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杀机吧 关注:198,855贴子:7,304,429

『The Breath』迈克尔x劳丽同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骨科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09 10:00
    ~这里是简介&食用说明~


    The Breath/呼吸。

    迈克尔x劳丽骨科架空向同人文。

    劳丽是还在上学的高中生,其他的都按照原作来。非傻白甜,校园霸 凌相关。生活还是很残酷的x

    楼楼不是第一次写文,质量可以放心。关于剧情如果有建议可以在私信里告诉我噢!

    前言就到这里,还有不清楚的就问我吧~另外楼楼还是学生党可能不能及时回复,但看到了就会回答的~我也很喜欢和大家互动!(。◝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09 10:01
      等我写完第一章再来。先起个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09 10:01
        就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09 10:09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6-09 10:09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6-09 10: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09 10:1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6-09 10:16
                  序章

                  尽管当局拼命遮掩,这个怪异的消息依旧不胫而走:玛德琳高校的女学生在睡觉时听见床下有浓重的呼吸声。这是珍妮传出来的消息,当时她吓得浑身打颤,只能蜷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完全不像是那个在白天欺凌劳丽的——不好意思,扯远了,让我们继续。

                  这个可怜的女孩儿等待着噩梦过去,床下的人却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她既不敢出声也不敢动弹,本以为僵局就要这么持续下去——好在时间凑巧,黎明很快到来。模糊的阳光里,紧绷许久的神经松懈的那一刹那她立刻失去了意识。珍妮关于那个夜晚唯一的记忆就只剩下那粗重的呼吸,她找到当局求助,却不了了之。没有任何人看到形迹可疑的人出入女生宿舍,可有关觊觎女学生的危险人物的传言却传开了。

                  她站在一张表面光滑的橡木长桌前,对面是正无所事事地喝着茶的大胡子警 察。珍妮看起来很愤怒,事实上她的声音也确实表达出了这种情绪:“你们不懂!他就在我床下…一个危险人物就在我床下,明白吗!他随时可以杀了我,就像杀死一只小鸟那样!你们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那个长着大胡子的人只是不温不火地笑着:“青少年时期人们都会变得敏感多疑——尤其是女生,珍妮小姐。关于您的安全我们当然会保障,但那是在您想办法证明这个危险人物的真实性之后。”

                  她正抬起手想要在那张肥胖的脸上来那么一下,背后却突然传来一个令人诧异的声音。珍妮轻而易举地就认了出来:那是劳丽,有气无力的没有感情的声音——她一直保持着没有波澜的声线,即便是感到疼痛时也不懂变通。她讨厌劳丽这个样子却又拿她毫无办法,但还是先听听她都说了些什么吧:

                  那个瘦弱的,眼周黑影浓重的女孩儿说:

                  “我也听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09 10:26
                    ~序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09 10:2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09 10: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09 10:48
                          gk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09 11:06
                            可还行


                            回复
                            19楼2019-06-09 11:08
                                *第一章

                              她不记得这种事情开始多久了。
                              不是什么普通的事情,尽管在学校里这不算稀罕:就是无缘无故的孤立,储物柜上的涂鸦,食堂里背后的窃窃私语,和偶尔借一点零花钱而已。你不需要太在意这些事情,这已经比很多人都要好得多…有人这么劝过劳丽,但实际上他对她所经历的一切一无所知。她不会微笑,并不是因为珍妮那些滑稽的把戏。那是一种不幸,从她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她在很小的时候就从邻居口中得知了自己有个哥哥,尽管父母从未承认过这一点,她还是从母亲的行踪里找到了端倪:每个月的某一天,母亲都要乘车去一个远在镇子另一头的地方。那一定是某个秘密被隐藏的地方,说不定就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哥哥——难道他是被寄养在其他的家庭里了吗?

                              劳丽对他充满了幻想。她有时候会坐在窗旁,两手支在脸颊想着他的样子:金发还是棕发?应该是和自己一样的金发吧。他会有大大的眼睛,还是小小的嘴唇?他的手心很温暖吗?他喜不喜欢下雨的日子?他是知道自己有个妹妹呢,还是一直被别人蒙在鼓里呢——

