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南柯吧 关注:95贴子:5,592
  • 18回复贴,共1

进击的映淮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9-01-15 20:03
    (杭津家的声名在京中不同寻常人家,今日来赴宴的也是非富即贵,临出门就受了姑姑婶婶们好一番教导,说不许淘气胡闹,只能跟着长辈,故打从马车上下来迈入了杭津府的大门,小碎步就一刻不离的紧紧跟在阿玛身边,迎着一波又一波不认识的面孔打招呼。好不容易熬到他们坐到桌上谈事的功夫,才偷偷溜到廊下。不料冷不丁就被人从后拍了拍肩膀,直吓得一个激灵,忙转过身,见来的是博尔君家的小姐,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走路也没个动静,吓死我了。


    回复
    2楼2019-01-15 20:20
      @博尔君赐云


      回复
      3楼2019-01-15 20:20
        【时值新夏,扬花落了满阶,半数也打着卷儿落到池子里。便是在这样的境地里,临窗听了会儿荷下的蛙唱,再登车同母亲姊妹去赴城东的宴。】

        【宴为杭津少爷尚淑殊主设,闻说杭津家宫里的娘娘也将莅席,只时辰不到,贵主未临。只余一干妯娌在花厅小歇。忽见一人,步至她身后,逢娇女回首】

        怪我怪我,吓着你啦。是想什么?这么入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15 20:41
          (我同博尔君家的小姐是在春日踏青的宴会上认识的,要不说这人总要有个对比,才只好坏轻重。从前在姑姑们面前,我尚有一样画画的专长拿得出手,而今愈见诸多贵人们家的格格,放懂得人外人天外天的道理。听她问起缘故,俯身打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道)
          :没想什么,只是怕阿玛发现我偷溜出来,特意来捉我回去。
          (说着还偏首回头偷瞧了阿玛那一桌,见他们推杯换盏的热闹,便知道一时半刻是发觉不了的,稍稍放心,往月下栏杆处一倚,以笑眼打量她)
          :说来你今天也来得这么早,真是难得呀。


          回复
          5楼2019-01-15 21:27
            【这话问时,本是顺口一句,忽逢她招手,便也随之半倾身,凑耳去听。待闻来其间奥妙,甫是泛出三撇笑弧。酒桌之上,爷们行至一处,自是欢饮谈笑不够,哪得有心照拂余者。反是奇她如何不曾随女眷来。只管让她宽心。】

            放心,他们自忙着说自己的事,准不会还惦着你。

            【一壁寥寥待过,迨闻后话,只装作不知,反是笑】哪儿就难得了,映淮格格是言外有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16 12:10
              (同她认识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听人这么称呼,佯装生气的挑起眉毛,嗔她一句)
              :好端端的,怎么这么生疏起来,当初不是说好了,平辈只论名字么?只叫我映淮,不然我可不依了。
              (且说着,眼神掠过她月光下的脸,似是意有所指的抿嘴一笑,一手托着下巴,想了想才道)
              :我只记得以往出席这样的宴会,可没少见你打扮,也没见你来得格外早,所以觉得稀奇。
              (四下一顾,寻常与我们集会所见的小姊妹们只来了几位,便又同她调笑道)
              :怎么啦,莫不是今天没有想见的人?


              回复
              7楼2019-01-16 21:03
                【闻言将眉一挑,倘使换成素日常与我拌嘴那位,定然晓得着意来的格格二字,其后暗含的深意。只是在映淮跟前老实惯了,她才不知我这一面目。未尝同她深究,只笑说两句】是我忘了,要打嘴,打嘴。

                【话间眼风扫过周遭,无甚流连处,乍听她后话】怎么会?映淮可不就是我想见的?

                【话锋一转,又道是】我晓得了。定是我今日面上憔悴了。诶,昨夜西风凋碧树呐。


                回复(3)
                8楼2019-01-16 21:11
                  :是吗?快让我瞧瞧。
                  (凑过肩膀,笑眼盈盈的盯着她的眼睛鼻子左右打量,暗里则悄悄的伸出手去咯吱她的腰窝,逗得她笑着侧身躲闪,差点撞上了来往的小丫鬟。幸而眼疾手快的一把揽过,既未得逞又被识破,便再无闹下去的必要,只得无奈的松了手。)
                  :好啦好啦,不闹了。我突然想起来今天还有一样东西——
                  (一壁说一壁低头解下腰间佩戴的那枚小香囊,扯开系在最上面的绳结,取出一只小小的镂空錾金盒子,递给她)
                  :我同北旻学了一阵的制香,这是至今唯一一次拿得出手的成品,送给你。


                  回复
                  9楼2019-01-16 21:30
                    【我断然没有全信了她的话,只半倾过身子去,一壁也记着提防,却还是没曾逃过她作乱的手。腰肢处最是怕痒不过,经她这么一遭偷袭,好歹没忍住啊呀呀地喊出来。好在此间过处尽是女客,未尝失我颜面,面上是笑,悬着的耳坠子也玎珰作响。】

                    【好歹气息稍歇,始是以指戳了她肩】你这个人,看我往后还会信你?

                    【话间也并着她在廊下小坐,微侧过身来,两人挨着。高举四方盒,迎着琉璃灯火看。】当着,那可真是荣幸之至了!【拿近来,细嗅了】这味道真好闻,够清冽。用的什么?


                    回复
                    10楼2019-01-16 22:13
                      (北旻制香别有天赋,我不过是陪着她当做玩意的。所以并不深知那些步骤有什么区别,经她问起,眨了眨眼,仔细回忆着北旻那时说话的语气,温和而平淡,有如山间清泉淙淙淌过,复述道。)
                      :黑角沉半两、丁香一分、郁金半分,腊茶末一钱、麝香一字、定粉一米粒,白蜜一盏。左右各为末,麝先细研,取腊茶之半汤,澄清,调麝。次入沉香、丁香、郁金、余茶及定粉,共研细,乃入蜜,使稀稠得宜,收沙瓶噐中。窨月余,取烧久则益佳,烧时以云母石或银叶衬之。
                      (眼神随之落在盒子上,得意的同她介绍,末了还不忘夸一夸。)

                      :它还有个特别好听雅致的名字,唤作藏春,香中无梅,气韵似梅,我觉得正称你呢。


                      回复
                      11楼2019-01-16 22:29
                        【便听她娓娓而道,叹服於她繁琐的工艺当中,每每以为将要止歇时,她又浩浩荡荡地往下续言了。直待她话歇,迎着她一双满是笑意愉悦的眼,赞叹不已】

                        姐姐有心了,果真是藏春。便是同穆卢家洋行买的洋香水比,也是不遑多让了。

                        【毫不吝惜如是盛赞。话音落时复又瞧了那盒中香好些眼,姊妹二人絮絮未休。不多时,宴开,自并往厅中去。】


                        回复
                        12楼2019-01-16 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