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38,553贴子:36,772,050
  • 11回复贴,共1

【原创】棕榈树下的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男女主角的视角,看80年代马来西亚的风土人文。
站在棕榈树下躲雨的女孩,因为回家的小路被水淹了,所以才站在树下躲雨。偏偏有个路过笨蛋以为女孩没带伞,丢下一件雨衣给女孩后就潇洒的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14 23:52
    第一章 遍地绿悠中的小镇
      原本心情不佳的允文,穿着雨衣,骑着摩多车走在细雨纷飞的马路上。马路的两边都是绿悠悠的油棕树。看着油棕树不断的从两边扫过,彷佛把他心中的郁闷一点一点的扫去。
      就在允文享受着这片宁静时,他看到远处路边的油棕树下站着一位穿着浅蓝色校服的女学生。随着摩多车往前行驶,女学生的身影就越来越清晰。头发后方绑着一条马尾,让人感觉清丽。瘦小的身影站在树下躲雨,令人不由得升起一股怜悯之心。
      一直以为自己是冷血动物的允文,还是停下摩多车。可是他注意到,在他停车时,女生把原本就抱在胸前的书包抱的更紧。女生表现出的戒心令允文感到一股无奈,可是他还是翻身跨出摩多车。这时女学生紧张的微微弯下腰,一只脚已经悄悄的往后移。
      看到这些细微动作的允文,苦笑一声后,走到摩多车后面的储物箱,拿出一件雨衣。允文举起雨衣让女学生看清楚,然后把雨衣向她抛去。允文只能抛雨衣给她,如果拿过去给她。恐怕已经像惊弓之鸟的她会立刻转身就跑。
      允文骑上摩多车,也不管她有没有捡起雨衣就扬长而去。继续行驶的允文想到女学生像惊弓之鸟的态度,不由得回想自己的过往。
      80年代初期,地形像一片叶子的马来半岛,还是一片绿悠悠的半岛。椰子树下凉风轻吹一直是马来半岛的写照。可是自从70年代政府鼓吹大量种植油棕树后,油棕园渐渐取代大片的森林。现在椰子树下,早就变成棕榈树下凉风轻吹。
      在马来半岛的中部,一个四面被油棕园包围的小镇里。一间类似庄园的大宅里,突然传出嘹亮的婴儿哭声。一位之前在着急等待第一个孙儿出世的老奶奶,听到婴儿嘹亮的哭声后,喜的合手自语:“感谢祖先保佑!保佑孙子平安长大,出人头地!”,接着转身向也是一脸喜色的独子说道:“婴儿哭的越大声,将来就越有出息。”高兴的她却没留意独子听到自己母亲的祷词后愣住了,他心里纳闷的想:“接生护士都还没出来报喜,母亲怎么这么肯定是孙子?如果是孙女,恐怕以后媳妇的日子就难过了。”
      不久后,护士就抱着新生的婴儿走出产房。老太太立刻走过去揭开包着婴儿的毛巾,才看一眼立刻就喜上眉梢的嚷着:“我都说是孙子,你们看!真的带柄的没错。”
      这个婴儿很快就有自己的名字,他父亲帮他取名“张允文”。出自《诗经·鲁颂·泮水》:“允文允武。昭假烈祖。”而这个名字也代表着,渴望第二个儿孙。允文已出,允武也会跟着来。可是允文之后,跟着两个妹妹,之后才迎来弟弟。
      允文出生后,他就像是奶奶的心头肉,宝贝的不得了。家里人别说打骂,就算是对允文多说重话,老太太就会立刻维护:“小孩子不懂事,你这个大人跟小孩子计较什么!”甚至连允文的母亲,对这个长子也没有说话权。所以在两个女儿和小儿子出世后,就干脆对长子放手不管了。所以从小允文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标准的熊孩子一枚。
      可是这个情势,在允文小学即将毕业的六年级时发生变化,老太太在那一年过世了。从那时候起,允文就觉得自己失去了情亲。虽然年纪小,可是他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较疼爱弟弟。而允武也争气,进小学后,每年的成绩都在全级的前三名。而允文则被家人戏称调皮捣蛋的前三名。家里人经常开玩笑的说:“允文允武的名字倒反了。”这些话,听在允文耳里就更难受。允文越加变本加厉的调皮捣蛋。
