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0贴子:5,161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十八章
早上八点钟准时,贝尔摩德来到了帝丹高中,坐在了保健室里。但是现在的她可不是贝尔摩德,也不是克丽丝·温亚德,而是新出明智,这所帝丹高中的校医。
几天前,她终于有机会变装上阵,代替原来的新出明智,成为新的新出医生。她穿起男士衣服,带起了新出医生的眼镜,伪装成一名再正常不过的普通男人。
在易容这方面,她有自信,就算有人凑在她脸旁看,也不会看出丝毫破绽。于是,她就这么惟妙惟肖地扮演者新出明智这个人。
“女孩子在这种时期还是要多注意身体,体育课那边最好是请假哦。”
“好的。”坐在保健室床铺上的女孩子闻声微微低头,脸庞不由得泛起些许红晕。
新出只是带着体谅和理解微微地一笑,也没有再更多的过问。青春期的女孩子,果然对这些东西更有意识一些吧。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9-08-14 07:37
    林被拦在了帝丹高中的校门口,他好似赌气一般坐在校门口的边上,迟迟不肯离开。要说赌气,他倒是并不至于真的赌气,但是要说没有,他自己都不信。
    贝尔摩德真是计算的一把好手,她把大部分工作时间全都放在校园里,以至于不管是FBI还是像他这样的人,都因为保安的存在而无法接近。可她的聪明机智归她的聪明机智,他的利益也不是说不要就不要。
    就在林陷入烦恼,甚至开始因此赌气打算等贝尔摩德等到下班为止的时候,金那夹杂着沉闷和稚嫩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躲开。”不愧是金,完全不讲道理。
    “我说,虽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人,高中除了在非常时期以外是不允许外人随便进门的。”
    “那就是说你们不躲开了?”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出,他开始逐渐起了杀意。
    若是真的被他惹出命案来可不好收拾,他可不想跟着这个倒霉鬼一起被当地警察盘问。
    林这么想着,便伸手拦住了金:“跟我过来。”
    金就这么被拖着,莫名离那扇大门越来越远。他好不容易经过好几天的细心琢磨研究才知道了她在那个地方,就这么被这个家伙拖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08-14 07:38
      金如此想着,用力甩开了还不断拽着他离开的人。刚刚想盘问他是谁,却在看到林的瞬间,把即将说出的话吞了回去,留下一张惊讶的脸。
      接着数秒后,他又嫌弃了起来:“怎么又是你?”
      “你那么不想看见我吗?”林的话里带着些自嘲。
      那不是废话吗?要不是因为这个无聊的人,他还会被下了禁门令?还用在这儿受气?
      看着金就这么沉默了,林便识相的转移话题:“要进去硬闯是不行的。你还想给那个女人添麻烦吗?”
      “你认识她?”
      这家伙在不该敏感的地方真的是过分敏感,林这么吐槽着,继续接他的话:“我和她在美国的时候有点交集,现在找她有些事情。”
      “你说那样进不去,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听到他能对他说这么长一段话,林内心不由得高兴一番,连声调都不自觉地提高:“我最近查了查她的行程,周一到周五,她会来这里,做校医;周六周日则会去上次我和你遇到的那个地方。”
      “新出医院?”
      “对。”
      “你想周末找她?”
      “意外的很聪明。”
      金再次陷入思考。这个家伙的提议确实不错,他也不是很想再给她添麻烦了,免得又有什么新的禁足令,但他也不想这么简单的信任这个红毛小子,可他提供的情报又看似真实可靠,对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
      “说起来,你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林不由分说地提出质疑。从他开始调查贝尔摩德和金开始,他的谜团就一直解不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9-08-14 07:38
        按理来说,金并不是组织的成员,贝尔摩德不应该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来看,这个叫宫崎金的男人和贝尔摩德住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
        “我受她照顾。”
        金言简意赅的回答实质上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但也还算有收获,他至少知道,他们不只是简单的利益关系。这样一来,在和她的谈判桌上,宫崎金就有了做筹码的价值。
        回想起在公园里焦急不安的贝尔摩德,再结合他这几周来调查出的信息,他几乎可以确定,宫崎金是贝尔摩德的弱点,甚至是致命的弱点。
        “你为什么要找贝尔摩德?”对于这一点,林实在不懂宫崎金的心理。
        如果他找贝尔摩德有事,他大可在她的公寓里说,何必大老远的跑出来招人耳目?难道是还有别的什么隐情?
