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之轨迹吧 关注:56,169贴子:1,037,264

【零之轨迹官方小说】田沢大典《四种命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零之轨迹官方小说《四种命运》系列是刊登于Falcom的电子杂志《Falcom Magazine》的外传性质的小说。小说内容是对《零之轨迹》中特务支援科四人身世的补充。


回复
1楼2019-06-15 01:04
    2L显眼位置备用


    收起回复
    2楼2019-06-15 01:04
      就在他左思右想的时候,

      「——你们该适可而止了吧。」

      从一旁传来爽朗的声音。

      这时,刚才还火冒三丈的红外套与蓝衣服的所有人,都一齐屏息。

      罗伊德将视线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见一名美丽的女性。但是看到对方的姿态,罗伊德才发现这人似乎不是女性,而是一名男子。这名人物的容貌实在太过端正,让人一时之间无法分辨性别。

      他的服装相当特别,只有上半身与蓝服男子们的装扮类似,但胸口下方是空的,暴露出整个腹部。不过露出的腹肌一看就知道经过锻链,证明此人绝不是空有其表。

      双腿穿着黑色裤子,裤脚塞在白色长靴里,右脚的靴子以蓝色单一线条划出十字图案。

      蓝服青年当中的一人低声说:

      「瓦吉……你来了啊。」

      被称为瓦吉的人物,仅以微笑作答。

      然而他的微笑不只美感,更有令蓝服集团不敢回嘴的狠劲。

      一名穿着相同蓝服,体格魁梧的光头男子,不发一语地站在他的身后。

      虽然他什么话也不说,但兰迪一看此人的站姿,就马上察觉到:

      ——这家伙不是小角色。

      这时,一阵令人联想到肉食野兽的凶猛男声,从瓦吉现身处的反方向传来。

      「喂喂……你们全聚在这里做什么?」

      这次换红外套的男子们产生动摇了。

      「瓦、瓦鲁多大哥……!」

      被唤作瓦鲁多的男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其体魄也跟声音一样让人联想到肉食野兽,高大而粗壮。

      松垮垮的红色长裤。宽腰带上挂着链条。上半身似乎为了显示其强韧的肉体,只穿着一件装饰铆钉的红色背心。

      「看来双方人马的头儿都出来啦。」

      兰迪对罗伊德耳语,以免对方听见。

      瓦鲁多站到红外套集团的面前。

      「别人在午睡的时候,你们倒是很会找乐子啊。喂,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飞机?」

      他横眉瞪眼地环视了所有人。被瞪的人就像青蛙过上了蛇,直淌冷汗。

      穿着红外套的其中一个男人开口,想瞒混过关。

      「嘿嘿,该怎么说呢。我们只是想给这些蓝和尚一点颜色瞧瞧,谁知道半路还杀出了程咬金……」

      瓦鲁多抓住了还想找借口的男人胸前衣物,轻而易举地将对方举到半空中。

      「噫咿……!」

      男人双脚离地,惊惧得两条腿不住晃动。瓦鲁多把自己的脸贴近对方,用像是从地狱底层传来的重低音恫吓他:

      「你这蠢材……我说过不准擅作主张了,听不懂吗!让你们这些小咖出风头,我的面子往哪里摆……?」

      被举到半空中的男人拼命摇头否定。

      「我、我、我们怎么敢呢!我们绝非有意让瓦鲁多大哥丢脸……!」

      瓦鲁多兴趣缺缺地「哼」了一声,就将男子扔了出去。

      「啊!」男子叫着,一屁股跌在地上。

      瓦吉先是毫无兴趣地看着他们的对话,然后才对着蓝服集团开口:

      「你们也一样,这是在做什么?都不听我的话了?」

      被瓦吉眼神锐利地一瞪,蓝服男子们赶紧摇头否认。

      「可是,瓦吉……」

      「是、是他们先出手的,我们才……」

      瓦吉冷淡地看着拼命找借口的男子们。站在他背后的男人似乎看不下去了,说道:

      「——不用找借口了。我们是瓦吉的左右手。不需要插手管多余的事。」

      男人一句话,让蓝服男子们都默不作声。

      「我们明白了……」

      「我、我们会好好反省的……」

      看到两人这样讲,瓦吉只是兴趣索然地低声说「你们明白就好」。

      听着瓦吉与蓝服男子们的对话,瓦鲁多龇牙咧嘴地笑了。

      「你们这帮子人还是一样看了令人不舒服。让小弟穿成这样,你以为你是哪个教宗吗?」

      「我可没有强制大家穿成这样喔。」

      这次换瓦吉露出微笑。

      「你才是,老是对手下乱发脾气,别怪人家说你没教养喔?土霸王先生。」

      完全是在挑衅。但瓦鲁多并不发怒,只是嘴角更加上扬,继续笑着。

      「喀喀喀……」

      也许是瓦鲁多的样子很有趣,连瓦吉也跟着笑了。

      「呵呵呵……」

      看着两人的对话,罗伊德心想:

      ——这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人明明是敌对的不良集团的老大。但他们之间的关系看起来……

      罗伊德正在纳闷,瓦吉突然对他说:

      「你们真的是警察吗?看起来不像耶。」

      接着,瓦鲁多也用锁定猎物的眼神瞪着兰迪说:

      「尤其是那个红毛……体格不错嘛。」

      「谢谢称赞……没你厉害就是了。」

      被瓦鲁多称赞,兰迪只是耸耸肩。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形下被称赞,就表示对方想真枪实弹地战一场。

      瓦鲁多紧盯猎物的视线,这次转向艾莉与缇欧。

      「不过那边的两个小姐,看起来实在不像警察。长得还满正点的嘛?」

      被对方用饿虎扑羊的表情上下打量,艾莉觉得背脊一阵发凉。而缇欧更是握紧了魔导杖,好像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罗伊德察觉到气氛不对,便改变了话题。

      「我们虽然是新人,但都是警察。隶属于『特务支援课』这个新部门。」

      瓦吉的双眼略为睁大。

      「就是《克洛斯贝尔时报》登出来的那个啊。哦,你们就是……」

      「怎么了?这些家伙捅出过什么漏子吗?」

      瓦吉回答了瓦鲁多的疑问。

      「是啊,他们在地下空间表现得可好了。」

      说到这里,瓦吉轻轻笑了一声。

      「替协会做了个好陪衬呢。不,应该说是亚里欧斯·马克莱因的陪衬吧?」

      「呜……」


      回复
      4楼2019-06-15 01:05
        瓦吉说的是特务支援课的第一项任务——探索地下空间。

        一行人虽然在搜索过程中找到了迷路的小孩,但却遭到魔兽袭击而陷入危机。而出面搭救他们的,就是亚里欧斯·马克莱因。他是这座城市里游击士协会的第一好手,是别名「风之剑圣」的A级游击士。

