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0贴子:5,161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客厅内,金一如既往地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脑内的思绪随处漂泊。他杀死郎立可的那个傍晚,一直在他的脑内历历在目,然而印刻在其中的自然不是郎立可死前那张丑恶的面孔,而是在回家前,那只朝他伸过来的手。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抚摸心口,强忍内心奇怪的悸动。不止一次,当他握住贝尔摩德手的那一瞬间,不安和燥热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丝温存。
金闭上眼睛,不断地回味,就像沉浸在毒品里一样,久久不能自拔。他也清楚地发现,每多想一次,他对贝尔摩德的依赖感便更深一层,宛如一步步跌入地狱,就算到了十八层也不知足。
“咔嚓”,恍惚间,他似乎又听到了玄关门开启的声音,她每次都是这样,抛开他,留下他一个人。
金如此想着,搭在心口上的手不由得篡紧衣服,声音略带着哽咽,好似乞求,却也好似抱怨:“带上我。”
他听到玄关的脚步声停下了,时间犹如静止,他竟然有些怕她拒绝。
几秒的沉默后,贝尔摩德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他耳中:“快点准备。”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9-07-20 20:23
    “新出医院”,这四个字在不远处显得格外显眼。金坐在公园的玩具座椅上,晃来晃去,在等待贝尔摩德的时间内,无聊几近将他吞噬。
    天空中飘荡着几多淡色的云彩,徐徐凉风缓慢的划过,还好他多穿了一些,否则现下恐怕要被冻得发抖了。
    “元太君,不是那边。”
    “诶?那是哪边?”
    “是那边啦,步美酱还在等我们,你快一点。”
    耳边,小孩子的声音越来越远,他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天。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他人的声音也能让内心这么安详。
    “一个人?”
    不知道是谁的手,遮挡住了金的视线,他不由得皱眉:“你挡住我了。”
    “抱歉。”说完,那只手却仍未挪开,手的主人看来有些蛮横无理,“不问问我是谁吗?”
    “没兴趣。”他接的很冷淡。
    “真冷淡。”对方回得倒也没什么热情。
    终于在片刻后,那只扫兴的手终于离开的视线,金不满意的朝那只手的主人看去,他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一头赤发,一双浓眉,整齐却菱角分明的五官便一并映入眼帘,然而此刻的金只想感叹一句话。
    这人好高。
    金眼前的人正是前几日追杀郎立可的人——杰克·布朗,一个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男人。自从上次他的猎物被抢了以后,杰克便开始对金进行全方位查找与搜索。奈何几天过去了,他竟然毫无结果,他本来已经打算放弃这件事,自认倒霉,却没有想到竟然误打误撞地这么遇到。
    “你叫什么?”争执了这么一段时间,金才终于肯开金口问一个名字。
    “林。”
    “林?姓氏?名字?”
    杰克·布朗微微停顿。如果要说“林”是姓,应该也算,他的母亲是日本人,姓氏即为“林”,但如果说是姓氏,他却好像日后也说不出一个名字来。
    “都算。”最后他只能这么打马虎,“你呢?叫什么?”
    金也不是喜欢打探别人的事情的人,只是怀了些许的疑问便简单的接受了林的回答,顺便回答了他的问题:“宫崎金。”
    话题微顿,林悄悄掏出口袋里的一张招聘贴,握在手里,故作淡然:“你一个人吗?在这儿不觉得无聊吗?”
    “些许。”
    经过几句聊天,林也开始感叹宫崎金的话语之少了。聊天至此,他口中说出的句子,恐怕还没有一句超过五个字的话。
    感叹之余,林伸开手,将招聘贴放在金面前,示意道:“不去玩点好玩的吗?”
    金的眼睛顺着林示意的方向游走而去,随后挑了挑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9-07-20 20:24
      第十四章
      “这是?”
      “兼职。”
      “让我去?”金第一次遇到“兼职”这种事,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心。
      林见状,点点头。
      ......
      于是,金就这么简单的被林诱拐至一幢高楼下,拿着一张招聘贴,便随着林上了楼。
      这幢楼是一家酒店,进了电梯,林直接就按了最高层的按钮。这么多天来,金看了不少书,也读过不少故事,多多少少会接触一些类似的信息。星级酒店的最高层大多都是总统套房,这委托人难不成是个金主?
