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南柯吧 关注:95贴子:5,592
  • 22回复贴,共1

进击的映淮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1-05 19:55
    [王府井大街|戴春林]---扬州香粉铺
    (新年刚过,转眼便是十五元宵会,这日大街小巷从头至尾都有沿街叫卖花灯的商贩,隔着墙就能听见他们在巷子里的吆喝声,直叫得人心痒痒的。一年到头好不易才逮着机会央哥哥一遭,自然没有反对的声音,简单收拾一下便出了府门。一行看花灯一行想着不久前与姑姑的一番谈话,长辈们的事我没立场掺和,但怎样讨姑姑欢喜我还是有点主意的,如此想着人已走到了王府井大街前,迈进高悬着戴春林匾额的那间。)


    回复
    2楼2019-01-05 20:22
      (十五这日一贯是最热闹的,只因年里的热闹还未散,如今又添上一些。)

      (早早得了额娘的允,今儿可以出府逛一逛,只消晚膳时按点归就好,在额娘跟前撒了好一会儿的娇,这才笑盈盈的带着书客出府去。)

      (一圈溜达下来,正巧过戴春林的门儿,过门自没有不入的道理。寻思着带几样回去孝敬额娘,一准儿哄得她开心。入了店,左瞧右瞧的拿不定主意。)

      (正犯难,见着旁边站着位格格,看着年岁不大,可像是很懂里头的门道一般,眼瞧着她挑挑选选的。只对着跟着的伙计,言道。)与我挑上同那位格格一样的便是了

      (伙计脆生生的应了,便麻溜的去备货。不过此番话一出,便惹了那位格格回眸,往前踏了几步,不好意思的朝她笑笑。)借格格的光啦,我不怎么常来,一时挑花眼了

      (乌珠一转,学着孟昶拱手一礼。)还望格格别怪罪


      收起回复
      3楼2019-01-06 18:21
        忽然发现撞到了飞花令这么巧?开心(*^▽^*)
        (要说这戴春林的名号如今在京城也是叫得响亮,我素日虽不甚爱涂脂抹粉,不过偶然间得人送过几盒,用着倒觉得确实比一般的好一些,粉不腻颜色匀净又贴合肌肤,且香气独特,不是廉价的小作坊可比的。遥想当年同姊妹们从姑姑房里耍诈骗来的那盒差不离,便自己拿主意挑了几样包起来。正低头解钱袋的功夫,闻身后一道清润女声传来,一面疑惑来者何人,一面回过头去,恰同那人视线一撞,见她学着男人们的样子拱手一礼,颔首报以温柔一笑,道)
        :不妨事,您这是送人用的?


        回复
        4楼2019-01-07 21:00
          哇 太棒了!突然可以10变12 好开心呀


          (她温温柔柔的朝我笑了笑,软糯可爱。及她出声猜准我的目的,乌珠顿时一亮,往她面前凑了两步。我常见人玲珑周全,虽一直学不来那做派,可倒是好运,一直碰上。)

          (点了点头。)嗯,是送人的——格格好厉害呀,一看就知

          (指了指方才看得那一堆,零零总总怕也有五六之数。)我想送与额娘的,可一时摸不着该选哪个,又怕尽数都买回去,反倒惹得她不开心了——(挠了挠后脑。)

          我不常来,也不知哪样好些


          收起回复
          5楼2019-01-08 19:24
            :您过奖了。

            (乌睫抬沉间,闻她果真是送人用,一心窃喜自己的小聪明有了三分用处,后知她顾虑,轻笑着摇了摇头否定道)
            :格格如此有孝心,您的额娘知道了只怕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有怪罪一说呢?您多虑了。
            (观人形容,正是妙龄,有道是美玉天成,浑然质朴,不肖假脂粉丁点儿颜色就有的好气色,若学妇人涂脂抹粉,反倒破坏了这种天然之美,无异于画蛇添足了。)
            (眼梢瞥见她面有难色,心念一动便问道)
            :恕我冒昧,夫人如今多大年纪,肤色如何,平日取用可有什么禁忌吗?


            回复
            6楼2019-01-08 20:30
              (她随口称谦辞,可我仍觉得她是厉害的,不过看着就能猜中。)

              这样吗?(额娘一贯精致,我若捧着一堆给她,难不成她不会嫌我不够用心吗?又见对面的格格神色笃定,我既请了她帮忙,自然该信她的,忙点了点头,将方才的疑惑挥去不提。)

              禁忌倒是没有的,只是额娘她喜欢精致些的(至于年岁,歪着脑袋想了想,虽能一口报出,可苏姑姑常说,女儿家的年岁不该随意说的。只得在店内四下一看,瞧瞧指着位福晋与她看,又放低了声儿。)同那位福晋差不离——(说完,便回过身来。)


              收起回复
              7楼2019-01-09 19:30
                (打小有爹娘宠爱,于我自来是相信血浓于水的,身为父母当然也是看着有儿女在身边的日子最高兴吧,平日这些小事又怎么会去计较呢。故在她迟疑不定时,笃定的点了点。)
                :那是自然,格格可要信我。
                (知她府上夫人没有禁忌,稍稍放心。毕竟既是代人出主意,多一重小心总是没错的。又瞧了瞧她手指指向处的那位福晋,小脑袋里琢磨着精致二字,抿了抿嘴角,旋即莞尔。)
                :那你选的这些是没错的,只是还得再添上一样,你若信得我,我就替你向他们要。


                回复
                8楼2019-01-09 20:00
                  (闻她说还要添一样,十拿九稳的样子,自要点头应下的。)

                  好呀好呀,我定是信格格的(又扫了一眼方才所挑选出来的几个小盒,指腹点点这个,又点点那个,想着既这位格格说没错,那想来皆是这店里的佳品了。)

                  (指尖一划,就让伙计替我先包起来。又好奇这位格格替我又选了什么,目光紧跟着她,想先睹为快。不过说来,许许多多的小盒子长得皆差不多,委实难辨。)


                  收起回复
                  9楼2019-01-09 20:10
                    (但看她目光一刻不离的盯着我,心头一暖,不禁暗自感叹一句被人信任的感觉甚好。是以做事也不含糊,抬手招来掌柜命他去取身后所陈列格子尽头那一个抽屉里的一物。少顷,一只不过手掌大小的錾金盒子已然在掌心,开启盒盖,用小手指的指腹在内侧一抹,示意她把手伸来,缓缓涂抹在她肌肤之上,再领着人往窗下透光处一站,同她解释道)
                    :夫人既爱精致,这一种香粉就是这铺子里最好的了,且胜在它又不贵,每次只要用上些许,就足矣使得容光焕发,耐用的很。你瞧,隔着窗户都能瞧见手背这样的通透,可想再配上适宜的口脂,是何等惊艳啦。


                    收起回复
                    10楼2019-01-09 20:28
                      (见她十分有门道的唤人取了个錾金盒子,又示意我伸手予她,自然不曾迟疑的伸过去。见她从那錾金盒子中摸了圈,又将其匀匀的涂在我手背。视线凝在她动作间,又跟着她一齐往透光处去,再听她的解释,缓缓点了点头,又举着手瞧了一眼,果真如她所言。)

                      嗳,真得耶(笑得粲然,又因手背举起,闻得幽幽香气。)谢谢格格,我额娘一准儿会喜欢的——(又想着今日劳烦了她,略一思量,便提出请她吃茶做谢。)

                      (二人付了银钱后,往近处茶楼吃茶闲话,后离。)


                      回复
                      11楼2019-01-09 20:37
                        【已贴】


                        回复
                        12楼2019-01-15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