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同人文吧 关注:5,087贴子:260,856
  • 18回复贴,共1

【原创】偷星前传(修改版)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简介:年过半百的艾米坐在vv学院的办公室里回忆年轻时的一次考古经历,决定要把这些回忆留给那个孩子。
① 1982年,27岁的艾米进入古悉兰遗迹寻找那可以终结战争的力量,却不想坠入了一个千年的阴谋之中,在那里她遇见了受到诅咒长生不死的守陵人……
② 悉兰第46代国王54年,15岁的蓝渃(字渃卿)参加完及笄礼后得知了自己早已许配他人的消息,决定抗争命运!却阴差阳错成就了一段姻缘,她的一生将如此顺遂下去还是?!
③ 同年,13岁的江囿(缪尔五世)在樱花树下等待着良人的到来。两小无猜的年纪,两人相识。爱情的力量是否会化解他心中的仇恨,还是变成催化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1 01:44
    第一章 初入灵域

    1982年 初夏 艾米

    波斯湾的气候继承了热带的炽热,即使是在防晒篷布掩盖的帐篷里,豆大的汗珠还是不停的从你的每个毛孔渗出。
    我停下手中的笔,不想让额头即将落下的汗珠污染我的日记本。
    拿起手帕,拭干身上暴露出的肌肤渗出的汗水,走到帐篷门口,看看远方那架运载着重要人物的直升机是否到来。正要走回帐篷里,一阵及时雨般的声音突然传来。
    “报告艾米博士!”
    我回头一看,是那名负责通风报信的雇佣兵,“哦!阿加特,是你啊。怎么了?有新消息了吗?”
    他放下敬着军礼的手,站着军姿答道:“正是!您等的人来了。”
    我有些疑惑同时有点惊讶:“将军不是说派直升机接他们来吗?怎么没见他们人?”
    阿加特打量了四周,凑到我身边低声说道:“拉希德将军担心直升飞机会暴露我们的行踪,让您的同伴们在半道改乘吉普车,估计半个小时后到。”
    我低头一笑,然后充满着“谢意”的望着阿加特,“那么,就替我多谢你们将军了。”

    “我不知道这次任务意味着什么,任务结束后我将给人类带来什么,我只不过尽了我的义务罢了。”
    这是我今天日记的最后一句,一想到现如今世界的形式,我已经无法感受到帐篷的闷热了。
    三年前,自从一名矿工在波斯湾附近的矿洞里发现了一枚带有史前古国————古悉兰王国的钱币后,世界各国热衷于古悉兰文化研究的学家们沸腾了!
    他们纷纷各抒己见,然后将其整理后发表论文,甚至于惊动了政府高层,让当时正处于“冷战”的世界更为躁动。尤其是“美苏”团体。
    在关于古悉兰的传说里,王国建造了几百年的地宫深处,埋藏着一种能够弑神的力量,而拥有这力量的人能够与悉兰人信奉的诸神许愿,神会满足你任何愿望,但代价是用你最珍贵的东西去换取。
    我的母国是身处这水深火热形势下的中立小国,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阵营一直以来都想把我们吞并,而领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悄悄反抗着。
    而就在不久前,潜伏于国内的探子撺掇国内不满领主统治政策的反动分子发起了一场叛变。
    听闻古悉兰地宫深处埋藏着这能够改变一切的力量时,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命我——国内最年轻的参与古悉兰文化研究的准博士生去完成这个有可能无法完成的任务。
    我一度想要拒绝,可我无法拒绝,也不能够拒绝。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国家分崩离析,以及…我无辜的家人受到伤害。
    无奈之下,我只好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

