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366,344贴子:36,781,127

【原创】 《昨日爱人》 文/难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是孤岛,身上带着,烟雨蒙蒙的希望。
——保罗·策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6-18 19:55
    原《万物生长》重写2.0升级版。

    原来的价值观和逻辑都有问题,加上学业比较忙,就留了坑。

    现在凭着仅剩的良知来填坑了。

    义正言辞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6-18 19:57
        序章 渴望
        
        
        
        钟情很多次想过,怎样的人生才能让自己满意。
        
        可她无论怎样谋划,到最后时总觉得,还可以更多更完善一点。所谓的完美似乎找不到恰到好处的节点,无论是人性天然的贪欲还是她个人的贪心使然,她似乎永远都谋划不出让自己彻底满意的答案。
        
        她以为这是贪,是劣根性。
        
        但顾情深说,这是成全。
        
        他说,生死之间,是为一生,这种“贪心”是与人生命的本质互相成全。我们每一秒都在发生变化,这种对人生“完满”的不断完善,正是对我们不断向前发展的生命的一种成全。因为生命没有绝对相同的瞬间,个人对人生圆满的追求自然没有绝对的终点,至死方休。
        
        纵向上如此,横向上来说,就是千万人有千万种人生,普世标准下的确有模板人生。可人生真正的喜怒哀乐往往蛰伏在生命的细枝末节中,那是普世标准无法规划的。
        
        所以那么多人不快乐。我们总是沉溺于自身命途的坎坷而去否定那些显而易见的幸运和幸福,总是期待着未来能完美无缺而挑剔当下的种种。祸福相依,悲喜双生,只有后者存在的光明坦荡写成小说都显得乏味,又怎么能配得上真实的人生?
        
        换一种角度想。
        
        每种生存模式都有它自己的起承转合,童话和现实隐秘的交汇处,神明在那里留下了完美人生的最佳答案。
        
        不再用世俗的眼光规束感情,不再使个人的光华现实所限,将生命当下尽情地投入进一段感情中,在种全情投入的当下,我们会暂时得获得一种满足感,也能算是人生路上短暂的完美体验。
        
        加缪说,爱可燃烧,可存在,但不可两者并存。
        
        这正是燃烧的时段,极致的情感盖过人性的贪念,让我们渴望“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谈话的最后——
        
        “你有过这种渴望吗?”
        “你有吗?”
        “……没有。”
        “可是我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18 20:01
        文风棒(。・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18 22:29
          嘿嘿嘿来踩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19 11:27
            很有深度的感觉,但如果是小说的话感觉看不太下去呢(我就悄咪咪说一句hh)楼楼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19 22:07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6-19 23:06
                跟我文风很像,写的很棒,不过作为网文的话不容易写下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20 15:14
                    第一章 前路
                    
                    
                    
                    北方城市的冬天冷得很干,灰白的天空和深色的枯枝配合路边黑白灰色系的高大写字楼,从下方往上看,好像一只张着大嘴吞吐人类的怪兽。
                    
                    钟情呵了口气,在面前化作一团白雾,眼镜片的下端沾了雾气,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她想起来十七岁那年冬天,第一次遇见顾情深。
                    
                    漠河的冬天比北京冷得多,有着媲美西伯利亚的漫长冬季和寒夜。雪总是积的很厚,走不巧的话,半个人都要陷进去,像是能吃人似的。凭着地域特色的优势,旅游业经营的很红火。顾情深就是游客之一。
                    
                    他是自己来的,没跟团,就在钟情打工的民宿订了最好的一间房。那时候她只觉得这人一进门,就带着贵公子的骄矜劲儿,是从小被捧着长大的。待人接物都称得上彬彬有礼,但钟情就是在他眉眼流转间看见一股清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20 15:44
                      钟情是混血,父亲是莫斯科人。她生的极美,又很会卖乖讨巧。老板娘从顾情深的穿着打扮里就觉得这人是个有钱人,便嘱咐钟情跟着他当导游,好好赚一笔。
                      
                      “他没说要导游啊。”
                      
                      “他能拒绝你这张脸?”
                      