      升上中学后,允文发现一个比调皮捣蛋更有趣的事。青春期的孩子,情窦初开。允文从作弄女同学,变成追求女同学。
      从小允文就很会借势。小的时候,家里人要打骂他。他就会跑到奶奶身边,借奶奶的势。而借势这一招也能用来追女生。当他喜欢一位女生时,他就带女生去镇里最大的超级市场,任她拿她喜欢的小饰物。这招无往不利,女生立刻就对他好感大增。而且还不用他花钱,因为是自家的店。
      允文家和大部份的华人家庭一样,爷爷辈从中国飘洋过海来到南洋讨生活。来到南洋后,大部份的华人先辈只有两条路选,走进橡胶园当割胶工人,或是到矿场挖矿。
      当时允文的爷爷就随大队去山里的矿场挖矿,并住在山里。很多华人村或城镇就是从矿工宿舍或胶工宿舍演变而成。而矿场很少女性,所以矿工们都要自己补衣服和做饭。
      一天晚上,允文的爷爷就着煤油灯补衣服时,粗手粗脚的弄断缝衣针。他跑去向其他同胞借针时,才发现一群大男人早就把针耗完了。他在郁闷之余,注意到了一条商机。山里要购买生活用品不便,要走去很远的市集才能买到生活用品。他就想到可以把生活用品挑到各宿舍售卖。
      允文的爷爷就这样开始自己的小生意。慢慢的,从挑扁担的小贩,变成骑三轮车售卖生活用品的小贩。然后在市集里有了第一家杂货店,之后赚到的钱就买农地。一年接一年买地,几十年后就累计成大片的橡胶园。
      后来在政府的鼓吹下,改种油棕。
      到了允文父亲的年代,市集已经发展成小镇。允文的父亲接手家里的生意后,把杂货店壮大成镇里最大的超级市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14 23:54
        虽然从小允文就调皮捣蛋,可是毕竟是自己的长子。允文的父亲还是疼爱他。当允文上中学时,因为学校距离家里不近。所以就订购了一架镇里少见的摩多脚踏车给允文代步上学。
        (摩多脚踏车和电动脚踏车相似,不过摩多脚踏车是用一架小型的电油引擎当补助动力。当时没有电瓶车。)
        而这时的允文也表现出小聪明和自己的动手能力。他拆下小学时骑的二变数脚踏车的L型坐包,安装在摩多脚踏车的后车架上。这样载女生时,女生可以舒服的坐在后面。
        之后他就经常载着不同时期的小女友到自家的油棕园里胡作非为,除了搂抱亲脸颊,甚至进入幕天席地。渐渐的,允文就臭名远扬,好女误近。而允文的父亲因而对他越来越不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4 23:55
          就在这时,允文的眼角余光瞄到不远处的一排课室的角落,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自然的想望过去,可是那道身影看到允文望过去,立刻就闪到墙后消失了。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允文已经能看清楚那道身影就是昨天的女生。允文笑了一下,心里想着:“还不笨嘛!就是胆子小了些。像只小兔子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4 23:57
          第三章 挥不去的身影
            过几天后,允文总不能一直避着家里人。所以气了几天后,他还是回到家里吃晚餐了。可是放学后,呆在漫画店里看漫画,已经是他的习惯。所以在他回家吃晚餐后的第二天,中午放学后,允文又跑去漫画店看漫画。
            正看的入迷的允文,突然听到老板喊着:“最后10分钟!”漫画店要到关门时间了。心不甘,情不愿的允文,只好加快速度的看完手上的漫画。
            允文从漫画店出来后就骑车回家。可是走到半路,天又下雨了。允文急忙把摩多车驶进路边的巴士亭,他下车打开车后的储物箱拿出雨衣时,看到里面还躺着一件雨衣。那道身影不由自主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丫头不会又在树下躲雨吧?”允文不禁的自言自语:“她不知道下雨时,躲在树下会被雷劈吗?”
