”


                                  灭霸和他们说完了情况后询问他们是否打算帮自己,他的脸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太多,像是十分苦闷的样子。灭霸像是从来都不会笑一样,他的脸一直以来都看起来很愤怒一样,没有几个人见过他改变自己的表情过。他的扑克脸和猫一样神秘莫测,无法猜透他在想什么。


                                  “我们需要私下讨论一下。”


                                  “。。。。。那就这样吧,我等着你的答案。”


                                  随后灭霸的样子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随后便消失了。灭霸并不是真的在场,他只是用远程投影将自己的样子投影了过来。


                                  等到了灭霸离开了飞升号后,UE和提兰亚打算私下聊一下整个事情,他现在不但十分困惑,提兰亚和席拉也不例外,所有事情都像是决堤的大坝后的洪水般涌出淹没了他们那小小的脑子。无法消化这么多的信息,UE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片混乱,他现在被愤怒,绝望,疑惑和欢悦充斥着整个头脑。他苦苦的笑了一笑。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这个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他原本是一个人人所爱的统治者,他也很享受那种感觉。从未感到过如此的挫折感,这种发现自己卷入了一场更加巨大,并且无力去做出任何影响的战争像是在暗示着他是一位不合格的君主,在这场战争里无法保护自己的家人,更别提保护自己的人民了。


                                  “这个灭霸是什么人?他对女王居然胆敢如此放肆”战斗修士走到UE的旁边问到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灭霸这个名字?我很惊讶这个宇宙里有人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从未听说过。”修士确认到


                                  “这个灭霸让我感觉毛骨悚然,仅仅是他的倒影在这里的时候我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死亡了一般”提兰亚对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你有这样的感觉没有错。不论是什么东西,被灭霸的手碰到都会死去。他是死亡的先行官,死亡女神的唯一挚爱。拥有对一切事物赋予彻底死亡的疯狂泰坦。”


                                  “你一直都称呼他是疯狂泰坦,他到底干了些什么让你这样一直这样称呼他?”提兰亚接着说到


                                回复
                                22楼2018-12-15 11:25
                                  “一个传说,传说在1万年前,他曾经得到了六颗灵魂宝石,他将其命名为无限宝石。而他所做过的最为疯狂之事便是使用这些宝石的力量打了一声响指,带走了半个宇宙的人口。随后他又引爆半数的宇宙天体制造烟花来获取女神的芳心”

                                  “一声响指。。。。1万年前。。。似乎在我们的传说中也有过相似的事情。我们的祖先曾经经历了一场天灾,导致赛兰尔上一半的生灵涂炭。”

                                  “这个疯子什么都能做到出来。我曾经和他打过一次,我以惨烈的代价输给了他。他似乎才刚刚认真和我打了一下而已,就让我损失了20位根除者,我也差点被它打死了。”

                                  “我很抱歉听到”

                                  “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所以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不能完全相信灭霸,去他的,我根本不信他说的每一个字。但是事实却这么显而易见。”

                                  “我尝试用法术入侵他的思想,但是他在思想中有着重重保护,他对魔法的认知比我还要深厚,我不敢想象他对自己的保护有多么完善。但我绝对他应该说的是真话。”席拉在一旁说到

                                  “是什么让你能够这么肯定?”UE转过身侧过身子,一只手搭在桌子上撑着头,另外一只手则是耷拉在身体的另外一侧。他看起来很疲倦,虽然种族不同,但是从他露出来的皮肤上的颜色看来就能明白的了。它们整体上是红色,但是在朱红色的皮肤下透露着一种腐败的黑色,像是他从体内逐渐的腐化了一般。

                                  “他的语气,至少他的语气和身体动作都很正常,没有什么试图撒谎的迹象。”

                                  “仅仅是凭这个?”

                                  “除此之外你觉得还能有什么办法?既然这家伙这么危险,为什么你还要将女王放入这样危险的地方?你是不是想要暗杀女王!”战斗修士突然发怒了起来,他气势汹汹的走到了UE身边质问到他,并将他与提兰亚隔离开了。

                                  “退下,修士,我正在和UE说话。”席拉命令到

                                  “不”

                                  “你是在违抗我的命令吗?今年你已经失礼了够多次了。”

                                  “恕我直言,席拉大师。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你和女王的安全。这个生物,他企图杀死我们所有人!”

                                  “你瞎扯些什么?”

