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吧 关注:197,510贴子:6,076,484

我写的金庸武侠同人小说,欢迎兄弟姐妹们批评指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明
转眼来若吧有些时日了,每日到此和道友倾诉交流,不亦乐乎,尤其是
鉴赏吧中的小说,心中很是钦佩,突然有种以“文”会友的想法。
这是鄙人以前写的神雕侠侣续集,想修改后在这里献丑,虽然我笔下
的后期郭襄有周芷若的影子,但这里毕竟是若吧,所以向吧主道歉,希望
谅解,假如真的违反了吧规,敬请删帖。
最后希望这篇拙作能给道友们带来一丝欢乐,祝大家生活愉快。


回复
1楼2019-06-20 11:30
    (序)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名为武侠,实乃言情,写尽世间柔情万种,在武侠江湖的大背景下,把儿女情缘阐释地更加淋漓尽致,痛彻心扉,刻骨铭心,荡气回肠。
    续写神雕,延续原著风格,增加新派创意,金庸先生笔下的小龙女不食人间烟火,不与群芳同列,近似仙女,而我笔下的小龙女就是“仙女”,有颠覆性内容,但不超越原著底线。
    古色古香,辞藻华丽,但阅读轻松,画面感强,自称“剧本式小说”。


    收起回复
    4楼2019-06-20 11:39
      第一章:寒月宝刃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话说杨过小龙女夫妇乘雕而去,留下怅然若失的少女郭襄,离愁渐浓,郭襄终究难以释怀,于是纵身跃起,奋不顾身地向二人背景追去。
      杨氏夫妇二人正在黄花树下休憩,突见郭襄跟来,不禁愕然,郭襄笑道:“大哥哥、龙姐姐,妹子这轻功来自金轮国师真传,还不错吧。”
      杨过道:“襄儿,你跟来作甚,快些回去,免得你爹娘担心。”
      郭襄道:“大哥哥,我真的想和你……你们一起闯荡江湖。”
      杨过淡然而笑:“我早就不想闯荡什么江湖了,如今找到了龙儿,我们就闭关归隐。”郭襄说:“大哥哥,你可是江湖五绝之一的‘西狂’啊,就这样‘金盘洗手’岂不可惜?”
      杨过不屑地说:“这些虚名浮云,我杨过从来就没放在眼里。”郭襄笑道:“那好,归隐就归隐,我同你们一起归隐吧,我给你们当丫头,他日你们有了子女,我帮你们带,教他们绝世武功。”
      杨过厉声道:“襄儿,休要胡闹,快些回去。”郭襄眼圈立刻红了:“大哥哥,襄儿不知为何,就想同你们在一起,襄儿想永远做你的……妹妹。”
      此时,小龙女轻轻地扶住杨过的手臂,柔声说道:“过儿,就让襄儿和我们一起走吧,她刚出娘胎,我们三人就在一起了,若非之后在绝情谷遇到郭夫人,襄儿也许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
      杨过心下深知小龙女善解人意,为人善良,天性心软,但他认为长痛不如短痛,他不想今后让娘子纠结,也不想耽搁少女郭襄的花样年华,于是他狠下心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郭襄的膻中穴。
      郭襄顿时动弹不得:“大哥哥,你……”,杨过淡然地说:“襄儿,得罪了,你还小,你今后会有自己的人生,希望你不要任性了,……,我们会来看你的。”
      郭襄眼泪立时流了出来,好一会儿,才缓缓自言道:“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此刻,杨过已携小龙女飞出数十丈远,顷刻,飘来杨过的声音:“穴道半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襄儿,珍重!”
      郭襄早已泪流满脸,黄昏的树林里,偶尔飞过几声悲鸣的鸦叫,隐隐听到一个少女哀怨的声音:“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收起回复
      5楼2019-06-20 11:40
        人生如寄,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一年的端阳节,襄阳城中,郭府内宾朋满座,郭靖黄蓉率领江湖群雄击退了蒙古大军又一次进攻,朝廷颁令嘉奖,郭靖夫妇遂在府内大办盛宴,款待群雄。
        那边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而郭襄却在一旁冷清的闺阁中,独自望月发呆,“这次群雄大宴,他怎么没来?他说好要来见我的。”
        这时,有人敲门,郭襄顿时喜出望外,是他!一定是大哥哥如约来找我了,她立即蹦跳着过去,打开房门,门外却是郭芙,她没好气地转身说道:“姐,怎么是你啊?”
