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通行吧 关注:189,951贴子:946,874
  • 32回复贴,共1

【未元通行】灵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垣根帝督(未元物质)x一方通行(铃科百合子)


-短篇
-甜
-微虐?
-不喜右上角打叉离开

喜欢请留言,不然尖叫几声也行


=求度娘不要再广告我的帖子了=



ok~
下楼开始发文~


回复
1楼2019-01-25 08:54
    很快的由于帝督的心情平静后,研究所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故了,一方通行也很快就派人来接收未元物质的身躯。


    就连灵体的样貌也改变了,确认自己的身体不会再拿去销毁后,帝督的灵体开始染上颜色恢复原本该有的颜色,变回一方通行当初看到的样子。


    回收过程被阻止是肯定有的,不过帝督再‘闹一下’,研究员几乎个个都被搞到要神经病了。在帝督百般‘骚扰’下,研究人员无力阻止帝督所有的东西被夺走。


    “这么好心不是你的风格啊,一方通行你难道迷上人家帅气的样子了?以这种方式得到人家可不是什么好建议哦~~”金发不良,就是土御门也来到了现场各种调侃一方通行的反常行为。当然他就是接手人,他安排了人来接手和拿去资料,同时也是给予帝督所在地点的情报来源。


    “嘴巴闭上,妹控。”一方通行翻了白眼,完全不打算解释自己的状态。而帝督在旁边不知道是怎样,好像吃醋的样子盯着土御门看。


    “就不交代一下么?忽然打来就要我帮忙,现在好了。偷‘睡美人’被发现了还死都不解释。”土御门嘟起嘴巴扮可爱抱怨,虽然扮起来一点都不可爱还很欠揍。


    “噗····哈哈哈哈哈!!!”睡·美·人?一方通行一阵爆笑,而土御门和帝督一脸无奈。


    “变异种还差不多好么?”一方通行没好气的回答,而身边的帝督一脸无力。


    果然只有一方通行看得见他,不管是谁都看不见,就只有一方通行。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帝督不停的揣摩着原因和看得见的条件。


    虽然他自己也搞不懂现在的他是不是因为未元物质的关系才会化成灵体,但至少他还是找一个灵魂出窍来说服自己,可一方通行看到他可找不到一个理由啊。


    “你们不能这样啊,这样我们很为难!!我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东西被搬得差不多时,那位因为帝督拿起烧杯而被吓得措手不及的女研究员出来阻止。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对他们疯狂尖叫,而帝督也察觉到她和一方通行看见他的眼神反应,瞳孔放大,对着他,是确确实实看得见他的反应。


    “鬼鬼鬼!!!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啊!!!”看样子是个很胆小的研究员,开始语无伦次的说出各种跳跃思维的话,一下说鬼,一下道歉,一下尖叫。


    女研究员立刻慌慌张张又跌跌撞撞的跑回进去研究所了,而一方通行稍微看了帝督一眼。


    “我去调查一下。”帝督很快就给予回应,然后跟随女研究员。


    而不知情者土御门则是一头雾水,可是他看得出一方通行的反应很微妙,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他什么都看不到,虽然刚才一方通行的视线是有点不自然,似乎被什么吸引过去,但也说不定就只是无谓的行为而已。


    帝督很快就跟随研究员的脚步到了一个女洗手间,而研究员由于过度紧张和奔跑的关系,即使到了洗手间也依旧无法松懈下来。只能大喘,一脸上气不接下气的靠在墙壁,看起来随时会瘫痪死在地面的感觉。


    帝督虽说是跟在后头,但为了不被发现,他选择了飘到天花板。


    “呼呼呼·····幻觉幻觉·····之前看到的人影也是·····”研究员不停的自我安抚试图放松。


    人影?等等?


    难道说之前被他吓到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他的灵体了吗?


    “哈····哈····我最近身体太虚了····要跟上司投诉请假·····”研究员有点傻笑,大概是快被吓傻了,就连走向厕所的脚步也有些不稳。


    “唔!!”接着她还没推开厕所的门就直接跌倒了,而在她走向厕所时,有一只手伸向裙子的口袋试图拿出什么。


    现在好了,连拿都不用拿,跌个倒,东西就自己跑出来。


    卫生棉。


    ·····


    呃·····


    帝督不知道自己摆着什么表情,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头绪和眉目了。


    “哇啊···丢···丢脸死了。”研究员脸蛋一阵羞红,赶快爬起来,很快手的把卫生棉收起来进入了厕所,进行伟大的‘更换’程序。


    啊····等等····那时候见到一方通行也是····不是吧??不是吧???这也行??