                      钟情觉得顾情深不是老板娘想的这种人傻钱多的类型,但顾情深真的没拒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6-20 15:47
                        顾情深在漠河的前六天,钟情带着他走遍了大大小小的景点,期间旁听了顾情深女友和他的视频电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两个人说着顾情深突然生气,然后分了手。分完手顾情深心情完全不受影响,钟情在路上依然顺利利用种种借口赚了不少差价和小费。她总是笑得眉眼弯弯,一副善良无辜的样子,很容易招人信任。但顾情深也确实是人傻钱多的过分了,竟然真的一点都不怀疑,钟情反而心虚得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20 15:47
                          最后一天的清晨,钟情坐在大门口的木质台阶上,用手托着半边脸发呆。
                          
                          “今天去哪儿?”顾情深走过来,在她旁边放了两张白纸,坐在白纸上。
                          
                          他一问钟情就心虚,干笑着回答:“能玩的地儿你都去的差不多啦,今天我带你玩点儿特别的吧。你这种……不是不是,您这样金贵的人,一定没怎么玩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20 15:48
                          前面一直说有敏感词,所以分的碎了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20 15:50
                            PS:

                            男女主三观都不正,无法接受的同学也不要和我理论哈。总写根正苗红的东西偶尔也会无聊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0 15:51
                                顾情深但笑不语。
                                
                                钟情拍拍裤脚的雪,站起来,犹豫了大概有半分钟,最终下定决心似的突然伸手扣住顾情深的手腕,“走啦。”
                                
                                钟情拉着他到了民宿后面的空地,“就在这儿吧。你堆个雪人吧,证明你曾经来过。”
                                
                                顾情深还是笑,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但他没拒绝,戴上手套,蹲下来真的开始认真的滚雪球。
                                
                                “那您滚肚子,我来滚头吧。”
                                
                                雪球慢慢越滚越大,可以站起来推着走,不必缩在地上一点一点挪移。最后钟情抱起自己滚的头安在了顾情深滚的肚子上。顾情深按照钟情说的,用树枝给雪人画上五官。
                                
                                最后把围巾摘下来,准备缠在雪人的脖子上。
                                
                                “等等等等,缠我的吧。您的太贵了,缠上去指定会被拿走,那就亏大了。”钟情拦住他,摘下自己的红色围巾,在雪人脖子上缠了两圈,“这个颜色也瞧着更温暖些。”
                                
                                 然后她突然被往后一扯,拉进一个冰凉的怀抱中,顾情深把自己的格纹围巾缠在了钟情脖子上。
                                
                                钟情身体僵住,“顾……顾……”
                                
                                顾情深打断她,“你不就是想如此?”
                                
                                他看出来了。
                                
                                钟情装出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其实早在他打完分手电话的那天心里就有了盘算,她想做一件不光彩的事。因为在那通电话结束时,顾情深承诺前女友会给她一笔不菲的钱作为补偿,她恰巧最需要钱。钟情动了坏心思,想通过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来拿到钱,给被生活挤压地无法呼吸的自己一点呼吸的空间。
                                
                                那天晚上,钟情去网吧搜了顾情深的个人资料,什么明确信息也没有搜到。
                                
                                但她知道顾情深是北京来的,又是一个长得很好的有钱人,她打电话给了很早就去北漂的陈默,“陈默姐,你知道顾情深吗?”
                                
                                “你想做什么?”
                                