                              没有人能解答这些问题,劳丽也不指望双亲来揭开真相。但是渴望仍在不断滋长,终于在某个大雨瓢泼的日子她偷偷地离开小学,乘上陌生的巴士沿着猜测的路线行走。她不知道母亲的终点是否和自己一样:一家氛围良好的疗养院,墙上贴满了让人舒服的浅褐色墙纸。宽敞的大厅里放着几排座椅,几个人分散地坐在上面看着报纸。玻璃门的旁边就是前台,那里的女士看起来很面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09 11:12
                                劳丽一手捏住口袋的布边,放慢脚步走向前台(其实几乎是挪过去的)。在那短短十几米里她想了很多东西…而最行之有效的办法果然还是直接确认。在她的再三请求下,工作人员终于把那个记载着病人名录的厚皮本子交到了她小小的手里:杰克,莱斯特,斯蒂芬…一串名讳就那么飘过,而她的指尖最终顿在一行毫不起眼、潦草至极的字迹之上。

                                迈克尔…
                                迈克尔·迈尔斯。

                                她在心里默念自己的名字。劳丽,劳丽·迈尔斯…

                                难道这是她的…她一直梦想着见到的血亲?一个被关在疗养院里的——连自由都没有的精神病人?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她希望就是这样,她希望这个人的确存在,自己的那些梦都不是空想。但她又不希望他是迈克尔迈尔斯,这个住在隔离区的精神病人…

                                在母亲接她回家的路上,她坦白了白天的行踪。女人吓了一跳…她本能地想要掩饰自己惊愕的表情,却还是被抽动的嘴角给出卖了。握着女儿没什么温度的手,她只好和盘托出,当然还是减少了一些细节的:是的,迈克尔迈尔斯是你的亲哥哥。他因为…某种原因,在你出生之前就不得不呆在那里…但是他的情况很好,我向你保证,亲爱的,他一定会回到我们中间来的。

                                劳丽对她母亲的保证不感兴趣。“可他为什么会在那里?为什么,妈妈?”

                                更漫长更尴尬的沉默到来了,一层薄薄的汗水粘附在女人的额头。她显然不擅长撒谎,正在绞尽脑汁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

                                “因为……噢,不…亲爱的,别问了……那太残忍了……”

                                通过相连着的掌心,劳丽察觉到了她的哽咽和悲伤。母亲扭过头去假装注视着昏暗的暮色。女孩儿不再说些什么,更紧地握住了那大得多的手掌。她神色如常,既没有哭泣也没有崩溃。我想你会明白的,她的笑容已经葬送在了童年的孤独和迷茫里…而珍妮所做的那些努力,比起痛苦更让她觉得滑稽。

                                她不知道如果自己再继续探究下去会发生什么事,也不清楚这么做对于他人来说是否是正确的。但她心里明白:她一定会这么做,直到这副躯体被毁灭。她会找到那个原因,然后见到迈克尔·迈尔斯——她要亲口问问,他记不记得自己是某个人的哥哥——

                                生活从未改变过,她会按部就班地从小学毕业,不断成长一直到读完大学或者中途辍学。她会成长为一个普通人,顶多是脑袋里留着一些儿时遥远的梦——如果迈克尔没有在那年从疗养院逃出来的话。


                                然而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从最初起就已面目全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09 11:12
                                  ~第一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09 11:12
                                    先上课去了,晚上有空再更~•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09 11:16
                                      @麦克白-北雪 你高考应该结束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09 11:38
                                        你爸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09 11:57
                                          居然是我最爱的迈叔,期待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09 20:12
                                              *第二章

                                            好极了,重大进展。

                                            上初中的时候,她知道了迈克尔·迈尔斯的出生年月,还在母亲的相册里看到了他小时候的照片——如出一辙的金发,眯着的棕色眼睛清澈却不明亮。他看起来好像在想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男孩儿注视着镜头以外的地方,神色漠然,就像身旁的父母并不存在一样。那副空洞的表情看起来难以捉摸,这副模样劳丽从未在另一个孩童身上见过——事实上,在大人身上也从未见过。

                                            可不管他再怎么不寻常,也只是一个刚刚能背起书包上学的孩子而已。劳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送到疗养院——还是安保严密,戒备森严的那种——进行耸人听闻的精神疗理。她没怎么听过关于那方面的传闻,心里却觉得不安:她害怕迈克尔遭受了自己所无法想象的对待…斥责,辱骂,甚至是殴打。远离家人的地方,什么都可能发生。

                                            而那个原因,那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不管她怎么寻求,都始终没有触碰到答案。每次差一点就要成功的时候——母亲总是会立刻闭紧双唇不再言语,或者干脆扭过头去结束交流。

                                            母亲不希望她再知道有关迈克尔的任何事情。她很少和劳丽提起他,也从未答应带她一同去疗养院看望。所以她只好在梦里,或者在邻居的回答中,见一见那个陌生的男孩儿的样子。她本以为邻居的大嘴巴子能带来什么惊喜,结果就算是那样喜欢说三道四的家伙,竟也对此守口如瓶。

