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1贴子:5,160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咖啡厅对面的大楼下,杰克愤怒地踢向他身旁的栏杆,踢得栏杆一阵晃动。他微微眯眼,眼里渗透出阵阵杀意:“那个女人是谁,真碍事。”
暗红色的短发随风摇曳,杰克背起黑色背包,往咖啡厅走去。看来他还得继续跟着这个将死之人一段时间了,真是便宜了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9-07-13 16:44
    第十二章
    下午时间的街道显得有些孤寂,使人都不由得减缓了脚步,停不住地想要休息。
    杰克依旧背着他的背包,漫步在大街上。
    要问他为什么有这闲心在大街上晃悠,那自然是因为某个该死之人也在街上乱跑。错过了下午三点的机会,郎立可的戒心变得越来越重,他得逞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把他送上西天,杰克从咖啡厅一路跟到了住宅区,也不知道他在盘算什么。
    此时,杰克前方的郎立可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经过方才的事情,他现在走起路来都快变成转着圈走。他嘴中不断地念叨着贝尔摩德,脚也不住地朝贝尔摩德的公寓走去。
    她对他的算计,再加上性命之忧,他便把贝尔摩德当做了救命稻草。
    ......
    贝尔摩德的公寓内,金坐在书桌旁,翻阅着未读完的《哈姆雷特》。书本的字一串一串印入眼帘,他却完全看不进去。
    她手机上的那个“郎立可”到底是谁?那个是男人的名字吧,为什么打电话给她?她为什么不接电话?她出去做什么?
    满脑子奇怪的问题,金不由得皱眉,伸手揉搓眉眼之间,叹出一口气,他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
    “铃铃铃”,书桌上的座机忽然响起,金被这铃声吓了一跳:“还真是习惯不了。”所以他现在是要接起来吗?他这么问着自己。
    铃声不断,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想着,他便生疏地接起电话,放到耳边,出声:“是谁?”
    “......”对面是一阵沉默。
    足足过了十秒,对方都不曾回应。他将话筒拿离耳边,挑眉细看,确认过没有差错后,再次放到耳边,问道:“喂?”
    “嘟嘟嘟”,随着一阵响声,座机屏幕上显示了三个字——“已挂断”。
    “玩我吗?”金没好气地把话筒回归原位,拿起书本,尝试继续阅读,然而烦躁的心情似是比刚才还要浓烈。他咬咬牙,使劲挠头,合上了书。
    ......
    下午五点半左右,伴随着消散不去的恐惧,郎立可终于站在了贝尔摩德公寓的楼下,他好不容易松了一口,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猛地坐倒在地,依靠着墙。休息片刻,他便翻开手机,正想联系他口中那狠心的女人,指尖的动作却忽然停止。
    他怕不是被恐惧冲昏了头脑,竟然此时还想给那个女人打电话,本来他手中有把柄,才能让那个女人有所反应,到如今他两手空空,用什么指望那个女人接他的电话。
    他挑起嘴角冷笑,抬头望望眼前的高楼,自嘲不已:“贝尔摩德,算你狠。”
    “叮咚”,继铃声过后,又是一阵扰人的声音。金本想在沙发上躺一会,不料刚刚有了睡意,烦人的东西就来了,这次又是门铃声。
    “啊!”他愤愤地发出一声哀怨的低吼,极其不愿意地结束了烦人的铃声:“谁?”
    出乎郎立可的意料,对面的人竟是那女人养的新宠物,这便让他又抓到了把柄。于是他匆匆打开手机录音,又赶忙回复:“贝尔摩德那个女人还没回来?”
    “你是谁?”金看对方没什么好气,心里便更加不愉快。
    “你应该知道我,代号郎立可。我找贝尔摩德有点事情,那个死女人干了些好事,我来找她算...”不等他说完,通讯便被挂断。
    当“郎立可”这三个字冲撞进金的耳朵后,他便再也没有听到别的。郎立可?就是那个郎立可啊。他也顾不得行头,睡意也全无,就这么直直地出了门。
    ......
