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onososhiki吧 关注:160贴子:5,161

回复:【K.S.同人文】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正想放弃继续探索的念头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瞥到了一片水花飞溅的场景,一瞬间,整个树林的人似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水花吓了一跳,包括在杯户公园那里抬着好多机器似乎是在拍摄什么东西的一群人。
按照他的经验之谈来说,这两个人既然在那天出现在了港口,搅和了贝尔摩德的事情,那么今天恐怕也不是在干什么好事。他在想,这两个人难不成也和自己对面的人一样闲,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去妨碍别人做事情。
“你在意那边吗?”时隔几分钟,林终于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
金却没有回答的意思,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般。
见状,林无奈只好作罢,随着他一个人发呆。反正对他而言,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实际上,金已经好奇地不得了了,一想到贝尔摩德可能在对面,他都忍不住想冲过去,问问她在做什么。但他也不是傻子,既然满月那天已经惹得她不高兴了,这次他又何必趟这个浑水。
如此想着,金端起杯子,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9楼2019-09-28 21:14
    他擦擦嘴,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脸冷漠地面向林:“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自便。”
    咖啡厅的门铃响起,林坐在座位上,神情复杂地看着金带起帽子,匆匆走远,他不由得叹息。
    早在一周前,他就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贝尔摩德最近接的任务,甚至查到了他们的任务地点。而今天他起了个大早,掐准时间把金约了出来,就是为了让他能注意到贝尔摩德的事情。
    如此想来,他也是够闲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0楼2019-09-28 21:14
      第三十二章
      基安蒂已经准备好了要射击了,她的手指已经蠢蠢欲动,悄悄地抚上了扳机。
      “没问题吗,科恩?”基安蒂强忍着打出子弹的冲动,尽量平静地同科恩对话,“我打头!你瞄准背部。”
      “我...还是喜欢打头...”
      “OK!挑你喜欢的吧!”
      事到如今基安蒂也不想和科恩争这些东西,只要让她开枪,只要让她看见猎物的血液飞溅,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回报。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采访吧。”
      基尔的话一出,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坐到长椅上了,基安蒂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她完全可以想象猎物因为中弹而倒地不起的样子,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情景之一。
      然而,突如其来地一场落水,让基安蒂的心都像泼了一层水一般。
      “啧。”她有些不甘心的啧嘴,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拿下人头了。
      一旁的科恩看似冷静,却怕是比她还要焦急:“DJ深蓝色的伞,可以射击吗?”
      “等等,”琴闻声连忙阻止,他做事一项稳妥,绝对不能因小失大,出了差错,“隔着伞命中率会下降。”
      “可是真奇怪啊,这里一点雨都没下。”说完,伏特加再次向车窗外探头,雨滴却悄然落下,“这里也下雨了...”
      “基安蒂、基尔、科恩,先暂时撤退,一小时后老地方等你们。”
      琴断开通讯,略有不满地将对讲机放在一旁。事情就好像有什么阻力一样,这雨天也来得太突然了,莫不是有人故意从中作梗?
      他正想沉下来思考,贝尔摩德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打断了脑回路。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了吧?暗杀剧第二幕的梗概。”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9-10-06 12:41
        金确实是离开了咖啡厅,也确实是想回公寓的,可他现在却在米花町附近漫无目的的徘徊。
        事实上他已经走上了回公寓的路,甚至已经快要走回去了,但他却又忍不住拐了方向。
        这次出门,他故意给自己做了功课,他不断地理性地告诉自己,这次绝对不能再随便插手她的事情了,与其让她讨厌倒不如保持现状,他不能急于一时。可内心深处却无论如何都想知道她的行踪。
        最后他只好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做了一个巧妙的妥协。既然他不能主动去干涉她的事情,那他干脆漫无目的的走走看吧,如果因此很巧的遇到了她,这也不算是不听她的话吧。
        因此,他便开始随意乱窜,甚至走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知道自己好像走进了住宅区。
        这里到处都是人们生活的气息,和贝尔摩德那里不一样,这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温和。最后,他走累了,找了一处附近的小公园便坐下稍作休息。
        又是一阵熟悉的微风拂过,不一样的是,这里的风儿甚是温柔,鸟鸣声也无比的惬意,让人不由得放松。
        “最近柯南和灰原总是不和我们一起行动,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不如明天下午约他们出来玩的时候问问吧。”
        “不,我不认为他们两个会告诉我们。”
        “比起这个,我饿了。”
        “元太也真是的,刚刚不是才吃过吗?”
