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景吾吧 关注:83,713贴子:1,986,104

【绝爱Atobe】你眼中的轨迹(原创BL)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案以后再补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3-24 16:10
    第一章

      “啊,青学那个臭屁的家伙又赢了!”
      “啊哈,那个叫越前龙马的一年级是吗?”
      “真是有够嚣张的啊,好想冲上去把那张该死的笑脸用球打烂啊……”
      “哈哈哈哈你在做梦吧?日吉学长都被他打败了,你去只有送死啊哈哈哈……”
      “……”
      几个一年级生正扎堆在角落为这次冰帝学院在关东大赛上输给名不见经传的青春学园而愤愤不平。
      “阿拉,你们几个在说什么呢?”
      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几人同时一惊,回头发现他们口中的日吉若学长正抽搐着嘴角站在他们后面,太阳将他的影在地上拖得好长。
      “啊日吉学长,对不起对不起!”
      “真的非常抱歉!”
      “很抱歉日吉学长……”
      日吉眉头攒动,看着蹲在地上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冷喝:“还不赶紧把球捡好!”
      “是是是!”
      “我们马山就捡!”
      “真的很抱歉日吉学长!”
      日记若哼了哼,攥着球拍走远了。
      几人知道日吉学长身影不见了才不约而同地拍着胸脯,叹息:“日吉学长真严厉啊!”
      “可不是吗?”
      “他可是部长大人亲定的下一任部长候选呢!”
      “哎……其实我更喜欢桦地学长来当我们部长呢……”
      “桦地学长?!你在开玩笑吗哈哈哈哈……”
      “也是啊哈哈哈哈……”
      三人说说笑笑,扛着球框朝器材室走去,却在半途遇到一人。几人对视一眼,又哈哈哈笑起来,却不同刚才的玩笑,而是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话说同样都姓越前,青学的越前就那么强,咱们冰帝的越前就那么废,果然姓氏什么的还是不能决定一切啊……”
      “就是啊,越前龙马在青学可是被称为王子呢,瞧瞧我们这位,是不是啊?越前?”
      “嘛,算了拉,人比人,气死人,说的就是这个拉……”
      “头发这么长,连眼睛都看不见,邋邋遢遢,半夜遇见真以为是个鬼呢……”
      三人一边嘲笑着对方一边在经过时“不小心”将手里的球框往对方身上撞,那人不妨之下被撞得重心不稳,连退好几步才稳住身体,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早已滚得到处都是的网球。
      “走路不看着点吗?”
      “瞧瞧你干得好事,这是我们才捡好的!”
      “这下完了啦哈哈哈,嘛,反正是这家伙撞的,和我们无关咯……”
      几人拍了拍手,其中一人状似同情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哪,穴户学长生气可是很可怕的,你会把这些球都收拾好的,对吧?越前同学?”
      最后那一声“越前同学”喊得无比真诚恳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多么要好的伙伴呢。
      越前天海看着满地狼藉的网球,心底叹了口气:“我会收拾好的。”
      “那就交给你咯!越前同学!”对面三人满意地点头,嘻嘻哈哈地结伴着离开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3-24 16:11
        一直到把所有球收进球框,夕阳彻底落下,冰帝学园的网球部社团活动已经结束很久了。
        越前天海最后扫视了一遍球场,确认所有器材都收进了器械室,才把器械室以及更衣室的门一并锁上。
        他看了看手表,刚过六点,离打工还有半小时,时间刚刚够他赶过去。
        “全都好了?”
        空旷的球场传来好听的男声。
        越前天海转身,就看见两个身高差不多但明显高过自己的男生站在网球场门口,正望着他。
        越前天海哪怕再沉默再疏离再和网球部的队员们不熟悉,也不会认不出这两个人。
        一个犹如太阳般耀眼夺目,一个宛如月光般温和平静。
        “是的,部长和忍足学长。”他朝两人点头示意,然后拎着网球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迹部景吾看着行色匆匆的背影,有些讶异:“他是谁?”怎么完全没有印象?网球部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人?
        忍足侑士笑笑:“迹部那么忙,哪有时间记一个新人?”
        “新人?”
