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盲吧 关注:150贴子:11,218

【锋盲】Latecomer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海伦娜第一人称向×
随手涂鸦 初稿已完成 [拼命暗示 需要夸夸]
先发一半 剩下一半明早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最近心理有些阴暗 [这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he请放心食用
[不用看了这排是来凑字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4-14 02:06
    [壹]
    我的世界曾经是亮的。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早晨,迷迷糊糊间醒来,没听见什么动静,我开始慢腾腾地穿衣叠被。
    妈妈已经出去打工了,我有些失望。
    床边忽然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我吓了一跳,随即继续埋头扯皱巴巴的被角,故意不去看特蕾西那张写满了笑容的脸。
    “姐,”她伸手想要帮我,“妈妈说早饭我们自己解决。”
    我毫不客气地拍掉她的手,翻身下床,嘴里“哼”了一声。
    特蕾西缩回手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补上一句:“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买?”一股无名火起,我转身粗暴地扯住她的胳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你以为钱很好挣吗?你怎么敢这么心安理得地用我们家辛苦挣来的钱?”
    特蕾西愣愣地看着我发脾气,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而我最讨厌她这样,愤愤地甩开手,她的胳膊上立刻浮现出几道白色的指印。
    我其实知道她这么说是关心我,但我一想到要是没有她,妈妈这个时候一定还在家里给我做早餐,心情便愈发恶劣。
    特蕾西是妈妈去年一次外出打工后带回来的,要不是我那么清楚妈妈的为人,几乎要怀疑这是她不知什么时候的私生子了。
    当时瘦瘦小小的她躲在妈妈身后,怯怯地打量着我。我冲她笑笑,顺手把手里还没来得及吃的苹果递给她。她接过,笑得很开心,我却突然变了脸色。这是第一次妈妈回来了那么久也没和我说一句话,哪怕我故意把苹果给特蕾西,她也只是笑着看了我一眼,而安抚的目光一直落在特蕾西的身上。
    她甚至轻轻揉了揉特蕾西的头发。
    我忽然很讨厌特蕾西,因为她抢走了妈妈原本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温柔。但我没说话,转身就走了。我能说什么呢,我难道要蛮横地要求妈妈送走她,让妈妈难堪吗?
    我试图用种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后来还搬出了常年不在家的爸爸哭闹,但妈妈似乎铁了心要把特蕾西留下来。最后一次我们对这个问题争执不休时,妈妈用一种很疲惫的语气告诉我:“抱歉,海伦娜,我必须让特蕾西有一个完整的家,这是我欠她的。”
    欠她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还她?但妈妈看起来很累很累,我不敢再问她了,只是用冷淡和厌恶来让特蕾西明白,谁才是妈妈真正的女儿。
    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我示好,这让我有时会莫名心烦意乱,甚至更加讨厌她。
    我兀自生了会闷气,感觉到饿了便去厨房里找吃的。冰箱里有一些冰冷冷的速食食物,我忽然没了食欲,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就关上了冰箱门。
    至于特蕾西的早饭,那就不关我的事。
    刚啃了一口,我用余光瞥见特蕾西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我,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我不动声色地挪动了下位置,故意让她看见自己远离的动作。
    一丝沮丧的神情在特蕾西的脸上一闪而过,她看着我的脸色,“姐,削了皮再吃吧。”
    鬼使神差的,我接过了刀,因为我想象着那把刀深深扎入特蕾西身体里的样子……我知道这样想不对,我甚至害怕这样心理阴暗的自己,但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大概是昨晚没睡好,眼前有些模糊,我眨了眨眼睛,然后低下头,努力去看一截要断不断的果皮。
