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上的脚丫吧 关注:495,187贴子:57,584,206

【深夜剧场】恐怖日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细思恐极的故事……

作者:九把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24 23: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24 23:49
      不要,明天更可不可以,我会害怕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24 23:51
        恐怖日记: 都要跨年了,我发现楼主还没有男人,而且终其一生都是石女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24 23:51
          秀珍很喜欢跟姐姐一起玩。

            记得很小的时候,夏天好热,热到蝉都会忽然从树叶上崩溃掉下来。除了学校的校长办公室,村子里没有一个地方有冷气,一大堆叔叔伯伯大白天都往校长室跑,假装有很多事情需要跟校长商量,久了,校长就变成了下任村长的热门人选。

            暑假最热的那几天,姐姐会鼓起勇气牵着她上公车,从这个村子坐到下一个村子,再从下一个村子绕到下下一个村子,最后才从山的另一头坐回来,打开车窗,吹吹凉沁的山风,吃吃从家里带出来的孔雀饼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24 23:51
              当然没有买票,即使有最棒的山风吹,掌心传来的都是姐姐紧张的汗水,那份紧张传到了秀珍的掌心,让她只能在最后座胡乱踢着脚,假装一颗黏在鞋子尖上的皮球,踢也踢不走。

              公车司机一直没有揭穿她们的搭白车,后来看她们一对小姐妹明明很紧张,偏偏要装没事的样子很有趣,干脆命令她们从车后坐到驾驶座旁,陪他随便聊天,当作是车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24 23:52
              看到这标题就兴奋了……可是进来发现米都还没洗好真是扫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24 23:52
                  为了吹冷气,姐姐表现得很健谈,从姐妹的学校生活滔滔不绝说到家里的特殊生意,每一个细节都说得很有趣,秀珍很喜欢听姐姐用这种接近表演的形式,包装她再熟悉不过的一切,好像每一件无聊的小事,透过姐姐夸张的嘴巴,就会变成……“哇!原来那件事那么有趣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24 23:53
                    “开宫庙啊?那是不是帮人算命的意思啊?”

                    “我爸爸不只会算命,还会帮人看日子啊,开店要看日子,结婚要看日子,有人死掉也要看日子,也会帮小孩子取名字,我爸爸什么都会。”

                    “那你爸爸帮不帮人改名字啊?我啊一直想开火车,火车威风啊!却偏偏在这里开公车,一开就是十几年,哈哈哈哈是不是可以请你爸爸帮我换一个可以去开火车的名字啊哈哈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24 23: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24 23:54
                        公车司机当然在说笑,姐妹也一直笑。

                        “那你要不要吃孔雀饼干?”秀珍只敢问一句。

                        “好啊!喝伯郎咖啡,当然要配孔雀饼干啊!”公车司机呵呵笑。

                        那几片孔雀饼干,换来了后来无数包公车司机珍藏的喜年来蛋卷,公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吃,一口就是一整条,连吃三条。姐姐慢慢吃一条,秀珍笑笑吃一条,最后的蛋卷屑屑跟芝麻粒,由姐姐将包装拿高高,倒在秀珍拼命张大的嘴巴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24 23:55
                          连续五个好热好热的暑假,姐妹俩都在那一段绕来绕去的山路度过。

                          有时开车的是同一个伯伯,有时司机换班成了另一个胡子很多的叔叔,大家都会一起吃蛋卷一起聊天,偶尔还有黑松沙士可以喝。那真是秀珍最快乐的记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24 23:55
                          姐姐升上国中的那一个夏天,气色变得很憔悴。

                            “姐姐,快点快点,我们去坐公车嘛。”

                            “妹啊,我肚子痛,今天不去了。”

                            “可是好热噢,你去车上吹一下风,说不定肚子就不痛了喔!”

                            “我肚子真的很痛,头也好晕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24 23:55
                            dd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2-24 23:56
                                妈妈说,姐姐是月经来了,过几年轮到秀珍上了国中,也是会经痛。

                                “什么是月经?”秀珍很害怕。

                                “月经就是血,每个月都会流很多血,这就是姐姐长大了。”妈妈冷冷地说。

                                那一个夏天,姐姐不止没有一天搭公车吹风,甚至连一个白天都没有出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24 23:56
                                 家里好热,姐姐却用棉被把自己包得像一个大粽子。

                                  汗流浃背的秀珍吃着西瓜,却看被棉被紧紧裹住的姐姐,缩在房间角落,连躺也没办法躺好,拼命往墙壁的深处挤啊挤的,好像电风扇转来转去,吹出来的风有零下二十度似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24 23:57
                                  “姐姐,要不要吃西瓜?”秀珍心疼地问。