        初次任务的功劳落入游击士协会手里,而且还被《克洛斯贝尔时报》一五一十地揭露,特务支援课的初次任务可说是出师不利。

        「啊啊,抱歉、抱歉。你们好像多少也帮上了一点忙嘛?」

        「唔……」

        明知道是挑衅,罗伊德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看到他表情的变化,瓦吉寻够了开心,就游刃有余地继续说:

        「欺负新人就先到此为止……来做自我介绍吧。我叫瓦吉。瓦吉·赫密士菲亚。算是『圣书会』的老大吧?」

        瓦吉说完,瓦鲁多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瓦鲁多。瓦鲁多·瓦雷斯。『剑蛇帮』的老大。」

        「瓦吉与瓦鲁多吗……」

        瓦吉的言行举止看似稳重,却有一种令人生畏的魄力。

        当然,直接用言行威吓人的瓦鲁多更是不用说。

        不过,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不算险恶。罗伊德这样想,稍微放下心来。

        「容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克洛斯贝尔警察·特务支援课的罗伊德·班宁斯。既然两位似乎都不想把事情闹大……那后面可以请你们自行解决吗?」

        警方过度插手不良少年的争执,会有损他们的面子。因此,罗伊德希望能由他们自己设法解决。

        然而,他的想法马上就落空了。

        「喀喀喀……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

        瓦吉与瓦鲁多同时爆笑开来。

        看罗伊德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瓦吉拭去眼泪,说:

        「哎呀,真是天真哪!」

        瓦鲁多也面露锁定猎物的表情接着说:

        「不想把事情闹大?你在说什么痴人梦话?」

        「什么……」

        「我现在不跟你玩。不过,这纯粹只是因为还没做好准备。」

        瓦吉用手指拨开浏海,瞪着瓦鲁多。

        「——只要一准备好,我一定会跟你分出个高下。」

        瓦鲁多从正面接受瓦吉的视线。他将拳头捶进自己的手心,发出「碰!」的一声。

        「而且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小里小气地打架了……这次要拼个你死我活,直到将其中一方赶尽杀绝!」

        他的语气让罗伊德与艾莉一阵发毛,两人都说不出话来。

        「喂喂……你们想玩命啊?」

        兰迪故意用有气无力的声调询问。瓦鲁多则是以肉食野兽的笑容回答他。

        「真的闹出人命也不奇怪吧。不过是谁会被打得满地找牙,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随便你说吧。」

        瓦鲁多炯炯有神地盯着瓦吉,瓦吉则目光冰冷地回瞪他,并且伴随着寒冰似的笑容。

        必须阻止他们,不然事情就严重了。罗伊德如此想,正要开口。

        瓦吉似乎看穿了他的举动,转过头来冷淡地说:

        「总之无论如何,都没有你们插手的余地。」

        他眯起了眼睛,仿佛断定罗伊德等人没有一点价值似地继续说道:

        「胆小如鼠的警察走狗——特别是像你们这种毛头小子。」

        「……!」

        罗伊德完全无法回嘴。


        回复
        5楼2019-06-15 01:07
          的确,这座城市的警察声誉是一落千丈,自己与同伴更是甫成立的新组织。而且大家都是前几天才收到人事令的菜鸟。更糟的是,支援课的成员几乎都没有搜查宫的资格,有的人甚至连警官的头衔都有问题。

          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罗伊德无话可说的样子,似乎满足了瓦鲁多内心的嗜虐性格,他下令撤退。

          「大伙儿,走人啦!」

          「喔!」随着一阵怒吼般的应答,剑蛇帮的成员一个个都离开了。

          看着他们离去,瓦吉也慢慢举起了手。

          「呵呵……我们也撤退吧。」

          「了解。」

          站在瓦吉身旁的光头男子回答。圣书会的成员并不回话,只是沉默地挺起背脊,跟在瓦吉后头步行而去。

          人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只剩下罗伊德这些特务支援课的成员,被遗留在旧市区的广场上。

          罗伊德沉默不语地站在原地。艾莉看了于心不忍,想换个话题,就对大家说:

          「真是拿那些人没办法。而且两边似乎都是认真的。」

          兰迪无奈地回答:

          「大小姐说的没错。看他们那样,一准备好就会开打了吧。这下铁定会见血的。」

          「可是,课长给予的任务这样算是完成了吧……继续牵扯下去,会不会越职了?」

          对于缇欧的疑问,罗伊德摇摇头。

          「不,不是这样。」

          听到罗伊德坚定的语气,艾莉等人都自然而然地端正了姿势。

          「放着这个问题不处理,等于是对他们的纷争坐视不管。这样算不上是真正完成了任务。我们特务支援课的使命,不只是公事公办,而是透过解决案件,重拾市民对警方的信赖。」

          听见罗伊德所言,艾莉也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我说啊,具体而言到底要怎么做?就算叫他们和睦相处,那些人也听不进去吧。」

          兰迪半开玩笑地说。

          「就是这点令我头痛啊……」

          罗伊德边说边搔头,搔到一半手忽然停住了。他略为低下头,开始思索。

          「怎么啦?」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那两帮人为什么要『拼个你死我活』?」

          罗伊德的疑问,这次换艾莉与兰迪不解了。

          「你问为什么……」

          「那当然是为了抢地盘,或是面子问题罗?」

          「不,一般来说,帮派不会只为了这些理由就跟对方拼命。」

          罗伊德抬起头,继续说下去。

          「如果牵扯到利权就另当别论,但这次只是街头流氓之间的争执。我不觉得有必要彻底击溃对方,还特地做事前准备。」

          抢地盘或是面子问题,对不良集团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不会演变到要火拼。

          艾莉等人明白了罗伊德的想法,都睁大了双眼。

          「……真是讶异。」

          「是啊,我也是。」

          「嗯——,原来如此啊。」

          众人的语气,让罗伊德急速失去了自信。

          「我的想法有那么奇怪吗?」

          「不,我只是觉得有搜查官资格的人,果然很敏锐。」

          「我觉得你讲到重点了。而且乍看之下,两个老大之间的关系似乎也不怎么险恶嘛。」

          艾莉与兰迪都连声称赞罗伊德的观点。两人与罗伊德相处的时日尚浅,却已经发现罗伊德不但能以多元观点思考,而且一针见血。

          得到两人的认同,罗伊德脸上不禁现出微笑。这时,缇欧轻声说道:

          「……我想,他们应该有别的理由。只有当事者知情,而且足以让他们赌命相争的,某个理由。」

          缇欧也提出意见,支持罗伊德的看法。

          这让罗伊德确信,大家的想法都一致了。

          「既然如此……我们该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吧?」

          「说的对。」

          兰迪颔首,艾莉与缇欧也跟着点头。

          「从现在起,特务支援课开始进行调查,以阻止剑蛇帮与圣书会的斗争——!」


          回复
          6楼2019-06-15 01:07
            当天晚上。

            罗伊德等人隶属的特务支援课总部,不在行政区的警察队本部,而是设立在克洛斯贝尔市中央广场旁的大厦。

            如此既能提升接到通报或案件时出动的即时性,也能塑造出亲民的形象。

            大厦一楼是克洛斯贝尔警察分局·特务支援课。二楼和三楼,则是罗伊德等人的宿舍。

            罗伊德回到了宿舍的其中一间房间。

            打开房门,连衣服都不换就倒在床上。虽然不想让衣服变皱,但身体对休息的需求比这更强。

            「呜啊——……」

            他发出不成声的呻吟,喘口气。

            罗伊德经过警校训练,对体力有一定的自信,然而支援课的工作从调解纠纷到错综迷离的案情,很多时候折磨的不是肉体而是精神方面。再加上本人的个性与年纪,总是从正面承受这些问题,弄得他更累了。

            「我得换衣服……还得保养艾尼格玛的结晶回路……」

            第五代战术导力器,通称ENIGMA(艾尼格玛)。这是一种尺寸、重量利于携带的战术导力器,还搭载了通讯等各项功能。警察领用的艾尼格玛,与这座城市逐渐普及的导力网路一样,渐渐成为警方不可或缺的配备。最怕的就是遇到紧急状况却不能使用,因此罗伊德每天都会保养,决不偷懒。

            罗伊德勉强撑起昏昏欲睡的身体,慢吞吞地走向桌旁,从口袋中取出艾尼格玛放在桌上,这时挂在艾尼格玛上当作吊饰,哥哥留下来的姓名牌映入他的眼帘。

            姓名牌上有一道深深的斜向刀痕。或许哥哥死前,还将它配戴在身上。

            罗伊德不发一语地看着姓名牌好一段时间,然后视线直接往上移动。他注视着贴在墙上软木板正中央的照片。

            照片中,是哥哥盖伊与他的恋人赛西儿,以及少年时代的罗伊德。


            回复
            7楼2019-06-15 01:07
              第二章 罗伊德的命运


              哥哥死了。

              他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一时之间无法理解通知他的人在说甚么。

              老哥死了……?

              罗伊德的哥哥盖伊,曾经是克洛斯贝尔警察局的搜查官。隶属于人称精英集团的搜查一课,在无数案件中立下汗马功劳,所有人都期待他的活跃表现。

              然而,在一起事件的办案过程中,盖伊遭到某人袭击,就此撒手人寰。

              罗伊德虽然知道哥哥的工作相当危险,但他从未想像过哥哥会因此丧命。

              不顾罗伊德的内心混乱,丧礼的手续马不停蹄地进行。

              但罗伊德只觉得整件事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就好像哥哥随时都会说:

              「哎呀,不好意思。」

              然后回到家里。

              然而,以前曾经见过几次面,说是哥哥朋友的警察来到家里,眼角濡湿地表示哀悼之意时,他才模糊地理解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得保护赛西儿姐才行。

              这是罗伊德的下一个念头。

              赛西儿是哥哥的恋人,也是比谁都爱着哥哥的人。

              她现在一定陷入了极度的悲伤。比起对整件事缺乏真实感的自己,她一定更难过。

              如果是这样,那我得成为她的依靠才行。

              自己与哥哥、赛西儿,总是三个人在一起。现在哥哥走了,换我来成为她的依靠了。不,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让她依靠了,罗伊德想。

              当时还是懵懂少年的罗伊德,并未察觉在这种想法当中,参杂了对赛西儿的一丝爱慕。


              回复
              8楼2019-06-15 01:08
                丧礼的日子,天空一片灰暗,仿佛随时都会下雨。

                身穿丧服的大人们,低垂着头为死者祈福。在盖伊下葬的坟墓前,挤满了无数的人群,好似说明了死者生前的交游广阔与受人敬爱的人品。所有人都为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之死感到哀伤。

                在这当中,罗伊德寻觅着赛西儿的身影。丧礼从早上举办到现在,但罗伊德一直没看到她。

                也许她躲在某个地方哭泣……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得去陪伴她。就在他这样想着,穿梭于人群之中寻找赛西儿的时候。

                「罗伊德!」

                是赛西儿熟悉的声音。罗伊德立刻反应,转头往那个方向。

                赛西儿身上穿着陌生的丧服。

                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笑容。

                赛西儿跑到目瞪口呆的罗伊德面前。这时候他才明白,赛西儿的表情代表了什么意思。

                「没事,没事的。」

                赛西儿眼角还带着泪水,勉强挤出一如往常的笑容,说:

                「我会代替盖伊,当你的姐姐。」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他觉得双肩像压了铅块似地沉重,令他垂头丧气。

                本来……本来应该是我成为赛西儿姐的依靠啊!

                他原本以为自己能成为别人的靠山。自己是男人,赛西儿是柔弱的女性,所以他变得自大,以为自己必须成为赛西儿的依靠。

                然而实际上,却是对方单方面地担心自己。

                我真的有这么软弱、不可靠吗?