                                  “从你那第二灵魂那里我就感觉不对劲了,为什么你的第二灵魂刚一出现,我们就遭到了恶魔的攻击?来到纳垢的花园后,我就感觉我们有点太顺利了,我们才损失了一个人就到了这里。虽然斯恩仇是个**,但是还不至于让他死的地步。”

                                  “你到底在讲些什么鬼,我被变回来前我最后一件还记得的事情只有在我房间里躺倒了沙发上和我脑子里突然出现的声音说话。”

                                  “实际上现在是三个”这时候另外一个从未听到过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中,这个声音十分沉重,像是个恐怖的老人那沙哑且具有一般。

                                  “什么鬼?!现在又是谁在讲话”UE对此更加困惑了,他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万个未解之谜同时灌入了脑子里让他为每个问题作出回答。

                                  “没有人在说话,只有我!回答我,你是不是和灭霸还有这些邪神计划好了要害死我们所有人”


                                  回复
                                  23楼2018-12-15 11:2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12-15 13:28
                                        “伊希尔真的是个充满了惊喜的地方。。。。但都不是正常的那种”提兰亚叹了口气说到。她又坐回了座位上,并命令修士离开这里,他的无理已经让提兰亚感到蒙羞了,对灭霸的粗鲁她能够理解但对UE的她便十分不解并且对其感到反感。“修士兄弟,请你先离开这里,我觉得我们并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是的,女王。”随后他离开了。UE目视着修士离开了舰桥,他眼里产生了一丝同情心,但是很快便被他收了回去,因为他没有必要降低自己的姿态去对待一个武者。

                                        “那么关于修士说到的我的第二灵魂是什么意思?”

                                        “在你开始发疯起来的时候,你似乎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灵魂在你的体内。他自称是乌兰科尔”

                                        “乌兰科尔。。。他还活着?”UE的脸上出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似乎听到这消息后更加兴奋了些,

                                        “你认识他?”

                                        “哦,是的,是的。实在不能更加了解他了,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导师。他是我之前的帝国皇帝。”

                                        “这么说他说的都是真的了。他的确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可惜现在他又将要沉睡下去了”

                                        “怎么说?”

                                        “一个灵魂占据你的身体时,另外一个必定会沉睡下去。在你醒来的时候,乌兰科尔将会沉睡下去。”

                                        “太可惜了。”

                                        “我们是不是该谈谈关于灭霸的话了。”席拉打断到他们的话

                                        “说的也是。闲聊就放到一边,让我们来讨论正事吧。我认为那个灭霸不值得信任,可是现在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了”提兰亚说

                                        “没有太多选择?我以为我们还有得选”

                                        “想想看把。我们或许可以让灭霸帮我们解放赛兰尔,只要我们能够和他做一笔交易。”

                                        “你觉得他会同意我们的条件吗”

                                      “或许吧。问总比不问要好。”

                                      第五十二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12-15 13:29
                                        第五十三章,离开前的准备
                                          商讨的结果随着讨论的结束变得明确了。UE等人的最终讨论结果便是愿意去协助灭霸,即便风险有很多,可是以灭霸那般强大的力量足够解放赛兰尔了,如果他真的像是UE所说的那番强大的话,异形的威胁将不能阻止他们。这些都是后话,当下他们最需要的是离开伊希尔,或者灭霸对它的称呼:亚空间。

                                          飞升号现在这幅情况是相当不适合飞行的,可以说即便只是维持它能飘起来都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更别提穿越恶魔随机涌现的凶险亚空间了。只是飞到纳垢的花园这一趟就足够消耗掉几乎所有的部队了,这是一艘特派舰以高度发达的机动性以及极快的速度为特点,可是即便如此在亚空间里还是让她几乎变成了一滩破铜烂铁。

                                          于是他们便使用了灭霸给予的通讯装置呼叫了灭霸,但是他没有立刻出现,似乎对方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于是三人便先离开了会面的地方,留下了一位士兵看守,等灭霸到了后通知他们对方的到来。

                                          UE被安排到了军火库里,让他选好自己的武器,因为接下来的回程是不会少的了战斗的。介于来的时候他们就是杀出了一条血路。虽然他的战斗技巧没有减弱过,可是他现在开始了困惑,自己到底是该为了什么而战。到底是为了那一丝可能拯救自己种族的希望还是为了羞辱自己的旧神主而顽强苟存。两点都有一点可能,但是不是绝对的。

