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1贴子:5,160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9-06-30 17:36
    第九章
    “脱离?”
    “嗯,再待下去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
    纽约街头,红发男子将手机靠在耳边,语调冰冷,白皙的脸上不带丝毫血气。他是美国犯罪集团的一位成员。
    四年前,他13岁,家破人亡,便依靠着犯罪团伙生存;四年后,他17岁,他终于得知了致使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他便要脱离这个至始至终都在阻碍他复仇的拖油瓶。
    “杰克·布朗,这个名字会被永远记录在集团的黑名单里!”
    他不顾手机对面的叫嚣,直接点了挂机。
    黑名单?追杀?不论是什么,都别想阻碍他复仇。他追寻罪魁祸首四年的时间,他要让这四年变得有意义。
    与此同时,当地的FBI已经被这位狂傲的红发都市恶魔逼到发疯,警员们不眠不休数日,只为抓捕到这位名为“杰·布莱克”的人,然而经过一番查询,“杰·布莱克”显然的假名。
    “查的怎么样了?”
    “你是说那个连续杀人犯?”他是一个连续杀人犯,杀害人数多达7人,“之前我调查过七个受害者的共同点,试图找出线索。然而我搜集到的证据显示出了惊人的结果。”
    “怎么样?”
    “这些人似乎都是某犯罪集团的成员,平日工作等地方使用的信息皆为虚假信息。”
    “这是好事,我们终于有了突破!”
    “哦,亲爱的,查到这里,我们的工作却遇到了瓶颈。这个集团的信息太隐蔽了,这可能会是个长期战。”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9-07-06 13:44
      从大道越往深处行走,人便越来越稀少,最后,杰克停留在一所破旧的店面前,他此时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不祥预感。
      店面牌坊已经积尘许久,房门紧闭。杰克举枪将房门上陈旧过时的锁击碎,推门而入。
      刚刚走进房门,扑面而来的灰尘便让他忍不住一阵咳嗽。他抬眼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了一片狼藉。
      望着这一片废墟,杰克轻笑。本以为四年时间,他终于可以了却心中的夙愿,手刃不共戴天之敌,不料却遇到一个世事难料,还有一个人去楼空。他还真的不是一点的不甘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9-07-06 13:48
        他扶上桌子,愤愤地皱起眉,手用力攥紧。四年来的忍辱负重,四年来的苟且偷生,竟换来一个不了了之?这样的末路他不能接受。
        忽地,桌上的一张日程表映入眼帘,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拿起表格,仔细端详。这看似是一年前的日程表,从贩毒日程到私人日程,全部记录在内。
        杰克激动地端起这张纸,靠近眼睛,努力的分辨最后一行的字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07-06 13:50
          “Japanese,日本。”
          ......
          东京的气温开始逐渐下降,不知何时开始,街道上的人就已经都裹得严严实实。
          夜道上飞驰着一辆黑色保时捷,车内的三人都一并穿着着暗色衣服。
          副驾驶座上的***着烟,傲气的挑起嘴角,与后座的女人搭话:“抱歉,贝尔摩德。我特地找你来支援那个老头子,没想到害你跟他一起惹上麻烦。”
          贝尔摩德淡然的拿出镜子和口红,补一补妆,刚刚发生的事情害的她妆都花了:“的确,我还特地的在侦讯前把手帕给了他呢,还是死了得好。”
          “对了,”话锋一转,贝尔摩德向琴酒问道,“你不在意跟那女孩在一起的那个男的吗?”
          “哼,我真想看看她搂着的男人是长什么样呢!”琴酒的话里带着的是不屑和愠怒,这是吃醋了吗?贝尔摩德这样想着。
          她发出一声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叹息声,顺手掏出烟:“我还想看她面对死亡时,害怕扭曲的脸呢。”
          琴酒的语气成功引起了贝尔摩德的不适。虽然她认为自己并不是很在意琴酒,不管他喜欢谁还是在意谁,事实上都和她无关,但是那股不自然的骚动感还是使她对雪莉带上了更深一层的厌恶。
          话毕,车内沉寂了起来。
          打破寂静的是坐在琴酒一旁的伏特加:“你要回美国去了吗?”