    帐篷外传来嘈杂的人声和汽车的马达声,此时,我预感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起身走出帐篷外。
    不远处停着的吉普车旁,是我那多年未见的兄弟姐妹们,还有那张我有些排斥的面孔。他们远远的向我招手,我转过头去,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眉头紧蹙的样子,可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微笑着向他们走去。
    “嘿!艾米!你个假小子,几年没见留长头发了嘛!”
    这是破军,一个活泼开朗的小伙子,比我小两岁,性子却还像个孩子一般天真可爱,又带着一丝大人的成熟与懂事。
    我回应了他的拥抱,走到人群中,与昔日曾经一同出生入死过的兄弟姐妹们拥抱、寒暄。
    破军,廉贞,文曲,武曲,巨门,禄存……还有他。
    终于,还是要面对那人。
    他虽比我大,可我们曾经是同级的校友,他的成绩与我不相上下,但就能力来说他比我强上数倍。
    或许是性格的原因,我们共同的导师没将他选为继承人,而是选了我。从那之后,我们就结下了梁子。

    我走到他跟前,礼貌的伸出手。他的眼神还是那样的犀利,让人不敢直视。我强撑着笑望着他,片刻,他才从大衣口袋里抽出他的手回礼。
    “你好啊!艾米博士”,他的语气中明显的带有些许讽刺,“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现在做了领主的亲信了。”
    我的手紧紧的攥着,冷汗正慢慢的从手心渗出,“你好,K先生!”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早已抽离,边冷笑着边往安置的帐篷走去。
    我立马长舒了一口气。


    入夜,饭毕,大家聚集在帐篷外的会议桌上,谈论着明天的事宜。在场的人中还有一直为我们提供兵力的拉希德将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6-15 00:35
      会议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正讨论到要让谁作为任务的领头人时,炸锅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他们为这事差一点大打出手,连忙说了一句:“我想推荐一个人!”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我打量了在场众人的表情,他们有的期待,有的鄙夷,有的带着一丝丝的不屑。
      我深呼吸,将我内心最真实想法说了出来:“我希望K先生做我们的领头人!”
      K坐在凳子上惊愕的看着我,双手抱拳砸在了桌子上。
      拉希德将军见状忙起身,走到我身旁,搭住我的肩,缓缓地说道:“哎!各位,我们不妨听听艾米的理由。”
      大家低下头,收起了他们脸上的神色。
      我向拉希德点头示意,开始讲述我的理由:“我推荐K先生的原因是因为……以我与他多年相处的时间,我相信他。”
      就这样,任务最终的领头人确定了下来。
      夜深了,正要回帐篷里休息的时候,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叫住我:“喂!为什么这么做?是想弥补当年的遗憾吗?”
      这次我没有害怕他,我坚定的望着他的眼睛说:“是,也不是。我想在任务结束之前你都不会拒绝吧,K?”
      那人瞥了一眼地面,略带轻蔑的说:“是,我是不会拒绝,可你别想弄什么花样。”
      我没有回答,转过身朝着帐篷的方向走去。
      “艾米!”
      我停下脚步,思虑着他接下来将要说什么,我真的对他没有那么了解,全都猜错了。
      “我会完成任务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5 01:01
        第一章 (续)

        次日清晨,当曙光透过窗射入帐篷里时,我们一行人早已不在帐篷中。
        天没亮我们一行人就到达了那个发现遗迹的矿洞旁。为了保护和防止他人进入遗迹,这儿早就用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包裹住,如同厚实的蚕茧一般。
        驻守的雇佣兵迎上来,什么都没问径直走到我们跟前,拿起我们胸前的工作证看了一眼,又看了拉希德一眼,示意我们可以进去了。
        正当我们要进去的时候,那名检查我们证件的雇佣兵拦住了我们,“喂!我说,如果你们想活命的话还是穿了防护服再进去吧。知道那个第一个发现这儿的人怎么样了吗?”我疑惑的看着他,“和你们说别不信,那人一进去就被一种不知名的细菌吃掉了!不然军方也不会派我们来折耳守着!”
        听完他的话,我有些恐惧,可我不能表现出来,我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得逊色。
        我拉过拉希德和我拉过拉希德和K,商量看看能不能让军方给我们送些补给物资和防护措施来,并将计划推迟到第二天再执行。

