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星吧 关注:60贴子:7,559

回复:【原创】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赤井秀一?”细微的枪声过后,卡尔瓦多斯捂着腿部,眼神惊恐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他再也顾不上铁箱下面的几个人发生了什么了。
一片血红从卡尔瓦多斯的腿部流淌而出,他不由得抽搐。背后传来脚步声,一步步像死神的步伐。
“这位好像又是生面孔。”
话语传来的同时,卡尔瓦多斯猛地一抖。
就算对面的人不认识他,以此人在组织里的知名度,他也得知道脚步声的主人是谁——赤井秀一,连那位先生都惧怕的人。
金躲在两人的不远处,眼睛不敢离开一刻,心跟着此刻的氛围一同悬了起来,犹如置身战场,他忍不住战栗。
“呲”,金的腿忽地不受控制般的一动,引起细微的声响。仅仅是一刹那,他便感觉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视线。他愤愤地咬牙,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恨自己了。
赤井秀一扬起嘴角,往声响传来的地方瞥了一眼。
......
“工藤新一?”行驶在夜晚道路上的保时捷轿车里传来琴酒的疑问。
“就是那个以前大哥用组织的毒药毒死的那个小鬼啊...”
“不好意思啊,伏特加,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会去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9-08-31 20:57
    第二十三章
    赤井秀一捕捉到了不远处发出的声音,双眼迅速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游离,随着眼睛传过去的是一阵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他没有想到在现场会有第三个人,躲在那里的会是谁?琴?还是伏特加?不会,这种情况下那两个人不可能这么乖乖地躲在那里不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躲在这里的人,也不可能是一般市民。
    他本来想着先留着卡尔瓦多斯一条命,就下去帮朱蒂的,但是那边发出的声响让他不能心安。
    如是想着,赤井秀一小心翼翼地朝金躲着的方向迈出步子。此刻,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心跳声几近可以传达到自己的耳朵。面对赤井秀一压倒性的强大和足以夺命的杀意,他吓得不敢再动一丁点,只有求生本能让他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口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9-09-01 23:37
      或许是以为赤井秀一注意力被分散,也或许是孤注一掷,本来已经毫无战意趴着的卡尔瓦多斯忽然动了起来。他掏出腰间藏着的手枪,对准了赤井秀一。
      这一瞬间好似长达一个世纪,分秒之间,赤井秀一急速转身,抬起拿枪的手臂,还未等卡尔瓦多斯打出这一枪,他的肩膀便又中了一弹。
      子弹穿过皮肉,擦过了他的骨血,一阵钻心的疼痛使他不得不放下了手里的枪支。他强忍着才没有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
      赤井秀一收回手,若有所思地看着趴在地上痛苦扭动的卡尔瓦多斯。
      “没想到你带了这么多危险物品,看来我得好好搜身,把这些不必要的东西从你身上拿掉了。”
      他也顾不得不远处的金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卡尔瓦多斯处理好,再去下面帮一把朱蒂,他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你还真是带了不少东西。”当赤井秀一从卡尔瓦多斯的身上搜到了散弹枪时,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金就在不远处,眼看着赤井秀一把卡尔瓦多斯身上的东西一扫而空,他和那边趴着的人都毫无反抗之力,简直是令人绝望的差距。
      直到赤井秀一离开他的视线,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9-01 23:38
        “那边,你在,那边吧,”卡尔瓦多斯像是费尽了全身力气才断断续续地说出几句话,疼痛似乎要把他吞没一般,“你,是她身边,的人?”
        此时此刻,金也没有必要再隐藏什么了,很显然,这个趴在这里的男人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用处,也不会对他有任何威胁。
        “你是什么人?”金反过来问他,言语间丝毫不带情绪。
        见他终于肯出来,卡尔瓦多斯偷偷瞥了一眼金的口袋,随即便像是在故意挑衅般,带着嘲讽的笑意,直直地盯着他:“如果我说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已经和她做到最深的地步呢?”
        “哐!”
