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星吧 关注:60贴子:7,559

回复:【原创】Ricardのki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按理来说,金并不是组织的成员,贝尔摩德不应该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来看,这个叫宫崎金的男人和贝尔摩德住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
“我受她照顾。”
金言简意赅的回答实质上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但也还算有收获,他至少知道,他们不只是简单的利益关系。这样一来,在和她的谈判桌上,宫崎金就有了做筹码的价值。
回想起在公园里焦急不安的贝尔摩德,再结合他这几周来调查出的信息,他几乎可以确定,宫崎金是贝尔摩德的弱点,甚至是致命的弱点。
“你为什么要找贝尔摩德?”对于这一点,林实在不懂宫崎金的心理。
如果他找贝尔摩德有事,他大可在她的公寓里说,何必大老远的跑出来招人耳目?难道是还有别的什么隐情?
林把可能的情况全都脑补了一遍,然而金的回答,远超出他的想象。
“有点寂寞而已。”
还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在他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
他清楚的看到,金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那双空洞冷漠的双眼里,翻出了细微的柔光。他看到他恋恋不舍地朝着帝丹高中的方向望去,轻柔的凉风有些刺骨地钻入袖口,把金映衬的又多了些伤感。
这一瞬间,林有些呆滞地看着金。原本是想套出点什么有用的信息,现在他却有一种被套进去的感觉。他忽然想用手捂住胸口,然后低下身子,悄悄靠在墙边,感受他数年以来已经抛弃了的被人们称作“感情”的东西。
但他依旧还是站在原地,表情有些凝重,却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还是一如既往,用冷冷地语气对他说:“这周六,你来吧。我告诉你一些你需要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8-17 07:43
    第十九章
    晚上,贝尔摩德终于能空出时间回公寓,她脱下鞋子,打开鞋柜,忽的愣了愣神,又有些无奈地看了看睡在沙发上的金。
    她轻声走到他一旁,坐在他身边。
    金现在正沉迷在梦境中,连她靠近他都没有察觉。贝尔摩德细细观摩他的睡颜,泛白的皮肤,淡淡的薄唇,还有如柳叶般的细眉,简直和女孩子一样。如此想着,她不由得伸手抚摸,抚上他略有些皱着的眉头,轻轻帮他舒展。
    这一刻,她都发觉自己笑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8-18 09:53
      “啪”,客厅的灯被打开了,一束光亮惹得金眼皮一动。金皱一皱眉,有些困难地尝试睁开眼,结果他还是有些吃不消灯光的亮度,便只好再闭上眼,揉了揉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是他有记忆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次,难道出一次门就让自己这么满足吗?
      金边想,边从沙发上坐起身。毛毯随着身体滑落,金有些迷茫地看了看身上的毯子,又看了看关闭的书房门,轻笑道:“真好。”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贝尔摩德这么温柔?难道是今天她忽然想开了?
      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打开冰箱门,拿起一瓶可乐喝了起来,他睡了一下午,渴死了。
      解完渴,金便发现自己无所事事了。他有些焦急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或者一会又跑到自己的卧室在床上躺一躺,然而不过片刻便再次坐不住了。
      他能干点什么?这是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疑问,他也是第一次觉得闲着没事干竟然如此折磨。
      他强行冷静下来,想想平时自己都干了什么。然而想了半天,发现其实除了读书和睡觉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了,也就是最近才开始习惯性的往外跑。
      “啊,”最后,他只能发出一声似是哀叹的声音,瘫坐到沙发上,“闲死了。”
      “嗯,只在港口待机就可以,其他的交给我就行。”书房的那一边,传来她的声音。可能是因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贝尔摩德的声音意外的煽动起了他的热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9-08-18 09:55
        她在打电话吗?金站在书房门口,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有些犹豫。
        他现在进去干什么?难道就说是去见她吗?她在忙吧。
        思来想去,他最后还是打开了房门,贝尔摩德的一头金发和那张极致的五官便印入他的眼帘,害的他的心脏又开始胡乱跃动。
        “有事吗?”贝尔摩德显然在忙,连语气都变得正经了。
        还好他已经准备好了借口:“嗯。”
        话毕,他便正正堂堂地走进书房,眼睛落在书房里的书桌上,随之便朝书桌走过去。然而,在走过书桌的时候,他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卡尔瓦多斯”的联系人字样。
        这又是个男人吧,他这么想着,心里也随之开始有些闷得慌,这股闷热感惹得他有些想发脾气。因此,他故意绕到贝尔摩德的身后,没好气地看了看她,而她却似是沉迷在电脑里一样,完全没有顾他一眼。这让他更不满了。
        金忽的用力地拍向桌子,略显纤细的身子似有似无地贴在她的脑后:“我来拿书。”
