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1贴子:5,159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把金属用具他用的很习惯,从第一次接触它到第一次使用它仅隔了短短数周,他用它非常顺利地抢回了些什么东西,比如尊严、理性、占有欲,以及这种不明所以的兴奋感。
金拎着已死之人的头发,将他的一副躯壳拽起,又把他随意地扔到了一旁。那个男人到死都还在笑,他为什么在笑?其实他很清楚。
他虽然死了,可是却赢了。那个男人用死守护了贝尔摩德,或许还能借此占据她心里的某个角落,于这个男人而言死亡恐怕是最棒的归宿,可于金而言,这是他的败笔。
金处理好了周围的东西,从高处朝着港口眺望,港口处空无一人,想必那些FBI不一会就要上来了吧。
不远处,一辆摩托车行驶而来,车上的身影他很熟悉。摩托车停在了港口中央,车上的男人拿掉头盔,露出一头红发,与他对望。
金把手枪装回口袋,看着那辆略显孤单的摩托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闹了一个晚上,也该回家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1楼2019-08-31 22:39
    小路的电话亭里,贝尔摩德虚弱地靠着话亭的玻璃,声音有气无力:“是啊,偶尔碰到了他,被她打断了三根肋骨。”
    电话的另一面是琴,听到贝尔摩德提到赤井秀一这个名字,他的脑内好像有点印象:“啊,就是一年前你在纽约化妆成杀人狂,想把他引出来后杀掉的FBI吗?”
    “我、我是觉得只是一般的杀人犯的话他也许会放松警惕。早、早知道现在会不分胜负的话,那时杀了他就好了,BO、BOSS他说,那个人,恐怕会成为我们的银色子弹,在害怕那个男人。”
    “哼,”琴对于此事一直都持着无所畏惧的态度,“一发就能把我们消灭的银色子弹根本就不存在。”
    “总、总之,我现在在20号公路沿线的电话亭里,能不能来接我?稍微碰到了一点麻烦,不能动了。”
    “在这之前有件事要问你,你认识一个叫工藤新一的人吗?”
    她听到“工藤新一”四个字,话语间微微一顿,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脸渐渐变得舒缓,她轻轻一笑:“哦,不认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2楼2019-08-31 22:40
      第二十四章
      当贝尔摩德忍着钻心的痛感回到公寓时,她果然没有看到金的身影,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来看,倒是还好他没在这里。
      卧室里,贝尔摩德褪下外衣,翻开被赤井秀一打伤的腹部。虽然她在路上一直在止血,但外套还是不可避免地被不断流出的鲜血染红了。
      “嘶”,果然就算是她,不做严密的处理就直接处理伤口也会疼得忍不住唏嘘,她能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出冷汗。如果忍住不看伤口,她恐怕也勉强能够忍住疼痛,但如果不看伤口,她又没法准确的处理。
      在某一瞬间,她都以为自己要疼到窒息了。
      还好她穿了防弹衣,避免了子弹打进身体,否则她现在根本没法一个人处理这些伤口。但是尽管如此,折断掉的几根肋骨也得找组织的专人处理了。
      她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以后,便靠到了墙边,她本来想到客厅和琴聊上一会,顺便让他帮忙请个人,没想到她竟然伤到动弹也有些吃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3楼2019-09-01 23: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4楼2019-09-01 23:46
          “琴,你在外面吗?”她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叫喊了,但她的声音还是虚弱地让人心生怜悯。
          “什么事?”可他依旧冰冷,丝毫没有给她多余的同情。
          这反而像是她在想他乞求怜悯一般,但就算如此,她又能拿他如何:“能、能稍微进来、进来一下吗?”
          琴闻声走到她的卧室门边,一双眼睛里充斥的是一层淡漠,真是冷酷啊。
          贝尔摩德不知为何自嘲地笑了笑,又继续问道:“能帮我、叫个人吗?我这个伤、伤势可能有点严重。”
          话语不必多说,琴当然知道她想要叫的是什么人,她每次出事总是叫那个女人来帮忙。那个女人代号潘诺,组织内部的高层,虽然Boss和贝尔摩德都蛮喜欢她的,但他却觉得她烦。
          由于潘诺的父母是组织内部人员,所以她从小便接受着组织的培训,对外科医术很精通,组织成员受了伤大多都是找她治疗,因此他算是受她照料。
          虽然百般地不愿意,琴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5楼2019-09-01 23:46
            “你在哪儿?来贝尔摩德的公寓。”
            他只说了两句话便挂了电话,也不问问潘诺方便不方便,对此,贝尔摩德每次都要吐槽。这种过于雷厉风行的作风,有时候惹得人讨厌。
            尽管如此,那个女人还是会来,只要是他的要求,那个女人总是会满足。但其实如果不是必要,贝尔摩德并不想让她来。
            ......
