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红吧 关注:51,689贴子:168,591

[启红原创]《我也不知道起什么》我也不知道he还是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启红原创]《我也不知道起什么》我也不知道he还是b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01 01:22
    我先来嗷嗷乱叫一下
    我也不知道这是he 还是be
    反正我也没打大纲,按着心情来
    你们先看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01 01:23

      二月红
      人人都说长沙的红二爷有福分,能将那丫头娶了回家,真真是幸福的了不得。
      但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似明镜儿一般,何来福分,全罪孽罢了。
      实话讲来,丫头确实极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才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且生的清秀,溜尖下巴,杏眼水灵。若给旁人只看一眼,便直叫勾了魂去,若是能娶她,更是自诩不知几世修来的福分。
      可惜丫头可怜偏偏就嫁给了我—这样一介风流戏子,虽吃食无忧,但我那早去晚归的劲儿,那个女子受得住,不就等于生生受了活寡吗?更何况…
      “二爷,该您了”楼里小斯吆喝地大声,又将那戏服递给我。
      套上,便该上台。
      我自是极爱唱戏,尤其是在哪戏台子上,听着锣鼓咚咚锵锵,敲得响亮,又见水袖流转之间,故事便以一世。
      那感觉当真极好,没有现实烦忧,只有那折子里的好结局。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方面也应为,台下那把大梨花木椅中的人—九门提督 ,张大佛爷。
      这便接上了前面内句,更何况我不喜欢丫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01 01:23

        是了,我不喜欢丫头。我喜欢的自始至终都是那梨花木椅里的张大佛爷。
        只不过这是秘密,除了我,再也没人知晓。
        所以说,我很对不起丫头,不仅不爱她,还生生让她守了活寡,所以我只得对她百般疼爱。尽了我这夫妻礼仪。
        所以,别看那长沙城内如何沸沸扬扬的传我和丫头如何如胶似漆,但其中苦楚旁人又怎会知晓。
        也许这时你会好奇,那我为何会取了丫头,一来是应为小时候的缘故,二来也是为了遮掩耳目。毕竟,人言可畏啊…
        若叫那长沙城内的知晓,那二月红是个断袖,长沙城内又会起何风雨?
        曲终,台下掌声热烈。偶然的,余光瞥见了那梨花木椅中的人。
        他并没有鼓掌,相反的面色阴沉,眉目紧缩。只一眼,都是惊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01 01:24

          那日,我匆忙忙下了台,本想去台下瞧他。上楼时,张启山已经在门口等我。
          几个月不见,他却还依旧好看,就算战场硝烟也掩不住那眉目里的英气。只是不知怎的,脸色却是暗沉的不行。许是灯光的缘故?我不晓得…
          他开口“你成婚了?”
          声音也不大,但却是及清楚,即使前台咚咚锵锵的喧天锣鼓,也没掩住。
          于是我点了点头道了声“是”也不等他回复,又笑笑续道“内几日你在战场,宴会便没请你,你若还想来,我和丫头再结一次便是”。
          他应当是气急了,呼吸也重了几分,完后咬着后牙槽对我道着“贺喜”只是他为何生气?我不晓得?
          人生有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我已占了这一喜,作为朋友他不应该高兴吗?
          莫非……我心中不自觉狂跳几分,继而有将那不切实际的幻想压了下去。
          人最需要的就是狂喜之时的冷静,张启山喜欢我二月红!怎么可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01 16:09
            二爷第一人称写的啊,期待后续


            回复
            6楼2019-01-01 17:22
              楼主,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01 19:56

                回红府是丫头已经煮好了面,脸上笑颜明媚。若叫旁人得去,便应当人间极乐了罢。于是心下又多了三分懊恼,和着那份莫不平的愧疚。我囫囵这将那碗面吞了下去。
                “好吃”这是我唯一形容的。丫头又笑了,用她那极软糯的的嗓音甜甜道“先生若觉得好吃,丫头便再给先生下”
                只是一句话,便击的我丢盔弃甲。我怎能拿她的真心,来定我的畏惧。所以几番开口,却终是掐在那里,只得来句“好”也在无他言。
                幸而,我还有几分闲钱,可来弥补我的罪过。自我安慰,也便是如此了罢。
                不多时,丫头又端了碗面出来,虽然胃里已然撑的不行,但我依旧接了过来。
                毕竟除了这般,我也竟是不知该如何答谢。
                “先生,听说张大佛爷回来了?”丫头端着下吧问我。
                “嗯”我点头“怎么了?”
                “听说,他刚回长沙便发火了”丫头笑笑,音量也大了几分“张府的仆人今天可遭殃了!”
                那话简简单单,却惊的我一身冷汗,心下全是,完了完了莫不是他真在意那一两顿酒席?
                却终究没问出口,偏头,避了避丫头好奇的目光“不知”
                我自是不知张启山的怒气在何处,或许是因为战事,或许是应为女子,又或许真是应为所那查的酒席,只是这最后一重概率属实不大,一成便到头了。
                我也很想问问他为何生气,只是每次指尖一及那电话,便又瑟瑟退了回来。
                于是最后只得退到床,安眠于塌上,相梦于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02 00:25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肝不动了。[疲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02 00:28