        郭芙笑道:“不是我会是谁?莫非你以为是你的杨大哥啊?”
        郭襄怒道:“什么叫我的杨大哥,他几时是我的了?”
        郭芙淘气地刮了一下她的俏脸:“好了,你这小丫头,姐说一句你还来气了,走,出去吃饭,爹娘刚才问起你来呢。”
        郭襄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想去,没有胃口。”
        郭芙道:“我的傻妹子,你不吃饭怎么行呢,待会儿姐姐带你去看赛龙舟。”
        郭襄却不耐烦地把郭芙推出门外:“好了,大姐,你让姐夫陪你去玩吧,人家现在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少女。”
        端阳之夜,月光皎洁,郭襄心烦意乱,加上在小屋里闷了一日,只得去小院散步,小院里的花花草草偶尔随风飘来阵阵暗香,不禁心旷神怡。
        须臾,郭襄走出宅门,想买几个心仪的云片糕,顺道去酒楼打听一下杨过的消息,便径直向街市行去,今儿个是端午,街上自然是人山人海,好不热闹,可是牵挂着杨过的郭襄却不免内心凄凉,到了酒楼上,只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中年男子,男子手中持一宝刀,如月光一样耀眼,郭襄不禁啧啧称奇:“好刀啊!”
        男子笑道:“郭二小姐果然好见识,这是小可的家传之宝‘月霜宝刀’,只因相好遇到一劫,急需钱财,不得已而卖之。”
        郭襄道:“好个痴儿!不过此等宝物卖了,岂不可惜。”
        男子苦笑道:“正是,想我上官家也算武林世家,此刀亦乃先祖机缘巧合而得,实属不易,鄙人不肖之至,可是为了我最爱的柔儿妹子,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郭襄蛾眉一皱,斩钉截铁地说:“此等绝世宝刀定不能落入奸人之手,亦不能落入庸人手中,糟蹋了宝物。”
        男子笑道:“二小姐说的极是。”
        郭襄说:“还请大叔等我片刻,我这就回府找我爹娘筹钱。”
        此时,一翩翩少年郎开腔了:“且慢,多少钱,我买了,这就随我取银子。”郭襄大惊,只见面前这位少年郎君俊朗不凡,不过眉宇之间却透着淡淡忧郁和愁怨,竟有几分似杨过。


        回复
        6楼2019-06-20 11:42
          可以,如果能圆倚天前的疑点就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6-20 12:44
            不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6-20 13:10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6-20 13:47
                郭襄大呼:“喂,少侠,什么情况啊?江湖道义还要不要了,我已经先买了。”
                少年笑道:“女侠,不要仗着是‘大侠之后’,就可以蛮不讲理,你如果能在我之前交钱取货,本少心服口服,绝不阻挠。”
                郭襄急了,一掌打了过去,少年立即抬手化解,笑道:“落英神剑掌,桃花岛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
                男子急道:“郭二小姐息怒,公子请速把银两取来,小可之事十万火急。”
                少年说:“这个自然,对了,你还没说多少钱呢?”
                男子伸出五指,道:“五千两,不讲价。”
                少年微微一笑很倾城:“请随我来。”
                郭襄跟在后面,自言自语道:“五千两啊!这位少侠好有钱,不会是襄阳城里的土豪吧?”
                少年笑道:“话说郭姑娘与此刀也有缘,不如一起。”
                郭襄说:“好啊,本姑娘还怕你谋刀害命呢。”
                少年郎微微一笑:“呵呵!”
                顷刻,三人走到一大宅子,少年道:“请进!”