        三个小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变得听不清楚。
        金向后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舒适的凉风,聆听着时不时传来的细小的谈话声。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正悠闲地躺在某个小屋里,过着再也平凡不过的简单的假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2楼2019-10-06 12:43
          那栋熟悉的别墅前,是一片优雅精致的公园,金一直都很喜欢这里,总是在练习之余悄悄地躲在这里偷懒。
          虽然贝尔摩德似乎知道他总是在这里,但也没来找过他,只是回去的时候总是会责备几句,他倒是无所谓。如此正巧让他能多悠闲几刻。
          于是他还如往常一样倚靠在长椅上,闭上眼睛,一边感受四周的凉风和声响,一边放松因为训练而绷紧的全身。
          长椅的四周就好像是故意给人放松乘凉一般,几颗大树结实地把它护在树荫下,有时候树上会传来丝丝鸟鸣声,让人不由得陷入梦境。
          “呐,你是这个宅子里的人吗?”那是他听过的世界上最柔美的声音之一,和贝尔摩德磁性的声音不同,她的声音宛如被天使吻过一般,同样令人陶醉。
          金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声音的主人。茶色长发,齐刘海,一双淡紫色的眼眸,一身初中校服,手里非常随意地提着一个再寻常不过书包。如果非要说的话,她绝对不是一个绝世美人,但倘若就这么看着她的眼睛,便会被不自觉地吸引。
          “那个,你是?”
          “不是我先问的问题吗?”声音如此好听的女孩子,性格却有些刁钻。
          尽管她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金还是隐约地觉得她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友善。
          “我只是暂居这里。”
          见他回答了问题,对面的人也开了口:“我叫间宫爱花,在这边有点迷路了。”
          迷路?金不由得在内心将“迷路”两个字又重复了一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女孩还真的是心大。
          “啊,这样啊。”
          他采取了冷漠态度,他可不想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扯上关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因此他想,如果不理她的话,她总会识趣地走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3楼2019-10-06 12:44
            然而,事总与愿违,这个据说名叫间宫的女同学不止没有识趣地离开,反倒毫不顾忌他的感受与他坐到了同一个长椅上,吓得他赶忙往另一边靠了靠。
            他正想对她的无礼吐槽一番,却被她的一句话扰乱了思路。
            “呐,你为什么在这里?你认为自己是什么?”
            她还是挂着天使般的笑容,带着天使般的声音,却问出了恶魔般的问题
            自己是什么?
            “那个孩子只是一个道具罢了。”这是那位大人说的话。
            “我们的存在意义只是道具而已。”这是凌说的话。
            “我们这些人,不过是BOSS达成目的的道具罢了。”这是贝尔摩德总挂在嘴边的话。
            金猛然惊醒,睁眼看到的是已经染红的天空。从梦境中回过神来,才发现住宅区四处都飘散着“我回来了”的声音。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睡到了傍晚。
            金呆坐在原地,愣愣地将方才的梦境回顾了一遍。他无奈地唉声叹气,最后还是选择起身,试着原路返回,朝公寓那边走去。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4楼2019-10-06 12:49
              贝尔摩德没有料到琴的枪口会在这里对准她。她不免受到惊吓,心里某处咯噔地响了一下。
              “你很烦啊,贝尔摩德,你和那个侦探有什么关系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5楼2019-10-06 12:50
                第三十三章
                “你很烦啊,贝尔摩德,”那一刻,琴的心里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再想到雪莉有可能和那个侦探有关系,他更加忍不住想给他一枪,“你和那个侦探有什么关系吗?”
