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1贴子:5,159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金恶狠狠地朝摩托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便朝背包男那边走去。虽然林这个家伙今天做的事情极其不讲道义,但他依旧优先选择了遵从内心的原始冲动,他今天必须和那个背包男人干上一架。
......
贝尔摩德驾驶着轿车穿过一段有些昏暗的小路,看准时机便在路边停了下来。
她拉下车窗,对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的人道:“真是稀客。”
“你不是早发现我在调查你了吗?”
“啊啦,是吗?”贝尔摩德故作惊讶,“美国犯罪集团的大人物调查我一个小影星做什么?”
“互相知根知底的,何必和我打哑谜?”
“你有什么目的?”话锋突变,她的表情也跟着变化,忽地周围的空气就阴冷起来。
“在这之前,我想我应该拿出谈判的诚意来。”林掏出随身携带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贝尔摩德和金在新出医院公园外的照片。
见状,她的脸色更加难看,眉头紧蹙,周身也不由得带上了杀意:“你想提什么条件?”
“我没想到你这么害怕金的消息被泄露,他是你的什么人?你为什么这么在意?”
“你是来借此打探消息的吗?”
“当然不是,”贝尔摩德如此焦急,他也不好再拐弯抹角了,“你和你们组织的BOSS据说关系很好。”
他一边试探,一边观察着她的动作,时刻防范着她在此时做什么手脚:“我想让你把我引荐进你们的组织。”
对于这个调查了自己好几周的男人所提出的条件,她想过许多可能的内容,倒是没有算到这个人竟然是要进组织,但是进了组织对他有什么好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19-08-24 13:35
    “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当然没有,就是想谋生而已。”
    贝尔摩德当然不会信他的鬼话,但是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办法问出口,如今的宫崎金成了她的软肋,他就是一颗烫手山芋。
    她很想和这个家伙周旋,但不能是今晚,更不能是现在,她今晚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暂时答应是她现在唯一的出路:“你知道我的联系方式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4楼2019-08-24 13:38
      “能查到的那个,我知道。”
      “结果我在一周后告诉你。”
      “我想你一定会给我好消息。”
      林的嘴角弧出了一个奇妙的形状,如果用语言描述的话,那一定是恶党的标准式微笑。如此简单地就让他达成了目的,这让他越来越好奇宫崎金这个人了。
      他是谁?他来自哪里?他周身自带的杀气来自哪里?他为什么可以让贝尔摩德如此妥协?
      贝尔摩德的车越开越远,最后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他轻笑,启动摩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金带过的头盔。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楼2019-08-24 13:39
        港口处,卡尔瓦多斯已经在高处待机,金便在他的不远处。
        他最终还是没有冲上去和背包男人打起来,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神奇。自从他和贝尔摩德生活以来,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理智了,他发觉自己竟然有了脑子这个东西。当他打算直接冲上去时,内心的另一个声音忽然把他打断,问自己这样做是否真的是最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楼2019-08-24 13:41
          如果他没有记错,现在这个男人是在帮贝尔摩德执行任务,很显然,现在任务还处在未完成的状态,也就是说贝尔摩德仍然需要他。如果现在他把这件事搅糊,她会怎么想他?
          他是聪明的,他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所以他在卡尔瓦多斯的不远处藏了起来,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以及港口空地处的动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9楼2019-08-24 13:42
            根据他的直觉,贝尔摩德一定会在这里做点什么,这可能也是他了解她的一个机会。他知道她好像在极力隐瞒着什么,她不说,他也不想问,但他还是想知道。
            大概过了一段时间,一辆陌生暗色轿车驶入空地,忽地一个急转弯,停了下来,接着,贝尔摩德的车也跟着驶入。
            从暗色轿车里下来的是一个戴着眼镜金色短发的女人,样貌正如之前贝尔摩德装扮的那个女人一般。
            “Oh!怎么了,Dr.新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0楼2019-08-24 13:42
              第二十二章
              “Oh!怎么了,Dr.新出。”这个外国女人说着一口蹩脚的日语,朝对面的她打招呼。
              当然这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男人的样子。
              她闻声匆匆忙忙地下了车,声音略显焦急:“这是我要说的!你打算拿这个孩子怎么样?”
              在远处悄悄看着此情此景的金也不得不对她的演技作出轻声感叹,和她相处这么久,她一直都在忙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她的演技。
              “No!No!我只是带她出来兜风而已!我和你一样非常非常的得空。”
              贝尔摩德得空?不,他觉得她可能是世界上最忙的人,忙得几天都不会回家的那种忙。
              这时,旁边的金属敲击声吓了他一跳,只见卡尔瓦多斯趴着,架着狙击枪,已经瞄准了下面那个短发女人。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Do you remember? It was your last word to me...”
