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明空吧 关注:19,755贴子:358,381

【超短篇】白茶清欢无别事女尊虐文,女尊背景的,以前没写过纯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超短篇】白茶清欢无别事
女尊虐文,女尊背景的,以前没写过纯这种背景的,试下
早上突然想到的,就是一边特别困,但我一边还特别想着这个,然后我就码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0 07:50
    2020-05-25 13:33 广告
    新坑玩个大的
    截止到下午三点
    十人回复双更
    二十三更
    三十四更
    以此类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0 07:51
      NO.1

      在被看到的一瞬间,那奴隶就松了手,这边那人只挥了下手,那两个小丫头便被带了下去,虽是满脸惊惶,甚至都掉了眼泪,却是强忍着没出一声…
      那奴隶拉着一个小丫头的衣角,不住的看着,眸中哀求意味越发重了起来,被人一脚踹开后,又忙跪好,踉踉跄跄的爬了两步,满脸急切,不住的磕头,却还是生生忍住了,不曾敢开口说话

      这边,文鸢要走的时候,便被扯住了裙角,那奴隶无声的哭着,满面泪痕的摇着头
      她突然好奇起来,吩咐了一句
      “行了,说吧”

      那奴隶忙跪正,不住的哀求着
      “主人!主人!求求您!求…求您…赏,赏条活路…都是奴隶的错…求您…求您了…稍抬贵手,放过,放过一次”

      见文鸢毫无动容之意,仅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那奴隶更是慌乱,拉着裙角的手都在颤着,却还是哀求着
      “奴隶,奴隶可以以命换命的…可以…可以…”
      他一时想不起来别的,却见文鸢这边越发的不耐起来,又慌忙求道“求求您…别,别杀了她们,您,您给奴隶一盏茶,不,不是,不是,半盏茶,就半盏茶的时间,奴隶一定让您满意的…放,放过她们…”

      文鸢又看了两眼,深觉无趣,便要转身离开,这一苑的奴隶全部跪下,以额触地,却无一丝杂音…
      世人都知道的,公主甚为厌恶声音,曾有过奴隶不知好歹,也许是紧张惊惶,未得吩咐便说了话,然后直接被活活打死了…还牵连了全家,一个活口都不曾留下…

      “主人…求您,给陈家留个女孩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跪下了,大气不敢喘一声,只余了文鸢一人,她缓缓开口,问了一句“陈家?”声音冷冷的,似乎要冻起来这所有人…

      “是…是…陈家,曾经的尚书府陈家”

      “但,但主人,她…她只是个旁支庶女,没…没有做错什么的…求…求…”见那奴隶还在说话,文鸢身边的银星一掌挥了过去,那奴隶被打飞了出去,又撞到这亭子的柱子
      吐了口血出来,却还是强撑着跪好,往前爬了两步,银星又挥了一掌,那奴隶撞到之后,迟迟跪不起身,却还是硬生生撑了起来,不过四肢都在打着颤,明显的受了内伤,如此反复两次,那奴隶喘息了很久,也未曾在跪起来,最后撑着爬了两步到脚边,轻声道
      “咳…咳咳…主…主人…息,息怒”

      阖府上下谁人都知陈家,昔年的尚书府在公主府上是个一禁忌,这许多年无人敢提及,如今竟被一个奴隶公然提了出来,众人全都屏气敛息,不敢动作,生怕被迁怒了…

      然文鸢那句陈家,只是她脑海中还未调出来那份记忆,她只知陈家是被她一手灭了的,府中上下无令不得说话也是她吩咐的,但缘何堂堂尚书府被一夜之间灭门,她似是想不起来了,不过隐隐有些烦躁感,自己竟无法掌控自己的记忆了,这种无力感,让她越发烦躁起来,准备回去,仔细融合记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6-10 08:0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6-10 08:13
          大号830加更福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0 08:14
            NO.2

            还不待那奴隶再说什么,文鸢就离开了,那奴隶便被带了下去

            文鸢回去后,便开始回忆
            她叫管文鸢,来这异世界的第三年了,这里是女尊的世界,以女以嫡为尊,却还是偶有男子继位的时候…

            而她,占了个比较好的身份,姜国嫡长女,端的荣耀尊贵,赐居太子府被婉拒后又被赐长公主府,虽无太子之名却已有太子之实,执掌两都十郡政事…

            刚来此的时候,她还在好奇,为何不要那太子之位,不然这边既干了活还没个名,让她有些不舒服,后来,似乎是想起来了,仿佛就是因为什么陈府,他才没有要这个名号
            而这个陈府似乎就是她现在记忆,有些断续的连接点。

            文鸢又仔细的想了想,似乎没什么落下的点了,然后他便唤人,带来了那奴隶

            那奴隶这会儿被带过来,已是气息奄奄,却还是挣扎着行礼,随后便求着
            “主…主人…主人息怒!饶…饶她们条命,您…您若不…不救,她们必定无活路了的…主人…主人…”

            见主位上的人毫无反应,那奴隶又不死心道
            “奴隶…都是奴隶的错,奴隶愿意以命抵命的…”

            这会儿,文鸢略抬了抬手,那两个女孩便被带了过来,蒙着眼睛,已然昏了过去
            文鸢又轻啜了口茶,淡漠道
            “想她们活命?”