        林把可能的情况全都脑补了一遍,然而金的回答,远超出他的想象。
        “有点寂寞而已。”
        还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在他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他清楚的看到,金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那双空洞冷漠的双眼里,翻出了细微的柔光。他看到他恋恋不舍地朝着帝丹高中的方向望去,轻柔的凉风有些刺骨地钻入袖口,把金映衬的又多了些伤感。
        这一瞬间,林有些呆滞地看着金。原本是想套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现在他却有一种被套进去的感觉。他忽然想用手捂住胸口,然后低下身子,悄悄靠在墙边,感受他数年以来已经抛弃了的被人们称作“感情”的东西。
        但他依旧还是站在原地,表情有些凝重,却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还是一如既往,用冷冷地语气对他说:“这周六,你来吧。我告诉你一些你需要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1楼2019-08-14 07:39
          第十九章
          晚上,贝尔摩德终于能空出时间回公寓,她脱下鞋子,打开鞋柜,忽的愣了愣神,又有些无奈地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金。
          她轻声走到他一旁,坐在他身边。
          金现在正沉迷在梦境中,连她靠近他都没有察觉。贝尔摩德细细观摩他的睡颜,泛白的皮肤,淡淡的薄唇,还有如柳叶般的细眉,简直和女孩子一样。如此想着,她不由得伸手抚摸,抚上他略有些皱着的眉头,轻轻帮他舒展。
          这一刻,她都发觉自己笑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4楼2019-08-18 09:23
            “啪”,客厅的灯被打开了,一束光亮惹得金眼皮一动。金皱一皱眉,有些困难地尝试睁开眼,结果他还是有些吃不消灯光的亮度,便只好再闭上眼,揉了揉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是他有记忆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次,难道出一次门就让自己这么满足吗?
            金边想,边从沙发上坐起身。毛毯随着身体滑落,金有些迷茫地看了看身上的毯子,又看了看关闭的书房门,轻笑道:“真好。”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贝尔摩德这么温柔?难道是今天她忽然想开了?
            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打开冰箱门,拿起一瓶可乐喝了起来,他睡了一下午,渴死了。
            解完渴,金便发现自己无所事事了。他有些焦急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或者一会又跑到自己的卧室在床上躺一躺,然而不过片刻便再次坐不住了。
            他能干点什么?这是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疑问,他也是第一次觉得闲着没事干竟然如此折磨。
            他强行冷静下来,想想平时自己都干了什么。然而想了半天,发现其实除了读书和睡觉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也就是最近才开始习惯性的往外跑。
            “啊,”最后,他只能发出一声似是哀叹的声音,瘫坐到沙发上,“闲死了。”
            “嗯,只在港口待机就可以,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书房的那一边,传来她的声音。可能是因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贝尔摩德的声音意外的煽动起了他的热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9-08-18 09:33
              她在打电话吗?金站在书房门口,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有些犹豫。
              他现在进去干什么?难道就说是去见她吗?她在忙吧。
              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打开了房门,贝尔摩德的一头金发和那张极致的五官便印入他的眼帘,害的他的心脏又开始胡乱跃动。
              “有事吗?”贝尔摩德显然在忙,连语气都变得正经了。
              还好他已经准备好了借口:“嗯。”
              话毕,他便正正堂堂地走进书房,眼睛落在书房里的书桌上,随之便朝书桌走过去。然而,在走过书桌的时候,他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卡尔瓦多斯”的联系人字样。
              这又是个男人吧,他这么想着,心里也随之开始有些闷得慌,这股闷热感惹得他有些想发脾气。因此,他故意绕到贝尔摩德的身后,没好气地看了看她,而她却似是沉迷在电脑里一样,完全没有顾他一眼。这让他更不满了。
              金忽的用力地拍向桌子,略显纤细的身子似有似无地贴在她的脑后:“我来拿书。”
              由于距离过于接近,他的声音只能贴着她的耳朵传达,又为了不会真的吓到她,他只能轻声曼语。无意间,他捕捉到了她身体的一阵细微的颤抖。不知为何,她的这一颤抖竟让他有些兴奋,兴奋到想要再捉弄一番,而方才的郁闷也随着她的动摇烟消云散。
              金紧紧握住桌上的书,本就骨节分明的手指因此显得更加有力。他微微欠身,让他的身体和她离开一些距离,再扭头看了看她泛着微红的脸颊,又忍不住贴了回去。接着,他像是轻咬着她的耳朵般,用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声音对她轻语:“毯子,谢谢。”
              “嘭”,金的身影随着关门声消失在书房,这时,贝尔摩德才缓过神。
              看着金关门消失的地方,她赌气般地轻轻皱眉。要不是因为刚刚过于专注,被他忽然袭来的动作吓到,她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撩的有所动摇。
              贝尔摩德想来想去,实在是觉得心里不愉快的很,她是低估了这小子了,最近是不是奇怪的文章看多了,竟然变得这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8-18 09:35
                她越是想,越是气不过,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回击,告诉他谁才是年长者。奈何手里的工作比往常要急得多,她只能暂时不和毛头小子计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9-08-18 09:41
                  如此想着,她闭上了眼睛,整理了一会心情,深呼吸,回归平时的状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4楼2019-08-18 09:43
                    随后,她照了照镜子,忍不住涂了口红,暗红色的口红使她的双唇带上了一丝诱人的血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9-08-18 09:44
                      “看我忙完了再收拾你。”
                      ......