            允文也不知道为什么,穿好雨衣骑上摩多车后就像不由自主的往镇外驶去。果然那女生又站在树下躲雨,这回女生没有表现出之前的戒备。可是她的两只手臂却紧紧的夹着自己的两侧。
            允文一看,脸上就露出微微的笑意。女生的动作很正常,这几乎是下雨时,中学女学生的习惯性动作。中学和小学的女生校服很接近,都是两件式的校服,里面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吊带裙。不同的是,小学女生校服的深蓝色吊带裙是全包裹式,只露出白色衬衫的衣领和袖子。而中学女生校服的浅蓝色吊带裙,上半身只有身前和身后两片。为此,允文听过以前的女友自嘲:“小的时候没东西看却包的密密实实。中学时却露出两边给人看。先修班干脆变成无上装。”
            而且里面那件白色衬衫很薄,被雨淋湿后,贴在身上就几近透明。所以中学女生无奈淋雨时,都会用手臂夹着身侧预防走光。所以允文知道,站在树下躲雨的女学生,双臂夹紧身侧是本能的自然反应。
            为了避免女生尴尬,允文就像上次一样不走近女生,在路边把雨衣抛过去。雨衣抛过去后,允文也和上次一样立刻转身骑上摩多车。在允文正要转下油门时,他听到一声“谢谢!”
            允文脸上露出笑容,举起左手挥一挥就转下油门掉头而去。在吃晚餐时,允文的家人难得看到允文一边扒饭一边偷笑。看到允文偷笑的父亲,轻声的嘀咕着:“臭小子又干了什么坏事。”虽然是轻轻的嘀咕声,可是允文还是听到了。可是他是乎心情很好,只是抬起头微瞪了一眼又继续扒饭。允文的父亲看到他抬起头,以为这小子又要发脾气时,错愕的看到他又低下头继续扒饭。允文的父亲睁大眼睛心里纳闷的想:“这小子转性了?”
            第二天早上,允文骑车来到学校的停车场。在翻身下车时,想起上一次树下的女生把雨衣放在车包上的事。允文脑里浮出一个念头,他拿出作业簿在空白的一页写着:“雨衣送妳了。雨衣放在车包上,如果有人真想偷,妳也追不上。”允文写好后,撕下这一页夹在座包中间的皮带里。
            可是中午放学时,允文又看到雨衣出现在座包上。他皱着眉头望去上一次女生站的墙角,他看到女生对他做了一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然后才转身跑开。允文笑着摇一摇头,再度把女生还回来的雨衣放进储物箱。
            过了两天的放学后,允文照样跑去漫画店里看漫画。可是这一天很早就开始下起绵绵细雨,只见本来还在专心看漫画的允文,开始坐立不安。最后更是站起身来回度步。漫画店的老板露出奇怪的神情看着允文,奇怪他拿着漫画不看,却皱着眉头焦虑的来回度步。最后只见允文像负气一样,把漫画甩向沙发就跑了。
            允文又骑车向镇外驶去。这时他对自己都有些生气了:“搞什么东东?干嘛担心她淋雨啊?”果然那女生又站在树下躲雨。这回允文没有停在路边,而是直接驶到女生的身前。这举动把女生吓了一跳,可是在女生还没反应过来时,本来就在气自己的允文就脱口而出:“妳不知道下雨站在树下会被雷劈吗?给妳雨衣妳却不要,害我大老远的跑来。”
            女生错愕自己无端端被骂,可是听到“大老远的跑来”时,内心悸动了一下。允文像是有些气冲冲的拿出雨衣走到女生的身前交到女生的手里。女生手臂夹紧身侧,双手捧着雨衣。她呆呆的看着雨衣。突然她双手握紧手中的雨衣,像是鼓足了勇气,低着头盯着手中的雨衣,小小声的说:“你载我回家吧!小路淹水了,我走不过去。”
            这时允文才明白,眼前的女生站在树下躲雨,是因为回家的小泥路淹水了。家里有农地的允文一听就明白,园丘下雨后,水往低处流,泥路会因为经常有人走动而稍微凹陷。下雨时,泥路就会因为雨水涌入而变成一条小溪。
            通常泥路淹水很浅,要走也可以,可是白色校鞋和同样是白色的袜子就会沾满泥浆。而校服泡过泥浆水后,很难洗白。所以下雨时,学生都不会乱跑,免得弄脏校鞋。
            允文知道自己误会后,不好意思的骑上摩多车,把摩多车侧对女生,方便女生上车。因为路程不远,女生没有翻身上车,而是侧坐在后座。允文尽量慢驶,避免后车轮带水溅到女生。
            通常这种时候的开场白都是互问名字。允文先说自己的名字后,就接着问女生的名字。女生也没变扭的直接说:“我叫慧雯,邢慧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14 23:57
              慧雯说出自己的名字后,却听到允文“哈”了一声。女生不满的问道:“我的名字很难听吗?干嘛笑?”