                                那晚之后,钟情想尝试一次。她想过最坏的结果无非是顾情深不上钩,但她没想到会这么轻易地被看出来。她突然想起通话最后,陈默说的话。
                                
                                “钟情,这群纨绔子弟个个都是人精,顾情深更是人精中的人精。你别在他面前耍些小心思,你骗不过他。”
                                
                                陈默说中了。
                                
                                钟情不说话,被顾情深束缚在怀里,也动不了。
                                
                                顾情深笑,“你年纪不大,心思倒不少。不过你赌对了,我确实挺喜欢你,想和你做笔交易。”
                                
                                “什么交易?”
                                
                                “你跟着我,我来替你负担你母亲的治疗费和弟弟的学费。”
                                
                                “要多久?”
                                
                                “五年吧。”
                                
                                这五年,钟情学了不少东西,顺利地读完大学,母亲的病情和弟弟的学业都有了物质保障,也明白了顾情深留她在身边的目的。
                                
                                不是出于喜欢,而是周密的计算。
                                
                                回忆打住。
                                
                                钟情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拨弄了一下长发,不急不缓地走进写字楼。她实在是生的美,除了胸略小了些身材也是无可挑剔。门口保安忍不住多看两眼,心里默认这美人八成是顾情深的女友。
                                
                                她今天来配合顾情深演一出大戏,现在是开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0 15:55
                                顶顶(❁´◡`❁)*✲゚*想勾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6-20 17:45
                                  啦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6-23 00:51
                                    暖个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6-23 00:51
                                      加油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6-24 00:59
                                        不更新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7-04 12:02
                                          dd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7-08 14:21
                                            不好意思,高考没考好,一直在忙报志愿的事情,心情不好,没通知就断更了。

                                            so sorry鞠躬道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09 21:28
                                              接下来正常更新,2-3天一更,有事会通知。
                                              谢谢观看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09 21:37
                                                 第三章 脉络
                                                  
                                                  
                                                  
                                                  “七三。”
                                                  
                                                  “有点贪啊。”
                                                  
                                                  但顾情深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依然平静地看着谢怀陵。
                                                  
                                                  的确有点贪,钟情听到时吃了一惊。
                                                  
                                                  “贪是贪了点,做生意嘛,总是要贪心才能多吃。”
                                                  
                                                  “我答应你。”顾情深笑,“不过说好了,事成之后折成股份分成。”
                                                  
                                                  “股份?”
                                                  
                                                  “我手中的股份,分你三成。作为交换,在我们最终结算之前,你可要鞠躬尽瘁。”
                                                  
                                                  “你这是非要把咱们往一条船上拴呐,非得跟我一生一起走?事儿成了不散伙,还要绑一起,腻不腻呐您?”
                                                  
                                                  “腻是一回事,但顾氏灾后重建还得仰仗你啊。”
                                                  
                                                  “灾后重建?”
                                                  
                                                  谢怀陵听明白顾情深这心思鬼在哪儿了,“我就说你这吸血鬼怎么今天转性了,这么好讲话,原来在这儿给我摆了一道等着呢。你是为了斗倒那老头儿,要把顾氏翻个底儿朝天?多大损失你得来一出灾后重建。”
                                                  
                                                  “你不了解何桓,他这人不会轻易放手的,除非手上只剩一个烂壳子。”
                                                  
                                                  “那你把那些转去哪?”
                                                  
                                                  “这你就不用管了,总是亏不了你。”
                                                  
                                                  “得,我这人呐,就是乐善好施。那就提前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从谢怀陵那儿回来,顾情深和钟情直接回了公寓。钟情和顾情深住在美国时,就发现他这人一身有钱惯出来的臭毛病,但却唯独不喜欢住大房子。不论是美国的公寓还是在北京的常住公寓,都是很小的二人户型,和他在车子和美女上一掷千金的浪荡大相径庭。
                                                  
                                                  当然她没问过。
                                                  
                                                  这种问题往往牵涉较深,大家都是外人,还是彼此留有余地的好。
                                                  
                                                  “吃什么?”
                                                  
                                                  “随便。”
                                                  