    当郎立可看到公寓大厅内出现了一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况。
    他的喉咙被死死地掐住,一把短匕就在他的肚子里,向他不断地传递寒意。
    一个街头狭小的巷口,郎立可被金抵在墙边,恐惧让他无法睁开眼睛,他害怕对上眼前这个疯子那双泛着腥红的眼。
    金就这么死死地压着,攥着匕首的手不停歇地扭转,用力地刺入郎立可的腹中,他开始忍不住想要在这腹上划一道口。随着匕首的律动,他都能感觉得到这个老男人出得冷汗。
    “求你了,大叔,就这么死去吧。”
    他语气中的不是冷静,不是愤怒,是癫狂。郎立可看着鲜血流淌在地面,聚流成河,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体内的冰冷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暖流。
    接着,他便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金的匕首就这么刺入男人的额头,男人在临终前睁大了眼睛,或许因为疼痛,或许因为惊讶,不论如何,他只觉得这张脸丑的过分。
    他缓缓拔刀,刀光在男人的脸上轻轻摩挲,他好比在绘写一副字画,细致而又认真,毫不在乎多少红色沾染上他白净的手。
    夜渐渐来临,金就这么靠在墙边,周身满是血渍,伴随着夕阳的余晖,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贝尔摩德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这里有些东西需要处理,你找几个人来一下。”
    金就这么看着她,烦躁的心情终于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吸引人,那一头金发永远都在风中飘逸,那一只手永远向他伸着。
    “回去。”
    随着她简短的话语,他牵起她的手。
    ......
    公寓一旁的大楼上,杰克满心的不甘,他就这么观望着,看着几个黑衣人草草将现场毫无声息地收拾,将他本应亲手解决的人,草草地装进麻袋,驾车而去。
    他冷冷一笑,死盯着宫崎金走进的那座公寓,他恨得咬牙。
    总有一天要让他把这笔账还回来,坏他事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7-14 18:34
      番外1
      那是宫崎金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奇妙的感觉,似曾相识,令他无比怀念。
      然而他愚钝无比,并未能找到那种感觉的准确定义,只觉得在那一瞬间,在这个世界上,他不再是孤身一人。
      后来,他在一片萤火中牵起了她的手,手心传来了暖人的温度。
      熟悉的触感就像电光石火,钻入身体,刺穿了全身的每个神经。
      他的脑内没有太多的词汇,却又不停地叫嚣着:他好喜欢这个女人。
      他如此想着,就连她威胁的话语,也宛如歌声般动听,句句敲打着他的心房,试图将沉睡的他唤醒。
      他本能地抵触,可又无法抵触。
      ......
      “在干什么?”
      贝尔摩德坐到沙发上,就坐在他一旁。如此一个细微的动作,他便紧张地说不出话。
      他只好把《哈姆雷特》推到她眼前。
      贝尔摩德翻一翻书本,又把它推了回去,随后与他靠的更近,单手搭上他的肩膀,向他耳语。
      至于贝尔摩德说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他只记得那双他以为代表着坚强能干的手,不知为何竟如此温柔。
      她轻轻地抚上他的身体,触感隔着衣服似有似无,诱人的香气剥夺了他的鼻息。
      他忽然有一个可怕的冲动,他想把她搂紧怀中,或者直接推倒,然后埋进她的身体,感受她的鼻息,沉醉在她的诱人香气。
      不由得,热感充斥全身。他伸手握住她游离的手,把它剥离身体。那种柔软的触感随之消散。
      他抬眼与她对视,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充满欲望的挑逗。
      不知为何,他忽然像被泼了一身冷水,好似她从来都是如此,他就像一只哈巴狗一般,任她玩耍。
      他皱一皱眉,缓缓地松开她的手,转头不再看她的眼睛。
      四周因此陷入了沉寂,他都能想象得到贝尔摩德因为失落而有些愠怒的脸。
      可他在害怕惹她生气的同时,又觉得她没有资格生气。因此,他的神情不由得就紧促起来。
      他酝酿许久,最后还是问出了口。
      “你为什么救我?”