              允文担心慧雯误会,赶紧解释:“通常朋友都叫我阿文。你的朋友也一样叫你阿雯吧?以后我们一起出去时,朋友喊阿Wen。我们两,谁该回应啊?”
              “切!谁要和你这个色狼出去。”慧雯脱口而出后,立刻就发觉自己说错话了。慧雯一只手掩着自己的咀,低着头偷偷用眼角瞄着允文。
              允文从望后镜看到慧雯可爱的样子。心里乐的想:“嘿嘿!她果然认得我,难怪之前像小兔子遇到大灰狼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14 23:58
              第四章 传统沙爹
                一般上,园丘的宿舍不会距离大路太远。通常小路进去不会超过两公里。慧雯家也一样,他们才聊了几句,允文就看到不远的山坡上有十来间屋子,就像一个小村落。
                在山坡下有一条大约5米宽的小河,把宿舍和外界隔开。这是紧急时期后,园丘宿舍常用的保安措施。虽说乡下的治安很好,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而且园丘宿舍一般都远离城镇,万一出事就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以园丘宿舍的选址,通常都在有小河或土沟隔离的另一边,而且选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
                万一外面局势不稳,他们只需把小桥拆掉,里面就安全了。一般上,小河或土沟上的桥都不会建的宽阔,通常都是不能通车的步行窄桥。允文眼前的小木桥也一样,桥面大约只有60公分宽。其实这比很多园丘宿舍的小桥宽了。而这些小桥通常没有围栏,方便摩多车进出。随着经济成长,虽然园丘工人的薪水不高,可是也不会比工厂工低。摩多车不再是奢侈品,乡村和园丘宿舍几乎每家都有摩多车。
                (50年代时,摩多车是奢侈品。一亩地换一辆摩多车。90年代的马来西亚首富就是靠摩多车换地发迹。)
                当允文把摩多车驶到河边时,慧雯急忙喊着:“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前面的桥很窄。”
                “哼!”允文的心里想着:“看不起我的驾驶技术啊?比这条更窄的桥,我都能过。”
                允文没停下摩多车,反而加速跑上桥。吓的侧坐在后座的慧雯“啊!”了一声后,就闭着眼睛侧身抱着摩多车后的储物箱不敢再看。不过从小就会骑脚踏车的允文,平稳的把摩多车驶过桥了。
                过桥后,距离宿舍就不远了。毕竟自己在小镇的名声不好,刚才慧雯都都说他是色狼了。所以允文就把车停下,不再往前驶。免得被人看到他载着慧雯,引来闲言闲语对慧雯不好。其实这时允文心里也郁闷了,明明只交往过三位女友,而且都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可是镇里的流言却传到好像他阅女无数一样,连慧雯都说他是色狼。所以允文深知流言的可怕。允文放下慧雯后,看着她走上山坡,直到她在山坡上消失后,才掉头离去。
                马来西亚属于热带雨林气候,雨季时,天天下雨都是常有的事。就算不是雨季也会突然下起一阵阵雨。
                第二天下午,允文在漫画店看书时,外面又下起绵绵细雨。允文时不时望向漫画店墙上的时钟,当他看到快接近放学时间。他脸上现出一下贼笑后,就跑去柜台还书。漫画店的老板讶异的看着允文走出漫画店,心里奇怪的想着:“平时关门时间到都不愿走,今天却早走。太阳打从西边出来啦!”