        “嗯,如果我没记错,似乎是刚转学来的一年级生,当时进网球部那天还闹出了点风波呢,你那天正好学生会有事,恰好不在。”
        “什么风波?”迹部景吾沉下脸。
        居然敢趁他不在的时候闹出风波?看来是这阵子太松懈了……
        忍足侑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因为他姓越前。”
        “越前?”
        “对,越前,我想想,哦,似乎叫越前天海。”
        迹部景吾挑眉,有点明白过来了:“所以因为他跟越前龙马同一个姓氏,网球部的家伙就为难新生了?”
        “你还是这么聪明。”忍足侑士不得不佩服迹部景吾的洞察力,自己光是说了一个姓氏,这个冰帝最伟大的帝王已经把来龙去脉理顺了。
        “哼,真是难看。”迹部景吾不理会忍足侑士的调侃,转身便走便说:“明天让所有人深蹲一百组。”
        越前龙马只有一个,怎么可能姓个越前就以为会有一样的实力,是脑子都秀逗了吗?
        迹部景吾觉得有必要再制定一次集训,让这群松懈的家伙们好好感受一下久违的地狱生活。
        忍足侑士耸耸肩,噙着笑跟了上去。
        
        从上学到放学到网球部训练,再到收拾网球场然后便利店的收营打工,越前天海结束这重复的一天时,已经八点半了。
        手机一如既往地在这个时候亮起,提醒着他有信息进入,越前天海点开一看,一如既往的是那个向来不善言辞眼睛长在头顶上,却始终对自己小心翼翼的弟弟的来信。
        【结束打工了吗?】
        来信署名:越前龙马。
        他想再次忽略不回,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听见了之前那几个一年级生的议论,越前天海破天荒地回去一条简讯。
        【恭喜获胜。】
        然后把手机扔进了书包,不再去管。
        关东大赛吗……越前天海走出便利店,望着深蓝色的天空,感受着风从东来,轻轻吹起眼前已经太长的刘海。
        可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苦笑一声,收回视线,继续着日复一日的步伐,踩在独自一人回家的路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3-24 16:15
        第二章

          早晨七点,闹钟准时响起。
          越前天海摸索着按下闹钟,然后摊在床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顺便伸了一下懒腰。
          又一天开始了。
          紧接着便是重复的动作和重复的生活。
          越前天海有时会觉得自己身体里可能安装了一套既定模式,他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根据这套模式按部就班。
          没有梦想,甚至没有希望。
          从十二年前穿越到这个当是仅仅只有三岁的身体上,并且成为越前龙马的异卵同胞的哥哥后,他就知道,所谓的梦想和希望,是只属于这个世界的。
          打开手机,不出意料地又是好几条未读讯息,而发送人全是自己那个叱咤风云的弟弟。
          【下周末要和城成湘南对赛。】
          【父亲其实很想你。哥哥会回来吗?】
          【为什么去冰帝?】
          【哥哥……你已经不再打网球了吗?】
          越前天海对着手机发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再又一条一条删去。
          那个嚣张的小不点啊……想象着那个不可一世臭屁得人神共愤的家伙是怎样眉头紧皱而又无可奈何地打出这些短信,越前天海的神情便软和了下来。
          龙马,这一点都不像你会做的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3-24 16:20
            
            越前天海的出租屋离冰帝学园不算太远,但每天早上乘坐电车的时间还是要花去差不多半个小时。
            当然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母亲也有提前给他准备好住的地方,但因为距离青学太近,而他又不想去青学就读,所以只能算了。
            至于弟弟在信息里提到的为什么要去冰帝,越前天海只是单纯对冰帝学园印象比较深刻而已。
            毕竟上辈子,《网球王子》这部漫画只连载到冰帝学园这一段,他还想等着再往下看剧情,结果却因为手术失败提前死在了手术台上。
            所以漫画之后的剧情走向,他当然不知道了。
            但即便剧情只走到这里,越前天海却明白,这个世界的主角,是自己的同胞弟弟。
            越前龙马。
            越前天海不知道作者后面是怎么设想的,反正在他已知的剧情里,越前龙马是没有哥哥的。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穿越来到一个虚构的漫画世界,但有一点已经显而易见。
            他不是主角。
            他不是那些穿越重生的小说中,有着无数金手指头顶巨大光环的主角。
            他,越前天海,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知道一点点剧情的旁观者。
            这个事实在两年前自己打败弟弟拿到全美青少年14岁以下组获得冠军之后便出了车祸时,就已经领悟得很深刻了。
            既然越前龙马是主角,那么所有妨碍主角的人,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大难不死,大概只是因为……作为主角的哥哥,自己或许还剩那么一点点的,运气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3-24 16:26
            很期待啊啊啊啊啊 楼楼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24 17:54
                “停!”