        一瞬间,卡尔瓦多斯的头好似要陷进地面,金的一只手狠狠地按在他的头上,他看着卡尔瓦多斯的这张脸,真想把这颗头颅压成纸片。
        然而这个男人却丝毫不顾疼痛,好像没有痛感一般,只是灭不掉嘴角的笑意。
        “怎么?你、你想杀了,我吗?”
        金没有回答他,眼中的狠戾像是一只猛兽,让人完全看不出他的思考和理性,仅仅是最原始的愤怒趋势着他更用力地按压着对方的头颅。
        “你、你喜欢她?”
        金抓住了他的头发,他恨不得把这个人的头皮撕扯下来。
        “嘿嘿,”可卡尔瓦多斯还是笑了,轻蔑地笑了,“我喜欢她。”
        下一刻,枪声响彻了整个夜晚。金按下了扳机,接着,一股热流沾上了他的手,伴随着熟悉的血色香气,让他沉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9-09-01 23:39
          这把金属用具他用的很习惯,从第一次接触它到第一次使用它仅隔了短短数周,他用它非常顺利地抢回了些什么东西,比如尊严、理性、占有欲,以及这种不明所以的兴奋感。
          金拎着已死之人的头发,将他的一副躯壳拽起,又把他随意地扔到了一旁。那个男人到死都还在笑,他为什么在笑?其实他很清楚。
          他虽然死了,可是却赢了。那个男人用死守护了贝尔摩德,或许还能借此占据她心里的某个角落,于这个男人而言死亡恐怕是最棒的归宿,可于金而言,这是他的败笔。
          金处理好了周围的东西,从高处朝着港口眺望,港口处空无一人,想必那些FBI不一会就要上来了吧。
          不远处,一辆摩托车行驶而来,车上的身影他很熟悉。摩托车停在了港口中央,车上的男人拿掉头盔,露出一头红发,与他对望。
          金把手枪装回口袋,看着那辆略显孤单的摩托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闹了一个晚上,也该回家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9-01 23:39
            小路的电话亭里,贝尔摩德虚弱地靠着话亭的玻璃,声音有气无力:“是啊,偶尔碰到了他,被她打断了三根肋骨。”
            电话的另一面是琴,听到贝尔摩德提到赤井秀一这个名字,他的脑内好像有点印象:“啊,就是一年前你在纽约化妆成杀人狂,想把他引出来后杀掉的FBI吗?”
            “我、我是觉得只是一般的杀人犯的话他也许会放松警惕。早、早知道现在会不分胜负的话,那时杀了他就好了,BO、BOSS他说,那个人,恐怕会成为我们的银色子弹,在害怕那个男人。”
            “哼,”琴对于此事一直都持着无所畏惧的态度,“一发就能把我们消灭的银色子弹根本就不存在。”
            “总、总之,我现在在20号公路沿线的电话亭里,能不能来接我?稍微碰到了一点麻烦,不能动了。”
            “在这之前有件事要问你,你认识一个叫工藤新一的人吗?”
            她听到“工藤新一”四个字,话语间微微一顿,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脸渐渐变得舒缓,她轻轻一笑:“哦,不认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9-09-01 23:50
              第二十四章
              当贝尔摩德忍着钻心的痛感回到公寓时,她果然没有看到金的身影,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现在的情况来看,倒是还好他没在这里。
              卧室里,贝尔摩德褪下外衣,翻开被赤井秀一打伤的腹部。虽然她在路上一直在止血,但外套还是不可避免地被不断流出的鲜血染红了。
              “嘶”,果然就算是她,不做严密的处理就直接处理伤口也会疼得忍不住唏嘘,她能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出冷汗。如果忍住不看伤口,她恐怕也勉强能够忍住疼痛,但如果不看伤口,她又没法准确的处理。
              在某一瞬间,她都以为自己要疼到窒息了。
              还好她穿了防弹衣,避免了子弹打进身体,否则她现在根本没法一个人处理这些伤口。但是尽管如此,折断掉的几根肋骨也得找组织的专人处理了。
              她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以后,便靠到了墙边,她本来想到客厅和琴聊上一会,顺便让他帮忙请个人,没想到她竟然伤到动弹也有些吃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9-07 22:50
                “琴,你在外面吗?”她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叫喊了,但她的声音还是虚弱地让人心生怜悯。
                “什么事?”可他依旧冰冷,丝毫没有给她多余的同情。
                这反而像是她在想他乞求怜悯一般,但就算如此,她又能拿他如何:“能、能稍微进来、进来一下吗?”
