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盲吧 关注:150贴子:11,218

【搬运】(已授权)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以及授权证明(LOFTER作者:文武双全特蕾西)
文比较长
一次发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15 13:53
    二楼祭度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15 13:53
      忘了说,本文有微空机,直女们注意避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15 13:56


        威廉·艾利斯第一次遇到海伦娜·亚当斯,是在学校后面森林的小河边。

        威廉是学校出了名的差生,除了学习,他几乎什么都做过,最喜欢的运动是橄榄球。他喜欢拿着橄榄球横冲直撞的感觉,那种风划过耳边,身边景色飞速变换,自己的心也跟着在草场上驰骋的感觉,所有的阴霾都会一扫而空。

        那天,他与学校里的其他学生打了架,校长曾经警告过,若是他再做出这些违反校规的事情,就该收拾东西回家了。

        好在他的挚友,奈布·萨贝达和玛尔塔·贝坦菲尔掩护他从学校的后门溜进了森林,否则,要是被教导主任抓住,这下子就真的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脸上的抓伤还在隐隐作痛,威廉轻车熟路来到河边,清净的河面映照出他有些肿/胀的脸,对着河里的自己笑了笑,用手舀了些清水,将脸上的污秽与血迹清洗干净。

        看来接下来的课是没办法继续上了,反正也无所谓,去不去,老师都会习以为常,方才打架耗费那么多体力,还不如和着这份林中静谧美美地睡上一觉。

        当他醒来的时候,太阳正直直照耀在他的身上。揉了揉躺在草地上被压乱的头发,下意识地向四周望了望。蓦地,他发现自己身边坐着一个女孩!

        威廉吓得困意全无,这个女孩就这么无声无息坐在他的身边,他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女孩翻过一页书本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威廉还以为自己见了鬼了。

        听闻身边草坪上发出的动静,女孩合上了书本。

        “你醒了?”女孩没有朝这边看来,只是轻声问道,“抱歉,没和你说一声就坐在你的身边,肯定吓到你了吧?”

        “不,不,没有的事,我的动静太大,打扰到你看书了。我叫威廉·艾利斯。”威廉坐在草地上,朝女孩的方向挪了挪,他就这么和这个女孩并肩坐在河边,微风将女孩子身上淡淡的香气带到了他的身边,是那么的沁人心脾。

        “海伦娜·亚当斯,很高兴认识你,艾利斯。”

        “海伦娜小姐不必那么客气,叫我威廉就好。”威廉咧着嘴,抓了抓自己黑色的短卷发。

        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别的女孩子打招呼。他学习差,也只有奈布和玛尔塔两个为数不多的朋友,而除了玛尔塔,他几乎没有和别的女孩子讲过话。

        海伦娜点点头,重新翻开手上的书,看了起来。

        威廉好奇心起,悄悄凑了过去,这才发现海伦娜的书和他平时用的书不一样。海伦娜的书上没有一个印刷出来的黑体字,只有一个个凸起的密密麻麻的小点。

        这是盲文书!威廉内心猛地一惊,他看到海伦娜白皙纤细的双手正在书上摸索着,指腹触碰到一个个凸起的小点,威廉甚至可以想象到她在脑海中拼出这些单词,继而再拼出整个句子,甚至一整段的故事…

        “海伦娜在读什么书?”

        “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海伦娜手中动作未停,继续摸着书上的盲文。

        “哦。”威廉应了一声,从地上扯出一根细长的草叼在嘴里,双手枕着后脑,抬头望着天空。

        他仿佛看到了那些白云的形状,是海伦娜精致的脸:一顶小帽子盖住她红色的短发,尖尖的脸蛋,那两颗宛如红宝石一般的双眼,即使她的眸子没有聚焦,威廉仍是觉得她的眼中有星辰大海。