                                          在路上仇杀和UE聊了聊。

                                          “那个紫番薯脸,他看起来很不好吃的样子”仇杀在UE的脑子里和他说到话,共生体可以通过心电感应的方式直接让宿主听到自己的话,并让附近的人都无法听到。

                                          “那是灭霸,吃他你想都别想。他会在你能反抗前就把你打回分子结构。”虽然说宿主还是需要靠直接对话来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这还是比较麻烦的通话方式。共生体在使用自称的时候都是使用我们,UE注意到了这一细节,原因应该是因为共生体是由无数单细胞组成的完整个体,而每个细胞或者每个细胞组都是一个独立的思维,加在一起,它们是一个整体,这也是为什么它称呼自己是我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12-15 13:29
                                            “喔———听起来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更喜欢在一起的感觉。”

                                            “如果你要吃东西,为什么不自己出去找?这外面的生物质多得是。”UE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他自己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工作的。他们来到了武器库的门口,周围连一个士兵都没有,船上的沧桑感令人感到惊叹,连武器库这样重要的地方都已经没人把守了,可见船员减员到了一种程度。UE很担心人已经少到了不够操控这艘船动起来的地步。

                                            “我们不行。我们要用你的身体才能够行动。没有你的身体,我们会很虚弱。”

                                            “我对你们的生态存在方式很有兴趣,过会再聊聊关于你们故事吧。但你现在先忍一会吧,等我们离开了这个维度后我们再说这个。”

                                            “哦。。我们看到了你的记忆深处,你在害怕紫薯脸。他的确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仇杀找到了UE在脑中关于和灭霸战斗时的片段。从屠杀的角度来看,他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

                                            “你能给我留点隐私吗?说真的,这样随意窥探他人的记忆我虽然不是很排斥,但是这不是时候。而且紫薯是什么东西”UE说到,明显他很不喜欢有人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被读心。

                                            “我们的曾祖父吃过的一种地球食品。它并不喜欢,但是这个灭霸,他看起来是肉做的,我们喜欢吃肉。”

                                            “那你呢?你的曾祖吃不了,那你呢。不同个体的共生体在饮食上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不,我们不喜欢。但其他我们的族人可能会不一样”

                                            “既然如此,宿主吃什么对你会有影响的吗。我们的消化系统是不是相互联系”

                                            “我们不知道。”

                                            “那先这样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12-15 13:32
                                              但在昏死的绿色日光之下,它们就像是象皮肿一样令人作呕。混乱喧闹的恶魔潮拥挤在如同水槽般的道路还有死水潭中举办着无法言论的混乱派对。它们是一些又绿又胖、面孔扭曲、眼睛狭小头上长着兽角的纳垢屁精,一些梦想早已死亡的纳垢信徒和漫天飞舞的纳垢蜂不断的袭击着企图逃离攻击范围的纳垢兽。

                                              对于一个有着红色眼睛并在内心深深热爱着全机械化整洁的城市与的拜托尔老派人士来说,他们毫无意义。可是全部他所见到的都对他的内心而言产生不了足够去害怕的感觉。更多的是从这些事物中正在释放着巨大的绝望感还有腐败的味道在凡人们的视线里这些事物对他们的内心有着巨大的影响。

                                              强忍着心中那生长的绝望种子,UE强大的意志力迫使他去忽视掉亚空间的影响,在他耳边的嗡鸣声变成了细语,纳垢的神意像是毒药但同时也像是令人愉悦的气体令他在神清气爽的同时又十分悲伤。

                                              “席拉,你有空吗?”UE走到了船外,但还是在防护罩的范围之内。

                                              席拉在船的左前方正在使用复原法术修复着漏洞,首先他靠随身携带的小精灵在损伤的地方打印出一层模型,席拉通过从以太无物质里提取出修复的液态材料像是史莱姆一样粘贴到上面去,然后席拉会用塑性术塑造出原本损失的部分。最后是使用一种特殊的石化术将它们固态化,完全不留一点损伤的痕迹。

                                              “是的,但同时也没有。你需要什么吗?”席拉在修复了那一片区域里最后一片装甲后他停了下来回答到。

                                              “这个老家伙,吃起来会像是老神户和牛”仇杀在UE脑子里说到,尽管UE不知道神户和牛是什么东西,但他不想回复他。

                                              “我拿来些武器,我想我们之后可能会用上对付恶魔。但他们都不是附魔的武器,你能帮我强化他们吗?”

