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1贴子:5,159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贝尔摩德又出去了。
金和往常一样躺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搭在额头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
“唉。”他也怪不得别人,她好不容易把他带出去,他却被奇怪的人带跑了,“唉,果然还是难受。”
反正没事干,睡觉吧。
如是想着,金闭上了眼睛,聆听着房内一步一步数着节拍的秒针声,呼吸逐渐舒缓,浮躁也渐渐抹去。
“活下去,代替我。”睡梦中,她的声音温婉如丝,怀揣着对他满满的情谊,只是她的脸颊上残留着几行泪痕,他看着竟有些心碎。
金看不见她的眼睛,便想再靠近一点,想伸手触碰,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靠近几分,一团泛着腥红的炙炎将眼前的一片洗刷干净。他扑了空,心里不知缘由的难过,难过到他不得不捂住心口,但就算如此,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时间是上午十点,房内的闹钟意外响起,这好像是贝尔摩德起床的闹钟。他如此想着,起身打算去关闹铃,一滴湿润却润湿了他的手。
金有些惊讶地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这才注意到了脸上的泪水。真是奇怪,他为什么要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8-10 21:16
    ......
    “你去哪儿了?”贝尔摩德前脚才迈进公寓,声声质问就迫不及待地来袭。
    她没有搭理他,继续脱鞋。
    见状,金不愉快的皱起眉,露出一幅闹别扭的表情,宛如小孩子一般,但却丝毫不再说一句话,干干地等着她回答。
    “和你没关系吧。”边说,贝尔摩德边把脱下的袜子扔到了沙发上,正好就在金的一旁。
    金瞥一眼她的袜子,依旧满心的不满,回答是回答了,可他不需要这种敷衍的回答:“我想知道。”
    “我没有告诉你的义务。”贝尔摩德又把背包随手扔到桌子上,顺道去了厨房,打开冰箱,之后便喝起了啤酒。
    “你不告诉我,我会去查。”
    贝尔摩德无言了,喝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过了十几秒,她忽然把啤酒放下,往客厅走来。
    她就这么直直地坐到了坐到金的身旁,不带丝毫犹豫,随之便向他缓缓探出身体。
    金眼就这样眼看着她越靠越近,专属于她的香味偷偷钻进鼻中,扰得他心神不宁,连表情都慌张了起来。
    贝尔摩德却是故意的,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迫使他离得她很近。看着他措不及防的样子,贝尔摩德终于把这几天来对他的不满全部抛掉,内心再次激起了层层挑逗的涟漪。
    她凑近他的脸颊,轻吐道:“你不是答应我不闹了吗?”
    “扑通”,这毫无疑问是他的心跳声,他自己明白。
    她的声线犹如磁石,叫他久久不愿忘怀。一时间,他只知道她贴的很近,声音很轻,味道很香,却未曾思考她具体说了什么,便迷迷糊糊地,好似喝醉了酒一般,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回过神才发觉她已经离开了沙发,又去了书房。
    金微微叹气,依靠在沙发上,把整个身体都陷进沙发里:“心跳好快。”
    他顺手抚摸胸口,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他喜欢她,他不想违背她的想法,可他真的不想只站在外围,好似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8-10 21:18
      第十七章
      金就在贝尔摩德的公寓里度过了好几周,虽然他时不时想让她带着他出去,但是每次都被她巧妙地转移话题。
      为什么她这么不想他出去?他的内心不禁升腾出如此疑问。
      虽说她是一个女演员,算是公众人物,但是依照他的理解的话,她算是退出了演艺圈,也就是罢工了,还需要那么戒备吗?
      金当然不知道贝尔摩德不放他出去的原因,他甚至都快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贝尔摩德的家里。
      几周的相处,贝尔摩德对金的评价,当然不只是停留在沉默寡言这一点上,她还越来越发现他的内心对于生命的淡漠。
      从他跟着她生活在公寓以后,她发现他一次都没有询问过父母的下落。对于宫崎夫妇死亡的既定事实,他必然是明白的。但就算他明白,也不该如此冷静。
      他的行为就好似他从未有过父母一般,如果说的更贴切一点,就好像是故意把这件事藏了起来,然后有意不去触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08-14 07:24
        “我要出去了,中午的饭在冰箱里有。”不知不觉间,贝尔摩德已经在玄关,准备换鞋出门。
        金有些欣慰地看了看她,却也有些无力地问:“我真的不能去吗?”
