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星吧 关注:60贴子:7,559

回复:【原创】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确定他没有回去吗?”
“说了很多遍没有了,你怎么了?”
“不,没事。”
为了确认金的行踪,他同杰克罗斯打了好几通电话,问的话都如出一辙,而答案也一直没什么变化。
他成功了。与此同时,他的任务也就此告一段落。
林从浴室出来,边擦头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之前美国认识的那位富豪、背叛富豪的那个可怜人、基安蒂和科恩、杰克罗斯、琴,他得感谢所有人。
从许久之前他便开始策划,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如愿以偿。不管这些人是被利用还是自愿参与,他都要向他们表示感谢。毕竟随后的日子,他还需要他们继续帮忙。
“喂,帮我查一下某个人的行踪。”
......
几个小时前,赤井秀一从一群人的围堵之间偷偷溜了出来。他靠在一旁的树上,声音还带着些喘息。
等他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正打算对发生的事情稍作整理,手机铃声又响了。他拿起手机来,看着荧幕上陌生的号码,有些犹豫是否要接。
电话可能是他的朋友打来的,或许FBI的同伴们收到了他的死讯,正打算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情况。当然这种情况他肯定不能接。
又或者,给他打电话的是杀他的人。
如果接起来后,发现对面的人是琴,那这就是年度惊悚大戏了,就算是他都会被吓到。当然,他不认为琴会有他的电话,但是以防万一,这通包括随后打来的三通电话他都选择了无视。
“赤井先生,为什么不接电话?”
“为了制造我已经死了的假象,我只好暂时少接一点电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7楼2019-12-14 18:11
    对面的人牵强笑笑,显然对这个解释并不算特别满意:“我只是想打电话确认一下赤井先生是否安全。而且我有确认我身边没有可疑的人。”
    “那真是为难你了。”
    “还好吧。不过话说回来,赤井先生对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他刚刚打算想这个问题,却被他的电话给打断了。虽说他成功借用假死的戏码保住了基尔在组织里的位置,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不如换一个身份生活吧。”
    这还真是个不错的提议。既然赤井秀一死了,那他要想继续生活,就必须换一个身份,这样也更利于他避开耳目,收集组织的情报。
    “嗯,这个提议不错。”
    “那不如一个小时后,在博士那里见面,我想他可以在这方面帮到你。”
    “那就麻烦你了。”
    聊完,赤井秀一收起了手机,起身往树林外走去。
    “那么,看看我到底该怎么回市里去吧。”
    话毕,他便试着往树林外走去,然而走了没有几步,几滴水滴悄悄地滴到了他的身上。竟然下雨了。
    他原本以为这场雨会是一场小雨,没想到不一会,雨滴便逐渐大了起来,很快就浸湿了他头上的毛毡帽。真是一场大雨,连雨声都吵得他心烦,他是不是应该直接让詹姆斯来树林里面接他。
    “救...我...”
    雨声之间,隐约传来人的声音。声音虽小,却逃不过他的耳朵。于是他本能地朝声音传来的那边迈进,不知不觉地就偏离了原本的轨迹。
    为了找到声音的源头,他努力地捕捉着声音,跟着声音在树林里穿梭。最后,他停在了树林里的某一处。
    眼前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惨不忍睹的景象。他看见一个男孩无力地趴在地上,周身全是伤痕,鲜红的血还在顺着伤口不断地流出,手脚的骨头看似也有些弯曲。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还能继续说话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8楼2019-12-14 18:13
      男孩像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把手便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9楼2019-12-14 18:14
        第四十四章
        金无力地趴在地上,疼痛感似有似无,他就这么闭上了眼睛。闭上眼睛后是一片令人熟悉的黑暗,大概是屏蔽了视觉的原因,听觉莫名地就敏感了起来。
        徐徐的微风贴着地面拂过草丛,鸟虫齐鸣。
        想来他好像一直都活在这样的世界里,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他一直不曾明白,这两年里自己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只是隐约地记得有两个人对他无微不至。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要哭泣。他其实一直知道,遇到贝尔摩德的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从最开始他就什么都知道。他明白,只要牵起她的手,他就再也回不去了,过了那个夜晚,他便再也看不到那两张熟悉的面孔。
        他曾经抛开了一切,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如果就这样和她一起活下去的话,过去的所有都可以忘掉。
        在满月的那一天,他的内心暗暗发誓,不再探讨过去,不再思考存在的意义,只要和她在一起,他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尽管那天他忍不住问出了口,可不管她的回答如何,他都不会与她主动疏离。
        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0楼2019-12-15 21:09
          然而记忆和梦境终究不想让他好过。连续几夜的同一个梦境,基安蒂的忽然出场,无声无息地敲打着他的内心深处。
          那头黑发丝毫不比金发逊色,那个女孩说的话,甚至比贝尔摩德说的话更让他无法拒绝。每当他想到她的时候,他的胸口都忍不住隐隐作痛。疼痛感好像是从内心的最深处喷发而出,让他无法承受。
          不知不觉间,天空上下起了小雨,雨滴滴落在他的皮肤上,传来丝丝凉意。再过了一会,雨便下大了。
          大雨就这样无情的冲刷着他的整个身体,害得他原本已经快要飘离的意识,被这一阵阵寒冷强行拉回。金睁开眼睛,动一动身体。
          眼前是一片泛着赤色的水潭,鲜红的混合液体还在不断地向水潭里流淌。怪不得他几乎没有了知觉,原来他的生命每分每秒都在流逝。
          看着那片血潭,金忽然不由得害怕了起来,紧闭的双唇微微颤抖,费劲地憋出几个字:“救...我...”
