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五十年代吧 关注:3,682贴子:736,207
  • 12回复贴,共1

【练笔】近日关于知青“历练”的感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度嫂


回复
1楼2019-05-26 21:18
    【练笔】近日关于“知青”历练的感悟

    最近,有幸先期阅读了一本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的文字材料,泱泱30多万字,不乏一些经典文章。文章大多诉及到当年知青下乡的艰辛,火车一声呜,离别泪断肠,十年知青苦,一生终难忘。很多文章诙谐幽默,记载下青涩懵懂,记载下那年那事那人,真实切肤,再现十年间中国一段扭曲的历史,一代知青人的无助和彷徨。


    也许,因为自身走过这段历史,所以有点麻木。虽然五十年旧话重提,好像真的没有激动不已。淡淡的、淡淡的,仿佛只是看了一张往日的旧照。倒是材料最后几篇建场老同志的回忆录,让我无比震撼,陷入了沉思。农场是55年9月始建的,那时候前身是劳改农场。在一片荒草甸上,建场老同志坐着嘞嘞车行走在水泡和塔头墩间,偶尔看到白桦树上留下的标记,这便是农场最初的原址了。所以的食品都靠人拉马驼,晚上在荒芜原始的黑土地上露营,我能想象当时的那份艰难。因为塔头墩带草,最初的开荒主要是靠人力,25个劳力拉着犁铧背负着烈日,身后是一片黑白间隔的农田。白的是雪,黑的是千年沃土,我能想象当年的情景,能看到那份艰辛。


    很多老同志,我们下乡时已经成为农场的各级领导或者老职工,一身黑装土了巴叽,说话带着不干不净的东北口语,可是那时候他们已经在农场工作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在他们身上实在看不出有多伟大,可农场一望无际的千晌良田片片都连着他们手上的层层厚茧。我不知道当年这些转业军人、这些新中国的第一代拖拉机手,离开城市、离开故乡时有没有被红花欢送,不知道他们下乡有没有感到委屈,不知道那时候他们是不是被叫“知青”。但是他们是真正的扎根农场的第一代知青,真正做到了“扎根农场一辈子,献了青春献子孙。”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想那么多,或者当时压根就没有“返城”这一说。同时,我还想到那些曾经的劳改犯、就业的“二劳改”,先不说这里面本来就有不少“人民内部矛盾被拔高处理”的冤假错案,即使没搞错我还是觉得农场的今天包晗有他们的一份付出。没有这些人,就没有农场的今天,这是不用置疑的。战争的荣誉靠无数战士尸骨的堆积,农场的辉煌是一代代垦荒人的生命付出,青春绽放的嫣红一样美丽,你无法区别它原始的善恶。


    下乡五十年了,很多问题重新认识,重新评估。这场影响中国千百万家庭的人口迁徙运动,史无前例,后不可效仿,但就事件本身来说确实是一件影响力极大的事情。我隐隐约约看到从50年代开始就有屯垦戍边,调整城乡人口结构的举措。记得那时候有个电影“天山的红花”,说的就是新疆兵团建设的事情。有一本小说“孔雀坝的故事”说的是五十年代昆明社会知青开发孔雀坝的故事。还有上海62年的围海造田,都是一些上山下乡的先例。这样看来上山下乡也不是老人家心血来潮拍脑袋的,只是到了六十年代末期,竟演绎成这般的轰轰烈烈壮举,多少是有点受那场运动的无奈之举。先不说功过千秋,其本身对中国现代史的影响、对千千万万知青家庭和知青本人的影响,恐怕是怎么评估都不为过了。由此而衍生出无尽的可歌可泣的知青故事、衍生出至少三代人的社会和文化畸形问题,恐怕也是始料未及的。