      思绪之间,不知何时已经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对面坐着一个肥腻的外籍男人,他身旁还站着一位恭恭敬敬的日本老人。
      “这就是你带来的人?”外籍男人投来质疑的眼光,惹得他怪不舒服,“这么个身躯有什么本事,我倒是希望你能接手这件事。”
      林恐怕是认识对面的胖子,便一副无所畏惧的神态倚靠在沙发上:“我带过来的人应该值得你一信才对,况且他前几天刚刚抢了我的一个猎物,有本事的很。”
      金就算是再笨也听得出林语气中带着的不愉快了,虽说他确实是干了不少杀人的事情,但他还真没有抢了他猎物的记忆。
      “你的猎物?”外籍男人狐疑地看了看金,又盯着林的一张自信十足的脸看了片刻,终究是松口了,“那就他吧。”
      说完,就好似失去了耐心,一刻也不待的想要起身离去。
      然而他一旁的老人却着急了起来,匆忙轻轻拦截住男人,小心翼翼地出声:“这样真的可以吗?毕竟是关乎少爷的安危。”
      然而回复他的只有一个手势,再无其他表示,见状,老人只好作罢,由着男人进了书房。恍惚间,金似乎听到了叹息声。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9-07-22 19:01
        金接到的是一份保镖的工作,这位外籍男人算是黑白两道都有踏足的人,曾在美国结识了林。他的膝下有一儿子,是他家业唯一的继承人,但却是个养子,感情并不深厚。
        金的工作就是在一天之内保证这个养子的安全,虽然对方说暂时并没有什么仇家寻上来,但也不得不以防万一。
        如果只是在酒店内,依照酒店内的安全设施来看,金基本上就等于是陪聊,因此如此漫长的一天内,有超过半天的时间对他都似酷刑。
        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他只能在房间内走过来走过去,看着一个比自己年轻六岁的人把着手机玩了半天,在这期间,外籍男人便带着日本老人和林出了门,房内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时间渐渐流逝,到了下午三点半,男孩终于舍得放下他的手机,试图和金搭话:“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出现在房内的同时,金也终于停下了脚步。他先是在原地定了三四秒,然后陷入沉默。
        他实在是没想到会被问道名字,停顿了一段时间才短短的回答:“宫崎金。”
        “玖兰尘,我的名字。”
        “嗯。”
        一阵沉默,扰得金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是第一回觉得不说话竟然让他感觉这么的尴尬。
        “带我出去吧。”
        “去哪儿?”金现在非常感谢对方打破了让人窒息的宁静。
        “公园,我想出去散散步。”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7-27 12:01
          酒店附近的公园内,玖兰尘坐在玩具椅上,抬头看着天,不说一句话,仿佛时空就此定格。金在一旁看着此情此景,内心不由得生出一丝共鸣。
          “你幸福吗?”从玖兰口中忽然蹦出的言语间,他听出了渗透其间悲凉的伤感,好似阵阵悲鸣,也似声声哀怨,“那家伙要是死了就好了。”
          “死了就好了”吗?金移开视线,学着玖兰一般抬起头,望一望头顶上碧蓝的天空。只见天空中依旧漂浮着片片云朵,一群灰鸟成队划过天际,凉风丝丝,此时的这番景色却少了该有的惬意。
          “嗯。”他只好这么回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9-07-27 12:03
            第十五章
            一幢商业大楼前,外籍男子同林一同走出。
            出门后,林首先开了口:“我的行踪希望你可以保密,而且,我想你应该记一下我的新名字。”
            “看来你真的是完全脱离集团了。”外籍男人不由得微微蹙眉,语气里稍带这着些无奈,“我本来打算和他们长期合作的,但是最重要的目标不在里面了,我之前的铺垫都白费了。”
            “如果有意向合作,我们两个之间还有机会,这也是这次我接受你的委托的理由。”既然他的仇人已经被杀,他便开始无所事事了起来。说到底,说不放过抢他猎物的人,也不过是为了娱乐消遣。
            听者似乎很满意林的回答,微笑着点点头。
            “那么,接下来我还有点事,我想我需要失陪了。”
            外籍男人既然得到了他想要的,自然也不打算强行留人,和林又随便说了几句后,便分道扬镳。
            眼看着外籍男人的车越开越远,林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不久,想必不一会金也会回到新出医院,他和那个金发女人的交涉时间有点紧凑了。
            ......