                罗伊德不愿意承认,但也只能承认,而握紧了拳头。

                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

                心里虽然这么想,身体、双眼却不听使唤,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看到罗伊德的样子,赛西儿只是静静地紧抱他入怀。

                「没事,没事的……」

                听着她微微颤抖的声音,罗伊德哭了。失去盖伊的失落感、自己的不中用、透过身体传达而来的赛西儿的伤痛。种种思绪混合在一起,最后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哭,只是哭个不停。



                回复
                9楼2019-06-15 01:08
                  从那之后,过了几年的时光。

                  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屈指可数的森林地带——诺克斯森林。克洛斯贝尔警察学校就座落在森林中的一块洼地里。

                  由于这个地带离市区有一段距离,因此缺乏娱乐管道,但相对地,也可以说是正适合专心学习的场所。

                  在克洛斯贝尔警察局执勤的所有警察官,都必须先在这里培养基础能力。从基础教育到法律、克洛斯贝尔国家的历史、逮捕犯人的格斗技、其他各项知识,一切都融会贯通之后,才能成为一位警察官。

                  克洛斯贝尔的经济发展迅速,但犯罪也成正比地日益猖獗,使得警察的职责与负担一天比一天吃重。

                  然而目前的一大问题,是没有足够的年轻人愿意挑起这个重担。

                  警察学校内。挂着「B教室」门牌的房间里,聚集了未来克洛斯贝尔警界的新人,正在听课。

                  人数不到二十人。所有人都穿着克洛斯贝尔警察制服,不过警徽的部分,改为配戴嫩叶形的徽章,代表他们警校生的身分。

                  他们将桌椅排成半圆形,围绕着一名教官坐着。

                  站在学生中间的,是一位同样穿着克洛斯贝尔警察制服,年逾半百的男性。此人名叫杰夫。脸上刻划着符合年龄的皱纹,头顶的毛发也变得稀疏,然而锐利的眼光,却不会让人感到衰老。

                  杰夫是这所警校的一名教官,现在学生们在他的指导下,正在举行「模拟调查会议」。

                  所谓的模拟调查会议,就是采用克洛斯贝尔警察实际的会议形式,教官提出情报,由学生判断该采取何种调查方针,推测犯人等等,是着重于实践的课程。同时,这门课程在该警校当中,难度也是出了名的高。

                  杰夫教官念出手上的搜查资料,指着教室前方白板上嫌犯与被害者的关系图,进行说明。

                  学生们拼命做笔记,教室内只听到笔在纸上书写的声音,以及杰夫教官的说话声。

                  杰夫教官的声音打住了。

                  「……以上,就是目前所知的情报。」

                  学生之间产生了一种困惑的气氛。得到的情报太少,实在难以确切指出嫌犯。

                  「那么,有谁知道这种情况下,该采取什么样的调查方针?」

                  学生们面面相觑。他们只能胡乱猜测答案,但想到回答后杰夫有条不紊的反问,又怕得不敢举手。

                  这时,有一名青年举起了手。杰夫教官指着他,请他回答。

                  「罗伊德·班宁斯。」

                  罗伊德先回答「是」,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动作中有着十七岁年轻人该有的机敏。

                  「遇到这种情形,首先必须重新调查被害者的家属。」

                  教室内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杰夫教官不顾其他学生的疑惑,继续问罗伊德:

                  「理由是?」

                  「事件发生当时,只有家属知道的情报太多了。另外,家属只有在发生事件的时候才有不在场证明。跟嫌犯男性A相同,不只是事件发生后,前后时间都应该调查过一遍。」

                  罗伊德挺直了背脊,简明扼要地陈述自己的意见。有些学生在杰夫的面前甚至吓得胆战心惊、语无伦次;然而罗伊德却能毫无畏惧地作答。

                  「你要对这些失去了家属而悲痛万分的人起疑心?」

                  杰夫教官眼光锐利地说。不因年龄老迈而衰减的魄力,足以证实他过去的确是搜查一课的老鸟刑警。

                  罗伊德定睛注视着杰夫的眼睛。

                  「我们警察官的工作,就是找出造成悲剧的犯人。为此,即使要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想也是在所难免的。」

                  杰夫的眼神瞬时变得柔和。

                  「正确答案。我们的工作不是跟家属一起悲伤,而是以坚强的意志与穷追不舍的耐力,将犯人绳之以法。」

                  罗伊德在教官的指示下就座后,隔壁座位的法兰兹立刻小声称赞他。

                  「真不愧是罗伊德!」

                  「奉承我得不到什么好处啦。」

                  罗伊德苦笑着说。实际上,别人的赞美并不会让他骄矜自满。

                  如果是老哥,一定会以这种想法行动——

                  哥哥盖伊也曾经待过搜查一课。只要顺着他的思考方式,很容易就能找到答案。换句话说,他就像是手上有一本参考书。

                  「那么,今天课就上到这里。」

                  在杰夫教官的指示下,所有学生都站起来。

                  「敬礼!」

                  随着罗伊德的号令,所有人一齐鞠躬。杰夫环视了所有学生后,才离开教室。


                  回复
                  10楼2019-06-15 01:08
                    教官前脚一踏出教室,学生们的紧张情绪便整个松弛下来。

                    「啊——终于结束啦——!」

                    「老杰每次出题都好难啊。」

                    在学生之间,杰夫教官的课程也是有名的严格。不过,有很多学生都对人品高尚的杰夫教官景仰不已,替他起了一个发音类似「老爷」的绰号「老杰」。

                    「不过罗伊德真厉害,竟然每次都敢回答。」

                    「而且几乎都答对。」

                    「有吗?我也常常被挑错啊。」

                    「不不不,一般人根本猜不到的。」

                    杰夫课堂上提出的案例,不是情报少得可怜,要不然就是情报太多,无法锁定特定嫌犯,就连职业搜查官都会觉得头痛。虽然大家都是警校生,但也只比外行人多会一点皮毛,哪里解决得了这些难题。

                    「对了,罗伊德,听说你去考了搜查官?」

                    法兰兹所言令罗伊德大吃一惊,他还来不及问法兰兹是怎么知道的,其他学生已经将他团团包围。

                    「喂,真的假的!」

                    「那个不是要有实务经验才能考吗?」

                    「听说只要有推荐信函,就能参加特考了。」

                    「是喔,早知道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去考考看了——」

                    「你就算是天上下红雨也考不上的啦。」

                    「这些不重要啦,罗伊德,考试过程怎么样?你觉得你会考上吗?」

                    「不不不——,就算是罗伊德也不可能考上吧。」

                    「欸,有没有面试啊?听说会由现任搜查官主持面试,是真的吗?」

                    「你、你们等一下好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了一大堆,脑袋都混乱了。罗伊德先请大家静一静,然后再一五一十地做说明。

                    「首先,我的确参加了考试。有位教官愿意替我写推荐信。」

                    其中一名学生发出了欢呼。其他学生叫他安静,然后催促罗伊德继续说下去。

                    「有面试,不过不是现任搜查官。也不意外啦,他们应该忙于搜查才对。」

                    「搞什么嘛——,觉得有点小失望。」

                    「不过,不是跟真正的搜查宫面试也好,不然多紧张啊。」

                    「结果,你觉得自己考得怎样?」

                    被法兰兹这么一问,罗伊德暧昧地笑了。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尽全力了……但不代表一定会有成果。」

