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悠悠吧 关注:7,789贴子:642,695

「乾西四所| 知逐轩」— 九阿哥(爱新觉罗显贤)寢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皇子爱新觉罗显贤,帝与温嫔崔氏所出皇九子,幼居于乾西四所知逐轩。


回复
1楼2019-01-03 00:34
    【入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03 00:47
      一份新研究的牛乳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1-05 22:31
        【打架斗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07 10:18
          送来膏药


          回复
          6楼2019-01-07 17:47
            【海棠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07 21:14
              【得到海棠和膏药,把膏药抹在花瓣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07 21:16
                【从布库房出来时,我已练得是满头大汗,领襟上的扣子解了两颗,瑟瑟的秋风就这么往里面灌,才觉得舒坦不少。廊下,九哥的身影从远及近,他比旁的兄弟好认许多,不但是因个头窜的快,更是因为那一张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脸,笑起来时嘴却快要咧到耳根】

                好久不见啊九哥。

                【龙生九子,各有风采。九哥的额娘是汉人,也难怪行走时浑然天成一派风姿——虽说阿哥们不与亲生母亲同住,但还是不能阻碍这种血脉袭承的伟大——就如同我的骨子里,天生便有百年赫舍里的骄傲在】

                【拍了拍他的肩】这几日您都在哪儿忙活着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1-08 13:19
                  【随着年纪见长,我已长得高了,又刻意穿了深色衣衫,愈发显得像个大人。屋里那些个伺候的宫女,莫不巴结。一个一个的如同小嘴抹了蜜一般的,伺候的也愈发殷勤。我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可歪瓜裂枣的看不上,太精明的也不想要。】
                  到底是小红好,还是小绿?
                  【口中喃喃自语,为了这团事心里计挂,暗自琢磨着,这就迎面碰上了十弟?他同老八一样,面容白皙,不似我黝黑,我喜欢的很,便比照着他们的肤色挑几个近身的小宫女吧。】
                  哟老十,我从额娘那边请过安,正要回四所,你是打哪来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08 13:21
                    【未经多虑,即接口】布库房啊,和新来的暗达过了几招,脖子都要被摔折了。

                    【这话明显是夸张,饶是如何厉害的巴图鲁,在作为皇阿哥的老师时,都不敢过于动伤对方的哪根筋骨。我摸了摸后颈,试图增显几分少年苦练的模样来,好在这位比我高出半个头的哥哥面前,不算太占下风】

                    九哥这就回四所了嚒?这才什么时辰——【摸了摸下巴颏,眉心一跳】欸,不如咱俩去踢蹴鞠呗?我可以把八哥也喊上,再添几个小太监,刚好六个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1-08 13:22
                      【看他揉脖子的动作,不免也缩了缩脖子。我打小最讨厌这些武夫,上来动手动脚的,仔细想想,还是以后做个文官好,最好是礼部户部那样的闲散差事,既不用带兵打仗,又不用操心国家内政,岂不是美滋滋。】
                      哎呀你看看你脖子,都红了,真是下狠手。
                      【吃惊的说道,想打发了他踢蹴鞠的念头,踢蹴鞠多累,我不如回去仔细瞧瞧小红小绿。说着一把搂住他肩膀往乾西四所方向走】
                      踢什么蹴鞠,你脖子都快断了,需要休息,回去我给你擦点药。刚好有个事我想找你参谋参谋,我们去我屋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08 13:22
                        欸,别,我脖子还成——【他一把揽住我,猝不及防地被扭到脖子伤痛处,“哎哟”抱怨了一句,但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后半句】嗯?什么事儿这么要紧?

                        【九哥一脸正色,连我对蹴鞠的提议都直接否定,我想遍了所有可能性,也不知道他这要紧事是所因何故。地上两道影儿重重叠叠,脚步生风,一溜儿烟地向四所进发】在这儿不能说吗,还得回屋子里去,神神秘秘的。

                        【脸凑到九哥边上,好奇地张望】反正这也没什么旁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1-08 13:22
                          【两人头凑头,近侍太监识趣地留了一段距离在身后跟着,我一听,啧啧了两声,给九哥竖起大拇指】我哥哥出息了,为弟很是欣慰哪。

                          【相视一笑,这样看,我的蹴鞠提议差点坏了“大事”。男孩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我和九哥年纪相仿,性格也合得来,这种事儿私下没少讨论过,搓搓手,兴奋不敢表露在面上,只回给他一个心知肚明的目光】

                          你早说不是,弟弟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过九哥,不是我说你,既然拨了两个妮子过来伺候,怎么不两个一起要了呢。【头一扬,弹了个响指】都尝尝鲜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1-08 13:23
                            【待小太监退下,与他一一道出原委,听他夸赞,不免哈哈一笑,又摆摆手谦虚】
                            这算什么出息,不过是红尘风流客罢了。
                            【又聆后话入耳,不免对他刮目相看,我这个十弟弟着实心歹。这样贪婪的想法,也不是未曾想过,只是皇阿玛女人众多,可大多都是出身贵族的,我虽同他不能比,却也不方便身边的丫头,一个两个都是卑微出身的。】
                            两个入怀,我怕身体吃不消,你瞧咱们皇阿玛,正值鼎盛,面色却不太透亮,我听说这便是温香软玉多了,留下的后症。
                            【我对这些事天生的感兴趣,时而道听途说,时而自己研究。裂了嘴唇外笑,面露不怀好意之色】
                            况且婢女而已身份低微,之前以有小花与我通了这事,这类姿色的,再收一个便是了,他日咱们出宫立府便一个都不要了,全留宫里,出去了再寻新的。眼下小红小绿,不过过度罢了,嘿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08 13:23
                              九哥还未入“红尘”,便就做起这风流客了,往后不得温香软玉左怀右抱?——况且怎么说皇阿玛也正值盛年,子嗣旺盛,九哥年纪轻轻,这事担忧的还早呢。【话还未出口,先噗呲一笑】大不了还有宫内名手的太医们,找秘方补补就行。

                              【顽笑似的问,我与他如今都未立府出宫,宫中内侍繁多,口舌之传也快,难免被规矩拘束,若是来日九哥独立府邸,又不知后苑是何等光景。闻言,若有所思地点头】

                              哥哥思虑周全,往后指不定温娘娘要为你挑选八旗的女儿们做福晋,不过这些闺秀们都是从小娇养长大的,比不得那些下三旗包衣出生的【眉一挑】伺候起来人舒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1-08 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