    “哈哈哈哈哈哈!!!!!!”瞬间得到答案的帝督压抑不住想笑的心态,疯狂爆笑起来,抱着肚子靠在墙壁笑得东倒西歪的。


    什么鬼啊??就这个原因???真是····难以信置!!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看得到当然也听得到的研究员在厕所听到笑声后,也疯狂尖叫起来。


    至于她伟大的更换过程是不是被打断,帝督不知道,但是听到里面碰的一声,大概是昏倒了。


    由于不知道人家到底换好了没,到底还穿着内裤还是脱了内裤,帝督没兴趣偷窥,既然得到答案了就不逗留了。


    余下不知道下半身是否半露的昏倒女研究员。


    穿越层层层墙,来到了外头的帝督不见一方通行的踪影,心想那家伙会等他才奇怪。毕竟他身体的事才是最优先的,帝督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没有问到一方通行,他身体的地点在哪里。


    “喂。”就在帝督东张西望时,有道声音出现。帝督很快就转向声音来源,往一方通行过去。


    “啊,抱歉让妳等了,我的第一位。”帝督对一方通行露出微笑,而对方皱起了眉头。


    “恶心。”一方通行露出一脸厌恶的表情来掩饰害羞,而帝督也没打算揭穿她。


    糟了,感觉好可爱。帝督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虽说被人打了脑袋还能正常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


    明明自己可以先回去,我也会到那里询问的,却偏偏要在这里等。帝督笑了笑,一方通行持续给予白眼。


    一方通行其实没打算留下来,就在土御门把东西和身体都带走时,一方通行才想起自己根本没告知帝督他身体的地点,所以才勉强留下来等他。


    谁等你啊。


    TBC
    好长···好长


    回复
    9楼2019-01-27 14:2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27 14:28
        一方吧少见帝方文,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27 14:29
          4


          路上,除了人来人往,嘈杂的背景,脚步声外,帝督和一方通行都不作声。


          双方在回去的路程都不开口,毕竟除了一方通行,普通人都看不见,如果他们对话的话,看上去就像是一方通行自言自语。


          “百合子去好久哦!御坂御坂对一方通行抱怨着。”回到住处,开门第一句听到的就是最后之作的抱怨。


          “才1小时18分钟47秒左右。”一方通行懒洋洋的关上门,随意脱了鞋子乱丢。


          “哼!御坂御坂不告诉你从妹妹那里听到的事了!!御坂御坂赌气的惩罚一方通行!”最后之作嘟着嘴巴转头靠在沙发上对一方通行说道,一脸气鼓鼓的样子,而电视上正播放着呱太的卡通节目。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一方通行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而帝督当然也是紧随在后,虽说一方通行关上的门看起来就像是把他挡在外头似的。


          “位置不是告诉你了么?”干嘛还跟着我?一方通行从抽屉拿了一片卫生棉,回头看了一眼帝督。


          “反正至少都要2个星期吧?”帝督觉得自己去了也没办法做什么,还不如跟第一位在一起,至少还能有个交谈对象。


          “随便你。”一方通行大概是没心情跟帝督讨论这件事,进入了洗手间更换她的卫生棉。


          听着洗手间传来从布料上撕下来的撕扯声,帝督实在蛮好奇女性的卫生棉到底是怎么样使用的,毕竟没几个男生会去研究和得知这方面的资讯。


          “呐,第一位。”


          “干嘛?”


          “我喜欢你。”


          “·····”


          更换过程已经结束了,现在一方通行拿着的是用过的卫生棉,是打算拿去丢掉的。


          帝督可以察觉到一方通行愣了一下,就连动作似乎都被打断了一样。毕竟忽然的一阵安静后,一方通行也不再给予回应。


          实际上有着一扇门的隔绝,一方通行可以借此把自己的表情和心情都隐藏起来。所以即使她被帝督的告白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因着有遮盖的关系,还不至于尴尬起来。


          “我喜欢你。”帝督知道对方听到,但是他还是想说多一遍。


          闭嘴····


          “很喜欢你。”


          吵死了。


          “非常喜欢。”


          讨厌的家伙。


          一方通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帝督的告白,自己早就更换好了卫生棉,但现在她可以透过镜子清楚看到自己整张绯红的脸。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从未有过恋爱经验,她也不是一个木头,所以帝督的心意并不是没察觉到,只是她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这种心意,毕竟她是第一次被人喜欢上。


          所以,要怎么办?