    胳膊肘突然被猛烈地撞击,我身体一僵,锋利的刀尖不偏不倚地偏向上方,我感觉到自己的眼角一阵剧痛,似乎还听到什么东西被划破的声音,很快就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
    刺骨的冷顿时席卷了我的全身,在我几乎失去意识前,我只听见特蕾西疯了一样的哭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4-14 02:07
      医生告诉我我的眼睛只是局部组织损伤,我不信,却还是强迫自己不要多想。但在刀片划伤我眼睛的那一刻,我已经隐隐莫名确认自己会瞎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想我一定会恨海伦娜一辈子。原本我以为无论如何我也会怨恨她,那时却突然无比依赖起常常来看我的特蕾西。我的眼前很黑,我说我很害怕,那时她总会抱着我说:“不怕,会没事的。”
      对,会没事的。
      然而在终于拆掉布的那一天,厚厚的纱布一层层的解开,我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眼底的光芒。
      我慌了,不顾医生的阻止猛地睁开了眼。一瞬间眼前的东西看不清楚,随即那仅存的光芒也消散了,眼前漆黑一片。
      “不,不……”
      唇畔溢出几声绝望的哭喊,我喉头发哽,甚至无法再移动,几乎要倒在地上,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
      特蕾西压抑的哭声也在同时响起,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我的神经,经脉寸断般疼痛,眼前一望无际的黑暗将我吞没,我可以打赌,这是我此生当着别人的面最狼狈的时候,也是我这一生唯二狼狈的时候。
      医生骗了我。
      特蕾西骗了我。
      我的眼睛……瞎了。
      真的瞎了。
      我听到妈妈低声安慰特蕾西的声音,我已经听不清楚,心头却翻涌起滔天的恨意。
      对啊,她的眼里永远只有特蕾西,哪怕她的亲生女儿被那个人多去了光明。
      “妈妈”这个称呼,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那一刻,我突然第一次恨妈妈,也是那么恨她。
      从那天起,我突然明白该来的,终究会来,仇恨最善于埋葬于黑幕中,然后在某个时刻露出不洁的獠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4-14 02:07
        我终究还是没有对妈妈动手。
        忘记跟特蕾西明里暗里交锋多少次,我想她猜到暗中设计她的人是我,但她从来未说破。
        我心知特蕾西聪明不下我,想狠狠地报复她并不容易,机会会需要等待。可我没想到,在我复仇成功前,我遇见了威廉。
        第一次见威廉。
        我看不见他,但我能感受到他看我的眼神极为炽热,这让我心中感觉不悦。他热情地靠近我,给我打招呼,套近乎,我避开了他。
        但他却始终不肯放弃,依旧不屈不挠地每天跟着我讨好我,哪怕我当着他的面把他送我的东西摔在地上。
        我觉得自己已经够无情,我感到厌烦至极。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听说他和奈布是好兄弟,而奈布恰好是特蕾西的男朋友。那个时候,一个我从未想过的疯狂的计划在我心中形成了。
        第二天,我答应了威廉的追求。威廉欣喜若狂,他抱住我,身体因喜悦止不住的颤抖。他发誓要护我一辈子,我听着他带着哭腔的声线,忽然有了一瞬间的犹豫。
        大概是觉得对不住威廉,我耐着性子和他做了一阵正常的情侣。威廉对我很温柔,但我明白这不过是暂时的。
        至于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
        也许是他的爱实在是炽热,让我竟贪念起那一份温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4-14 02:08
          咳 剩下的明早发🤔睡了不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14 02:09
            [睡醒] 准备开始自娱自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14 07:12
              [贰]
              后来有一天,我狠下心,买了一箱啤酒去找特蕾西。她很诧异,也很开心,和我喝了很久。而我在灌醉了她之后,把她拖进了同样昏睡不醒的威廉的被窝。
              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我的心忽然狠狠抽痛了一下,但我忽视了它。
              毕竟,这和我的仇恨相比算点什么?