            金和林那边,正骑着摩托在夜路上狂奔。
            “你回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吧。”金坐在摩托车后,带着有些吐槽的韵味,也带着些质疑地提问。
            林却只是轻笑敷衍,他当然明白金是在问他去了哪里,但是他也不可能和他说,只得打打幌子。
            “我感觉你好像完事了,就来了。”
            “哦,是吗。”
            林好像感受到了背后的人身上传来的无语。
            没办法,他只好转变话题以缓解尴尬:“我没想到你真的把那个人杀了,你不怕那个女人怪罪吗?”
            然事与愿违,这句话问出来,却把空气完全凝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6楼2019-09-01 23:47
              不出所料,金还是不听管教地回来了,还好她已经打发走了琴,再晚一点,说不定就要被抓个正着。她当初到底为什么心软把他带回来了呢?明知道只能是个累赘。
              “在笑什么?有什么事情很开心吗?”在一旁地整理用具的潘诺见到她这般笑,不由得问出了口,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她笑的如此柔和。
              然贝尔摩德只是收起手机,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什么。”
              ......
              此时的琴已经到了楼下大厅,他迈出电梯,走到大厅中央,忽地又停下脚步,朝住所那边看去。
              “怎么了吗,大哥?”
              琴没有理会伏特加的疑问,只是盯着电梯的眼中,威压更强了一些,把柜台旁站着的前台小哥吓出了一身冷汗。
              时间很巧,就在琴终于以为是自己多心,即将离开的时候,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闪过。
              他现在的感觉就好比看到了死去的人在走路一般,惊诧又狠戾地瞪起双眼。他一言不发,眼看着那纤瘦的身形消失在视线。
              他就此定格了几秒钟,随后又快步走到电梯旁,按了向上的按钮。
              时间就好似凝固,琴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脏砰砰地乱跳,是兴奋还是害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最后,电梯的数字停留在了他刚刚下来的楼层的数字上,大概过了三十秒,电梯下了第一层。
              空荡荡地电梯就这样敞开在了一楼大厅里,没有人乘上这一趟的电梯,于是它关上了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8楼2019-09-01 23:48
                第二十五章
                金对那双冰冷的眼睛有印象,从那双眼睛里,他能感知到的只有杀意。所以当他被琴的双眼狠狠地锁定的时候,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忽然想起了赤井秀一,但眼前的银发男人的眼神更加犀利,好似要把他吞没一般,令人窒息。
                “叮咚”,直到电梯到了公寓所在的楼层,金才敢松懈下来。
                迈出电梯,吊在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胸口,金便同一个女子迎面相撞。
                “啊,对不起。”看起来,对面的人要比他要懂礼貌得多。
                金如此想着,不禁自嘲地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意思性的点了点头,说了句“没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0楼2019-09-07 23:07
                  她整了整金色的短发,在看清他的脸后愣了一愣,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我有没有在哪里见过你?”
                  她的声线竟然让金忽地心头一动,记忆里的某些东西似乎要喷涌而出一般,但再仔细思考一番,却对眼前的这张脸毫无印象。
                  “我想没有。”
                  “是吗,那打扰了。”
                  “嗯。”
                  金没有再多停留,对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走进了电梯。
                  打开房门,走进熟悉的公寓,看到了他熟悉的玄关,却也看到了他不熟悉一排血渍。他看到它犹如蛇一般弯弯曲曲地蔓延到了贝尔摩德的卧室,他这才想起来她恐怕是受了重伤。
                  地上的血渍好像故意提醒着什么一样,他忽然感受到胸口的一阵刺痛,淡淡的眉头也因此促成了一团。他来不及多思考什么,匆忙换好了鞋子就推开她卧室的门。
                  “进女士的房间不应该先敲门吗?”贝尔摩德靠坐在床上,腿上放着一台电脑,看起来她又开始工作了。
                  金对此不做回应,径直走近她的床边,握住了她那双试图继续打字的手。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抑制不住的怒意,这让他的一张脸变得冰冷,连蹙着的眉都显得有些可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1楼2019-09-07 23:08
                    贝尔摩德猝不及防地被他攥住手,手头的工作也被迫停了下来。她深吸了口气,像是在强忍着脾气。
                    “现在不仅不听我的话,连我做的事你都想管了吗?”
                    就算是他,也听得出她的话语中带着的意思,她果然还是介意他不听劝阻随意出门的事情。
                    他只得有些不舍地轻轻松开握住的手,一瞬间,他感到一股无处安放的焦躁感,又想狠狠地吼叫一番,却又害怕因此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
                    最后,他连“注意身体”都没说出来,只得静静地走出卧室,关上了门。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2楼2019-09-07 23:09
                      金躺在卧室里,呆滞地盯着天花板,无数次回忆起她刚刚说出的话。
                      果然变成这样了,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他就应该明白,卡尔瓦多斯在她心里不可能毫无重量,杀了他,就等于斩断她对他的信任。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抬手抚上隐隐作痛的胸口,盘问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但他以为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才对,他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人,他本来就不属于...
                      “金,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在这里?”