            新出医院门口的公园内,贝尔摩德正有些愤怒地揉着眉头。她记得她在临走前说过要他在公园里等着,可是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听话。
            贝尔摩德急躁地想要跺脚,一想到金的存在可能会被琴他们发现,她就忍不住出一身冷汗。
            她原本并不打算把金放出来,但她近几日越来越感觉到金的不安分,对于她独自出门这件事,金看似异常的排斥,甚至有时在她独自出门时,会偷偷地跟着出门,时间长久,此类行径更容易被组织的人发现。
            再加上他独自外出时,偶尔因为心理问题而动手伤人,又不能做好防范措施,极其容易被警方盯上。
            综合多个原因,她冒险才把他带了出来。本想这样偶尔把他带出来透透气,好让他以后能乖乖地待在公寓里,没想到事与愿违,半天多一点的时间,她就找不到人了。
            贝尔摩德越是想越是紧张地咬起了手指,尽管动作很小,但她还是掩盖不住急匆匆找人的姿态。
            林躲在公园不远处,眼看着贝尔摩德焦急地左顾右盼,心里竟萌生了一股嘲讽的心态。
            原来那女人也会有着急的时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7-27 12:06
              林的嘴角不由得上扬,脸上充斥着嘲讽。他知道她是什么人,在美国,他和她也有过交集,当然也知道她和郎立可在私下里做着什么勾当。倘若不是这个女人暂时还有利用价值,他便把她和郎立可一起送进地狱了。
              林收起脸上的表情,既然该利用就要利用的透彻些。他这么想着,便打算往贝尔摩德那边走去,然而下一秒,他只能怪自己有些小看了宫崎金。
              依照他的计算,要结束保镖任务后再赶到公园,怎么说也得花费点时间,不知是宫崎金的脚程太快,还是他自己太磨磨唧唧,竟然让他赶了回来。
              金自知自己食言,便匆匆地送了人回到了新出医院。刚刚回来,就被眼前的贝尔摩德吸住了眼球。
              而此刻的贝尔摩德,在看见金的那一瞬间,整个浮着的心终于稳当地沉了下来,总算是松了口气,她暗暗发誓绝对不会再轻易把他带出来:“你去哪儿了?”
              金看着眼前皱着眉头,一脸怒气与怨气的贝尔摩德,原本回荡在心里久久不去的愧疚感忽然烟消云散,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害怕或者是心虚,却是升腾出了一种没有缘由的喜悦,这忽如其来的愉悦感吓得他猛地低下了头。
              贝尔摩德则是被他的态度一惊,一时间不知道他是在认错还是在做无声的反抗,看他也并没有想要说什么话的意思,便草草的结束了训斥:“回去吧。”
              现在重要的是要把人关到公寓里,绝对不要让他再到处乱跑。
              .......
              夜幕降临,东京街道上停着一辆显眼的黑色轿车,车内坐着的是两个黑衣人。
              副驾驶座上,琴拨通了电话:“好久不见了。”
              “找我什么事,你不会就是打电话来个问候吧。”对面是一个语气冲动的女人。
              琴酒冷淡地一笑:“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冲啊,基安蒂。”
              “有什么话直说。”
              “最近贝尔摩德那边好像有点动静,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哈?老娘为什么要在意那个女人的消息。”
              “没有的话最近帮我注意着点,那个女人又不知道在盘算什么。”琴直接无视了基安蒂的抱怨,他可没有闲心听一个女人在他耳边说三道四。
              基安蒂自是明白琴的意思,她向来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得无可奈何地接了任务。不过既然琴都这么要求了,这搞不好是扳倒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的好机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7-27 12:08
                第十六章
                一片血红从卡尔瓦多斯的腿部流淌而出,他不由得抽搐。背后传来脚步声,一步步像死神的步伐。
                “这位好像又是生面孔。”
                话语传来的同时,卡尔瓦多斯猛地一抖。
                就算对面的人不认识他,以此人在组织里的知名度,他也得知道脚步声的主人是谁——赤井秀一,连那位先生都惧怕的人。
                金躲在两人的不远处,眼睛不敢离开一刻,心跟着此刻的氛围一同悬了起来,犹如置身战场,他忍不住战栗。
                “呲”,金的腿忽地不受控制般的一动,引起细微的声响。仅仅是一刹那,他便感觉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视线。他愤愤地咬牙,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恨自己了。
                赤井秀一扬起嘴角,往声响传来的地方瞥了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8-10 21:15
                  .......