                郭襄抬头一望,牌匾上写着“白府”二字,宅子很大,却无一个家丁仆人,显得格外空旷冷清,心下觉得好生奇怪。
                少年引得二人入厅,拱手道:“二位稍等片刻,本少这就去内室取银。”
                郭襄忍不住四处观望,大厅宽敞,却较为古朴,厅内正墙上方有一字幅,书有“独饮独孤之美”,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颇有王羲之的风范。
                顷刻,少年取出一个封好的大箱子,对男子道:“大叔,请点一下数目。”男子立即打开箱子数点,数目正好,便朝少年抱拳道:“鄙人目下有急事须办,他日定请公子喝酒酬谢。”
                少年笑道:“公平交易,何足挂齿,慢走,不送。”
                男子走后,郭襄望着少年微笑道:“公子,任性啊!”
                少年说:“郭姑娘请随我来!”
                说话间二人来到荷塘边,只见那少年嗖地拔出宝刀,对着垂柳轻轻挥舞一下,一道白色刀光立即斩断柳枝,郭襄惊叹道:“刀锋离柳枝尚有数尺远,可见刀光威力甚大。”
                少年嘴角微微一笑,转身用力劈向一块巨石,只见一道银色月弧闪过,电光火石间,巨石一分为二。
                少年笑着对郭襄说:“真真是一件极好的神兵利器啊!”
                郭襄笑道:“恭喜公子,贺喜公子,此刀威力巨大,就是不会武功之辈,尚可挥出无敌刀光,倘若是‘武学名宿’持此宝刀,定当笑傲江湖啊。”
                少年道:“此刀真名寒月,相传是战国时期赵国徐夫人之名刃,‘形若新月,寒气四射’,当年荆柯携此刃刺杀秦王,败北被斩,此后寒月刃便下落不明,多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全真教王重阳前辈偶遇此刀,之后赠与意中人林朝英,林女侠常携此刀于玉女峰上练功,玉女峰最近明月,故此刀长年受月光沉浸,吸明月之精华,更具灵性威力,之后王林矛盾,林女侠复将此刀退予王重阳,之后被王重阳师弟周伯通窃去,此人外号老顽童,出了名的玩世不恭,在赌坊输掉此刀,再后来就被这位大叔的祖父重金购得,遂欣喜若狂,并将此刀作为镇宅之宝,世代家传。”
                郭襄笑道:“真是一把有故事的刀啊,小姐姐我又涨知识了,只是大叔的祖先万万想不到,他的后人会为了郎情妾意而出卖此刀。”
                少年似乎不喜欢郭襄这样调侃名刀,便若有所思的念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他这一吟,郭襄倒有些触词生情,思忆起杨过来,此刻气氛也变得有些尴尬,少年连忙笑道:“郭姑娘,夜凉如水,屋外风大,可否进屋小饮一杯。”
                郭襄说:“极好,我瞧你说了这么多话,也应该渴了。”
                进入屋内,少年为郭襄沏好茶,说道:“郭姑娘,这是福建安溪的老字号铁观音。”
                郭襄品了一口,笑道:“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呢?”
                少年笑道:“不敢,鄙人白愁玉,李莫愁的愁,玉面郎君的玉。”
                郭襄想了想,说:“你这名字挺纠结的啊。”
                白愁玉笑而不语,郭襄又问道:“府中就你一人?”
                白愁玉道:“家人八年前仙游了,留我独守庙门。”
                郭襄追问:“那府中为何未见家丁丫环?”
                白愁玉饮了一口茶,缓缓地说:“本公子不喜家中有人,人心叵测,倒不如一个人清静闲适。”
                郭襄道:“本姑娘还是头一回听到如此古灵精怪的想法,白公子果然特立独行,不与群男同列啊!”
                白愁玉笑道:“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是在效仿古墓派的小龙女罢了,每日日落之前有春夏秋冬、琴棋书画、日月星辰十二位丫环替我料理府中俗务,黄昏之时她们便会离去。”
                郭襄看了看空旷的大厅,纳闷地说:“我说公子,这漫漫长夜,苦雨孤灯,你老人家就不孤独?”