                这回允文骑着摩多车不是往镇外驶去,而是跑向学校。允文来到校门口后,就看到慧雯正站在巴士亭里等巴士。而且慧雯也看到他了,可是慧雯马上看向马路,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允文把车停在校门口和巴士亭之间,然后饶似有趣的望着一本正经在等巴士的慧雯。过了几秒后,慧雯的眼角偷偷扫向允文,发现允文正盯着她看时,她立刻又把眼睛转回前方。过不久,按耐不住的慧雯,一只脚跺了一下后,就低着头像害羞又像鼓气一样向允文走去。慧雯直接跨上后座,这时附近的学生呜声一片的起哄,已经坐在后座的慧雯羞的低下头不敢看四周。
                允文知道慧雯脸皮薄,所以看到慧雯坐稳后,立刻就转动油门离开。慧雯至到听不到身后同学们的呜声后,才敢抬起头。心里有气的慧雯,忍不住轻拍了允文的后背一下,并娇羞的喊着:“坏蛋!”这句坏蛋却引来了允文的长笑。慧雯听到允文笑个不停,气的连续猛拍允文的后背,并嚷着:“坏蛋!坏蛋!坏蛋!”
                这种像撒娇的拍法,允文当然不会觉得痛。他看向望后镜想看看慧雯娇羞的模样,可是却注意到了慧雯脸上的雨珠。这时他才省起慧雯还没穿上雨衣。虽然雨势已经很小,允文还是立刻把摩多车停在路边拿出雨衣给慧雯穿上。允文自己是穿两件式的雨衣,可是女生穿裙子时,不方便穿上雨裤。所以另一件雨衣是长袍式的雨衣。
                允文看着慧雯穿上雨衣,他突然出声问:“一起去吃东西吧?”慧雯点了点头,可是立刻开声说:“别在镇上吃,去镇外吃吧!”
                “好呗!”允文耸了耸肩,谁叫自己的名声不佳。
                最后允文提议去隔壁的马来村吃东西。去这个马来村会经过慧雯家外面的路口,吃完后,方便载慧雯回家。
                在他们进过慧雯经常在树下躲雨的路口时,允文忍不住的作弄慧雯:“妳坏了,过家门不入。”
                慧雯气的猛拍允文的后背并吼着:“谁害的!”。允文借机晃动车首,假装被拍的失去平衡。吓的本来双手往后抓着架子的慧雯往前抱着允文尖叫,可是慧雯马上发现不妥。慧雯立刻往后移开了一些,可是本来抓着后架的双手就留在允文的腰侧。
                马来村距离小镇并不远,10分就到达了。允文在村口的沙爹摊停下,当两人找位子坐下后,烧烤沙爹的马来店家就自动端上沙爹(椰叶支肉串)。传统的沙爹摊子就是这样,客人坐下后,摊子的服务员就会端上一盘沙爹,通常盘子里还附送一小堆黄瓜片和洋葱片。而且还会同时端上一人一碗的沙爹酱(一种有很多花生粹粒的咖哩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14 23:59
                  盘子里的沙爹不是一定要全部吃完,结账时摊主会点算吃了肉串的椰叶支,点算客人吃了多少支沙爹就收多少钱。在服务员端上沙爹时,服务员会问客人要不要点马来传统饭团(ketupat,一种用椰叶编织成篮子包裹的饭团。客人可以随自己的食量告诉服务员要多少个饭团,通常一个饭团等于一碗饭的份量。
                  (为了食物卫生,现在的沙爹摊不一样了,服务员会问客人要点多少支沙爹。然后按照客人点的支数送上沙爹,而且也不像以前一样点算多少支椰叶支算账。而是照客人点的支数算账。其实现在也很少用椰叶支串肉条,现在已经改用工厂生产的木支串肉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15 00:00
                  第五章 欲言不语
                   允文向服务员点了两个饭团后,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一支沙爹沾着沙爹酱吃。允文吃着吃着,他发现慧雯只吃饭团沾着沙爹酱。他不解的问:“妳不爱吃沙爹吗?不会真的是小兔子只吃素吧?”慧雯听到后,皱起鼻子委屈的嚷着:“你才是大野狼,只吃肉。”然后慧雯接着就解释:“我家不吃牛肉。”
                    允文恍然大悟,摊主端过来的盘子,和往常一样装着半碟的牛肉沙爹和半碟的鸡肉沙爹。因为是放在同一个盘子,鸡肉沙爹会沾到牛肉沙爹的肉汁。所以因为家里信奉佛教的关系,不吃牛肉的慧雯连沾到牛肉汁的鸡肉沙爹也不能吃了。允文急忙转身对着摊主喊:“朋友不吃牛肉,请再来一碟鸡肉沙爹。”
                    摊主常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摊主也不会介意。他即刻从烧烤炉上,拿起一把鸡肉沙爹送过去并且道歉。虽然这不是他的错,可是摊主还是基于礼貌的道歉。
                    (一般上,传统马来人的礼貌都很好。)
                    其实当慧雯看到摊主从同时烧烤牛肉沙爹和鸡肉沙爹的烧烤炉拿起鸡肉沙爹时,内心就已经无语了。可是见到摊主的态度很好,所以她就不再计较了,拿起一支刚送过来鸡肉沙爹一边吃一边在心里嚷着:“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没看到!”