          “第一位,我喜欢你。”


          坐在马桶上的一方通行很努力的放松,无奈外头的帝督不厌其烦的重复说着告白话语,脸上滚烫的温度也无法褪去,反而升温起来。


          **!快给我闭嘴!


          基本上一方通行连出口阻止都做不到,要把现在小鹿乱撞的心情平复下来已经让一方通行很为难了,想说的话卡在喉咙。她也不敢看向镜子,她不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表情,她不想面对帝督的告白,更不想面对自己会对对方告白起反应后的表情。


          “我喜欢你。”帝督不知道自己这么说下去究竟有什么意义,也许只是想要有一个可以释放爱意的通道,所以帝督不厌其烦的告白着。


          而对方始终不想出来面对和回应帝督的告白,眼见一方通行这样下去是不会出来的,自己闯进去,对方会讨厌,所以帝督决定换一种方式。


          “呐,第一位。”


          “你喜欢我吗?”


          一方通行又愣了一下,看向门口,一脸听错东西的样子。


          一方通行站了起来,走到厕所门前,试图理解和搞清楚帝督说的话。


          “你讨厌我吗?”


          一方通行的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是想要说却说不出口。


          “你还在为那时的事情生气吗?”帝督谈谈的发问着。


          并耐心地等待答案,毕竟帝督攻击并差点杀害她身边的人这件事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如果一方通行拿这个理由来拒绝他也不奇怪。


          所以帝督用现在这样温柔的方式来和一方通行进行对话,但他也没想到一方通行是这么害羞的一个女孩。


          别人对她太好,就会不知所措,就连普通的对话也很难进行。


          “没有·····”良久,一方通行终于发出犹如蚊子声量一样的回答。


          “····”帝督稍微贴近了门一些,听到了一方通行深呼吸的声音。


          里头传来了很轻很轻的呼吸声,持续好一段时间。


          不难想象一方通行到底废了多大的劲来冷静自己,帝督静静的听着一方通行的声音从急促到平稳。


          帝督享受着,听着对方传来的任何一个声音都让帝督感到很舒服。


          呼吸声,布料与身体的摩擦声,脚步声,划开空气的声音,抓住与触碰的声音,任何一个声音,只要是她的。


          “我····”


          到了嘴边的话像是卡住了一样,硬生生的停住了。


          那之后又是漫长的等待和安静。


          “第一位,你睡着了?”


          帝督也有些不耐烦了,但又没办法,一边享受着这股羞涩的爱情滋味,同时也接收着被恋爱对象折磨的感受。


          “没有。”这倒是回答的很快还干脆利落,与其还能感受到一丝丝翻白眼的心情。


          “唉····”


          一方通行听着对方的叹气声,她知道让对方傻个儿的在外面等是很不好,但一方通行就是说不出来。她从来就没试过这种事,要怎么回应她也不知道,即使她很努力的镇定想要普普通通的回答也做不到。


          终于,双方都失去耐性了。


          不管见到对方后到底还说不说得出话,一方通行打开了门,而帝督也不打算等下了正打算闯进去。


          “哇!!”瞬间放大的脸和几乎快碰上的双唇让2人都失了声,叫了出来。


          “·····”条件反射下,2人都退后了些。


          “噗哧。”随后是笑声。


          “你搞什么啊?”一方通行率先开口问道。


          “想找你啊。”帝督扯出灿烂的笑容,而对方脸蛋微微升起了点绯红。


          “嗤。”一方通行把卫生棉扔进了垃圾桶。


          “所以····有什么想说的吗?”帝督打量着一方通行的一举一动,期待着答案。


          “呼·····”面对着本人,一方通行再一次深了呼吸。


          没想到对着本人反而没那么紧张,因为看不到人反而会胡思乱想,各种猜测着对方的反应,心情,想法,但是一站到对方面前面对面时就能立刻清楚知道,所以不安反而消除了。


          “这种话留到你出来那时候再说吧。”


          没料到一方通行居然给出这样的答案,帝督愣了一下。


          “到时,老子再正式回答你。”


          说完后,2人相视一笑,彼此会意。


          “我明白了。”


          一方通行需要时间来思考和面对,这2个星期是关键。同时也是帝督的机会,既然心意都已经摊开了,这2个星期他尽可能想办法获得一方通行的欢心。


          但具体要怎么做呢?