        他就这么静静地躺着,耳边传来海伦娜一页又一页的翻书声。不知过了多久,他听闻海伦娜“啪”的一下将书合了上。

        “威廉,已经快到放学时间了,我先走了。”海伦娜摸索着身边的盲杖,准备离开。

        威廉支起身子,连忙捡起那根盲杖,小心翼翼塞到海伦娜的手中,海伦娜点点头,道了谢。

        “我…我送你回去吧。”威廉鼓起勇气道,“这林间小路上有好多泥泞,还有碎石…我…我怕你摔倒。”

        “谢谢你的好意,威廉,不过,有人来接我了。”海伦娜敲了敲盲杖,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容。

        “沙沙”,那棵大树后响起一阵踏过树叶的声音,一个金色的小脑袋从树后探了出来。

        “走吧,海伦娜,我已经帮你把东西收拾好了。”金色短发的女孩子走到海伦娜的身边,牵起她的手,“杰克老师还在问我你跑到哪去了,我说你去图书馆找书给糊弄过去,幸亏你成绩好,不然…哇…这里怎么有个男生!”

        金发女孩一个劲地给海伦娜吐苦水,这才反应过来威廉的存在。

        “额…我是在这里睡觉的,我是威廉·艾利斯…”威廉伸出手,想很友好地和女孩握个手。

        “你…你好,我叫…特蕾西·列兹尼克。”特蕾西朝着海伦娜身后躲了躲。

        看样子特蕾西不太擅长和男孩子交往。威廉没有觉得特蕾西不回应自己有多尴尬,他倒是认为很正常,一般的女孩子都会对陌生的男孩有些拘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15 13:56
          “好了,你们两个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我就先回班上收拾东西。”威廉挥了挥手,这才想起海伦娜看不见,只得尴尬地挠了挠黑色的卷曲短发,一身子扎入林中。
          “海伦娜…你说他是不是…”特蕾西见着威廉已经离开,小声朝海伦娜问道。
          “小特,不要多嘴哦。”海伦娜没有拄着盲杖的手伸出食指抵在唇间,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们走吧。啊,对了,那个向你表白的学姐…”
          “海伦娜,你怎么知道的…”此时特蕾西没良心地感谢海伦娜看不见,这样海伦娜就看不见她烧成红霞的脸颊了,“也…也就…我答应了,嘿嘿,你不会反对吧?”
          “我为什么要反对你?”海伦娜无神的目光转向了特蕾西,那无法聚焦的眸子里甚至有一丝愠怒,“特蕾西,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家人了,你要如何,我不会反对。”
          特蕾西红着脸,重新牵着海伦娜的手,带着她出了林子。
          而威廉这边,奈布和玛尔塔正在教室门口等他。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回去了呢!”奈布拉了拉他校服里卫衣的宽大帽沿,“没想到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还会回来。”
          “奈布,你先和玛尔塔一起回去吧,我要去一趟图书馆。”威廉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清理自己课桌上白得同新的一般的教科书。
          “天呐,玛尔塔,我没听错吧?威廉这家伙居然要去图书馆?!诶,威廉,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刺/激到你了,怎么的突然想到开始读书?”
          “我…我只是想去借一本书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威廉瞥了一眼一旁的奈布,这家伙天天就知道挤兑他,要不是知道他性子不坏,威廉还真想和他打一架。
          “我们和你一起去,反正咱们家住得那么近,奈布,你别这么说威廉了,他想看书你还不让人家看不成?”
          “好啊,玛尔塔,你偏心,就知道向着威廉!”奈布哼了一声,嘴巴都嘟了起来,“好吧好吧,败给你们两个了。”
          图书馆,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静谧而又宁静,坐在阳光下,整个人都变得慵懒了起来,拿起一本书,翻开一页,手边的红茶冒着一丝热气。
          威廉第一次来图书馆,大大咧咧的他此刻都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一口气发出声响,跟在他身后的玛尔塔看到他滑稽的样子,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如此紧张。
          威廉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海伦娜和特蕾西。他想过去打招呼,但是这里是图书馆,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更令他吃惊的,是玛尔塔。