                琴闻声走到她的卧室门边,一双眼睛里充斥的是一层淡漠,真是冷酷啊。
                贝尔摩德不知为何自嘲地笑了笑,又继续问道:“能帮我、叫个人吗?我这个伤、伤势可能有点严重。”
                话语不必多说,琴当然知道她想要叫的是什么人,她每次出事总是叫那个女人来帮忙。那个女人代号潘诺,组织内部的高层,虽然Boss和贝尔摩德都蛮喜欢她的,但他却觉得她烦。
                由于潘诺的父母是组织内部人员,所以她从小便接受着组织的培训,对外科医术很精通,组织成员受了伤大多都是找她治疗,因此他算是受她照料。
                虽然百般地不愿意,琴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9-09-07 22:55
                  “你在哪儿?来贝尔摩德的公寓。”
                  他只说了两句话便挂了电话,也不问问潘诺方便不方便,对此,贝尔摩德每次都要吐槽。这种过于雷厉风行的作风,有时候惹得人讨厌。
                  尽管如此,那个女人还是会来,只要是他的要求,那个女人总是会满足。但其实如果不是必要,贝尔摩德并不想让她来。
                  ......
                  金和林那边,正骑着摩托在夜路上狂奔。
                  “你回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吧。”金坐在摩托车后,带着有些吐槽的韵味,也带着些质疑地提问。
                  林却只是轻笑敷衍,他当然明白金是在问他去了哪里,但是他也不可能和他说,只得打打幌子。
                  “我感觉你好像完事了,就来了。”
                  “哦,是吗。”
                  林好像感受到了背后的人身上传来的无语。
                  没办法,他只好转变话题以缓解尴尬:“我没想到你真的把那个人杀了,你不怕那个女人怪罪吗?”
                  然事与愿违,这句话问出来,却把空气完全凝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9-07 22:58
                    不出所料,金还是不听管教地回来了,还好她已经打发走了琴,再晚一点,说不定就要被抓个正着。她当初到底为什么心软把他带回来了呢?明知道只能是个累赘。
                    “在笑什么?有什么事情很开心吗?”在一旁地整理用具的潘诺见到她这般笑,不由得问出了口,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她笑的如此柔和。
                    然贝尔摩德只是收起手机,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什么。”
                    ......
                    此时的琴已经到了楼下大厅,他迈出电梯,走到大厅中央,忽地又停下脚步,朝住所那边看去。
                    “怎么了吗,大哥?”
                    琴没有理会伏特加的疑问,只是盯着电梯的眼中,威压更强了一些,把柜台旁站着的前台小哥吓出了一身冷汗。
                    时间很巧,就在琴终于以为是自己多心,即将离开的时候,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闪过。
                    他现在的感觉就好比看到了死去的人在走路一般,惊诧又狠戾地瞪起双眼。他一言不发,眼看着那纤瘦的身形消失在视线。
                    他就此定格了几秒钟,随后又快步走到电梯旁,按了向上的按钮。
                    时间就好似凝固,琴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脏砰砰地乱跳,是兴奋还是害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最后,电梯的数字停留在了他刚刚下来的楼层的数字上,大概过了三十秒,电梯下了第一层。
                    空荡荡地电梯就这样敞开在了一楼大厅里,没有人乘上这一趟的电梯,于是它关上了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9-09-07 23:00
                      第二十五章
                      金对那双冰冷的眼睛有印象,从那双眼睛里,他能感知到的只有杀意。所以当他被琴的双眼狠狠地锁定的时候,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忽然想起了赤井秀一,但眼前的银发男人的眼神更加犀利,好似要把他吞没一般,令人窒息。
                      “叮咚”,直到电梯到了公寓所在的楼层,金才敢松懈下来。
                      迈出电梯,吊在嗓子眼的心刚刚落回胸口,金便同一个女子迎面相撞。
                      “啊,对不起。”看起来,对面的人要比他要懂礼貌得多。
                      金如此想着,不禁自嘲地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意思性的点了点头,说了句“没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9-13 10:20
                        她整了整金色的短发,在看清他的脸后愣了一愣,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我有没有在哪里见过你?”
