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1贴子:5,159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be可还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5 10:42
    暂定主角住处,网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5 11:53
      第三章
      时间接近一天的尾声,夜幕降临,夕阳将村庄染成一片血红。鸟声悠扬,蛙声断断续续,万物都开始停滞。农夫们收起了忙碌了一天的农具,内心疲惫而放松。
      金走在村间的道路上,周围议论纷纷...
      “是谁啊?没见过的脸诶。”
      “是啊,是从外地来的吗?”
      疑问声从四面八方袭来,却一句都未能进入他的耳朵,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精神恍惚地走了许久,直到周围终于不再有嘈杂的议论声时,他停下了脚步。
      “莎莎”,风吹动周边的林叶,惹得金内心阵阵骚动。他抬起头,看向远处,在他能看到的最远处,是一座山脉,夕阳渐渐西沉,隐于山脉之间,山顶一片通红。他呆呆地望着,就这样望了很长时间,眼睛所及之处都是片片树林...
      为什么?为什么感觉这里并不是属于他的世界?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感觉自己的所属之处在遥远的彼方?
      “哇呜呜呜!”就在这偏僻的一角,传来女孩哭泣的声音。
      旋即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别哭了!赶紧把事情给我干完!快去!”
      “爸爸,”女孩哽咽着乞求着,“求求你,午饭呜呜。”
      “什么?”男人的声音里忽地没有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午饭?谁给你的勇气问我要吃的?”
      女孩还在哭泣,金被这哭声吸引了过去...
      男人残暴地抓起了女孩的头发,拎起她的头:“想吃饭就给我好好干活去。听好了,你一生都是做我为我的附属品而存在。”
      “一生都是做我为我的附属品而存在”、“一生都是附属品”、“附属品”。
      忽地,在他耳中本是毫无生气地一段对话,因这一句“附属品”,变得像是活了一般,刺痛了他的内心深处。
      “你就应该像一个附属品一样,一生为我的梦想努力。”
      他惊恐地瞪起双眼,一团黑影,是他两年来抹不去的恐惧,从那团黑影里他所能看到的脸庞,他能听到的话,各个都似一把利器,从他的内心深处刺出,刺穿胸膛。每每这时,一种可怕的思想便会侵袭他的大脑——“为什么不去死?”
      “嘭!”男人的后脑猛烈地撞击在一旁的树上,落叶纷飞。他的表情狰狞可怕,手不断地撕扯着卡在他脖子上的那双手。
      金狠狠地、用力地掐着眼前的这个人,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因惊恐而扭曲的面颊,那惹得他有些想笑的容颜。
      呵,活该,他极力地释放着心里的恐惧,他用虐杀的快感掩盖着令他颤抖的不安。
      时间流逝,男人不断地挣扎着,而他就这样死死地掐着,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人口吐白沫,最后无助的被按死在树上,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呼吸。
      “噗,”不动了,“嘿嘿,”死了,“哈哈哈哈哈。”一阵难以抑制地快感涌上心头,他发现了,他有些沉迷于这样的杀戮,他喜欢上了那无助的眼神。
      过程迅速利落,不给一丝反应时间;笑声可怖,回荡在空气中。于是女孩就瘫坐在地,看着这个满眼血丝的少年,就像疯狂了一般,用对她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她的地狱。
      夜晚,悠长无力的蟋蟀鸣声代替了鸟鸣声,金独自躺在灌木从中,手里握着的是他刚刚结束的生命。他的手从未离开过人的脖子,路途中,因为灌木的刮扯,尸体的面部已经不堪入目,而那脖子,也被他掐到发紫。
      月亮还在天边,将树林照亮,如同白昼,金将空闲的手臂搭上头,遮住刺眼的月光,在虫鸣的合奏声中,昏沉入睡。
      ......
      茫茫夜海,都市的灯火依然亮丽,一座殷红的铁塔伫立在东京,在幽静的街道旁,有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酒吧里人来人往,人们的夜生活还在继续。
      “您的马丁尼。”酒保将刚刚调配好的酒放置在一个全身都在闪闪发光的男子前。
      银色短发的男子拿起酒杯,稍稍摇匀。
      此时,背后熟悉的脚步声传进耳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讨人厌啊,杰克罗斯。”
      杰克罗斯微挑嘴角,品一品酒:“怎么?对于这杯酒的搭配有什么不满吗?”
      “不,”金发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他身旁,“只是不喜欢被别人这么调侃而已。”
      “你的回国很让我意外,贝尔摩德。”
      “啊啦,什么时候你开始在意我的动向了?”说着双臂搭在了杰克罗斯的肩上,身体紧贴着他的背后。
      杰克罗斯微微皱眉,放下了酒杯。
      贝尔摩德一如既往地让他反感着,轻浮的举动更让他反胃:“在意你的动向自然是我有事情要找你,”说完,他掏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是那座隐秘在一片树林中房屋,“我们要不要做一场交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6 11:20
        哇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9 00:33
          加油


          收起回复
          23楼2019-06-19 21:29
            解释:关于看不到第四章,似乎是因为贴吧要对内容进行审核 各位想看的可私信或者去微博KS黑衣组织看,深表歉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23 12:38
              第四章
              天蒙蒙亮,阳光照射到树林中,照亮了地面。地面上留着人躺过的痕迹,一旁是已经干枯的尸体,而金在此刻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隐秘的小屋内,夫妻两人坐立不安,他们出去一个下午,回到家就发现金不见了,从未踏出过房门一步的金,甚至神智都有些不清晰的金,到底会去哪里?