          “啊,对了,能看到我的只有来经期的女生。”帝督忽然想起了他到底发现什么需要告知的了,差点就因为告白后而彻底将这件事忘了。


          “····什么鬼····”而听到答案的一方通行一脸嫌弃,帝督除了苦笑也不能干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几时停?那你就看不到我了。”帝督有点着急,毕竟女孩子的经期虽然通常都是7天,但实际上都是因个人而异的。


          “很遗憾,老子通常3到5天就结束。”一方通行从来没有到7天的例子,第5天就干干净净和卫生棉说再见。


          回复
          12楼2019-01-29 20:4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30 08:4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30 13:00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31 13:28
                  吹爆这对,满嘴的糖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31 13:44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21楼2019-02-01 23:54
                      日常顶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3 10:21
                        帝督会做饭?不是黑暗料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04 17:53
                          8


                          真的好恶心/温暖,那种感觉。


                          每一次的示好和亲密接触对帝督来说简直是从天堂掉到地狱,不然就是在这2中情感之间不停的来回。


                          但是,还不行。现在把一方通行踢掉是不明智的选择,还有很多东西还没夺回。


                          帝督真的觉得被一方通行喜欢真的是赚大了,这世界有几个女朋友会帮你买屋,买车,还打理和安排地基人手各种事情。而身为男朋友的他,只要服侍一下女朋友,在文件上签名过户,转让权利即可。


                          难怪即使小白脸的名号有多难听,还是有人想做。


                          出手真是大方,一方通行绝对会是那种被男人欺骗和榨光财务的可怜卖命女人。


                          “···”


                          而从医院出来的当天,一方通行就扑到他身上去深吻一番作为答复。


                          天知道帝督用了多少的精力来压下各种反胃的呕吐感,但紧接着下来的就是各种高兴和喜悦的心情充满,让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定义当下的心情和感受,这2中对立的感情依旧折磨着他。


                          所以说,一方通行是这么主动的人么?外表拒人千里之外,结果内心居然是各种撒娇小猫咪。


                          虽然·····偶尔母老虎一下。


                          那天之后,他们正式交往了。不过不公开,黄泉川和最后之作都不知道,至于Group的成员似乎也不知道,除了那个土御门。


                          现在帝督试图压下各种过激反应,这样的话就能把那种喜欢和讨厌的感觉压到最小。


                          2人正处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方通行坐到帝督身上,而帝督双手环抱着她的小蛮腰。


                          今天,一方通行在他的家,正帮他处理最后的转让文件。至于那个木原吕花现在才刚被搬去新基地,需要帮她制造身体的时机还没到,必须等到一切稳定后才开始。


                          帝督一边耐着性子等她做完这些烦人的手续工作,一边各种花式撩妹。


                          “百合子,妳在我脑海里忙好久哦。”


                          “妳是我优先处理的第一位。”


                          “一方通行····”


                          “够了!!”


