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方吧 关注:1,735贴子:13,321
  • 77回复贴,共1

【未元通行】灵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垣根帝督(未元物质)x一方通行(铃科百合子)


-短篇
-甜
-微虐?
-太多字,可能7-10天更一次。


喜欢请留言,不然尖叫几声也行


=求度娘不要再广告我的帖子了=



ok~
下楼开始发文~


回复
1楼2019-01-01 11:20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01 11:39
      @离得皆大欢喜
      @蓝色妖姬琳达L
      @芸凤冰晶
      @大爱一方233
      @差四季度
      试着安利,失败就算了


      回复
      5楼2019-01-02 20:31
        加油啊!可可喵老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03 23:03
          2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04 00:33
            这样下去真的会被当成广告贴这种事情是要怎么消除啊?
            叠楼太多会变广告贴啊


            回复
            11楼2019-01-05 14:49
              顶顶,百合子偶尔也矜持点啊,不要老是用老子老子的,本大爷一样是口头禅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05 15:29
                好久不见的粮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05 16:55
                  居然现在还在坚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05 22:29
                    dd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12 13:51
                      很快的由于帝督的心情平静后,研究所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故了,一方通行也很快就派人来接收未元物质的身躯。


                      就连灵体的样貌也改变了,确认自己的身体不会再拿去销毁后,帝督的灵体开始染上颜色恢复原本该有的颜色,变回一方通行当初看到的样子。


                      回收过程被阻止是肯定有的,不过帝督再‘闹一下’,研究员几乎个个都被搞到要神经病了。在帝督百般‘骚扰’下,研究人员无力阻止帝督所有的东西被夺走。


                      “这么好心不是你的风格啊,一方通行你难道迷上人家帅气的样子了?以这种方式得到人家可不是什么好建议哦~~”金发不良,就是土御门也来到了现场各种调侃一方通行的反常行为。当然他就是接手人,他安排了人来接手和拿去资料,同时也是给予帝督所在地点的情报来源。


                      “嘴巴闭上,妹控。”一方通行翻了白眼,完全不打算解释自己的状态。而帝督在旁边不知道是怎样,好像吃醋的样子盯着土御门看。


                      “就不交代一下么?忽然打来就要我帮忙,现在好了。偷‘睡美人’被发现了还死都不解释。”土御门嘟起嘴巴扮可爱抱怨,虽然扮起来一点都不可爱还很欠揍。


                      “噗····哈哈哈哈哈!!!”睡·美·人?一方通行一阵爆笑,而土御门和帝督一脸无奈。


                      “变异种还差不多好么?”一方通行没好气的回答,而身边的帝督一脸无力。


                      果然只有一方通行看得见他,不管是谁都看不见,就只有一方通行。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帝督不停的揣摩着原因和看得见的条件。


                      虽然他自己也搞不懂现在的他是不是因为未元物质的关系才会化成灵体,但至少他还是找一个灵魂出窍来说服自己,可一方通行看到他可找不到一个理由啊。


                      “你们不能这样啊,这样我们很为难!!我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东西被搬得差不多时,那位因为帝督拿起烧杯而被吓得措手不及的女研究员出来阻止。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对他们疯狂尖叫,而帝督也察觉到她和一方通行看见他的眼神反应,瞳孔放大,对着他,是确确实实看得见他的反应。


                      “鬼鬼鬼!!!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啊!!!”看样子是个很胆小的研究员,开始语无伦次的说出各种跳跃思维的话,一下说鬼,一下道歉,一下尖叫。


                      女研究员立刻慌慌张张又跌跌撞撞的跑回进去研究所了,而一方通行稍微看了帝督一眼。


                      “我去调查一下。”帝督很快就给予回应,然后跟随女研究员。


                      而不知情者土御门则是一头雾水,可是他看得出一方通行的反应很微妙,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他什么都看不到,虽然刚才一方通行的视线是有点不自然,似乎被什么吸引过去,但也说不定就只是无谓的行为而已。


                      帝督很快就跟随研究员的脚步到了一个女洗手间,而研究员由于过度紧张和奔跑的关系,即使到了洗手间也依旧无法松懈下来。只能大喘,一脸上气不接下气的靠在墙壁,看起来随时会瘫痪死在地面的感觉。


                      帝督虽说是跟在后头,但为了不被发现,他选择了飘到天花板。


                      “呼呼呼·····幻觉幻觉·····之前看到的人影也是·····”研究员不停的自我安抚试图放松。


                      人影?等等?