        在玄关的贝尔摩德闻声叹气,这几天被他问得都开始出门前打招呼了,他也不嫌累:“我出门了。”于是她穿好鞋,果断选择了无视。
        金就这样看着贝尔摩德走出玄关,关上了门,其余的再没有多说一句。他轻吐气,起身前往书房。
        “活着的人谁都要死去,从生存的空间踏进了永久的宁静。”这是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书写过的一句话。
        金轻轻翻开夹着书签的那一页纸,继续沉迷。
        最初他接触这本书本是为了寻找书中的那片安宁,可越是往后读,他越是难以宁静。事实上,他有些看不透这本书,不知道它的作者想要向他传递些什么。
        他记得哈姆雷特是一个年轻人,他的父亲死在了叔叔的手中,母亲却又改嫁给了叔叔。
        哈姆雷特的父亲在故事的最初向他传递了事实,亦使得他开启了复仇之路,但后来,哈姆雷特并不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8-14 07:27
          伴随着窗外照射进来的太阳光,金的影子逐渐偏移,手上的书页也不知疲倦地翻着。读到后来,他索性重新翻回了第一页,从头开始读,至于为什么这么做,他认为他是在打发时间。
          中午十一点半,窗外的太阳开始变得灼热,饿意悄悄来袭,《哈姆雷特》还没有读到一半,但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他该吃饭了。
          于是金恋恋不忘地合上书,在原处坐了半天,才忍心起身。
          早上贝尔摩德离开时,交代了他的午饭,不久前也教过他怎么用微波炉,虽然教的过程比较“惊心动魄”,但他也确实是学会了使用。
          金走进餐厅,打开冰箱,拿出速食食品便扔进了厨房的微波炉里,没过了一会,那只奇奇怪怪的箱子便开始鸣叫。
          “饭好了。”不得不说,对于这些都市生活的必需品,他一直都是持着佩服的心态。
          如果要把一块肉烤熟,大概至少要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或者要把一顿饭热一热,也需要至少十五分钟左右。
          况且在此之前,生火就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然而微波炉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能用极其短的时间,最大效率的把一个东西热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8-14 07:29
            金就这样,一边吃着饭,一边想着些无所谓的事情。不仅如此,他还想到前几天她教他微波炉怎么用的时候...
            那天早上,她忽然到他的房间来,不带敲门的那种,愣是把从睡梦中的他吵醒。她似乎是故意一般,只穿了睡衣,便堂堂正正地进了他的房里,害得他就算想睡个回笼觉也没办法。
            无奈之下,他只得放弃被窝,跟着她进了厨房,忍受她有意无意的挑逗。
            她故意站在他身后,她的躯体和他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她又紧紧地贴着他的背后,他只觉得背后触碰到了一处柔软,心脏跳动的频率瞬间急剧加速。
            她的指尖亦轻轻触碰他的手,为了听清楚她的话,他只得微微蹲着身子,和她保持一个水平,可她却是以此为乐,那双唇拽着他的耳朵不放,耳内便传来她的声声轻吐,磁性成熟的声音里带着细微女性特有的温软,惹得他的耳朵极其得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8-14 07:30
              “咳咳咳。”这么想着想着,他觉得他的饭都快吃不下去了,便摇了摇头,赶紧停止了危险的思想。
              金的脸上还带着微红,他急急躁燥地吃完桌上的饭,便继续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冷静是冷静了,但是,果然一个人有点寂寞。
              客厅里,时间的秒针滴滴答答,却再也无法带来往日的平静。金起身,看了一眼玄关,伫立片刻,便又瘫坐回了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9-08-14 07:31
                第十八章
                早上八点钟准时,贝尔摩德来到了帝丹高中,坐在了保健室里。但是现在的她可不是贝尔摩德,也不是克丽丝·温亚德,而是新出明智,这所帝丹高中的校医。
                几天前,她终于有机会变装上阵,代替原来的新出明智,成为新的新出医生。她穿起男士衣服,带起了新出医生的眼镜,伪装成一名再正常不过的普通男人。
                在易容这方面,她有自信,就算有人凑在她脸旁看,也不会看出丝毫破绽。于是,她就这么惟妙惟肖地扮演者新出明智这个人。
                “女孩子在这种时期还是要多注意身体,体育课那边最好是请假哦。”
                “好的。”坐在保健室床铺上的女孩子闻声微微低头,脸庞不由得泛起些许红晕。