        回到大本营,酷热的天气让人好不热闹!破军和武曲分别躺在两张吊床上抱怨着。原谅他们是个直性子,有什么便说什么。
        K在一旁用他带来的稀有物品贿赂那些军官们,我明白他的用意。禄存和巨门两人无聊到已经拿出扑克牌一局又一局的对弈,打发时间。只有廉贞和文曲陪着我。
        廉贞待人一直是那么温柔,多年不见只有容貌有些许变化以外,其他的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文曲到哪都会随身携带着她的扇子,即使天气再冷,扇子收藏者的身份也不会受到影响。
        “艾米,这些年你除了回到阿塔斯兰纳之外,还去了哪?”廉贞忽然从摇椅上坐起,问道。
        “我…”,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这些年我经历的所有事,“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想去加拿大看红叶,我真的去了。”
        “嘿!你个小坏蛋!去玩也不记得叫上我们这些姐妹。”文曲突然搭上我的肩,摇动着她的扇子,打算好好“审问”我一番。
        我拉上她的手,望着她,“好姐妹,你可别提了,难道我去出任务也要带上你吗?那可不是将你们置身于危险之中了?”
        “那这次呢?”她反问我。
        我垂着眼睛,心中的无奈我不能告诉她,笑着和她说,“这次不正是实现我们梦想的机会吗?”
        耳边突然传来廉贞凝重的声音:“艾米,你和艾米,你和K到底怎么了?就不能好好的沟通一次吗?”
        我一直在逃避我的心,即使我一直在逃避我的心,即使K现如今有了怎么样的改变我都会一直遵从我最初的观点,“廉贞,我永远不会原谅他的。”

        深夜,双人帐篷里,深夜,双人帐篷里,K还在挑灯写着什么。耳畔传来破军严肃的声音:“K,能告诉我,你和艾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K停下手中的笔,长吁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我不喜欢她圣母的样子,如果当年听了她的话将那个孩子带出来所有人都会受到感染。”
        话毕,灯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2 01:12
          @玄梦沧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22 01:13
            还有三年就到了而立之年了,终于在我即将走过半生的时候,与我最亲近的人一同实现我们的梦想。
            套上沉重的防护服,踏着犹如宇航员般笨拙的步伐,背上这辈子最沉重的担子,飞过时空的距离,我们即将在几秒后和史前文明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或许真像那些人说的,空气中包含有致命的食人病毒,隔着厚重的防护服都能闻到一股不可描述的腥臭味。
            一路上踏过不少尸骨,有好几具还是未腐烂完全的。透过微弱的灯光,我们一行人在矿洞里举步维艰。在前面领头的K不断的提醒着我们小心脚下。
            不知盲人摸象了多久,我们终于到了那个遗迹前。
            第一次亲密接触,一种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我仿佛感觉到了现代人在史前文明下的渺小。
            K走上前,把我推到一旁,用手抚摸着遗迹上的浮雕,片刻后,他一边念着什么我们听不懂的咒语,一边沿着浮雕的纹路做着手势。
            就在他将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鲜血泼在遗迹上时,刹那间地动山摇起来,随行的雇佣兵被坠落的石块压死。
            伴随着一声如同铁链崩断的声音,那块刻着古悉兰浮雕的石块缓缓升起,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K忽然拉住我,朝着洞里奔去,“想要活命的话就别顾什么了!”我甩开他,用尽全力的呼喊着,想要叫仍在洞外的队友进来躲躲飞落的石块。
            众人进了洞后,拼命的向前跑去,不知是谁踩中了什么东西,只听“吱呀”的一声,机关被触动,整个隧道霎时间明亮了起来,两旁分别有望不到尽头的烛台上燃起了明火。
            紧接着,是四周飞来的暗箭,刚刚逃出第一层囹圄,没过几分钟又坠入了蛛网。
            众人纷纷自顾自的躲避着暗箭和毒气的侵袭,包括我。我不知朝着什么地方靠了一下,那儿的墙就陷了下去,身子突然一轻滚入了一个凹凸不平的隧道里。
            我想,我活不成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一间溶洞中醒来,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存活下来。
            我撑着快要炸裂的脑袋,拖着身体靠在溶洞墙边,等到意识和体力稍稍恢复才站起。
            这是个天然的溶洞,但我头顶上的“天窗”仿佛有些人工的痕迹。我大量了四周,发现有个通道外有亮光映射进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走进了那个通到里。
            奇迹!真是奇迹!将近万年从未有外人涉足的古悉兰遗迹中居然有活人活动的痕迹,他会是古悉兰的遗民吗?
            正当我望着这个石洞打造的房间端详时,背后传来一阵富有磁性,略带些苍老的嗓音:“你来了!我等你等了九千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2 01:59
              第二章预告:
              第二代男女主相继登场,虽然他们早期从未会面,但命运的红绳却将他们悄悄的联系在一起,敬请大家期待!(考完试时间多,明晚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22 02:05
                随贴附送楼主亲拍美图,浏览量超1000楼主爆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2 02:06
                  第二章 初见始于樱花(1)