          声音真是小呢,谁能听到他的呼救?没有人,这里根本没有人。没有谁会来救他。
          一瞬间,他的脑内闪过了林的脸,随即他有些愤恨地咬牙。明明是他把他设计到这一步的,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来救他?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他有那么恨他吗?
          可恨!他好恨!那些看似重要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对他关心,没有他的日子,他们依旧可以活下去,他就这样被他们狠狠地抛弃。
          一瞬间,他想回到当年在那座小屋里的时光,尽管他任性地不去感谢帮助他的那两个人,可他们还是毫无怨言地对他好,他们绝对不会让他沦落到这个地步。
          是啊,如果要说的话,他们一定是最爱他的,比任何人都要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1楼2019-12-15 21:10
            金如此想着,又拼尽全力地发出一声嘶吼,残缺不全的身体费力的朝前面蠕动。如果可以的话,他想用今后的时光,换取眼前的一片光芒。
            雨声哗哗,敲打着他的耳膜。最后他还是输给了自己的身体,无力地瘫软在了原地。
            啊,如果可以,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自己的父母死在一起。
            最后,他由衷地如此希望着。就算不能和他们死在一起,死后,他也一定要见到那两个最爱他的人。
            “活下去,代替我。”
            事到如今,这熟悉的声音依旧在他的耳侧。
            “活下去...”
            他还记得她叫不破凌,是他的至爱之人,也是他一生都无法放下的存在。
            “代替我...”
            可最后,她倒在了他的面前...
            而对面的人,身着玄衣,一头银色长发,眼神凌厉,代号为琴。
            “啊!”泪水一瞬间决堤,他像是用尽了毕生的所有力气,朝着天空发出悲鸣。他还不能死,他答应好了她,要代替她活下去,连同她的那一份,把所有的怨念,全部归还给这个世界。
            啊,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神,那么允许他许一个无理的愿望。如果他能活下来,他愿意用未来与她度过的时间,换取可报一箭之仇,他要借此向这个糟糕的世界宣战。
            伴随着雨声,一个熟悉的气息渐渐向他靠近。当那人走到他的面前,他还没来得及确认他是谁,便一把抓住了对面人的脚踝。他最后用了所剩无几的力气,不断地朝他传达着他的思想。
            “救...我,我要...活下去...”
            大雨依旧冲刷着他所剩无几的血液,他紧握的手丝毫没有松动。幽静的树林里,除了雨声一无所有,四周无比地寂静,只剩下停留在此的两个人。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2楼2019-12-15 21:10
              他的周围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每个人的身边都或多或少的多了或者少了些什么。
              有人正孤独地坐在家中的卧室,继续思考着下一步怎么进行;有人却毫无变化,依旧做着他与女人们的交易;有人终于找到了复仇的路径,正欢愉地在电脑上鼓弄着什么;有人正因为腹部受了伤,躺在沙发上养身体;有人还在和他相遇的路上。
              贝尔摩德躺坐在熟悉的沙发上,点燃一根烟,轻轻吸一口,吐出青色的烟雾。今晚的公寓里只有她一个人,未来,这里也只有她一个。
              琴在临走前给她留了一个下马威,尽管她已经让百加得处理了楼下的监控录像,琴却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对付的。不论如何,她还是得找到金,不论是热乎乎的人还是已经冰冷的尸体。
              楼下,街道还是和往常一般人来人往,明天的太阳依旧还会升起,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归日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3楼2019-12-15 21:11
                第一篇 -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9-12-15 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