              金虽然听不懂短发女人在说什么,但是对那句“secret makes woman woman”却是有些熟悉,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
              “I’ve been repeating many times not to forgot the enemy’s words...The enemy who killed my father......Right? Chris Vineyard.”
              随着短发女人略带攻击性的语气,贝尔摩德终于舍得扯下“新出明智”的面具,露出了她那张带着自信,甚至让四周万物都失去颜色的美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1楼2019-08-25 21:15
                “嘭”的一声巨响,他对它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枪声。还没等贝尔摩德有所行动,那位短发女子便掏出了手枪。本来被贝尔摩德拿在手里的枪被打出了好远。
                与此同时,他身下的金属箱子微微一颤。卡尔瓦多斯趴在其上,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看得出来,他和金一样紧张。
                如果是在之前,他不知道手枪是什么的时候,他或许还会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是到了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心也跟着乱跳起来。
                然而她还是那么泰然自若,像是没事人一样打着趣。她这般样子,似乎在他的记忆里有所留存,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好像不畏惧死亡一般。
                “You guys! Come out and hold this woman!”短发女人朝着四周呼唤着帮手,然而金是明白的,这里没有什么帮手。
                原来她乔装成其他人事先来到这里是有原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2楼2019-08-25 21:18
                  “嘿嘿。”
                  像是无意间发出的声音,卡尔瓦多斯得意的笑声就这么传入金的耳朵。接着,子弹准确无比的打中了那个嚣张的女人,这一刻,金想给这位情敌鼓掌。
                  “Thank you, Calvados.暂时不要杀她,我还有事情要问这个女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他才是被感谢的人。
                  “来吧,笑一个。你就要去天国见到你的爸爸了。”贝尔摩德把手枪举刀短发女人的额头前,事件看似即将落幕。
                  然而,在场的人恐怕论谁都没有想到,短发女人的轿车里的那个孩子,也能算得上战力。
                  车窗意料之外地被足球打破,足球直直地飞向贝尔摩德,金差点没忍住从这箱子上跳下去。还好她反应足够迅速,足球打掉了她手里的抢,但她本人并没有受伤。
                  “啊,你,难道...”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惊慌失措的贝尔摩德,她的动作里带着犹豫,甚至好像还带着激动和兴奋。那个小孩子是谁?她为什么好像有些在意他?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侦探?这个小孩子?金忽地有些如临大敌的感觉,他忍不住咬唇,眉头都开始紧凑,他忽然觉得这个小鬼好像会从他身边把贝尔摩德带走。这种感觉极其莫名其妙,却能真的让他感到急剧地不安,这种事情他绝对不允许发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3楼2019-08-25 21:19
                    一旁的卡尔瓦多斯似乎也是手足无措,贝尔摩德的身体挡住了轿车旁的两个人,局面陷入了僵局,铁箱上的两个大男人眼看着她被步步紧逼。
                    当下面的小鬼提到警察局的那一刻,他真的觉得他有些忍耐不住了,如果有人要把她带离他身边,他就要把对方碎尸万段。
                    她是他的全世界。
                    ......
                    如果不是茶发女孩的出现打破了僵局,恐怕金现在已经和下面的人对峙上了吧。
                    “快,快跑!灰原!快从这里逃...”还没等那个小鬼说完话,贝尔摩德已经有所动作。
                    那个小鬼,和她对峙也有心思走神。他虽然不知道那个茶发女生是谁,也不知道她是敌是友,总之要谢谢她帮助贝尔摩德扭转局面了。他想旁边那个背包男也是这个想法吧。
                    “真是个傻女孩,让这个小鬼的可爱的计划付诸东流,特地来送死。”
                    茶发女孩摘下眼镜,放到口袋里,同贝尔摩德一样淡然:“我可不是只来送死的。我来,是为了结束这一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4楼2019-08-25 21:21
                      此时的金,还并不知道她和这些人之间有多少纠葛,满腹的疑问也被丝丝浮躁不安的情绪压了回去。
                      所以当轿车后备箱被打开,贝尔摩德神色慌张地向卡尔瓦多斯开了一枪时,他整个人其实有些懵,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女人或许不是贝尔摩德。但是,他心中的贝尔摩德又是谁呢?
                      “Move it! Angel!”她撕心裂肺地吼叫声就这么入耳,这让他有些触目惊心。
                      ......
