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星吧 关注:60贴子:7,559

【原创】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分季发布,第一季存稿5w字以上,暂定9/10w字。
原创男主,女主为贝姐
第一季存稿完毕后暂定周更
预期暑假前后可与大家相见
【下文发布序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08 17:15
    序章
    某个梦想点燃了罪恶的灯火,它妄想着逆天而行;某一句话无意之间渗透了脆弱的心灵,它似是通向绝境却又看似光鲜无比。
    他的出生不知道是是福还是祸,当他绝顶的智慧和机敏的身躯第一次展现在那位大人面前时,似乎人生的悲剧就已经铸成。
    他聪慧,用短短十几年年光阴便习得了常人需用几十年才能学会的学识;他矫健,年仅12岁就已经学会了近身术,能与几人相博。因此,那位大人深深地中意着这位年幼的人才,一度想收他为义子。
    可是,他的父母深知,被那位大人看中,是祸非福,便决意带着他逃离。
    而悲剧,就发生在他离开的一个夜晚,当他在离别的孤寂中第一次得到爱情时,却不知它已经悄然离去,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灰暗和甩不掉的黑影,以及...那一头绚丽的金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5-08 17:17
      我寻思着这边的帖子我差点就忘了它还存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17 11:39
        我寻思着新考核有点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03 18:03
          本文第一篇已完结,从今天开始,连更三天,之后开始周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4 12:25
            伊始·命运的齿轮
            第一章
            清晨的一缕阳光洒进村庄,村庄逐渐开始绽放出生机。村民们整理好衣着,开始一天的生计。
            田野上也渐渐忙碌,秋天的万物开始苏醒,潺潺的溪水流淌而过,鱼群随波逐流游向远处,天空上掠过一群迁徙的候鸟,构成一幅经典的秋日景象。
            “今天出来的很早啊。”农夫之间也总少不了调侃。
            “一大早就被催起来了。”
            “说起来,那个屋子,在那里有多久了?”某位农夫伸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座房子。
            “那个房子,感觉两年前就在那儿了,但是从没见过那家人。”
            “有点好奇,会不会是鬼屋?”
            “怎么可能?”
            话题在一阵笑声中结束。对于这座有些神秘的房子,也没有人再讨论些什么,或许那只是被人抛弃的一所宅邸。
            然而,在这散发出不详气息的房屋中,两个男子坐在客厅,说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话语。
            “你就是杰克罗斯?交代的东西搞定了吗?”
            被用一个酒名称呼的这个银发男子,瘦瘦高高,穿着得体,身上散发着一股难以抵触的诱人气息:“你要的东西我自然准备好,我要的情报你有吗?”
            “当然。”而另一个是一位黑发中年男子,他小心翼翼地握着手中的枪支,极度紧张。
            杰克罗斯嘴角微挑,看出了对面人的顾虑:“安心吧,这样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不用那么警戒。”
            但这并没有浇灭黑发男子的顾虑,反到惹得他更加握紧了枪。
            看到他那样神经兮兮,杰克罗斯也不打算再多待,于是起身告别:“那么我先走了,之后的消息我会通过邮件和你联络,宫崎先生。”
            “好。”直到杰克罗斯出了那道门,走了好远一段距离,宫崎才肯把握着枪的手松懈。他擦擦额头的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卧室的门打开,一个中年女子从中走出来,满脸愁容和不安:“这个人信得过吗?”
            “不知道,”宫崎也深知她在担心什么,一旦这唯一的住所被那群人发现,那么不仅是他们,连他们唯一的儿子也可能难逃一死,“只能先观察着了。”
            夫妻两人叹了一口气,沉默些许,宫崎把头埋在双臂中,他感觉要被压垮了:“金怎么样了?”
