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0贴子:5,161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六章
夜,悄悄来临,都市繁华的灯光掩盖不住夜的寂静。贝尔摩德坐在自己最喜爱的摩托上,飞驰在夜幕之中,今天她就要去和老友相聚了。
一个宁静的村庄,一栋别致的房屋,一片灰暗的树林,还有靠在摩托旁的精致女人。风吹过,金发悠扬。
“嘀嘀嘀”,手机铃声响起。
“喂?”她微微上扬的嘴角,与夜晚的漆黑相伴,宛如罂粟花一般美丽,“嗯,知道了,那边就交给你了。”
收起手机,贝尔摩德看着树林一边的方向,内心升腾起一份热意:“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对吧,kin?”
......
远山的小屋内,客厅里的时钟滴答作响,脏乱的地板,四处飘落的文件和两个坐立不安的人。
宫崎坐在沙发上,蜷缩在茶几前,紧紧咬牙,他感受到了背后的阵阵阴冷,绝望和无奈,充斥着大脑。
按理来说,他应该逃跑,带着妻儿,但是,整整一天的时间,他找不到他的儿子。夜晚逼近,死亡也在逼近,前方不论如何走,都是通往死亡的道路。
“终于到了这一步了。”宫崎夫人的声音就这样弥漫在了空气中,她的语气里不夹杂丝毫的恐惧。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般,入耳,心也随之平静,他一直都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随时可能发生。他终于肯抬起头来,看了看满脸镇定的她,再望望紧锁的门,长叹一声:“是啊。”
他们一直都应该无所畏惧才对,这令人厌恶至极的研究,参与者都应该入地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死亡一直都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是...
“好久不见了,”随声,门开,黑洞洞的枪口摆在眼前,“两年了吧。”
长长的银发披过肩头,门外的月光把对方的脸照的清晰可辨。
宫崎的身体终于停止了颤抖,他扶着沙发,站了起来:“真的好久不见了,琴。”
眼前的两个人,眼神坚定,毫不畏惧的站立着,这对于琴来说,莫过于最大的侮辱:“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说着,微微抬起手枪,瞄准了宫崎夫人,“尤其是你。”
区区枪口又怎么可能动摇她,她双手环于胸前,语气里参杂着些许的不屑:“怎么?怕我提起你的往事吗?”
她的话语成功的触及到了琴的底线,一张英俊的脸上浮出丝丝怒气,指尖扣在扳机,一触即发。
“你大意了。”温润的声线和冰冷的枪口形成鲜明的对比,宫崎瞪大了双眼,他的后脑就这么被枪口抵住,那声音的主人留着褐色短发,眼中的恶意不曾削减,“这家伙手中有枪。”
琴的眼里微微划过一丝不安定,许久不尝试愤怒这般感情,他实在大意了。如果不是波本从后面进来控制局面,恐怕情况会很糟糕。但现在,情况逆转,他举着黑色的枪口,直冲着宫崎夫人:“到此为止了。”
“嘭!”
巨大的声响惊吓到了附近的乌鸦,团团灰黑的乌点向树林深处飞去。
“扑棱棱”,煽动翅膀的声音传入耳朵,金靠在树旁,往巨大声响那边看去。那边好像是那个小屋吧,刚刚的声音是什么?
不好的预感袭来,这预感弄得他心情烦躁,他咬牙,别过头:“是什么都好。”反正和他没有关系,反正他什么都不知道,连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
金低下头,蜷缩起来。他其实比谁都懂,自己不过是个累赘,什么用处都没有,他其实也知道,两个人对他有多好,但是他不配,如果非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有心。
“哗”,思绪随风,丝丝金发忽然展现在眼前,在记忆深处的金发、梦里的金发,与这抬眼后进入眼帘飘逸的金发,是否是同一人?