                  春日的暖阳悄悄的抚摸着安诺尼斯的大地,清晨第一缕曙光点燃了兰溪镇后山。整座山坡上,层层渐变的“红云”亲吻着草地。在这如少女脸庞般烂漫的“云丛”中,一群豆蔻年华的姑娘犹如踏着清风,从“云丛”中缓缓飘出。
                  那是悉兰七大族之中,崇尚自由的安诺尼斯族的姑娘们。今日,是她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因为在安诺尼斯的传统里,若是有姑娘恰好在每年兰溪镇后山第一丛樱花盛开的时节年满十五岁,那么就可以参加成人礼,从那之后,姑娘的命运将由自己决定。
                  像往年一样,樱花丛中早已聚满了人。在这些人中,有今日的主角,以及陪伴她们的家人,还有……早已对这些姑娘们倾慕已久的小伙子!
                  蓝渃是这百把个姑娘里的其中一个,对于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早已不期待。幼时的她无意间听到了母亲和外祖父商量着是否要将她许配给神宇族的六艺宗主。而她那素未谋面的父亲听闻此事后,二话不说就答允了下来。从那以后,蓝渃几乎都是数着手指头过日子的,她不知道还能过几天自由自在的日子。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从你身边悄然流逝,今日正好是蓝渃十五岁生日,等到成人礼一结束,母亲就会将她送到那陌生的宅邸中,成为六艺宗主的夫人。
                  形如柳条涓涓俏,面若桃花映妖娆。姑娘们在经过一系列的复杂仪式过后,终于在她们梳理了大半天的发式上插上象征着她们成为一名女人的发簪。
                  蓝渃没等母亲,独自一人悄悄溜走了。她漫步在樱花丛中的石板路里,手中不停的揪着方才仪式上佩戴的花环上的花。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岔路口,她一时不知该走哪边。只听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叫唤,原来是母亲和她的侍女跟了上来。
                  “哎哟…我的蓝儿,你就不能等等母亲吗?”蓝渃的母亲气喘吁吁的说道,“母亲这把老骨头可比不上你们这些个姑娘咯!”
                  蓝渃放慢脚步,将花环递给侍女阿宁,顺势搀扶住母亲:“母亲,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会会我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啊?”
                  蓝渃的母亲突然停下脚步,惊愕中带着诧异的看着她:“怎么?你想清楚愿意嫁给他了?”
                  蓝渃看着母亲思虑良久:“母亲,既然你与外祖订下来我和他的姻缘,我得先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然你希望你的女儿倒贴他人吗?”说完,蓝渃戳了母亲一下。
                  正当蓝渃的母亲回话时,一名侍从神色匆忙的冲到她们跟前:“禀澜君夫人,在下有要事禀报!笃国公请您即刻前往暮色城一趟!请夫人速速前往。”
                  听完侍从的话,澜君夫人拉住蓝渃的手嘱咐道:“蓝儿,母亲要去舅舅那儿一趟,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在家好好待着,别出去惹事了。阿宁,照看好小姐!”
                  “是,夫人。”


