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星吧 关注:60贴子:7,559

回复:【原创】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四章
天蒙蒙亮,阳光照射到树林中,照亮了地面。地面上留着人躺过的痕迹,一旁是已经干枯的尸体,而金在此刻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隐秘的小屋内,夫妻两人坐立不安,他们出去一个下午,回到家就发现金不见了,从未踏出过房门一步的金,甚至神智都有些不清晰的金,到底会去哪里?
“我们应该去找他。”宫崎夫人看起来比宫崎要着急百倍,金可是她的心头肉,不论如何,就算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她也绝对要护他周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3 13:07
    而宫崎本人也焦急到手心出汗,他不是不担心,也不是不愿意出力找人,他最怕的是金遭遇到了不测。组织的那些人最喜欢捕捉细枝末节,如果金真的落在组织手里,这样贸然出动寻找反而是下策。
    宫崎夫人的话语没有答复,空气瞬间凝滞了起来,房屋里安静的让人颤栗,汗水滴落的声音也清清楚楚。
    到底该怎么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3 13:09
      “咔嚓”,这是开门的声音,屋内的两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样状态下的金几乎不可能凭自我意识回到这里,如果这开门的人不是金,那此时开这门的人,拥有门钥匙的人,便是绑走了金,知晓他们这两个叛徒所在地的组织的人。
      “嘭”,门就这样被打开了,从门外迈进的脚步声轻盈而悠慢:“我回来了。”
      当熟悉的声音入耳以后,夫妻两人才真正的回过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3 13:10
        “金?”看到衣衫不整、全身灰土的金,宫崎夫人再也藏不住心里颤抖着的悸动,眼含泪花的走到金身边,抚摸着他的脸颊,“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这幅模样?”
        金默默低头,脸上的表情不曾变幻:“我想回去了。”
        “回卧室吗?这么长时间在外面,很累了吧。走,我们回卧室。”在宫崎夫人的焦急催促下,他没有一句反驳,跟着回到了他熟悉的床上,然后继续呆望着窗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3 13:11
          “我想回去了”这句话,一直萦绕在金的脑海,对于他来说,“回去”一词包含了太多。
          窗外阳光洒落,太阳高高升起,已是正午时分。他还是那样,端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景色,但是与之前不同,他的眼睛再也不是漫无目的地探索,他开始希冀那座山后的世界。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3 13:13
            “我们要不要做一场交易?”
            “可以,但是,你不可能无条件的给我情报吧。”
            “不愧是贝尔摩德,既然你这么明智,我这边也好提条件了。”
            贝尔摩德还沉浸在昨晚的回忆中,杰克罗斯提出的条件惹得她有点坐立不安,往事一点一点的侵袭而来,一直回荡于脑内挥之不去。
            她拿起那张照片,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屋子。她与金也有许久不见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变得更可靠了。这么想着,贝尔摩德的眼睛里少有的划过一丝柔情,似水般流动,却又微小到她自己也不曾发现。
            “那次行动的情报,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杰克罗斯那无理的条件随着回忆渐渐袭来,那次任务的场景也历历在目,时不时刺痛她的内心深处。
            那次行动在组织内部早已变成了闭口不言的败笔,甚至于BOSS曾经也一直在回避,如今却被杰克罗斯翻了出来,他在打什么主意?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为“琴”。
            贝尔摩德放下照片,接起了电话:“现在打过来,是有什么情况吗?”