                      难道说之前被他吓到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他的灵体了吗?


                      “哈····哈····我最近身体太虚了····要跟上司投诉请假·····”研究员有点傻笑,大概是快被吓傻了,就连走向厕所的脚步也有些不稳。


                      “唔!!”接着她还没推开厕所的门就直接跌倒了,而在她走向厕所时,有一只手伸向裙子的口袋试图拿出什么。


                      现在好了,连拿都不用拿,跌个倒,东西就自己跑出来。


                      卫生棉。


                      ·····


                      呃·····


                      帝督不知道自己摆着什么表情,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头绪和眉目了。


                      “哇啊···丢···丢脸死了。”研究员脸蛋一阵羞红,赶快爬起来,很快手的把卫生棉收起来进入了厕所,进行伟大的‘更换’程序。


                      啊····等等····那时候见到一方通行也是····不是吧??不是吧???这也行??


                      “哈哈哈哈哈哈!!!!!!”瞬间得到答案的帝督压抑不住想笑的心态,疯狂爆笑起来,抱着肚子靠在墙壁笑得东倒西歪的。


                      什么鬼啊??就这个原因???真是····难以信置!!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看得到当然也听得到的研究员在厕所听到笑声后,也疯狂尖叫起来。


                      至于她伟大的更换过程是不是被打断,帝督不知道,但是听到里面碰的一声,大概是昏倒了。


                      由于不知道人家到底换好了没,到底还穿着内裤还是脱了内裤,帝督没兴趣偷窥,既然得到答案了就不逗留了。


                      余下不知道下半身是否半露的昏倒女研究员。


                      穿越层层层墙,来到了外头的帝督不见一方通行的踪影,心想那家伙会等他才奇怪。毕竟他身体的事才是最优先的,帝督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没有问到一方通行,他身体的地点在哪里。


                      “喂。”就在帝督东张西望时,有道声音出现。帝督很快就转向声音来源,往一方通行过去。


                      “啊,抱歉让妳等了,我的第一位。”帝督对一方通行露出微笑,而对方皱起了眉头。


                      “恶心。”一方通行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来掩饰害羞,而帝督也没打算揭穿她。


                      糟了,感觉好可爱。帝督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虽说被人打了脑袋还能正常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


                      明明自己可以先回去,我也会到那里询问的,却偏偏要在这里等。帝督笑了笑,一方通行持续给予白眼。


                      一方通行其实没打算留下来,就在土御门把东西和身体都带走时,一方通行才想起自己根本没告知帝督他身体的地点,所以才勉强留下来等他。


                      谁等你啊。


                      TBC
                      好长···好长


                      回复
                      19楼2019-01-15 08:41
                        dd,帝方最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15 14:39
                          dd看到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15 19:09
                            4


                            路上,除了人来人往,嘈杂的背景,脚步声外,帝督和一方通行都不作声。


                            双方在回去的路程都不开口,毕竟除了一方通行,普通人都看不见,如果他们对话的话,看上去就像是一方通行自言自语。


                            “百合子去好久哦!御坂御坂对一方通行抱怨着。”回到住处,开门第一句听到的就是最后之作的抱怨。


                            “才1小时18分钟47秒左右。”一方通行懒洋洋的关上门,随意脱了鞋子乱丢。


                            “哼!御坂御坂不告诉你从妹妹那里听到的事了!!御坂御坂赌气的惩罚一方通行!”最后之作嘟着嘴巴转头靠在沙发上对一方通行说道,一脸气鼓鼓的样子,而电视上正播放着呱


                            太的卡通节目。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一方通行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而帝督当然也是紧随在后,虽说一方通行关上的门看起来就像是把他挡在外头似的。