                  贝尔摩德又出去了。
                  金和往常一样躺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搭在额头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
                  “唉。”他也怪不得别人,她好不容易把他带出去,他却被奇怪的人带跑了,“唉,果然还是难受。”
                  反正没事干,睡觉吧。
                  如是想着,金闭上了眼睛,聆听着房内一步一步数着节拍的秒针声,呼吸逐渐舒缓,浮躁也渐渐抹去。
                  “活下去,代替我。”睡梦中,她的声音温婉如丝,怀揣着对他满满的情谊,只是她的脸颊上残留着几行泪痕,他看着竟有些心碎。
                  金看不见她的眼睛,便想再靠近一点,想伸手触碰,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靠近几分,一团泛着腥红的炙炎将眼前的一片洗刷干净。他扑了空,心里不知缘由的难过,难过到他不得不捂住心口,但就算如此,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时间是上午十点,房内的闹钟意外响起,这好像是贝尔摩德起床的闹钟。他如此想着,起身打算去关闹铃,一滴湿润却润湿了他的手。
                  金有些惊讶地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这才注意到了脸上的泪水。真是奇怪,他为什么要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8-10 21:16
                    ......
                    “你去哪儿了?”贝尔摩德前脚才迈进公寓,声声质问就迫不及待地来袭。
                    她没有搭理他,继续脱鞋。
                    见状,金不愉快的皱起眉,露出一幅闹别扭的表情,宛如小孩子一般,但却丝毫不再说一句话,干干地等着她回答。
                    “和你没关系吧。”边说,贝尔摩德边把脱下的袜子扔到了沙发上,正好就在金的一旁。
                    金瞥一眼她的袜子,依旧满心的不满,回答是回答了,可他不需要这种敷衍的回答:“我想知道。”
                    “我没有告诉你的义务。”贝尔摩德又把背包随手扔到桌子上,顺道去了厨房,打开冰箱,之后便喝起了啤酒。
                    “你不告诉我,我会去查。”
                    贝尔摩德无言了,喝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过了十几秒,她忽然把啤酒放下,往客厅走来。
                    她就这么直直地坐到了坐到金的身旁,不带丝毫犹豫,随之便向他缓缓探出身体。
                    金眼就这样眼看着她越靠越近,专属于她的香味偷偷钻进鼻中,扰得他心神不宁,连表情都慌张了起来。
                    贝尔摩德却是故意的,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迫使他离得她很近。看着他措不及防的样子,贝尔摩德终于把这几天来对他的不满全部抛掉,内心再次激起了层层挑逗的涟漪。
                    她凑近他的脸颊,轻吐道:“你不是答应我不闹了吗?”
                    “扑通”,这毫无疑问是他的心跳声,他自己明白。
                    她的声线犹如磁石,叫他久久不愿忘怀。一时间,他只知道她贴的很近,声音很轻,味道很香,却未曾思考她具体说了什么,便迷迷糊糊地,好似喝醉了酒一般,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回过神才发觉她已经离开了沙发,又去了书房。
                    金微微叹气,依靠在沙发上,把整个身体都陷进沙发里:“心跳好快。”
                    他顺手抚摸胸口,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他喜欢她,他不想违背她的想法,可他真的不想只站在外围,好似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8-10 21:18
                      第十七章
                      金就在贝尔摩德的公寓里度过了好几周,虽然他时不时想让她带着他出去,但是每次都被她巧妙地转移话题。
                      为什么她这么不想他出去?他的内心不禁升腾出如此疑问。
                      虽说她是一个女演员,算是公众人物,但是依照他的理解的话,她算是退出了演艺圈,也就是罢工了,还需要那么戒备吗?