                贝尔摩德见他如此激动,自然是摆出了惊讶的表情。可下一秒,那丝惊讶便烟消云散,换上了她一如既往的令人厌恶的假笑。
                “哦,有的话怎么样?”
                有的话怎么样?琴对贝尔摩德的厌恶感在瞬间达到了顶峰。如果不是那位大人对她很是在意,他现在就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用手里的这把枪给她的头穿一个洞。
                尽管如此,琴也并没有对此采取暴躁的态度。他沉默了几秒后,还是选择收起了枪支:“哼,算了。防窃听器的家伙居然疏忽留下了指纹,杀了他之后调查一下周围的人就知道是谁了。”
                琴打的算盘自然是好的,他根本没必要在这里和贝尔摩德纠缠,不管她如何决定,这次的任务中,他的话才是天命。只要他决定要杀人,就算她贝尔摩德再厉害,也阻止不了他。
                然而他的话刚刚出口,还没来得及向基安蒂传达射击命令,指尖便传来了一阵灼烧感,过了一会他才发现,他手里握着的窃听器被一颗细小的子弹打飞了。
                赤井秀一。琴坐在经常去的酒吧里,一边回忆着白天的情景,一边想起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9-11-02 14:19
                  不愧是连那位大人都害怕的男人。当年,若不是因为他是个FBI,在这组织里他恐怕最看好的就是黑麦,他记得那个时候赤井秀一还留着头发。
                  直到后来,当他知晓了黑麦其实是FBI的卧底的时候,心里竟然少有的愤怒了起来,那种真实的背叛感时隔多年终于又回到了他身上。
                  “受伤了还在这里喝酒?”
                  “你怎么在这儿?”今天他不想看见贝尔摩德。
                  贝尔摩德却一如既往地不解风情,像是故意一样凑了过来:“今天被Boss训了一顿,来这里喝酒解解闷。”
                  琴冷呵一声,对此表示了一阵不愉快:“要不是你,那个侦探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那个侦探和小鬼和警方有不少交集,处理不好会有很多麻烦。”
                  “组织还不至于胆小到怕一个侦探。倒是你,”琴放下喝了一半的酒杯,一双充满了怀疑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贝尔摩德一眼,“不如好好担心担心自己。”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呵。”琴没有回答她。
                  他很不喜欢贝尔摩德的这一点,用一副什么事情都和自己无关的样子,堂而皇之地破坏他的所有计划,到最后她有难的时候还想让别人帮忙。
                  事实上,他的心里其实明白的很。这个女人不管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至于背叛组织,这一点那位大人和他都清楚。
                  可他就是看不惯这个女人的作风。她总是一副和谁都聊得开的样子,却也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惹得他烦躁。这种所谓的神秘主义在组织里似乎越来越盛行,就连最近的那个波本也是。
                  如此想着,琴有些蛮横地把酒杯放到桌子上,没再理会一旁的金发女人。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7楼2019-11-02 14:19
                    贝尔摩德回到公寓,抬手看了看手表,随后叹一口气。没想到今天也在外面待到了十点。
                    她脱下鞋子,换好脱鞋,习惯性地看向沙发那边,不出她所料,金就躺在那里。
                    对于此情此景,她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他这几天基本上每天都是如此,每晚都得她把他叫醒,他才愿意回卧室去睡觉,她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躺在那里等她。
                    尽管满心的不愿意,贝尔摩德还是打算叫他起来。
                    她走近沙发,如往常一般凑到他的面前。然而,她刚刚凑过去,一阵浓烈的酒香便冲着她的鼻子飞舞而来。
                    她今天在酒吧也算是喝了不少酒,没想到金身上的酒味比她的还浓重。他到底干了什么?
                    贝尔摩德捂了捂鼻子,顺势往茶几那边看去,于是五六瓶的伏特加就这么恶狠狠地印入了眼帘。她不由得唏嘘,在她的记忆中,这恐怕是他第一次喝酒,怎么喝了这么多?