                新出只是带着体谅和理解微微地一笑,也没有再更多的过问。青春期的女孩子,果然对这些东西更有意识一些吧。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9-08-14 07:37
                  林被拦在了帝丹高中的校门口,他好似赌气一般坐在校门口的边上,迟迟不肯离开。要说赌气,他倒是并不至于真的赌气,但是要说没有,他自己都不信。
                  贝尔摩德真是计算的一把好手,她把大部分工作时间全都放在校园里,以至于不管是FBI还是像他这样的人,都因为保安的存在而无法接近。可她的聪明机智归她的聪明机智,他的利益也不是说不要就不要。
                  就在林陷入烦恼,甚至开始因此赌气打算等贝尔摩德等到下班为止的时候,金那夹杂着沉闷和稚嫩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躲开。”不愧是金,完全不讲道理。
                  “我说,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人,高中除了在非常时期以外是不允许外人随便进门的。”
                  “那就是说你们不躲开了?”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出,他开始逐渐起了杀意。
                  若是真的被他惹出命案来可不好收拾,他可不想跟着这个倒霉鬼一起被当地警察盘问。
                  林这么想着,便伸手拦住了金:“跟我过来。”
                  金就这么被拖着,莫名离那扇大门越来越远。他好不容易经过好几天的细心琢磨研究才知道了她在那个地方,就这么被这个家伙拖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08-14 07:38
                    金如此想着,用力甩开了还不断拽着他离开的人。刚刚想盘问他是谁,却在看到林的瞬间,把即将说出的话吞了回去,留下一张惊讶的脸。
                    接着数秒后,他又嫌弃了起来:“怎么又是你?”
                    “你那么不想看见我吗?”林的话里带着些自嘲。
                    那不是废话吗?要不是因为这个无聊的人,他还会被下了禁门令?还用在这儿受气?
                    看着金就这么沉默了,林便识相的转移话题:“要进去硬闯是不行的。你还想给那个女人添麻烦吗?”
                    “你认识她?”
                    这家伙在不该敏感的地方真的是过分敏感,林这么吐槽着,继续接他的话:“我和她在美国的时候有点交集,现在找她有些事情。”
                    “你说那样进不去,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听到他能对他说这么长一段话,林内心不由得高兴一番,连声调都不自觉地提高:“我最近查了查她的行程,周一到周五,她会来这里,做校医;周六周日则会去上次我和你遇到的那个地方。”
                    “新出医院?”
                    “对。”
                    “你想周末找她?”
                    “意外的很聪明。”
                    金再次陷入思考。这个家伙的提议确实不错,他也不是很想再给她添麻烦了,免得又有什么新的禁足令,但他也不想这么简单的信任这个红毛小子,可他提供的情报又看似真实可靠,对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
                    “说起来,你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林不由分说地提出质疑。从他开始调查贝尔摩德和金开始,他的谜团就一直解不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9-08-14 07:38
                      按理来说,金并不是组织的成员,贝尔摩德不应该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来看,这个叫宫崎金的男人和贝尔摩德住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
                      “我受她照顾。”
                      金言简意赅的回答实质上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但也还算有收获,他至少知道,他们不只是简单的利益关系。这样一来,在和她的谈判桌上,宫崎金就有了做筹码的价值。
                      回想起在公园里焦急不安的贝尔摩德,再结合他这几周来调查出的信息,他几乎可以确定,宫崎金是贝尔摩德的弱点,甚至是致命的弱点。
                      “你为什么要找贝尔摩德?”对于这一点,林实在不懂宫崎金的心理。
                      如果他找贝尔摩德有事,他大可在她的公寓里说,何必大老远的跑出来招人耳目?难道是还有别的什么隐情?