                                                  “你最好现在就说,如果等到我做完了你少爷脾气又发作,挑三拣四——”温暖举着锅,慢吞吞地说。
                                                  
                                                  “不要菌类,不要萝卜,不要瓜。”顾情深从善如流。
                                                  
                                                  “这些我知道,还有什么不想吃?”为了照顾顾情深的少爷脾胃,冰箱里从来就没备过这些食材。
                                                  
                                                  顾情深握着遥控器从沙发上转过身来,有些委屈地看着她,“你不做出来,我也不知道我不吃什么啊。”
                                                  
                                                  钟情被噎住,一时之间竟然觉得他说的也对。她索性打开冰箱,一边翻一边念,“现在冰箱里有西红柿、青菜、青笋、火腿、茄子、鸡蛋、卷心菜、速冻水饺、羊肉、猪肉、牛肉、冻虾,你不吃什么?”
                                                  
                                                  “这些我都吃。”顾情深语气有些犹豫。
                                                  
                                                  钟情松了口气。
                                                  
                                                  “但我不知道他们被随机搭配之后我还想不想吃。”眼神和语气都很诚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7-11 16:44
                                                    ……她是疯了才会和他讨论这种问题。
                                                    
                                                    “算了。待会儿你好好使用你的语言功能,你如果出言不逊,我们明天一定吃外卖。”
                                                    
                                                    挑食到顾情深这种程度的人,下辈子就应该做一头随便养活的猪。
                                                    
                                                    “你别在心里偷骂我是猪,我听得到哦。”
                                                    
                                                    “……别用这种恶心的语气和我说话。”
                                                    
                                                    最后还是西红柿鸡蛋汤、炒青菜、辣椒炒肉配白米饭。
                                                    
                                                    在美国的几年两个人基本都是在吃中餐,即使自己做常常备不齐材料,做出来的只算是半成品。钟情对中西餐倒是无所谓,她在饮食上除了个别食物从来不挑剔。但顾情深习惯吃中餐,他多疑又挑剔,便没有请厨师。
                                                    
                                                    如果是对一个正常人,那几年钟情就该已经对他的少爷口味了如指掌了,但顾情深的喜恶还能随时间和心情流动更新。无论吃什么,他都能找出挑剔的理由。
                                                    
                                                    钟情拿人手短,并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十七岁的时候太天真,她以为和顾情深在一起的五年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她只是为钱误入歧途,成为他众多女友中无足轻重的一个。没想到被他摆到了棋盘之上,简直生不如死。反正最开始说好了在一起五年,现在大家快散伙了,也把他的脾气了解的七七八八,钟情倒没那么怕他。
                                                    
                                                    顾情深洗了手坐到餐桌旁边,“你的这个辣椒——”
                                                    
                                                    钟情挑眉,“咱们这五年可快到期了,我这人空有一身蛮力,你说话注意一点。”
                                                    
                                                    “……真是切得鬼斧神工。”
                                                    
                                                    钟情被他气笑了。
                                                    
                                                    顾情深很会哄人,他心情好的时候,和他吵吵闹闹往往会有趣,他会很像一个年轻的爱贫嘴的大男孩,一点看不出比钟情大五岁该有的成熟稳重。但若他心情不好,钟情夹着尾巴也能被他挑出错处大发雷霆。
                                                    
                                                    他那些对他赞不绝口的前女友,多半是只见到顾情深人模狗样的一面就已经分手了,真应该让他们看看这个人乱发脾气时猪狗不如的样子。
                                                    
                                                    钟情愤愤地戳了一下碗里的白米饭。
                                                    
                                                    “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天天这么大火气。人家Cecilia比你还大,又可爱又会撒娇。而且你今天格外暴躁啊。”
                                                    
                                                    Cecilia是他上个月的女朋友,娃娃脸,像未成年。
                                                    
                                                    钟情笑眯眯地看着他,声音甜甜的,“我怕您受不住啊。”
                                                    