                    “kin?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她被他的酒味熏得眉头都皱了起来,话语里也不觉得带上了些许责备的意思。
                    这次他倒是醒来的够快,或许是酒意未尽的原因,在他的眼里,贝尔摩德的这幅皱眉责备样子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担忧。
                    因此,他闻声开心的勾起了嘴角,浅浅一笑。随后便一把抓住她的手,有些粗暴地把她拉近身边。
                    她的脸庞就像那天一样,靠的很近,她身上的芳香夹杂着酒的余味,害的他的醉意更深了一层。这一刻,他好想用唇轻抚她的脸颊,好想就这样把她抱进怀里,永远都不用放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8楼2019-11-02 14:25
                      第三十四章
                      “爱意”,这是金在无数本书中看到的一个词汇。他因为对这个词语没有太过深刻的了解而去查过这个词的意思。
                      爱意,顾名思义就是心中充满对别人喜欢依恋的意味。以他的理解而言,爱意就是对一个人的依赖,甚至是依存。
                      不用过多的语言,他甚至不用太过细致地思考,他都可以轻易地分辨出自己对谁有这所谓“爱意”的感情,毕竟在他的生命中,基本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了。
                      昨晚他给自己灌了点酒精,据说这个玩意可以帮助人消愁,如果喝醉的话,似乎还能达到抹去记忆的效果。于是昨晚他翻箱倒柜找出了好几瓶伏特加,不带休息地往肚子里灌,只为了感受一下所谓“酒”的魔力。
                      然而事实证明,有些话可能只是胡扯。当金喝到天旋地转的时候,他明白自己是醉了,但是效果上来说,他反而更烦心了。
                      那句不想听的话一直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惹人不安宁。
                      当然,除此之外,也不是没有好的事情。他迷迷糊糊记得贝尔摩德到沙发旁边让他去卧室睡觉,接着他好像死死地抓着她不放。后面发生的事情,虽然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他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情。
                      “早。”
                      金走出卧室,揉揉眉头,习惯性地朝门口的贝尔摩德打招呼。
                      门口正准备穿鞋出门的她成功捕捉到了他揉眉头的小动作,于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头疼的话喝点水。”
                      “嗯,一会。”金接话,随之注意到了贝尔摩德正打算出门的样子,“又要出门了吗?”
                      他记得前段日子她的任务已经做完了。
                      “嗯,”她一边穿好了鞋子打算出门,一边下意识地回答,“还是之前的工作。”
                      话说出口,贝尔摩德就有些后悔。她和他解释这个做什么?难道给他机会继续追问吗?她最近警戒心也太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0楼2019-11-05 20:46
                        然而金并没有如她想的一样继续追问,反倒是去乖乖地接了口水喝。贝尔摩德难免因此有些小失落。前几天还对她的行踪那么好奇,昨晚又那么粘人,今早却和一个没事人一样,落差太大,她都适应不过来了。
                        “我出门了,在公寓里待着别乱跑。”
                        “嗯,知道了。”
                        随着贝尔摩德关门的声音响起,金的神经才终于放松。
                        今天早上,在贝尔摩德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
                        他发现他不敢看她的眼睛,不仅如此,他还不知道如何和她搭话,更甚至的是,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的声音。
                        如果要问他现在到底怎么了,他只能表示他真的不知道,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生病了。
                        可他却比谁都明白,他在因此而愉悦,甚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尽管这种兴奋感害的他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颤巍巍,可他却不可思议地欣喜着。
                        他大概是得了什么怪病。不过如果这种病让人这么开心的话,他就不去治它了。
                        思考间,金进了卧室,从桌兜里拿出了一个望远镜,接着又回到客厅,站在客厅的大窗户前,举起望远镜贴近眼睛。
                        不得不说,林虽然平时没什么用,出得这个主意还是不错的,这个望远镜着实让他看的很清晰,他甚至看到了楼下的她上车的动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1楼2019-11-05 20:46
                          上车?上谁的车?
                          如此一念之间,他忽然想看清楚这个车主的脸。车子是黑色,样式感觉有些古老,不会是个老男人吧?