                            “位置不是告诉你了么?”干嘛还跟着我?一方通行从抽屉拿了一片卫生棉,回头看了一眼帝督。


                            “反正至少都要2个星期吧?”帝督觉得自己去了也没办法做什么,还不如跟第一位在一起,至少还能有个交谈对象。


                            “随便你。”一方通行大概是没心情跟帝督讨论这件事,进入了洗手间更换她的卫生棉。


                            听着洗手间传来从布料上撕下来的撕扯声,帝督实在蛮好奇女性的卫生棉到底是怎么样使用的,毕竟没几个男生会去研究和得知这方面的资讯。


                            “呐,第一位。”


                            “干嘛?”


                            “我喜欢你。”


                            “·····”


                            更换过程已经结束了,现在一方通行拿着的是用过的卫生棉,是打算拿去丢掉的。


                            帝督可以察觉到一方通行愣了一下,就连动作似乎都被打断了一样。毕竟忽然的一阵安静后,一方通行也不再给予回应。


                            实际上有着一扇门的隔绝,一方通行可以借此把自己的表情和心情都隐藏起来。所以即使她被帝督的告白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因着有遮盖的关系,还不至于尴尬起来。


                            “我喜欢你。”帝督知道对方听到,但是他还是想说多一遍。


                            闭嘴····


                            “很喜欢你。”


                            吵死了。


                            “非常喜欢。”


                            讨厌的家伙。


                            一方通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帝督的告白,自己早就更换好了卫生棉,但现在她可以透过镜子清楚看到自己整张绯红的脸。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从未有过恋爱经验,她也不是一个木头,所以帝督的心意并不是没察觉到,只是她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这种心意,毕竟她是第一次被人喜欢上。


                            所以,要怎么办?


                            “第一位,我喜欢你。”


                            坐在马桶上的一方通行很努力的放松,无奈外头的帝督不厌其烦的重复说着告白话语,脸上滚烫的温度也无法褪去,反而升温起来。


                            **!快给我闭嘴!


                            基本上一方通行连出口阻止都做不到,要把现在小鹿乱撞的心情平复下来已经让一方通行很为难了,想说的话卡在喉咙。她也不敢看向镜子,她不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着什么样


                            的表情,她不想面对帝督的告白,更不想面对自己会对对方告白起反应后的表情。


                            “我喜欢你。”帝督不知道自己这么说下去究竟有什么意义,也许只是想要有一个可以释放爱意的通道,所以帝督不厌其烦的告白着。


                            而对方始终不想出来面对和回应帝督的告白,眼见一方通行这样下去是不会出来的,自己闯进去,对方会讨厌,所以帝督决定换一种方式。


                            “呐,第一位。”


                            “你喜欢我吗?”


                            一方通行又愣了一下,看向门口,一脸听错东西的样子。


                            一方通行站了起来,走到厕所门前,试图理解和搞清楚帝督说的话。


                            “你讨厌我吗?”


                            一方通行的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是想要说却说不出口。


                            “你还在为那时的事情生气吗?”帝督谈谈的发问着。


                            并耐心地等待答案,毕竟帝督攻击并差点杀害她身边的人这件事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如果一方通行拿这个理由来拒绝他也不奇怪。


                            所以帝督用现在这样温柔的方式来和一方通行进行对话,但他也没想到一方通行是这么害羞的一个女孩。


                            别人对她太好,就会不知所措,就连普通的对话也很难进行。


                            “没有·····”良久,一方通行终于发出犹如蚊子声量一样的回答。


                            “····”帝督稍微贴近了门一些,听到了一方通行深呼吸的声音。


                            里头传来了很轻很轻的呼吸声,持续好一段时间。


                            不难想象一方通行到底废了多大的劲来冷静自己,帝督静静的听着一方通行的声音从急促到平稳。


                            帝督享受着,听着对方传来的任何一个声音都让帝督感到很舒服。


                            呼吸声,布料与身体的摩擦声,脚步声,划开空气的声音,抓住与触碰的声音,任何一个声音,只要是她的。


                            “我····”


                            到了嘴边的话像是卡住了一样,硬生生的停住了。


                            那之后又是漫长的等待和安静。


                            “第一位,你睡着了?”