                白愁玉高深莫测地笑道:“何谓孤独?世人焉知独处之妙。”
                郭襄不解:“我就喜欢在外结交朋友,大口喝酒,饮马江湖,快意武林。”
                白愁玉站起身来:“郭姑娘请随我来。”
                郭襄说:“我晕,白公子,又要随你去哪儿啊?”
                白愁玉笑道:“放心吧,不会把你卖了。”
                郭襄杏目圆瞪,白了他一眼,嫌弃地说:“得了吧!你打得过我吗?”
                谈笑间,两人来到书房,只见经史子集,应有尽有,各种藏书极为丰富,之后又到琴室、书画坊、武学秘籍密室、戏台观摩,白愁玉得意地说:“郭姑娘,你知道吗?本公子每天读书写词作画抚琴练功看戏,只恨时光飞逝。”
                郭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果然是个人才。”
                白愁玉不好意思地说:“郭姑娘过誉了。”
                郭襄望了一眼夜空,说:“白公子,时辰不早了,我该告辞了!”
                白愁玉刚聊的高兴,心中不免几分失落,他惆怅地说:“不知为何,在下与郭姑娘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不知何日再相逢?”
                郭襄心下暗暗思量,本来今晚尚有种种离愁,但偶遇白公子后,不知不觉之中郁结打开,心情欢愉,白公子确实是“疗伤”的最佳人选,何况他还神似杨过,可以睹面思人,减轻情伤,于是说道:“明日午时月杨楼,你来不来?”
                白愁玉心中甚喜,立即斩钉截铁地说:“风雨无阻,唯郭二小姐马首是瞻。”


                回复
                10楼2019-06-20 13:57


                  回复
                  11楼2019-06-20 14:02


                    回复
                    12楼2019-06-20 14:04
                      欢迎啊!写得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9-06-20 14:06


                        回复
                        14楼2019-06-20 14:16


                          回复
                          15楼2019-06-20 14:18
                            (二)
                            白愁玉去西厢房放好宝刀,旋即送郭襄出宅门,抬头突见明月之下两个黑影飞檐走壁,越墙而入,墙内机关立时启动,霎那间几十束利箭射向那二人,不料二人轻功极好,敏捷地在空中旋转躲闪,有点似“奇门遁甲”之术,竟躲过了数十发利箭。
                            郭襄也不由暗暗称奇:“好诡异的身手。”
                            两人落定,皆着黑色夜行衣,一人身材较高,握一把长剑,高者哈哈大笑:“夜黑风高,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白公子艳福不浅啊!”
                            白愁玉笑道:“那你们还来坏我好事?”
                            郭襄瞪了他一眼。
                            白愁玉又说:“来者何人?”
                            高者说:“我们是茅山剑派的,特来造访公子。”
                            白愁玉低头想了一下:“茅山剑派?没听说啊?郭姑娘纵横江湖几十年,见多识广,可知否?”
                            少女郭襄瞪了他一眼:“不知。”
                            高者笑道:“我们与蜀山玉女剑派、武当派同属近年间才崛起的小门派,难怪郭二小姐和白公子不知,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秋道子,旁边这位是我师弟玄机子,我们……”
                            白愁玉不耐烦地说:“别介绍了,又不是相亲,都是些无名小卒,快滚!”
                            秋道子略显尴尬地干笑了一声:“白公子,请注意素质!”然后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说道:“素闻贵庄藏有失传多年的上乘武学《天女心经》,掌门家师魂牵梦萦,寝食难安,特命弟子前来借阅几日,一睹绝学之风采,日后定当重谢!”
                            白愁玉冷冷地说:“没有,滚!”
                            秋道子冷笑道:“那就别怪在下失礼了。”说话间拔出佩剑:“今日就让你尝尝茅山剑法的厉害。”
                            郭襄道:“呵呵,好大的口气,我就来领教一下阁下的茅山剑法。”
                            白愁玉笑道:“何须姑娘出手。”随即大吼一声:“侍卫甲乙丙丁,出战!”只见四个全副武装的铁甲武士从右侧厢房内一一走出,秋道子闻此大呼:“不妙!是偃术机关人。”
                            白愁玉熟练地挥了挥手:“兄弟们,上!”