                      金当然不知道贝尔摩德不放他出去的原因,他甚至都快忘了自己为什么在贝尔摩德的家里。
                      几周的相处,贝尔摩德对金的评价,当然不只是停留在沉默寡言这一点上,她还越来越发现他的内心对于生命的淡漠。
                      从他跟着她生活在公寓以后,她发现他一次都没有询问过父母的下落。对于宫崎夫妇死亡的既定事实,他必然是明白的。但就算他明白,也不该如此冷静。
                      他的行为就好似他从未有过父母一般,如果说的更贴切一点,就好像是故意把这件事藏了起来,然后有意不去触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08-14 07:24
                        “我要出去了,中午的饭在冰箱里有。”不知不觉间,贝尔摩德已经在玄关,准备换鞋出门。
                        金有些欣慰地看了看她,却也有些无力地问:“我真的不能去吗?”
                        在玄关的贝尔摩德闻声叹气,这几天被他问得都开始出门前打招呼了,他也不嫌累:“我出门了。”于是她穿好鞋,果断选择了无视。
                        金就这样看着贝尔摩德走出玄关,关上了门,其余的再没有多说一句。他轻吐气,起身前往书房。
                        “活着的人谁都要死去,从生存的空间踏进了永久的宁静。”这是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书写过的一句话。
                        金轻轻翻开夹着书签的那一页纸,继续沉迷。
                        最初他接触这本书本是为了寻找书中的那片安宁,可越是往后读,他越是难以宁静。事实上,他有些看不透这本书,不知道它的作者想要向他传递些什么。
                        他记得哈姆雷特是一个年轻人,他的父亲死在了叔叔的手中,母亲却又改嫁给了叔叔。
                        哈姆雷特的父亲在故事的最初向他传递了事实,亦使得他开启了复仇之路,但后来,哈姆雷特并不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8-14 07:27
                          伴随着窗外照射进来的太阳光,金的影子逐渐偏移,手上的书页也不知疲倦地翻着。读到后来,他索性重新翻回了第一页,从头开始读,至于为什么这么做,他认为他是在打发时间。
                          中午十一点半,窗外的太阳开始变得灼热,饿意悄悄来袭,《哈姆雷特》还没有读到一半,但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他该吃饭了。
                          于是金恋恋不忘地合上书,在原处坐了半天,才忍心起身。
                          早上贝尔摩德离开时,交代了他的午饭,不久前也教过他怎么用微波炉,虽然教的过程比较“惊心动魄”,但他也确实是学会了使用。
                          金走进餐厅,打开冰箱,拿出速食食品便扔进了厨房的微波炉里,没过了一会,那只奇奇怪怪的箱子便开始鸣叫。
                          “饭好了。”不得不说,对于这些都市生活的必需品,他一直都是持着佩服的心态。
                          如果要把一块肉烤熟,大概至少要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或者要把一顿饭热一热,也需要至少十五分钟左右。
                          况且在此之前,生火就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然而微波炉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能用极其短的时间,最大效率的把一个东西热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8-14 07:29
                            金就这样,一边吃着饭,一边想着些无所谓的事情。不仅如此,他还想到前几天她教他微波炉怎么用的时候...
                            那天早上,她忽然到他的房间来,不带敲门的那种,愣是把从睡梦中的他吵醒。她似乎是故意一般,只穿了睡衣,便堂堂正正地进了他的房里,害得他就算想睡个回笼觉也没办法。
                            无奈之下,他只得放弃被窝,跟着她进了厨房,忍受她有意无意的挑逗。
                            她故意站在他身后,她的躯体和他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她又紧紧地贴着他的背后,他只觉得背后触碰到了一处柔软,心脏跳动的频率瞬间急剧加速。
                            她的指尖亦轻轻触碰他的手,为了听清楚她的话,他只得微微蹲着身子,和她保持一个水平,可她却是以此为乐,那双唇拽着他的耳朵不放,耳内便传来她的声声轻吐,磁性成熟的声音里带着细微女性特有的温软,惹得他的耳朵极其得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8-14 07:30
                              “咳咳咳。”这么想着想着,他觉得他的饭都快吃不下去了,便摇了摇头,赶紧停止了危险的思想。
                              金的脸上还带着微红,他急急躁燥地吃完桌上的饭,便继续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盯着天花板。冷静是冷静了,但是,果然一个人有点寂寞。
                              客厅里,时间的秒针滴滴答答,却再也无法带来往日的平静。金起身,看了一眼玄关,伫立片刻,便又瘫坐回了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9-08-14 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