                      今天是周六,金出乎意料地起得很早。他迫不及待地穿戴好衣服,便忍不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又想早些出门,又怕被贝尔摩德察觉,进退两难。最后,他只好躺回到了床上,学着以前一样,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最近几天来,他不是第一次看见她和卡尔瓦多斯这个人联络,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内心隐隐约约地懂,这个人和上次的郎立可不一样。
                      从她和此人聊天的语气以及神态来看,她和他关系很好,至少不是敌对关系,甚至可能是非常友好的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9-08-18 09:45
                        金自认为已经认识贝尔摩德许久,也对她有所了解了,但是如果要说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还真没有那个信心,他还没有那么了解她。甚至在他和她相遇之前,她和谁有什么样的关系,他无从所知,这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烦躁感。
                        所以结果就是,他实在是忍不住想天天跟着她出门,他想更了解她,他想融入她的世界,他想成为那个“独一无二”。
                        ......
                        周六,七点半,玄关传来关门的声音,贝尔摩德出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7楼2019-08-18 09:48
                          第二十章
                          当金战战兢兢地尾随贝尔摩德到了新出医院的时候,他在街角一旁的公园里看到了林的身影,于是便朝他走去。
                          “你来了。”林早就看到了他的身影,毫不惊讶地同他大招呼。
                          “嗯,”金随着林走近新出医院,在一旁的墙边停下,“所以,你说的消息是什么?”
                          “你想知道贝尔摩德最近在计划什么吗?”
                          “那是自然,你要告诉我?”他真的那么好心?
                          “对。”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林倒是没想到金会对他留了一分戒心,他本来以为他只是一个单纯地喜欢杀戮的白纸,却不料他实际上并不比他傻多少。
                          这么一来,他也不好糊弄了,说的不好,他刻意接近他的小心思就暴露了。
                          “我想让你欠我一个人情。”他这么说也不算骗人,他要想日后在日本站稳脚跟,可能还要让他和那个金发女人帮忙。
                          对于他的回答,金将信将疑。他狐疑地看了林一会,又思考些许,便也就接受了这个答案。眼下的他更在意“卡尔瓦多斯”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9-08-18 10:13
                            “所以,她是去干什么了?”
                            “扫除障碍。”
                            “障碍?”
                            “地点我不清楚,但是要干什么事情还是有些猜测的。”林说得丝毫不含糊,看来是准备了不少时间,“前段时间开始,贝尔摩德就开始着手准备了,扮演新出明智,和狙击手联系。可惜的是那个女人太狡猾了,我并不知道她具体要干些什么,只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吗?”
                            “我可以帮你跟踪她,找到她今晚要去的地方。”
                            “就这些?”
                            “你嫌少?”
                            他一个人难道不能跟着她吗?
                            林似是看出了金的疑惑,带着些嘲讽地问他:“你知道摩托车吗?”
                            “当然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当他是sha子吗?
                            “你会骑吗?”
                            骑?开摩托车?当然不会,他两年前就一直在偏僻的小镇里,连自行车都没有骑过,更别说摩托车。
                            见到金沉默,林摆出一副如意算盘打好了的脸,甚至带着些骄傲地抬了抬头:“我的摩托车才能载着你追上贝尔摩德的车。”
                            他差点忘了她是开车出门的,这么一来,他若是徒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追上她,这个红头发的好像说的没错,看来他还有点用处。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3楼2019-08-18 10:17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金和林坐在新出医院一旁的某个小店里,静等着医院那边的动静。
                              两个人坐了一天,死死盯着医院房门,只怕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然而一天下来,只有几个患者来来回回,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都让金觉得贝尔摩德是不是并不打算今晚有什么行动。
                              如此想着,他终于放弃了死盯着房门这件事,趴到桌子上,有气无力地摊成一片。他抬眼看看对面还在认真盯守的林,内心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
                              真够厉害。
                              正在他的思绪漂移,想一些无所谓的事情想得入迷的时候,林的一句话把他的精神强行拉回了身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4楼2019-08-18 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