                一声令下,所有一年级生停下动作看着他们的部长。
                “今天开始排名赛,二年级以上必须参加。”迹部景吾一头金发在夕阳之下亮得发光,他看了眼不远处的一年级生们:“一年级生允许参加。”
                允许参加,言下之意,你自己觉得你能挑战二年级三年纪那就参加,如果不能,就自觉闪边。
                迹部景吾最痛恨不自量力的人,如果没有实力还敢挑战浪费学长们的时间,那就等死吧。
                越前天海自觉退到一边,默默同一群跟自己差不多身高的同年级观看冰帝网球部有名的排名赛正式开始。
                “呐,越前同学。”站在越前天海旁边的小林原野小声问道:“你不参加吗?”
                小林原野是唯一一个愿意亲近越前天海的人,而不像其他那群家伙,只因为自己跟越前龙马同姓就另眼相看。
                “我为什么要参加?”越前天海反问。
                “我看越前同学每次的基础练习似乎都不是很累,应该是以前就有基础吧?”
                “只练习过一段时间而已。”
                “这样啊……”小林原野不再说话,他羡慕地盯着球场上已经抽签完毕准备比赛的学长们,感叹:“真希望我也能像学长们那样打比赛……”
                越前天海不想泼冷水,但还是忍不住开口:“可是冰帝的正选资格很难。”
                跟漫画里介绍的一样,冰帝的正选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只要输了比赛,立刻就被替换,冰帝的原则是,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如果你坚持不了你的强,就要被取代。
                是很残酷,但很现实。
                而到了职业赛场上只会更残酷更现实,早已经历了一遍的越前天海对于这个规则没有什么异议。
                “我会努力的!”小林原野目光坚定:“我一定会成为冰帝的正选,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
                越前天海看着他笑:“一定会的,我相信你。”
                小林原野收回远方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可是我基础还不够扎实呢……啊,对了,既然越前同学之前练习过一段时间,不知道能不能结束活动后陪我一起练习呢?”
                越前天海有些意外,原本想拒绝,但不知为何,当对上小林原野信任真挚的眼光,拒绝的话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但是我……”他犹豫着:“我还要打工。”
                小林原野意外居然冰帝还有需要打工的人,好奇地问:“每天吗?在什么地方呢?”
                “不是每天,每周三和周四晚上六点半到八点半,我要去附近的便利店打工。”
                “也就是说,除去这两天,其他时间都可以吗?”
                越前天海想了想:“周末不行,我要复习功课,不如以后每周一和周二,网球部活动结束后,我们一起练习吧?”
                “好。”小林原野满口答应:“那就这样说定了。”
                于是在越前天海的行程表上,原本空着的周一周二晚上,也被写满了事项。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意外定下的事项不仅在之后改变了他曾预定的轨迹,更在他的生命中掀起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3-24 18:38
                第四章
                  冰帝网球不一月一度的排名赛若火如荼地开展着,而越前天海对小林原野的基础知道也在亦步亦趋的进行着。
                  小林原野身上有着令人欣赏的韧劲,以及不服输的脾气,这让天海在进行基础训练时会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小时候的越前龙马也是这样,大大的眼睛写满了倔强,时不时还要冒出一句跟他年龄经历全然不符的“ma da ma da da ne”。
                  小家伙每次冒出这句极具个性的习惯语,天海都会哈哈大笑。
                  简直太逗太可爱了。
                  咳咳,言归正传。
                  除此之外,小林原野的身体协调性也不差,短短半个月,一些错误的习惯已经全部纠正了过来,不仅如此,进步也是显而易见,尤其是发球一块。
                  发球对于网球而言简直太要命了,掌握好发球,那么直接得分不让对手抢去发球局就不在话下。
                  而每一个发球局对于选手来说,都至关重要。
                  于是,每一天的练习,每一点的进步,都让原本已经准备放弃网球的天海再次生出了信心,而这种信心的来源却不是自己,却是小林原野。
                  当小林原野已经完全把发球技巧稳固之后,有一天,天海突然手握球拍指着对方大声说:“原野!想不想看看真正的发球?。”
                  “哎??!!”