                            帝督也有些不耐烦了,但又没办法,一边享受着这股羞涩的爱情滋味,同时也接收着被恋爱对象折磨的感受。


                            “没有。”这倒是回答的很快还干脆利落,与其还能感受到一丝丝翻白眼的心情。


                            “唉····”


                            一方通行听着对方的叹气声,她知道让对方傻个儿的在外面等是很不好,但一方通行就是说不出来。她从来就没试过这种事,要怎么回应她也不知道,即使她很努力的镇定想要普


                            普通通的回答也做不到。


                            终于,双方都失去耐性了。


                            不管见到对方后到底还说不说得出话,一方通行打开了门,而帝督也不打算等下了正打算闯进去。


                            “哇!!”瞬间放大的脸和几乎快碰上的双唇让2人都失了声,叫了出来。


                            “·····”条件反射下,2人都退后了些。


                            “噗哧。”随后是笑声。


                            “你搞什么啊?”一方通行率先开口问道。


                            “想找你啊。”帝督扯出灿烂的笑容,而对方脸蛋微微升起了点绯红。


                            “嗤。”一方通行把卫生棉扔进了垃圾桶。


                            “所以····有什么想说的吗?”帝督打量着一方通行的一举一动,期待着答案。


                            “呼·····”面对着本人,一方通行再一次深了呼吸。


                            没想到对着本人反而没那么紧张,因为看不到人反而会胡思乱想,各种猜测着对方的反应,心情,想法,但是一站到对方面前面对面时就能立刻清楚知道,所以不安反而消除了。


                            “这种话留到你出来那时候再说吧。”


                            没料到一方通行居然给出这样的答案,帝督愣了一下。


                            “到时,老子再正式回答你。”


                            说完后,2人相视一笑,彼此会意。


                            “我明白了。”


                            一方通行需要时间来思考和面对,这2个星期是关键。同时也是帝督的机会,既然心意都已经摊开了,这2个星期他尽可能想办法获得一方通行的欢心。


                            但具体要怎么做呢?


                            “啊,对了,能看到我的只有来经期的女生。”帝督忽然想起了他到底发现什么需要告知的了,差点就因为告白后而彻底将这件事忘了。


                            “····什么鬼····”而听到答案的一方通行一脸嫌弃,帝督除了苦笑也不能干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几时停?那你就看不到我了。”帝督有点着急,毕竟女孩子的经期虽然通常都是7天,但实际上都是因个人而异的。


                            “很遗憾,老子通常3到5天就结束。”一方通行从来没有到7天的例子,第5天就干干净净和卫生棉说再见。


                            “是么,那我能和你对话的时间最多还剩3天呢。”帝督有点伤心的看着一方通行。


                            “嗤,等你出来,大把时间。”一方通行翻了白眼别过头。


                            大把时间?所以是默许么?帝督似乎抓到什么关键词,笑了起来。


                            “恶心····”看着不知为何在窃笑的帝督,一方通行有点害羞。


                            “嘿,第一位。”


                            “干嘛?”