                    「但也不是完全不行吧?那还是有希望啦。」

                    罗伊德虽然回答「谢谢」,其实他一点都不期待结果。他不认为什么事情都会这么顺利。

                    只不过,这次不行,他也要一直参加考试,直到考上;罗伊德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搜查官。

                    「搞不好……还会忽然把你派到搜查一课喔?」

                    搜查一课。克洛斯贝尔警察局搜查课之一,专门侦办重大犯罪。是菁英中的菁英分子。对于有志成为搜查官的人而言,一课的头衔可是不同凡响、意义重大的。

                    但罗伊德立刻回答「不可能」。

                    连成为搜查官都很难了,想分配到搜查官当中只有菁英才能进入的搜查一课,更是难如登天。

                    不过,还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成为搜查一课的成员。罗伊德会这样想,也是受到兄长盖伊殉职之前,就是隶属于搜查一课所影响。

                    这时,教室敞开的门口传来敲门声。大伙儿回头一看,站在那里的是女性教官凯特。聚集在罗伊德身旁的学生当中有几个人发出了欢呼。女性教官在警察学校很少见,一部分学生甚至奉她为性戚女神。

                    顺道一提,凯特教官平常在克洛斯贝尔市区担任巡查的工作,但是会定期前来警察学校,以临时教官的身分指导罗伊德这些学生。跟克洛斯贝尔警察局一样,警察学校也总是人手不足。

                    「罗伊德同学在吗?」

                    「啊,我是。」

                    罗伊德离开椅子,跑向凯特身边。

                    「来,这个给你。」凯特边说,边拿出了一个信封。信封上印着克洛斯贝尔警察的徽章。是官方文件专用的信封。

                    「……这是?」

                    「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罗伊德仍然一脸疑惑。「打开看看啊。」在教官的催促下,他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份文件,写着「搜查官特考结果通知书」。

                    视线继续往下移,映入眼帘的文字是……

                    「合格」

                    「恭喜你,罗伊德同学。」

                    他抬起头,看到凯特教官的笑容。

                    「没有实务经验就能考上的人并不多。所有教官也都以你为荣。」

                    谢谢教官。罗伊德的道谢,被法兰兹以及其他友人的如雷欢声盖掉了。


                    回复
                    11楼2019-06-15 01:09
                      黑夜降临,众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刻。

                      罗伊德在房里,以一盏台灯专心阅读着法律书。

                      警察学校是住宿学校,从宿舍到讲堂大楼徒步只需几分钟。虽然是严格训练最理想的环境,不过学生们都很不喜欢这种设计。

                      宿舍由两个人共用一间房间,与罗伊德同室的法兰兹,已经钻进被窝里了。

                      「罗伊德——,你还不睡啊?」

                      「抱歉,害你睡不着吗?」

                      「我已经习惯啦……」

                      说完,法兰兹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与用功的罗伊德同室算法兰兹倒霉,不过幸好他是在大家庭里长大的,因此就算有点亮或是吵也能入睡。

                      「不过我说啊,你为什么不来庆祝啊?都说了会请你了。」

                      法兰兹用睡迷糊的声音继续说。他指的是罗伊德搜查官考试合格的庆祝会。

                      收到凯特带来的合格通知后,学生们欢声雷动,并决定马上到克洛斯贝尔市区喝酒庆祝。

                      然而,当事人罗伊德却坚持不肯上街,不得已,只好由一部分志愿者自己去庆祝了。

                      「好吧,说是给罗伊德庆祝,其实只是我们自己想疯一下啦。」

                      说着,法兰兹从床上探出头来笑了。罗伊德知道对方是在替不合群的自己找借口。

                      「不好意思。」

                      「不用在意啦。不过啊,你老是闷在这里,不觉得透不过气吗?罗伊德,你从入学以来,就没有去过克洛斯贝尔了吧?」

                      这是真的。正确来说,是自从哥哥去世,寄住在叔父家之后,就没有去过任何一次了。

                      罗伊德露出暧昧的笑容。

                      「没甚么东西需要上街买的,何况现在忙着念书。」

                      法兰兹只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喔——」,然后打了个呵欠,就钻回被窝里去了。

                      在再度恢复安静的房间里,罗伊德两眼盯着法律书。但他的视线并没有随着文字移动。

                      克洛斯贝尔吗……

                      他在心中兀自默想。

                      兄长盖伊过世后,罗伊德拒绝了兄长的未婚妻赛西儿一家人的好意,转而求助于国外的叔父家。然后一等到十七岁,他立刻进了警察学校。

                      从警校到市区,大约是将近一小时的路程。只要想去随时都能去,但罗伊德从不上街。

                      这是因为他心中发誓——像哥哥一样成为搜查官,独当一面之前,绝不回克洛斯贝尔。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闹脾气。

                      想到这里,罗伊德的表情自然地变得柔和。但他的脸上立刻又出现了阴影。

                      ——也许我,真的还是个小孩子。

                      罗伊德打开书桌抽屉,拿出今天领取的合格通知书。他注视着「合格」两个字。

                      他以为只要通过搜查官考试,自己就能独当一面。但……现在的自己,真的算是独当一面的大人吗?

                      他扪心自问,却得不到答案。

                      罗伊德看着贴在桌前墙上的照片。墙上贴着三年前拍摄的照片。照片中人是赛西儿、罗伊德与盖伊。

                      「……老哥。」

                      在只有一盏灯光的昏暗房间中,罗伊德对着照片轻声呼唤。

                      「我觉得我越是追寻,老哥的背影就离我越远。」

                      没有人回答罗伊德的声音。



                      回复
                      12楼2019-06-15 01:09
                        日子过得总是特别快。

                        无暇为搜查官考试合格感到高兴,罗伊德只是忙着通过警察学校的课程。

                        当回过神来时,已经修完了所有训练课程,到了警校毕业的日子。

                        正确来说,应该是「修完警察官的训练课程」,不过大家觉得「毕业」比较容易懂,都是这样讲的。

                        在体育馆兼讲堂,举行了简单的毕业典礼。

                        教官们站成一排,感慨地看着自己指导、锻链出来的学生。

                        入学当时稚气未脱的神情,现在都显得英姿焕发,让人感觉到他们的成长。几名教官看到这片光景,眼角不由得泛泪。

                        典礼结束后,大多数学生都回到宿舍,学校一片寂静。

                        罗伊德走在安静的校园内,来到教官室的门前。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敲敲门。

                        「报告。」

                        说完,他打开门。

                        杰夫教官将坐着的椅子转过来,答了一声「喔」。

                        教官室就等于一般学校的教职员室,每位教官都有自己专属的办公桌。

                        杰夫的办公桌排列在最后面,位于窗边采光良好的位置。

                        罗伊德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

                        杰夫坐在椅子上,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了得意门生意气风发的模样,然后说:

                        「罗伊德·班宁斯。恭喜你毕业了。」

                        「谢谢您,杰夫教官。对于教官长久以来的指导,我不知道该如何道谢才好。」

                        罗伊德说的是真心话。对于以兄长为目标,立志成为伟大搜查官的罗伊德而言,搜查一课熬出来的搜查官杰夫所说的每句话以及思考方式,都像是活教材一样受用无穷。

                        「为我写搜查官特考推荐信函的,也是杰夫教官您。我知道若不是有救官推荐,我连参加考试都办不到。」

                        「你太看得起我了。」

                        杰夫摇摇手否定。不过,罗伊德说的是事实。

                        参加搜查官考试,需要具有搜查官资格的上司所写的推荐信。

                        本来应该先成为警察宫在现场效力,等到活跃表现或是能力受到认可,才能请上司写推荐信。

                        换句话说,罗伊德算是特例。若不是有杰夫以前的地位,以及往年在警察内部培养起来的人脉,他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另外……听说教官要卸任了,我深感惋惜。」

                        「年纪大该退休啦。今后可以安享晚年了。」

                        罗伊德这一届毕业的同时,杰夫也要离开这所警察学校了。

                        「儿子与儿媳妇问我要不要搬去他们一起住。离开克洛斯贝尔虽然有点不舍,不过能跟孙子一起住也不错。」

                        他一边说着,同时眯起了眼睛。

                        令无数罪犯与不成材的学生为之胆寒的杰夫,原来也敌不过自己的金孙。罗伊德内心不禁微笑。

                        「你是不是在想,我会成为一个好爷爷?」

                        「呃,不,没有。」

                        被杰夫一眼看穿,让罗伊德心头一惊。他觉得继续讲下去不太妙,就换了个话题。

                        「对了,教官,您今天叫我有什么事?」

                        罗伊德不是来这里向教官辞别的。当然,他本来就打算在毕业典礼后向教官郑重地致谢,想不到杰夫会先找他。

                        杰夫盯着罗伊德,用一种请人喝茶的轻松口吻说道:

                        「最后有一题,想让你解解看。」

                        「咦……」

                        「模拟调查会议。」

                        杰夫的一句话之下,罗伊德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严肃起来。于是他明白杰夫把他叫来不是为了辞别,而是要为自己上最后一堂课。

                        「如何?」

                        「是,我很乐意。」

                        罗伊德毫不犹豫地回答。至今他从杰夫身上学到了许多,但仍嫌不够。杰夫愿意为他上最后一堂课。而且自己是杰夫最后的学生。如此好意与荣誉,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很好。那么,现在开始最后的模拟调查会议。」

                        杰夫教官说完,就闭上眼睛。这是他在讲课时的习惯。这将是最后一次看到教官的小习惯了,罗伊德心中一瞬间产生了感伤,但他立刻集中精神。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想解开杰夫教官最后的难题。

                        然而,鼓足了干劲的罗伊德,却因为杰夫的下一句话而期待落空。

                        「在这个案例里,嫌疑犯已经找到了。」

                        这样岂不是没有调查的必要了?罗伊德正在做如是想,却又听见了一项意外的情报。

                        「但是,这名犯人是帝国的权贵显要。」

                        杰夫教官简单叙述了案件的概要。这是一起常见的诈欺案件,但被害人是在克洛斯贝尔做小本生意的商人,嫌疑犯则是帝国派遣的驻外武官。

                        「我们有足够的证词,很容易发动侦查权。但是进行侦查时,帝国派的议员很可能会介入搜查。不只如此,驻外武官的身分也是个问题。提起公诉极可能被视为对帝国军的敌对行为,不可避免地使得贝尔加德门附近的情势转趋紧绷。」

                        「可是……若是因为这样就不进行侦查,那会……」

                        看到罗伊德欲言又止的态度,杰夫不容分说地斥责他:

                        「罗伊德·班宁斯。有话直说,不要支支吾吾的。」

                        听到教官的话,罗伊德挺直了腰杆,以果断的语气说:

                        「是。若是因为这样就不进行侦查,市民会认为警方懦弱无能。克洛斯贝尔市内对警方一直抱持着强烈的怀疑态度。最坏的场合,我们会被游击士协会趁虚而入,由对方调解这场纠纷。如此一来,警方会更失去信用,并且影响到将来的搜查。」

                        在警察学校批评警察。这个状况令罗伊德不禁冷汗直冒,但杰夫并不介意,接在他后面说道:

                        「说的没错。……那么,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我会……,罗伊德话还没出口,整个人就僵住了。

                        既然嫌疑犯几乎已经确定,那么当然要进行侦查,提起公诉。……但这个案例包含了极大的政治问题。区区一个搜查官恐怕无法做主……不,这样是不对的。眼前有人成了犯罪的受害人,需要国家伸出援手。不帮助有困难的人,还算什么警察?


                        回复
                        13楼2019-06-15 01:09
                          罗伊德在脑中重复思考。但就是想不到答案。

                          如果是老哥会怎么做?他很自然地进入平常的思考模式。然而这次,他没能立刻获得解答。

                          如果是老哥,一定会追捕犯人……不,他会特地去追一个就算逮捕,也会利用外交官特权逍遥法外的对象吗?还是应该以其他罪嫌侦办?……不,这是办不到的,而且关于一开始的罪名,犯人还是能脱罪。罗伊德的思考不断在原地兜圈子。

                          平常在他的脑海中,盖伊总是能活力充沛地采取行动,找出解决案件的线索。但现在,罗伊德却完全无法想像那片光景。

                          眼前是注视着罗伊德的杰夫教官。杰夫不催促他,有耐心地等着。从这里可一窥他搜查官时代的惊人耐力。

                          不知道经过了多长的一段时间。或许只过了几十秒,也或许是几分钟。但是对罗伊德而言,却是十分漫长的一段时间。

                          「——我不知道。」

                          罗伊德放弃了,摇摇头。一说出口,他觉得心中一片黯淡。

                          原本想解开最后的难题,心情舒畅地毕业,现在都变成不可能了。

                          罗伊德以为自己受到敬爱的教官,同时也是伟大搜查官的先辈寄予厚望,站上了搜查官的起跑点。

                          原来只是我妄自尊大。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杰夫注视着罗伊德这样的表情,说:

                          「这样就可以了。」

                          「咦……」

                          罗伊德惊愕地看着杰夫的脸。

                          杰夫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将视线移到窗外。

                          「克洛斯贝尔是一座难解的城市。」

                          杰夫虽然是对着罗伊德说话,但听起来也像是对自己诉说。他继续说下去:

                          「这座城市虽然经济发展蓬勃,但相对地,犯罪率也不断攀升。再加上地理环境夹在帝国与共和国之间,无可避免地引来两国的干涉。而且是从政治、经济两方面。」

                          杰夫看向放在桌上的携带终端「艾尼格玛」。上面绘有克洛斯贝尔的警徽。

                          「警察与搜查官,总是被迫面临困难的选择。嫌疑犯就等于罪恶,把坏人抓起来一切就解决了……不是每个案子都这么单纯的。」

                          说到这里,他转动了椅子,看着罗伊德。他的脸上既没有对学生答不出问题的怒气,也没有对不成材学生的嗟叹。

                          「你没有性急地下结论。」

                          他的脸上,只有将自己的意志托付给后辈的真挚眼神。

                          「我很抱歉。」

                          「我不是在责怪你。这就是你的选择吧?」

                          「不……我只是优柔寡断罢了。身为一名搜查官,我想这是很可耻的。」

                          杰夫眯起了眼睛,只说了一声「是吗」。

                          但他心里认为,罗伊德并非优柔寡断,而是深思熟虑。急着下结论,常常会使事态更加恶化。尤其是年轻人,难免想尽快得到简单明了的答案。

                          年纪轻轻就能有这么丰富的看法与观点,是相当难能可贵的,杰夫认为这是受到兄长盖伊很大的影响。

                          如果当机立断与大胆无畏是盖伊的特质,那么罗伊德的特质便是小心谨慎与多元视点。这些都是他的兄长所没有,只属于他个人的长才,但罗伊德现在只顾着追寻兄长的背影,尚未察觉到自己的优点。

                          话虽如此,自信是要从丰富的经验培养的。现在指出罗伊德的优点,对他也没有帮助。

                          杰夫在内心下了结论后,决定换个话题。

                          「顺道一提。我曾经用这个案件……不,这个问题考过某个人。就是你哥哥。」

                          罗伊德稍微睁大了眼睛。

                          「你想知道他怎么回答吗?」

                          「请务必告诉我。」

                          罗伊德比平常更坚定地点头。

                          一定是自己完全想像不到的答案。罗伊德如此想。

                          看到他满怀期待的表情,杰夫面露微笑,说:

                          「跟你一样,是『不知道』。」

                          「咦……」

                          「不过,他又接着说『我想等我真的遇到这种问题时,身体就会自己动起来了。我会交给当下的自己决定』。」

                          说完,他呵呵地笑了。

                          「这……」

                          看到罗伊德垂头丧气的样子,杰夫微笑问:

                          「你失望了?」

                          「不——我只觉得果然是兄长的作风。」

                          教官室难得响起了杰夫哈哈大笑的声音。

                          后来两人小聊了一会,当杰夫打算泡茶招待时,罗伊德婉拒,并且表示自己该走了。

                          「那么,我先告辞了。容我再度向您致谢。真的非常谢谢教官的指导。」

                          杰夫边从椅子上站起来,边说道:

                          「我说过,不需要道谢。不过……如果你真的想报答师恩,就尽早成为了不起的搜查官,拯救更多受犯罪所苦的市民吧。」

                          「是!」

                          罗伊德自然挺直了背脊,声音宏亮地回答。

                          他紧紧握住杰夫伸出的手。

                          「还有,希望有一天你能告诉我刚才问题的答案。在目前的克洛斯贝尔实际执勤后,你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我很感兴趣。」

                          一定的。罗伊德点点头。

                          能够遇到这样一位伟大的师长,我实在太幸福了。

                          罗伊德打从心底这样想。

                          目送罗伊德离开教官室之后,过了片刻。

                          杰夫拿起桌上的艾尼格玛,迅速输入了一个号码。

                          在克洛斯贝尔市内各地逐渐架设完成的导力网路,也实验性地引进了这所警察学校。

                          铃声响了几下之后,对方接起了电话。

                          「……啊啊,是我。他的答案是『不知道』。……是吗,你看中了吗。」

                          杰夫全身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

                          「那,要怎么做?……是吗,嗯,就这么办吧。不,一课那边之前才推荐过达德利的。暂时不用再送人才过去了吧。……何况得意门生都这样拜托我了,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有所反驳,不过杰夫从容不迫地制止了对方,继续说道:

                          「溜出学校并且擅自在外过夜弄得人尽皆知,还因此差点被退学的那件事可真令人怀念啊,你说是不是?」

                          对方沉默了,杰夫则是愉快地微笑。

                          「哎,头脑太精明只能坐冷板凳的警正大人,对我来说仍然是可爱的学生。要不然你被左迁到警察学校当教官时,我就不会百般设法让你回现场了。」

                          听到对方叹了一口气,杰夫的喉咙深处又发出了喀喀笑声。

                          「那么,罗伊德就分配到特务支援课吧。算是我最后给他的饯别。……今后就由你好好锻链他吧。拜托你了,赛尔盖·罗。」

                          杰夫切断导力通讯,放下艾尼格玛。然后他看向窗外。

                          覆盖一层薄云的天空慢慢转晴,阳光洒在小树上。

                          在寒冷的天气中,这片光景仍然让人感受到草木初生的气息。


                          回复
                          14楼2019-06-15 01:09
                            导力列车鸣响了汽笛,在铁轨上疾驰。

                            罗伊德就坐在从共和国开往克洛斯贝尔的这班车上。

                            他才刚在月台上向照顾自己的叔父叔母辞别,然后搭上列车。

                            铁轨接缝每隔一段时间产生的咔哒咔哒声令人昏昏欲睡。罗伊德摇摇头甩去睡意,从胸前口袋取出一只信封,拿出里面的人事令又读了一次。

                            「命罗伊德·班宁斯搜查官

                            配置克洛斯贝尔警察特务支援课。」

                            他反复看了好几次「搜查官」的部分,才将人事令收回信封内。

                            终于来到这里了。

                            凝视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色,罗伊德只觉满心感慨。

                            他曾经发誓,在独当一面之前绝不回克洛斯贝尔。而今天,他将以与哥哥相同的搜查官身分,赴任克洛斯贝尔。对罗伊德而言,无疑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不过,这还只是起点。好不容易踏上起跑点了。他在心中如此告诉自己。