              “我们应该去找他。”宫崎夫人看起来比宫崎要着急百倍,金可是她的心头肉,不论如何,就算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她也绝对要护他周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3 12:51
                而宫崎本人也焦急到手心出汗,他不是不担心,也不是不愿意出力找人,他最怕的是金遭遇到了不测。组织的那些人最喜欢捕捉细枝末节,如果金真的落在组织手里,这样贸然出动寻找反而是下策。
                宫崎夫人的话语没有答复,空气瞬间凝滞了起来,房屋里安静的让人颤栗,汗水滴落的声音也清清楚楚。
                到底该怎么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3 12:53
                  “咔嚓”,这是开门的声音,屋内的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样状态下的金几乎不可能凭自我意识回到这里,如果这开门的人不是金,那此时开这门的人,拥有门钥匙的人,便是绑走了金,知晓他们这两个叛徒所在地的组织的人。
                  “嘭”,门就这样被打开了,从门外迈进的脚步声轻盈而悠慢:“我回来了。”
                  当熟悉的声音入耳以后,夫妻两人才真正的回过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23 12:59
                    直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23 13:00
                      “金?”看到衣衫不整、全身灰土的金,宫崎夫人再也藏不住心里颤抖着的悸动,眼含泪花的走到金身边,抚摸着他的脸颊,“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这幅模样?”
                      金默默低头,脸上的表情不曾变幻:“我想回去了。”
                      “回卧室吗?这么长时间在外面,很累了吧。走,我们回卧室。”在宫崎夫人的焦急催促下,他没有一句反驳,跟着回到了他熟悉的床上,然后继续呆望着窗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23 13:01
                        “我想回去了”这句话,一直萦绕在金的脑海,对于他来说,“回去”一词包含了太多。
                        窗外阳光洒落,太阳高高升起,已是正午时分。他还是那样,端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景色,但是与之前不同,他的眼睛再也不是漫无目的地探索,他开始希冀那座山后的世界。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6-23 13:02
                          “我们要不要做一场交易?”
                          “可以,但是,你不可能无条件的给我情报吧。”
                          “不愧是贝尔摩德,既然你这么明智,我这边也好提条件了。”
                          贝尔摩德还沉浸在昨晚的回忆中,杰克罗斯提出的条件惹得她有点坐立不安,往事一点一点的侵袭而来,一直回荡于脑内挥之不去。
                          她拿起那张照片,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屋子。她与金也有许久不见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变得更可靠了。这么想着,贝尔摩德的眼睛里少有的划过一丝柔情,似水般流动,却又微小到她自己也不曾发现。
                          “那次行动的情报,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杰克罗斯那无理的条件随着回忆渐渐袭来,那次任务的场景也历历在目,时不时刺痛她的内心深处。
                          那次行动在组织内部早已变成了闭口不言的败笔,甚至于BOSS曾经也一直在回避,如今却被杰克罗斯翻了出来,他在打什么主意?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为“琴”。
                          贝尔摩德放下照片,接起了电话:“现在打过来,是有什么情况吗?”