      贝尔摩德闻声,略带不满的脸上又加上了一丝诧异。
      她稍稍整顿心情,像是在激怒他一样,故意抬高声音:“当然是一时兴起想养个宠物陪我了,不然你还以为是什么?”
      他沉默了些许时刻,随机有气无力地回答:“没什么。”
      之后的那几天,他便很少再开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9-07-16 12:20
        第十三章
        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他在贝尔摩德给他安排的卧室里。金的嘴角勾起微小的弧度,扭头看向被窗帘遮住的晨光。
        “早安。”也不知道在和谁打招呼,他就这么顺其自然地说出了口。
        卧室外,飘逸着阵阵清香,餐桌上一如既往地还是简易的美式早餐,贝尔摩德也依旧端坐在座位上优雅的进食,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金拉开贝尔摩德对面的椅子,坐下后便迫不及待地盯着对面的人看,放任身旁的美味渐渐转凉。
        贝尔摩德感受到他的视线,却不给任何反应。这并不是因为她多冷酷,相反,如果是从前,她必然被他这主动的态度激起调侃的兴趣,但是如果有人连续一个星期都这么干,更何况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给任何正面回应的这种情况下,她断然不会再去自找没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7-20 20:20
          于是,贝尔摩德就在金“炙热”的视线下,淡然的吃完早餐,回书房工作了,一副全然把他当空气的态势。
          然而金却津津有味,甚至乐在其中,现在的他不论如何都没法对她生气起来。
          书房内,在微亮的灯光下,贝尔摩德在电脑上书写着什么。
          “万圣节海上游轮活动?好像有点意思。”她点进页面仔细浏览起来,推理活动的话正好适合他,支开他算是绝妙的方法,但是只邀请他会不会风险太大了。
          贝尔摩德边打量着,边拨通了电话:“是我,我看到你的游轮活动了......有个小请求。”
          “大女星的请求,我当然要听听。”
          “不知道能不能给我安排两份邀请函。”
          “两份邀请函?”显然对方很好奇贝尔摩德为何要两份邀请函。
          她对此早有所准备:“嗯,有两个个朋友想一起来。而且,为了给他们一个惊喜,我希望拿到空白的邀请函。”
          “额...”对方犹豫了。
          “你最新的那部电影,和某个女明星的合作案没有谈妥吧,”贝尔摩德习惯性地挑起嘴角,自信与自傲一并出现在她的脸上,“我可以帮你。”
          五分钟的交谈后,贝尔摩德终于挂掉了电话,游轮活动这事算是成了,只要她的邀请函足够吸引人,绝对不怕她的银色子弹不上钩。
          现在她需要一个可以接近目标的理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9-07-20 20:22
            客厅内,金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脑内的思绪随处漂泊。他杀死郎立可的那个傍晚,一直在他的脑内历历在目,然而印刻在其中的自然不是郎立可死前那张丑恶的面孔,而是在回家前,那只朝他伸过来的手。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抚摸心口,强忍内心奇怪的悸动。不止一次,当他握住贝尔摩德手的那一瞬间,不安和燥热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丝温存。
            金闭上眼睛,不断地回味,就像沉浸在毒品里一样,久久不能自拔。他也清楚地发现,每多想一次,他对贝尔摩德的依赖感便更深一层,宛如一步步跌入地狱,就算到了十八层也不知足。
            “咔嚓”,恍惚间,他似乎又听到了玄关门开启的声音,她每次都是这样,抛开他,留下他一个人。
            金如此想着,搭在心口上的手不由得篡紧衣服,声音略带着哽咽,好似乞求,却也好似抱怨:“带上我。”
            他听到玄关的脚步声停下了,时间犹如静止,他竟然有些怕她拒绝。
            几秒的沉默后,贝尔摩德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他耳中:“快点准备。”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9-07-20 20:23
              “新出医院”,这四个字在不远处显得格外显眼。金坐在公园的玩具座椅上,晃来晃去,在等待贝尔摩德的时间内,无聊几近将他吞噬。
              天空中飘荡着几多淡色的云彩,徐徐凉风缓慢的划过,还好他多穿了一些,否则现下恐怕要被冻得发抖了。
              “元太君,不是那边。”
              “诶?那是哪边?”