她提高音调,动听入耳:“让我找的好苦,”却又带着低沉的语调呼唤着他的名字,“k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6-23 13:05
    暂定主角外貌
    图源网络侵删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06-25 18:33
      第七章
      夜幕降临,树林里的声响渐渐消失,留下的是死一般的寂静。贝尔摩德借着日落余晖,朝小屋方向走去,按照她的推断,金应该就在小屋的不远处才对。然而,在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偷偷溜过鼻息之间时,她停下了脚步。
      “不会吧。”贝尔摩德皱起眉,借着令人窒息的味道寻了过去。
      弥漫着恶臭的尸体,染成了暗红色的短匕和蜷缩在角落里的少年,这般场景就在她走了几十米后进入了眼帘,不知为何她的心微微颤动。
      风吹过,将一头金发吹入风中,随风飘逸:“让我找的好苦,kin。”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黑暗开始笼罩四周,仅有的微弱月光也被树木遮挡。在一片黑暗中,她的那头金发却无比光鲜。
      “你,是谁?”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地问出口。
      对面的人似乎不是与他第一次相识,她浅笑着勾起嘴角:“这么久不见就把我忘了吗?”她的目光落在金身上,深沉怀念,“贝尔摩德,是你最喜欢的酒,也是我的代号。”
      “贝尔摩德。”他将四个字含在嘴中,轻轻吐出,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看着金如此的状态,贝尔摩德也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当年她所熟知的宫崎金。他的聪慧机敏,像是被封印一般,连同他的感情都被锁在了内心深处,所以当她细细看着他的眼睛时,才会在那眼睛中找出了满满的“空洞”。
      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两年前的那场不幸带给了他什么?贝尔摩德微微皱眉,厌恶感升腾而起。
      “铃铃铃。”
      “你那边怎么样?”她接起波本的电话,询问着。
      波本带着他独有的声音,回答道:“这边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受了点小伤,那对夫妇果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她左手从口袋中掏出烟,点起烟火:“完事的话就快点回去吧,这边不需要你们操心。”
      电话对面忽然沉默,波本顿了顿:“你是...”
      话到一半,对面再次沉默,波本似是考虑了几秒,又收回了刚刚要说的话:“不,没什么。那我们就先散场,那边就交给你了。”
      “嗯,Boss传来了清扫命令,看到实际状态我也懂了他的意思了,”她看了看靠坐在树旁的金,眼里透过一丝恨意,“那种状态怎么也不可能带回组织了。”
      “你理解就好,没有必要因为区区的同情心就自断活路。”
      “比起这个,是谁把这小子的状态汇报上级的?”
      “不知道,会是谁呢?现在都不重要了。”
      贝尔摩德微微眯眼:“说的也是。”
      对话就在这僵硬的氛围中持续了几分钟。她挂掉电话,将手机放回口袋,再看看不远处的金。
      贝尔摩德不由得叹气,她闭起眼,皱起眉,想想琴和波本黑洞洞的枪口,想想Boss宣言将她定为叛徒的后果,再睁眼看看一旁的一双空洞的眼神,她不禁咬牙。
      夜还在继续,月光透过树丛,透进一丝微光。
      金就这样看着她,单纯地看着她。看着她用愤愤的语气和别人对话,看着她纠结着皱眉咬牙,看着她慢慢的靠近。
      随着她的步伐,树林周围荡漾起萤火,他从不曾见过这番光景。他只看到在那片明亮的背景当中,她高高站在他眼前,金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她伸出手示意:“跟我走吗?”
      片片萤火照亮她的脸颊,也照进他的心房。
      他的眼中闪烁着微微亮光,他清楚地记得,在某一个宁静夜晚,做了一场梦,梦里也如同这般场景:她踏着步伐,点亮束束微光,点亮了他漆黑的夜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6-29 09:17
        第八章
        夜晚的东京,繁华热闹,一辆摩托车急速穿梭来回,驶入小路中,寻不到身影。
        金坐在贝尔摩德驾驶的摩托车上,略有不安的环视着陌生的四周。夜晚时刻,灯火弥漫,车水马龙,比起幽静的乡村,这里更使他的血液沸腾。
        忽地吹过一阵风,她的一丝金发扫过脸颊,他内心的一股热血不知怎得就这样被压制,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悸动。
        他不由得回忆起了夜幕时分的那段对话。
        “跟我走吗?”贝尔摩德的身形在萤火的衬托下变得梦幻了起来。
        金微微抬手,不由得想要牵住她的手,却又在下一秒收回。或许是求生的本能驱使,他的怀疑心异常的严重。
        在刚刚那几声巨响过后,他的心就紧绷起来,他的内心在不停地叫嚣着危险的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6-30 17:23
          对方似是看出了他微妙的动作变化,收回了手,叉腰,高高在上地傲视着:“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在这里被我处理,二是跟我走,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他现在就这样,跟随着她,进入了他不曾见过甚至不曾想象过的世界。想到这里,他再次激动起来,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宛如猎鹰般,不断地寻索窥探。
          摩托车还在小路间穿梭行驶着,驾驶着摩托车的贝尔摩德从背后感受到了阵阵寒栗的杀气和几度微微的燥热,她皱起眉。
