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万里吧 关注:57贴子:500
  • 9回复贴,共1

【文人雅士】盛世安康——望江初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时间:景丰十九年
地点:京阳城望江楼
人物:祈亲王杨懿,新科状元裴却


IP属地:辽宁1楼2019-05-11 14:45回复
    杨懿:【名楼望江,茶绝京阳。望江楼历来是帝京之中文人骚客饮茶论诗附庸风雅的首选之地,对于这样一群酸儒聚集的地方,平日里就算是八抬大轿来请也懒得花时间去看,然而最近却听说那里来了个会唱小曲儿的清倌,不单曲子唱的极好,还生得清秀俊俏,登台不出数日,就在京阳之中小有名气,一时禁不住好奇,便也前去看个热闹】
    【玲珑杯盏,琼浆玉酿,深知与这静雅茶舍的氛围舍格格不入,却依旧毫无难色,笑意吟吟地坐在二楼雅座之上。透过酒液清冽的杯盏向楼下戏台望去,台上之人纤瘦的身姿影影绰绰倒映在眸中,无论是抬首转身还是低眉侧目,都自有一番朦胧风情。嘴角微微上扬,几分兴致涌上心头,缓缓将挡在眼前的酒盏挪到唇边,抬目眺去,正好瞧见那少年含笑回首,盈盈碧水的眼眸宛如女子一般顾盼摇曳,白皙的双颊因着方才的动作而微泛潮红】美则美矣【轻轻笑着摇摇头,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可惜却并非本王喜欢的那种【不轻不重地将酒杯搁在桌上,既然彻底失去兴致,就再没有半分流连的必要。拢了拢身后侍从披在身上的狐裘,也不顾台上之人一曲未了,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自中央的楼梯上缓步而下。行至尽头,止步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那个原本不该出现在此处的少年。若说那人与自己有过露水之缘,倒也不假,然而凭借此事就妄图以风尘之身迈入祈王府的大门,未免太过于天真。冷眼瞧着他跪在面前祈求哀怜,初见之时的灵动活泼全然不见,顿时心生厌烦,抬腿便揣在人靠过来的胸膛上。看那人滚翻在地,被侍从扯到一旁,慢慢掏出手帕缓缓擦拭被抓握过的手。擦着擦着,忽然动作一滞,抬起头便看到看台旁的雅座上,目光深邃却一瞥即收的清雅少年】


    IP属地:辽宁2楼2019-05-11 14:45
    回复
      裴却:【所谓十年寒窗苦,一朝入朝门,素来是文人翘首以盼的出头机会。入了朝门,意味着再也不用熬着漫漫长夜,啃着冰凉窝头,受着恶霸欺凌。这一切悲凉到骨子里的苦楚,自己从未感受过。生于裴府,长于京阳,自幼便是玲珑绸缎,锦衣玉食。虽是庶出之子,但一个裴姓,也足以捍卫自己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帝都里存活的地位】
      【景丰十九年科举,夺得头筹,一举成为金科状元。金榜题名时,自己正在阿公屋里讨论治水之道,忽闻福叔来报,说是宫里传喜的内侍已到了正厅,这才与阿公一同前去领旨谢恩。从四品国子祭酒,虽说是个高官,可到底还是闲职。只是府中上下,似乎除了自己,都是一副欣喜模样】
      【入职一月有余,仍未得到传召上朝的旨意,像阿公讨了好几次说法,只被人含糊过去,说是圣心难测。时日久了,倒也静下心来安分的等着。日子一晃便入了冬,数九寒冬,银装素裹,本应在府中避寒,却收到友人沈公子的相邀,望江楼一聚】
      【望江一楼,历史悠久,文雅风趣,素来得文子青睐。刚落了最后一字,一副对联而出,尚未品一口热茶,便听着那厢人潮涌动之声。侧首而盼,一个少年自楼上雅间的楼梯上滚落下来,口中念叨着的听不太清,只瞧着人哭的梨花带雨,想来也是心中着实难受。对此等闲事素来不愿插手,目光将将与那锦缎加身的贵公子有了触碰,便敛了回来,径自饮了茶,方才继续低头琢磨诗句】