                                              “这倒是没有问题,但素材你有吗?黄金或者白金的替代品也可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12-15 13:34
                                                UE在空中画出了一个法阵,随后从红色的法阵中喷出了数千克重的黄金与白银矿石,全都是提炼后的纯矿,虽然没有塑造过外形,但是仍然可以使用。

                                                “素材我倒是没有,但是替代体我倒是能召唤出来。虽然不多,但是应该可以给这几把武器提升了。”

                                                “在你的世界里,你不能自己附魔吗”席拉手里的法杖顶部发出了橙色的光芒,掉到地上的替代品飞了起来然后化成了液态金属的模样融合在了一起,原本不应该在正常情况下能合成出来的物质在以太物质的催化中变成了新的物质。

                                                “不,你没有教过我该怎么使用这一类的附魔方式,我只学到了6环法术。”

                                                “那也相当令人惊佩了。对于从麻瓜成为巫师的人来说,能够学到5环法术就已经极限了。”

                                                “但你会9环法术以及传奇法术,不是吗。作为至尊法师的你,我比起你来说不算是什么巫师。”

                                                “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学会更高环的法术的。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会教你的。”

                                                “哈,对我来说这很有意思,毕竟在曾经的世界里你告诉我我已经学会了所有的法术了。”

                                                “呵呵,那看起来你还不是那么的了解我。我总是喜欢给自己留上一手。”

                                                “你个**养的,我以为我以前以为我已经接近你的程度了。你居然欺骗一个王者。”虽然看似抱有敌意,但实际上它是以开玩笑的方式回答的。他以友好的方式和

                                                “我不是你的部下,我的忠诚与利益关系永远是对提兰亚的,想要教你所有的法术是不会发生的。但只是到8环魔法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听起来不错。我尊重你对你的主人的忠诚。是的,我对提兰亚的尊重也和你是一样的。我尊重你们的国家主权,作为盟国的我国是不会无理由的去宣称你们的领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12-15 13:35
                                                  “很高兴听到你不像是另一个绿皮军阀,虽然我不知道过去我们两国的关系如何,但是我觉得你是一个好统治者。不知道你对你的人民如何。”

                                                  “我这一生只为了一件事而活着,那就是让我的种族与国家能够永恒延续下去,”

                                                  “不错的理念。不论怎么说,你想要怎么样强化你的武器”

                                                  “我需要轻巧并且可以足够锋利到轻松的切开金属而且不会变钝。长剑我需要附加6环8位元素操控力,重剑我需要它可以砸碎高等恶魔的头。匕首让他们在使用后可以回到我的手上。”

                                                  “选择不错。不过为什么你不试试将报应反击还有星界投影施展在匕首上?即便你用尽了匕首你依然可以投影出更多相同的武器。而且报应反击甚至不需要你亲自试用这些武器就可以主动抵抗一切可能的威胁。”

                                                  “我有想过。但问题是这两个术式会消耗我大量的魔力,到最后我或许都无法维持其他武器的魔力输出了。这里的恶魔你也说过了有数十亿。”

                                                  “说的也是。你的魔力还未那么深厚,我也不觉得那会是一个好主意。以后我会教你如何扩张你的魔力容纳的”

                                                  席拉就像是UE曾经认识的那个资深熟练的老法师,对所有事情都是能够从多个方面去看待并且可以提出相对合理的推论。即便是不同的时间线里,这个完全不认识UE的陌生人也像是一个熟人一般令他感到亲切,虽然席拉或许还对自己抱有不少的警惕心以及不信任,可是UE觉得这些迟早会被时间冲刷殆尽,UE只要像是以前一般,在不失作为帝王的尊严下摆出足够友善的一面就可以了。

                                                  给武器附魔变成魔法武器是需要贵金属或者指定素材作为魔力媒介才可以办到,一旦这些武器得到了附魔后它们便成为了魔法道具。即便是魔法也分为三六九等,与魔法环数相等的,最高级的魔法道具为九环道具。而传奇魔法则是一个例外,通常来说传奇魔法道具被称为神器,因为要想制造出来必须拥有巨大的才能与代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12-15 13:36
                                                    “不。我还没有结婚。艾诺娜是个孤儿,我在她4岁的时候收养了她,我视她为我的唯一,我的一切。”

                                                    “这样啊。我也失去了我儿子,我能明白那种感受。那滋味的确十分不好受,需要很长时间去修复它。”

                                                    “异形干的?”

                                                    “是人类。赛兰尔变成那样子也是因为人类所为。他们开发出了一种新的科技,回到了过去摧毁了我们的文明,我和我的船员侥幸幸存了下来。而那之后,我们来到了你们的世界发现你们的世界也毁灭了。”

                                                    “人类?”无法看到表情,但是在修士的头盔下能猜出他的脸上是充满了疑惑。

                                                    “不是你知道的人类。是来自遥远的宇宙另外一端的人类。来自强大的地球帝国的人类,从一个称谓艾德特瑞尼的星球上演变来的原住民。你们祖先都是从那里来的。”

                                                    “这么说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人类了?他们导致了赛兰尔的毁灭,我女儿的死?”

