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0贴子:5,161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总是一个人在街上徘徊,有时候是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有时候是去找人打架。
“你们知道吗?我为什么经常来这里?”
少年的话语里带着桀骜不驯,和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以及刻在他骨子里的那丝冷静。
“啊?你小子脑子缺跟筋吧。”
围堵在少年面前的这几个人,是灰色地带的几个不知名的混混。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这些人,然后把他们狠狠地教训一顿。爱花生前就总被这些人纠缠,如今被他打一顿,他们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吧。
因此他并没有和他们多废话,便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人挥拳。
虽说他没有像家里其他人一样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却也不是好欺负的。这一拳下去,够他疼的打一会滚了。
随后他掏出腰间的长铁棍,朝右挥动,同时躲过对方的一击。
眼看着同行的人倒下了两个,其余的人便惊恐地吼叫一声,仓皇而逃。他没有追上去,只是满脸不可思议地往那些人逃窜的方向看了看,收起了长棍。
他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结束了,对面好歹也有几个人,怎么打趴两个就跑了人,真是不堪一击。
他一边止不住的吐槽,一边清理了一遍身上的灰尘。正打算离去时,被眼前的人拦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5楼2019-11-09 22:41
    他反射性地抬眼,细细将面前的人观摩了一番,不知为何对此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深吸一口气,一阵化妆品的清香传入鼻腔,这股熟悉的味道让他终于找到了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幸平先生?”
    许久不听这个名字,杰克罗斯差点感动到流出眼泪,他赶忙向后退了一步,右手放到胸前,微微欠身。
    “真的好久不见了,真广少爷。”话毕,杰克罗斯抬头,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少年,内心少有的感觉到了一丝温情。
    “我真的找了您很久,终于找到您了。”
    ......
    米花町内,贝尔摩德正骑着摩托车高速行驶,她的正前方是赤井秀一的车。
    目前她正在和琴他们一起执行夺回基尔的任务,她被安排跟着最麻烦的对手,防止因他的一些手脚出什么差错。
    说起来赤井秀一,她就想起了那天满月在港口的事情。这个男人当时一直都在铁箱上,不会是已经发现了金的存在吧。
    这一瞬间贝尔摩德对自己有些无奈了,她现在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因为那个小子操心,她当初为什么没有把他一枪崩掉。
    “叮咚”,手机忽地不合时宜地响动。为了不分心,她只好掏出看看发信人是谁。当读到“林”这个字的时候,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小子,好像不给她惹出点事来不会罢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6楼2019-11-09 22:42
      第三十六章
      杰克罗斯废了好大力气才找到真广,如果他要给爱花报仇,那真广就是必须要找到的人。
      他和他坐在咖啡厅里,他久违的有些紧张。
      “真广少爷。”杰克罗斯最先开口。
      不料真广喝了一口咖啡,便打断了他:“我现在已经不是少爷了,叫我真广就可以。”
      接着他又有些自嘲的笑笑:“倒不如说现在是我在求着你。”
      “没有的事,”他听着他的话语,心底涌起难以言喻的心疼,谁曾想过大家会沦落到如此境地,“您在当初便一直对我很好,就算没有实际的主仆名分,您也不能认为您是在求我。”
      说到一半,杰克罗斯皱紧的眉头更加紧促:“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本应该让您就如此与这一切撇开关系,却为了一己私欲把您牵扯了进来。”
      “别这么说,你知道的,爱花的仇我要亲手报。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不会善罢甘休。只是,”真广稍作停顿,似是有更深层的思考,“如果你和我的关系因为区区称呼暴露,那就功亏一篑了。”
      在他说出这句话的一刻,杰克罗斯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纵使当年的真广待他很温和,他却也不能忘记真广真正的身份并不只是一家的大少爷,还是家里最着重培养的继承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7楼2019-11-11 19:09
        即使爱花如此不合理的离开人世,真广也并没有因此丧失理智。从他与他重逢开始,他就看得出来,他当年的眼中的那份犀利和睿智从未消失。他是真的在精打细算地考虑如何复仇。
        “真广,”于是他应了他的要求,直呼他的名字,随之掏出口袋里的照片,摆到了桌上,“这两个人你应该很熟悉吧。”
        真广接过照片,细细端详。当黑发男生第一次进入他的眼帘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他在激动地颤抖。
        “宫崎金?”