      IP属地:辽宁3楼2019-05-11 14:46
      回复
        杨懿:【绫罗美玉,权力富贵,有人生来翻覆享尽所有,就有人倾尽毕生不得所求。就比如身旁这个正在嘤嘤哭泣的少年,他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般滚落在地,沙哑的声音中再难听出当时的婉转玲珑。一夜情缘,于自己而言不过是风露情迷的一场欢好,没成想竟变为他进入祈王府侍奉床前的凭借。嘲讽一声冷笑,蓦地想起了帝京之中的流传:胭脂巷,柳花堂,祈王风流满京阳。笑意更盛,旁人只道自己风流成性流连烟花,无数男倌名伶自恃美色妄图飞上枝头,然而又有几人知道,那些以色侍人的风尘之辈,根本不配在祈王府占有一席之地。收回目光轻蔑地投向那被人拉扯着的少年身上,将擦完手的帕子轻轻巧巧扔在他身上,脸上带着七分睥睨三分雍容,淡淡吩咐侍从】本王用过的东西,旁人是不能再用了,这位公子既然如此肯定本王与他有过一夜恩情,那便按老规矩办罢
        【一句话说完,再不看那少年一眼,心里清楚这样的命令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但眼中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犹豫,这样的事时有发生,他不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一场闹剧堪堪收尾,四周茶客不时投来的好奇目光,只怕明日“娇弱少年痛哭负心汉,绝情王爷虐杀痴情郎”的桥段又要传遍街头巷尾。然而自始至终,那个最初与自己目光对上的少年,却没再回头向这边看过一眼。虽说茶楼宽敞,还不至于让人看得听清楚明白,但那少年的定力也着实不凡。回想方才眼神相撞的瞬间,那人眼中的内敛通透,竟让人一触之下忘记去看他的容貌,突然心中来了兴致。将方才之事抛诸脑后,脚步一转,径直来到那人的桌旁,微微笑道】刚才唐突,不知是否扰了公子的兴致?


        IP属地:辽宁4楼2019-05-11 14:46
        回复
          裴却:【京阳帝都,天子脚下,名门遍布,贵族卓然。这似乎为这望江楼填了几分雍容的高贵,品茗吟诗,作赋闻曲,与楼外的冰天雪地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只是显然,那处弄出的动静,扰了整个望江楼的幽静。身侧沈公子瞧不过眼,起身便要去主持公道,头也未抬,从袖口露出手来握住人手腕】闲事莫理。
          【不过四个字,想来沈公子也并非鲁莽之人,自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甩了袖子气鼓鼓的坐到一旁,刚要开口,便堪堪止住。余光扫到来者足下之靴,黑锦金丝,绣花精致。始终立在身后的裴坤俯身开口“公子,要拦下吗?”微不可见的摇了头,直身倚靠在椅背上,看向施施然走近之人】无妨,不过是看了个笑料。


          IP属地:辽宁5楼2019-05-11 14:46
          回复
            杨懿:【风流之名早已坐实,平日行事更是全然不顾旁人的目光。因自恃身份,向来都只有别人殷勤示好的份,如今这枚钉子不软不硬地硌着心口,多少有些难受。眯眼打量眼前的少年,姿态从容,处变不惊,想来自小受过极好的家教。再瞧他那月白素底的锦衣料子,竟是上月江南进贡的云染锦缎,这锦缎等闲看去与其他的上等布匹并无分别,但若仔细观察便会隐约发现银线织就的祥云暗纹。原本自己对此也是不留意的,只因内侍呈上御览之日恰好身在宫中,便也知道了这东西。按照规矩,这锦缎既是皇家御供之物,除非陛下赏赐,其余之人皆不可私用。而皇兄前些日子大行赏赐的,怕是只有裴家新出的那位少年状元郎了。眼见少年的身份呼之欲出,心中反倒没有了方才的郁结,脚步一挪转到桌边寻了座位毫不客气地坐下,挥袖斥退随侍身边的侍从,反客为主地为自己斟了杯茶,微微笑道】如今京阳都在盛传新科状元国士无双,却不想本王与小裴大人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看了笑话。【将茶杯端到唇边浅浅呷了一口,滚烫的茶水顺着舌尖滚入咽喉,烫口之余更是掩去了几分茶香。不急不缓地将茶杯放在原处,轻轻吸了口气缓解阵阵发麻的舌头,故作镇定地继续开口】改日本王做东,小裴大人定要赏光


