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星吧 关注:60贴子:7,559

回复:【原创】Ricardのkin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贝尔摩德终于做完了善后工作,也终于有时间静静地躺下稍作休息了。
然而,她才刚刚躺下,脑子里就不由得想起方才自己说的话。
事实上,在金进门之前,她已经整理好了心情,打算不再追究他今晚做的事情,毕竟她也是这件事的受益者,她也不是那种因为这种事情就会生气的人。
但当她抬眼看到金那张写满了怒意的脸时,她还是不淡定了。先不说卡尔瓦多斯的事情她有没有受益的问题,他之前和她约好不会出去乱跑,可从结果来看他并没有打算乖乖的听话。
他如果只是出去透气也就算了,偏偏每次都要惹出什么事端,如果被警方或者FBI发现了,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更重要的是,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他凭什么对她发脾气?
贝尔摩德越想越气,最后干脆闭上眼睛,强行停止思考。她对自己也是越来越无语了,她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和小孩子一样闹这一番脾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9-13 10:24
    伏特加见状,终于抓住了和他搭话的时机:“是那个任务吗?”
    “啊,是啊,”琴停顿些许,喝一口酒润湿了因激动而干渴的喉咙,“是时候准备一下让科恩和基安蒂出一趟任务了。”
    ......
    次日清晨,贝尔摩德早早地就已经坐在了书桌前,在电脑上记录着过去几天的任务。
    窗外吹来一阵风,她停下手中的事情,揉揉眉头,不由得叹气。她果然不适合早睡,昨天晚上睡得太早,不仅晚上没怎么睡好,而且还因此起了个大早。
    她刚刚醒来的时候,天还只是有些蒙蒙亮,隔壁的某个小屁孩还沉浸在梦里,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于是只好看了会推特信息,便打开电脑做起了整理。
    正当她休息片刻打算继续整理的时候,她收到了基尔的电话。
    “啊啦,好久不见了,”大概是她的无聊感终于得到释放的原因,贝尔摩德接电话的语气明显地明朗了起来,“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好久不见了,”对面传来的果然是熟悉的略显低沉的声音,“这不是慰问一下刚刚回国的你吗?”
    “是有什么任务了吗?”
    “嗯,琴那边要我来联系你。”
    闻声,她本来明朗愉悦的声音无意间带上了一层沉闷感:“琴?他也参与?”
    “本来就是他提议的,当然会参与了,你不知道吗?”
    “诶?第一次听说。”
    大概是听出了贝尔摩德语气里逐渐蒙上的不快感,基尔也并不打算和她太过多的交流些什么,便打算了结话题:“总之,我一会把时间和集合地点通知给你,你只要记得到场就行了。”
    “嗯,我当然会准时当场。”
    随意寒暄几句后,她挂掉了电话,接着便有些无神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机忽然提示收到邮箱信息。贝尔摩德翻开信件,确认过信息后,便将其删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9-14 17:15
      她从未想过他会记起过去的事情,就好比她一样,把一切隐藏起来,当做没有发生过,那一切还能就这样继续。
      但是他的一句话,不仅预示着他可能记起了什么,更无情的揪起了她对过去的记忆,她曾经封存在内心最深处的惨痛的记忆。
      贝尔摩德颤颤巍巍地开口,却又没有吐出一个字,最后,只能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9-09-14 17:19
        第二十七章
        和贝尔摩德闹脾气的那个晚上,金做了一个模糊的梦,梦里面有一个留着黑色短发的女孩,与他年龄相仿。他不知道她于他而言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只知道她的名字叫不破凌。
        “贝尔摩德!”在梦里,他毫无忌惮地呼唤着贝尔摩德的名字。
        贝尔摩德本人虽然并不是很介意,但凌却总是因此训斥他。
        “要叫老师啊,不礼貌。”
        “诶?”他理所当然的不满起来,他从来没把她当做自己的老师,只是一个好相处的大姐姐而已,“凌你太认真了,她本人都没有介意。”
        每到这个时候,贝尔摩德总是会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脸上泛起迷人的笑意,让人心醉。
        “我想你只看着我一个人,”细小的声音在耳边振动,凌轻声凑近,话语中带着强硬,亦带着些许的不愉快,“就算是老师,也不能把你抢走。”
        金只是听着,不作回应。他渐渐开始感觉到了内心的鼓动,那是和对贝尔摩德的喜爱不一样的感觉,宛如有什么纯真的东西在内心滋生萌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8楼2019-09-15 22:06
          后来,他发现他被紧紧地抱着,那个人是他的母亲,她好像在颤抖。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被她抱得很疼,疼到想要挣脱,却害怕得不敢挣脱。