            “是啊,”电话那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带着血性,“这次任务多亏了波本,我们得到了不少消息。”
            “波本?”她怎么不知道他也参与任务了,“看来那位大人动真了。”
            “哼,”琴的态度还是和之前一样,带着不服气与不屑,他很抵触这次任务,但他还是秉持着对那位大人的忠心,继续和她商讨,“比起这个,最近有个走红的作家好像要去你说的那个地方,要办什么大活动,到时候会有警察部署。”
            “那个的话不必担心,那个小屋,离村子还是相当远的。”
            “以防万一,多放几个心思在那个小子身上,还有,”提到金,琴的语气越来越冷,对贝尔摩德也带上了敌意,话语里隐含着威胁,“你不会起什么恻隐之心吧。”
            贝尔摩德冷哼,当她贝尔摩德是谁?她会有恻隐之心?荒诞无稽:“放心吧,那位大人一旦认真起来,我们都是要别无选择的认真起来的。”
            “那就好,我等你的消息。”
            “嘟嘟嘟”,电话挂断,贝尔摩德得意的微笑逐渐消失,换成了一脸愁容。滑稽、荒诞吗?恻隐之心吗?看似无稽之谈的那句问话,好像针扎一样,不断地试探着她的心脏,她只希望可以快点结束,她便能早点解脱。
            艳阳当头,她的心里却在下雨,绝不是她在犹豫,也绝不是她怀念与他无忧无虑的过去,她只是习惯性的有些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23 13:15
              第五章
              过了正午的烈阳当头,村里的人又开始忙碌起来,但是今天还是和往日有点不同,比起到田里收割,他们似乎更热心于别的事。
              在村落的中心处,挤满了人,一群人围在一起,异常拥挤,站在后面的还在不住的踮起脚尖观望。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往中心看去,隐约看到了一座表演台,下方横幅标注着“XXX作家乡野巡回演讲”,村民们都是被这字样吸引过来的。
              村庄内,难得的热闹景象,道路上熙熙攘攘,讨论的话题都与这次的巡回演讲有关。
              远处的山林深处,与此处正有着鲜明的对比,幽静、孤僻,房屋内依旧空荡荡,卧室内眺望远方的身影也不见,转而换来的是沉浸在梦里的片刻安宁。
              他又居身于蒙蒙雾雨之中,眼前的是一如既往的大门,他大步往前走去,大门的牌坊才终于清晰。“不破”,在日本,这应该是稀有姓氏了。
              “金,你来啦。”童真的声音,深深刺入心里,悄悄刺痛他的心。
              他抬眼看过去,看到一头黑色短发。啊,他知道,他认识:“我回来了,凌。”
              “啪啦啦啦!”似一阵雷鸣,他被远处的鞭炮声惊醒,方才的梦境也随着梦醒逝去。他瞪大眼睛,惊魂未定,直到烦人的爆竹声停息,他才总算回过神,眼神转惊讶为愤怒,他坐起身,皱着眉,望向窗外。
              村内,一个花哨的男子站在台上,正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他举着话筒,声音从喇叭里传出,传到森林深处。
              “我一生致力于写作,致力于书写农村生活,我认为城市...”男人话语不断,声音飘在空气中,并未入金的耳朵,他还是和往日一般,死死地盯着窗外,眺望、期盼,他感觉他必须要回去。
              “你只要留在这里就可以了,做我的棋子。”狰狞的脸孔和死寂的黑幕总会在他想要甩开灰暗时袭来,它总是阻止着他的思考和步伐,总诱导着他,让他放弃挣扎。
              金克制着自己,努力地甩开那些灰蒙蒙的过去,强忍着不去发抖,他告诉自己这并不是真实,他要渐渐地学会辨认哪边是现实,哪边是虚幻,他也要慢慢学会如何独自生存,然后去他应该在的那个彼方。
              ......
              “今天的情报呢?”米花市的咖啡厅内,宫崎夫妇围坐在一个满身散发荷尔蒙的男子旁,像是审问一般。
              被围着的人正是杰克罗斯,他轻挑眉眼,左右看了两人一眼:“今天是最后了,我想要的信息已经够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宫崎夫人听这话,神色宛如濒死一般,敲起了桌子。
              “我觉得我给你们的情报算充分了。”
              宫崎虽不如其夫人激动,但也知道其中的厉害,这风骚的家伙一旦不能有利益共享,他将会为了自身利益毫不犹豫地出卖人:“我想你今天应该是想早点回家的,而不是永远留在这里。”
              杰克罗斯自然知道宫崎暗指的是什么,他只好无奈道:“你还真是习惯带着危险的东西。但是,我的情报也只能到这里了,作为一个星期以来的合作伙伴,我最大的敬意就是提醒你,当心着你的儿子。”
              “儿子”这话出口,宫崎夫人便按捺不住了,直接伸手抓起杰克罗斯的衣领,眼神里面满是愤怒:“你在暗指什么?”
              “现在杀了我只会给那些人提供更多的信息。”不愧是他,口舌功夫倒是不曾输过谁。
              宫崎夫人咬牙切齿,却也深知杰克罗斯的话的道理所在,他们本来已经处在死亡的边缘,再来一出闹事,只会给自己添堵。于是,她只能愤愤地瞪了他一眼,放手后夺门而去。
              一旁的宫崎也黑下脸来,起身,离去,厅内只留杰克罗斯一人。
              他不急不缓,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品尝浓郁的香味。
              按理来说,他其实并不需要来赴这一次约,他大可撒手而去,潇洒依旧,等着这天真的一家子被组织围剿、消灭。而他的任务,也只是坐山观虎斗,看场好戏。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不因为同情,更不是什么合作情谊,只因为那宫崎金曾是爱花舍掉性命维护的人,而爱花是他最心疼的只属于他的“大小姐”。
              ......