                            “麻烦,站着不动一下。”对于帝督的要求,一方通行露出疑惑的样子。


                            不过基于帝督是鬼魂,也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一方通行还是依他的要求站住了,等待下一个动作。


                            “喂····”看着帝督渐渐放大和靠近的脸,一方通行有些吓到,但是依旧搞不懂他到底要干嘛。


                            甚至有些期待····


                            空气和时间似乎放慢了许多,一人一鬼的身影在夕阳下的照耀,显得格外梦幻和悠闲。


                            在这样的时光下,双方的脸逐渐贴近,从嘴唇处可以感受到一些淡淡的凉意,那股凉意之后的是脸颊忽然爆发的火热。


                            “·····”张开了嘴,一方通行什么都说不出。


                            在夕阳下,一方通行的脸更加火红。


                            回复
                            22楼2019-01-19 13:40
                              没有恋爱经验更别受什么牵手接吻了,完全新体验的一方通行愣了好久,对于接吻的感觉更是回味多次,但依旧没法请给出一个对于接吻的感想和定论。


                              毕竟和鬼魂接的吻,算是真的在接吻吗?还是她不过是和空气接吻?


                              “你····”面对帝督的温柔微笑,一方通行可以感受到几乎火热得快爆表的脸蛋。


                              “下次,我们正真的来一次吧。”帝督如此约定道。


                              一方通行羞红的脸蛋板起了一脸不悦的样子,一脸明明很兴奋却硬是扮得不高兴让帝督更加想笑。


                              “嗤····”想不出什么应对方式,一方通行别过了头发出一个鼻音后就离开房间了。


                              凉意的吻却承载着满满温暖的爱意。


                              “百合子?你发烧了吗?”


                              “脸好红!御坂御坂担心的说道!”


                              晚饭间,一方通行诺有所思,而且似乎有些难以专心吃饭。


                              在多次把夹起来的食物弄跌后,黄泉川和最后之作发出了关心和问候。


                              “·····没事,没什么食欲。”实际上不是没食欲,也不是发烧。


                              只是那副画面挥之不去,激动的心情消减不退,唇的凉意多次浮现无法无视。


                              “不是吧?已经不是第一天了,还不舒服吗?”黄泉川有些担心的把手背贴到一方通行的额头上测温。


                              “一下子就好了。”推开关心的手,一方通行开始机械式的扒饭和进食,似乎想快点解决。


                              “这个不可以吃!!御坂御坂为了百合子好的把炸鸡拿走!御坂御坂担心的说道!”最后之作也为了一方通行的健康着想把一方通行碗里的炸鸡拿走,反而换了比较清淡的菜色给一


                              方通行,蒸鱼肉和白嫩豆腐。


                              “·····”虽然有些不高兴的皱起眉头,但一方通行还是咽下肚子了。


                              毕竟,现在的她吃什么都没味道,满脑子都是那瞬间的映像,2人的身影,2人的触碰,唇的凉意,他的微笑,他的声音,他说过的话·····他····


                              的一切。


                              【妳喜欢我吗?】


                              【妳讨厌我吗?】


                              “·····”不知不觉,吃到差不多时,一方通行又停下了进食。


                              “吃不下就算了吧,把肉和豆腐都吃了,余下饭····然后喝点汤。”黄泉川以为一方通行很不舒服,不打算勉强。


                              “·····嗯。”看着推前来的少量汤,一方通行很随意的把鱼和豆腐都含在口,然后和汤一起吞了。


                              “这样会哽到!真是·····下次别这样做了。”对于一方通行的行为,黄泉川吓了一跳但随后体谅一方通行的不舒服就此作罢了,放弃说教。


                              “真的没事吧?碗由御坂御坂来洗吧!御坂御坂自告奋勇的为百合子做打算!!”最后之作也快速的把自己的晚餐吃完,然后帮一方通行收拾碗碟。


                              “谢谢····真是,又吃到满脸都是。”一方通行看了一眼最后之作那满脸饭粒的脸,没好气的说道。


                              “总好过百合子····呃!”最后之作还没说完,一方通行迅速拿了纸巾往最后之作脸上擦去,然后一颗颗的把饭粒拿下。


                              “好了。”