                          各种让人鸡皮疙瘩的甜言蜜语让一方通行恶心到了,没办法专心处理文件,一方通行狠狠的把整份文件都砸到帝督身上。整个人炸毛站起来,一脸没好气。


                          帝督并不是什么都不做,一切都很配合,但不知为何最近慢了下来。而自己忙得快死在地上了,这家伙也只会跑过来耍嘴皮和说些废话。


                          真是····无缘无故把人放到腿上哪招啊····虽然感觉是····很不错···


                          “呵?妳不是脸红了?”帝督不怕死的拍了一下一方通行的臀部,幸好屁股还有些肉,还一脸猥琐的坏笑着。


                          “死!变!态!”找死!!!!一方通行一点都不留情,一脚往他踢去。


                          “哇噢。”帝督闪开了,从沙发上起来,一方通行的脚击被沙发吃下了。


                          这种互动,帝督已经习以为常。这种惹毛人的行为,帝督不讨厌,而一方通行对他发的火也不会激起厌恶和喜欢的对立。


                          不过,拍屁股和说甜言蜜语还是让帝督自己都鸡皮疙瘩了一下。


                          我居然已经可以这么无耻到对根本就不喜欢的对象做出这些事情了么?帝督对自己的厚脸皮有了更深的认知。


                          被帝督各种骚扰后,一方通行扔了文件,踢了沙发就离开客厅了。


                          一方通行跑到了阳台去,帝督却一点跟上去哄哄对方的意思也没有。


                          “不是都处理好了么?”反之,帝督捡起了文件,眯着眼查看起来。


                          看样子·····今天就能结束了。


                          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关系,喜欢,讨厌,恶心,温暖·····


                          我们俩所有的····


                          呵····


                          【我还是觉得妳被男人骗了。】


                          “····你打过来就为了说这些?”一方通行眼神死的看着远方。


                          【那妳认为他为什么不先让妳恢复Lv5?】


                          “·····”


                          面对电话那里传来的疑问,一方通行沉默了。她确实不知道,不明白,也····不想知道那真正的原因。


                          即使她试着问帝督,对方也只会以我想再欺负妳一下什么鬼屁理由来敷衍她。


                          【虽然现在你们没什么事,但我不觉得他有表面上那么好。】


                          土御门基于朋友关系,不管现在的话会让对一方通行有多么不舒服,土御门还是说出了忠告。


                          “·····不干你的事,你倒是和他们说得怎样了?”一方通行顿了一下,自己选的男人被人说闲话,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只好岔开话题,转而问到其他事情上。


                          【哦,海原光贵是没什么反应,不过我觉得结标就死都无法接受,妳自己处理吧。】土御门那里传来淡淡的无奈。自从一方通行和帝督正式交往后,一方通行常常处理转让文件还有和帝督走在一块的行为可没那么容易逃过他们的法眼。


                          任凭土御门怎么解释,结标就一脸你们绝对有内情的样子盯着他。


                          “····谢了,不良仔。”嗤·····就知道没那么好处理。一方通行也有点头痛的抓抓头,靠在栏杆看了一下天空。


                          【好啦,我能说的都说了·····妳自己小心。】对方传来忧心的关心。


                          双方挂了电话。


                          真是一个多管闲事的·····朋友啊。一方通行心情复杂,她是被爱情冲昏头,但不是冲得什么都没察觉到。


                          自从帝督醒来后,他的眼神变得很微妙,看着她的时候似乎看的不是她,似乎是看到她背后所会为他带来的利益,犹如看着极有价值的物品一样。


                          跟他的相处在表面上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感觉似乎渐渐在变质。至少在他是灵体的时候,相处动机是什么都没有。


                          原本有着纯粹眼神的他·····现在像是混杂了什么一样·····变得很奇怪。


                          即使是这样····我也想····试着继续相信他·····


                          那时候,那段时光,相信着那段温暖的时光会再一次再现一样。


                          【爱着妳哦,第一位。】


                          一方通行从口袋拿出字条,那是在她回到房间后发现到的。天知道她有多庆幸没有人比她先看到字条,不然那2人的反应绝对很大,大到不是她解释就能解决的程度。


                          诺有所思的一方通行抚摸着字条。


                          你····还是你吗?现在在那副身躯的····到底是谁?


                          他依旧是他,但却不是她认识的他。


                          为什么感觉不一样了?变的是我么?一方通行非常希望这一切全是自己疑神疑鬼搞出来的,但无奈的是她越是在意,越是察觉到帝督的不妥。


                          “····你到底····”对于他们的感情现状,一方通行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处理。


                          难得有个恋爱,她不想断了这份关系,而灌注下去的感情也不是说能收就收的。一方通行轻轻抚摸了字条,放到胸口。


                          稍微在阳台吹了吹风,一方通行把纸条塞回口袋。字条带在身上的意义,一方通行自己也说不准。


                          究竟是拿来自我催眠他喜欢着她,还是拿来提醒自己喜欢着他,一方通行不知道,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理清。


                          “喂,在么?”一方通行拿着拐杖从阳台下来,试着叫唤帝督。


                          “·····未元物质?”没人?一方通行疑惑了,进入客厅依旧不见人影。


                          ?文件都没了?是拿去交托了么?看着原本是全是纸张,但已经被收拾的地面,一方通行猜测了一下帝督的去处。


                          那应该很快回来,反正那家伙是用飞····


                          “哈。”“哇啊啊!!!”