                  回到家中,蓝渃开始正式的对自己的未婚夫来了种说不出口的兴趣,她便通过府里的侍女、侍从们打听。无论是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还是官方放出的消息,着实把她吓了一跳!更甚的,还有说她未婚夫是断袖!
                  听了这么多,蓝渃总结出了以下几点:
                  一,她的未婚夫是近邻神宇族人;
                  二,他父母双亡,年纪轻轻的便承袭了祖父世袭之职;
                  三,他不是断袖,且,他有着如同女子般秀美的容颜,七大族中有不少女子对他倾慕不已,可却没听说他与谁有过故事;
                  四,他的名字,叫穆子卿。

                  这天,蓝渃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阿宁在外间早已打起了盹。一个对于当时女子来说,十分越界的想法涌上她心头——她想独自见一见这位未婚夫,然后将一些事与他说清楚,或许她就能脱离这婚约桎梏了。
                  第二天天没亮,宅邸里两个穿着深色斗篷的身影小心翼翼的迈着步伐,生怕吵醒这宅邸里的每一个物件。在穿过一群忙碌的仆人之后,她们从角门成功的就出了大宅院。
                  “可吓死我了!小姐,您想去见六艺宗主为何不能等夫人回来了再去见,偏偏这个时候去呢?”
                  蓝渃一边拉着阿宁,一边走着和她说:“要是让母亲知道我是去拒婚的,那就……”
                  “啊?!小姐,您要拒婚?”蓝渃连忙用手捂住阿宁的嘴,“嘘!连你也不能够告诉。”
                  阿宁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连连点头。

                  两位姑娘用钱财租了一辆马车,赶在日上三竿以前赶到了六艺宗主私宅。
                  快要下车时,蓝渃再三询问:“你真的打听清楚了吗?穆子卿不住官宅那儿吗?”
                  阿宁拉住蓝渃的手,调侃道:“小姐呀!你就相信我吧,难不成阿宁我还会骗你不成?你就放心去见六艺宗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3 02:00
                    简单的安置车夫之后,蓝渃与阿宁两人立在六艺宗主私宅门前。蓝渃的心中十分忐忑,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拉下脸来做这样的事。
                    蓝渃转过头去用眼神示意阿宁,阿宁点了点头,径直走到大门前,轻轻的叩了三下。片刻,一名书童模样的少年来为她们开了门。
                    那书童打量了俩人一番,问:“两位姑娘从何而来?求见宗主有何要事?”
                    “快去通传你们家宗主,这是蓝渃小姐!”
                    那书童显得有些不耐烦,“蓝渃小姐?我可没听说过我们家宗主认识这么一个人。你们从哪来的?”
                    见那书童语气中略有着赶人的意味,阿宁也来了气: “你这人怎么和我们家小姐说话呢!我们小姐可是兰溪镇澜君夫人的……”蓝渃拉了一下阿宁,“小姐,你怎么不让我说下去了?”
                    蓝渃将阿宁拉到一旁,俯下身对那书童说:“小弟弟,待会你进去的时候顺道和你们家宗主说,他的未婚妻要来找他谈些事,辛苦你了!”说完,蓝渃将身上佩戴着的璎珞塞到书童手中。
                    那书童得了好处,笑眯眯的回道:“好!姑娘既然都开口了接下来的事都好办。”说完,他便朝着宅邸深处奔去。
                    “阿宁,你看到了吧,这就是安诺尼斯与其它古族的不同。”

                    宅邸内,六艺宗主穆子卿正临摹着一幅丹青,只见门外一声通传,原本全神贯注的穆子卿忽而一惊不慎落笔过重,一幅丹青就这么毁了。
                    他将笔随意的往桌上一丢,顺手抽走侍从为他准备好的手帕擦拭着手掌,将手简单的清洁后走到那通传的人身边,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他,说:“我不是说过,在我忙的时候不能有人来打扰吗?这次又是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
                    通传的人跪在地上,一字一句的阐述:“禀报宗主,门外来了两位姑娘,说是找您有要事,就……”
                    没等那人说完,穆子卿便打断了他:“打住,什么姑娘的一概不见,不过是像往常一样,送些本宗主有的没的物件罢了,随意打发走就是。”
                    通传那人听完这话后仍旧跪在那,也没起身。
                    穆子卿看他那样,便开口吼道: “你怎么还不走!”
                    那人支支吾吾的,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
                    这时,在场的一位侍从说话了,“宗主若不再听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再定夺。”
                    穆子卿端坐着,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人,“嗯,那就听嵩华先生的,你说下去吧。”
                    只听那人缓缓道来,直到说到“澜君夫人”与“未婚妻”时,穆子卿不知为何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我还以为我那未婚妻会和别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呢!原来也和那些想与我一亲芳泽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嵩华,你说该怎么办?”
                    嵩华,便是方才出来和事的那位,与穆子卿说的上几句话,因此穆子卿拿不定主意时,会问问他的有什么建议。
                    “此事为宗主家事,在下不便插手。还请宗主定夺。”
                    不知是好奇心使然还是怎么了的,穆子卿冒出了让嵩华代替自己与蓝渃见面的想法,他想借此机会高高的嘲讽一番安诺尼斯与悉兰王室。