                      “不知道,没有考虑过,好像记忆中我本来就应该这样。”
                      “我们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吗?”
                      “什么就算是正确的?”
                      “......”她沉默了。
                      “怦!”一阵枪声过后,远处的靶心被打出一个圆孔。
                      金把枪放回后,四周响起一阵掌声和赞美。
                      “不愧是被那位先生看中的孩子,竟然没有一发打歪。”
                      不得不说,虽然虚假,金却很喜欢被这些人追捧的感觉,甚至有一刻觉得就这么做那个人儿子也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3楼2019-09-07 23:10
                        但他不是傻子,他明白那位大人的想法,于那位大人而言,所有人不过是棋子和道具,就算他做了那位大人的干儿子,也不过是空有名分罢了。道具果然只是道具,他自身的骄傲和内心的野望绝不允许他做一个道具就满足。
                        忽地,熊熊大火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熟悉的宅院瞬间变成一片火海。他在隐约之间听到了呼救声,他焦急地四处狂奔,却迟迟找不到她的身影。
                        “琴,真的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Boss可没有说必须赶尽杀绝。”
                        “事到如今你倒是起了恻隐之心,别忘了你的立场。”
                        “凌!”他紧紧地抱住身旁的女孩,不可思议的是,他和她都没有因为害怕而有一丝颤抖,即使枪口已经朝向了他们,他的内心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护这个女孩。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是可怕的,唯独让他感到撕心裂肺的,只有好似溢出胸口将他吞噬的不舍。
                        “活下去吧。”
                        金瞪大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金眨了眨眼睛,一股暖流从眼角流淌而下。这次,他终于感觉到了眼角的泪水。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4楼2019-09-07 23:10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贝尔摩德终于做完了善后工作,也终于有时间静静地躺下稍作休息了。
                          然而,她才刚刚躺下,脑子里就不由得想起方才自己说的话。
                          事实上,在金进门之前,她已经整理好了心情,打算不再追究他今晚做的事情,毕竟她也是这件事的受益者,她也不是那种因为这种事情就会生气的人。
                          但当她抬眼看到金那张写满了怒意的脸时,她还是不淡定了。先不说卡尔瓦多斯的事情她有没有受益的问题,他之前和她约好不会出去乱跑,可从结果来看他并没有打算乖乖的听话。
                          他如果只是出去透气也就算了,偏偏每次都要惹出什么事端,如果被警方或者FBI发现了,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更重要的是,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他凭什么对她发脾气?
                          贝尔摩德越想越气,最后干脆闭上眼睛,强行停止思考。她对自己也是越来越无语了,她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和小孩子一样闹这一番脾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5楼2019-09-07 23:10
                            伏特加见状,终于抓住了和他搭话的时机:“是那个任务吗?”
                            “啊,是啊,”琴停顿些许,喝一口酒润湿了因激动而干渴的喉咙,“是时候准备一下让科恩和基安蒂出一趟任务了。”
                            ......
                            次日清晨,贝尔摩德早早地就已经坐在了书桌前,在电脑上记录着过去几天的任务。
                            窗外吹来一阵风,她停下手中的事情,揉揉眉头,不由得叹气。她果然不适合早睡,昨天晚上睡得太早,不仅晚上没怎么睡好,而且还因此起了个大早。
                            她刚刚醒来的时候,天还只是有些蒙蒙亮,隔壁的某个小屁孩还沉浸在梦里,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于是只好看了会推特信息,便打开电脑做起了整理。
                            正当她休息片刻打算继续整理的时候,她收到了基尔的电话。
                            “啊啦,好久不见了,”大概是她的无聊感终于得到释放的原因,贝尔摩德接电话的语气明显地明朗了起来,“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好久不见了,”对面传来的果然是熟悉的略显低沉的声音,“这不是慰问一下刚刚回国的你吗?”
                            “是有什么任务了吗?”
                            “嗯,琴那边要我来联系你。”
                            闻声,她本来明朗愉悦的声音无意间带上了一层沉闷感:“琴?他也参与?”
                            “本来就是他提议的,当然会参与了,你不知道吗?”
                            “诶?第一次听说。”
                            大概是听出了贝尔摩德语气里逐渐蒙上的不快感,基尔也并不打算和她太过多的交流些什么,便打算了结话题:“总之,我一会把时间和集合地点通知给你,你只要记得到场就行了。”
                            “嗯,我当然会准时当场。”
                            随意寒暄几句后,她挂掉了电话,接着便有些无神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机忽然提示收到邮箱信息。贝尔摩德翻开信件,确认过信息后,便将其删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9-09-13 10:45
                              她从未想过他会记起过去的事情,就好比她一样,把一切隐藏起来,当做没有发生过,那一切还能就这样继续。
                              但是他的一句话,不仅预示着他可能记起了什么,更无情的揪起了她对过去的记忆,她曾经封存在内心最深处的惨痛的记忆。
                              贝尔摩德颤颤巍巍地开口,却又没有吐出一个字,最后,只能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9-09-13 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