          三个人找了位置坐下来,正好离海伦娜和特蕾西不远,特蕾西听到响动,抬起头来,看到威廉,笑着打了招呼,还和身边的海伦娜耳语,应是说她见着了威廉,海伦娜闻此,也抬头望向威廉的方向,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特蕾西还想说什么,却是见着了威廉身边的玛尔塔。她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威廉将特蕾西的神态看得一清二楚,不用回头都知道自己身后站着的是玛尔塔,特蕾西的目光是落在她身上之后才害羞起来。
          玛尔塔,你对这孩子做了什么啊!
          玛尔塔将书放在桌子上,绕过书桌,走到特蕾西的身边,俯下身在她红扑扑的小脸上印下一个吻。特蕾西低着头,两只手臂不停地动,估计是紧张地搓起了手,玛尔塔在她耳边说了两句,特蕾西先是一愣,紧接着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那小虎牙在玛尔塔脸上咬了一口。
          威廉不想继续看下去,即使是对于情感方面最为迟钝,他也清楚这两个人的“打情骂俏”会伤了他的眼睛。
          玛尔塔飘回了原来的位子,刚刚坐下来,威廉就一脸嫌弃地看着她。
          “******,居然瞒着我们交女朋友!”他小声道,极力压抑住自己的不满。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15 13:58
            “先不说这个,你怎么认识特蕾西的。”玛尔塔一脸笑嘻嘻,完全就是一副欠打的模样,“我先说好,你要是敢对小特下手,别以为我不会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我才不想呢!我只是,今天下午睡觉的时候认识了海伦娜,然后你家特蕾西来接她而已!”
            “睡觉的时候…哇,你不会把海伦娜…”玛尔塔露出惊愕的样子,“我是不是该叫你姐夫?”
            “什么姐夫?”威廉觉得玛尔塔说的话是莫名其妙,他完全云里雾里,“我和海伦娜只是普通朋友,姐夫是个什么意思?”
            “啊,哦,你不知道吗,海伦娜是特蕾西的表姐,她比特蕾西大一岁,是我们学校二年级的第一名。也是,就你这一天到晚想着橄榄球的,你以后不会和橄榄球过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好了,我不开玩笑了,你好好读书,我看好你哦。”
            威廉不想再和玛尔塔辩解,他现在可是一肚子火,怎么自己的挚友都喜欢拿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打趣他。他翻开在图书馆的文学书架上找到的《安娜·卡列尼娜》开始看了起来。
            依照他对学习的厌恶,本应无法将这白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看进眼里,但是,为了海伦娜,他按捺住自己不愿的心,第一次沉下心开始阅读起一本文学著作来。
            夕阳的红色映入眼帘,威廉主动提出要送海伦娜回家,玛尔塔看他的眼神都和平常不一样。
            “威廉,你这难道还不得成我姐夫?”玛尔塔嘴里一个劲地啧着,眼睛都快要眯成了一条缝,“瞧瞧你这样,我们的钢铁猛/男也要迎来春天了啊!”
            “玛尔塔,你要是再说一句我就把你揍一顿!”
            “威廉!你…不…不可以欺负玛尔塔!”特蕾西站了出来,挡在玛尔塔面前,一副很坚定的样子,“你是男孩子,怎么可以打女孩子呢!而且如果你要出手,我…我要让你尝尝我的机器人的滋味!”
            玛尔塔忍不住捂嘴轻笑,特蕾西这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她都有些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双手搂过特蕾西的双肩,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好了,他打不过我的。小特,你尽管放心吧。走,我们送你们回家!”
            “诶,你们俩送她们回家,那我怎么办?”一直假装空气的奈布终于忍不住这一对情侣的互动和一对准情侣的增进感情,“我跟着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你要是不愿意可以先回家,反正我要去和小特打游戏,威廉你呢?”玛尔塔问道,“小特和海伦娜邀请我去她们家吃饭。”
            “我…我就不太好意思一起了,我送…”
            “我倒是不介意威廉留下来一起吃饭。”威廉还没说完,海伦娜就先发出邀请,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手上的盲杖帮助她寻到了威廉的方位。
            “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啦,一起吃个饭而已。”玛尔塔拽着威廉的袖子,给他眼神暗示,“海伦娜都这么邀请你了,总不能拂了她的面子,是不是?”