            那奴隶刚刚见到她们之后便是一脸急切,现下更是慌乱道
            “是!求…求求您,饶,饶过她们…”

            文鸢放了茶盏,轻声道
            “那便说说吧”

            那奴隶有些懵,喃喃念着“说…说什么…?”后来又马上反应过来忙开了口

            “她们两个…都是陈家旁支的庶女的…奴隶…奴隶是与她们一支的…”

            “奴隶,没有与她们说过任何的陈家的事,五年前,她们还都小,不记事的…所以,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的…”

            他略顿了顿,见她隐隐不耐,更是慌乱起来,求道
            “陈家女眷只余她们两个了,求…求您留…留条命”

            良久,文鸢轻笑了声
            “怎么,想着有朝一日重复辉煌吗?”

            那奴隶更是惊惶,不住的磕头道
            “奴隶不敢!奴隶不敢的!奴隶是旁支庶子,父亲只是个侍从,又不受宠,所以生下来便与奴仆无异,是,是她们两个的父亲,求了情,又时常接济,所以,所以奴隶才会活到长大,适逢变故,奴隶父亲便吩咐奴隶,一定要拼尽性命护她们周全…”

            “主人,她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今日,今日也是奴隶的错,是奴隶过去找她们的…您放过一次好不好?”

            文鸢听着,越发烦躁起来…陈府究竟是为何被她灭了门的,为何想不起来了,这近年来,除了几个贴身侍婢外她不让府中人无令开口,一来,是他确实厌恶嘈杂的声音,二来她怕言多必失,有些东西他想不起来,便不如没有说的机会

            现下,她又不能直接问,又想不起来,自是越发烦躁起来,便冷冷道
            “你若是都是这些废话,那便没必要再说了。”
            语毕,挥了挥手,那两个女孩便被拖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6-10 09:57
              大号840加更福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0 09:57
                暖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0 22: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0 23:13
                    棒,直播耶。要加油哦,不要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0 23:25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10 23: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6-10 23:42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11 00:44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11 01: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1 01:21
                                喜欢,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1 13:49
                                  你多少个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1 22:27
                                    楼主更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9-06-11 22:29
                                      坑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2 00:40
                                        NO.3

                                        那奴隶见那两人都被拖下去了,自是害怕起来,忙道
                                        “主人!主人!奴隶错了,您想听什么,奴隶都说的,主人,您再给次机会,求…”

                                        他说着便呛咳起来,我打断了他,直接吩咐着
                                        “那便从五年前开始说吧,一炷香的时间”

                                        语毕便有人摆起桌案檀香来

                                        那奴隶顿了顿,随后便开始说起来,有些乱,但还能分清
                                        “五年前,五年前是陈府被灭门的时候…那时因为陈府嫡子不愿做太子妃,您便婉拒了皇上和您父君的好意,便住进了这长公主府,可,可那时陈家不识抬举,还是拒婚了,皇上一怒之下便灭了陈家满门,奴隶和她们两个那时…那时…是奴隶的父亲和她们两个的父亲,凑了所有的家产,才混进奴隶里,那时,陈府奴隶只是充公了,暂时并无性命之忧…然后,您当时虽然生气,也修养了几日,但待您醒来后,便吩咐了一句,所有陈府奴隶全部充入公主府,留条命,所以,所以奴隶才会出现在公主府”

                                        我听着心下厌恶,便冷冷的说了一句
                                        “陈府…呵”

                                        他反倒是紧张的不行,忙低头解释着
                                        “不是不是,奴隶没有…没有别的意思”

                                        我不置可否,只吩咐了他继续

                                        他低头应是,想了想,续而道
                                        “随后您便只安心于政事,皇上和您父君与您说了两次选妃的事,不过您没答应”

                                        我估摸着后面也没什么话可说了,再说也是我知道的一件事情了,恰好那柱香也灭了,便止了他的话道“好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

                                        说完我便打着,并育的时候准备进内室休息去了
                                        他颤巍巍的又爬了两步
                                        “主,主人…她…她们,求您放过一次”

                                        我顿了顿,看他哭的可怜,没由来的就是想留他一命了,按照原来的想法,自然是杀了灭口,省了许多以后的麻烦事儿。
                                        我边走边吩咐了下去
                                        “雨燕,把那两个送到青蝶那去,训练照旧,但别弄死了”
                                        “紫鹃,把他带下去,洗干净了再带过来”

                                        两个婢女应声下去了

                                        到了晚间他被带了过来,穿了一身红色的男主服,颤巍巍的跪在地上发丝还再滴水,我没管他,是夜也只是让他守了夜跪了一宿而已,躺在床上我又细细梳理了次,没什么忘记了的方才放心

                                        翌日朝会,我着公主正装去了大殿之上,细报了两都十郡之事,不过才说了两句,皇帝便打断了我说不必详报了

                                        我才及福身谢过,便听得有那老臣拿我现在后院无人说事,言语中便有我现在占着太子的事却不做太子的实

                                        我冷冷的扫了一眼,他噤声,转瞬间,我又想这未尝不是我那便宜母亲的授意,不然以我现在的权势荣宠他实是没必要开罪于我

                                        所以极快的,我轻笑着开口“是么,本宫也是觉得似乎不大合适了呢,不知太傅可有推荐的人选?”

