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伯贤小说吧 关注:96,551贴子:1,363,814

*BaekStory【原创】Healer(治愈/甜/黑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好久不见你的我

不介意的话,那就重新开始吧。


≮重修≯ ≡ 2019的我们依旧去爱≡





2019©【如家大院-淮四湫出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01 13:18
    再次发帖,真心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01 13:33
        
         2019.希望我爱的人都能开心幸福
        
         2019.希望认识我的或是萍水相逢的你都能无忧无虑
        
         2019.爱丽和伯贤都能长长久久
        
         2019.请善待我所喜欢的男孩子们
        
         2019.请慢慢听我讲的故事吧,虽然技术不好,但也是诚心奉上。
        
        
        
         故事之前发过,有所改动,希望谅解。不论是否看过,我都感谢你的点击。
        
        
         这里淮四湫,愿意和每位志同道合的你交朋友,只要不嫌弃就好。
        
        
         2019.依旧感谢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01 13:48
         
          
          
          「Chapter00.」
          
           BAEK. / CUT · One
          
          
           她曾对我说,我就是她的耿耿星河,旖旎万千的星辉都有我的模样。
          
          
           我笑了笑,抹了下她湿润的眼角,说道:
          
           我的模样里一样也有你。
          
          
          
          
           还记得,她再次看到我时的目光,那湿润的目光柔柔地,简直要哭出来似的。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但我不在乎,只要还在一起就足够了。
          
          
          
           她替我拉行李的动作一点也不自然,甚至还差点倒进我的怀里。我顿了顿身子,低头看着她颤巍巍的肩膀,鼻头一酸。
          
          
          
           曾经的她,是多么爱笑啊,现在呢?就因为我这个小子而变得如此小心翼翼。说到底,我才是那个最应该愧疚的人啊。
          
          
          
           我顺手伏了下她的腰,用之前开玩笑的语气挑逗她:
          
           “ 怎么? 就这么想抱抱吗?”
          
          
          
           我看着她,脸一下子红了,红扑扑的,都快滴出血了。我心底倒一乐,看来这招对她还是有效的,这么多年了,对我还是一样的娇羞。
          
          
          
           我的心情被她的模样搞得越来越好了,出狱前,我还在担心,我们之间还能不能像最初的那样,没有什么顾虑,没有什么芥蒂,而现在,看着她眼底眸稍的微笑,我确定了。
          
          
           不会的,她还是我喜欢着的江久沂,我也还是那个会把她搞得脸红心跳的边伯贤。
          
          
          
           真好,我们说到底,还是没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01 13:51
            
            
            JOY .E . /CUT. One.
            
            
            
             那天,我真的太怕我会哭出来,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简直快让我崩溃了。
            
            
             他怎么还能笑出来呢?
            
            
            
             一个骗子,骗得所有人都因他而变得遍体鳞伤…
            
            
            
             入狱前的最后一次采访时,他说,他选择当明星只是为了博取眼球,对于高中的那些事他也不后悔,因为,那个放荡顽劣的样子才是最真实的他。
            
            
            
            
             甚至对我做的那些,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也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现在想想,还真是讽刺。
            
            
            
             我还记得,当时听到这些话时,泪水在我的脸上显得是多么的廉价,可笑。之后,我几次三番地跑到他的公寓下,歇斯底里地喊着他的名字,他却迟迟不给我回应。
            
            
            
            那可能是我最难忘的冬天了,从云缝里渗出的红色血滴,落在我的眼里,强势地翻滚着,燃烧着,逼迫着我放下对他惯有的信任。
            
            望着那扇迟迟不肯打开的窗户,心底火辣辣地刺痛感将我肢解,裹着冬风,撒在在漫野的土地上。
            
            
            现实将我化为刀俎,任由宰割,漫长地漂泊感将我隐埋在最深的黑夜里,逼我尝下最为苦涩的屈辱,尽管我还是难以相信,也颤抖着在深夜里质问他的所做,可换来的还是他可厌的沉默。
            
            
            
            那是我最无助的时刻了,被他孤身带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看到了电视剧里最浪漫的汉江初阳,最心动的城市小镇,最梦幻的歌谣舞台。一切的一切,起点是他,终点也是他。
            
            
            在他出狱前的一星期里,我收到了朴灿烈的信息,信息是这样的:
            