                        她的声线竟然让金忽地心头一动,记忆里的某些东西似乎要喷涌而出一般,但再仔细思考一番,却对眼前的这张脸毫无印象。
                        “我想没有。”
                        “是吗,那打扰了。”
                        “嗯。”
                        金没有再多停留,对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走进了电梯。
                        打开房门,走进熟悉的公寓,看到了他熟悉的玄关,却也看到了他不熟悉一排血渍。他看到它犹如蛇一般弯弯曲曲地蔓延到了贝尔摩德的卧室,他这才想起来她恐怕是受了重伤。
                        地上的血渍好像故意提醒着什么一样,他忽然感受到胸口的一阵刺痛,淡淡的眉头也因此促成了一团。他来不及多思考什么,匆忙换好了鞋子就推开她卧室的门。
                        “进女士的房间不应该先敲门吗?”贝尔摩德靠坐在床上,腿上放着一台电脑,看起来她又开始工作了。
                        金对此不做回应,径直走近她的床边,握住了她那双试图继续打字的手。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抑制不住的怒意,这让他的一张脸变得冰冷,连蹙着的眉都显得有些可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9-09-13 10:21
                          贝尔摩德猝不及防地被他攥住手,手头的工作也被迫停了下来。她深吸了口气,像是在强忍着脾气。
                          “现在不仅不听我的话,连我做的事你都想管了吗?”
                          就算是他,也听得出她的话语中带着的意思,她果然还是介意他不听劝阻随意出门的事情。
                          他只得有些不舍地轻轻松开握住的手,一瞬间,他感到一股无处安放的焦躁感,又想狠狠地吼叫一番,却又害怕因此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
                          最后,他连“注意身体”都没说出来,只得静静地走出卧室,关上了门。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9-13 10:22
                            金躺在卧室里,呆滞地盯着天花板,无数次回忆起她刚刚说出的话。
                            果然变成这样了,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他就应该明白,卡尔瓦多斯在她心里不可能毫无重量,杀了他,就等于斩断她对他的信任。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抬手抚上隐隐作痛的胸口,盘问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但他以为他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才对,他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人,他本来就不属于...
                            “金,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在这里?”
                            “不知道,没有考虑过,好像记忆中我本来就应该这样。”
                            “我们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吗?”
                            “什么就算是正确的?”
                            “......”她沉默了。
                            “怦!”一阵枪声过后,远处的靶心被打出一个圆孔。
                            金把枪放回后,四周响起一阵掌声和赞美。
                            “不愧是被那位先生看中的孩子,竟然没有一发打歪。”
                            不得不说,虽然虚假,金却很喜欢被这些人追捧的感觉,甚至有一刻觉得就这么做那个人儿子也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9-13 10:23
                              但他不是傻子,他明白那位大人的想法,于那位大人而言,所有人不过是棋子和道具,就算他做了那位大人的干儿子,也不过是空有名分罢了。道具果然只是道具,他自身的骄傲和内心的野望绝不允许他做一个道具就满足。
                              忽地,熊熊大火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熟悉的宅院瞬间变成一片火海。他在隐约之间听到了呼救声,他焦急地四处狂奔,却迟迟找不到她的身影。
                              “琴,真的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Boss可没有说必须赶尽杀绝。”
                              “事到如今你倒是起了恻隐之心,别忘了你的立场。”
                              “凌!”他紧紧地抱住身旁的女孩,不可思议的是,他和她都没有因为害怕而有一丝颤抖,即使枪口已经朝向了他们,他的内心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护这个女孩。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是可怕的,唯独让他感到撕心裂肺的,只有好似溢出胸口将他吞噬的不舍。
                              “活下去吧。”
                              金瞪大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金眨了眨眼睛,一股暖流从眼角流淌而下。这次,他终于感觉到了眼角的泪水。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09-13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