              “是那边啦,步美酱还在等我们,你快一点。”
              耳边,小孩子的声音越来越远,他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天。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他人的声音也能让内心这么安详。
              “一个人?”
              不知道是谁的手,遮挡住了金的视线,他不由得皱眉:“你挡住我了。”
              “抱歉。”说完,那只手却仍未挪开,手的主人看来有些蛮横无理,“不问问我是谁吗?”
              “没兴趣。”他接的很冷淡。
              “真冷淡。”对方回得倒也没什么热情。
              终于在片刻后,那只扫兴的手终于离开的视线,金不满意的朝那只手的主人看去,他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一头赤发,一双浓眉,整齐却菱角分明的五官便一并映入眼帘,然而此刻的金只想感叹一句话。
              这人好高。
              金眼前的人正是前几日追杀郎立可的人——杰克·布朗,一个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男人。自从上次他的猎物被抢了以后,杰克便开始对金进行全方位查找与搜索。奈何几天过去了,他竟然毫无结果,他本来已经打算放弃这件事,自认倒霉,却没有想到竟然误打误撞地这么遇到。
              “你叫什么?”争执了这么一段时间,金才终于肯开金口问一个名字。
              “林。”
              “林?姓氏?名字?”
              杰克·布朗微微停顿。如果要说“林”是姓,应该也算,他的母亲是日本人,姓氏即为“林”,但如果说是姓氏,他却好像日后也说不出一个名字来。
              “都算。”最后他只能这么打马虎,“你呢?叫什么?”
              金也不是喜欢打探别人的事情的人,只是怀了些许的疑问便简单的接受了林的回答,顺便回答了他的问题:“宫崎金。”
              话题微顿,林悄悄掏出口袋里的一张招聘贴,握在手里,故作淡然:“你一个人吗?在这儿不觉得无聊吗?”
              “些许。”
              经过几句聊天,林也开始感叹宫崎金的话语之少了。聊天至此,他口中说出的句子,恐怕还没有一句超过五个字的话。
              感叹之余,林伸开手,将招聘贴放在金面前,示意道:“不去玩点好玩的吗?”
              金的眼睛顺着林示意的方向游走而去,随后挑了挑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9-07-20 20:24
                第十四章
                “这是?”
                “兼职。”
                “让我去?”金第一次遇到“兼职”这种事,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心。
                林见状,点点头。
                ......
                于是,金就这么简单的被林诱拐至一幢高楼下,拿着一张招聘贴,便随着林上了楼。
                这幢楼是一家酒店,进了电梯,林直接就按了最高层的按钮。这么多天来,金看了不少书,也读过不少故事,多多少少会接触一些类似的信息。星级酒店的最高层大多都是总统套房,这委托人难不成是个金主?