                              “谢谢百合子!御坂御坂为正努力打起精神的百合子感到高兴!!”最后之作笑嘻嘻的跑开了,跟黄泉川一起洗碗和收拾。


                              一方通行把纸巾揉搓成一团扔到垃圾桶去,不料,没命中,纸巾跌到垃圾桶边。


                              “!”接着,纸巾在她注目下被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了。


                              “不去休息吗?第一位?”帝督看着一方通行一脸愣住许久还未反应的样子,觉得有点想笑。


                              完全是羞涩的初恋状态呢。


                              面对帝督一脸那你没办法的表情,一方通行只觉得自己很头痛。


                              而她不知道该头痛自己没办法消退恋爱的兴奋心情还是头痛帝督的各种关怀注视。


                              最后一方通行还是无精打采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里,趴在床上装死。


                              帝督虽然能理解一方通行混乱思绪的心情,但他也没办法做什么,只能给她点时间自行处理,毕竟只有自己才能走出感情冲击后的漩涡。


                              “·····喂?”趴在床上的一方通行试着叫了一声。


                              “怎么?”帝督关心的靠到床边。


                              不料,一方通行居然觉得一阵羞耻,别过头了,错开与帝督的对视。


                              真是····为什么这种心情怎样都卸不下来啊!?


                              明明之前2人还是敌对和戒备状态,但现在居然可以无视一切所发生的事,那些帝督对黄泉川出手和一方通行杀过他的事,统统都可以被扔到脑后当没一回事。


                              这就是爱情吗?感觉未免失去理智得太可怕了吧?


                              “没····”所谓被爱情冲昏头脑就是这种感觉吗?


                              一下轻飘飘,一下沉重,忽冷忽热,冷热交替,好矛盾又乱七八糟的感觉。


                              最糟糕的是老子居然觉得····很享受。


                              帝督试着把手放在对方的后背,毕竟一方通行现在是趴着的姿态,所以帝督很顺手的拍了上去。


                              “你····干嘛啊?”猛然回头,一方通行一脸疑惑。


                              “舒服吗?”像是为了让婴孩入睡一样,帝督持续的轻拍一方通行的后背。


                              “····什么啊····你·····”不得不承认确实很舒服,一方通行还真不好意思回答起来。


                              灵体触碰不到人,却可以透过触碰衣服来触摸人体。是相当奇怪的现象,但帝督才没心思思考那些。


                              看着一方通行沉浸在自己的轻拍下,帝督觉得很可爱。


                              不知道是拍了多久,帝督停下了轻拍。而一方通行似乎有些不悦,似乎还不满足。


                              “·····”总觉得说出口就完了,一方通行决定一声不吭。


                              “话说,妳对木原吕花认识多少”悠闲时光结束后,帝督开始思考木原一族的问题了。


                              “稍微查了点资料,似乎是不被承认的私生子,即使把她接到族里也没个人理她。表面上是承认她作为木原一族,但实际上就只是放置处理而已。”一方通行也暂时把感情的事搁置


                              一边,回答帝督的话。


                              不愧是第一位,很快就把私事放一边了,把自己从状况里抽出。


                              “所以是想做些成绩出来博取认同吗?”插手管制和处理未元物质的事未免太唐突了吧?除非是被逼到绝路,不然没可能采取这么突然的行为。帝督如此猜测,而一方通行似乎和他


                              一样想法。


                              虽然身世很可怜,但是在没办法在这件事退让,2人决定明天去见见本人。


                              “所以是在哪里?”帝督问道。


                              “正巧就在恢复你身体的研究所,这是最后的出现地点。”一方通行拿了电话,把画面拿给帝督看。


                              奇怪?为什么还会在那里?处理身体被夺走后的事么?