          接着又是一场大火,卷席了整个宅院,他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凌在他面前静静地合上眼睛,他痛苦地哭泣着,不敢相信地朝着那具尸体伸出双手,他看到他的手在颤抖。
          最后他痛苦而又绝望地抬头,只见那群罪魁祸首里,有一头熟悉的金发。
          天蒙蒙亮,金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他揉揉有些模糊的眼睛。因为之前的梦境,他现在有些不知所措。虽说一切不过是梦境,但他也隐隐地察觉到了些什么。如果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多次地重复这些梦境?又为什么会觉得梦里的人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因此,他在脑内不断地询问着自己,不破凌是谁?贝尔摩德和他们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9楼2019-09-15 22:07
            金害怕的退后一步,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摔在地上。
            “在走什么神呢?”贝尔摩德显然是看懂了他在想什么,带着一股诱人的香气故意向他靠近,两眼间充斥着成熟女人的诱惑感。
            “额。”金不自觉的发出一阵声音,双眼像是被她捕捉一般,闪烁着丝丝欲~~火。她越靠越近,像是故意在逼迫他。
            伴随着心脏的鼓动,他的指尖感觉到了她柔嫩的肌肤,一瞬间,他以为心脏要停止工作了。
            他越来越发现,与她每多一次触碰,她的肌肤就显得愈加柔美,他就愈加想要更多地和她接触,就好像一种毒品一般,让他轮回沉醉。
            然而,贝尔摩德的手只是向挑逗般的轻轻触碰,接过了碗碟后,便转身去盛饭了。只留金独自站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脑内只剩下了“好柔软”这三个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3楼2019-09-21 19:55
              “嘭!”训练场内,基安蒂不安分地踢了一脚铁质的墙边,发出一声烦闷的声响。
              “一天就在这里对着一个假人开枪,”她的话说的恶狠狠地,好像有谁欠了她的债一般,“太无聊了吧。”
              一旁架着狙击枪认真射击的是基安蒂的搭档,科恩。他不像基安蒂那么暴躁,既然上层给了他们任务,他们完成任务就好了,练习也是任务。
              “喂,科恩!你不觉得烦吗!”
              “当做比赛的话,还不错。”
              “啊?”
              科恩其实很懂基安蒂,她的性格就是如此,急躁得很,只有让她感到有趣的事情才能让她有干劲,再多的大道理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让她把任务当做胜负,这样还能让她玩的高兴一些。
              果然,基安蒂把科恩的话思考些许以后,选择了赞同:“说的也是,当做胜负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距离新任务执行,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9-09-21 19:56
                第二十九章
                一间灰暗的公寓里,男人靠在窗边抽着烟,接起了电话。
                “你在那边遇到了那个女人吗?”
                他吹出一口烟,略带着自嘲的笑意回答:“遇到了,但是让她跑了。”
                “那你这次有什么收获吗?”
                他思考片刻,想起了港口那晚发生的事情。
                “收获算是有吧,我发现了一个孩子,印象里他...好像是叫...宫崎金吧。”
                ......
                自满月那天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金过得却并没有比那几天更舒坦。大概是贝尔摩德又有了工作要做,留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就算偶尔在家,也是直接钻进书房,不与他交流。
                每天早晨他醒来,都是一个人吃饭,有时候是她准备的,有时候只能自己准备,直到晚上将近十点钟,他或许才能看见贝尔摩德的人影。
                如今他学乖了,也并不奢求她再带他出去,只是在公寓里的日子,着实称得上虚度光阴。因此,他一旦有时间就会到书房翻点有意思的书看,其中他最喜欢的就是《哈姆雷特》了。
                “新的火焰可以把旧的火焰扑灭;大的苦痛可以使小的苦痛减轻。”
                哈姆雷特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痛苦之一,那就是来自亲人的无情背叛,后来,仇恨变成了他奋斗和努力的唯一动力。
                他的脑内忽然有一个问题:如果大的痛苦可以吞噬小的痛苦,那么从此再也无法感知痛苦的人,是否是因为心里有一个自己根本无法承受的痛苦存在?