                    允文看到慧雯吃沙爹时的怪模样,忍不住笑了。“笑什么啦!”慧雯不满的抗议并举起手中的沙爹支作状要敲允文的头。
                    吃完沙爹后,允文就送慧雯回家了。
                    第二天的下午班放学时间,允文又出现在校门口。可是他望进巴士亭里却没看到慧雯。起初他以为慧雯还没出来,可是等到走出校门的人群开始稀疏时,他皱着眉头又再望向巴士亭,怕自己看漏了。
                    这时,他看到一位站在巴士亭等巴士的女生对着他努了努嘴,并且用眼神向对面的商店瞄了一眼。允文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商店。可是没看到有什么。允文又回头用不解的神情望着女生。女生看到允文看不明白她的意思,只好怏怏的弯起前臂指了指。这回允文顺着女生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慧雯站在对面两排店之间的小巷前看着他。
                    当慧雯看到允文望到他了,就转身走进小巷里。允文明白这是慧雯不想再引起昨天的骚动,所以看到他又来了后,就走去对面的商店等他。
                    允文回头向那位好心的女生点头道谢后,就急忙把摩多车驶去对面商店的小巷子。慧雯看到允文走近小巷子后,神情微嗔的嚷着:“你笨啦!这样都看不到。”允文只好傻笑,之后想到给自己指示的女生,就问道:“刚才那个女同学是谁啊?蛮好心的。”慧雯瞄了允文一眼,调皮的说:“怎么,看上人家了?要不要我做媒介绍给你认识啊?”
                    “嗯!介绍这位给我认识吧!”允文边说边指着眼前的慧雯。慧雯羞的伸手轻拍允文指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就跨身上摩多车了。允文没有马上开车,反而问道:“今天想去哪里吃东西?”可是却听到慧雯不好意思的回答:“不能连续两天不回家吃饭啊!”