                              “现在很晚了,老子先睡了。”一方通行把电话放一边,躺在床上。


                              “哦?要我陪妳么?”帝督作似要躺在一方通行身边,惹得一方通行一阵白眼。


                              理也不理那个鬼魂要搞什么,自己先翻身盖被入眠。


                              “喂~”好不给脸啊,第一位。帝督自讨没趣的坐在床边,一边看着一方通行睡觉,一边不舍又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看着第一位渐渐入睡进入安详的梦想,帝督怜爱目不转睛的注视着。


                              那天的到来,那天的答案,我期待着哦,第一位。


                              TBC
                              Oh~yes~~~~同床共眠~


                              回复
                              23楼2019-01-19 13:44
                                dddd狂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1-20 00:39
                                  表白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1-20 00:39
                                    ddd,lz辛苦了,真甜,牙都甜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20 11:21
                                      dd狂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20 21:32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1-20 21:59
                                          日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1-22 22:46
                                            已经被度吃掉很多次了


                                            如果看不到有几个原因


                                            -度娘抽
                                            -你用手机
                                            -只有下载才能看


                                            就这样我只能自求多福了谁叫这里这么敏感,连读这能不能看到文,我能不能上传文都得各种内心戏和放手一睹


                                            链接我放在回复里免得中招


                                            收起回复
                                            36楼2019-01-25 21:09
                                              辛苦了,我说我之前怎么看不到ㄴ(°﹃。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1-26 08:03
                                                ddd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9-01-26 20:0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41楼2019-01-27 14:17
                                                    “····那么,扔掉未元物质身体的是谁?”可见木原一族根本不把她当血亲看待,吕花被接回去家族里完全就被当白老鼠和透明人看待。也难怪明明一副15岁不到的她却一副老成的样子,经过强行灌输后,性格和自我都被彻底扭转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保有自我。虽说有点同情,但还有些事情想知道。


                                                    “研究未元物质的负责人,野正村。”


                                                    “那为什么操控仪器上显示的是妳的名字,而且这里看起来根本没人来过,他们认识妳?”实际上一方通行问的都是帝督想问的问题,所以基本上他也没什么需要补充了。


                                                    “他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只是骇入了系统做了一个报告和委托就被被野正村接手了这个案子,至于显示的是我的名字这点,是他们登记用来断追踪的手段。”


                                                    总结,吕花需要身体,所以写了报告和委托,由野正村接下这个案子,而未元物质被送来这里则是碰巧被租借研究室的人接到。负责人根据吕花的要求开始进行研究,发现制造身体可行后,选择把帝督的身体扔掉并把这件事栽赃给被他们认为不可能知道的吕花。


                                                    “差不多都问完了,要回去了吗?”帝督眼看基本上都得到答案了,问了一方通行接下来的行动。


                                                    “······妳打算怎么办?”一方通行似乎还有东西想问。


                                                    “没怎样。”又是这副一板一眼的回答方式,帝督和一方通行差不多都快抓狂了。完全不做多解释,真让人猜不透她到底想什么。


                                                    “妳不恨他们么?”身体被搞得这副样子,还不得不孤独的待在黑漆漆,无法被发现的这里,只能默默的等待机会的来临。一方通行想不通为什么面对这些事她还能如此淡定?


                                                    “浪费时间,恨是恨,但没意义。”吕花面无表情的回答,过去的事再怎么拿出来讲也无法改变过去。


                                                    是因为强行灌输的关系么?想法也改变了,但也说不定这样的想法是被设定的。不过····不说谎这点倒是相当不错。帝督歪着头想到。


                                                    “·····第一位,跟妳商量件事。”想了想,帝督觉得把人这样丢着也不是办法,而且擅自拿他未元物质去研究的是她,但丢弃身体的不是她,所以帝督也没理由发脾气。不如说能用未元物质制造身体这件事还让他有了点眉目和想法,总得来说还是得谢谢她的。


                                                    “······”一方通行稍微看了过来,作似思考但实际上是想听帝督怎么说。


                                                    “跟她来场交易。”帝督露出心机的笑容,一方通行决定暂不评论那副让她想一拳打上去的脸。


                                                    最终,吕花答应了这笔交易。


                                                    当帝督康复后要帮她制造身体,而代价是她必须永远作为帝督的下属和后援。


                                                    “嗤,真是差劲呢。”一方通行和帝督离开研究所后就去做一些准备了。


                                                    “嗯?刚才是谁在那边同情小妹妹呢?”嗤嗤,这家伙就是心头软,帝督看得出一方通行很想帮助吕花。无奈她确实无从下手,而且这件事本来就与她无关,即使要帮助也没好处也没理由。