              山林中,血色缠绕,金躺在血泊中,脸上沾满血迹,手里握着血浴的匕首,眼神里流动着阵阵杀意。他闭眼嗅着血色清香,手在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冰冷的尸体,他睁开眼睛,伸手到眼前,呆滞的凝视。
              时间逼近傍晚时分,金感受到了些许的困意,林内万物生息,他都聆听入耳,徐徐风声,带来了一丝安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23 13:16
                sof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23 13:27
                  暂定主角外貌
                  图源网络侵删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25 18:32
                    第六章
                    夜,悄悄来临,都市繁华的灯光掩盖不住夜的寂静。贝尔摩德坐在自己最喜爱的摩托上,飞驰在夜幕之中,今天她就要去和老友相聚了。
                    一个宁静的村庄,一栋别致的房屋,一片灰暗的树林,还有靠在摩托旁的精致女人。风吹过,金发悠扬。
                    “嘀嘀嘀”,手机铃声响起。
                    “喂?”她微微上扬的嘴角,与夜晚的漆黑相伴,宛如罂粟花一般美丽,“嗯,知道了,那边就交给你了。”
                    收起手机,贝尔摩德看着树林一边的方向,内心升腾起一份热意:“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对吧,kin?”
                    ......
                    远山的小屋内,客厅里的时钟滴答作响,脏乱的地板,四处飘落的文件和两个坐立不安的人。
                    宫崎坐在沙发上,蜷缩在茶几前,紧紧咬牙,他感受到了背后的阵阵阴冷,绝望和无奈,充斥着大脑。
                    按理来说,他应该逃跑,带着妻儿,但是,整整一天的时间,他找不到他的儿子。夜晚逼近,死亡也在逼近,前方不论如何走,都是通往死亡的道路。
                    “终于到了这一步了。”宫崎夫人的声音就这样弥漫在了空气中,她的语气里不夹杂丝毫的恐惧。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般,入耳,心也随之平静,他一直都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随时可能发生。他终于肯抬起头来,看了看满脸镇定的她,再望望紧锁的门,长叹一声:“是啊。”
                    他们一直都应该无所畏惧才对,这令人厌恶至极的研究,参与者都应该入地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死亡一直都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是...
                    “好久不见了,”随声,门开,黑洞洞的枪口摆在眼前,“两年了吧。”
                    长长的银发披过肩头,门外的月光把对方的脸照的清晰可辨。
                    宫崎的身体终于停止了颤抖,他扶着沙发,站了起来:“真的好久不见了,琴。”
                    眼前的两个人,眼神坚定,毫不畏惧的站立着,这对于琴来说,莫过于最大的侮辱:“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说着,微微抬起手枪,瞄准了宫崎夫人,“尤其是你。”
                    区区枪口又怎么可能动摇她,她双手环于胸前,语气里参杂着些许的不屑:“怎么?怕我提起你的往事吗?”
                    她的话语成功的触及到了琴的底线,一张英俊的脸上浮出丝丝怒气,指尖扣在扳机,一触即发。
                    “你大意了。”温润的声线和冰冷的枪口形成鲜明的对比,宫崎瞪大了双眼,他的后脑就这么被枪口抵住,那声音的主人留着褐色短发,眼中的恶意不曾削减,“这家伙手中有枪。”
                    琴的眼里微微划过一丝不安定,许久不尝试愤怒这般感情,他实在大意了。如果不是波本从后面进来控制局面,恐怕情况会很糟糕。但现在,情况逆转,他举着黑色的枪口,直冲着宫崎夫人:“到此为止了。”
                    “嘭!”
                    巨大的声响惊吓到了附近的乌鸦,团团灰黑的乌点向树林深处飞去。
                    “扑棱棱”,煽动翅膀的声音传入耳朵,金靠在树旁,往巨大声响那边看去。那边好像是那个小屋吧,刚刚的声音是什么?
                    不好的预感袭来,这预感弄得他心情烦躁,他咬牙,别过头:“是什么都好。”反正和他没有关系,反正他什么都不知道,连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
                    金低下头,蜷缩起来。他其实比谁都懂,自己不过是个累赘,什么用处都没有,他其实也知道,两个人对他有多好,但是他不配,如果非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有心。
                    “哗”,思绪随风,丝丝金发忽然展现在眼前,在记忆深处的金发、梦里的金发,与这抬眼后进入眼帘飘逸的金发,是否是同一人?