                                                    “算了,算了。”
                                                    
                                                    “我小时候吃饭从来不讲话的。”钟情夹走最后一块肉到自己碗里,“我妈妈家里好像是书香门第,规矩特别严格的那种,她从小就被当作淑女培养。在她生病之前,我一度也是淑女作风,食不言、寝不语。可惜她的淑女养成计划才执行到我十四岁就放弃了,她没什么坚持到底的精神。”
                                                    
                                                    “唉,您可别为自己的粗鲁找借口。”顾情深道,“你今天这米饭蒸的还挺好,颗粒分明。”
                                                    
                                                    钟情明白他是在转移话题。Cecilia只做了顾情深一个月的女友,她是名门淑女,无法接受顾情深花天酒地的生活作风。钟情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或许是顾情深最出色的一任女友,名校毕业、谈吐高雅且长相不俗,家庭背景支撑了她的出色。这样的女生于钟情,就像是照妖镜,一点一点照出她最不堪的一面。
                                                    
                                                    钟情知道她自己的毛病,穷清高。
                                                    
                                                    她拿了顾情深的钱生活,供给弟弟和母亲,她甚至不能告诉弟弟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钟情也不是没实践过辍学打工,顶着一张漂亮的脸和高中学历,满腹教科书里的大道理,她能做的事很少。很多时候生的美反而是一种阻力,她见过太多异样的眼神。
                                                    
                                                    这种事情见过很多,后来慢慢的就不想努力了。比起那些中年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和微薄的薪水,她选了另一条见不得光的悲哀道路。
                                                    
                                                    起码顾情深皮相完美、名校毕业,也能算得上富有学识,成为他众多女友中的一个并扮演者类似保姆的角色也不算是太亏。更何况,在美国那三年,顾情深也没拒绝她读书的要求,她还幸运地混了一张名校学历。
                                                    
                                                    还有什么可不满的?
                                                    
                                                    良心?上进心?
                                                    
                                                    唯一过不去的羞耻心又抵不过物质的诱惑,她仅剩的清高也成为金钱的阶下囚。
                                                    
                                                    那为什么不能告诉弟弟?
                                                    
                                                    钟情想过很多次,然后在差一点脱口而出的时候恍然大悟,她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弟弟知道,他爱的姐姐只是个攀附于男性和物质的菟丝花,是电视剧和书本里恶心吧啦的坏女人,抛弃了自尊自爱来对生活委曲求全。
                                                    
                                                    不希望他知道,姐姐是个无能的废/物,二十二岁,依旧看不清自己生命的脉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7-11 16:45
                                                    ?!诈尸?!话说回声你还记得我嘛Qwqq


                                                    收起回复
                                                    41楼2019-07-11 17:56
                                                      淡淡的忧伤文


                                                      收起回复
                                                      42楼2019-07-11 19:58
                                                        楼主我想知道前面怎么空两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7-11 20:24
                                                            第四章 黄粱
                                                            
                                                            
                                                            
                                                            吃完饭后,钟情把剩菜剩饭处理了一下,碗筷刷洗干净放到消毒柜里。
                                                            
                                                            她做这些时,顾情深正倚在沙发上看电视。
                                                            
                                                            很无聊的综艺节目,背景音很热闹,给两人之间沉默的相处平添了些烟火气。
                                                            
                                                            钟情从药品柜里拿出来药盒,扣了几颗药放在干净纸片上和一杯温水一起推到他面前,“吃了吧。”
                                                            
                                                            顾情深低头看了一眼,沉默着没说话。
                                                            
                                                            钟情并没多说别的话,做完这些就自己去了卧室。进屋时,余光瞥见他把药片全放在嘴里,喝了口水吞下去。
                                                            
                                                            她松了口气。
                                                            
                                                            顾情深是所有病人中最难搞的那一类,明明自己主动去治疗又不愿意正视病情,不遵医嘱、逃避药物。钟情并不觉得他是个好人,但人与人相处久了,最会有些感情。就算不是爱情,也有些别的情感存在。所以她能在顾情深恶劣的态度下日复一日地催促他吃药,忍受他小屁孩一样的坏脾气并及时顺毛。
                                                            