        虽是问句,杰克罗斯听得出来,真广很确信他就是宫崎金。
        随后,真广便看到了与金在一起的贝尔摩德,两人看似很亲近的样子。
        见状,他忍不住笑出声。那个祸水当年害的他家破人亡,现在竟然和组织的人混在一起,真是可笑至极。
        “真广,我们联手吧。我帮你进组织,你借机报仇。”
        ......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坐在杰克罗斯对面的,是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红发男人,他自称林。
        “既然你已经这么问了,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
        “组织的新成员,最近在组织里传的很火,因为是贝尔摩德介绍过来的,大家都有点好奇。”
        其实他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如果可以并不想和贝尔摩德有关的人有所接触,万一露馅了就全盘皆输。
        “其实因为私人原因,我对不破家的事情也有所调查。”
        他的话一出,杰克罗斯的表情瞬间凝固,一时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竟然在他面前提到了不破家。他到底知道些什么?又想说些什么?
        “刚刚的那位少年,是不破分家的小少爷吧。叫什么来着?不破真广来着?”
        杰克罗斯闻言,神情毫无保留地狰狞起来。他微微欠身,故意压低声音,凑近对面的人。
        “你是什么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8楼2019-11-11 19:11
          只见林不藏脸上让人感到恶寒的笑意,也学着他压低身体,笑容逐渐邪气:“我的身份其实是一个迷。比起这个,有兴趣和我合作吗?”
          “合作?”
          “你不是想让那个人进组织吗?我帮你。不过前提是,不要动宫崎金。”
          杰克罗斯清楚地看到,他在谈到宫崎金的时候眼神的变化。他本来以为他是贝尔摩德那边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宫崎金那边的。
          事到如今,他倒是有些后悔,如果不是他不小心被这小子知道了真广的身份,也不必要这么麻烦。
          可以想到的是,如果他现在不答应,这个疯子必然会去向上级告密,那他的计划不仅会泡汤,还会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真是狠毒。
          “我想我也只能接受你的提案了吧,林先生?”
          林笑而不语,伸出一只手,表示合作愉快。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9楼2019-11-11 19:13
            基安蒂,这个名字不知为何他莫名觉得熟悉。但和贝尔摩德不同的是,当他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体里的某个东西好像在躁动,叫嚣着恐惧和兴奋。
            琴、基安蒂、科恩、伏特加、贝尔摩德,这是林发给他的所有参与这次任务的成员名单。其实仔细读来的话,金对于这几个名字都没有很陌生,这些似乎都是他过去耳熟能详的名字。
            虽然林把这些发给他的目的还有待考察,可他在看见“基安蒂”的时候便决定放弃思考,他内心深处的血性又开始蠢蠢欲动。这种冲动甚至让他忘记了贝尔摩德临走时说的话,不带头脑的出了门。
            林发的地址很详细,他的目的一览无余。他显然想让他更多的去接触贝尔摩德的那几位朋友。
            金知道他有目的,就连接近他都是带着目的的,他也知道林和贝尔摩德之间也有些瞒着他的事情,他其实在意的不得了。可他又无法有所作为,因为他除了依存他们以外一无所有,他又哪来的胆量因为内心的区区醋意去破坏三个人之间的平衡。
            米花町的某车道上,有一处地方出了事故,车辆撞上了围栏,随之发生了爆炸。
            金带着望远镜在不远处的大楼上观测,他看得到一阵浓烟在事故地点散发,一旁则站着几个黑衣人。在几个黑衣人中,他找到了贝尔摩德的熟悉身影。
            而站在贝尔摩德一旁,手举着抢的女人,他也很熟悉。栗色短发,奇妙的怪妆,长长的狙击枪,所有的一切和一张狰狞的面孔重合。他还记得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总是对准他,那个女人恨不得他去死。
            “基安蒂。”
            他的眼睛都不愿意离开这个女人一分一秒。纵使他没了记忆,身体却还依稀记得那个女人向他散发的敌意。因此他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兴奋。
            不远处的贝尔摩德一边陪着一群人演戏,一边满脑子都是关于金的事情。她甚至心不在焉到连话都没多说几句。
            忽地,她好像从哪里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视线,她习惯性地往视线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没能捕捉到人的身影。
            是她的错觉吗?如果是的话就好了。
            她最不想让他看到的几个人都在这里,不论是他因此恢复记忆,还是因此失控,她都是不想看到的。
            当然她更不想因为他的存在被发现便被一旁的琴一枪爆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0楼2019-11-11 19:14
              第三十七章
              “真是非常对不起,那么就这样。”
              基尔刚刚和电视台的人通完电话,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琴便举了一把枪抵在了她的背后。她出了一身冷汗。
              “是谁?你在给谁打电话?”