            威廉勉勉强强答应了,他还从来没有去过其他女孩子的家里,除了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今天这还是第一次,也不知道海伦娜的家里是如何,威廉不禁有些期待起来。
            海伦娜想着,既然威廉要来,自然是需要多准备些肉食,她想着今天晚上的吃食,和特蕾西商讨起来。
            玛尔塔和威廉把两个人夹在中间,一左一右,四个人并着排走,倒是占了半条马路。夕阳将四个人的影子拉得瘦瘦长长,就像四条黑色的尾巴一样跟在他们身后。
            蓝紫色的夜空带走金红色的晚霞,银白色的月光铺洒在黑色砖石所铺就的街道上,为四个人照亮前方的路。
            在小路的尽头,有一座孤零零的小房子,那里便是海伦娜和特蕾西的家。
            “海伦娜,特蕾西,你们回来了。”开门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今天又去图书馆了?以后还是早点回来吧,不然爸爸会担心你们的。”
            “爸爸,你不用担心,今天有朋友送我们回来的。”海伦娜感觉到父亲的温柔的手掌覆在自己的手上,她也回握住父亲的手,“我想留朋友们吃个饭,可以么?”
            海伦娜的父亲看到了站在特蕾西身边的玛尔塔和威廉,玛尔塔他见过,特蕾西带她来过好几次,玛尔塔同他打招呼也是轻车熟路,威廉他倒还是第一次见着。
            “叔叔,这位是威廉,玛尔塔的朋友。”特蕾西先一步介绍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15 14:00
              两个男人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海伦娜的父亲觉着站在门口不是个事,连忙将他们都带进客厅。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坐一会儿,吃饭就交给我和特蕾西了!”玛尔塔拍了拍威廉的肩,“好好和海伦娜增进感情哦,我看好你!”
              威廉白了玛尔塔一晚,一副忍住不动手的样子,玛尔塔见状一溜烟跑去厨房找特蕾西亲密去了。
              “小伙子,你叫威廉?”海伦娜的父亲笑眯眯的,显然他对威廉十分感兴趣,“在学校里海伦娜给你们添麻烦了,也多谢你们愿意照顾她。”
              “不不不,海伦娜根本就没有添麻烦,而且她那么优秀,我羡慕都还来不及呢!都是朋友嘛,相互照顾都是应该的。”威廉傻傻地笑着,挠了挠自己卷翘的黑色短发,“那个…叔叔您要是不介意,我可以每天送海伦娜回来,保证她的安全。”
              “海伦娜,你交了这么多好心的朋友,我可就放心多了。”海伦娜的父亲欣慰地笑着,一把将身边的海伦娜搂入怀里。
              海伦娜突然被拥入一个怀抱,有些不知所措,她白皙的脸蛋上新添两道红霞,嗔怪父亲在客人面前的失态。
              海伦娜的父亲又同威廉聊了天,海伦娜继续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书,威廉一眼瞥到了海伦娜手中那本午后阳光下的《安娜·卡列尼娜》。
              “那个…海伦娜,不然我给你念吧,我有从图书馆借到这本书哦。”威廉从身边的书包里抽出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你读到哪了,给我说说吧!”
              “第三卷,第十六章。”海伦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目前所看到的内容。
              “别墅里所有的房间都挤满了走来走去搬运行李的挑夫、园丁和仆人…”威廉雄厚的男声在无声的客厅里响起,他把手中的书翻到这一页,声情并茂地开始朗读起来。
              海伦娜也没有想到威廉竟然会如此认真,听着威廉富有感情的说书起来,她也仔细侧耳倾听,不得不说威廉在文章理解方面并不差,他只是不想读书,如果他要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在学校被传成一个无所事事的校霸。
              曾经海伦娜也为此担心过,她是盲人,也有不少的人因为她的身体缺陷而欺辱她,还好有特蕾西陪伴着她,不然自己可能很难在学校继续认真学习下去。
              她担心自己会被这个周围人传得沸沸扬扬的三年级“校霸”找麻烦,然而她现在用亲身实践打破了这个念头,她虽然失了眼睛,但她却没失了心,威廉对她的好,用心感受下来,哪里会有欺负她的邪念?
              就在她沉浸在威廉的温柔之中,特蕾西和玛尔塔将晚餐端上了餐桌。
              “威廉,你在给海伦娜读书吗?”特蕾西被玛尔塔勒令坐在一边,不必过来忙着做端盘子这样的活儿,她乖巧地出了厨房,就听见威廉在客厅念书的声音。
              “叔叔,海伦娜,威廉,准备吃饭了!”特蕾西金色的小脑袋就像一个小太阳一般耀眼,她的笑容是温暖的良药,沁人心脾。
              威廉扶着海伦娜,替她拿着盲杖,领着她坐到餐桌旁,正好玛尔塔也把今天的菜肴端了出来。
