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盲吧 关注:150贴子:11,218

[文贴]缘(新人报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别看我名是社园第一,但锋盲也是我的最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2-23 17:52
    啊呜呜呜呜~新人!!!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2-23 18:54
      欢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2-23 21:05
        一.
        大海是什么样子的?人是什么样子的?花儿是什么样子的?颜色又是些个什么呢?海伦娜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她感觉自己永远孤身一人,在黑暗的笼罩下无法脱身。虽然她曾听父亲说过这些,但无论他用了多少形象的修饰词,她都无法想象出美丽的画面。就算想象到了,但若幻想破灭,迎接的是变本加厉的漆黑,还不如不去想呢。上天为何如此不公,使她失去了这五彩缤纷的世界。父亲又穷,买不起盲杖,她只能傻呆呆地用扫帚来代替盲杖,这更是伤透了她的心。父亲说,虽然她是盲女,但眼睛看上去很完好,是海的颜色。但是海是什么颜色呢?海伦娜很恼火。她恨透了黑暗,恨透了上帝,甚至恨她自己。
        正当她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时,父亲病了,她不得不带上那破旧的扫把出门给他买药。
        路上简直比她想象中的糟透了,扫帚的敲击声被人们紧追不舍杂乱的讨论声掩盖得严严实实。她凭着自己灵巧的耳朵听到有人对她的可怜表示同情,有人嘲笑她拿个破扫把出门,有人甚至朝她吐痰,没有一个人肯上去帮她一把。海伦娜无法忍受,但她微弱的声音很快被人群刺耳的噪音盖住了。她真想迅速逃离人群,可又走不快,好几次险些被东西撞上。
        “回家去!没看这大街都堵了吗!”
        有人冲她大喊。
        海伦娜无法忍受。她怕自己的耳朵也被人们震聋,拼了命向前跑去,身体撞在许多人的身上,冲了出来,随即,人群里发出刺耳的惊叹声,汽车的汽笛“滴滴”地大叫,与她近在咫尺。海伦娜惊得尖叫起来,她感觉到自己的皮肤正被坚硬的东西推着,就在她要跌倒的那一刻,也是她绝望的那一刹那,伴着一阵狂风袭来,温暖的手掌轻轻地接着她。
        这一定是个帅气的人,惊魂未定的她迷迷糊糊地想,随即躺在那人宽阔的肩上,昏了过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2-23 21:1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2-23 22:1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2-24 07:37
              我忘加精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2-24 09:02
                二.
                当海伦娜终于醒来时刺鼻的药味儿告诉她自己在医院中。那个救她的人已不知所踪。出院后,她迅速买了药,给奄奄一息的父亲服下。海伦娜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是为父亲的病感到伤心呢?还是思念那个陌生人呢?
                从那人的肩膀宽度和手掌粗细来看,应该是个男人。她渴望有朝一日能再次遇到他。
                另一边,一个叫威廉的男子在一家店徘徊。他有着巨大的瞳孔,不仅不吓人还蕴含着勇敢的正能量,宽大的肩膀,长而有力但又不肥的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尤其是女人。但他毫不理会众人的谈论,好像是早已习惯。他正细细品味着店里的一个个盲杖,最终把如饥饿的狼般的目光锁定在一个光彩夺目的黄金色盲杖上,低头看了看标价牌,又数了数自己全部的财产,叹了口气。
                他如风一般离开小店,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他已在另一家店观赏盲杖,但当他找完所有店铺时,又回到了那黄金色盲杖前,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破旧的橄榄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2-24 10:34
                  迎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2-24 11:09
                    顶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2-24 11:1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2-24 18:3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2-24 20:36
                          今天开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2-25 06:34
                            三.
                            没过多久,威廉通过一场足球赛一举成名。望着一堆堆的奖金和出场费,他终于露出笑容来。
                            那边,有着碧蓝色清澈的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的女孩海伦娜却愁眉苦脸——家里所有的钱都付给药店了,可父亲依然卧床不起。难道自己要眼睁睁地看着父亲病得越来越重?她是个盲人,只能听着父亲的呻吟,还不知他的伤势。她一想到自己的父亲死去时自己竟毫不知晓,因为眼睛,一点都没帮助父亲,今生今世都看不到他的长相,心情便瞬间低落到谷底。
                            “您的快递!”
                            海伦娜奇怪而摸索着打开门,拆开紧密的保护膜后,一件圆柱形的物体靠在她手中。这是……盲杖?!
                            海伦娜将它重重地敲了一下,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了——可惜是黑白世界,但她哪里知道,她以为自己与常人一样了,惊喜得合不拢嘴。待她终于从拥有视力的幸福中走出后,立刻扑向父亲,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但眼前的景象令她惊呆了——血,鲜腥而恐怖,深深地渗透进雪白的床单上,形成令人不寒而栗的图案。在血河的中央,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颤抖着,哆嗦着,只是他仅有的还活着的踪迹。衣服几乎没有了,剩下的布料也被血水泡得像浸在红墨水中的纸片。豆大的液体,顺着床檐滴落下来,逐渐凝成一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2-25 17:0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2-25 1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