                思绪之间,不知何时已经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对面坐着一个肥腻的外籍男人,他身旁还站着一位恭恭敬敬的日本老人。
                “这就是你带来的人?”外籍男人投来质疑的眼光,惹得他怪不舒服,“这么个身躯有什么本事,我倒是希望你能接手这件事。”
                林恐怕是认识对面的胖子,便一副无所畏惧的神态倚靠在沙发上:“我带过来的人应该值得你一信才对,况且他前几天刚刚抢了我的一个猎物,有本事的很。”
                金就算是再笨也听得出林语气中带着的不愉快了,虽说他确实是干了不少杀人的事情,但他还真没有抢了他猎物的记忆。
                “你的猎物?”外籍男人狐疑地看了看金,又盯着林的一张自信十足的脸看了片刻,终究是松口了,“那就他吧。”
                说完,就好似失去了耐心,一刻也不待的想要起身离去。
                然而他一旁的老人却着急了起来,匆忙轻轻拦截住男人,小心翼翼地出声:“这样真的可以吗?毕竟是关乎少爷的安危。”
                然而回复他的只有一个手势,再无其他表示,见状,老人只好作罢,由着男人进了书房。恍惚间,金似乎听到了叹息声。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9-07-22 19:01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7-22 19:07
                    金接到的是一份保镖的工作,这位外籍男人算是黑白两道都有踏足的人,曾在美国结识了林。他的膝下有一儿子,是他家业唯一的继承人,但却是个养子,感情并不深厚。
                    金的工作就是在一天之内保证这个养子的安全,虽然对方说暂时并没有什么仇家寻上来,但也不得不以防万一。
                    如果只是在酒店内,依照酒店内的安全设施来看,金基本上就等于是陪聊,因此如此漫长的一天内,有超过半天的时间对他都似酷刑。
                    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他只能在房间内走过来走过去,看着一个比自己年轻六岁的人把着手机玩了半天,在这期间,外籍男人便带着日本老人和林出了门,房内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时间渐渐流逝,到了下午三点半,男孩终于舍得放下他的手机,试图和金搭话:“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出现在房内的同时,金也终于停下了脚步。他先是在原地定了三四秒,然后陷入沉默。
                    他实在是没想到会被问道名字,停顿了一段时间才短短的回答:“宫崎金。”
                    “玖兰尘,我的名字。”
                    “嗯。”
                    一阵沉默,扰得金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是第一回觉得不说话竟然让他感觉这么的尴尬。
                    “带我出去吧。”
                    “去哪儿?”金现在非常感谢对方打破了让人窒息的宁静。
                    “公园,我想出去散散步。”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7-27 12:01
                      酒店附近的公园内,玖兰尘坐在玩具椅上,抬头看着天,不说一句话,仿佛时空就此定格。金在一旁看着此情此景,内心不由得生出一丝共鸣。
                      “你幸福吗?”从玖兰口中忽然蹦出的言语间,他听出了渗透其间悲凉的伤感,好似阵阵悲鸣,也似声声哀怨,“那家伙要是死了就好了。”
                      “死了就好了”吗?金移开视线,学着玖兰一般抬起头,望一望头顶上碧蓝的天空。只见天空中依旧漂浮着片片云朵,一群灰鸟成队划过天际,凉风丝丝,此时的这番景色却少了该有的惬意。
                      “嗯。”他只好这么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9-07-27 12:03
                        第十五章
                        一幢商业大楼前,外籍男子同林一同走出。
                        出门后,林首先开了口:“我的行踪希望你可以保密,而且,我想你应该记一下我的新名字。”
                        “看来你真的是完全脱离集团了。”外籍男人不由得微微蹙眉,语气里稍带这着些无奈,“我本来打算和他们长期合作的,但是最重要的目标不在里面了,我之前的铺垫都白费了。”
                        “如果有意向合作,我们两个之间还有机会,这也是这次我接受你的委托的理由。”既然他的仇人已经被杀,他便开始无所事事了起来。说到底,说不放过抢他猎物的人,也不过是为了娱乐消遣。
                        听者似乎很满意林的回答,微笑着点点头。
                        “那么,接下来我还有点事,我想我需要失陪了。”
                        外籍男人既然得到了他想要的,自然也不打算强行留人,和林又随便说了几句后,便分道扬镳。
                        眼看着外籍男人的车越开越远,林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不久,想必不一会金也会回到新出医院,他和那个金发女人的交涉时间有点紧凑了。
                        ......