              “火鸡大餐冲呀!”玛尔塔端着一个巨大的圆盘,那只被烤得褐色的火鸡被放在了桌子的正中间,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让饥饿的众人不禁咽了咽口水。
              “来,海伦娜,吃个鸡腿。”威廉很贴心地将火鸡的大腿肉切成一块一块,放在海伦娜的盘子里,刚刚出炉的火鸡在灯光下还冒出丝丝白雾。
              “谢…谢谢威廉,我可以自己来的…”海伦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她只是看不见而已,手腿还是健康的,她叉起一小块鸡肉,放入嘴中细细咀嚼起来,“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些。”威廉一副恨不得把一整只火鸡都喂给海伦娜吃的样子,还好被玛尔塔拦了下来。
              “威廉,你这也太宠了一点吧,不行,另一只腿是我家特蕾西的!”
              玛尔塔和威廉上演了一场刀叉大战,作为小主人的海伦娜和特蕾西也不知该如何动作,只能在一旁埋头盯着自己碗里的蔬菜沙拉,海伦娜的父亲看到少年们如此的活力,笑得合不拢嘴。
              餐后,威廉便准备回去,而玛尔塔打算在特蕾西这里住一晚。
              “玛尔塔,你都不回家的吗?”
              “父亲在部队里又没放假,母亲和朋友出去旅游,家里就我一个人,空空荡荡的多没意思啊,还不如和特蕾西多待一会儿。”
              玛尔塔如是说道,威廉也很清楚玛尔塔家的情况,她同她父亲关系不太好,据说是因为她想当空军,而她父亲执意让她继承他的兵种,当一位陆军骑兵。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注意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帮忙照顾一下海伦娜。”
              “知道了知道了,姐夫。”还不等威廉说话,玛尔塔就把他推到门外,关上了海伦娜家的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15 14:03
                特蕾西点点头,跑去和班主任说明情况,还顺便去把海伦娜的盲杖捡了回来。
                “有些破损,但是我可以修。”特蕾西检查了一下盲杖的受损情况,“威廉,海伦娜就麻烦你了,我可能要等到下课回去才能开始动工,备用盲杖在她房间的衣柜旁边。”
                特蕾西还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才把海伦娜放心地交给威廉。
                没有盲杖的海伦娜在威廉的帮助下并没有很慌乱,只是她有些若有若无想要避开威廉的举措,在她身上极为敏感的威廉很快便注意到了这件事。
                “海伦娜,你有什么心事?”
                “威廉…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走这么近才好。”
                海伦娜的声音如一把利刃,狠狠刺中威廉的心脏,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看着海伦娜,喉咙似是塞住了什么东西,一个字符都发不出来。
                “跟我在一起只会让你更加难过。”
                “才没有!海伦娜你不要胡说八道!就算全世界抛弃了你,我,威廉·艾利斯,都不会抛弃你的!”
                威廉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回响,敲打在海伦娜的心弦上,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和特蕾西还有父亲不一样的温暖的感觉。
                “可是…我总是在给你添麻烦,如果不是我,你这次也不会…”
                “这不是你的错,海伦娜。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以后更不会怪你什么,你需要的东西太多了。我…我想在今后的时光里能给你我的一切。”
                “威廉,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么…”海伦娜拽着威廉的衣袖,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这是她第一次钻进除了父亲以外别人的怀抱,“我现在好难过,为什么看不到你的容貌…”
                “别…别哭海伦娜!没有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我长什么样…”感受到胸襟前的温暖,威廉有些手忙脚乱,他在身上摸索着可以替海伦娜擦去眼泪的手帕,却是一无所有。
                他托住海伦娜的脸,用拇指替海伦娜抹去眼泪,那双眸在晶莹的泪珠中却是更加闪耀夺目。