                                                            不过是觉得,有时他也很可怜。
                                                            
                                                            同情心作祟罢了。
                                                            
                                                            看着他有时会想起来弟弟钟城,很久没有回漠河去见见他了,也不知道长高了多少。这几年,姐弟之间大多数的问候都依赖于互联网,隔着屏幕和网线感觉彼此的成长。
                                                            
                                                            
                                                            “钟情,你弟弟今年高考了吧?”顾情深带着一身水汽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的水滴落了一地。
                                                            
                                                            “嗯。”钟情答应着,然后皱眉,“你能不能擦干一点再出来,每次都把地板弄湿。木制地板不能泡水。”
                                                            
                                                            “你擦干净不就好了吗?”顾情深嗤笑一声,“弄湿又怎么样,大不了坏了换套新的地板,大惊小怪。”
                                                            
                                                            钟情没接他的话茬,去浴室拿了块干的吸水巾,蹲在地上把水一点一点吸走,擦干表面,拿出去放到洗衣房里。
                                                            
                                                            她回来时,顾情深正坐在床边,干毛巾搭在头上,笑嘻嘻地看向她,抬手指着自己的头,“帮我弄干。”
                                                            
                                                            “你别坐在床上,一会儿把床单弄湿了。”钟情指了指单人沙发,“坐这儿来。”
                                                            
                                                            顾情深难得老实。她用干毛巾对着他的头一通乱擦,水分吸走大半后打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顾情深头发很软,但发量很多,看起来似乎没有中年秃顶的危机。他的头发最近也长了很多,现在这样半干着垂在额前,看起来倒真的仿若少年模样。
                                                            
                                                            “他高考的话,你要回漠河?”
                                                            
                                                            “他不让我回去,应该是不需要。”吹风机噪音很大,她必须低下头在他耳边说话。
                                                            
                                                            男生头发干的快,她摸着差不多了,关上吹风机放回储物架上。
                                                            
                                                            “有决定好去哪读书吗?”
                                                            
                                                            “在国内读。他成绩好,能上很不错的学校。”钟情神色变得温柔,“钟城从小就很懂事,也很优秀。到时候我就可以回漠河,去好好照顾妈妈。”
                                                            
                                                            想的挺远啊,都已经开始计划和他分道扬镳之后的生活了,还觉得挺幸福?
                                                            
                                                            顾情深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钟情心里另有打算。钟城已经决定大学要来北京读,到时候同在一座城市,自己和顾情深的事迟早会被他知道。钟城是很傲气的人,一定无法接受母亲的医疗费和他的学费都是这样来的。所以,在钟城上大学之前,她必须尽快与顾情深一刀两断。
                                                            
                                                            顾情深和何桓的恩怨钟情不感兴趣,也不想牵扯,只是现在她扮演着顾情深身边的“苏妲己”,如何抽身还是个麻烦的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7-13 22:22
                                                              她沉默着收拾储物柜上的东西,走神的厉害,没注意到顾情深盯着她的眼睛,慢慢阴沉的表情。
                                                              
                                                              他不是愚木,知道钟情在心里盘算什么。
                                                              
                                                              顾情深很有自知之明,他自己不是什么重情义的人,谢怀陵那帮人也总说他薄情寡义。但和钟情一比,他倒真的算是个重情义的了。
                                                              
                                                              五年的时间,朝夕相处。钟情对他,就算擦不出爱情的火花,也应该有些情谊在。她倒真的是分的清清楚楚,交易就是交易,时间一到,立刻卷铺盖走人,再不相干。
                                                              
                                                              还真是绝情啊。
                                                              
                                                              顾情深伸手扣住她的手腕,“你这顿散伙饭,怕是吃不成了。”
                                                              