                            秋道子紧握长剑,大吼一声:“御风剑法。”白愁玉嘲讽道:“打就打吧,为何还要把武功名字吼出来!”
                            郭襄道:“你懂什么?人家这叫虚张声势。”
                            说话间秋道子身躯空中旋转,衣袖翻飞,双臂舞剑杀向机关铁甲人,铁甲人跪地,双臂举盾抵挡,顿时火星四溅 ,秋道子突然踏空纵身朝下划出一道银色剑气,只听“啪啦”一声,铁甲人被劈成两半,秋道子落地后,低头一看,只见那裂开的钢铁之躯内机关构造极为精巧,巧夺天工,乃世间罕见,应属名坊巧匠所造。
                            白愁玉叹道:“你妹!一千两银子没了。”
                            另一旁的玄机子口中念道:“轩辕黄帝战蚩尤,涿鹿经年战未休,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突然之间分为三身,只见三个分身同时发力,掌推拳扫,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面前三个机关人击出数丈远,机关人着地即碎。
                            郭襄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心下想:“这是哪门子奇怪的妖术啊?简直比当年家师金轮法王的武功还邪门。”又听到身旁的白愁玉心痛地说:“你姐,三千两银子又没了。”郭襄嗔道:“好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心痛银子。”心下却想,看来今夜必有一场恶战。
                            秋道子用利剑指向白愁玉,悠然自得地笑道:“白公子,请问,我们还是无名小卒吗?”
                            白愁玉深深地叹了口气:“唉,秋大侠一夜成名,威武啊!走,随哥取货。”
                            秋道子不解:“取货?”
                            白愁玉打了一下他的脑袋:“呆子,你不是要那劳什子《天女心经》吗?”秋道子大喜,连说:“好极好极,公子果然识时务,掌门家师过目后必将完璧归赵。”
                            郭襄恼了:“姓白的,你好狗腿。”白愁玉悄悄地拉了拉她的罗裙,低声说道:“嘘,奸计。”又故意大声说:“罢了罢了,谁叫小生技不如人呢。”
                            四人进入西厢房,白愁玉对二位道士拱了拱手:“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经。”又朝郭襄使个眼色:“郭姑娘,还不快给二位道爷倒茶。”
                            郭襄没好气地说:“我不倒。”秋道子催促道:“白公子,休要多说,也莫想使诈,速去取物,我等还得星夜兼程,通宵赶路呢。”
                            白愁玉谄笑道:“放心,我比你们两人还急呢,我还有好多心里话等着给郭姑娘说。”
                            郭襄忍不住掐了他一下:“姓白的,你除了占我便宜还会做什么?”
                            白愁玉“哎哟”一声,趁机倒在地上,突然按动机关,两只铁笼猛地从屋顶落下,将二位道士困住,秋道子蔑笑道:“雕虫小技”,随即掏出一张咒符,快速念了几句咒语,两人忽地身骨缩小,钻出笼子,说时迟那时快,白愁玉立即收气,直身,左手前指,射出一道玫红色少商剑,击中秋道子小腿,顿时一股肉焦味,秋道子猪嚎般地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郭襄惊呼道:“六脉神剑!”
                            玄机子大吼一声:“师兄!”然后使出一招“狂风怒旋”,掌风威力极猛,瞬间涌向郭白二人,白愁玉奋不顾身冲向前面抵挡掌风,迅即被重重地击倒在地,口吐鲜血,郭襄情急之下使出“兰花拂穴手”,出掌时如落英缤纷,但招招凌厉,玄机子亦临危不乱,一一化解,数十个回合后,渐渐占了上风,白愁玉挣扎着爬到暗格旁,取出寒月刀,大喊一声:“郭女侠,接着。”
                            郭襄白了他一眼,退后几步,接住宝刀,顺手使出一招“碧波连环斩”,雪梦未醒,刀意朦胧,刀既为舞,舞既为刀,玄机子赤手空拳,显然不敌寒月刀,一旁受伤的秋道子说道:“师弟,郭襄手中拿的是十大名刀寒月,不宜恋战,快撤。”
                            玄机子捞起师兄纵身而去,郭襄正欲追出去,白愁玉赶忙拉住了她,有气无力地说:“祖宗,别追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9-06-20 14:19
                              (三)
                              郭襄扶着白愁玉进入白府地宫密室内,只见屋子里陈列着金创药、十香软筋散、玉灵散、回阳五龙膏等药品,郭襄叹道:“白公子收集了各大门派不少名药啊!”