                金和往常一样躺在沙发上,拿着前几天贝尔摩德给他买的手机,边戴着耳机听音乐,边看书,思绪还不忘到处飞扬。
                他忽然想起前段时间问她是不是自己的敌人的事情,心里猛然地“咯噔”一下,就好像血管被什么堵住一般,血液流淌都变得不畅通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6楼2019-09-22 21:41
                  那天,他分明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犹豫,转瞬即逝却被他无意间捕捉到了,但他却因为害怕事实而选择了“就这样吧”的态度。
                  这段时间以来,类似那样的梦境不止出现过一两次,它几乎夜夜在他的脑袋里徘徊,模糊却又无比真实的感觉,令他烦躁。
                  其实,他从来没有想知道自己的过去有什么,也不想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他记得最清楚的只有那夜在萤火中伸出手的她。也就是那一刻,他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活”了过来。
                  既然如此。
                  他边想着,边翻了一页纸,眼睛有些无神地停留在书面中央。
                  既然如此,就这样无所事事地和她在一起度过这些时光吧。
                  如此想着,堵住心口的那团东西终于烟消云散,害的他竟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甚至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声音大到他自己都难以相信。这恐怕还是他第一次笑得这么愉快。
                  金放下书,打开手机的邮箱界面,界面里只有一个邮箱地址,那自然是她的联系方式。
                  “想你了。”
                  写下这三个字的内容后,他的手指轻快地点了一下“发送”。
                  ......
                  直到夜幕降临,街道上的灯火已经开始熄灭,贝尔摩德才终于回到了公寓。由于客厅没有开灯,她便以为金已经回屋睡觉了。虽然他总是会等她回来才安心睡觉,但偶尔也会偷偷懒。
                  贝尔摩德正打算吐槽他没有恒心,沙发上就传来了有人翻身的声音,她寻声走近,才发现他并没有回卧室睡觉,而是在这里睡下了。
                  这反而更让她有些无语了,都不知道对此应该表示什么态度。
                  看样子金是在天黑之前就睡着了,所以连灯都没有开,他之前要是有现在这么乖,也不用她为了他的事情焦头烂额,还被一个红毛小子抓到了把柄。
                  贝尔摩德一边细声抱怨,一边俯下身,凑近他的睡颜,玩弄起了他的短发。没想到一个男孩子的头发竟然如此柔顺,也不见他平时怎么护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9-22 21:42
                    第三十章
                    那天,她没有去不破家。
                    BOSS传来的邮件上清楚地写着这次的任务,琴也已经传达了死的命令,这一切令她难以接受,使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每每此时,贝尔摩德便读越发不懂自己,她已经失去很多了,事到如今她还在害怕什么?
                    “有什么事吗?”她接起了响了许久的手机,对面的人正是琴。
                    “你不来吗?自己养的老鼠所以不舍得看他死吗?”
                    此时,贝尔摩德已经没有精力再和他争辩什么了,既然他愿意这么认为,那就当是如此吧。
                    “我就不去了,我有点别的事情。”
                    挂断电话,她忐忑不安,神态再无过去常有的淡漠。她的手里还有一张去往日本的机票,可时间却来不及了。
                    那天晚上,是一场不眠夜,她焦急地等待着宫崎家的消息,却杳无音信。
                    “任务失败了。”
                    过了一个晚上,当她看到琴发给她的这条信息的时候,虽然不应该,她却真的安心了。
                    “我应该说过吧,”忽地,熟悉的声音传来,这威严又骄傲的声音,令她止不住恐惧,“我的命令是杀了他。”
                    贝尔摩德听得出来,那位大人是充斥着怒意在与她对话。他质问地毫不犹豫,他知道了她私藏了宫崎家儿子的事实。
                    “贝尔摩德,”那位大人认定了她是故意为之,因此,他每多说一个字,话语便更狠戾一些,“你背叛了我。”
                    贝尔摩德猛然睁开眼睛,惊恐使她瞳孔急剧缩小,她汗流浃背,身体却停不住地战栗。她这才发现她出了一身冷汗。
                    为了稳定情绪,她强硬地停下急促的呼吸,伸手揉一揉眼睛和太阳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尽管如此,她还是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09-28 21:08
