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鸦吧 关注:13,266贴子:302,032

【原创】离景 悲喜不定的亲情文,墨鸦作为隐性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离景
悲喜不定的亲情文,墨鸦作为隐性主角存在着……主要讲成长蜕变。
我嫉妒白凤,他可以无所顾忌与哥哥撒娇……而我连声哥哥……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悄悄的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1-29 09:49
    楔子
    墨家弟子都晓得盗跖统领跟前有个疯丫头,素日里总爱钻在端木统领的镜湖里逗月姑娘玩 。
    这个疯丫头,是高统领带回来的,称故人所托:长相自是漂亮,灰色双眸懵懵懂懂不知世事。端木蓉拧眉悄然叹气:“许是受的刺激太大,要想治好还得靠她自己。 ”
    作为医者,身体病痛端木自认不是难事,可这心病只能容它慢慢消磨,任时间吹散棱角等到可以接受时再想起来或许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29 10:0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29 11:26
        顶顶更健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9 13:20
          看到墨鸦就戳进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1-29 13:54
            表白高产的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1-29 15: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1-29 17:24
                第一集
                幸景掀开帘子,周围尘土飞扬宛若他们失去居所,辗转流离就是不知道该定在何方……
                无所谓,反正自己本身就不是有家的命。
                帘子掀开,雪女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只有句话:“小景,下来吃饭吧你这一天都吃任何东西了。” 她见人摇摇头 ,外头靠在马车上盯着外边整个人痴痴呆呆的……叫自己忽然觉得还是一直疯着比较好 ——毕竟那个时候不记得任何事,不知任何人情世故却整日开开心心的不必如此了。
                “我能自己一个人单独走么。”
                “你疯了?”雪女本来打算去给她端进来,这般饿下去身体伤了可怎么好?但谁能知道突然就来这么一句?“一个人你觉得你有多大本事,万一中途出点什么事怎好?”她们哪能忘啊,流沙那些人今被小景得罪的透透的:隐蝠最惨,其次是赤练就连白凤都给怼回多少面子甚至卫庄……假若不是雪女跟小高拦着,或许她家小景真要冲过去活撕了他们。
                “流沙不会对我下手。”幸景放下帘子,很是笃定。“卫庄不屑跟我这般小角色动手,白凤……赤练跟隐蝠再加一个都留不住我。”
                一阵风,车中只剩雪女一个人。她回首却见车帘掀开 幸景站在外边似乎在感受着什么:背影放松而又怀念。“知道么,我若是想走你们没有一个人能留住……可我不想当不告而别的那个。”我害怕呀,害怕自己真如此是不是就被视之为背叛,害怕如此一别再度见面是否死别……更害怕,那样会叫自己想到从前——她一直在都等一个不告而别的人,但那人却一次次以相同理由丢下自己甚至最后……
                幸景闭上眼睛,感受风吹拂自己脸颊与不由落下泪和着连同多多少少复杂思绪带到多少年以前,一个躲在暗处瞧着屋檐上两人互相追逐嬉戏打闹,眸子里分不清嫉妒还是羡慕的女孩。
                没有人知道,她在这条路来来回回走多少天就为这短暂到转瞬即逝的背影,究竟是为了什么。即使白灵菲也知半清半楚,她不止一次叹:“他不会不知道,不注意就为着让你死心啊。幸景这么聪明为何单单不懂呢?”
                终于有一天,白灵菲大概是心疼这个被自己当做亲妹的女孩,亲自领人到将军府。
                谁人都知道,大将军与白侯爷不算兄弟也算得上朋友。可是这侯府大娘子白灵菲却与之不对付,除非必要之事登门,其余连路过都不过一下呀。
                “稀客呀,人说侯府来人我还当是你兄长从百越回来了呢。”大将军姬无夜权倾韩国朝野,不少王公贵族争相巴结的主却不止一回在白灵菲落些颜面:因为这位大娘子做事惯会把握分寸,再讨厌你也把面子功夫做得足足的。
                “兄长繁忙得很,我一女儿家帮不上什么大忙只能打理好侯府免除后顾之忧,怎么会有功夫到别府略做一番呢。”她白袍蓝裙,妆容素雅大方却不失侯族千金的高贵,端起酒樽轻抿口。“叫进来吧。”
                这是幸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站在哥哥前面,再深沉的墨蓝与黑都隐不住女孩身上的俏皮活泼。不说如阳光灿烂也绝对不会被黑夜埋葬反倒会成为最亮那颗星。
                “这是我新收的小侍卫,见天资不错很是学轻功好料子。可惜我什么都好就这是弱项教不了。”白灵菲叹息不已,真似生怕自己耽搁一好苗子将来会很吃亏的模样。“大将军与我兄长也算情义,灵菲这个点点小忙不会不帮吧?”
                口口声声说一点小忙,但姬无夜却在白灵菲话语里听见略微警告:人是她的,只在你这学些本事别跟那些手下鸟混为一谈——最重要是不许打主意?那这不是白教的么?!