                                                              钟情一顿,“你什么意思?”
                                                              
                                                              顾情深对她笑,不了解他的,还真觉得他这个笑容天真单纯,像十七八的少年人。
                                                              
                                                              他缓缓地对钟情说,“我的意思,就是我不痛快,对你不满意,不想让你如意。”
                                                              
                                                              “你别开玩笑——”
                                                              
                                                              “没开玩笑。”顾情深懒散的倚靠在床头,握着她手腕手用力一带,钟情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钟情想起来,又被他用另一只手牢牢按下去,她只能保持趴在他胸口的姿势动弹不得,很不舒服。
                                                              
                                                              顾情深冷眼看着她,讥讽地笑,“你别摆出这副急不可耐要走人的样儿。咱们俩之间,开始是你主动,我顺了你的意思。那结束就得我决定。我这人什么脾气,这五年你也清楚。这五年我也没亏了你,要钱有钱,你想读书我也没碍着你。多少人上赶着占你现在的位置,人家都把这当是馅饼,你哪来的脸和资格嫌弃?钟情,你掂量掂量自己,你配吗?
                                                              
                                                              “还有,我没那么稀罕你。你好好的尽本分,我一刻都不想多留你,但别和我玩身在曹营心在汉那一套,我烦。
                                                              
                                                              “我既然能帮得了你把日子过下去,我就能让你和你弟这日子过不下去。你自己想想,认真点儿,我这人最烦身边人给我搞个同床异梦,你不是不知道吧?”
                                                              
                                                              钟情知道他为什么不悦,但不明白顾情深为什么会突然爆发这么大的脾气,好像他们初到美国的时候。可是他明明按时吃了药,回国之后状态越来越好。但不管他出于何种原因,钟情只觉得耻辱。
                                                              
                                                              偏偏这种耻辱还是她自找的。
                                                              
                                                              她闭了闭眼,在心里叹息,伸手抱住顾情深,主动对他乖巧地笑,“我知道了,不会了。”
                                                              
                                                              相处这么久,她知道怎么讨好他,但已经很久没做到这种程度了。
                                                              
                                                              然后钟情往上挪了挪,唇对唇贴上去亲他一下。
                                                              
                                                              “你想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顾情深,我以为你会更想结束。如果你愿意一直在一起,我也可以告诉钟城,你是我的男友,不需要这样对钟城遮遮掩掩了。毕竟我是姐姐,会愧疚。”
                                                              
                                                              顾情深嗤笑,却没反驳她。钟情其实很会哄人,尤其是哄他。即使顾情深知道她是装的,也会顺着她不说破。
                                                              
                                                              她乖巧起来的时候,是真的让人难以对她有脾气。
                                                              
                                                              屋里静下来,顾情深iPad上一直在播放的视频的声音变得更明显,中年男人的声音,普通话不标准,在慢条斯理地分析着当前的经济形势。
                                                              
                                                              她的呼吸都落在顾情深颈侧,温热的。女孩子沐浴后的香气也很好闻,有点像甜牛奶的味道。
                                                              
                                                              顾情深情绪柔和下来,语气很轻地说,“钟情,我喜欢你乖乖巧巧的,别再想着散伙的事了。我不会强留你,但也不喜欢睡在旁边的人每天盘算着如何跟我分道扬镳。还在一起一天,就要演一天的戏,过一天的生活。你听话一点,我会让你有坦荡的未来人生。”
                                                              
                                                              她没说话,只是有脸蹭了蹭他的下巴。
                                                              
                                                              坦荡人生?多可笑。
                                                              
                                                              她人生的污点永远不会被岁月剥蚀,坦荡人生……早就是个不切实际的梦了。
                                                              
                                                              她就算把这些年当做黄粱一梦,未来都难有坦荡可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9-07-13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