                                    “妈妈说月经来了不能吃西瓜……”姐姐的牙齿在打颤:“我……也不想吃。”

                                    明明很热,姐姐却像是冷得浑身发抖,但汗水却矛盾地浸湿了整个棉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24 23:57
                                      姐姐的肚子痛了很多天,痛了整整一个暑假。

                                      姐妹度过了第一个一起搭公车吹风的夏天。

                                      尽管每天都有人来宫庙问事,什么都懂的爸爸,每天还是进房看姐姐好几次,很仔细帮姐姐把脉,一边把脉,一边翻了好多黄黄的书,还煎了好几帖中药给她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24 23:58
                                       中药都是在院子里的老榕树下煎,药材很多,很杂,集中在一个黑色大瓮里煮,有时候药都快煎到干了,爸爸还会临时丢一些烤焦的怪东西进去里面,秀珍光是闻到那些中药煎煮发出的臭气,都快熏死了,连吃进嘴巴里的西瓜都变了味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24 23:58
                                        其实我觉得袖珍这个名字,对于巴黎那么多0来说就很恐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24 23:58
                                            暑假的新生训练姐姐没去,后来国中开学了,妈妈还特地跑到学校帮姐姐请了很多病假,让姐姐在家里安心休息。

                                            姐姐其实看起来一点都不安心,白天她都缩在棉被里发抖,痛到无法合眼。

                                            晚上她肚子稍微不痛了,却精神好到根本睡不着觉,秀珍尽管再困,都会撑着陪姐姐说话,直到忽然靠在姐姐肩膀上睡着为止。隔天村子里养的几百只鸡一啼,姐姐就会痛到苦,拜托秀珍快点去叫爸爸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2-24 23:59
                                            给姐姐打榜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12-24 23:59
                                              🌚我都快要睡着了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25 00:01
                                                  爸爸一直翻书研究姐姐的病情,在药材里加了很多在田里抓到的蜈蚣跟小蛇,不明的虫蛹,有时候还有一些脚很长的大蜘蛛。爸爸叹气:“这就叫以毒攻毒。”

                                                  “妈妈,为什么不带姐姐去医院?”秀珍小声地问:“是因为家里没钱吗?”

                                                  “经痛没有人去医院,爸爸会治好姐姐。”

                                                  “可是姐姐真的很痛,说不定她也有别的病。”

                                                  “爸爸会治好姐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25 00:0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25 00:02
                                                      姐姐叫得很凄厉,把秀珍都快吓死了,躲在房间里一直哭。

                                                      村子里好几条野狗也给姐姐吵到没办法睡觉,干脆跑到门口乱吠回来,妈妈很生气,拿棍子对着它们一顿打,却只是打远了狗,野狗还是吠个不停。

                                                      最后爸爸把整个脸盆的恶臭经血,端进院子角落的柴房。

                                                      姐姐睡了一整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25 00:03
                                                        秀珍放学回家后,不管在姐姐旁边怎么叫,怎么推,姐姐就是醒不来,但秀珍看见姐姐的肚子消下去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再隔一天,姐姐大吃大喝一顿,就去上学了。

                                                        一开学便消失两个礼拜的姐姐,比新同学还新,她从小就漂亮,月经又来了,身材正式开始发育,胸部微微隆起,恰恰撑起了略紧的制服,班上好几个男生都偷偷喜欢着迟来的美丽女孩。

                                                        课业落后,朋友也少交了别人好多,幸好姐姐发挥了超级健谈的强项,不止熬夜念书拼回了学业进度,还在最短时间内,交了好几个下课时间可以手牵手一起去上厕所的新朋友。

                                                        轮到秀珍开始担心起自己,将来是不是会经历跟姐姐一样的可怕月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2-25 00:03
                                                        一个月后的某天,体育课被午后雷阵雨打断,大家赶紧跑回教室。

                                                          “你的手好冰喔。”手牵手的新朋友忽然缩手。

                                                          “是吗?”姐姐感到讶异,看着自己的手。

                                                          手不但冰,还隐隐透出了略带紫色的血管,看起来缺乏营养。

                                                          “女孩子不要常常吃冰的,身体容易虚喔。”新朋友劝告。

                                                          “嗯……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25 00:04
                                                          记得暑假期间巴黎不是有一个恐怖婆吗,现在怎么不见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12-25 00:04
                                                              还没放学,姐姐又开始肚子痛了。

                                                              痛到没办法自己走路回家,老师打电话叫妈妈骑脚踏车到学校,把姐姐接走。

                                                              姐姐再度把自己包成一个大粽子,全身发抖,冷热不分。

                                                              秀珍感到无能为力,只能一直陪着神智不清的姐姐说话。

                                                              秀珍心里的害怕,越来越巨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2-25 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