    曾经一度,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委屈的人,是农场最应该立史进馆的人,但是在这些老同志的文章中,我看到了一份惭愧,一份差距,其实他们才是应该进馆立碑的人物。只是我们在农场六十多年的建场史中演绎了最精彩的十年,最大的改变了农场的文化和生活。由此心中的委屈已经荡然无存。知青返城,让农场“闪了”一下,其中的刻骨铭心是我逐渐领悟到的,也由此可看到知青当时在农场的主体作用。
    写农场老同志故事的作品很多,记得五师宣传科郑加真同志就写过一本“江畔朝阳”,老潘还提供了插图。只是以往的上山下乡都没有那般规模,引起的重视自然不及。冥冥之中我认识到,知青的这场上山下乡运动不是首创,只是将一桩一直在做的事情继续延伸,只是在那个特殊年代把事情做到了极致,现在想来也是十分可笑,却也有几分窃喜。


    如今,我们也是老同志了。知青都已70上下了,不出几年中国历史上最具生气的一代人终将退出历史舞台。有说这一代人最吃苦、最坎坷、最具战斗力。同时也有说最无知、最单纯、最具破坏力,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历史终将回归理性,知识和科学终究会主导世界的前行,对比农场建场的老同志们,我毫无怨气,知青的那点“了不起”荡然无存。


    愿老同志们和已经走进老同志行列的知青战友们,放松心情,愉悦晚年,有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健健康康的心态,笑看十年风云,淡泊人生功过,珍惜当下幸福,不求人有百年,开心就好啊!



    2019年5月26日 随笔


    回复
    2楼2019-05-26 21:19
      知青,我老农就是知青,在农村待了整整十年,知青到农村去的时间比我还长久的可能不多了,我作为知青的一份子现在想想还真没什么可说的,下乡你苦吗?苦,可是我们的父辈比我们更苦。这样一想就释然了。问好老丁!


      回复
      3楼2019-05-26 21:38
        向知青大哥大姐们致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5-26 21:48
          今年是知青上山下乡五十周年,光阴似箭,当年的那些知青现在大都七十岁左右了。岁月是一首歌,成千上万的知青在火红的年代挥洒热血,用汗水和青春写下了壮美的青春之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5-26 23:00
            昨天我们聚会还说起,知青一代的历史将永远载入史册,将任由人评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7 11:38
              因最近替一本知青回忆录校对文字,看到一些建场老同志的文章,故而感慨。
              谢谢各位知青好友,我们共同走过那一段历程,所以能相互理解,成为好朋友!


              回复
              9楼2019-05-27 17:58
                喜欢老丁的文章,大实话,第一代开发北大荒的先辈们,确实比知青一代更艰苦。



                回复
                11楼2019-05-27 20:49
                  老丁大哥是浑身充满正能量的人!什么“历练”?什么“炼狱”?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让后人去评论。
                  保重身体才是宗旨。祝我尊敬的老丁大哥健康快乐!


                  回复
                  12楼2019-05-27 21:09
                    我是老三届插队知青,在生产队整整待了四年,比起老农时间算是短的。这四年可真是战天斗地啊!
                    铁姑娘队队长,生产队付队长,兼武装民兵营付营长…,在农村入党。回忆这一生,也就是这四年最出力,不说也不提了。当下身体健康最重要,珍惜每一天,快乐度晚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5-27 22:55
                      在那个年代里整个国家都在打摆子,知青是人在高烧之下的产物。所谓劳改农场是为谁准备的,是政治的需要,是阶级斗争的需要,内中隐含着多少的冤屈!还好这已经成为了过去。用现在科技的力量只要把坦克改造成推土机、挖掘机,那么多心酸的往事、可歌可泣的事都不会存在。不过通过非人的历练后,才知道今日的甜。科技的进步国家的富强让这种事应该不会再发生。


                      回复
                      14楼2019-05-29 11:14
                        谢谢各位关注,这几天忙乎进网只是匆匆一撇,怠慢啦。


                        祝各位愉快!


                        回复
                        15楼2019-05-29 19:53
                          知青这个话题,尤其是老三届共计六届中学生一股脑被自愿下乡,这绝对在古今中外是空前绝后的,所以永远是个话题。上千万十几岁的小娃娃,被忽悠成红卫兵小将,转眼间完成了历史使命,不下乡干什么去?过去有人说青春无悔,也不知那时候有他悔的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5-31 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