          她觉得骑着轻便的摩托车出行任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她就如此暴露在马路上,带着这个应该被处理的清扫对象,这个清扫对象还时不时散发出栗人的杀气。她开始后悔,是不是应该丢下他让他自生自灭才对?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9-06-30 17:25
            陌生的天花板,金眨眨眼睛,呆滞地盯着天花板。他似乎还没有从昨天的变故中反应过来,几番眨眼之后他才想起来,这里,是那个女人的公寓。
            早晨的风吹佛过窗,淡色的薄帘被吹起,风透过缝隙,溜到他的身边,拂过脸颊。他嗅到了一股不同于过去的一阵清新,这股香气让他精神一振,他闭了闭眼,便坐起来,起身离开房门。
            走出房门,香气扑鼻,他忍不住嗅一嗅这股香醇,闭上眼睛,脚步不由得朝厨房走去。
            走进厨房,他就看到了桌上的盘子和盘子里的美式早餐。
            煎蛋、热狗还有零星的蔬菜,盘子旁边的是一副刀叉。金很自觉的就坐在餐桌旁,拿起餐具,品尝起美味。不得不说,这顿早饭是他最近几天,唯一一次吃得满足的一顿饭,也是唯一一次吃得安心的一顿饭。
            一阵狼吞虎咽以后,金才开始寻找贝尔摩德的身影。他寻遍房内所有角落,都没有找到她的影子。显然,贝尔摩德出门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9-06-30 17:26
              这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他也试着和以前一样坐在床上,靠着靠枕,什么都不想,就这么看着窗外,但在如此呆滞地坐上两个小时以后,他开始越来越躁动,房门外的陌生气息,房间里弥漫的女人的香水味,这两个味道混杂着刺激着他的神经。最后,他无可奈何地离开床边,开始在房间里搜寻。
              ......
              贝尔摩德坐在咖啡厅里,双手在键盘上飞速地跃动。
              她这次来日本,本是为了解决匹斯克的事情,却被杰克罗斯搅乱了节奏。
              虽说刺杀吞口重彦并不是什么难事,Boss却特地要她帮一把手,她不能不把它当一回事。
              事实上她本可以在公寓里做完这些前期准备工作,但她的内心下意识地不愿意把组织的事情告诉金,便开车故意找了一个相对较远的咖啡厅。但到了咖啡厅,她却又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在公寓里出事。
              宫崎金,他的出现带来太多的麻烦。
              想着想着,电脑屏幕上忽然出现“宫崎金”三个字样,格外显眼。贝尔摩德被自己的下意识行为吓得停下了手,不由得叹气,不如还是回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9-06-30 17:26
                “铃铃铃”,贝尔摩德接起电话:“好久不见了,卡尔瓦多斯,这么早就急着问候,有什么事吗?”
                “不,我只是听说你来日本了。”对面的男人说话小心翼翼,似是生怕贝尔摩德挂电话。
                她没有太过在意,边听电话边收拾起了东西:“嗯,刚刚回来就被塞给一个大问题,现在正因为这些东西焦头烂额。”
                对面的人顿了一顿:“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9-06-30 17:33
                  帮忙?是要把金的存在供出给别人吗?她的心没有那么大。
                  “虽然很感谢,这次不方便。”
                  “这样啊,那,哪里需要我帮忙,直接联系我。”
                  “嗯。”贝尔摩德好不容易收拾好了东西,坐上了车,“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多聊了。”
                  对面的人再次顿了一顿,将近数秒的沉默后,才缓缓地道别。贝尔摩德无奈地挂了电话,便开车驶回公寓。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9-06-30 17:33
                    贝尔摩德房间内,金正好奇地抚摸着手里的枪,他对这把神奇的铁块似乎并没有具体的定义,只是下意识的知道这玩意很危险并且很有趣。
                    肆意的鼓弄了半天,他才恋恋不舍把枪放回原位。这时他才开始注意贝尔摩德的房间,与他的房间相似的格局,不同的是多了一间阳台,墙边是一张双人床,床的对面是一张工作桌,而刚刚那把枪便是藏匿在桌子下。
                    金的房间内大多物品颜色趋于幽暗深沉,却也带着一股清新感,他并不讨厌那种感觉,甚至有些喜欢。
                    与他那边的房间色调不同,她的卧室呈现出一种沉寂和忧伤,紫色的窗帘却又托显出了她的神秘。
                    房内里弥漫着些许清香,不淡亦不浓,轻轻触碰着他的鼻息,一步步扰乱他的心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9-06-30 17:34
                      “进女士的房间对你来说还有些早哦。”被这清香扰乱了神经,他竟不察觉贝尔摩德已经站在他身后。
                      他一惊,猛地转身回头,不料却撞上了她的碧色眼瞳。他的大脑忽然停止了思考,只知道他与她离得很近,近到他能感受到她的鼻息。他的眼睛不敢游离,也不舍得游离,深深地被那双眼眸吸引,所以他便一直盯着,与她对视。
                      贝尔摩德也被这忽如其来的转身吓了一跳,本想从背后贴近他,习惯性地稍作调戏,却没想到这孩子尽管精神不佳,身体反应却依旧灵敏。
                      于是不仅是他,她也被对面的一双眼睛捕捉,久久不能移开。