                    自那日戏楼一别,那梨花木椅便空了许久。
                    时间长到,我几次三番以为张启山真真是生了我的气。
                    直到,我再见到张启山
                    我在见到佛爷时,已是几个月后。不过不同于往日,他身边跟了个小姑娘。
                    他对我说:“这是尹新月,我的未婚妻”他讲话时,眼里闪着几缕不明的光,许是兴奋?
                    那名为尹新月小姑娘生的也是水灵,冰肌玉洁,柳叶弯眉不比丫头差几分。
                    也是,他张启山的未婚妻怎能随便,必定是个美人。
                    我依旧说不清那时我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心尖很疼,像是被那针刺一般,胸前也闷着一口气,酸酸涨涨。那感觉,着实难受极了。
                    莫不是吃了醋?心中不知怎么闪过一个念头。却将我震的四肢百骸动弹不得。
                    怎的会冒出这种女人家的感情!却依旧说服自己,我二月红都娶得丫头,张启山又为何不可?于是我将嘴角一咧,似是笑了,问他:“你们何时成婚?”
                    “会请二爷的,放心”我那时低头没看清他的脸,只是听出他语气中已有三分不快。
                    之后,张启山将迎新月一搂,转身便走了。
                    莫不是真生了我那酒席的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03 19:5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04 10:58

                        许是我的作为上天也真是看不惯了,过了几日,丫头便得了病。日日咳嗽,我求其百药,却终是不得见好。
                        帕子上的血一日多过一日,我心中的愧疚一天漫过一天。
                        我这人本就有三分迷信,如今丫头这一病更是让我惶恐。不由喃喃,为了自己内点私心,怎的有害起人来。
                        我二月红的命本就不好,许是上辈子做的孽多了。这辈子被我克走的人,掰着手指都一定数的过来,于是自责便又更深。
                        后来我偶然听说,张启山府中有一位药草,人食之,便可起死回生。
                        于是,我便去求。
                        我并不知当时我是以怎么的心态,敲响那扇铁门,也不知我是以怎样的心态,冒着大雨,用尽平身气力去喊“二月红前来求药”只是觉得那是应该的,我欠丫头的,仅此而已。
                        我眼睁睁瞧着张启山站在窗前和尹新月望着我。
                        可却是到了最后,张启山都没有将那铁门打开,直到我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06 21:00
                          没人看嘛「卑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07 06:41
                            有人看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09 00:14
                              楼主加油(๑•̀ㅂ•́)و✧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09 00:15
                                这回换个视角先试试,洗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09 21:26
                                  八[张启山视角]
                                  丫头最后还是走了,死在廿六,正是二月红娶她过门的日子。
                                  那几日,我见红府上下素白一片,又见那红府当家的二月日日酗酒,终日浑浑噩噩。不知有多痛快。
                                  我有几番路过想拍手叫好,却终是忍了住,毕竟府里又不在是我一人,还生生多出了个小丫头。
                                  那丫头虽说是我未婚妻,但我并不中意她,明明新月饭店的掌上明珠,却像地地道道个野家伙,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相比之下二月红就安静了。
                                  是了,若说我张启山在这世上最中意谁,便是那唱的一首好花鼓的二月红。
                                  那日我匆匆忙忙回到长沙,本想想往日一般和他讲那战场上的风光,却不料,听见长沙城内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他二爷红已经娶了妻。还是他那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丫头。
                                  登时,我便气急,冲上后台,直想问他个一清二楚。
                                  可他却依旧像平日那般同我开那玩笑话,宛若一盆凉水,直直将我从头浇到尾。方明白,他终是不会喜欢我。
                                  但我却依旧不死心,又将那新月饭店的姑娘骗了来,当着二月红面,声称这是我张启山的未婚妻。本想酸他一酸。
                                  可谁料,不中意你的人,就算你在怎么呛他,终是无用。
                                  果然,他只是笑了笑,朝我到了声“贺喜”
                                  二月红啊二月红,我到底该如何?你才能喜欢我。莫不是只有我像你一般成婚了?你方才能吃内样一点点醋。
                                  于是,我像是忘了上次的失败一般,对着在那里东摸西碰的尹新月淡淡道“在过几日,我们便成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09 21:26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10 00: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1-10 02:23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10 07:20
                                          支持楼楼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11 19:27
                                            九[二月红]
                                            许是丫头的死,对我打击真的极大,等我再出府时,长沙已是铺天盖地传闻,他们说,张启山要成婚了。
                                            说实话,丫头死时我并没有太多感想,只有满腔愧疚和一丝丝解脱。当然还有对张启山的半分恨意。
                                            恨他不给我药,更恨他有了未婚妻。
                                            所以看到这你应当明白我二月红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明明丫头尸骨未寒,我却道关心起自己的爱恨情仇了起来。当真是十足的薄情寡意!
                                            所以我只得酗酒,以来平添愧疚。不是有句话吗?一醉解千愁,可我终是忘了还有另一句,借酒消愁愁更愁。
                                            而今又听到张启山要成婚的消息,更是觉得自己脑子翁的炸了开,登时,只觉得头晕眼花。倒在了地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12 10:52
                                              以后我尽量快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2 10:53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12 12: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12 14:42
                                                    为自己的文笔感到羞愧,越写约不得劲。我难不成真的只适合短小?[悲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12 17:22
                                                      这个是我写的番外!根据江淮的典狱司写的![发出猖狂的笑声]
                                                      你们先看看,别当正文看!
                                                      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12 17:2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12 20:27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启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3 22:25
                                                            这是番外第二篇,大概下一章就会有正文了(๑•̀ㅂ•́)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14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