            
             久沂,我是灿烈。
             伯贤快出狱了,有几次我去见他,他都特别疲惫,眼里面全是被监狱染成的灰色,再没有一点亮泽了。我真的很心疼啊,之前的他,在我们面前是多么的欢脱啊,特别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知道这样突然给你发消息你会很难以接受,但身为你们的好朋友,我真的不想在中间有所隐瞒了。
            
            
             请你忘掉那段日子他对你的所做,他需要你,帮他再次站起来。
            
            
            
             他真的是被人陷害的,请你相信我,也请原谅他。如果必要的话,我们见一面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01 14:10
              
               收到他的短信,于我来说是渴望已久的,却也是难以接受的。我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变换,却还是那样的炽热,以她亘古不变的热情释然着沉重的冰凌花。
              
              
              
               就像村上说过的,“恰如其分的话总是姗姗来迟,错过最恰当的时机”
              
              
              
               我无法一下就将自己释然,也只是将我放到汉江的桥边,吹着暖暖的风,看着狗儿欢喜着跑到我的脚边蹭着我的皮肤,毛茸茸的,让我整个的肌肤都有些敏感。只觉肩头似有手指摩擦,温热的呼吸贴近着我的脖颈,我猛的回头,却没看到他的影子,这一切不过是幻影罢了…
              
              
             
              
               是因为我太想他了吗?还是我身体的每一寸角落都在向我暗示着,我是放不下他的,对吗?
              
              
              
               我郁闷地揉了揉头,为了填埋心底的躁动索性转身走向了朴灿烈所说的地方,长叹了一口气,只希望他没能看出来我心底的那种不安,算是为了他好,也算是将之前欠的人情还给了朴灿烈罢了。
              
              
              
              
               边伯贤,我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原谅你,即使你是不得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01 14:11
                
                 不良的情节还是会有的,依旧是江久沂和边伯贤的故事,不喜欢太虐的故事,也不会搞得特别悲,希望能走进您的心里,包括我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01 14:22
                ≡官名≡淮四湫
                ≡聊嗨≡最初的清芋,现在的北湫

                喜欢秋天,更喜欢认识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01 15:01
                  2019要开心呐
                  @汉纸浅笑不偿命 易凝啊!
                  @-劳尔的狙擊鏡 是汽油嘛!
                  @习惯看孤独 大爱耐青!
                  @一川烟云- 仙女宥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01 15:07
                    沙发!抱住四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01 15:13
                      2019要开心呐
                      @白路病😈👹 六白六白!
                      @🌸姜笑妍🌸 笑妍笑妍!
                      @🌌郑尘- 尘儿呐!
                      @清晨上的露珠 七喜君哈哈!
                      @果果大泰阳 南辞南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01 15:16
                        又开了啊


                        收起回复
                        13楼2019-01-01 15:37
                          放不下他就原谅他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01 20:27
                            同开心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01 22:08
                              首发AT已封,多有打扰还请各位原谅。
                              不论是初见还是旧相识,都诚心感谢相遇。写文时间不长还望多多担待。

                              希望各位不论在哪儿都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品,遇到对自己好的人

                              新年快乐啊!相遇在此刻的我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01 23:21
                                宝贝要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02 00:29
                                  我是第一个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02 06:46
                                    更文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02 18:35
                                      啊啊啊啊想我来啦啊啊啊又开了好开心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04 13:16
                                        dd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05 02:23
                                          d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1-05 23:56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08 08:42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1-08 13:03
                                                好看阿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1-08 13: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11 00:13
                                                    好看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11 00:13
                                                      问一下楼楼,可以转到汤圆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1 00:13
                                                        四四加油鸭。,2019爱你依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12 17:19
                                                            
                                                            
                                                             「Chapter001」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2009年,2月14日,情人节,重逢。
                                                             2009年,5月4日,边伯贤生日,告白。
                                                             2009年,澳门回归十周年,她喜,他欢。
                                                             2009年,她和他最灿烂的时光。
                                                            
                                                            
                                                            
                                                            
                                                            
                                                             01.
                                                            
                                                            
                                                            
                                                             江城二月,熙熙攘攘的街,灯火憧憧的夜,人群中荡漾着的,是浅浅的笑意。
                                                             偶有凉风瑟瑟,从心上拂过,难逃寒意。
                                                            
                                                            
                                                            
                                                             边伯贤倚在路灯边上,发丝掩眉,若有若无的星星镶在他眸的里,闪着莹莹的光。
                                                            
                                                            
                                                            
                                                            
                                                             良久,他款款开口,对着不远处的女孩问道:
                                                            