                      从那双幽深的黑瞳中,她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愫,虽然微小,她却依旧捕捉到了一丝火花。她不由得移开视线,却撞上了他精致淡雅的薄唇。金微微张口,呼吸轻微的急促,这一刻,她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9-06-30 17:35
                        金捕捉到了她移开的视线,他跟随她的视线下移,不料却落在了她胸前的丰满,一阵未曾有过的燥热升腾,他的喉结上下滑动,双唇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下一秒却不习惯地皱起眉,低头,让留海遮住眉眼,不去看她的身体。
                        金不曾知道,他有一天还能体会到如此感觉,体内的热感宛如洪水猛兽,无数次刺激他的心脏,他数不清楚这短短几秒内,他的心脏到底跳动了几次。他感受到了不曾体会过得快感与愉悦,却也因此感到深深地不适。
                        于是他猛然后退,不敢再多停留一秒。他匆匆地走出房门,回到自己的卧室,紧闭房门,便许久不再往出走。
                        随着一声闭门声,贝尔摩德这才终于回过神来。她不由得嘲笑起自己,对一个17岁的孩子,她在想些什么。
                        ......
                        美国纽约,街道的路灯幽暗,行人缕缕行行,男子的一头红发在人群中不免有些显眼。
                        他缓缓地在街头漫步,背上背着一件黑色大包,周身满是杀意。
                        纽约的夜晚带着些许躁动,街道上充斥着兴奋与狂热,阵阵杀机借此冉冉升起,血意逐渐侵染街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9-06-30 17:35
                          第九章
                          “脱离?”
                          “嗯,再待下去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
                          纽约街头,红发男子将手机靠在耳边,语调冰冷,白皙的脸上不带丝毫血气。他是美国犯罪集团的一位成员。
                          四年前,他13岁,家破人亡,便依靠着犯罪团伙生存;四年后,他17岁,他终于得知了致使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他便要脱离这个至始至终都在阻碍他复仇的拖油瓶。
                          “杰克·布朗,这个名字会被永远记录在集团的黑名单里!”
                          他不顾手机对面的叫嚣,直接点了挂机。
                          黑名单?追杀?不论是什么,都别想阻碍他复仇。他追寻罪魁祸首四年的时间,他要让这四年变得有意义。
                          与此同时,当地的FBI已经被这位狂傲的红发都市恶魔逼到发疯,警员们不眠不休数日,只为抓捕到这位名为“杰·布莱克”的人,然而经过一番查询,“杰·布莱克”显然的假名。
                          “查的怎么样了?”
                          “你是说那个连续杀人犯?”他是一个连续杀人犯,杀害人数多达7人,“之前我调查过七个受害者的共同点,试图找出线索。然而我搜集到的证据显示出了惊人的结果。”
                          “怎么样?”
                          “这些人似乎都是某犯罪集团的成员,平日工作等地方使用的信息皆为虚假信息。”
                          “这是好事,我们终于有了突破!”
                          “哦,亲爱的,查到这里,我们的工作却遇到了瓶颈。这个集团的信息太隐蔽了,这可能会是个长期战。”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9-07-06 13:44
                            从大道越往深处行走,人便越来越稀少,最后,杰克停留在一所破旧的店面前,他此时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不祥预感。
                            店面牌坊已经积尘许久,房门紧闭。杰克举枪将房门上陈旧过时的锁击碎,推门而入。
                            刚刚走进房门,扑面而来的灰尘便让他忍不住一阵咳嗽。他抬眼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了一片狼藉。
                            望着这一片废墟,杰克轻笑。本以为四年时间,他终于可以了却心中的夙愿,手刃不共戴天之敌,不料却遇到一个世事难料,还有一个人去楼空。他还真的不是一点的不甘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9-07-06 13:48
                              他扶上桌子,愤愤地皱起眉,手用力攥紧。四年来的忍辱负重,四年来的苟且偷生,竟换来一个不了了之?这样的末路他不能接受。
                              忽地,桌上的一张日程表映入眼帘,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拿起表格,仔细端详。这看似是一年前的日程表,从贩毒日程到私人日程,全部记录在内。
                              杰克激动地端起这张纸,靠近眼睛,努力的分辨最后一行的字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07-06 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