              还真是小心翼翼呢,基尔不由得感叹。
              “说什么傻话?是电视台的人事部长啦。现在这个状况我没办法再继续做主持人,所以我打电话辞去这份工作。他们一直在找我不也是不方便吗?”
              基尔并不觉得她可以糊弄过去,可她还是尽全力的在演戏。
              “而且,现在我一言一行组织不都是看得一清二楚吗?我身上带了那么多个窃听器和信号发射器,而且还有两三个人不间断地监视。那么,你来找我这个至今被那位大人怀疑的人有什么事吗?”
              “哼,我来传达多疑的那位大人的命令。只要干掉某人,我们就相信你。”
              琴的话一出口,掏出枪的那一瞬间,基尔就知道自己在所难逃,这条路,他们必须要走一遍。即使有那个神奇的孩子的金言,她也不敢断定他们都能在这场战争中全身而退。
              “哦,是谁呢?”
              “FBI搜查官,赤井秀一。”
              ......
              那天,金没有冲动地追上去。自从那天杀死卡尔瓦多斯以后,他知道自己越来越学会冷静了。
              但是学会冷静思考的代价,就是变得优柔寡断,甚至因此止步不前。
              他回到公寓,就一直坐在自己的卧室里,一直试着去思考,或者说回忆。
              如果不是基安蒂,他恐怕已经打算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和贝尔摩德一起,就这样过一辈子。尽管他很明白和她的时间不可能长久,却想着无论多久,至少让他就这么度过去吧。
              直到看到基安蒂的那一天,他的好奇心忽然又回来了。他忽然想弄清楚自己是谁,他忽然想弄明白内心的那股躁动感是从何而来,还有那不知什么意义的记忆,一切都像是在向他传达些什么。
              时间过了太久,他发现他竟然忘记了他最初的目的。他曾经无比渴望翻越那座山脉,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后来他成功了,却忘了自己为什么想翻越山脉。
              说到底,他只是想知道自己是谁。因此,他需要记忆,也需要过去。
              可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1楼2019-11-16 22:34
                金微偏过头,朝贝尔摩德的卧室看了一眼,胸口就被莫名地伤感侵袭。
                他比谁都明白夺回记忆意味着什么,如果真的可以的话,就算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也不想从她的身边离开。
                金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明白。他只记得那天贝尔摩德回来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复杂的眼神。
                她一定知道他出门了,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时间直到夜晚,金都没有出过卧室。
                贝尔摩德在公寓里来回走动。不一会从冰箱里取一瓶牛奶,不一会到厨房做一顿简易饭菜,不一会又去书房打一会文字,一刻都没有停息。
                直到晚上,她才敲他的门。见房内的人没有动静,贝尔摩德终于失去了耐心,干脆开了卧室门,依靠在门边。
                “不出来吃饭吗?”
                在贝尔摩德的印象中,这几天金只有在饿急了的时候才会偶尔出来找几口饭吃,吃完就把自己闷在卧室里,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她真怕哪天打开他的门,发现他饿死在里面,她可不想把警察引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2楼2019-11-16 22:35
                  金见她站在门口,呆呆地盯着她,眼神迷离,也不开口说话。贝尔摩德甚至怀疑他已经饿傻了,她就没见过这么折磨自己的人,宫崎金还是第一个。
                  “别发呆了,出来吃饭。不吃饭今晚我就要请你从公寓里出去了,我可不想家里有一个饿死鬼。”
                  金闻言后果真有所反应。要他从公寓出去?他可不。无奈,金只好整理好心绪,随她出了卧室。
                  坐在餐厅,面前摆着的是香喷喷的饭菜,对面坐着的是令他心动不已的女人,如果不是他现在饿到没力气思考这些,他早就激动地要跳舞了。
                  他如此想着,却面无表情,随便夹了一口菜便放进了嘴里,用力嚼一嚼,一股芳香势不可挡地钻入,刺激大脑神经。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味蕾尝到了甜头,自然不会放过眼前的一整碗美食。于是一阵狼吞虎咽后,面前的碗就变得干干净净。
                  眼看着他吃得如此香,贝尔摩德也不好打断他,直到他吃完最后一口,略显满足地打了一个嗝以后,她才开口。
                  “这几天在卧室做什么?”