        由于距离过于接近,他的声音只能贴着她的耳朵传达,又为了不会真的吓到她,他只能轻声曼语。无意间,他捕捉到了她身体的一阵细微的颤抖。不知为何,她的这一颤抖竟让他有些兴奋,兴奋到想要再捉弄一番,而方才的郁闷也随着她的动摇烟消云散。
        金紧紧握住桌上的书,本就骨节分明的手指因此显得更加有力。他微微欠身,让他的身体和她离开一些距离,再扭头看了看她泛着微红的脸颊,又忍不住贴了回去。接着,他像是轻咬着她的耳朵般,用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声音对她轻语:“毯子,谢谢。”
        “嘭”,金的身影随着关门声消失在书房,这时,贝尔摩德才缓过神。
        看着金关门消失的地方,她赌气般地轻轻皱眉。要不是因为刚刚过于专注,被他忽然袭来的动作吓到,她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撩的有所动摇。
        贝尔摩德想来想去,实在是觉得心里不愉快的很,她是低估了这小子了,最近是不是奇怪的文章看多了,竟然变得这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9-08-18 09:58
          她越是想,越是气不过,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回击,告诉他谁才是年长者。奈何手里的工作比往常要急得多,她只能暂时不和毛头小子计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9-08-18 10:02
            如此想着,她闭上了眼睛,整理了一会心情,深呼吸,回归平时的状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9-08-18 10:05
              “看我忙完了再收拾你。”
              ......
              今天是周六,金出乎意料地起得很早。他迫不及待地穿戴好衣服,便忍不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又想早些出门,又怕被贝尔摩德察觉,进退两难。最后,他只好躺回到了床上,学着以前一样,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最近几天来,他不是第一次看见她和卡尔瓦多斯这个人联络,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内心隐隐约约地懂,这个人和上次的郎立可不一样。
              从她和此人聊天的语气以及神态来看,她和他关系很好,至少不是敌对关系,甚至可能是非常友好的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9-08-18 10:07
                金自认为已经认识贝尔摩德许久,也对她有所了解了,但是如果要说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还真没有那个信心,他还没有那么了解她。甚至在他和她相遇之前,她和谁有什么样的关系,他无从所知,这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烦躁感。
                所以结果就是,他实在是忍不住想天天跟着她出门,他想更了解她,他想融入她的世界,他想成为那个“独一无二”。
                ......
                周六,七点半,玄关传来关门的声音,贝尔摩德出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9-08-18 10:11
                  第二十章
                  当金战战兢兢地尾随贝尔摩德到了新出医院的时候,他在街角一旁的公园里看到了林的身影,于是便朝他走去。
                  “你来了。”林早就看到了他的身影,毫不惊讶地同他大招呼。
                  “嗯,”金随着林走近新出医院,在一旁的墙边停下,“所以,你说的消息是什么?”
                  “你想知道贝尔摩德最近在计划什么吗?”
                  “那是自然,你要告诉我?”他真的那么好心?
                  “对。”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林倒是没想到金会对他留了一分戒心,他本来以为他只是一个单纯地喜欢杀戮的白纸,却不料他实际上并不比他傻多少。
                  这么一来,他也不好糊弄了,说的不好,他刻意接近他的小心思就暴露了。
                  “我想让你欠我一个人情。”他这么说也不算骗人,他要想日后在日本站稳脚跟,可能还要让他和那个金发女人帮忙。
                  对于他的回答,金将信将疑。他狐疑地看了林一会,又思考些许,便也就接受了这个答案。眼下的他更在意“卡尔瓦多斯”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9-08-24 10:10
                    “所以,她是去干什么了?”
                    “扫除障碍。”
                    “障碍?”
                    “地点我不清楚,但是要干什么事情还是有些猜测的。”林说得丝毫不含糊,看来是准备了不少时间,“前段时间开始,贝尔摩德就开始着手准备了,扮演新出明智,和狙击手联系。可惜的是那个女人太狡猾了,我并不知道她具体要干些什么,只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吗?”
                    “我可以帮你跟踪她,找到她今晚要去的地方。”
                    “就这些?”
                    “你嫌少?”
                    他一个人难道不能跟着她吗?
                    林似是看出了金的疑惑,带着些嘲讽地问他:“你知道摩托车吗?”
                    “当然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当他是sha子吗?
                    “你会骑吗?”