                              白愁玉苦笑了一声,熟练地取出一瓶药,郭襄瞟了一眼,顺手抢过来一看:“九花玉露丸,我们桃花岛的东西你也有?”
                              白愁玉笑道:“前些年下江南收集名画,偶遇欧阳公子所得。”
                              郭襄说:“你说的可是人称‘江南鬼面书生’的欧阳龙凤,天下闻名的武痴。”
                              白愁玉说:“正是,他可是妇孺皆知的‘武学痴汉’啊,家中藏有各大门派绝学,据说还有《辟邪剑谱》(作者注: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郭襄瞪了他一眼:“我呸!”
                              白愁玉笑着说:“当然,他只看不练,我……”郭襄立即抢白道:“你边看边练。”
                              白愁玉一本正经地说:“我本来是想练,但遇到郭姑娘后,就不想练了。”
                              郭襄再也忍不住了,一拳打了过去:“白愁玉,你三番五次轻薄于我,有何用意?”
                              白愁玉笑道:“居心叵测而已!”
                              郭襄作势又要打他,白愁玉抬手一挡,不料这一使力,内伤复发,顿时痛的咬牙切齿。郭襄立即收住粉拳,柔声问道:“白公子,你怎么了?我来替你运功疗伤。”
                              白愁玉连忙摆手:“不用了,你们郭家的九花玉露丸童叟无欺,疗效显著,再说你还得保存实力,我怕那些臭道士还会回来。”
                              郭襄嗔道:“还不是怪你,为何刚才不让我追出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白愁玉笑道:“我的郭女侠,你可知江湖险恶,此二人轻功极好,又通‘奇门遁甲’之术,再者,若追至远处,敌势不明,可知对方有无援兵。”
                              郭襄道:“难道我们就在此坐以待毙?”
                              白愁玉笑着说:“没事,我家地宫迷阵是仿照天下闻名的桃花岛桃花阵所建,那些鸟道士一时半会儿是进不来的。”
                              郭襄瞪了她一眼,又望了望四周,瞧见一间雅致的小屋,牌匾刻有“群芳阁”三字,便问道:“这里面有什么稀罕玩意?”
                              白愁玉顿时慌了:“没什么,那……是我面壁思过的地方,俗话说的好啊,吾日三省吾身,郭姑娘就不要进去了。”郭襄诡笑道:“我不信,我偏要进去看看,你奈我何?”
                              白愁玉不敢拦她,只得硬着头皮随她进去,只见屋内挂满了各色绝世美女的画像,正是千娇百媚,国色天香,春意盎然,美不胜收,郭襄笑道:“啧啧啧,怪不得白公子还未娶妻,你成天对着这些天仙画像,凡间的女子焉能瞧得上?”
                              白愁玉傲娇地说:“人世间的庸脂俗粉,怎能入我眼。”
                              郭襄笑道:“白公子曲高和寡,知音难觅。”
                              白愁玉凝望着烛影下少女郭襄水灵灵的俏丽粉脸,“烛影摇红,几多温柔”,不由怦然心动,情不自禁地说:“哪里,我觉得画中那些美人都不及郭姑娘好看。”
                              郭襄望了他一眼,脸变红了,低下头,羞涩地说道:“油嘴滑舌,小心我把你脚筋挑了。”
                              白愁玉真心地说:“你想怎样就怎样。”


                              回复
                              17楼2019-06-20 14:25