                            不知不觉中,罗伊德握紧了拳头。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时,他不禁苦笑,并松开了握拳的手。

                            神经太紧绷也不好。先小睡片刻吧。一想到此,一股睡意忽然涌上来。他吞下一个呵欠。

                            昨天他难掩内心兴奋,几乎整晚未眠。

                            闭上双眼,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之后,罗伊德立刻沉沉睡去。

                            载着一名青年的希望与不安,列车不断向前跑。

                            他还不知道,当他抵达铁轨的终点,在克洛斯贝尔将会面临何种命运。

                            不只是他个人,这段命运将会波及他的许多同伴与敌手,并演变为克洛斯贝尔史上留名的一大事件。


                            回复
                            15楼2019-06-15 01:10
                              第三章 艾莉之章


                              伫立在自己房间桌前的罗伊德,将艾尼格玛收进口袋。然后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

                              到外面吸点新鲜空气,转换一下心情吧。他想。

                              关掉房间的灯光,来到走廊上,关上房门。时间已是深夜,四下一片寂静,使得关上房门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地响。

                              也许大家都睡了,动作得轻一点。罗伊德一边想着,一边走在走廊上,然后步上楼梯。

                              他原本想下楼,从一楼出去,但不知怎地,总觉得想去能够瞭望远处的地方,因此选择了顶楼。

                              他登上楼梯,推开通往顶楼的门,再转身将门关上。

                              就在铁门发出沉重声响关上的同时,从较远处传来某人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罗伊德吗?」

                              「艾莉?」

                              比他先来的艾莉,迎接着罗伊德的到来。她也一样,还穿着平常的制服。

                              「怎么了?」

                              「这是我要说的。你怎么没去休息?」

                              罗伊德说着,并走到艾莉身边,靠在顶楼的栏杆旁。艾莉也跟着将双臂靠在栏杆上。

                              有一段时间,两人只是默默无语地眺望着夜景。克洛斯贝尔的街道进入夜晚,似乎显得更热闹了。路上行人的嘈杂,导力车与导力巴士行驶的声音,导力灯的光辉。特务支援课的大厦离大街有些距离,不过听见远处的喧嚣,也能感觉到那股热力。

                              「真是棘手的问题。」

                              艾莉轻声说。不用问她指的是甚么,也知道她说的是白天剑蛇帮与圣书会的纷争。

                              罗伊德应了一声,等着艾莉继续说下去。

                              「我并没有单纯到希望双方能和睦相处。双方都在主张自己的权利,为了自己的威信与尊严,而加深对立,争执不下……」

                              也许有人会笑说,不过就是不良集团打个架嘛。但是罗伊德却笑不出来。尤其是当他已经一头栽进事件里,成了当事人之后更是如此。

                              「两个想法互异的集团发生争执,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无论是街头的不良少年集团斗殴,还是政治家互扯后腿,核心都是一样的。与对方水火不容,想自己称王。就这么单纯。」

                              艾莉说到这里,将放在栏杆上的双臂交叠,将脸埋在其中。

                              「就是因为问题单纯,所以才无法轻易解决……」

                              「是啊。」

                              罗伊德只是颔首。

                              艾莉正在烦恼。冰雪聪明的她,一定是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到答案。这样的话,自己又怎能轻易鼓励她?罗伊德是这样想的。

                              所以,罗伊德选择倾听。有时候光是有个倾诉的对象,就能让人轻松许多。他本身也有类似的经验。

                              艾莉抬起了埋在双臂中的脸,转为面对罗伊德。

                              「呐,警察学校有没有教你们,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

                              「咦?」

                              突然的问题让罗伊德吃了一惊。他抬头仰望夜空,在记忆中寻找答案。

                              「呃……我想学校应该没教过该怎么调解不良集团的纠纷吧。」

                              应该没记错吧?罗伊德一边回想模拟调查会议的课程内容,一边回答她。艾莉露出了有些失望的表情。

                              「我还以为警察官应该会碰到调解纠纷的工作,所以学校会教你们如何应对呢。因为我听说,警校很多训练课程是重视实践性的。」

                              「这个就没教了……不过你对警校了解得还真多呢。」

                              罗伊德感到有些讶异。因为只有想成为警察官的人,才会对警察学校产生兴趣;而且就算略知一二,也很少有人能把握课程的具体内容。

                              「嗯,因为我查过资料。我以前去过很多学校与研究机构。」

                              「哦……」

                              今晚真是惊奇不断,罗伊德想。

                              他没有仔细问过艾莉的过去经历。因为他认为如果有这个需要,本人会主动告诉大家:如果她不想说,那别人也没必要追问。

                              罗伊德的这种处事态度,在成员过去经历复杂的特务支援课,具有相当重大的意义。

                              队长不深入追问,其他成员也不会过问其他人的过去。

                              所以特务支援课这个人员东拼西凑的部门,才能作为一个组织顺利运行。

                              「我之前就觉得艾莉头脑很好,原来是因为这样啊。」

                              罗伊德说的是真心话,但艾莉的表情却仍然阴沉。

                              「我觉得自己算满会念书的,也自认为接触过很多门学问。……可是,等到实际参与现场,却总是觉得自己所学的都帮不上忙。」

                              「艾莉……」

                              艾莉移开视线,望着夜晚的城市。即使看着光辉夺目的美丽街景,艾莉的表情也没有任何改变。

                              +++

                              记忆中,只有父亲仿佛拒绝一切的背影,以及母亲啜泣的声音。

                              在我小时候,每天都会与母亲两人一同在玄关目送父亲出外上班。

                              大门开启,父亲消失在耀眼的白光中。

                              我总是以笑容送父亲出门。

                              但那是因为,我知道父亲一定会回来。

                              自从父亲与母亲每天吵架,家中不时响起怒骂声之后,有一天。

                              父亲抱着许多平常上班从不携带的行李走出家门,从此以后就没回来了。

                              在掩面痛哭的母亲身旁,我睁大了双眼,看见了整个过程。

                              直到玄关的大门关上,看不见父亲身影的瞬间为止,一切都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回复
                              16楼2019-06-15 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