                                            即便这样会让你失望,此刻我还是要说:这个女孩儿对她兄长的了解就止步于此。而那个我们都心知肚明的残忍的秘密,(这里是月光光心慌慌原作的原因)还从未有人和她提及。

                                            但是别急着沮丧——她可没有忘记迈克尔。相反,他在她的梦中经常出现。一开始只是个模糊的影子,然后逐渐有了形状。她在高中开始梦见他的样子,高大的身影,被遮挡的面部,后来加上了粗重的呼吸声——对,呼吸。有几次那个声音大到让她以为迈克尔就在床底。

                                            可是后来梦境渗透到了现实里。轻掩的门扉后,昏暗的长廊边,甚至是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她越来越频繁地听到呼吸声,每次都让她的心跳失去原有的节律。而最令人诧异的是她从未见过迈克尔,却知道那就是他发出来的声音。
                                            而这一切都是在珍妮开始了她的计划之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09 23:27
                                              还没写完,先丢上来。稍安勿躁,骨科剧情很快就到~
                                              另外有想要更新艾特的亲们在这楼评论区留个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09 23:27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0 09:33
                                                  666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0 10:58
                                                    那是个还算严密的计划。几个高中女生就已经懂得如何不留痕迹地把人耍得团团转了——暂且算作夸赞的同时,你也得意识到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我们之前提过,在玛德琳学校里,这不算是司空见惯,却也称不上特殊。而那些为了达到目的所使用的手段——就是无缘无故的孤立,储物柜上的涂鸦,食堂里背后的窃窃私语,和偶尔借一点零花钱。仅仅是这些,却也不仅仅是这些。

                                                    计划开始实施的那一段时间,劳丽曾经天天想着如何才能找到理由从学校溜出去那么一会。那个瘦弱的金发女孩儿背着空无一物的双肩包,垂着脑袋独行在停放自行车的棚子旁。她没有因为其他女生尖利的笑声而胆战心惊,也不怎么在乎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劫道还是围堵。她只是想着——要怎么才能脱离出去,哪怕只有几分钟?无论是感情还是学业…一切都让我很失望。

                                                    噩运从不落单前行,家中也是每况愈下。母亲的话语一天比一天少,劳丽回家时甚至得不到一句欢迎。她就像一颗走到生命尽头的树,正慢慢地枯萎下去。可是劳丽又能做什么呢?无谓的询问还是劝慰——都不行,她甚至不知道母亲消沉的原因。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家里的灯光变得昏暗,水管堵塞却无人修理。父亲已经长久未归,也许一个月也许一整年——劳丽已经无暇再去记起他的样子,每天忍住思考未来的冲动就已用尽了全部力气。她有什么可想的呢,现实中的一切已经糟透了。如果在幻想的世界里依旧遭受打击,生活就太可悲了。