                    骑?开摩托车?当然不会,他两年前就一直在偏僻的小镇里,连自行车都没有骑过,更别说摩托车。
                    见到金沉默,林摆出一副如意算盘打好了的脸,甚至带着些骄傲地抬了抬头:“我的摩托车才能载着你追上贝尔摩德的车。”
                    他差点忘了她是开车出门的,这么一来,他若是徒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追上她,这个红头发的好像说的没错,看来他还有点用处。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9-08-24 10:11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金和林坐在新出医院一旁的某个小店里,静等着医院那边的动静。
                      两个人坐了一天,死死盯着医院房门,只怕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然而一天下来,只有几个患者来来回回,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都让金觉得贝尔摩德是不是并不打算今晚有什么行动。
                      如此想着,他终于放弃了死盯着房门这件事,趴到桌子上,有气无力地摊成一片。他抬眼看看对面还在认真盯守的林,内心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
                      真够厉害。
                      正在他的思绪漂移,想一些无所谓的事情想得入迷的时候,林的一句话把他的精神强行拉回了身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9-08-24 10:12
                        “看那个人,背着一个大背包,看起来不像是来看病的。”
                        闻声,金便立刻坐起,朝医院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裹得严严实实,背着一个大背包的男子,他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没有敲门便进了诊所。
                        看到此情此景,金的感官忽然警觉起来,他下意识得觉得这个男人很惹人不爽,就像那个什么“卡尔瓦多斯”一样。
                        他忍不住就想从店里冲出去,把这个男人按倒在地,狠狠地打一顿。而事实上,如果不是一旁地林强行把站起来的他按回座位的话,他现在恐怕真的已经冲出去了。
                        “别着急,现在出去就功亏一篑了。”
                        “啊?”他可不管什么功亏一篑,他现在就想揍人。
                        此情此景,让林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果然只是个单纯的刽子手。
                        他费力地按着金,看着金那双早已毫无理智的眼睛,极力地思考着可以劝阻他的话:“你现在出去闹事的话,那个女人绝对会生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9-08-24 10:12
                          亏得他常年处在社会暗处,会不少与人接触谈判的方法,不然他真的按不住这个家伙了。
                          果然,林的话起了作用,金的眼中逐渐恢复了理智。他一边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又看了看窗外。
                          方才他确实冲动了,如果他现在就去按倒那个男人,把他打一顿,那就等于是破坏了她的计划,也让她知道了他破坏了他们之间的约定,这样的后果他有些不敢想象。
                          金就这么盯着窗外,沉寂了几秒钟后,他开口问道:“现在可以走了。”
                          林随着他的眼睛所到之处看去,便看到了一名金色短发女子跟随着背包男人出了诊所,并一并锁上了诊所的门,看来这个女的是贝尔摩德没错了。
                          不过,金是怎么知道的?他好奇地问他。
                          “气质。”
                          “这样啊。”真是简单粗暴,不愧是天天住在一起的人。
                          眼看着贝尔摩德已经要上车,两人也终于从店里走出,跑到公园一旁的停车处。
                          林推出摩托车,坐了上去,拿出钥匙便发动了机器。
                          “上来。”
                          金丝毫没有犹豫,应声上车。只见林又递给了他一个头盔,与此同时,像是在故意说给他听一般,说道:“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我没有驾照,靠头盔保命吧。”
                          “啊?”接过头盔的金不由得愣了愣,心里竟然真的飘过了一丝害怕。
                          骑摩托车没有驾照算会骑吗?他还没打算死在这个家伙手上,万一就这么死了,那他岂不是得不偿失吗?不如...让这家伙先去探路,他稍后跟过去,这样既不会丢掉她的消息,也不至于被这个红头发的耍的团团转。
                          如此想着,他便要开口。然而,不等他说出些什么,车子便已经加速,空中只残留着金的些许抱怨声。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9-08-24 10:13
                            港口,一辆白色轿车缓缓驶入,驾驶座上的短发女子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直直地走到港口空地处。
                            她看了看四周,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口流利的英语:“This is it tonight! Come back tomorro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8-24 10:14
                              第二十一章
                              金同林一并躲在角落,看着空地上的贝尔摩德惟妙惟肖地饰演者别人。她的话一出,空地周围或多或少地发出了些许声响,林准确地捕捉到了带着枪支的人影,不用多说,想必是警方,不对,应该是FBI的人。
                              贝尔摩德真是算计的一笔好手,恐怕这群人本是用来抓她的吧,反倒是被她的巧言令色利用了,也是可笑。
                              待周围的声响变小,贝尔摩德才放松下来,整了整衣衫,回到车旁。接着,她向背包的男人交代了些什么,便坐回车上,似是打算离开。
                              见状,林有些坐不住了。他略显焦急地看向背包男人走过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已经发动的车,百般纠结下只好带着歉意对金道:“抱歉,我可能得让你一个人对付那个背包男了。”
                              “啊?”
                              金还没对他的话作出反应,他便迫不及待地坐上了摩托,也不等金的丝毫话语,便飞了出去,空留下金一人有些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9-08-25 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