                  这个问题问出口,金便反射性地低头躲避,故意不去看贝尔摩德的眼睛:“没什么,在想事情。”
                  “那天你是不是去了出车祸的那里?”
                  金不言,头却低得更低,以示对此默认。
                  他以为贝尔摩德既然问出口,便必然会因此责问他,甚至还有可能有一段时间不理睬他。想到这些,他心里着实很是难受。早知道要面对这样的事情的话,他就会再忍忍,不会输给那一时冲动了。
                  金叹气,坐等着贝尔摩德发脾气。然而没想到的是,她只是问了这么一句,吃完饭后便再没有提过这件事。
                  这让他在不解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夜晚,凉风从开启的窗户钻入公寓,给他的全身带来一股清爽的感觉。贝尔摩德拿了一瓶红酒,坐在了大窗户旁边的沙发上。
                  吹着凉风,喝着红酒,再穿上一身肆意散发魅力的睡衣,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觉得惬意。
                  然而金却有点难受了。凉风、红酒、惬意他都不介意,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享受,可那一身显然是在引诱人犯罪的睡衣是怎么回事?
                  尽管他知道贝尔摩德在家里一向大胆,而他和贝尔摩德的年龄差距使得她很容易把他当做小孩子来看。事实上,在不久之前,他的心态确实只是一个小孩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3楼2019-11-16 22:36
                    可最近连他自己都明白,他对她的心态正在发生本质上的变化。从最开始的依存到依赖,从依赖到想要涉足她的生活,而现在,他发现他对她完全不止这些。他清楚地明白,此时此刻,他想占有她的一切。
                    “贝尔摩德,”他悄悄地靠近她的身边,最后半蹲在她的身侧。一瞬间,香水味争相扑鼻,让他全身一阵抖擞,身体竟不由得朝她贴近,“你和那天带你走的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他本以为,贝尔摩德会因为他忽然的主动感到不适。就算不像小说里的小女孩那般青涩,但也应该有所反应。然而他没想到她竟然淡然到毫无触动,甚至还给了他一个谜之微笑。
                    “年纪小小的,对我的私生活这么好奇做什么?”
                    “谁知道呢?”金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向她靠近。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被小看了,不管年龄多少,他好歹是个男人,她为什么可以如此淡然?
                    可他的那些个小小的挑逗,怎么可能入了贝尔摩德的眼。她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过多少次情感,怎么可能看不懂他的小心思?