                    门外,蓝渃与阿宁在烈日的炙烤下几近晕倒,仿佛是救命稻草般,来了几个仆人领着她们俩进了门。
                    蓝渃人生中第一次见到如此奢华的宅邸。虽说宅邸的主人是个男人,可当她踏入宅邸的那一刻,一种成熟男人身上才有的稳重被潜移默化的融入在这一件件物什中。宅邸的主人是个有深厚文化内涵的男人。
                    可在这如黑夜般沉静之中,却有那么几个婆子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在说:还没成婚就先入了门,不要脸!
                    侍从按着穆子卿的安排,将蓝渃两人引至书房,侍女为蓝渃送来了解渴的茶水,蓝渃不顾形象的一口闷下去。
                    蓝渃怀揣不安的坐在书房里,她不知道见到未婚夫该如何开口提那事,也不知他是否会应允,她开始有些后悔来这儿了。
                    等了大半天,也没见人来,蓝渃让阿宁先坐下休息,自己想起来走走。
                    正当她在成山的书房里转悠着快要迷路的时候,转角处,她的眼迎上了一双会说话的眼。
                    眼睛的主人看起来有二十左右,身着常服,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扎起,让蓝渃印象最深的是他那一圈绕在唇边和两腮青青的胡渣。
                    两人足足对视了好一会,直到蓝渃开口才打破了这尴尬的宁静,“你就是六艺宗主穆子卿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3 02:02
                      @玄梦沧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3 02:03
                        这回修改过,抛弃之前写的很多老土的套路,换个新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3 02:07
                          今晚更新完缪尔五世部分和芒雅部分停更几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23 22:47
                            第二章 初见始于樱花(2)