          “没有,女演员要休息了。我打算在日本悠哉一阵子,”说着,她吐出一口青烟,“而且我还有些事不放心。”比如她的天使和她的银色子弹的安危,以及莫名其妙带回家的一个累赘。
          “呼。”吹出一口烟,车内再次陷入沉寂。贝尔摩德看向窗外,眼睛跟随着窗外的灯火游荡,她似乎在外面逗留了很久,也不知道家里的新宠物有没有变得焦躁。
          这么想着,她的心情似乎变好了一些...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9-07-06 13:50
            贝尔摩德的书房内,亮着一丝昏暗的灯光,书桌前,是一头黑色短发,桌面上是一本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金翻阅者这本似是被称作名著的书本,细细品味着。如果问他是否能从中读出了什么韵味,他的回答只能是“不能”,尽管如此,读书这件事所带给他的安逸感还是促使着他不由得聚精会神,着迷地看着这本书。
            “咔嚓”,房门关闭的声音就这样传入他的耳朵,然后自然略过。
            他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沉浸在了悲剧主人公哈姆雷特的故事里,以至于当那双白皙柔软的手覆上他的手时,他猛然颤抖,瞬时抛下书本,惊恐地抬头,一双眼睛就像受到惊吓的白兔,死死地盯着前方。
            金的这一举动无疑把贝尔摩德也吓了一跳。当她进门看到书房的灯光后,便因好奇心来到了书房,于是一个清秀的少年沉迷于书本的画面映入眼帘。
            黑色短促的头发,略有些白皙的皮肤,骨感修长的手指,翻书页的细微声响,宛如一位优雅的书生,静谧安详得消磨着夜晚的时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9-07-06 13:52
              这一刻,贝尔摩德那颗在保时捷上受挫的心脏忽然跳动起来,眼前这个看起来高傲却纯洁到一尘不染的少年,仅仅17岁的少年,竟然让她不由得燃起了内心的征服欲,就像想要在无暇的白雪中踩出一个脚印的原始冲动一般,她想看到他为她所痴狂和着迷。
              于是,贝尔摩德轻声走到金的面前,手轻轻抚上他的手指,游离向前,直到他猛然地一阵颤抖,她才停下,与他那双因惊讶而瞪大的眼睛对视。
              “怎么了?”贝尔摩德微微眯眼微笑,迷人的双唇贴近金带着惶恐的脸颊,“见到我回来不高兴吗?”
              确认了那只手的主人是贝尔摩德后,金的神经才开始逐渐放松,面对她调戏般地提问,他习惯性地移开视线,不与她对视,之后便是一阵寂静。
              他一向如此,贝尔摩德在这几天的相处中,恐怕是快要摸透了他的性子,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宫崎金永远都会选择沉默,她甚至因此开始怀疑他不是心理有问题而是真的变成了哑巴。
              她皱起眉,看着淡然无神、刻意避开自己的金,不由得微微叹气,起身,捎带些不愉快地离开了书房,她已经失去了兴致。
              金微微抬眼,看着她似有些不愉快地走远,心里升腾起一股闷热感。
              尽管他和她的举止对话甚至到眼神都与常日相同,但他还是敏锐地感受到了她的不同,与其如此说,不如说他感受到了自身不愉快。他并不想成为任何人发泄情绪和欲望的工具,他狠狠地咬起牙,有些粗暴地合上了书。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7-06 13:53
                夜晚,窗外的车鸣声断断续续,杰克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这里是日本,他的仇人也在日本。
                “嘀——”,车鸣声渐渐由远到近,车还在马路上行驶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9-07-06 13: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7-06 13:56
                    第十章
                    “嘟,嘟,嘟。”声音响了许久,对面仍旧无人接听。
                    郎立可愤怒地把手机摔到沙发上,使劲揉搓着头发,在房内不停地左右踱步。当收到地下网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的不安状态。
                    几年前,为了方便脱身,他便利用毒品培养了不少屠手。没想到事到如今,竟然引出这么一个乱子。
                    杰克·布朗,当他第一次在美国地下网中听到此人的事迹时,就惊叹他那不符合年纪狠毒。前几日,他再次听到杰克·布朗这个名字,却是无比恐惧,他没有想到当年为了培养屠手的无意之举,竟然引来这么大的祸端。
                    为了活命,他丢下了没有完成的任务,连夜从美国逃亡至日本。
                    今天,有人告诉他杰克·布朗来了日本,这无疑是在对他宣告死亡宣言,尽管他从30岁开始便介入犯罪事务,害人无数,却从未真正的亲手杀过人,借刀杀人这一方法他用的好不舒服。
                    百般无奈下,他不得已打电话给组织成员,希望能从中获得保护,但他实在没有想到贝尔摩德翻脸竟如此之快。
                    他最终还是停下了不安的踱步,坐在了沙发上,不断地搓手、抖腿。现如今,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了,他只能亲自去找一找大明星克丽丝·温亚德了。
                    ……
                    “嗡,嗡,嗡。”贝尔摩德的手机在客厅的茶几上已经不知道响了多久了。金横躺在沙发上,睁开闭上的眼睛,呆滞地盯着天花板盯了足足有一分钟。
                    这个“嗡嗡嗡”的声音未免太烦了,他本想睡上一觉,但是这个声音在他打算睡觉前到现在便一直没有停过。
                    他不由得皱眉,揉一揉眼睛,叹口气,起身拿起手机。他正准备鼓捣这个小玩意的时候,那“嗡嗡嗡”的声音戛然而止。这是在玩他吗?