                    然而不论再怎么样,她也没沦落到需要靠一个小孩子来排遣寂寞。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最好不要多问。”既然他这么主动想要索取点什么,她也不是吝啬的主。
                    话语间,贝尔摩德转被动为主动,温润的红唇凑到他耳边,似有似无的与他的皮肤触碰,故意挑逗。
                    “问多了,可是会很危险的哟。”
                    说完,她缓缓退离他的耳边,鼻尖的气息故意朝他吹拂,过了好一会才与他对视。
                    她看到金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像是被下了迷药,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她,眼里充斥着煽情的火焰。
                    黑色的眼眸,漆黑到像是有吸引力一般,白皙稚嫩的皮肤,淡红色的薄唇。如果她再年轻一点的话,恐怕会被这个小孩子迷倒吧,真是一张好看的脸。
                    思绪间,她已经不由自主地贴上了薄唇。果然还是个孩子,她就像在摘取未成熟的苹果一般,轻轻试探,内心因为采取禁果而升腾起的罪恶感不仅没有阻止她的行为,反而让她更加悸动。
                    鼻息交汇之间,属于男孩子的清香传进大脑,阵阵醉人心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4楼2019-11-16 22:40
                      第三十八章
                      金愣在了原地,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一丝柔软贴上薄唇,四周渐渐失去了声音,仅有丝丝微小的呼吸拂过脸颊。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努力地理解现在的状况。
                      然而诱人的香味把他的思维全部掠夺,柔软的触感不断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她的睫毛有意无意地撩拨着他的肌肤,软嫩的红唇时轻时重地贴近脸庞上最敏感的地方。
                      这一瞬间,金感受到了和以往感受过的都不一样的感觉。他的胸口像有几只小鹿在乱撞,又像有几只蚂蚁在爬行,有些慌张又有些痒痒的开心。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让时间就如此停滞下去,或者继续深入。
                      然而贝尔摩德总是不如他所愿,就在他最为沉浸于这个吻的时候,她就像是故意挑拨一般,悄然离开,害得他内心一阵失落。
                      金就这样,懵懵懂懂地看着她,只见她诱人一笑,随后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像是在补偿他。而他也不争气地接受了她的补偿。
                      “晚安。”
                      此时此刻,她的声音竟然如此令他着迷,她像是在邀请他,却又像在拒绝他。他因此陷入一阵犹豫,又想伸手抓住她,又害怕被她甩开。
                      然而,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贝尔摩德便没再给他机会,消失在了客厅,留他一人痴痴地回味。
                      他就这么傻傻地盯着她紧闭的卧室门,愣愣地坐倒在地,靠在沙发一旁,眨一眨眼睛。
                      他伸手轻抚薄唇,鼻息间似乎还留着她的味道。他如此想着,不由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周围。
                      真是回味无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5楼2019-11-17 23:21
                        金是如此,卧室里的贝尔摩德也没有淡定到哪里去。
                        她算是逃回卧室的,否则她害怕自己把持不住。不论如何金也是个男人,她承认如果再继续下去,她可能真的会忍不住。
                        如果她因为一时冲动和他做了那样的事情,她恐怕都要怀疑自己的自制力了,对方可是未成年啊。而且禁断的恋爱什么的,她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啊。”她长叹一声,把身体全都交给了她的床。
                        虽说她真的不应该这么做,可她还是忍不住回味。青涩的少年,被她轻轻一吻就慌张到不知所措,嘴唇也很柔软,清凉的气息也引人想要更加深入,好想...
                        “啊。”她翻身,把头埋进被子里。
                        她都在想些什么。
                        ......
                        其实,他一直都在吃那个女人的醋。
                        他本来只是想要接近他,为了排遣无聊的时间,他才想借着出气的名义接近他。他把他引诱到这边的世界来,故意挑拨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故意想把他暴露在危险下。
                        他确实想要他的命。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觉自己变了。他不再执着于当初他做过的事情,他想着,既然仇人已死,他何必再纠缠不清,甚至偶尔还会感谢他,替他杀掉了那个家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6楼2019-11-17 23:21
                          他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以为他们是同样的人。冷血无情,为了生存不折手段,为了目的愿意向恶魔献出灵魂。他以为他也是这样的。
                          可他们其实太不一样了。他执着于活着,却更执着于一个女人;他也并非冷漠,而是他的内心一直都在封闭的状态。
                          他承认他羡慕了,他第一次如此羡慕一个人。
                          他没有爱过,他不明白如何才能对爱如此执着,所以他想靠近,越来越想靠近,他以为只要在他身边就一定会懂。
                          然而,他发现他不能。
                          他走不进他的心里,他无法读懂他的想法,甚至对方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女人。
                          “金,我找到了基安蒂的位置。”
                          ......
                          基安蒂回到她和科恩暂居的房内,她还不等整理好衣物,就没好气地坐进沙发:“啊真的是烦死了,我感觉整个任务里我就没打出几个子弹,该死。”
                          基安蒂一边不快地抱怨,一边踢了一脚沙发边的垃圾。
                          “我也是,很不过瘾。”
                          “对吧。”吐槽完,基安蒂便从茶几上拿了一瓶啤酒,开罐便“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话说,一会吃些什么?”
                          “随便做一点就好。”
                          “最近有什么新的任务吗?”
                          “目前还没有通知。”
                          “啊!”一声怒吼后,基安蒂把手里的铁瓶压得变了形,“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前段时间,杰克罗斯好像有联系。”
                          “他说了什么?”