                “大娘子算盘很妙啊。”姬无夜摇晃酒樽,靠坐在主位上。“我与你兄长交情不浅若叫差些教未免有些失情面……但是顶好的,你这白教白学很是吃亏啊。”
                “墨鸦,这顶差事你最跑不了,说说看本将军怎样才能回本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1-31 14:14
                  预告片看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1-31 14:20
                    墨鸦很是平静,甚至对白灵菲微微行礼问“不知大娘子可割舍多少爱呢。”但白凤就是觉得,他很生气……生气……他那个时候搞不明白究竟在生气什么,可等想清楚时候一切早已经尘埃落定。那个人都已化作飞灰消失无踪谁知飘荡哪去了……
                    “我见到幸景了,她……还好。”白衣的俊美青年洒下酒将壶随手扔掉,屈腿靠在树上细听风过叶沙沙声。“很厉害,也不是单独一个人。但还是不开心啊……这我可帮不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1-31 14:28
                      来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1-31 14:42
                        水瓶~~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04 15:01
                          哎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05 18:54
                            他打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07 12:49
                              相当迟来的新年快乐。
                              羡慕可以随意展露关怀的亲切。拘于身份内敛的保护。渴求如常家庭温馨无需收敛的欢喜。
                              爱逗趣人的大姐姐。狡黠俏皮如以往又因为失去保留了本来倔强勇敢又逞强之余加之真正参悟的不同形式冷峻淡漠。身伤能治,心病还需心药医。交由时间。
                              家,不算具体一个地点。飘零迷茫独自一人。可洒脱自立,但依旧希望怀有温暖相伴。有在乎的人才是家的地方。想要自己追寻离开也有能力无拘无束。但想着过往,也不忍朋友们担忧牵挂,不想一样不辞而别的悲伤。闭眸的安宁种种情绪沉浮交织那份情谊的喜与失去的悲。哥哥一直是为了避讳身份警惕才暗自保护,愿她安好。离开也舍不得但更重要是安危。温婉干练和心疼不忍的灵菲姐。那执着的小丫头啊。勇敢不屈怎会轻言放下他们呢。要遵从自己的决意。白凤当初生气……不明又愁绪。他是怕幸景回来,他还是答应如盘接纳也有危险还有那个丫头的涉及吧。
                              寒雪冷墓。囚禁听命的不得已身份。愿消亡后也能还愿随风自在。【背叛折磨的下场】名字一层层的转交替补。以前有愁思也有在乎温馨支撑如年少有时灿烂。但彻骨绝望后也伪装成长的淡漠世故戏谑淡然的世态炎凉。
                              撇清关系的保护。但她的固执和不忍仅有她获救和希望在无危难时候也能轻松袒露的亲友。不可或缺的家人。浸入这漩涡也不想放弃也再无法放下。
                              无论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只需认知是重视值得他舍命爱护的人。
                              忘记看情况,重视在乎的遗忘也是悲伤。而物是人非。是先有多喜,失去打击就有多痛。温馨打闹去买娃娃欢乐开心的俏皮明媚。映在现如今重叠的淡和欣喜又内敛一丝感伤。
                              说祖母是鸟人2333【是黑金金乌翅膀嘛?】
                              祖母:……俏皮的大孙女。
                              委屈撒娇看小哥的幸景好可爱!
                              墨鸦:打你就打你。不尊敬长辈。【亲哥管教你还不成了?(还有那弹脑门分寸也不大劲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2-07 23:47
                                没有人知道,在那梧桐树下。有个女孩挖开个小洞埋金进个鸟人娃娃,即使几年后她以另一种身份住到这院子里,也没有想过把挖出来。
                                我埋它,是希望能够代表着自己曾经在这住过一段日子,又一次拥有个家……是家,怎能没有特别令人怀念的东西呢?
                                那是很多年之后,哥哥再次给幸景买的东西,她视若珍宝想要永久留在记忆里可以代表段时光默默陪伴着墨鸦……而后人不在了,再挖出来也留不住家了,还不如别挖呢。
                                面目全非的城,幸景不住回头也寻不到记忆里模样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2-08 20:35
                                  来了。这是爱好又自带画技潜藏天赋啊。【想起以往画亲哥画作和煮东西也是经历一番努力造就的挺好的。】
                                  画祖母相似感觉是巧合的缘分啊。那个我家那位刻的,少妇温婉体贴又很甜啊。【三姐妹的温馨照顾和撒娇。成亲这种事照扶她们长大也操心各种以及祝福找到合适良人。等莲儿一块出嫁很可以。】
                                  涅槃重生的境遇。都是坎坷苦难造就了希望争取向往的光明辉煌。
                                  暗黑角落里本想着死寂,又意外发觉明媚安宁的花景。回忆到此依旧物是人非。还有金乌小小陪着你。【或是那描绘的物件。】
                                  墨大就是干练内敛缜密知晓应对圆滑的态度。幸景,是始终由当初的灿烂热诚古灵精怪。即使成长霸道冷傲。心迹依旧如故只是多半隐匿又关键不由得暴露出以往的感伤。洒脱稳重着也还是失去的始终会一道伤害恍惚一瞬后振作。
                                  那位端雅淡和又有俏皮感的少女大人和金鹰是新角色?【也是属于将军府里面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2-08 20:46
                                    珍视的物件埋藏作为美好和家以及人存在的记忆。
                                    人散了,物事沉痛又美好刺骨不得。希望捉住也消散拿不得。于是傲娇又略真的一丝肯定希望自己放下的灰心伤感洒脱实则明白怎样是放不下的。完全陌生的改变也找不到以前。无论人还是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2-08 20:50
                                      花里的蜜,想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2-09 16:28
                                        第四集
                                        桑海有间客栈最近来个怪异厨子:独臂,总是笑嘻嘻地做菜不错,也很新鲜。颇得丁大掌柜喜爱,最近连涨好几次工钱。
                                        “拍黄瓜一碟,爆炒兔肉一份——这位姑娘,您还有什么需要啊?”