                    允文只好无奈的把慧雯送回家。慧雯照样是在过桥后下车,自己走回家。
                    慧雯家和一般的农村木板屋一样的设计,进门口后是深入的客厅,客厅的一边是一排房间,另一边是几个窗口,通常是在两间房间的隔墙对面开窗口,窗口不对着房门口。客厅尽头再进一道门后是厨房。如果是老房子,通常厨房的一边是柴房,可是因为已经改用煤气炉了,不再需要储柴,所以柴房已经变成储藏室,或是改成洗澡间和厕所(以前的洗澡间都建在外面水井的附近。厕所则设在村落的偏僻处,全村共用)。厨房的另一边是后门,炉灶就在厨房里的后方。
                    (以前老房子的后门都会开在旁边,而不是开在后面。听老一辈的人说,是因为以前的治安好。白天都是开着门户,如果前门和后门相对,风就容易把灰尘吹进屋子里。)
                    慧雯回到家后,知道这个时间,她母亲会在厨房。所以她就走到厨房门口,向着背对她,正在洗菜的母亲说:“我回来了。”然后就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拿衣服洗澡。
                    正在洗菜的慧雯的母亲,听到慧雯的声音后,就一副欲言不语的神色。她在犹豫着有些话不知该不该对慧雯说。原来慧雯的母亲已经从邻居的口中听到,这两天都是一个男生载着慧雯回来。看男生骑摩多车不便宜,应该家境很好。
                    其实乡下的孩子在高中时期就谈恋爱是平常事。很多高中毕业后就直接结婚了,甚至高中读到一半就停学结婚也大有人在。所以虽然慧雯的母亲心里觉得慧雯现在就谈恋爱是早了点,可是还能勉强接受。可是如果对方是富家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15 19:07
                      通常农村都会流传各种版本的富家子和农家女的故事。这些故事通常都是以农家女被富家子抛弃为结尾,再不然就是农家女嫁过去后,被有钱的家婆虐待。农家人从小听着这些故事长大,因此农家人对富家子都没好印象。这就是为什么慧雯第一次见到允文时,戒心重重的原因。
                      而慧雯的母亲听到那个男生可能家境很好时,心里就开始担心了。幸好在她母亲的认知里富家子应该是驾车,而不是骑摩多车。也幸好邻居没认出那个男生是允文。
                      最后慧雯的母亲还是决定看看再说。所以当慧雯拿着衣服经过她的身后要走进洗澡间时,慧雯的母亲以平静的语气若无其事的说:“找个时间带回来吃饭吧!”
                      虽然是无头无脑的一句,可是慧雯马上就听懂了。慧雯急忙解释:“不是啦!只是同校同学。”慧雯说完后就快步的走进洗澡间。关好门后,脸颊冒着红晕的慧雯,心里紧张的双手按着自己的心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1-15 19:08
                      第六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二天早上,当慧雯穿好校服在房间里整理书包时,慧雯的母亲站在房门口向慧雯说道:“下午你弟放学回来后,我和你爸会带妳弟去市里探望妳姨。晚上会很迟才回到。放学后,妳在镇里吃了才回来吧。”
                        “嗯,好的。”慧雯回头看着母亲应了一声后,又在埋头按照课程表把今天要用的课本放进书包里。
                        下午放学后,慧雯走出校门口时没看到允文。慧雯嘀咕着:“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来。”她走去昨天等允文的小巷子里,就看到允文已经在小巷子里等她了。允文看到慧雯的身影后,装着楚楚可怜的样子,问道:“今天还是要回家吃饭吗?”
                        慧雯知道允文在装,心里觉得好笑的回答:“今天可以在外面吃呢!我家人去市里了,他们会晚回。”
                        允文听到后,立刻来精神了。他兴奋的继续问:“在镇里吃?或是去回昨天的沙爹档?”慧雯想起牛肉沙爹和鸡肉沙爹一起烧烤的炉子,皱着眉头回答:“去其他地方吃吧!”
                        允文想了想后,提议:“那么只能去隔壁镇吃了。”
                        隔壁镇是一个比较大的镇,距离小镇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来回一个小时,再加上他们吃东西的时间,最多也就两个小时就能回到家。所以慧雯就同意了。
                        一般上,每个大镇都有自己出名的美食或手工用品。他们去的镇是以种植豆芽闻名,而豆芽鸡是当地著名的美食。他们到达大镇就选了一间招牌上写着豆芽鸡的店就停车走进去了。
                        从他们住的小镇来这个大镇的方向和去市里的方向相反。所以慧雯很少来这个大镇,而且也不曾在这个镇里用餐。
                        当服务员在桌子上放下一碟豆芽和一碟白斩鸡时,慧雯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等到服务员走开后,她忍不住的问:“豆芽鸡就一碟豆芽加一碟鸡?分开的?”