                          金如此想着,便不由得不断调高望远镜的倍数,然而事实如他所料,不管这望远镜再怎么好,总归还是看不到车里的人的样貌的。
                          这一刻,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自下而上涌来的一股酸酸的味道,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烦闷感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金把望远镜拿离眼睛,随意地将它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窗户,脸上写满了不爽。
                          “喂。”
                          “没想到你竟然给我打电话了?”
                          “你在哪儿?”
                          “怎么了?”
                          “我想知道贝尔摩德上了谁的车。”
                          说完话,不等对面的人回复,金就迫不及待地挂断,省的听某人的废话连篇。既然望远镜的事情是他提出来的,那他就要负责到底。
                          ......
                          林放下被挂掉的电话,决定对金的要求不予理会。今天是那几个人着手新任务的第一天,既然如此,贝尔摩德上的车只可能是一个人的,完全没有调查的必要。
                          比起这个,他觉得对面的这个男人更有让他费时间调查的价值。
                          银色短发,淡灰色衬衫,身上带着不少首饰,坐在林对面的正是杰克罗斯。林已经跟了这个男人有一段时间,这个男人必然也有所察觉,但他似乎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只见杰克罗斯淡然地喝了口咖啡,静静地等他打完电话,才开口:“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于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林倒是在美国那边见了不少,如今在日本看见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既然你已经这么问了,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吧。”
                          “组织的新成员,最近在组织里传的很火,因为是贝尔摩德介绍过来的,大家都有点好奇。”
                          听闻他如此说,林的心里猛然升腾起一股优越感。看来他隐藏身份还隐藏得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2楼2019-11-05 20:47
                            他不由得一笑,转而眼睛里带上了他常有的杀气:“其实因为私人原因,我对不破家的事情也有所调查。”
                            他的话一出,杰克罗斯的表情就有所变化,显然他并没有想到他是来说这件事的。看来不破家和这个杰克罗斯好像关系不浅。
                            于是他接着刚刚的话继续:“刚刚的那位少年,是不破分家的小少爷吧。叫什么来着?不破真广来着?”
                            杰克罗斯不出所料地有些激动,神情毫无保留地狰狞起来。他微微欠身,故意压低声音,凑近他。
                            “你是什么人?”
                            因为他那几套略显滑稽的动作,林脸上的笑变得更加“灿烂”了,他也学着他压低身体,笑容逐渐邪气:“我的身份其实是一个谜。比起这个,有兴趣和我合作吗?”
                            果然,杰克罗斯闻声后悄悄收起了令人寒栗的表情。看来这笔交易他是做得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3楼2019-11-05 20:47
                              第三十五章
                              “啊~”夜晚的酒店里,传来一声令人陶醉的声音。
                              杰克罗斯身下的人儿正痴痴地看着他,双手略显用力地圈住了他的脖颈,两条白腿不停地与他的身体摩擦,竟搞得他有些忍不住。
                              他一边由着她如此挑拨,一边随着节奏律动。随之,他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随着气息与声响的节奏逐渐加快,瞬息之间,他感觉自己到达了云霄。随后他的身体便宛如被掏空一般,一阵酥软...
                              杰克罗斯清理好身体,穿起衣服,坐在床边。女人从床上爬起,从背后将他环绕。
                              “这个,你要的东西。”她向他出示了几张照片,照片上面的人显然就是他想看见的人。
                              杰克罗斯接过照片,嘴角挂上忍不住的笑意。他稍稍偏过头,伸手抚摸女人的下巴:“没想到你还挺守约的。”
                              “只要你让我满意,我就能给你想要的东西,这是我的原则。”
                              “那夫人您似乎还不够满意。”
                              女人邪魅一笑,掏出枕头下的资料。
                              “你怎么知道我把这些藏起来了。”她一边说,一边朝他贴近,双峰似有似无与他触碰。
                              杰克罗斯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扭身与她面对面,吻上温润的红唇:“比起这个,我们不如专注于接下来要干的事情吧。”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4楼2019-11-09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