                      此时,时间才刚刚过凌晨三点,公寓内外都是一片宁静安详,整个屋内只有钟表在有规律地滴答作响,她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做了噩梦。
                      都怪宫崎金前几天就和发神经一样的质问她,害得她竟然做了这么一个梦。她本来已经决定把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过了,却被他硬生生地唤起记忆,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如此想着,贝尔摩德轻叹口气,翻了个身,轻轻闭上眼睛。
                      之前的事情先放下不说,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相信她,那她也就没必要再去纠结什么了。她不求别的,但求还能继续这样,保持着平和安静就好。
                      翌日清晨,基尔便发来了集合地点和时间的信息,至于要处理的人物,也顺道一起发了过来。
                      土门康辉,参加众议院选举的候选议员之一,对犯罪势力的持坚决打击态度。父亲是日本防卫厅官员,在政界实力很广;为人和善、正义感强烈、强悍,获得很高的选民支持率,被称为是未来的最佳首相候选人。
                      怪不得他会被当做组织的眼中钉,这也太显眼了。要是他做了首相,组织日后可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贝尔摩德整理好衣服,就打算出门了。
                      “今天要骑摩托出去吗?”金听到门外的动静,便出了卧室门,看见了穿着紧身黑衣,手里拿着摩托车钥匙,正准备出发的贝尔摩德。
                      见他睡眼惺忪,似是还没睡醒的样子,贝尔摩德随便应答了一声,顺带嘱咐他不要乱跑后,便匆匆离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金终于回过神来,看了看紧闭的玄关门,有些无奈地坐到沙发上,顺手从抱枕下掏出一本《哈姆雷特》。
                      她真是忙啊。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9-09-28 21:09
                        十点钟,某地下车库内,贝尔摩德坐在琴的车里,不作言语。而琴也是如此,他虽然接她到了指定地点,却好像还是一副奇奇怪怪的样子,难不成他真的发现了什么?
                        不一会,车外传来几辆车缓缓靠近的声音,果不其然,剩下的几个人也如约而至。
                        基尔把车停到保时捷旁边,摇下车窗。
                        琴看到她,先是不客气地质问:“怎么回事,基尔,我们约好的可是十点。”
                        基尔显然料到了琴多疑的脾气,眼睛微微瞥向保时捷的车窗口,淡定回答:“对不起,总觉得有辆车跟着我,所以我绕了点路。”
                        “没什么问题吧?”
                        “是啊,是我过虑了。所以,”基尔看着车窗的眼睛更加凝重起来,“能不能把你隔着车门对着我的伯莱塔手枪拿开呢?万一因为你的胡乱猜忌开枪了的话,不就杀不了DJ了吗?”
                        “哼,算了,”基尔算的也是一把好手,琴无奈还是把枪收了起来,但他也不必担忧,“反正这里500米范围内都有我们的监视,要是有什么可疑的车接近马上就会被发现。那么最后确认一次。”
                        “时间是下午一点,地点是ADP,在采访的时候我会把DJ引诱到那个位置上。”
                        “没错,我可盼着呢,基尔。”基尔刚刚确认好时间,基安蒂就迫不及待地接话了,她可是苦练了很久,好不容易能真切的杀个人,“在你把猎物引入这个瞄准器时的那种兴奋的感觉。”
                        “哦?基安蒂和科恩也来了,这可真是让人安心。这次可全靠你们了,我们的功绩上面未必可知,但是一旦失败,可是马上就会有人告诉他的。”
                        “哼!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外界都不会知道的,”琴借此接话,“这就是组织的做法。”
                        “是啊,就是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1楼2019-09-28 21:10
                          贝尔摩德听着他们无意义闲聊着些吹嘘的话语,心里面有点不舒适,她可不想和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于是她有些不耐烦地开口。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快点把事情谈完。那么这次就不需要我出场了吧。”
                          贝尔摩德的声音刚刚从保时捷里传出来,一旁的基安蒂就忍不住激动地下了车,气冲冲地冲到她面前,隔着玻璃愤怒地向她敲打。
                          “喂喂,怎么回事?怎么这个女人也在这里。你们根本没有听我的话,就是她把卡尔瓦多斯带出去以后害死了他,怎么还会让她参加这个计划?”