                      “没想到,那个女人还有你这个帮手,这次是我们有些失策了。”
                      浑厚深沉的声音,稳健的脚步声。和有些微微战栗的卡尔瓦多斯作出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和现在他也一样。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看似绝对安全的地方,会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而这个男人周身所带的杀意,让金的大脑忽然停止了思考。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现在和这个男人站了敌对阵营,那他便是死路一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5楼2019-08-25 21:22
                        “赤井秀一?”细微的枪声过后,卡尔瓦多斯捂着腿部,眼神惊恐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他再也顾不上铁箱下面的几个人发生了什么了。
                        一片血红从卡尔瓦多斯的腿部流淌而出,他不由得抽搐。背后传来脚步声,一步步像死神的步伐。
                        “这位好像又是生面孔。”
                        话语传来的同时,卡尔瓦多斯猛地一抖。
                        就算对面的人不认识他,以此人在组织里的知名度,他也得知道脚步声的主人是谁——赤井秀一,连那位先生都惧怕的人。
                        金躲在两人的不远处,眼睛不敢离开一刻,心跟着此刻的氛围一同悬了起来,犹如置身战场,他忍不住战栗。
                        “呲”,金的腿忽地不受控制般的一动,引起细微的声响。仅仅是一刹那,他便感觉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视线。他愤愤地咬牙,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恨自己了。
                        赤井秀一扬起嘴角,往声响传来的地方瞥了一眼。
                        ......
                        “工藤新一?”行驶在夜晚道路上的保时捷轿车里传来琴酒的疑问。
                        “就是那个以前大哥用组织的毒药毒死的那个小鬼啊...”
                        “不好意思啊,伏特加,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会去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6楼2019-08-25 21:23
                          第二十三章
                          赤井秀一捕捉到了不远处发出的声音,双眼迅速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游离,随着眼睛传过去的是一阵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他没有想到在现场会有第三个人,躲在那里的会是谁?琴?还是伏特加?不会,这种情况下那两个人不可能这么乖乖地躲在那里不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躲在这里的人,也不可能是一般市民。
                          他本来想着先留着卡尔瓦多斯一条命,就下去帮朱蒂的,但是那边发出的声响让他不能心安。
                          如是想着,赤井秀一小心翼翼地朝金躲着的方向迈出步子。此刻,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心跳声几近可以传达到自己的耳朵。面对赤井秀一压倒性的强大和足以夺命的杀意,他吓得不敢再动一丁点,只有求生本能让他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口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8楼2019-08-31 22:19
                            或许是以为赤井秀一注意力被分散,也或许是孤注一掷,本来已经毫无战意趴着的卡尔瓦多斯忽然动了起来。他掏出腰间藏着的手枪,对准了赤井秀一。
                            这一瞬间好似长达一个世纪,分秒之间,赤井秀一急速转身,抬起拿枪的手臂,还未等卡尔瓦多斯打出这一枪,他的肩膀便又中了一弹。
                            子弹穿过皮肉,擦过了他的骨血,一阵钻心的疼痛使他不得不放下了手里的枪支。他强忍着才没有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
                            赤井秀一收回手,若有所思地看着趴在地上痛苦扭动的卡尔瓦多斯。
                            “没想到你带了这么多危险物品,看来我得好好搜身,把这些不必要的东西从你身上拿掉了。”
                            他也顾不得不远处的金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卡尔瓦多斯处理好,再去下面帮一把朱蒂,他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你还真是带了不少东西。”当赤井秀一从卡尔瓦多斯的身上搜到了散弹枪时,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金就在不远处,眼看着赤井秀一把卡尔瓦多斯身上的东西一扫而空,他和那边趴着的人都毫无反抗之力,简直是令人绝望的差距。
                            直到赤井秀一离开他的视线,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9楼2019-08-31 22:38
                              “那边,你在,那边吧,”卡尔瓦多斯像是费尽了全身力气才断断续续地说出几句话,疼痛似乎要把他吞没一般,“你,是她身边,的人?”
                              此时此刻,金也没有必要再隐藏什么了,很显然,这个趴在这里的男人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用处,也不会对他有任何威胁。
                              “你是什么人?”金反过来问他,言语间丝毫不带情绪。
                              见他终于肯出来,卡尔瓦多斯偷偷瞥了一眼金的口袋,随即便像是在故意挑衅般,带着嘲讽的笑意,直直地盯着他:“如果我说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已经和她做到最深的地步呢?”
                              “哐!”
                              一瞬间,卡尔瓦多斯的头好似要陷进地面,金的一只手狠狠地按在他的头上,他看着卡尔瓦多斯的这张脸,真想把这颗头颅压成纸片。
                              然而这个男人却丝毫不顾疼痛,好像没有痛感一般,只是灭不掉嘴角的笑意。
                              “怎么?你、你想杀了,我吗?”
                              金没有回答他,眼中的狠戾像是一只猛兽,让人完全看不出他的思考和理性,仅仅是最原始的愤怒趋势着他更用力地按压着对方的头颅。
                              “你、你喜欢她?”
                              金抓住了他的头发,他恨不得把这个人的头皮撕扯下来。
                              “嘿嘿,”可卡尔瓦多斯还是笑了,轻蔑地笑了,“我喜欢她。”
                              下一刻,枪声响彻了整个夜晚。金按下了扳机,接着,一股热流沾上了他的手,伴随着熟悉的血色香气,让他沉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0楼2019-08-31 2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