                                                    “可以这么理解。虽然不是主动性的,但间接性的还是造成了你们世界的毁灭。”

                                                    “该死的**!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修士一手砸向了墙上,敲的甲板吱吱作响,他的愤怒还有忧伤在一瞬间里似乎像是一道能量流一样释放了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拼劲一切我所能的去修复这些错误。我能向你保证我现在就和你一样感到愤怒,但是不要让愤怒吞噬了你。亚空间是感情的旋涡,一切感情的波动都会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出现。”

                                                    “。。。。你说的对。”修士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下来,原本发怒起来的他缓和了情绪。“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事实是我们不知道的。。。赛兰尔实在太小了,而我们困在了这个落后的角落实在太久了。”

                                                    “你相信我?”UE意外他居然相信了自己。他不指望在现在就有人完全相信自己了。

                                                    “我们都已经到了伊希尔了,传说中的魔法发源地。没人相信这是个地方,更别说有人真的认为它存在了。而现在呢?我们所有人都活生生的确确实实的站在伊希尔上。你告诉我这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相信的?我现在可以完全相信你说的每个字了。”

                                                    急忙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随后就是三声敲门声。在得到了修士的允许后,一位侍从站在了门后,他是来通知他们,灭霸回来了。
                                                  第五十三章,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12-15 13:37
                                                    第五十四章,舌战泰坦
                                                      没有什么事情是比等待更加让人感到厌烦的了。尤其是令一位灭世霸主等太久了。UE没有让灭霸等太久,席拉刚刚传送进来,介于这是紧急情况他使用了传送术,只是消耗一次的代价并不是那么高昂,随便他也将提兰亚也传送了过来。没有几个人能让灭霸花上耐心去等,UE他们是一些例外。

                                                      “泰坦,我们已经做好了决定”UE说到

                                                      “说”

                                                      “我们可以帮助你。但是我们也需要条件。”

                                                      “你应该还记得你上一次向我提条件但是最后欺骗了我的后果吧。”

                                                      “当然。谎言是谈判中必要的”

                                                      “很有种。”

                                                      “帮你可以,但是你需要帮助我们解放赛兰尔。把那些异形干掉,重建城市。”

                                                      “那会很消耗时间,我可等不了这么长时间。”

                                                      “然而比必须帮我们,不然这不会成交。没有谎言,没有俏皮话,只有生意。你爱做不做吧。”

                                                      “我可以逼迫你来帮我。”

                                                      “整么逼我?”UE抬起了手发出了疑问般的手势,

                                                      “得了吧。你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不会杀你和你的这些“随从”但很显然的我会折磨你们,直到你们同意为止。即便你恳求我杀了你们我也不会杀了你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12-15 13:37
                                                        “呵呵。你还是老样子。不过你懂我这人,我和你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不少相似点的。”

                                                        “恩?”

                                                        “我们两个都很任性,只要下定决心做某些事情后不论什么都不会影响到自己,不择手段完成自己所希望的事情。而且,想想看吧,如果赛兰尔被解放了,我们再是盟友了,你将会有一整个星球作为基地以及长久的落脚地。比起在你的飞船里流浪在宇宙里,有一个星球作为落脚点还是比较好,你不这么认为的吗?”

                                                        “我曾在宇宙之间旅行了上千年,我之前对此没有问题,而现在是什么让你觉得我需要一个落脚点。”

                                                        “不,我不认为你需要。这是一个建议。但不论如何,我们来到伊希尔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有你我们也有纳垢的帮助来光复赛兰尔。”提兰亚按耐不住了说到

                                                        “用恶魔来光复一个世界。呵呵,真是讽刺”他朝后躺去,靠在了王座的背上,一副像是个要开始听故事了的老人。

                                                        “这不是你的事情,这是我母星的事情。我是她的孩子,我也是她的保护者。只要我没死,我就不会放弃光复赛兰尔的一切计划。”UE没有拦住她,因为这是关于她的世界的人,只有她才最有权利去争辩关于自己母星的权利。

                                                        “很惊人。你作为一个女人很有勇气敢和我顶嘴,我喜欢折磨你这样的人。”

                                                        “你认为我在怕你吗,泰坦?我告诉你,我根本不怕。异形摧毁了一切,我的人民现在全部都只能依靠我了。如果沃洛城失守,整个精灵族将会从这个世界里消失”她开始着急了起来,于是便撑起了身体站起来

                                                        “我能闻到空气里恐惧的香味。就像是我第一次回到泰坦星的时候。”他笑了,同时他也伸出了手将他们交叉在了一起垫着头说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8-12-15 13:38
                                                         “我在和你说话!”