                      林把可能的情况全都脑补了一遍,然而金的回答,远超出他的想象。
                      “有点寂寞而已。”
                      还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在他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他清楚的看到,金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那双空洞冷漠的双眼里,翻出了细微的柔光。他看到他恋恋不舍地朝着帝丹高中的方向望去,轻柔的凉风有些刺骨地钻入袖口,把金映衬的又多了些伤感。
                      这一瞬间,林有些呆滞地看着金。原本是想套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现在他却有一种被套进去的感觉。他忽然想用手捂住胸口,然后低下身子,悄悄靠在墙边,感受他数年以来已经抛弃了的被人们称作“感情”的东西。
                      但他依旧还是站在原地,表情有些凝重,却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还是一如既往,用冷冷地语气对他说:“这周六,你来吧。我告诉你一些你需要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9-08-14 07:39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2楼2019-08-14 07:39
                          第十九章
                          晚上,贝尔摩德终于能空出时间回公寓,她脱下鞋子,打开鞋柜,忽的愣了愣神,又有些无奈地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金。
                          她轻声走到他一旁,坐在他身边。
                          金现在正沉迷在梦境中,连她靠近他都没有察觉。贝尔摩德细细观摩他的睡颜,泛白的皮肤,淡淡的薄唇,还有如柳叶般的细眉,简直和女孩子一样。如此想着,她不由得伸手抚摸,抚上他略有些皱着的眉头,轻轻帮他舒展。
                          这一刻,她都发觉自己笑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9-08-18 09:23
                            “啪”,客厅的灯被打开了,一束光亮惹得金眼皮一动。金皱一皱眉,有些困难地尝试睁开眼,结果他还是有些吃不消灯光的亮度,便只好再闭上眼,揉了揉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是他有记忆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次,难道出一次门就让自己这么满足吗?
                            金边想,边从沙发上坐起身。毛毯随着身体滑落,金有些迷茫地看了看身上的毯子,又看了看关闭的书房门,轻笑道:“真好。”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贝尔摩德这么温柔?难道是今天她忽然想开了?
                            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打开冰箱门,拿起一瓶可乐喝了起来,他睡了一下午,渴死了。
                            解完渴,金便发现自己无所事事了。他有些焦急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或者一会又跑到自己的卧室在床上躺一躺,然而不过片刻便再次坐不住了。
                            他能干点什么?这是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疑问,他也是第一次觉得闲着没事干竟然如此折磨。
                            他强行冷静下来,想想平时自己都干了什么。然而想了半天,发现其实除了读书和睡觉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也就是最近才开始习惯性的往外跑。
                            “啊,”最后,他只能发出一声似是哀叹的声音,瘫坐到沙发上,“闲死了。”
                            “嗯,只在港口待机就可以,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书房的那一边,传来她的声音。可能是因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贝尔摩德的声音意外的煽动起了他的热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9-08-18 09:33
                              她在打电话吗?金站在书房门口,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有些犹豫。
                              他现在进去干什么?难道就说是去见她吗?她在忙吧。
                              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打开了房门,贝尔摩德的一头金发和那张极致的五官便印入他的眼帘,害的他的心脏又开始胡乱跃动。
                              “有事吗?”贝尔摩德显然在忙,连语气都变得正经了。
                              还好他已经准备好了借口:“嗯。”
                              话毕,他便正正堂堂地走进书房,眼睛落在书房里的书桌上,随之便朝书桌走过去。然而,在走过书桌的时候,他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卡尔瓦多斯”的联系人字样。
                              这又是个男人吧,他这么想着,心里也随之开始有些闷得慌,这股闷热感惹得他有些想发脾气。因此,他故意绕到贝尔摩德的身后,没好气地看了看她,而她却似是沉迷在电脑里一样,完全没有顾他一眼。这让他更不满了。
                              金忽的用力地拍向桌子,略显纤细的身子似有似无地贴在她的脑后:“我来拿书。”
                              由于距离过于接近,他的声音只能贴着她的耳朵传达,又为了不会真的吓到她,他只能轻声曼语。无意间,他捕捉到了她身体的一阵细微的颤抖。不知为何,她的这一颤抖竟让他有些兴奋,兴奋到想要再捉弄一番,而方才的郁闷也随着她的动摇烟消云散。
                              金紧紧握住桌上的书,本就骨节分明的手指因此显得更加有力。他微微欠身,让他的身体和她离开一些距离,再扭头看了看她泛着微红的脸颊,又忍不住贴了回去。接着,他像是轻咬着她的耳朵般,用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声音对她轻语:“毯子,谢谢。”
                              “嘭”,金的身影随着关门声消失在书房,这时,贝尔摩德才缓过神。
                              看着金关门消失的地方,她赌气般地轻轻皱眉。要不是因为刚刚过于专注,被他忽然袭来的动作吓到,她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撩的有所动摇。
                              贝尔摩德想来想去,实在是觉得心里不愉快的很,她是低估了这小子了,最近是不是奇怪的文章看多了,竟然变得这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8-18 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