                                                    他们现在正在寻找可以作为吕花住处的地点以及属于帝督的定点。既然想收吕花为下属,那当然得为她安排住处以及可以工作的地方,这方便帝督和吕花,虽说帝督的部下基本都被死得快干干净净了,但以现在他和一方通行的情况来看是不会再交战了。


                                                    他们找到了一个废弃建筑,是实实在在被废弃的建筑。


                                                    “嗤····定点用回之前的不行吗?”一方通行问道。


                                                    “都谁害的啊?”帝督白了一方通行一眼。被宰了后,帝督也有到之前的基地看过,结果被学园都市占领了,想要回来是别想了。


                                                    “活该。”一方通行飘来一句风凉话。帝督除了白一眼自己的未来女朋友外也不说什么,谁叫这个真的是他活该。


                                                    “嘛····这里感觉还不错啦。”岔开话题,这里的地点确实还不错,够隐秘,而且第一位的名号也不是随便给的,一方通行确实找了个不错的地点。


                                                    “所以就这里了?”在几乎快黑漆漆的建筑里兜兜转转,又没有夜视能力的一方通行即使凭着手机的亮光和照射在里头走动也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一方通行和帝督看过整个建筑,一切都不错,大小刚好一个草场大小,里头的一切基本上只要重新粉刷就没事了。听说是因为闹鬼所以不管是房价还是租金都便宜到爆炸。


                                                    “第一位怕黑?”帝督扯了嘴角,惹得一方通行一阵白眼。


                                                    “吵死了,老子赶着回去睡觉。”一方通行有点犯困,平时都没有这么早起来,现在为了这个鬼魂东奔西跑,她真的觉得自己实在是好心过头了·····


                                                    “妳恐怕是要睡到世界末日去吧?”到底为什么那么贪睡啊?帝督很不要脸的叹了口气,毫无压力对上一方通行那满脸怨恨的脸。


                                                    “嘴巴闭上,不然你身体少了什么,老子不担保。”想打又打不了,一方通行只能用帝督身体的事进行威胁。


                                                    “哦齁?第一位开始对我身体有兴趣了?”帝督脸皮厚起来调戏一方通行。


                                                    “少脸上贴金了,谁会对尸体和碎肉有兴趣?唔?!”一方通行边走边恶狠狠的回击,结果一个不小心踢到了什么摔了一跤,要知道拿着拐杖实在是没办法要求你可以走得多安稳。建筑里头有很多还没撤走的器材和家具,再不然就是被随意放置的物品,基本上都是废弃品。


                                                    碰!!达卡!!在跌到地上后随之而来的是电话跌到某处的声音响起。


                                                    “嘶·····”一方通行是以向后跌的形式直接向后倒,全身都扑倒,整个背部,腰部,头部都无一幸免的受到了冲击而发出吃痛。


                                                    “喂,没事吧?”而一方通行发现帝督则是帮她扶着了满是钉子的木板堆,免得一方通行跌个倒还要被满是钉子的木板扎。


                                                    原来在一方通行跌倒前,撞倒了箱子,她为了平衡身体向后仰,结果还是摔了。而被踢到的箱子则是推到了肃立在墙面满是钉子的木板,向一方通行的方向倒去。


                                                    “呃····没事。”看着帝督把钉子木板推回去,一方通行也赶快捡起被甩到不远的电话并爬起来,毕竟事情解决了就赶快回去处理其他事情。


                                                    回复
                                                    43楼2019-01-27 14:20
                                                      这里真的是一点都不给力啊


                                                      没法子了,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正好我已经写完了~你们直接去这里看完好了


                                                      https://pan.baidu.com/s/1VQ2ZRMlhUC_eNPdcQKiIYg


                                                      收起回复
                                                      45楼2019-01-27 14:32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9-01-27 18:18
                                                          高产了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9-01-27 23:07
                                                            dd,文被吞了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2-16 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