                          从后面突起而来的拥抱和声音直接让一方通行尖叫着跳起来,连拐杖都被吓得扔一边去了。


                          “你····你······什么······”一方通行整个人几乎差点停止运作,脑袋完全转不过来,根本没消化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愣愣的看着帝督。


                          “噗哧!瞧·····妳多可爱。”看着像是程序停止运作和类似卡机的一方通行,帝督笑了出来。


                          “垣!根!帝!督!”一方通行一秒炸毛,然后疯狂挣脱帝督的拥抱,无奈帝督抱得更紧。


                          “啜。”帝督很快手的就把一方通行的头转向自己给了一个吻。


                          “嗤····”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娇羞的一方通行一脸发不起脾气的样子,吐了个鼻音后贴在帝督身上,整个人很明显就写着还不快哄我的样子。


                          啊啊·····第一位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喂!唔····”一方通行被帝督扑倒到沙发上去了,被压在身上的感觉可不好受,何况对方还是个男性,重量可不轻。


                          但一方通行还来不及发出怨言就被堵上了嘴巴,双方的距离缩短不少,密合的2对双唇互相磨蹭着。


                          “·····”


                          双方默不作声,一方通行环上帝督脖子的手让2者的身体几乎贴合在一起,这个动作似乎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房间充斥着接吻,布料摩擦,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偶尔会有2人无意间流露的声音。


                          “哈····”终于满足的2人放开了对方,拉出的沫丝让2人的感情温度升了起来。


                          ·····是他。一方通行看着帝督想道,内心似乎放下了什么,注视着帝督的她整个人轻松了起来。


                          “嘿,我都交上去了。所以····”帝督趴在一方通行身上回答他之前的失踪,手还不忘吃些豆腐。


                          “啊啊·····说好的恢复。”一方通行几乎是躺在沙发上任宰的样子,帝督对她上下其手都没说什么。


                          这家伙心情很好啊····一方通行看得出帝督压不住的兴奋,还有准备‘吃掉’她的迹象。


                          啜····


                          “喂喂喂·····”帝督疯狂的亲吻一方通行,又搂又抱的,忽然间爆发的亲密让一方通行措手不及。尴尬的不知道要不要制止对方,半推半就的防着对方的亲密攻击。


                          “嘿····我忍了很久啊·····”帝督把手放到一方通行身上,堪称性骚扰的身体部位,一方通行似乎明白了对方真的有此意愿。


                          “····还没准备好·····”抓住对方骚扰的手,一方通行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从出院到现在,他们才相处一个月,简单来说时间好像还不够长。而且把自己交出去感觉现在的话似乎太早了些,加上一方通行根本对那档事没有任何经验,作为一个女孩子会有所顾忌和害怕是很正常的。


                          “那样啊····”帝督有些失望,但不至于伤心,只好放弃把手收回来。


                          “看你这么高兴是直接批准了对吧?”一方通行懒洋洋的躺在沙发问道。


                          “嗯,今天起没办法再欺负妳了。”帝督叹了口气,摸了摸一方通行的脸。


                          “嗤,讨人厌的家伙····”拍开帝督的手,一方通行没好气的说。


                          比起真正的原因,一方通行选择相信帝督给的梦幻借口,只是想再欺负她一下所以不立刻恢复她的Lv5。毕竟恋爱这回事,有时就是需要装傻一下,一方通行把这股疑问收到了肚子里。


                          回复
                          26楼2019-02-16 15:14
                            算了,知道也没意义,现在要恢复了。


                            “那么闭上眼睛一下吧。”帝督把手盖上一方通行的眼睛,一方通行没好气的又拍开他的手。


                            “你不说,老子也会好吗?好了说一声。”一方通行乖巧的闭上眼睛,安安份份的躺在沙发一动不动。


                            “放心····很·快·就·会·好·的。”帝督的笑容渐渐变得诡异起来,身后的3对白翅膀渐渐展开了。


                            去死吧。


                            “!?”猛然传来的杀意让一方通行睁开了眼睛,不过终究还是迟了。


                            “妳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喜欢上妳吧?第一位?”一样的微笑,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语气,不一样的·····他?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迟来的疼痛像是累计了许久一样,爆发和被触电似的传到全身。


                            啪嗒。落地的半载手臂像是忘了关上的水龙头一样涌出了通红的血。


                            一方通行疯狂的尖叫起来,帝督用翅膀扎入一方通行的双肩固定,让她不会乱动。


                            “你····你·····”一方通行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被帝督翅膀削掉的半载左手臂使自己没法开启脖子上的电极,而被贯穿双肩使自己使不上力,连挣扎都很勉强。


                            你···是谁??