            IP属地:辽宁6楼2019-05-11 14:46
            回复
              裴却:【古书中有载,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素来自己身边都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即便家境并算不得名门望族,但总归都是家教森严的一身正气,然而眼前之人——从头到脚,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模样,与这茶楼的典雅格格不入。余光扫见那侧梨花带雨的公子,此刻已被其侍从连拖带拽的扯了出去,全然不知同情怜悯为何意。目光移回身前浪子面容之上,只瞧着人细细打量着自己,倏尔便挥手斥退身侧随从,大大方方落座,一派举动皆是从容自得,仿佛这茶桌为其而立一般。此等做法,着实令人不悦。沈家公子与其他几位友人拍桌而起,正欲与其辩驳,却在听到后话之时皆愣在原地。一句本王,将其身份明明白白摊在众人面前,纵是王孙贵胄,只怕此刻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此人与陛下年龄相差无几,而如今诸位皇子也均未加封,能称得上本王,又如此风流的,只怕普天之下也只此一人了。缓缓起身向后撤了一步,原本布衣在外,一个简单的作揖便可依了礼数,可偏心生了一丝主意,撩开长摆,单膝跪地,朗声开口】微臣见过祈王。
              【本就故意要把声势做大,几位友人又素来会察言观色,现下更是随着自己纷纷跪地作礼,声声问安高过台下唱曲儿的戏子,引得所有人都朝这边望来。只怕出不了半日,京阳之内,又会为这位王爷添上几笔“佳话”】


              IP属地:辽宁7楼2019-05-11 14:47
              回复
                杨懿:【曲调不闻,高堂无声,原本喧闹的茶客纷纷眼神惶恐匆忙跪拜,唯有面前最先跪地的少年神情不改淡定从容,不禁被气得一笑。摆出身份本就是为了看他慌乱的样子,却没想到这少年非但毫不慌张,反而反客为主鼓动他人,如今这里数十双眼睛盯着,他又是圣上亲封的当朝官员,只怕自己再自持身份贵重,也得向他礼让三分。茶杯在手中转动,脑中思考此时该如何应对,若说就此放过这只小狐狸,未免心有不甘,但众目睽睽之下,稍有不慎便会落得一个侮辱朝廷官员的罪名,只怕更加得不偿失。看着那少年眼底深处潜藏着的狡黠,心中暗暗摇头苦笑,早该想到那个老狐狸的孙子不会老实到哪去。环顾四周将头埋低的众人,心里忽然便有了计较。嘴角弯起一抹弧度,微微倾身靠向跪在脚边的少年,做出侧耳倾听的模样,甚至时不时点头认同。远远看去,正像两人低声窃语,相谈甚欢。片刻之后,霍然起身,用足以让全场都听得见的声音开口悠然道】小裴大人果然性情中人,既然你愿意做东,那本王就万没有推辞之理。明晚仙云楼的雅间,不见不散。【一边说着一边俯下身在人耳边轻声低语】小裴大人,莫要爽约啊。【语毕起身,大笑而去】


                IP属地:辽宁8楼2019-05-11 14:47
                回复
                  裴却:【素来都是风流才子俏佳人的戏本曲目,可今日才让自己亲眼见着何为风流过劲。本是动了让人蒙羞的想法,以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宗亲王爷,可万万没想到,此人竟会厚脸皮至此,整个人弯腰伏在耳边,下意识的往后挺了挺身,面上保持着微笑,由着这人装模作样。虽说自己尚未踏入朝堂,可自幼阿公耳提面命,也没少与自己提过人心险恶,只是不知,这个名声在外的王爷,又想做些什么。不过水来土掩罢了,而后闻人扬言,唇角的笑意一滞,顿时僵在面容上。果然是个难缠的主儿,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哄着敬着,直到人提步离去,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尘,气的直叹一口气。明晚?那就让他好好吃一顿闭门羹吧。】


                  IP属地:辽宁9楼2019-05-11 14:47
                  回复
                    ————————结————————


                    IP属地:辽宁10楼2019-05-11 14:4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