                                                    但在内心深处却有一道声音响起:这一切都和迈克尔·迈尔斯脱不了干系。他究竟是亲生血肉的兄长,还是自出生来就一直带来灾难的恶魔——她对他的感情愈发复杂,而那时她也从未想过,不久之后他们就会见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10 11:11
                                                      ~第二章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10 11:11
                                                        有没有hs,没有就不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6-10 11:13
                                                          第三章多久更,不够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6-10 20:19
                                                              *第三章
                                                            因为我的思想太过琐碎,这个故事正在变得零零散散——在此我致以歉意。
                                                            不过好在,关于劳丽的过去已经谈的差不多——这就意味着一切终于能够按时间的顺序来发展了。上回咱们说到哪儿了来着?噢…对,警 局。充满烟味儿的空气,气急败坏的女孩儿和大胡子警 员。还有一个前来作证的不速之客——
                                                            她转过头,看见那个女孩儿站在模糊不清的阴影里。那一刻珍妮的蓝眼睛里是什么样的感情?鄙夷,对。但鄙夷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掩盖潜在的恐惧。她不得不暂时停下指责来思考这个问题:在面对劳丽的那一刹那,她所感到的竟是恐惧。
                                                            这不对。这不应当。她才是高位者,是那个轻易地就能把劳丽踩在脚下的掌权人。她会让她疼痛,感到耻辱,逃避现实,甚至是否定自身的价值。但无论她怎样努力地羞辱折磨着那个身形,都从来没听见她单薄的唇中说出一句求饶的话语。
                                                            劳丽不喜欢珍妮带来的这一切。她会早早地离开教室,避开混混常走的路线。但珍妮清楚她这么做并不是因为恐惧。她是觉得麻烦,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不必要的麻烦——而非因为担忧受到伤害,更不是源于恐惧。她不害怕珍妮,她甚至会在施暴者最歇斯底里的时候出言嘲讽。既是换来的只是另一顿折磨,她看起来也没有后悔过。
                                                            棕色的暗淡的眼中有些什么?那清浅的水潭映不出太阳的光亮。那里没有未来,没有愿望,没有让人疼痛的甜蜜和朦胧的忧伤。那是清醒,对于一成不变的灰暗的现实的清醒——就像冰封的海水,冷的刺骨。可在其中又掺杂着名为迈克尔的幻梦。这就是劳丽的眼睛,珍妮最为讨厌的东西。
                                                            从第一次见到她起,她就打心底里觉得不舒服。那个淡漠、毫无波澜的眼神,就像一根尖利纤长的针刺进她的心脏里。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劳丽·迈尔斯在走廊上和她迎面相撞:瘦削的肩膀让碰撞更加疼痛,手机直接摔在地上,长长的耳机线立刻绷直也跟着滑落下来。
                                                            可她说了什么,劳丽·迈尔斯做了什么:一个淡漠的、毫无波澜的眼神,一潭棕色的死寂的水。一句没有感情的对不起,她的反应就只是这样而已。
                                                            劳丽的一切都让她恐惧。她的无所谓和莫名其妙的超然,她面对刁难平静自如的样子,她代替了哭泣的缄默,她锋利的眼神和难辨的行踪。她为什么不求饶?她为什么不会感到害怕?她为什么不肯说一句放过我,哪怕只是一句我很疼——
                                                            “你也听到了?什么时候?”
                                                            大胡子终于放下手中的塑料水杯,把那个接近躺着的姿势调整为坐。尽管依旧松松垮垮,他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珍妮沉默不语,劳丽向前走了两步,停在她身后半米远的地方。
                                                            “在家里或者在学校,相隔不到半天就能听见。很沉重的呼吸声,可能带着头套或者面具一类的东西。”
                                                            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她也听到了?而且不止一次,难道这个声音和她有关——
                                                            “先生。”
                                                            这呼唤是如此轻盈,却又富有魄力。像是玫瑰落在冰面上,但掷地有声。
                                                            “请告诉我,最近有什么危险人物在小镇出没吗?这个消息对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
                                                            她明白了,她明白了自己的那种恐惧。她不比劳丽强,这一点一开始她就知道,但直到今天才愿意承认。劳丽的一句话就能轻易地激起她的怒火和恶意,可她本人却对此毫不在乎。在每天欺凌自己的人面前,她依然能泰然自若地和警员对话。而那些计划又是什么:一桩没头没尾的闹剧,滑稽的跳脚戏。她没被承认过。一切就只是这样,从最初就只是这样而已。
                                                            我真希望那时候你也在那儿,当时的景色可比我描述的有趣的多:他一下子从椅子上坐直,胡子上的水滴因为剧烈的动作而颤抖起来。深陷在眼窝里的小眼睛转动了两下,最终指向那杯茶所在的地方。两片嘴唇动了动又合上,其中却留下一条小小的犹豫的裂缝。
                                                            他知道些什么。而且他清楚自己被那个金发女孩儿看穿了——从见到他的第一秒钟开始,她就知道他在隐藏着什么。一个恐怖的秘密,一个足以让全镇的人都恐慌起来的消息。可那是什么呢?是不知名的恐怖分子,逃亡的通缉犯,还是从疗养院逃出来的————
                                                            不管说不说,她都迟早会知道。与其相信那些被过度夸大的流言,不如现在就被告明真相。
                                                            “我不能告诉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消息已经在这破地方传开了。先是女学生的流言,然后——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说漏了嘴,大家就都知道了。”
                                                            “那个精神病人从疗养院逃出来的事情。”
                                                            “他的名字是?”
                                                            情绪忽然在一瞬间爆发了,滚烫的熔岩呼啸着扑向贫瘠的地面。她从未如此憎恨劳丽·迈尔斯,憎恨她不卑不亢的态度、冷淡沉默的灵魂、棕色的平静的眼睛和瘦削却从未垮下的肩膀。她恨她总是独自一人背负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她恨她对某种真相的执着。她恨现在正站在身后的,用简短的语句刺痛了自己的那个同龄的女生——
                                                            至于珍妮听见答案时的样子,就交给你自己来想象了。不要难为我…怎么才能描述一锅混乱不堪,正在沸腾的焦糊的粥?
                                                            房间里寂静无比,事实上每个人心里都在吸气。然后是一声浊重的叹息,“迈克尔·迈尔斯”,他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6-11 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