                        新出医院门口的公园内,贝尔摩德正有些愤怒地揉着眉头。她记得她在临走前说过要他在公园里等着,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听话。
                        贝尔摩德急躁地想要跺脚,一想到金的存在可能会被琴他们发现,她就忍不住出一身冷汗。
                        她原本并不打算把金放出来,但她近几日越来越感觉到金的不安分,对于她独自出门这件事,金看似异常的排斥,甚至有时在她独自出门时,会偷偷地跟着出门,时间长久,此类行径更容易被组织的人发现。
                        再加上他独自外出时,偶尔因为心理问题而动手伤人,又不能做好防范措施,极其容易被警方盯上。
                        综合多个原因,她冒险才把他带了出来。本想这样偶尔把他带出来透透气,好让他以后能乖乖地待在公寓里,没想到事与愿违,半天多一点的时间,她就找不到人了。
                        贝尔摩德越是想越是紧张地咬起了手指,尽管动作很小,但她还是掩盖不住急匆匆找人的姿态。
                        林躲在公园不远处,眼看着贝尔摩德焦急地左顾右盼,心里竟萌生了一股嘲讽的心态。
                        原来那女人也会有着急的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7-27 12:06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9-07-27 12:07
                            林的嘴角不由得上扬,脸上充斥着嘲讽。他知道她是什么人,在美国,他和她也有过交集,当然也知道她和郎立可在私下里做着什么勾当。倘若不是这个女人暂时还有利用价值,他便把她和郎立可一起送进地狱了。
                            林收起脸上的表情,既然该利用就要利用的透彻些。他这么想着,便打算往贝尔摩德那边走去,然而下一秒,他只能怪自己有些小看了宫崎金。
                            依照他的计算,要结束保镖任务后再赶到公园,怎么说也得花费点时间,不知是宫崎金的脚程太快,还是他自己太磨磨唧唧,竟然让他赶了回来。
                            金自知自己食言,便匆匆地送了人回到了新出医院。刚刚回来,就被眼前的贝尔摩德吸住了眼球。
                            而此刻的贝尔摩德,在看见金的那一瞬间,整个浮着的心终于稳当地沉了下来,总算是松了口气,她暗暗发誓绝对不会再轻易把他带出来:“你去哪儿了?”
                            金看着眼前皱着眉头,一脸怒气与怨气的贝尔摩德,原本回荡在心里久久不去的愧疚感忽然烟消云散,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害怕或者是心虚,却是升腾出了一种没有缘由的喜悦,这忽如其来的愉悦感吓得他猛地低下了头。
                            贝尔摩德则是被他的态度一惊,一时间不知道他是在认错还是在做无声的反抗,看他也并没有想要说什么话的意思,便草草的结束了训斥:“回去吧。”
                            现在重要的是要把人关到公寓里,绝对不要让他再到处乱跑。
                            .......
                            夜幕降临,东京街道上停着一辆显眼的黑色轿车,车内坐着的是两个黑衣人。
                            副驾驶座上,琴拨通了电话:“好久不见了。”
                            “找我什么事,你不会就是打电话来个问候吧。”对面是一个语气冲动的女人。
                            琴酒冷淡地一笑:“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冲啊,基安蒂。”
                            “有什么话直说。”
                            “最近贝尔摩德那边好像有点动静,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哈?老娘为什么要在意那个女人的消息。”
                            “没有的话最近帮我注意着点,那个女人又不知道在盘算什么。”琴直接无视了基安蒂的抱怨,他可没有闲心听一个女人在他耳边说三道四。
                            基安蒂自是明白琴的意思,她向来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得无可奈何地接了任务。不过既然琴都这么要求了,这搞不好是扳倒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的好机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7-27 12:08
                              第十六章
                              一片血红从卡尔瓦多斯的腿部流淌而出,他不由得抽搐。背后传来脚步声,一步步像死神的步伐。
                              “这位好像又是生面孔。”
                              话语传来的同时,卡尔瓦多斯猛地一抖。
                              就算对面的人不认识他,以此人在组织里的知名度,他也得知道脚步声的主人是谁——赤井秀一,连那位先生都惧怕的人。
                              金躲在两人的不远处,眼睛不敢离开一刻,心跟着此刻的氛围一同悬了起来,犹如置身战场,他忍不住战栗。
                              “呲”,金的腿忽地不受控制般的一动,引起细微的声响。仅仅是一刹那,他便感觉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视线。他愤愤地咬牙,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恨自己了。
                              赤井秀一扬起嘴角,往声响传来的地方瞥了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8-10 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