                            “嘿,百合子,妳撒娇的时候真的很恶心呢。”帝督温柔的抚摸一方通行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脸上依旧是一方通行熟悉的笑容。


                            “为···什么·····”悲愤的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方通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想从帝督那里知道什么答案。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帝督到底安什么心,一方通行基本上都明白了。


                            她明白了····这家伙根本就不爱她,重头到尾都只是玩弄她、利用她,还有报复,那些手续的东西不过是他想从她那里夺回什么而已。


                            “我想妳应该知道答案,第一位。”帝督用手指梳理着一方通行的发丝,看似温柔的举止却和他背上的翅膀的行为完全相反。


                            “呜!!嘶····”一方通行闷哼一声,帝督猛然一扯把一方通行某部分连发带皮一并扯了下来。


                            “看妳现在多可爱。”看着几乎是想要杀了他的一方通行,帝督内心有说不出的愉悦。


                            “这么乖巧的女朋友要上哪找呢?”这次帝督把一方通行的连头带发扯了起来。


                            “唔····混帐·····”一方通行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疼痛而流泪还是因为心痛而流泪了。


                            “呵,还会撒娇呢。”帝督现在的笑容在她眼睛简直就像是在嘲笑和嗤笑她的愚蠢。


                            像她这样的恶党居然还像小鬼一样期待着神会眷顾她,赐予她一个恋爱,简直笑死人了。


                            对啊·····老子·····没有这个资格啊,会落得如此下场就只是活该而已。是她应得的报应,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合理解释,她本来就该死。


                            “哈····哈哈哈·····”认知到自己根本不会获得那所谓的幸福,也没有那个资格得到那样的未来,一方通行崩溃的笑了。


                            “···”帝督没说什么,就只是看着,等待一方通行接下来的反应。


                            “我恨你。”一方通行恨瞪这帝督给予回应,扭曲的面容充分解释了她有多么的愤怒。


                            “彼此彼此,第一位。”


                            “啊啊啊啊啊!!!”利用翅膀扎入一方通行的肚子,听着一方通行的惨叫,帝督现在没有任何感想。


                            一丝心痛也没有的他,已经不会再产生喜欢,因为他已经把‘喜欢’一方通行的这份感情舍弃了。如何舍弃?很简单,就把有着强烈喜欢感情的未元物质排掉并销毁而已。


                            “还喜欢着我么?第一位。”试着摇动扎在一方通行身上的翅膀,听着一方通行痛苦的声音,帝督坏笑的问道,像是在嘲讽她之前所有的行为到底有多可笑。


                            “······”一方通行哭泣着并无力的挣扎,即使本能的想要逃走,无奈全身都被辖制的她根本没有逃跑余地,只能徒绕的扭动身体。面对帝督的提问,一方通行选择了沉默,咬着牙,除了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声音外,一言不发。


                            “呵。”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喜欢他,除非是傻瓜,不然就是精神错乱了吧。帝督放开了一方通行,翅膀也全都回收了。


                            一方通行跌到了地面,血也洒了一地。


                            即使是这样,倒在地面的一方通行依旧无力反抗,半载的手臂和被扎得重伤的肩膀完全抬不起来,连撑起自己都是问题了,更别说逃跑。


                            全身都在大放血,一方通行真的宁愿来生理期痛到要死也不要变成这个样子。


                            “原本还想让妳在快感中死去的,不过妳不要。”帝督把脚踩到一方通行头上,传来了闷哼。


                            “人z渣····”一方通行嗤之以鼻。


                            真的好痛,被背叛的感觉,心碎的感觉,被伤害,被玩弄·····自己就只是一个傻瓜,任人摆弄的玩物。


                            “哈···这是什么啊?”无意间看到一方通行口袋里的纸条一角,帝督抽了出来,而一方通行很明显身子抖了一下。


                            “哈哈哈哈·····妳居然留着这种东西?!妳是有多纯情啊?哈哈哈····真可爱啊~”帝督几乎都快笑得趴到地上滚了,而一方通行只能羞耻的咬紧牙关,任由帝督的脚在她头上扭。


                            【爱着你哦,第一位。】


                            “哈····”什么啊····为什么我会写那种东西,会做那种事。我到底安什么心啊····


                            帝督到现在依旧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一方通行,明明····他们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关系下。但现实却戏剧化的跟他们开了玩笑,让他们真的产生了恋情。


                            滴答····


                            等他笑得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却是早已泪流满面。


                            一方通行和帝督对这样的状况产生了疑惑,这绝对不是因为笑得太过头才会流露出来的泪水量。


                            扑通!