                “我在这里,一直都在,别哭…”威廉将海伦娜拥入怀中,“好了,我们回家。”
                海伦娜的父亲因为工作并不在家,威廉带着海伦娜回了她的房间,备用盲杖静静地靠在衣柜旁,威廉取过盲杖,还是让海伦娜坐在床边。
                “我去倒点水来,海伦娜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威廉转身想走,却被海伦娜拽住了衣摆。见状,威廉在海伦娜的身边坐了下来。
                “好了,我就倒杯水,马上就回来,不会走的,乖。”威廉像哄小孩子一样地哄着海伦娜,海伦娜听话地点点头,威廉在她额上轻吻,便去厨房倒了杯水。
                威廉一手托着水杯,小心翼翼地给海伦娜喂了些水喝,海伦娜道了谢,威廉才得以完全放松。
                两个人在床上并排坐着,海伦娜靠在威廉的肩膀上,如此温馨的午后,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也不失美好。
                “威廉·艾利斯先生。听说你昨天打伤了二年级的一位同学,这件事是真的吗?”主任坐在办公室内,那张黑色的皮椅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给包进去,“我之前说过什么了,如果再发现你有任何违反校规的行为,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吧?”
                “主任,求求您再给他一次机会。”海伦娜站在威廉的旁边,她很少与主任面对面谈话,以往的几次都是因为优秀的成绩而得到主任的称赞,在主任面前说情,这还是第一次,“这次的事情并不是威廉一个人的错,那位同学也不是百分百没错,威廉不会无缘无故对同学出手。”
                “是这样吗?”主任锐利的目光如同鹰爪,死死揪住经过包扎处理的同学的神经。
                “是…因为我昨天对海伦娜同学不敬…还…还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
                “你骂她,把她的盲杖丢出窗外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现在倒想着给自己开罪,给自己避重就轻?”
                “威廉,别说了!”
                威廉的怒吼在主任不大的办公室里爆炸,几乎要将所有的人震聋。
                “可是你最终还是动手了不是么?”
                “是,这点是我太莽撞,考虑不周,我会赔偿所有的医疗费,并给他道歉。”
                “医疗费确实是要赔偿的。”主任点了点头,“但我不认为他能够接受道歉,毕竟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问题。”
                主任的目光在三个人之间徘徊,最终叹了口气。
                “威廉·艾利斯先生,这次我们给你下达的处分是停学两周。这两周时间你就好好在家反省,重情重义自然是我们所欣赏的,但是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我不希望以后再听到你动手打人的消息。”
                威廉谢过主任,出了主任的办公室,两个人在天台上坐了下来,依偎在一起。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开恩,都是托了海伦娜的福。”
                “不过这样我就可以继续给你读书,送你回家,以后也可以多陪陪你了。”
                “嗯…”
                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15 14:07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15 15:04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2-20 13:47
                      自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23 07: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9 12:43
                          这个也是啊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11 07:4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2 06:20
                              我常常因为它不能被捞起来而自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4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