                        早已猜到慧雯会疑惑的允文,在服务员端来豆芽鸡时就已经在注意慧雯的表情。当他看到慧雯果然和他猜的一样,露出疑惑的表情时,他乐的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不过他也担心慧雯脸皮薄,所以赶紧止住笑,尽量装着正经的回答:“我第一次吃豆芽鸡时,也是看傻了眼。没想到豆芽鸡竟然是一碟豆芽和一碟白斩鸡。”
                        慧雯拿起筷子夹了一条豆芽试吃,发现豆芽清甜爽脆,而且还带有淡淡的鸡香味。惊讶的对允文说道:“比我们那里卖的豆芽好吃!有鸡香味应该是用煮了白斩鸡后的鸡汤烫豆芽,可是他们这里的豆芽就比我们那里的豆芽清甜爽脆。”
                        允文的父亲曾经带他参观豆芽种植场,也对他讲解这里和其他地方的种植方式。因此允文知道这里的豆芽,为什么比其他地方的豆芽好吃。接着他们就边吃边聊天,允文也把他知道的告诉慧雯。
                        现在其他地方都以现代速成的方式种植豆芽。种豆芽时,豆芽种植厂的工人会在一个个装着自来水的大桶里倒入培养液。搅拌均匀后就撒入绿豆,至到桶面浮满绿豆。然后就把大桶推进暗无天日的培植仓,让绿豆在暗室里发芽。因为没有阳光,但是水的养份充足。绿豆就会发芽快,可是幼叶却长的慢。四天后,就能把大桶推出来了。
                        当时,允文看到桶面时,脸色就古怪了。桶面只看到一层泡沫,根本看不到豆芽。种植场的工人就从泡沫里捞出豆芽放进滤水盆里,然后用自来水冲洗干净。当他们看到滤水盆里还没清洗,还沾着泡沫的豆芽时,连允文父亲的脸色都变了。想批发豆芽给他们的种植厂老板注意到他们的脸色不对,赶紧解释:“这些泡沫是营养液释放出的泡沫,无毒的,不会损害健康。”老板说完后,还快步的跑去拿起一根豆芽生吃,想证明这些豆芽是安全的。
                        而这个镇,因为水质好,适合绿豆发芽,所以还是用传统的方式种植豆芽。种植时,同样是把绿豆撒满桶面。但是他们用的是清水,桶的两侧各有一支水管。一边的是进水管,在桶的下半部。另一边的是出水管,在水桶的上半部。种植场会引山水不停的流进桶里,桶里的水就会一直保持流动。然后盖上盖子等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揭开盖子就能看到一根一根的豆芽密密麻麻的竖立在水面。
                        这两种种植方式,注定豆芽的品质不一样。
                        本来就爱吃菜的慧雯,听到这里的豆芽是以传统的方式种植后,就不停的吃豆芽。允文看到慧雯爱吃,又点了一碟豆芽。然后允文把白斩鸡推到慧雯面前,说道:“别光顾着吃豆芽啊!这里的白斩鸡也比我们那里卖的白斩鸡滑嫩。”
                        慧雯夹起一块鸡肉吃了一口后,就说道:“这是浸泡的白斩鸡,我家也是这泡熟白斩鸡。而店里卖的白斩鸡是煮熟的,所以不好吃。”
                        这回慧雯说对了。传统的白斩鸡是用沸水熄火泡熟,肉汁不会流失,所以鸡肉鲜美滑嫩。而普遍上,商家是用煮熟的方法制作白斩鸡。
                        他们聊着聊着,看到天色全黑了。慧雯担心家人会比她早到家,所以他们就结账匆匆离开了。
                        当慧雯回到家时,她的父亲和弟弟已经坐在客厅看电视剧了。慧雯进门口后叫了一声:“爸!”,就听到厨房有声响。她习惯性的走到厨房门口对母亲说:“我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16 18:30
                          这时慧雯注意到她母亲好像在洗碗,就和平常吃完晚饭后一样。虽然慧雯心里觉得奇怪,可是因为自己比家人晚回来,心虚的不敢多问。
                          在慧雯洗澡时,慧雯妈也做完家务走出厨房。慧雯妈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时,慧雯妈和慧雯爸对视了一眼,然后两夫妻露出会心的微笑。
                          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他们并没有去市里,这是昨晚两夫妻商议出来的方法。观察那小子会不会乘他们不在,而晚送慧雯回家。从他们的微笑中看出,他们夫妇对观察结果还是满意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16 1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