                          “是啊,”电话那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血性,“这次任务多亏了波本,我们得到了不少消息。”
                          “波本?”她怎么不知道他也参与任务了,“看来那位大人动真了。”
                          “哼,”琴的态度还是和之前一样,带着不服气与不屑,他很抵触这次任务,但他还是秉持着对那位大人的忠心,继续和她商讨,“比起这个,最近有个走红的作家好像要去你说的那个地方,要办什么大活动,到时候会有警察部署。”
                          “那个的话不必担心,那个小屋,离村子还是相当远的。”
                          “以防万一,多放几个心思在那个小子身上,还有,”提到金,琴的语气越来越冷,对贝尔摩德也带上了敌意,话语里隐含着威胁,“你不会起什么恻隐之心吧。”
                          贝尔摩德冷哼,当她贝尔摩德是谁?她会有恻隐之心?荒诞无稽:“放心吧,那位大人一旦认真起来,我们都是要别无选择的认真起来的。”
                          “那就好,我等你的消息。”
                          “嘟嘟嘟”,电话挂断,贝尔摩德得意的微笑逐渐消失,换成了一脸愁容。滑稽、荒诞吗?恻隐之心吗?看似无稽之谈的那句问话,好像针扎一样,不断地试探着她的心脏,她只希望可以快点结束,她便能早点解脱。
                          艳阳当头,她的心里却在下雨,绝不是她在犹豫,也绝不是她怀念与他无忧无虑的过去,她只是习惯性的有些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6-23 13:03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6-23 13:03
                              第五章
                              过了正午的烈阳当头,村里的人又开始忙碌起来,但是今天还是和往日有点不同,比起到田里收割,他们似乎更热心于别的事。
                              在村落的中心处,挤满了人,一群人围在一起,异常拥挤,站在后面的还在不住的踮起脚尖观望。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往中心看去,隐约看到了一座表演台,下方横幅标注着“XXX作家乡野巡回演讲”,村民们都是被这字样吸引过来的。
                              村庄内,难得的热闹景象,道路上熙熙攘攘,讨论的话题都与这次的巡回演讲有关。
                              远处的山林深处,与此处正有着鲜明的对比,幽静、孤僻,房屋内依旧空荡荡,卧室内眺望远方的身影也不见,转而换来的是沉浸在梦里的片刻安宁。
                              他又居身于蒙蒙雾雨之中,眼前的是一如既往的大门,他大步往前走去,大门的牌坊才终于清晰。“不破”,在日本,这应该是稀有姓氏了。
                              “金,你来啦。”童真的声音,深深刺入心里,悄悄刺痛他的心。
                              他抬眼看过去,看到一头黑色短发。啊,他知道,他认识:“我回来了,凌。”
                              “啪啦啦啦!”似一阵雷鸣,他被远处的鞭炮声惊醒,方才的梦境也随着梦醒逝去。他瞪大眼睛,惊魂未定,直到烦人的爆竹声停息,他才总算回过神,眼神转惊讶为愤怒,他坐起身,皱着眉,望向窗外。
                              村内,一个花哨的男子站在台上,正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他举着话筒,声音从喇叭里传出,传到森林深处。
                              “我一生致力于写作,致力于书写农村生活,我认为城市...”男人话语不断,声音飘在空气中,并未入金的耳朵,他还是和往日一般,死死地盯着窗外,眺望、期盼,他感觉他必须要回去。
                              “你只要留在这里就可以了,做我的棋子。”狰狞的脸孔和死寂的黑幕总会在他想要甩开灰暗时袭来,它总是阻止着他的思考和步伐,总诱导着他,让他放弃挣扎。
                              金克制着自己,努力地甩开那些灰蒙蒙的过去,强忍着不去发抖,他告诉自己这并不是真实,他要渐渐地学会辨认哪边是现实,哪边是虚幻,他也要慢慢学会如何独自生存,然后去他应该在的那个彼方。
                              ......
                              “今天的情报呢?”米花市的咖啡厅内,宫崎夫妇围坐在一个满身散发荷尔蒙的男子旁,像是审问一般。
                              被围着的人正是杰克罗斯,他轻挑眉眼,左右看了两人一眼:“今天是最后了,我想要的信息已经够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宫崎夫人听这话,神色宛如濒死一般,敲起了桌子。
                              “我觉得我给你们的情报算充分了。”
                              宫崎虽不如其夫人激动,但也知道其中的厉害,这风骚的家伙一旦不能有利益共享,他将会为了自身利益毫不犹豫地出卖人:“我想你今天应该是想早点回家的,而不是永远留在这里。”
                              杰克罗斯自然知道宫崎暗指的是什么,他只好无奈道:“你还真是习惯带着危险的东西。但是,我的情报也只能到这里了,作为一个星期以来的合作伙伴,我最大的敬意就是提醒你,当心着你的儿子。”
                              “儿子”这话出口,宫崎夫人便按捺不住了,直接伸手抓起杰克罗斯的衣领,眼神里面满是愤怒:“你在暗指什么?”
                              “现在杀了我只会给那些人提供更多的信息。”不愧是他,口舌功夫倒是不曾输过谁。
                              宫崎夫人咬牙切齿,却也深知杰克罗斯的话的道理所在,他们本来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再来一出闹事,只会给自己添堵。于是,她只能愤愤地瞪了他一眼,放手后夺门而去。
                              一旁的宫崎也黑下脸来,起身,离去,厅内只留杰克罗斯一人。
                              他不急不缓,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品尝浓郁的香味。
                              按理来说,他其实并不需要来赴这一次约,他大可撒手而去,潇洒依旧,等着这天真的一家子被组织围剿、消灭。而他的任务,也只是坐山观虎斗,看场好戏。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不因为同情,更不是什么合作情谊,只因为那宫崎金曾是爱花舍掉性命维护的人,而爱花是他最心疼的只属于他的“大小姐”。
                              ......
                              山林中,血色缠绕,金躺在血泊中,脸上沾满血迹,手里握着血浴的匕首,眼神里流动着阵阵杀意。他闭眼嗅着血色清香,手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冰冷的尸体,他睁开眼睛,伸手到眼前,呆滞的凝视。
                              时间逼近傍晚时分,金感受到了些许的困意,林内万物生息,他都聆听入耳,徐徐风声,带来了一丝安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6-23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