                                        “这…此乃殿下家事,老臣不敢妄议”

                                        “太傅也知这是本宫家事了?原以为太傅认为这也是该太傅管辖的呢…”

                                        “不过,本宫身为嫡长女,国事家事便分得没那般清晰了,再者,本宫听闻太傅的小公子最是知书达礼的,人也俊秀,不如做本宫的正夫如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13 22:25
                                          大号850加更福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13 22:26
                                            NO.4

                                            他有些急切,想来是没有料到我会这么说,解释着。
                                            “这…犬子年幼,怕是…怕是…”

                                            我心下好笑,但面上还是一副冷冷的的表情,不满道
                                            “怎么,太傅是怕本宫亏待了他不成?”

                                            他顿了顿,终还是伏了下身子,对着皇上拱了拱手道
                                            “老臣不敢,听凭皇上做主”

                                            我那便宜母皇自是高兴,更是直接下了令
                                            “既如此,那便赐婚于太傅家的公子吧,婚期便在太子册封礼毕祭天之后吧”

                                            我和他说齐声应了
                                            “是”

                                            随后,皇帝便下了令
                                            “众爱卿都散了吧”

                                            一众人告退离开,我本也想返回公主府,但我那父亲派人拦下了,
                                            翔凤阁内,他看着我有些埋怨道“早知你看上了太傅家的小公子,早与父君说不就好了,何至于前两年生了气,不过你经常在外面,又总是需要处理着许多政事?是如何听得到小公子的?”

                                            我笑笑,直接说了实话回他道“女儿根本不知他是谁,也不知他是否饱读诗书贤良淑德,不过要个身份高些的在家养着罢了,难不成父亲认为,女儿的太子府还缺他一碗饭不成?”

                                            他顿了顿拉起来我的手,摩挲着,叹道
                                            “可,父君还是觉得委屈了你…”

                                            我更是觉得好笑,也拍了拍他的手背,笑盈盈的回了他
                                            “委屈?女儿可不委屈,他若进了太子府便只能从一而终,而我总不会只有他一个吧,若是他不安分的,那自然别人也容不下他,我这边再睁一只眼闭只眼,他日子自是不会好过了,再者,他入太子府的目的是什么?不就为了保全自己家族的荣耀吗?相信太傅那老狐狸自然不会让他们家族荣耀受损,所以,女儿没什么可委屈的,大不了就只是当个闲人养着罢了,以后遇到好的再收了也无不可”

                                            良久他不再说话,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你能想得通透,那是再好不过了,这样吧,为父还是不放心,过一阵子将他宣来了,敲打一番吧”

                                            我不欲再说别的,只道都听父君的安排,又留下用了膳便回了公主府了

                                            路上发现已经有许多宫人在向太子府运东西了,我心下感叹,我这位母皇的速度,果不其然,回了公主府也是乱糟糟的一片,好多东西都已搬了过去,我感觉又不是实在是宫殿太大了,我可能今晚便能入住太子府了

                                            日子过得很快,当然,我已经迫切的感受到了我这位母皇她想退下来的心
                                            在历朝历代,就莫说别国了,只说我所处的这姜国,过来说封太子祭天大典外加娶正夫之类的,这些事情,多说一两年都是有的,少说没个三五个月也是完不成的
                                            我倒好,像是被赶着上架一样,这不出两个月,便已完成了前两项了,婚期定在第3个月
                                            这我要是有了正夫,我这母皇极有可能就要催我继位的事情了
                                            我看着那些随礼的清单,心下觉得古代皇帝这么不好当吗?以前人不都想当皇帝吗?怎么到了我这,我的母皇这么迫切的想退位了???


                                            没多久就到了婚期,太傅府的人如期把人送到了,我弄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射箭什么的,反正这些规矩我也不太懂,总归有些婢女婆子们总会告诉我的,一种应酬后又拉着那些身份上过得去的,夫人婢女什么的,替我挡了酒,我便进了内室。

                                            一进内室,他许是感觉到了有人进来了,手不安的搓了两下,再我挑起盖头之后,便矮身跪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13 22:43
                                              860粉丝加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13 22:43
                                                好了,新坑也有一点土了,艾特一波小可爱好啦
                                                首位给媳妇儿,么么啾@想包养罗兰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6-13 22:45
                                                  好了,就这样吧,我困了,然后后面的剧情先剧透一下,那个公子可能不是小公子哦
                                                  好了,后续可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6-13 22:48
                                                    互关艾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6-13 22:48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14 08:01
                                                        大大写的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6-14 08:11
                                                          楼楼棒棒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6-14 13:26
                                                            楼楼,你以前的坑咋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6-14 2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