            “还是一个样。”妻子的这个回答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卧室内,一个男子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眼神迷离。他已经保持这个状态许久,细细数来,可能也有一两年了吧。
            问他是怎么度过这两年的,他其实也不知道,只知道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而他正跟随着时间一同游离。
            “嘭。”是有人离家的声音,他稍稍扭头,然后再陷入沉寂。
            钟表嘀嗒嘀嗒地敲打着节拍,门外阵阵风鸣,困意悄悄来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4 12:30
              友情提示:第一篇结局be,总结局he 内容不会很虐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5 00:17
                想象中主角住的地方,网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5 11:52
                  第三章
                  时间接近一天的尾声,夜幕降临,夕阳将村庄染成一片血红。鸟声悠扬,蛙声断断续续,万物都开始停滞。农夫们收起了忙碌了一天的农具,内心疲惫而放松。
                  金走在村间的道路上,周围议论纷纷...
                  “是谁啊?没见过的脸诶。”
                  “是啊,是从外地来的吗?”
                  疑问声从四面八方袭来,却一句都未能进入他的耳朵,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精神恍惚地走了许久,直到周围终于不再有嘈杂的议论声时,他停下了脚步。
                  “莎莎”,风吹动周边的林叶,惹得金内心阵阵骚动。他抬起头,看向远处,在他能看到的最远处,是一座山脉,夕阳渐渐西沉,隐于山脉之间,山顶一片通红。他呆呆地望着,就这样望了很长时间,眼睛所及之处都是片片树林...
                  为什么?为什么感觉这里并不是属于他的世界?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感觉自己的所属之处在遥远的彼方?
                  “哇呜呜呜!”就在这偏僻的一角,传来女孩哭泣的声音。
                  旋即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别哭了!赶紧把事情给我干完!快去!”
                  “爸爸,”女孩哽咽着乞求着,“求求你,午饭呜呜。”
                  “什么?”男人的声音里忽地没有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午饭?谁给你的勇气问我要吃的?”
                  女孩还在哭泣,金被这哭声吸引了过去...
                  男人残暴地抓起了女孩的头发,拎起她的头:“想吃饭就给我好好干活去。听好了,你一生都是做我为我的附属品而存在。”
                  “一生都是做我为我的附属品而存在”、“一生都是附属品”、“附属品”。
                  忽地,在他耳中本是毫无生气地一段对话,因这一句“附属品”,变得像是活了一般,刺痛了他的内心深处。
                  “你就应该像一个附属品一样,一生为我的梦想努力。”
                  他惊恐地瞪起双眼,一团黑影,是他两年来抹不去的恐惧,从那团黑影里他所能看到的脸庞,他能听到的话,各个都似一把利器,从他的内心深处刺出,刺穿胸膛。每每这时,一种可怕的思想便会侵袭他的大脑——“为什么不去死?”
                  “嘭!”男人的后脑猛烈地撞击在一旁的树上,落叶纷飞。他的表情狰狞可怕,手不断地撕扯着卡在他脖子上的那双手。
                  金狠狠地、用力地掐着眼前的这个人,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因惊恐而扭曲的面颊,那惹得他有些想笑的容颜。
                  呵,活该,他极力地释放着心里的恐惧,他用虐杀的快感掩盖着令他颤抖的不安。
                  时间流逝,男人不断地挣扎着,而他就这样死死地掐着,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人口吐白沫,最后无助的被按死在树上,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呼吸。
                  “噗,”不动了,“嘿嘿,”死了,“哈哈哈哈哈。”一阵难以抑制地快感涌上心头,他发现了,他有些沉迷于这样的杀戮,他喜欢上了那无助的眼神。
                  过程迅速利落,不给一丝反应时间;笑声可怖,回荡在空气中。于是女孩就瘫坐在地,看着这个满眼血丝的少年,就像疯狂了一般,用对她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她的地狱。
                  夜晚,悠长无力的蟋蟀鸣声代替了鸟鸣声,金独自躺在灌木从中,手里握着的是他刚刚结束的生命。他的手从未离开过人的脖子,路途中,因为灌木的刮扯,尸体的面部已经不堪入目,而那脖子,也被他掐到发紫。
                  月亮还在天边,将树林照亮,如同白昼,金将空闲的手臂搭上头,遮住刺眼的月光,在虫鸣的合奏声中,昏沉入睡。
                  ......