              终于,我利用了奈布对特蕾西的心,同时以威廉为诱饵,终于设计了特蕾西一次。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奈布在女朋友和兄弟的双重背叛下竟直接参了军,远远地离开了。
              这并非我的本意,我只是想让他和特蕾西分手而已。
              特蕾西怒极,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在第二天便搬离了我们家。妈妈疑惑,问她,她不答,而我也心虚般保持了沉默。
              可妈妈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一切,她气急败坏地质问我,我承认了,她在不可置信后,竟直接当众打了我一耳光。
              所有人都惊住了。那是我出生以来她第一次打我,依旧是为了特蕾西。我的脸上火燎火燎的疼,心底却是寒冷彻骨。
              这就是我的好妈妈,从未关心过我,如今为了别人家的孩子,她又当众打我。
              我直起身子,一字一句道:“我不过是让她失去了一个男朋友,她却让我失去了我的眼睛!凭什么,凭什么你今天打我?”
              一向在别人面前文文弱弱的母亲也同样怒吼道“那是因为你从来不听我说!你已经被仇恨完全毒害了精神。”
              我收回刚刚迈出的腿,索性直接坐下。我倒想知道,那个被我称为“妈妈”的人,想如何解释她这么多年来的种种偏爱和种种冷淡。
              接着我听见妈妈讲起了往事,说她当年是如何欠下特蕾西母亲一条命,这些年都只是为了报恩。
              我震惊,却依旧嘴硬般问她,特蕾西毁了我的眼睛,难道还不够吗?
              母亲突然不说话了。好久她才叹了口气,然后告诉我,我先天性弱视,本就会在十岁左右完全失明,不管特蕾西有没有划伤我的眼睛,结果都是这样。
              她说起早些年她天天早出晚归工作,就是为了给我失明后攒下活命钱。爸爸常年不在家外出工作,也是同样的目的。
              我沉默着听完,然后直直地跪下,给妈妈磕了一个头后走出了房间。
              但我心里真正解不开的结,却是我这么多年来的对特蕾西的误解和恶意。我去了她家,她打开门,最后还是接过我手中的酒罐,就像多年前我从她手中接过水果刀一样。
              我喝的不多,脑袋却是晕乎乎的。特蕾西忽然苦笑着问我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一直忍让我吗。我强忍着头疼欲裂摇头,她却说是因为那一个我递给她的苹果,那是别人给她的第一个苹果,她那时便发了誓,要一辈子对我好。
              一辈子吗……好像有人也这么对我说过。我只记得自己最后请求她搬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14 07:29
                她犹豫了片刻,答应了。

                事情并未结束,不知是谁把这件事发到了学校的贴吧上。一时之间,我成了众矢之的。我失败了,被万人嘲讽。虽然我知道这是我活该,但我还是一度觉得生不如死。
                但没过多久,有一个自称威廉的人却在帖子下面发帖申明这件事与我无关,全是威廉一个人喝醉酒犯下的错误。又是一阵风言风语,但这次的攻击目标不再是我,我却丝毫高兴不起来。奇怪的是那个帖子却很快被删除了,仿佛是被人刻意压了下来,而各种谣言也纷纷消失了。
                但我已经顾不上这么多,我匆匆去找了威廉。他的声音沉稳依旧,只是多了几分疲惫与倦怠。
                “什么事?”他问,刻意保持疏远。
                他刚说完这句话,我已经飞奔过去,抱住了他的后腰。几乎是在这一瞬间 我便已泣不成声。
                “威廉,我错了,你不要走。如果我说其实我真正心爱的人是你,如果我说我后悔了,后悔伤害你,后悔做出那些让你失望的事,你会不会……”
                会不会有哪怕一丝原谅我的可能?