                    他再次叹口气,物归原处。此时,贝尔摩德正在书房的电脑旁处理着什么,回想起刚刚她的行为,金更加觉得搞不懂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个叫做“郎立可”的人,他不想过分探讨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国籍,只是奇怪是什么能让她做到不接这么多通电话,到最后干脆直接把手机静音扔在了茶几上。
                    “大概是什么烦人的东西吧。”如果贝尔摩德现在在场,一定会惊讶,毕竟宫崎金似乎已经被她贴上了“万年不开口”的标签。
                    书房里,贝尔摩德似乎在什么论坛上评论着什么,她皱着眉,很是苦恼。这个时候,书房的门忽然开了。
                    贝尔摩德抬头,不出意料,门口站着的正是刚刚还打算在沙发上睡觉的金,他举着她的手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接着难得地开口说了两个字:“麻烦。”
                    她现在可没有心情和他玩趣,便草草回复:“放在桌子上吧。”
                    金也没有想再多打扰什么,放下手机,便离开书房回了客厅。贝尔摩德看了看大敞的书房门,不由地叹息:“不知道带上门吗?”
                    “嗡,嗡,嗡。”手机在这个时候再次不合场景的响了起来,她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什么事?”
                    “你终于肯接电话了?”对面的人是郎立可。
                    “如果你只想说这些话,我就挂断了。”她可没时间和一个落魄的年轻人纠缠。
                    郎立可被堵得有些喘不过气:“我需要组织派人保护我。”
                    她点起一根烟:“啊啦,我可没听过组织还提供保镖的。”
                    “我没开玩笑!”电话那边的人显然是没什么耐心了,“我死了,对组织对你都没什么好处。”
                    “为了你浪费我的精力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郎立可早猜到这女人没什么义气,便早早备好了话:“你在家里养着什么东西?你应该比我清楚。”
                    郎立可的话说出的那一瞬间,她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接着,她的脸变得有些狰狞:“你调查我的公寓?”
                    “不做到这个地步的话,你这个冷血的女人怎么可能为我效力?”
                    可笑,为他效力?她愤愤地开口问道:“你想要什么?”
                    “不多,帮我除掉一个人。”
                    ……
                    “kin?你再这样旷掉我的教导课时,我就不再来教你了。”
                    “诶?但是我真的不想学那些。”
                    女人微微勾起嘴角,轻抚他的头:“……”他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嘭!”玄关的声音把金从梦境中唤回现实。他坐起身,环顾四周,公寓内安静的有些令人窒息。书房里没有丝毫声响,卧室、厨房、客厅,都没有她的气息,她又出门了。
                    金离开令他有些沉迷的沙发,走进书房,这次他关上了书房的门。房间内还留着贝尔摩德的丝丝香气,好似毒品,让他有些痴迷。他走近书桌,抚摸着读一半的《哈姆雷特》,随后便坐在她坐过的位置上,翻开书。
                    ……
                    白日的街道上,杰克的一头红发显得格外显眼。他伸手戴起背后的帽子,背起手里的大黑包,往不远处的一座高楼处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7-07 15:40
                      第十一章
                      咖啡厅内,贝尔摩德点了一杯美式咖啡,便打通了电话:“卡尔瓦多斯,是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9-07-13 16:40
                        贝尔摩德稍作停顿,似是在等对面的人回复:“嗯,我想找几个人帮我去删点东西,你那边可能比我认识的要多一些。”
                        “嗯,好,具体需要删什么一会我会发给你,记得帮我保密,处理好了联络我。”
                        贝尔摩德挂掉电话,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四十,已经过了他们约定好的时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9-07-13 16:40
                          “叮铃”,咖啡厅的门被一个40岁的男人粗暴地推开,刚刚进门,他便锁定了贝尔摩德坐的座位,坐到了贝尔摩德的对面。
                          “啊啦,姗姗来迟呢。没有见过委托别人做保镖的人这么不急不慢的。”
                          话音刚落,郎立可愤愤的砸向了桌子,引得周围的人一顿注视:“别和我开无聊的玩笑!”他的声音里带着愠怒。
                          事实上,郎立可也想早点接受庇护,然而就在他刚刚成功把能威胁贝尔摩德的证据传到云端上,打算出门时,他便发现了家门口的异样。门口的鞋柜还留着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其他东西也似乎被随意翻动过,看着这些东西的一刻,他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猝死在门口。
                          因此,在他来的路上,他都小心翼翼地堤防,他甚至学会了避让车辆这种事情,结果他迟到了十多分钟才到了咖啡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9-07-13 16:41
                            “然后?”贝尔摩德缓缓地喝了一口咖啡,又淡然地开口,“你想怎么委托我?”