                            卡伦卡亚

                            六年了,与她相识已有六年了!
                            这六年来,江囿一直遵循着与她的约定,等到每年卡伦卡亚被这小花染成一颗紫色星球时,相约在这棵见证了他们初见的樱花树下会面。
                            今年是第六年。
                            江囿靠在樱花树粗壮的树干上,回忆着六年前第一次遇见她的那一天。
                            那时他才七岁,是个只会在泥里打滚,整天浑身脏兮兮的孩子。每天与发小一起,靠窃取庄园主的钱财和物资换得温饱,虽然他早已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做司克兰伯爵家的奴隶。
                            在遇见她以前,江囿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凌驾于那些把他当作牲畜驱使的奴隶主们,他希望有一天那些该*的喝人血的贵族都能够去*。
                            因为在他成为一名任人宰割的奴隶之前,他也曾是一名贵族的后代,身上甚至还流着一部分王室血统。可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就是耻辱,他不承认自己是王室的后代。
                            成为孤儿后,他就与同母异父的哥哥失散了,辗转中,奴隶贩子见他骨骼健壮便将他贩回了卡伦卡亚,自此他便与唯一的亲人失散了。
                            在与满车来自不同族群的人中,江囿因此也结识了他的发小——来自狼族的查克与京寰族的施克东。除了施克东与江囿一样是孤儿之外,查克是被母亲无奈之下卖掉的。
                            从那次无意间,三人一同在搏击场上不相上下的时候,他们的友谊就此结下。
                            江囿成了司克兰伯爵的家奴后,查克和施克东一直陪伴着他。他们一起在司克兰伯爵庄园附近的空地上,用石块搭建了一间他们的小屋,闲暇时三人一同在小屋里饮酒作乐。
                            这天,江囿刚刚为司克兰伯爵家的马棚清理干净,正在回家路上时,他经过了一颗三人合抱大的樱花树。不知是忙碌了一天的他太过于劳累还是其他原因所致,樱花树仿佛有着魔力般的,江囿就那样倒在了樱花树下沉沉睡去。
                            他做个了梦,梦见了母亲,唯一给了他慰籍的母亲,正当他伸手去抓住母亲朝他伸来的手时,他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他被吓醒了!
                            江囿猛地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如烟雨般空灵、清澈的瞳眸。春日的微风轻轻的撩起她耳鬓深海般的秀发。江囿坐在地上仰望着坐在独角兽背上的她。
                            她是那样水似的温婉,她是坠入凡间的星辰吗?江囿心里想。
                            不知怎么的,江囿忽然感觉自己蓬头垢面的样子在她面前十分的不雅观,他正要站起来的时候,那骑着独角兽女孩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地惘然的他。
                            回到家里,已是日落时分,江囿似乎还没从刚才的美梦中醒来,怔怔的坐在床上,回想着那双烟雨瞳的主人。
                            他是多么想走到她身边询问她的名字,可他是那样的狼狈,那样的卑微,他只能静静的在鞍下仰望着她,就像仰望着夜空中的月光。
                            “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有人拍了一下江囿的肩膀,他回过神来,是施克东,“没什么,只是今天比平时干的活多,有点累罢了。”江囿没把方才的经历告诉史克东,他认为以后或许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施克东搭上江囿的肩,坐到他身边,“累的话就早点休息。唉,我看你今天怎么有些不一样?”
                            江囿有些疑惑,“哪里不一样了?带着马粪的臭味吗?”
                            施克东听了这话,顿时捧腹大笑起来:“哎哟喂我的好兄弟!今天一进屋我就看见你魔怔了,没想到连说的话都糊涂了,实话告诉你吧,你今天眼里有星星。”
                            江囿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怎么说?”
                            “就是……仿佛遇到了什么开心事。”
                            江囿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正当施克东继续问下去时,查克回来了,“嘿!兄弟们,今天可把我累坏了,一起去河里洗澡怎么样?”


                            江囿所认为的观点是错的。他再次见到她了,当然不是偶然,也不是刻意。
                            这次是在他的老东家司克兰伯爵家里,那烟雨瞳的主人正是第十二代司克兰伯爵——洛安之妹。
                            那天司克兰正要出行,江囿牵着马到他跟前,俯在地上当作人肉垫,让司克兰踏着他的身体上马。
                            听司克兰伯爵的马蹄声渐渐远后江囿才慢慢站起。他的眼神无意间瞥见了阳台上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是她!居然是那天的女孩!
                            江囿头也不回的跑了,他知道那女孩认出了他,可他不希望她只记住自己浑身灰扑扑的样子。
                            夜里,江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查克也没睡。多年的相处经验下,查克看得出似乎他有心事,便扯了扯他的衣角,将他带出门外去问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24 02:02
                              “你怎么了?有事可别瞒着我,从那天起就这样了。施克东都把你那天的异常告诉我了。”
                              “我……没事。”
                              “没事?又说没事,从认识你开始你有什么事都自己扛,有什么问题,说出来兄弟帮你一起解决不好吗?”
                              “查克。”
                              “嗯?”
                              “你认为我这样的人有资格去喜欢别人吗?”
                              查克没有回答他,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回屋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24 02:06
                                缪尔五世与芒雅部分是信息量最大的部分,写作特色参照了西方小说的写作特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理不顺的关系以后的剧情里会解答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4 02:08
                                  @无忧无忧w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24 02:08
                                    哈喽,大家久等了,我的书被我搬运到华夏天空小说网连载更新了!粉丝们可以到华夏天空小说网收看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8-12 15:11
                                      我在华夏天空小说网更新到第五章咯,最近会频繁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20-04-25 15:2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