                我说着,已然嚎啕大哭起来,原本压抑在心中很久的情绪随着哭声毫无顾忌地宣泄出来,让我觉得很痛快,却又很害怕。
                害怕他拒绝我。
                他不说话,身体却有了一瞬间的僵硬。我几乎要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对我笑笑,然后告诉我“没关系”。
                可是……
                他伸出手,几乎是无情地将我抱着他的手扯落下去:“海伦娜,太晚了!我已经……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抱歉,至于你,忘了我吧,或许你会遇见比我更好的人,祝你幸福。”
                他这话一出,我的双臂忽然失去了力气般软软地垂下,我低着头,告诉他:“我知道了,你走吧。”
                他也不曾停留,大步而去。我面上带泪,却突然无声地笑起来。
                哪怕深爱,也注定是错过。
                那就放过他吧,也……放过我。毕竟,一个瞎子也配不上他这么好的人。

                一年后奈布回来了,他和特蕾西结婚了。
                特蕾西告诉我,当初帖子的事就是奈布解决的,我请她替我向奈布表达了歉意和感激。
                婚礼很热闹,我作为特蕾西的伴娘出席。我抱着一种侥幸,希望威廉回来参加奈布的婚礼,但我再一次失了望。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因为我不想让特蕾西的婚礼因一个冷沉着脸的伴娘而变得不那么完美。忙了很久,宾客已经走了不少,我坐在椅子上,微微喘着气。
                有人走近了我,我以为是特蕾西,刚想说“我不累”,那人却先我一步开口。
                “你准备多久结婚?”
                他问我,我闭上眼,双手紧握成拳,然后又慢慢松开:“我不知道,你呢?你结婚了吗?”
                “还没,快了。”他笑,我这一秒钟却心如刀绞。不过一年不见,他就要娶妻了吗?
                我苦涩地笑笑,无意间红了眼眶。
                虽然不应该,但是……我真的很嫉妒那个新娘。因为她有一个好丈夫,一个会护她一辈子的人。
                “她是个好人吗?”
                “是的。”他轻声道,“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
                “好。”我听见我说,然后我转身,不想让他看见我狼狈的样子。
                “嗯,记得不要迟到,不然没有新娘的婚礼算什么呢?”
                他牵住我的手,在我的耳边吹气道,我的耳朵红了。
                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眸中熄灭了很久的光芒再一次闪闪发光。
                “好,我会的。”我回答他,用他和我发誓时的语气,终于定下了一生所属。
                I was a latecomer , but the god forgave me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4-14 07:34
                  好了就到这里就完结了
                  我来总结一下
                  故事情节老套
                  前期啰里啰嗦废话太多
                  后期心理描写粗糙
                  有个天大的bug[有没有人看出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我jio得还是不错的23333
                  虽然不那么像cp文……
                  不然我发到海伦娜吧试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14 07:3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4-14 07:56
                      这里无聊的碎碎念×
                      [和本文没有人丝毫的关系]
                      忽然想起上周我们班搞的关于早恋的辩论会 身为反方一辩的我生无可恋原本打算随便说几句就坐下躺尸 结果话里的漏洞被揪住不放遭受对方三连追问 答完已然疯狂 后来自由辩论时果然一次麦都没抢到…… 重点是对方的队名深深折服了我——“早恋早成材”队 闪瞎 稀饭…… 口号是什么我忘了 全场最秀 我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看班群里他们做的表情包 听我方三辩和对方二辩唇枪舌战针锋相对 后来还差点扯到人身攻击[?] 感觉就是更文雅的骂街没错了 一抬头 老班就在面前笑而不语 我:……
                      周一生物考试 唾液淀粉酶保佑我 不要抽到洋葱啊啊啊啊啊——
                      抽到了不要有那么多气泡啊啊啊——
                      还有千万不要抽到使用显微镜啊啊啊啊啊——
                      [碎碎念完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4-14 07: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4-14 08:29
                          喜欢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是什么感觉
                          进一步没有资格 退一步舍不得
                          没有身份去过问她的生活
                          就连吃个醋都名不正言不顺
                          如果不爱 谁愿意委曲求全
                          抱歉 我还是喜欢你的
                          但我终究不喜欢那个喜欢你的自己
                          [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4-14 08: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14 09:55
                              为什么不是b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14 0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