                  小林站在隔离网对面目瞪口呆。
                  天海吹了吹额前的刘海:“要不要看啊?”
                  小林尚未反应过来为什么天海突然自己发球,以及真正的发球又是什么,身体已经先一步掌控思想,迫不及待地回道:“当然要看!”
                  额,等等……谁来告诉他,天海刚刚说的真正的发球是什么啊?
                  可还没等到他回过神,他的对手已经收起了往日随意的笑,眼神在瞬间变得犀利,那一刻,小林原野只觉越前天海给他的气质完全变了。
                  不再是邋邋遢遢留着过长的头发,搞得连五官都看不清的那个天海,一下又一下,弹跳着的小小网球被抓紧修长的五指,干脆地抛球,起跳,挥拍……风带着呼啸声,极速而来,破开金光与尘埃出现自己视线。
                  寸与寸之间。
                  身体的自我保护意识率先令他举起牌子,挡在了脸前。
                  “外旋发球……”
                  小林原野无意识开口。
                  与此同时,离隔离网不到五十米处,同样有人脱口而出:“……外旋发球!”
                  忍足侑士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转头看向同样目露惊诧的的迹部景吾:“喂迹部,我没看错吧?”
                  迹部景吾盯着球场上的人不说话。
                  但也不需要有人给出回答,很快,球场上那个身影再次用行动作答,一次又一次,毫不吝啬地用四记外旋发球直接拿下了发球局。
                  苍蓝色的眼眸在瞬间紧缩。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3-24 19:2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3-24 19:4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3-24 19:49
                      啦啦啦 前来报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3-24 20:26
                        等待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9-03-24 20:40
                            球场上,小林原野在短暂的震惊后,兴奋地大叫起来:“天啊天海!这是外旋发球吧?是那个越前龙马的外旋发球是吗?”
                            天海听了好笑,摇头:“外旋发球又不是越前龙马发明的,什么叫做越前龙马的发球?”
                            “嘿嘿……”小林原野不好意思地抓脸:“我只看过越前龙马发过这种球嘛!”
                            “感觉如何?”
                            “太棒了!对了天海,这么厉害的发球你是怎么会的啊?”
                            天海神秘地比了个手势:“秘密!”
                            小林原野双眼发亮:“那你还有别的秘密吗?”
                            “如果有,你会为我保密吗?”
                            “我保证!”小林原野立刻举手在太阳穴边起誓:“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越前天海顺手撩起刘海,过长的发丝被撩起那一刻,小林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容貌,细长的眼线,透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五官清晰而干净,轮廓细致又分明。
                            配着撩发的姿态,整张脸好看到不行。
                            “呐……”越前天海听见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兴奋过的心跳声,在胸口处一下又一下地跳动:“我教你吧。”
                            那是源自命中深处最原始的声音,联系着他的前世与今生,冥冥中的注定,永无可能分割的热情。

                            “外旋发球……”忍足侑士喃喃,“不对啊,他明明只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一年级生啊……”
                            迹部景吾冷冷开口:“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一年级生却会发高难度的外旋发球……你是这个意思吗,啊嗯?”
                            忍足侑士摊手:“好吧,你的意思是?”
                            迹部景吾再次看了眼球场上的人,可惜对方只是再陪着另一个一年级生进行很简单的接发球回击,于是收回眼光。
                            “你说他叫……”
                            “越前天海。”
                            “越前……”迹部景吾喃喃,随即勾起嘴角:“呵,又是一个越前。”
                            忍足侑士赞同地附和:“是啊,又是一个越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3-24 20:55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3-24 21:13
                              好看,以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3-24 2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