                            “唔!”心脏忽然间的疯狂跳动时帝督痛了一下跌坐到沙发上,捂住自己的心脏处。


                            这是什么?


                            “·····”双方陷入了沉默。


                            一方通行觉得自己很可笑,看到帝督那一瞬间的感情后,居然渴慕那样的他是真实存在的。


                            帝督觉得很痛苦,他不想喜欢上,但却爱上了,天真的认为把具有强烈喜欢感情的未元物质销毁就会没事一样。自我催眠喜欢是可以这样就消除的,岂不知高估了自己的情商,当字条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拼死压抑的感情还是被放出来了。


                            感情这种东西原本就不寄宿在未元物质里,而是他的心里。不管帝督多努力的告诉自己有多讨厌和憎恨一方通行,不管自己的憎恨是否有多强烈,也就掩盖不了喜欢也一同并存的事实。


                            “·····你····”


                            “闭嘴。”


                            “···真的喜欢····”


                            “我说闭嘴。”


                            “·····”


                            你真的喜欢过我····


                            一方通行心情复杂起来,如果他恨着她,他也只需要以憎恨来回应。但现在的他却同时具备爱与恨,一方通行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和反应这件事。


                            即使帝督几乎都快杀了她,一方通行在看到对方对她有残留的感情时,喜欢的感情却掩盖了厌恶。


                            甚至有一丝感动,因为她喜欢的‘他’是存在的。他爱过她,他们曾经正真的相爱过。


                            “呃·····”很痛,全身都在发痛,血也还在流。


                            帝督捂住了脸,试图压下那个让人心痛到窒息的心碎,甚至不敢面对一方通行被他搞残的场景。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他无法承认自己喜欢的心情,更不想面对一方通行给予他的爱后并真的产生了喜欢的自己。


                            为什么?明明我们是不可能的····帝督不想接受他们的感情可以就这么的让过去所做的事一笔勾销。


                            即使很清楚明白感情是不可能的,但无奈喜欢可不是你说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的东西。


                            “咳咳····”一方通行咳了些血,她既无法动弹,也没法呼叫,刚才那么大的尖叫声却没被人听到和注意到,何况这里还是公寓。即使隔音再好还是会有人注意到不妥才对,尤其是最靠近的邻居,但现在却没有人察觉到不妥,可见呼救也没用。


                            帝督确实释放了未元物质粒子在四周,阻碍声音的传播,所以才形成了一方通行呼救也没用的状况。现在一方通行的生死在他手中,现在他有大把时间思考到底要怎么处理一方通行。


                            但一方通行的身子可没法撑那么久,以手臂、肚子和肩旁的伤势来看,大约1小时半后,一方通行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去。


                            只能等待和思考了吗?2人不约而同的想到。


                            看着失去半载左手臂和失去机能的右肩,一方通行连想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都办不到。


                            可恶····动啊!!


                            “·····”看了一眼一方通行徒劳的想尝试干些什么,帝督没心思理会。


                            再看着被自己捏皱的字条和压在胸口的手,帝督陷入了深思,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


                            时间过去了许久,也不见帝督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一方通行真觉得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等她死掉,既然杀不下手就这样等她自己慢慢步入死亡,时间已经过去快1小时了。


                            意识也开始模糊不清了,地面的血有干涩的,有湿润的,总之就是红黑一片,一方通行有些不甘心。


                            不过···能死在喜欢的人手里好像也不坏·····嗤·····


                            一方通行都开始自嘲和自我安慰了,既然什么都干不到就只能调整心态面对死亡了。


                            最后之作,对不起了。


                            老子先走一步了。


                            TBC
                            新年期间都忘了更新


                            回复
                            27楼2019-02-16 15: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26 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