                  茫茫夜海,都市的灯火依然亮丽,一座殷红的铁塔伫立在东京,在幽静的街道旁,有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酒吧里人来人往,人们的夜生活还在继续。
                  “您的马丁尼。”酒保将刚刚调配好的酒放置在一个全身都在闪闪发光的男子前。
                  银色短发的男子拿起酒杯,稍稍摇匀。
                  此时,背后熟悉的脚步声传进耳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讨人厌啊,杰克罗斯。”
                  杰克罗斯微挑嘴角,品一品酒:“怎么?对于这杯酒的搭配有什么不满吗?”
                  “不,”金发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他身旁,“只是不喜欢被别人这么调侃而已。”
                  “你的回国很让我意外,贝尔摩德。”
                  “啊啦,什么时候你开始在意我的动向了?”说着双臂搭在了杰克罗斯的肩上,身体紧贴着他的背后。
                  杰克罗斯微微皱眉,放下了酒杯。
                  贝尔摩德一如既往地让他反感着,轻浮的举动更让他反胃:“在意你的动向自然是我有事情要找你,”说完,他掏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是那座隐秘在一片树林中房屋,“我们要不要做一场交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6 11:20
                    解释:关于看不到第四章,似乎是因为贴吧要对内容进行审核 各位想看的可私信或者去微博KS黑衣组织看,深表歉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3 12:38
                      第四章
                      天蒙蒙亮,阳光照射到树林中,照亮了地面。地面上留着人躺过的痕迹,一旁是已经干枯的尸体,而金在此刻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隐秘的小屋内,夫妻两人坐立不安,他们出去一个下午,回到家就发现金不见了,从未踏出过房门一步的金,甚至神智都有些不清晰的金,到底会去哪里?
                      “我们应该去找他。”宫崎夫人看起来比宫崎要着急百倍,金可是她的心头肉,不论如何,就算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她也绝对要护他周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3 13:07
                        而宫崎本人也焦急到手心出汗,他不是不担心,也不是不愿意出力找人,他最怕的是金遭遇到了不测。组织的那些人最喜欢捕捉细枝末节,如果金真的落在组织手里,这样贸然出动寻找反而是下策。
                        宫崎夫人的话语没有答复,空气瞬间凝滞了起来,房屋里安静的让人颤栗,汗水滴落的声音也清清楚楚。
                        到底该怎么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3 13:09
                          “咔嚓”,这是开门的声音,屋内的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样状态下的金几乎不可能凭自我意识回到这里,如果这开门的人不是金,那此时开这门的人,拥有门钥匙的人,便是绑走了金,知晓他们这两个叛徒所在地的组织的人。
                          “嘭”,门就这样被打开了,从门外迈进的脚步声轻盈而悠慢:“我回来了。”
                          当熟悉的声音入耳以后,夫妻两人才真正的回过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3 13:10
                            “金?”看到衣衫不整、全身灰土的金,宫崎夫人再也藏不住心里颤抖着的悸动,眼含泪花的走到金身边,抚摸着他的脸颊,“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这幅模样?”
                            金默默低头,脸上的表情不曾变幻:“我想回去了。”
                            “回卧室吗?这么长时间在外面,很累了吧。走,我们回卧室。”在宫崎夫人的焦急催促下,他没有一句反驳,跟着回到了他熟悉的床上,然后继续呆望着窗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3 13:11
                              “我想回去了”这句话,一直萦绕在金的脑海,对于他来说,“回去”一词包含了太多。
                              窗外阳光洒落,太阳高高升起,已是正午时分。他还是那样,端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景色,但是与之前不同,他的眼睛再也不是漫无目的地探索,他开始希冀那座山后的世界。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3 1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