                                                             “江久沂?”
                                                            
                                                            
                                                             瞬间,女孩闻声回眸,目光渐渐与其交织,缠绕。最后,忍不住地对他提了唇角,再无法放下。
                                                            
                                                            
                                                             
                                                             女孩噙着笑意,隐隐有些迟疑。
                                                            
                                                            
                                                             “好久不见”
                                                            
                                                            女孩开口,在他不足三米处立下,语气有些慌张,但幸好他没能察觉。
                                                            
                                                             
                                                            
                                                            
                                                             “好久不见” 
                                                             边伯贤回答道。
                                                            
                                                            
                                                             晃晃的路灯掩住了他的笑眼,但又似乎不是很满意他们彼此间的距离,微不可察地皱了眉,便稍稍上前了几步,直到她温热的呼吸能够很轻易地敲击他的左心房,停下。
                                                            
                                                            

                                                            
                                                             “打算去哪呢?”
                                                             他小心地询问着,语气难得的温柔清淡。
                                                            
                                                            
                                                            
                                                             江久沂温雅地笑了笑,疏离的目光隐隐约约地落在他的眼角眉梢,答非所问地说着。
                                                           
                                                            
                                                            
                                                             “新的学校,可还好?”
                                                            
                                                            
                                                            
                                                            
                                                             “不好”
                                                             他几乎是瞬间地回答,带着天然的孩子气,赌气地说。
                                                            
                                                            
                                                           
                                                             江久沂抬头看了看如此的他,禁不住的笑意涌上了心头。又见月光散落,一笔笔地描摹着他白净的模样,颤巍巍的嘴角,有些湿润的目光,全都殷实地烙在她的心上,隐隐作痛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13 11:24
                                                              
                                                               所以 ,她没能忍住,不争气地回应了缠在她腰间的束缚,踮了踮脚,似乎在尽力地触碰他唇齿间的柔软。
                                                              
                                                              
                                                              
                                                              
                                                               边伯贤一怔,琥珀色的眸子闪动了几下,于是暗潮袭来,在某个深处慢慢地蓄势待发,只是在等她完全地跌入这湾涩涩的湖水。
                                                              
                                                              
                                                               恰好,时机已到。
                                                              
                                                               他顺势紧了紧胳膊上的力量,确保她完全地与自己相契合,然后对她沉眸一笑,率先地抢先她一步,若蜻蜓点水似得在她的唇角游离了一番。
                                                              
                                                              
                                                              
                                                              
                                                               又暗笑地收回…
                                                              
                                                              
                                                                
                                                               江久沂一时惊住,慌忙地推开了他,确保处在了安全地带后微微抿了抿唇,一脸羞愤地瞪着边伯贤。
                                                              
                                                              
                                                              
                                                               “嗯?”
                                                              
                                                               边伯贤甚至故作疑惑,揶揄地将脸再次贴近她的脸,一脸无辜。
                                                              
                                                              
                                                               “我哪里?做错了?”
                                                               他的声音比刚才略显沙哑,但也不乏轻佻,令江久沂感到满满地羞耻,却又不知如何回答,毕竟…貌似是她主动的?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不争气,这么久了,竟还是这样的意气用事…
                                                              
                                                              
                                                              
                                                               她尴尬地轻咳了几声,目光不自然地在他周围游荡,欲要掩盖某些持续红热的事实。
                                                              
                                                              
                                                              
                                                               “你脸红什么?”
                                                               边伯贤扯着无害的笑意,故意地挑明话题,像是摸透了她的某种心理,开始了明面上的挑逗。
                                                              
                                                              
                                                              
                                                               “没什么”江久沂慌张地说道,脑子里有某种频繁的声音响起,待仔细倾听后,才发现那是她狂乱的心跳,正在落魄地傻笑。
                                                              
                                                              
                                                              
                                                               这么久了,她竟对他还是这般的无可抗拒吗?
                                                              
                                                              
                                                               她暗自诽言,不自然地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冷风吹着,让她有些清醒,看着面前的男孩,白皙静好,依旧是被岁月眷顾,不免有些感动。
                                                              
                                                              
                                                              
                                                               却又担忧着,自己地再次出现是否还能像最初那般,一切安然无恙呢?
                                                              
                                                              
                                                               她沉沉地笑了,盈着月光看向面前的男孩,故作洒脱,又难免忧伤。
                                                              
                                                              
                                                              
                                                               “好了好了,我得先走了,祝你情人节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13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