                          “他看见了...宫崎金。”
                          “宫崎金?”基安蒂听到这三个字,陷入了沉思,“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咚咚咚”,在一阵沉默间,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基安蒂和科恩同时警觉地望向玄关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7楼2019-11-17 23:21
                            第三十九章
                            “你今天约了人吗?”为防万一,基安蒂首先问了问科恩。
                            科恩却摇了摇头。
                            对话之间,门外的人再次敲了敲门。基安蒂内心升腾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没有提前打招呼,现在谁会来这里找他们?
                            不是琴,不是伏特加也不是其他人,那会是谁?不管是谁,不打招呼来,那恐怕就是不速之客。
                            “科恩,准备好枪。门外的小子如果是过来找茬的,就给他脑袋一枪。”
                            “嗯。”科恩如她所说,拿起了一旁放置的防身手枪。
                            基安蒂走进大门,从猫眼看了看,接着她的嘴角扬起了弧度。
                            打开大门,门口的是一个挺拔如树的男人。他微微低头,进了门,眼带笑意地和两人大招呼:“两位好。我是最近刚刚入组织的成员,暂且还没有代号,两个可叫我林。”
                            “来的这么唐突,我还以为是来干架的。”
                            林看了看杂乱的房间,又定睛在科恩手里的手枪上,随后略有无奈地摊手:“我也并不是有意如此,实在是没有两位的联系方式。”
                            “你这个新成员找我们两个有什么事情,该不会是专程来打个招呼的吧。”
                            基安蒂并没有因为他是组织成员就放松警惕,反倒依靠在了门口的墙边,丝毫没有请他进去的意思。
                            见状,林也就不打算再绕弯子了。大概是他作为杀手的直觉,他觉得和这两个人好像并不能特别愉快的相处。
                            “不愧是前辈,我的心思自然是瞒不过。”
                            “少说客套话。”
                            “两位有兴趣和我一起接一个任务吗?”
                            “嗯?”听到任务,基安蒂的反应显然与之前不同了,比起之前的敌意,她好像不明缘由地激动了起来,“什么任务?”
                            见对方如此轻易上钩,林也赶忙接话:“请两位帮忙处理一个人,在叶山路。”
                            “我们有什么好处吗?”
                            “委托人那边给了我不少定金,我会把八成都给两位,任务成功之后的钱全部给两位,如何?”林给出天价的资金给付,这让一向不喜表达的科恩都激动地双手颤抖。
                            听闻如此,基安蒂的笑再也忍不住了。她发出几声狂躁的笑声,对林的敌意也因此少了许多。
                            “喂,科恩,你好像也很激动啊,”基安蒂确认了一眼科恩的意向,便忍不住上手拍了拍林的后背,“这个任务,我们接了。”
                            “合作愉快。”
                            ......
                            出了两个人的住所,林在街上走着,若有所思。
                            还好两个人都是只知道杀人的单细胞,否则他这么几个小伎俩,恐怕就要被识破了。
                            之前的杰克罗斯就对他的行为发出了不少疑问,若不是他有他的把柄在手,恐怕早被他卖了吧。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咬牙。他费劲心思设计这一切,费劲心思想把他们分开,可别让他失望啊。
                            ......
                            金没有回卧室,他坐在沙发上,试着回过神。然而方才的冲击实在过于强烈,害得他久久不能忘怀,如果不是害怕贝尔摩德听到,金恐怕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甚至叫出声来。
                            “叮咚”,茶几上的手机忽然亮起来。金伸手把它拿到身边,打开后便翻到了林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8楼2019-11-24 07:21
                              大晚上的他倒是积极得很。金这么想着,随意翻动着林的信息,确保一切顺利后,随手把它放回了茶几。接着他便躺倒在沙发上,抱着一旁柔软的抱枕。
                              想到明天的事情,他的内心就翻腾起来。啊,如果不是沙发太小,他真想打个滚。明天晚上,他就要去见她了,如此想来,那位大概也是他的故人,明天算是久违的重逢。不过...
                              金看了看贝尔摩德的卧室,惴惴不安地抱紧了抱枕。最后,他叹了口气,把抱枕扔到了一旁。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考虑吧。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1楼2019-11-24 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