                                        幸景从桌子上拿对筷子,先尝口兔肉:爆炒过后肉质偏硬,带花椒的麻味以及辣椒火辣辣之味……
                                        “哟呵,墨鸦你这算不算儿女双全啊。”百鸟之中,灰鹞是个例外。
                                        他跟墨鸦鹦歌同一批出鬼山,轻功不错却偏偏以剑为长。你说用剑也就罢了,但在姬无夜眼里当个厨子远胜于一个杀手。
                                        为啥?饭做得好呗。搞得姬无夜跟翡翠虎有那么几天体重上升到连他们自个也无法直视的地步还不肯控制饮食。也因此,灰鹞不同其他鸟儿一样诸多禁忌,他跟自个副手银鹰可随意交友——虽然整个下来,他两也就跟墨鸦白凤交集最多。
                                        幸景记得,他见自己第一句话就是“墨鸦,这小丫头是你遗落外边的闺女吧?长这么像。”
                                        像你奶奶个锤子!有见过差七岁的父女么?搞得她原来很欢喜心思不仅冷却还一下跌落谷底,瞪着双眼睛咬牙还带笑:“大哥哥,你的眼睛跟脑子是摆设么?”
                                        “你脑子跟眼睛是摆设么,连带胳膊也掉了一只。”
                                        “丢一只胳膊,拣来媳妇值!”灰鹞先是一愣,继而挠挠头进来,“长这么大都变漂亮了……嘿,还好没太像你哥哥,不然顶张网红脸美则美矣却怪异得很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2-10 14:36
                                          ……“嘴欠。”幸景倒上酒水,“有空来喝一杯吧,我们也不算外人了吧。”
                                          “你拿我当外人么?”现在也没什么人了,灰鹞也就坐下吃酒咽菜,“这一进来我就知道是你,跟墨鸦不算一模子出来可好歹亲亲兄妹,自然像得地方多……对了。”他想起件事,叫幸景等等自个奔到门外朝底下吼声
                                          “丁大掌柜,老丁!老丁!叫小四到我家取样东西……问我那媳妇就就知道了。”
                                          不等上一刻钟,模样周正的小厮气喘吁吁上来,扶在门框上半天才缓过劲将手里物事交给灰鹞:“我说 我说你是长得马腿么?一刻钟一来回为啥气不喘腿不酸啊?”
                                          “多锻炼锻炼吧啊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2-10 14:55
                                            肾虚腿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2-10 15:07
                                              但她没有,平静接受墨鸦这个名字。待到午夜梦回时候我悄然去看:人枕头湿了大半,一双手血淋淋还得找药给抹上——她硬生生,把指刃跟指甲一起拔下来了。
                                              灰鹞听着,都忘记感慨:不是不疼,是不敢跟太过疼连泪都流不痛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2-14 21:06
                                                图片发吧,看不清我再放大点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2-14 21:11
                                                  但她没有,平静接受墨鸦这个名字。待到午夜梦回时候我悄然去看:人枕头湿了大半,一双手血淋淋还得找药给抹上——她硬生生,把指刃跟指甲一起拔下来了。
                                                  灰鹞听着,都忘记感慨:不是不疼,是不敢跟太过疼连泪都流不痛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2-14 21:11
                                                    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2-14 21:24
                                                      小段子虐的……
                                                      “你不适合用短刃。”
                                                      “那我该用啥?”
                                                      “这个……”
                                                      无墨指刃薄如蝉纱,锋利不下任何一把武器。幸景灵巧敏锐,这武器更加适合她。
                                                      但这样最为适合的指刃,幸景没用过几年就在一个夏天,连同指甲活生生拔下放在个盒子里,跟送给她的人一同由把火烧了个干净……
                                                      “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因为需要保护的人,一个不在了,一个不需要了,还有两个断了关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2-14 21:28
                                                        给大情人节不发糖,所谓cp一个没出还带把大刀来的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2-14 21:52
                                                          情人节快乐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2-14 22:45
                                                            大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2-15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