                                                          “而我在品味你的恐惧。告诉我,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灭霸做出了大厨做菜时候的动作一般,在品尝着空气里不存在的气味。

                                                          “什么意思?我说的很清楚了,我。。。。”

                                                          “不,不是那个。在你脑子里你有其他的渴望,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他在用心灵感应,灭霸是全宇宙最强大的心灵感应者之一,你在他面前不会有什么个人隐私藏在脑子里。”UE说到

                                                          “这,你,他。。。。你在作弊!”

                                                          “哦,你是在生气吗?真可爱,像是只小狗等着被我碾碎一样。”灭霸一直都保持着高傲的态度对着提兰亚,他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没有好好听提兰亚的话,但是他的回答每一句都包含着让人感到胆寒的答案。

                                                          “以霍格斯远古之躯的名义,你要是真的在这里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轰出船外。”

                                                          “你觉得你办得到吗?柔弱的精灵对抗灭霸?令人惊叹的勇气,如果你愿意收回你的无理的话,我会在杀掉你们所有人前留你一命当我的私人RBQ。”

                                                          “诱人的提议,泰坦。但是恕我拒绝”

                                                          在她旁边,战斗修士立刻做出了保护的姿态,UE也差点释放出了体内的共生体,对此他无法忍受灭霸对她的羞辱,而席拉的眼睛也转化成了两颗闪亮发光的物体,准备使用攻击性魔法了。“我们能吃了他吗?”仇杀的特征已经显现在了UE的脸上,尖锐的爆牙还有白色的流体化眼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8-12-15 13:38
                                                            “我就当做我的提议被回绝了?”

                                                            “当然如此,灭霸。你的才智出众让任何人都自愧不如。即便我也是。”

                                                            “哈”灭霸露出了丑陋的笑容,他那张紫色的脸以及斯克鲁下巴凸显出了他的丑陋。

                                                            “我不明白你在笑些什么”提兰亚摆出了疑惑的神情,她站了起来顺着桌子的一层越来越靠近了灭霸。虽然知道这是全系投影,但是附加的感觉是无法改变的。

                                                            “精灵,这显示出了你的智商程度。你压根没有足够的远见来帮助我。”灭霸一动不动的,他只是将头顺着提兰亚的位置转动,他一丝不苟的说到。

                                                            “你的意思是你能做的更好?”当她走到了灭霸面前的时候,她在脸上一点都没有透露出任何畏惧以及退缩的感觉,可在她心里却是相反的。

                                                            “看看我至今所有的成就你就知道我能做些什么!”说到这一点,灭霸突然兴奋了起来,他的嘴角朝上扬起,他笑了起来。他感觉这不是一种耻辱,而是一种荣耀,他感到十分的越快,在听到有人还记得那场屠杀,以及屠杀的幕后黑手是他的这一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8-12-15 13:44
                                                              “消除半个宇宙的天体和生命?!”

                                                              “那不过只是个给女士娱乐的“小”表演罢了。”灭霸的眼睛发出了白色的光芒,他那漆黑的眼睛中冒出了死亡般反光。

                                                              “放屁!提兰亚心里很激动,不论是对灭霸做出的恶行产生的埋怨还是因为反感。

                                                              “你不会理解更大层面上会发生的事情,你只在乎你的小星球罢了。”

                                                              “一派胡言!我见过这个宇宙,我见过在遥远未来会发生的末日之战,万物皆亡。我见过末日!”

                                                              “你怎么知道?”

                                                              “UE给我展现过了”

                                                              “记忆片段是吗。。。的确这是一种说服人的好办法。可是你又有了一个判断上的错误,精灵。”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能活这么久真是幸运啊,精灵。你需要学习的还有见识的东西还多着的。”

                                                              “什么?”

                                                              “末日中,你有看到你的世界吗?”

                                                              “。。。。。。!”

                                                              “祈祷众神会来保护你那宇宙中沙粒般渺小的世界吧”

                                                              “但至少。。。”

                                                              “说出来,你看到的东西。告诉我,你的世界有没有在世界末日里幸存下来。”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8-12-15 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