                    她提高音调,动听入耳:“让我找的好苦,”却又带着低沉的语调呼唤着他的名字,“k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29 09:20
                      第七章
                      夜幕降临,树林里的声响渐渐消失,留下的是死一般的寂静。贝尔摩德借着日落余晖,朝小屋方向走去,按照她的推断,金应该就在小屋的不远处才对。然而,在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偷偷溜过鼻息之间时,她停下了脚步。
                      “不会吧。”贝尔摩德皱起眉,借着令人窒息的味道寻了过去。
                      弥漫着恶臭的尸体,染成了暗红色的短匕和蜷缩在角落里的少年,这般场景就在她走了几十米后进入了眼帘,不知为何她的心微微颤动。
                      风吹过,将一头金发吹入风中,随风飘逸:“让我找的好苦,kin。”
                      ......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黑暗开始笼罩四周,仅有的微弱月光也被树木遮挡。在一片黑暗中,她的那头金发却无比光鲜。
                      “你,是谁?”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地问出口。
                      对面的人似乎不是与他第一次相识,她浅笑着勾起嘴角:“这么久不见就把我忘了吗?”她的目光落在金身上,深沉怀念,“贝尔摩德,是你最喜欢的酒,也是我的代号。”
                      “贝尔摩德。”他将四个字含在嘴中,轻轻吐出,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看着金如此的状态,贝尔摩德也终于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当年她所熟知的宫崎金。他的聪慧机敏,像是被封印一般,连同他的感情都被锁在了内心深处,所以当她细细看着他的眼睛时,才会在那眼睛中找出了满满的“空洞”。
                      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两年前的那场不幸带给了他什么?贝尔摩德微微皱眉,厌恶感升腾而起。
                      “铃铃铃。”
                      “你那边怎么样?”她接起波本的电话,询问着。
                      波本带着他独有的声音,回答道:“这边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受了点小伤,那对夫妇果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她左手从口袋中掏出烟,点起烟火:“完事的话就快点回去吧,这边不需要你们操心。”
                      电话对面忽然沉默,波本顿了顿:“你是...”
                      话到一半,对面再次沉默,波本似是考虑了几秒,又收回了刚刚要说的话:“不,没什么。那我们就先散场,那边就交给你了。”
                      “嗯,Boss传来了清扫命令,看到实际状态我也懂了他的意思了,”她看了看靠坐在树旁的金,眼里透过一丝恨意,“那种状态怎么也不可能带回组织了。”
                      “你理解就好,没有必要因为区区的同情心就自断活路。”
                      “比起这个,是谁把这小子的状态汇报上级的?”
                      “不知道,会是谁呢?现在都不重要了。”
                      贝尔摩德微微眯眼:“说的也是。”
                      对话就在这僵硬的氛围中持续了几分钟。她挂掉电话,将手机放回口袋,再看看不远处的金。
                      贝尔摩德不由得叹气,她闭起眼,皱起眉,想想琴和波本黑洞洞的枪口,想想Boss宣言将她定为叛徒的后果,再睁眼看看一旁的一双空洞的眼神,她不禁咬牙。
                      夜还在继续,月光透过树丛,透进一丝微光。
                      金就这样看着她,单纯地看着她。看着她用愤愤的语气和别人对话,看着她纠结着皱眉咬牙,看着她慢慢的靠近。
                      随着她的步伐,树林周围荡漾起萤火,他从不曾见过这番光景。他只看到在那片明亮的背景当中,她高高站在他眼前,金发随意的散落在肩头,她伸出手示意:“跟我走吗?”
                      片片萤火照亮她的脸颊,也照进他的心房。
                      他的眼中闪烁着微微亮光,他清楚地记得,在某一个宁静夜晚,做了一场梦,梦里也如同这般场景:她踏着步伐,点亮束束微光,点亮了他漆黑的夜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30 17: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30 17:21
                          qqlq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7-02 09:43
                            第八章
                            夜晚的东京,繁华热闹,一辆摩托车急速穿梭来回,驶入小路中,寻不到身影。
                            金坐在贝尔摩德驾驶的摩托车上,略有不安的环视着陌生的四周。夜晚时刻,灯火弥漫,车水马龙,比起幽静的乡村,这里更使他的血液沸腾。
                            忽地吹过一阵风,她的一丝金发扫过脸颊,他内心的一股热血不知怎得就这样被压制,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悸动。
                            他不由得回忆起了夜幕时分的那段对话。
                            “跟我走吗?”贝尔摩德的身形在萤火的衬托下变得梦幻了起来。
                            金微微抬手,不由得想要牵住她的手,却又在下一秒收回。或许是求生的本能驱使,他的怀疑心异常的严重。
                            在刚刚那几声巨响过后,他的心就紧绷起来,他的内心在不停地叫嚣着危险的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7-06 13:31
                              对方似是看出了他微妙的动作变化,收回了手,叉腰,高高在上地傲视着:“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在这里被我处理,二是跟我走,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他现在就这样,跟随着她,进入了他不曾见过甚至不曾想象过的世界。想到这里,他再次激动起来,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宛如猎鹰般,不断地寻索窥探。
                              摩托车还在小路间穿梭行驶着,驾驶着摩托车的贝尔摩德从背后感受到了阵阵寒栗的杀气和几度微微的燥热,她皱起眉。
                              她觉得骑着轻便的摩托车出行任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她就如此暴露在马路上,带着这个应该被处理的清扫对象,这个清扫对象还时不时散发出栗人的杀气。她开始后悔,是不是应该丢下他让他自生自灭才对?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06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