                          “回到车上去基安蒂,贝尔摩德在这里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虽然基安蒂性情暴躁,但琴的话她还不至于不听,却也因同业感情,忍不下心里的一口怒气:“可是...”
                          “这也是那位大人的命令。”
                          琴的话语毋庸置疑是毫无商量余地的,基安蒂只好“切”一声以泄愤,乖乖回到车里。
                          贝尔摩德瞥了那狂躁的女人一眼,丝毫不作理会,以免降低自己的身调。
                          她点一根烟,巧妙地转变话题:“不过地点竟然选的是ADP,是因为那里是最适合不过的狩猎场吗?”
                          伏特加听她如此一说,反倒反问起来了:“哦?什么意思?”
                          “呵呵,你需要学一下他们的历史了伏特加。”
                          “问题是现在的大雨。”
                          “大雨的话,天气预报说今天下午会结束。”
                          “那就再好不过了,”贝尔摩德换了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一副自傲感油然而生,“这样任务顺利解决,我也就清闲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9-09-28 21:11
                            第三十一章
                            时间正值下午一点左右,杯户町的人们已经开始了下午的工作,市区内充斥着疲劳和相互鼓励的声音。
                            杯户公园附近的咖啡厅里,却有两个闲人。
                            金喝一口咖啡,一如既往地内心咒骂着它为什么这么苦,接着看向对面红头发的人:“所以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金的对面坐着的正是林,他本是低着头,闻声后微微抬眼,一副“这很正常”的表情:“借用我的人脉,找到你在哪里不应该是很简单吗?”
                            而且金还是个喜欢乱跑的主。
                            对于林的说法,金只能表示认同。虽然他并不知道林是什么来头,但是对他的能力是毫不怀疑的,甚至内心深处一直觉得他深不可测。
                            于是,金不打算对上一个问题再做纠结,转变了话题:“所以你找我出来是想干什么?”
                            “听说贝尔摩德给你换了手机?”
                            “是又怎样?”
                            “要不要跟我交换一下邮箱地址?”
                            “啊?”金对林的回答很是不满意,他怀疑他是平日闲得慌,才天天找事情干,“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交换一下邮箱地址?”
                            金的话问出口,空气却莫名其妙地沉默了。只见林托着头,看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时而皱皱眉头,像是在纠结什么一样。
                            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不断地变换着,自然知道他恐怕要说些什么,便也没有催促他。
                            不一会,林才终于舍得开口了。
                            “我想和你坦白一个事情。”
                            金看他似乎很纠结的样子,看来他想说的并不是什么好事,却也没有特地因此打断他的话。
                            “其实我在那天公园见面之前就见过你。”
                            林说完这句话后便沉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3楼2019-10-06 12:35
                              金以为他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迟迟等不到后文,林的表情也因为一时间的沉默变得奇奇怪怪,如果说的粗糙一点,大概就像是便秘了一样。
                              见他没有继续的意思,金最终忍不住开口:“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嗯....果然...”林皱紧的眉头忽然又松下来,表情又回归了一幅无所事事的常态,“果然还是不说了。”
                              闻言,金还是忍不住无语了。这个男人绝对是闲的,所以才这么事多。
                              如此想着,金也没有接他的话,默默地喝口咖啡,望向窗外,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一时间,两人之间没了话语。
                              在之前和林交谈时,金便听他说他来自美国,也就是说他是另一个国家的人,而林自然也有问他是从哪里来的。说实话,他真的答不出来,他只能说是从一个小镇坐着贝尔摩德的摩托来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金一边对着窗户外面发呆,一边胡乱思考着,不经意间,一个熟悉的外国女子的身影进入眼帘,她身边带着的那个矮个子男孩好像也很眼熟,似乎是当初在港口的那两个人。
                              这一刻,金忍不住吐槽,世界真是小啊,来喝个咖啡都遇到这两个人。他一边惊叹,又一边疑神疑鬼地看了看林,却也不多说什么。
                              他继续返回窗户那边观察,只见那个女人和小鬼跑进了树林深处,没了踪影,这让他的好奇心油然而生。
                              他们去干什么?那边有贝尔摩德吗?这一刻他真想把这个无聊的男人丢在这里,一个人跑出去探个究竟。不过...
                              金瞥眼看了看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林,自然地放弃了走的想法。他不觉得自己能跑过这个闲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4楼2019-10-06 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