                            “随时随刻保护我,伺机除掉杰克·布朗。”他倒是说的简单。
                            贝尔摩德不由得眼角抽搐,他还真想把她当贴身保镖吗?她冷哼一声,不悦感急剧攀升。她喝一口咖啡,面色镇定:“就和贴身保镖一样跟着你吗?”
                            “至少保证我的公寓是安全的,或者带我去你的公寓。”
                            贝尔摩德轻笑,她怎么可能让他去她的公寓?给他更多机会抓自己的把柄吗?
                            她斜眼看看忽然亮起来的手机,再看看时刻表,时间才过去十分钟:“去你家不怕我销毁你的筹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9-07-13 16:42
                              贝尔摩德的话成功让郎立可动摇了,和这个女人接触这么多年,她的手段他是了解的。
                              “但是,我也不可能把你带回我的公寓。”贝尔摩德继续道。
                              郎立可听声挑眉:“怎么?怕你可爱的新宠受委屈吗?”
                              “啊啦,我可不喜欢把威胁自己的人带回家里去。”贝尔摩德并不打算遮遮掩掩,当然,郎立可也心知肚明。
                              贝尔摩德终于喝完了最后一口,放下空杯,她便扫了一眼手机,目光再次回到郎立可身上。一粒红点正从郎立可的腰身游走向上,她皱眉,起身便伸手拉起了咖啡厅窗边的窗帘。
                              郎立可着实被她这一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周遭的人怀疑的目光也再次投来,惹得他一阵不适,于是他紧张地低吼:“你在干什么?”
                              “你对救命恩人都这么不客气吗?”说着指向已经被帘子遮住的窗外,“对面不远处有一座角度正好适合的楼。”
                              狙击?!郎立可一瞬间便明白了贝尔摩德的意思。忽地,他全身都开始颤抖,再也顾不得贝尔摩德的意愿了:“带我去你的公寓!否则你知道后果!”
                              “铃铃铃!”闹人的铃声吓得他抖了一个寒颤。
                              贝尔摩德拿起手机,接起电话:“什么事?”
                              “事情已经办妥了。”贝尔摩德第一次觉得卡尔瓦多斯的声音竟有些动听,这句话简直能让她内心开出了一朵花。
                              “知道了,麻烦你了。”
                              “没事,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
                              贝尔摩德挂掉电话,轻吐出一口气,她吊着的心终于落地,对郎立可的语气也不再有丝毫试探:“抱歉,郎立可,交易到此为止。”
                              郎立可宛如五雷轰顶,双手止不住的颤抖。这个女人变化之快,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那一通电话里说了什么?贝尔摩德做了什么?他的好奇心从未如此强烈过,强烈到掺杂着数不清的恐惧。
                              他其实明白,他明知道贝尔摩德一定做了什么,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不怕你的新宠被那位大人知道吗?”
                              她从座位起身,低头冷冷地看着郎立可因恐惧而扭曲的脸:“这个筹码已经不管用了,你就心怀感激地接受我刚刚的救命之恩吧。”说完,她便不再听他的怒吼声,直直地离开了咖啡厅。
                              一瞬间,咖啡厅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仅能听到郎立可的呼吸声。
                              郎立可瘫坐在座位上,眼睁睁地盯着天花板,他都不必去确认自己的云端的状态便已知道结果。救命之恩?那个女人至始至终都把她自己描述的多么有善意,她不过是怕被牵扯进事件里罢了,那个冷血的女人,怎么可能有善意。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9-07-13 1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