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9贴子:642,695
  • 3回复贴,共1

「公主府丨正苑」— 安国固伦淑懿长公主(爱新觉罗毓夙)府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书称厘降。诗美秾华。爰思浚哲之朝。已重肃雍之德。或封之善地。式彰帝子之尊。或赐以嘉名。是表王姬之贵。存乎甲令。非谓私恩。先皇九女爱新觉罗毓夙,婉娩天资。才明夙赋。闺门雍睦。动遵图史之言。车服有庸。早荷丝纶之宠。加以佩环中节。兰蕙扬芳。斯为戚里之祥。光我公宫之训。今者改元伊始。覃庆惟新。别疏锡壤之封。用示展亲之意。可晋安国固伦淑懿长公主。于戏。名崇大国。秩视真王。锦绣在前。勿忘组紃之制。珠玑为饰。益思焜燿之容。若然。则汤沐开封。自称粉田之赐。箫韶合奏。永宜金埒之家。保此殊荣。弥高懿范。钦此

【二楼晋升历程,三楼独白,四楼入住】


回复
1楼2018-12-16 03:40
    先皇九女爱新觉罗毓夙,太后陶格沁所处,她情如风,意如烟,琵琶一曲过千年。听戏作乐品人生趣意。重心机,多疑虑,做事大胆亦谨慎。 喜酒好色,倾城魅笑千世,面似不争不抢,确实多番做作挑拨心机,喜得渔翁之利,笑看红尘血雨纷争。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书称厘降。诗美秾华。爰思浚哲之朝。已重肃雍之德。或封之善地。式彰帝子之尊。或赐以嘉名。是表王姬之贵。存乎甲令。非谓私恩。先皇九女爱新觉罗毓夙,婉娩天资。才明夙赋。闺门雍睦。动遵图史之言。车服有庸。早荷丝纶之宠。加以佩环中节。兰蕙扬芳。斯为戚里之祥。光我公宫之训。今者改元伊始。覃庆惟新。别疏锡壤之封。用示展亲之意。可晋安国固伦淑懿长公主。于戏。名崇大国。秩视真王。锦绣在前。勿忘组紃之制。珠玑为饰。益思焜燿之容。若然。则汤沐开封。自称粉田之赐。箫韶合奏。永宜金埒之家。保此殊荣。弥高懿范。钦此


    回复
    2楼2018-12-17 00:03
      ——( “ 鸣鸾朝云,九霄至溢,山壑深染,若求必得。 ” )

      冬日梢末,待荣宠皆在,阴谋诡计,她独自来挡。想那凤落九天,本应当长鸣不歇,怎料他人都挡她堪做了池中的鱼儿。但凭他人争和夺,终不过脚下白骨伏尸,若要任人宰割,即便是这天命不公,她也定要操刀宰杀,挡者,杀神杀佛杀——人。

      笑意疏浅,细聆鸟鹊报喜,她抬眼凝眉,纤指半紧一松,阑翠斜倚,她翻覆风雨,扬眉隐含几缕萧索凉秋。潺润眼波遮不住深宫寂静,隐有汪泉如水而至,断然是那鬼魅人心,她照旧笑脸相迎,抬来柔荑遮面,她檀口滃动,嚣张狂妄不止。



      红烛还未烧尽,血泪还未滴干;君空负丝萝约,妾兰闺泪满襟。

      空有繁华,光怪陆离间是一张张彷徨的面孔,到最后血肉模糊,千疮百孔,朱笔深色勾勒出了一幅浓墨重彩,把一颗心抑死在了里面。一枕荒凉,曾经有多少念想,一点点枯死在穿过指缝的旧时光里,你说这九重宫阙里,我空等一场春来花开又有何用。

      铿铿锵锵,额间一点朱砂,流转了多少江南好光景。我煮了一杯大红袍,艳得刺目逼人,艳得滴出血来,映衬衣领边镶嵌的璎珞,把人一丁一点地托出这副枯朽的皮囊。

      我伏在妆台上扫落了胭脂水粉,扬起一室的灰尘呛鼻。有多少寂灭堆砌在我的眼眸里,被岁月的雾霭蒙上了一层灰。酒杯中一一滑过的浮华旧影,全都是蛰伏在我心底的痛,那些曾经血肉模糊的伤口,如今结了痂,成了疤。

      你把我推向巅峰之处,我便真的不舍得下来了。怨恨谁呢,错在哪呢,就像斩了蛟龙,又岂能真正驯服不羁的它。我脱下那虚假的皮肉留给你又如何,你给我的不够,仅不过是成全,可惜我要这全天下的人都成全我。

      我重新拨了琴,婉转如水,最后却一点点沉下去,风干在泪里。只剩下指尖还有淡淡的疼。
      从前那种晦涩我已不想再咀嚼一遍,荒凉岁月俶尔远逝,请容许我这一次背弃从前的自己。

      [二两遣词赠兮君。]


      回复
      3楼2018-12-17 00:08
        换 封


        回复
        6楼2019-01-17 1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